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425章 熟男熟女一拍即合
    等圆圆吃好早饭,姐弟两个一个捋高袖子准备午饭菜,一个在书房埋头赶作业。

    去禾家埠过年他还想着到处走走玩玩。冬子哥答应过他要带他上山挖春笋、去草莓园摘草莓、去水库钓鱼。然后还要买上一大堆的鞭炮、礼花,放它个大半夜。这要是随身带着一堆空白作业得多郁闷啊。

    禾薇在厨房择菜洗菜,不时逗逗围着她脚脖子打转的珍珠小盆友,玄关处传来响动,探头一看,爹妈回来了。

    “爸妈回来啦?外头冷不?我刚煮了一壶水,准备泡铁观音,正好一块儿喝。”

    她没问事情顺不顺利,但看爹妈的神色,大概是不怎么顺利了。还是等兄长上来再问吧,这会儿还是哄爹妈开心最要紧。

    “妈,圆圆已经帮珍珠洗过澡、喷上防虱粉了,我就没把它关阳台,它挺乖的,不会乱肯乱咬(只会和老爷子抢报纸然后撕成条状垫狗窝)、也不随地大小便(不是狗狗专用马桶还不肯蹲)……不信你瞧,”禾薇说着,弯腰抱起小家伙,举起它其中一个爪子,朝禾母弯了弯,“珍珠珍珠,快给妈妈打个招呼。”

    “汪!”珍珠小盆友配合地相当默契。

    禾母果然被逗笑了:“这小狗倒是真通人性。”

    接机时看到闺女手里的狗笼,还纳闷了一阵,元旦那会儿去的时候明明提的是鸟笼,怎么回来变狗笼了。

    不过相比鸟雀,还是接地气的小狗更容易让禾母接受。只不过在她的观念里,这猫啊狗啊的哪能任它满屋子乱窜呢,再聪明到底也是个毛畜生,着地跑的爪子,转眼上桌上沙发,多脏啊。她花大力气把沙发罩、靠垫套拆洗干净,别没坐几天就被一个一个狗爪、口水印满了。

    这么想着,禾母下意识地往沙发瞅了一眼。这一看,咦?

    “薇薇你搞过卫生啦?茶几擦得这么干净?”

    何止茶几啊,窗玻璃也一样,真正是窗明几净。

    虽说家里卫生她天天搞。可窗玻璃做不到天天擦,即使擦了也不像今天这么干净。

    禾母越看越惊奇,屋里屋外转了一圈,喜滋滋地朝客厅喝铁观音、逗小狗的禾父得瑟了句“哎呀我们家薇薇做事真是越来越麻利,有我年轻时的风范”。而后把闺女从厨房拉出来,按她在沙发坐下:“你搞了一上午卫生,还把家里玻璃窗都擦了,累坏了吧?中午饭妈来做,你就在这儿歇着,要不去床上躺会儿也成,等开饭了我喊你。”

    禾薇哭笑不得:“妈我不累。”最累的清洁机也已充饱能量休眠中。

    禾母虎下脸:“你咋知道你不累?别仗着年轻身体好、怎么折腾都不会累,很多毛病都要到一定年纪才发作,到时候想补都补不回来……你舅妈那老寒腿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年轻时爱打扮。大冬天就穿一条紧身裤,问她还说不冷。现在好了吧,年年一到风湿天气就发作,发作起来疼得哭爹喊娘,花这上头的钱不知道多少了,照样治不好……”

    禾母一旦开启碎碎念模式,禾家其他三口谁也扛不住。

    禾薇就差举手缴械喊投降,忙对她娘说:“那我陪爸坐会儿,拍黄瓜和拌木耳留着我来做。其他的就交给妈了。”

    “中!”禾母这才停止叨念,留爷女两个在客厅唠嗑。转身进厨房炒菜去了。

    “爸,上午去林叔家,还顺利吧?”禾薇把皮球丢给珍珠,看着它和圆滚滚的皮球斗智斗勇。尽量以轻松的口吻问她爹。

    禾父抿唇叹了口气,把在林家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原来,禾家气林水根一家抢生意,林家那边也在气自己家不厚道。

