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419章 顺毛就对了
    禾薇愣是忍着笑没揭穿他。

    不过这玉石展览确实没啥意思,还不如古玩街挨间铺子、挨个地摊的“沙里淘金”来的有趣。

    原定一天的展览行程,被兄妹俩果断压缩到半天之内结束,然后兴冲冲地直奔来时瞅准的4S店。

    许是淡季,4S店里顾客少、导购多。兄妹俩一进去,哪怕年纪瞧着委实不像是来买车的,导购也很积极热情地迎上来给两人介绍。

    禾薇知道兄长喜欢粗犷的越野车,平时看汽车方面的电视、杂志,总会热情洋溢地评上几千字,遂指着其中一辆纯黑色的越野车问他喜不喜欢。

    禾曦冬开心地笑眼眯成缝,摩拳擦掌地欲要上前瞅瞅、摸摸,一眼瞄到那价格,立马萎了,狠狠抽了一下眼皮,制止妹妹:“薇薇,这车太贵了吧……”

    “价钱不是问题啊哥。”禾薇凑到兄长耳边笑眯眯地说:“你忘了我刚赚好大一笔外快,你喜欢啥样就挑啥样,咱不差钱。”

    禾曦冬被妹妹豪气冲天的“不差钱”理论逗得哭笑不得:“有钱也不是这样花啊,不是还要去买商铺吗,咱俩现在都还上学呢,毕业后留不留京还是个未知数,车子选代步的就行,不需要这么高档次的……”

    巴拉巴拉一通说之后,禾薇被遵循实惠主义原则的兄长给拉走了。

    禾曦冬对车的了解比禾薇多多了,可见平时那些汽车知识不是白累积的,找导购几下一咨询,立马锁定三辆价格在十五万和十八万之间的车型。照着手机上下载的参考指数,来来回回比较了一番,最终选定了那辆裸车价为十五万八的舒适型两厢车。

    “这款车我们现在正搞促销,全额付款的话,可以持购车发票参加抽奖一次。”导购在一旁笑着说。

    一听有奖抽,无聊得快发霉的系统君瞬间活力四射:【来来来!小薇薇,等着本君给你抽来个特等奖!】

    一听特等奖。禾薇蓦地想起穿来第一年过年,在禾家埠妙音百货运用系统君宇宙无敌超级的感应能力,抽到了个掌上电脑,因此把妙音百货折腾到破产、把妙音老总折腾进监狱。完了差点把自己小命也给搭进去的那次抽奖,微微抽搐了一下嘴角,说:算鸟,还是我自个儿来吧,抽到啥是啥。万一那特等奖也是有安排的。这一抽又抽出个妙音百货我可吃不消。

    愣是无视系统君软硬皆施的各种卖萌耍酷,凭自己的真实运气,抽到了一套四季通用的亚麻车垫套装,是二等奖。

    也不错是吧?禾薇喜滋滋地对系统君说。

    系统君傲娇地哼道:【这东西网上买买一千块都不要,你傻乐个什么劲!要是本君出马,无论是一万元保养抵扣券还是五千元油卡,随你挑!】

    禾薇:是是是!我们家系统最腻害!

    这时候顺毛就对了。

    所有手续搞定,日头已经下山了。

    禾曦冬既欢喜又紧张地坐上冠着他名儿的小车,等妹妹也坐上副驾驶,扣紧安全带。发动车子缓缓驶离了4S店。

    “咱们上哪儿溜达一圈去?晚饭你想吃什么?中午那顿太随便了,晚上必须吃顿好的。”禾曦冬双手把着方向盘,一边专注开车,一边问妹妹。

    中午饭两人是在玉石展厅门口解决的,一人啃了一个糯玉米棒子,又喝了杯热奶茶。看车、选车过程中一直都吊着精神,即使饿也没感觉到,这会儿整个人松弛下来,饥饿感就涌上来了。

    “要不去尝尝我们学校的鸭架子炖锅?”禾曦冬提议。

    禾薇点点头:“好啊,哥决定就好。我随便的。”

    话音刚落,手机响了,是学校安保处打来的。说是学校宿舍区昨晚遭窃,让她尽快回宿舍检查自己的行李物品有无失窃。若有失窃,到宿舍长那儿做个登记。

    “你们学校管那么严,还能遭窃?!”禾曦冬拧着眉头一脸不可思议。

    禾薇也纳闷:“不知道呀,我们学校保安一向很尽职,平时也没听说有这类情况发生。”

    “那咋办?”禾曦冬挠挠头。他还想请妹妹去尝尝自己学校的特色美食鸭架子呢。

    禾薇笑着安抚:“那就只好请哥哥送我回学校啦,反正现在有车了出行方便。以后总有机会的。不过哥你路上要当心,宁可慢一秒也别抢快,安全第一。”

    “这个还用你说!哥心里有数着呢!”