    林静,也就是林水根的女儿,两个月前和几个初中同学结伴去梅龙桥赏菊。在大型菊花展偶遇了刚结婚、还处于甜蜜蜜状态的张燕小俩口。抛开骗婚这个事,张燕的老公理论上曾是林静的前男友。

    一表人才的前男友拥着现任老婆在前女友跟前秀恩爱神马的,不要太虐心。何况中间还穿C着骗财、骗色、骗婚的勾当。

    林静一怒之下,冲过去聒了男人一巴掌。当初有多喜欢,如今就有多恨。虽然禾家提醒的及时,没有被他骗婚成功,可和他交往时,无论是感情还是物质上的全心全意的付出,总归是付之流水、一去不复返了。

    若是没有今天的偶遇,这辈子也就这么算了。谁叫自己总爱以貌取人,看他长得帅,又一副精英打扮,就以为是哪个大公司的青年才俊。谁知道他内里竟然那么渣。

    可既然遇到了,不扇他一巴掌难消心头之恨。

    张燕见老公被打,哪沉得住气,已经显怀的大肚子往林静方向一挺,叉腰质问:“哪儿来的疯女人啊,见人就打,打完又想走?把话说清楚!要不说清楚也行,我老公的医药费、我肚子里孩子的惊吓费,赔偿拿来就让你们走。”

    林静当然不肯。不就扇了个耳刮子么,她都没问他要青春损失费呢,两个女人当场就吵开了。

    一个说:“你老公就是骗婚专业户,到时有你哭的。不信你去问问他,过去几年他骗了多少女孩子。”

    另一个马上接道:“我老公才不是那样的人,他对我可好了。你少来挑拨我们夫妻俩的感情。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什么,不就是想让我们吵架,然后分手、离婚嘛,这样你就能趁虚而入霸占他了是不是?哼!想的美!我实话告诉你,他以前和谁交往过、又和谁分手过我不在乎,我在乎的是现在的他,对我、对我肚子里的孩子好……”

    此次事件的男主角生怕不够热闹似的,跑出来刷存在感:“燕燕,我好感动!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辜负你们母子的。”

    林静和她同学要不是中午饭还没吃,估计能吐一地。

    张燕得意地看了林静一眼,见四周围观的游客越来越多,故意大声道:“我不知道你是听谁在那儿瞎**诬陷我老公骗婚的,他一表人才、学历本科、家里有房有产,哪用得着骗婚这么无聊的事。”

    林静最早对男人的印象的确如张燕说的:英俊潇洒、一表人才、高学历、家境优渥。

    要不是禾家俩口子跑来和爹妈说。这个男人靠不住,在老家结过婚,孩子都老大了,还到处拈花惹草、勾三搭四。没准已经和这个男人扯证结婚了,更甚至,和眼前这个女人一样,肚子里怀上他的孩子了。

    骗婚的事爆出来之后,林静在家嚎啕大哭了一场。虽然还没和他上床。但先期投入也不少啊。要知道,她手里偷摸攒下的连父母都不敢告诉的抽成回|扣小金库,十之七八都用在他头上。小至眼镜、袖扣、领带夹,大到西装、衬衫、公文包,都是她掏钱送的。结果这个男人,这个男人,居然是个骗婚惯犯!简直不敢相信。

    张燕见林静懵在原地,再接再厉地给她老公洗白白:“肯定是有人见不得你好、故意整出来的幺蛾子吧。实话告诉你,我和我老公认识好几年了,对他知根知底的很。他当时还在‘鼎盛’上班的时候,哦,‘鼎盛’你知道吧?清市最大的房地产公司,老有名了,我老公大学毕业就在那儿干了,租的房子正好在我二姨家对门,我卫校毕业实习,在我二姨家住了几个月,就那个时候我俩认识的。你说,是你认识他早、和他交往深还是我认识他早、对他了解多?”

    张燕早已练就撒谎不打草稿、甚至连腹稿都不需要打的本事。说的和真的一样。听得骗婚男主角都想摸鼻子以示心虚。

    而林静因为心系其中几个字眼,一字一顿地问:“你说你二姨和他对门?你二姨,该不会是叫周婉芬吧?”