    宝贝妹妹一声令下,二十四孝好兄长自然唯命是从。腰背挺得笔直,眼观四路、耳听八方,稳稳当当地将妹妹送至南郊园女校。

    禾薇下车前,把米小糖送她的厚厚一沓电影券给了兄长,让他没事和寝室同学一块儿看去。别的也没啥事了,就是没能实地考察一番各大商圈、好购商铺投资比较遗憾。不过这事儿也急不来,毕竟不像超市扫货,看中哪个就扒拉到自己的购物车,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过了年开了春再置办也不迟。

    “不管有没有事,到了宿舍给哥打电话。”禾曦冬一直将妹妹送宿舍区外的“男士禁止”黄线外头,耳提面命地提醒妹妹。

    禾薇连连点头,完了朝兄长挥挥:“回去吧哥,我一到宿舍就给你电话,哦,你要开车哦,那我给你短信,你到学校了再看。放心吧,学校保安那么多,不会有事哒。”

    话是这么说,可管理如此严格的女校居然会被小偷光顾,而且还一连被撬好几个宿舍,那么多尽职的保安愣是没发现,说明这小偷对女校宿舍熟得很啊,不是事先踩好点的惯偷,就是学校出了内贼。万一惯偷踩点时或是内贼行动时被妹妹发现或是撞破,后果会怎样?

    禾曦冬越想越惊心,被自己的发散性思维吓出一身冷汗。回到车上后,没急着发动车子回学校,而是给妹妹的师傅拨了个电话。

    周悦乐前一刻正抱着座机电话听唐宝茵说那黑心钉的事:

    “悦乐姐,你说这事儿是不是特诡异?那人和我什么仇哇,居然朝我的车轱辘射钉子……”

    “射钉子?不是撒在路上的?”

    “可不是!阿智找到那段路那段时间的监控,我来来回回顺看、倒看了N遍。确定那家伙是故意朝我车轱辘射钉子的。你说撒路上吧还能说广撒网多捕鱼、捞到一条是一条,那些挨千刀的黑心修车商,巴不得我们天天往修车厂跑……可这人到底和我什么仇啊,居然追着我车轱辘射。这哪里还是黑心钉。根本就是红果果的谋杀钉嘛!要不是老娘我方向盘把得直,没被吓得急踩刹车,不然的话,撞护栏事小,翻车爆炸都有可能。卧槽。怎么越想越恐怖,幸好我和薇薇都没事,真是万幸……”

    周悦乐听着听着皱起眉:“你说那人长啥样?具体和我说说。”

    同时顾绪也比了个手势,意即让她问问那人的外貌、装束。俩口子想到了一处:莫非那人针对的其实不是唐宝茵,而是宝贝徒儿?

    “长啥样瞧不大真切。”唐宝茵依言点开阿智发到电脑上的那段监控画面,比对着上头拍摄到的可疑人物,仔细描述道:“鼻子高高的、下巴尖尖的,瞅着不像是年轻人,三四十岁应该有了。可惜全程戴着墨镜,把大半张脸给挡住了。而且那刘海厚的哟,我怀疑是假发……混蛋王八蛋!敢向老娘的车子下手,有本事别戴墨镜啊,有本事把那假发扯下来啊。最好祈祷别被老娘揪出来,要不然绝壁踹得他老二和他闹分家……”

    周悦乐抽抽嘴角,捂住话筒对顾绪说:“戴墨镜的中年男人。”

    顾绪的神色一下子凝重起来。

    戴墨镜的中年男人——鸟——禾薇。

    推断结论显而易见,眼下最该担心的是:

    “薇薇!”