    “是啊。”若问张燕此生最恨的是谁,当数她二姨。想到二姨一家为了那几幅破画。居然把她赶出来,害她好好的实习打水漂,最后不得不窝回老家卫生所,至今想起都气难平,于是故意歪曲道:“你认识我二姨?那就对了!我二姨肯定和你说什么了吧?她就那样的人,总喜欢把好东西留给自家。估计是想帮我留住我老公。当时不还有不少姑娘中意我老公呢吗,我二姨就故意放出风声,说我老公是个骗婚的,好让那些姑娘自动退散……你该不会也着了我二姨的道吧?”怎么瞎掰怎么扯。脏水乱泼说的就是张燕这样的人。

    可偏偏,林静信了。

    她觉得自己没准真的被禾家俩口子给骗了。什么骗婚、什么已经在老家结婚儿子老大,统统都是假的吧!为的就是帮周婉芬的外甥女挣得一个各方面都优秀的老公吧。否则,周婉芬的外甥女怎么会和他结婚?明明知道他骗过婚、坐过牢,为什么不阻止?

    “你俩的喜酒,你二姨一家有来喝吗?”

    “当然来了。我二姨对我老公这么满意,哪能不来呢。”说这话的时候,张燕几乎是咬牙切齿。满意?满意个毛线球!二姨一家巴不得她结不成这个婚。

    然而林静却没注意到,反而是将这句话听进了心里,以为禾家俩口子是真的对这个男人满意,满意到不惜拆散本该属于自己的姻缘,斩断自己和男人之间的红线,将另一头系到了他们外甥女身上。

    “好你个禾建顺!好你个周婉芬!枉我爸妈还提着厚礼登门拜谢,搞半天是你们家自导自演来着,我们一家三口在这个剧本里演的就是小丑。”

    当晚回到市里,林静恨不能冲去禾记砸个稀巴烂,可一想到自家爹妈都在禾记干活,这么一闹,工作保不住了可咋整?尤其是她爹,基本工资加提成,一年下来,拿到手少说小十万。这可比在大卖场装卸货赚的多多了。

    即便是她,跑业务的时候顺便帮禾记接个单子,她爹领工资时她也有提成拿。次数不多,但怎么说也是一笔进项。她娘天天在她耳边催相亲,她心里不是没章程,可说实话,相亲不难,难的是相成功后的婚礼筹备。她可不想步初中同桌的后尘——因为嫁妆少,嫁去婆家后,成了婆家上下不花钱的奴役工、煮饭婆……

    林静越想越不平静,当晚没回家,在酒吧买醉。

    也是巧了,明珠商场木艺品专柜的经理祝继涛因为总部下达的关于新一年专柜承包的事情发愁。承包吧,好处自然有,交足承包费,无论赚多少,超出部分都是自己的了。禾记产品卖的一年比一年好,对领死工资的他来说,哪能不眼红。一旦承包,禾记的蛋糕,大部分能自己吃了。

    可承包金不是小数目,就业八年,积攒的存款还不够交一半承包金的。难怪交往的女朋友都一个个地改投他人怀抱。照这个速度,想要在有生之年住上大别墅、开上豪华车,可能性微乎其微。因此他十分渴望抓住这次机会,一次能让打工仔华丽变身成大老板的机会。一个人的力量薄弱,那就找人合作。可思来想去,身边实在找不出足够靠谱、可信、不会背后C刀的人。

    一个是闹与不闹的挣扎,凶猛饮酒;一个是承包与放弃的纠结,闷头灌酒。

    两人原本还隔着一个空位坐吧台上喝,喝着喝着喝一块儿去了。

    说不清到底是谁勾引的谁。总之,次日早上睁开眼,两人以一种特暧昧的姿势抱在一起。凌乱的床铺、一丝不挂的身躯,以及空气里弥漫着的麝香味,无不表明:两人昨晚滚了一夜的床单。

    都是熟男熟女,意外发生了也就发生了,总不能哭天抢地非要人负责吧。不过当两人心平气和坐下来解决口腹之欲时,从彼此的言谈中发现一个对双方都利好的消息:林静她爹是禾记的大师傅,底下管着一帮雕花师傅和学徒;祝继涛是木艺品专柜的经理,有权选择供货商。

    两人一拍即合!(未完待续。)

    ps:过年回来紧接着上班,好不容易到休息天,很想把更新调整到早上,可发现休息了事情不比上班少,崩溃~~~~(>_<)~~~~</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