    周悦乐失声低呼。

    正要给禾薇打电话,禾曦冬的电话先一步进来了。

    听说禾薇的宿舍失窃,顾绪二话不说捞起手机和女校安保处取得联系。

    安保处正为昨晚的失窃事件头痛地一筹莫展呢。

    如果说那偷儿是临近年关想搞点外快吧,没道理进了宿舍不偷东西。

    据安保处仔细检查。以及学生们的情况汇总,除了被窃宿舍被翻得一塌糊涂,并没有物品丢失。包括书桌上的钱包、手机、手提电脑,衣柜里的名牌服饰、貂皮大衣。统统都在。这点委实让人摸不着头脑。那小偷费大力气拧断窗户的防护栏偷偷潜入室内,总不至于是来参观或是瞎捣乱的吧?

    可若说是某个学生的恶作剧吧,安保处经过仔细勘察和讨论,也觉得不大可能。

    首先,遭窃宿舍无一例外都是从窗户潜入。能扫描到窗户的监控被安装在屋檐、树梢,这么高的地方想要攀爬上去然后悄无声息地让监控失效。没点本事怕是做不到。

    再说那窗户,外部一圈不锈钢防护栏可是实心的,普通钳子想拧断没个半小时怕是很难。可看那切口,没有一丝来回使力的痕迹,好比一剪子下去护栏立马就断了。要说是学生所为,光是这身手、这所持工具,就令人啧叹。

    保安队长还在电话那头叨叨絮絮地说失窃事件的诡异之处,这厢顾绪已经十分肯定了:他家附近打听鸟儿的中年男人、钉子为弹射击唐宝茵车轮的墨镜男人、以及昨晚潜入女校宿舍翻得一片狼藉的小偷,十有**是同一个人,且目的恐怕就是禾薇那只小不点。

    “这鸟除了值点钱,会不会还有我们不知道的特殊价值?”

    顾绪俩口子把前前后后的相关事件串联起来思索了一番,总觉得这事儿不简单,不像是普通的窃鸟事件。

    无论是那钉子为弹的枪管,还是那拧断窗护栏的钳子,都不是普通窃鸟贼耍得起的。既然不是普通窃鸟贼,却又是冲着禾薇那只小不点来的,说明那鸟不是普通的鸟。要么这鸟是某个重大事件的线索,要么鸟本身藏着什么秘密。

    “显然对方不知道那鸟被小禾寄放在同学家了,见小禾手里没鸟笼,就以为是在宿舍,这才把宿舍翻了个底朝天,我这就给薇薇打电话。”周悦乐捞起手机,觉得有必要给宝贝徒儿提个醒。那鸟既然寄放在她同学家,那就别接回来了,顺便让她嘱咐她同学几句,别带鸟出门,免得招人眼。

    顾绪趁电话还没接通,提醒道:“别的事不用和她多说,免得受惊吓。就说这段时间窃鸟贼多得要命,等放假了再去接回来。你和小禾好好说,我和阿擎联系一下,前阵子联系说近期要出趟任务,也不知走了没……”

    俩口子各自抱着手机开始联系。

    禾薇此刻正依着学校安保处的通知,在宿舍检查自己的行李物品。

    然而令人奇怪的事,虽然里里外外被翻得一片狼藉,却没有丢什么东西。

    说到破损,也就那个挂在床头的花了88元买来的草编鸟窝——被踢翻在书桌底下,没准还被狠狠踩碾了好几脚,要不然不会窝顶凹陷、窝口凸裂,总之已经没法住鸟了。

    这时,周悦乐打来电话了,听小徒儿把宿舍里的情况一说,心里更加确信:这事儿十有**和偷鸟贼逃不了关系。但未免小徒儿担惊受怕,没有说唐宝茵的车子被人恶意射钉子以及女校遭窃多半是冲着小不点来的这些事。只叮嘱小徒儿接下来一直到放假,安心在学校复习备考,小不点既然寄放在同学家,那就继续寄放吧,这么冷的天,别提来提去的了。等考完试放假了再去把它接回来(想那时,偷鸟贼应该能被逮捕归案了)。

    禾薇不由心虚地瞅了眼在空间里恣意欢唱的小不点,微微抽搐了一下嘴角,应道:“好。”

    周悦乐想到宿舍被翻得这么彻底、凌乱,窗户护栏被拧断好几条,安全如此没保证,哪能继续住下去,必须找学校问问接下来的安排,于是叮咛一通之后,放过小徒儿,找女校相关领导沟通这个事去了。

    禾薇这厢刚结束通话,那厢手机又响了。这回是贺擎东打来的。(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