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414章 “蔬果风”
    徐太子和禾曦冬合力挑的毛料,最终解出来的结果是无绿。

    两人失笑地摇头对视了一眼,半天工夫白研究了。不过也没怎么失望。玩玩嘛,就当消遣了。

    何况赌石这一行本来就有几分靠运气,他俩又是一脚才入门槛、另一脚还在门外的初级货,要真一举中奖,才叫人惊讶咧。

    罗智挑了三块,体积都比较小,可惜照样没有一块出绿。

    徐太子笑话他:“之前看你架势那么足,还道你有多厉害呢,搞半天也是糊弄人的。”

    罗智白了他一眼,蹭到唐宝茵旁边帮忙去了。接下来可不就是验证三位女士成果的一刻了嘛。

    禾曦冬看到妹妹精挑细选的毛料:“南瓜”、“桃子”、“梨”,哭笑不得:“薇薇,你该不会真的是瞎挑吧?一点外观都没比较,纯属看形状?”

    禾薇朝他嘿嘿干笑两声。

    她的三块料子,其实就南瓜那块含翡翠,其他两块一丝绿都不含,是刻意找来做陪衬的,总不好开三块、三块全中奖吧。倒不是仓库里挑不出更好或是更大的含翡翠的毛料。

    系统君感应过,整个仓库,除了她们仨挑出来的这些,还有大概三五块能出绿,而且其中一块的磁场感应比她手上的这块还要强。可见是极品级的。她不是没纠结,但想了想还是放弃了,她这是开着外挂搞作弊,赚点外快就算了,更好的还是留给其他有缘人。

    倒是她两个干姐姐,运气不是一般的好,八分之三的中奖率,全凭两人的第六感挑出来的。原本还想暗地里帮她们一把,结果听系统君说八分之三有绿,那还把啥关啊,就这也够逆天的了。开出来之后,保证能捡一地的眼球。

    果然。唐宝茵的四块毛料开出两块翡翠,其中一块还是高冰种的墨翠,只比成人拳头大了一圈,价格却很吓人。当场就被竞价到五百万。最后被徐太子表兄收了去。肥水不流外人田嘛,同样是五百万,当然是便宜自己人了。

    陆言谨的四块毛料,就那颗椭圆形的大冬瓜开出了绿,是糯种阳绿。水头介于唐宝茵那块高冰种和形如圆茄子的毛料开出的豆青种之间。但体积不小,全部解出来约莫有篮球那么大。

    八块毛料解出三块,其中一块水头直逼玻璃种,另有一块体积大如篮球,几个男士不淡定了。

    泥煤莫非这年头的毛料,真的要像菜市场挑拣蔬菜瓜果那样才能出绿?想他们举着手电,照着手机下载的赌石资料,或蹲、或趴,或正、或反,累得腰酸背痛。愣是一丁点绿都没摸到。哦,也不能说丁点木有。指甲盖大小的绿还是有的,只是带着绺又那么薄薄一小片,有啥用啊。

    几个男士风中凌乱之际,禾薇的三块毛料也先后搬上了解石机。先解的是那两块陪衬。白花花的石头碎屑从解石机上相继滚落,几个男士心里平衡了。

    这才对嘛!哪有照着蔬菜瓜果的形状挑就能出绿、并且还是接二连三出绿的,这也太搞了!真要这样的话,谁还去学赌石知识,全都照着蔬菜瓜果的形状搬就行了,速度快、还能中奖。所以说。不是他们不懂行,是姓陆姓唐那俩女人太妖孽。禾家小妹就正常多了……

    这厢还没腹诽完,那厢解石师傅一声吼:“出绿了!”

    纳尼???

    三位男士齐齐打了个哆嗦,不约而同地抬头看向解石机。

    果真!那块南瓜状的毛料。才削掉个南瓜蒂头,就露出了一丛明黄,色泽亮的有如滴了油的鸡蛋黄。

    “高冰种鸡油黄!”

    徐太子表兄的手都抖了。是兴奋的!艾玛今天店里大丰收啊!尤其是下午,接二连三地出绿不说,一半还是亲戚朋友开出来的。多有面子啊!店里的成品原料不用发愁了,有这层人情关系在。还怕竞争对手抢了去不成?铁定回收给他啊。哦吼吼吼!

    再看眼前,本来还在解石机前凑热闹的游客观众,呼啦一下全涌去后堂挑毛料了,而且净挑蔬菜瓜果形状的毛料。

    从老章师傅那里听说这个消息,徐太子表兄的嘴角直抽抽,琢磨着自己要不要也去凑个热闹?还是干脆把店门关了,去仓库把那些个形如蔬果的毛料藏起来再说?

    徐太子、罗智和禾曦冬也纳闷了。难道这个逻辑是真的?越像蔬菜瓜果的毛料越能出绿?

    “走!咱们也再去挑几块,反正离吃饭还早。”徐太子心痒痒地捋捋袖子,转身朝唐宝茵三人喊:“你们几个不许溜啊!今儿晚饭你们请定了!尼玛一个下午赚五百万,另外还有块豆青种没出手……到底走了什么运啊……”

    罗智双臂抱胸,在一旁幽幽接了句:“狗屎运。”

    禾曦冬正替妹妹的好运鼓掌,听他俩这一说,忍不住想笑。

    然而翡翠毛料又不是真的蔬菜瓜果,哪挑得出那么多啊。院子里外加仓库里,能一眼相出像某种蔬果的毛料,已经被唐宝茵几个都挑走了,其他的大都是三分像、七分不像。

    就这,也有数不清的人义无反顾地冲进去。笑得徐太子表兄两眼眯成缝。本来还想筹划下一次节假日,譬如新春主题、元宵佳节神马的,好把库存毛料都清空的。然而照今天这势头,哪还需要等下次啊,光这一次的周年庆都未必够用。

    三位男士挤在一大群捡漏的游客群里,也去抱了几块毛料出来。很有耐心地排队送上解石机,结果可想而知,和第一次一样,都是没用的破石头。不禁失望。不过看着身前身后的游客,也没人能开出绿,又不由释然了。毕竟是赌石,一百块毛料里出一块绿就不错了,哪那么多漏给人捡啊。于是一阵喧哗之后,游客们也就渐渐散去了。

    当然,散场前没忘记光顾古玩街上其他售毛料的玉石店,也都挑蔬果形状的买,买了现场解。让那些还没收到消息的店老板一头雾水。

    等“翠珑轩从古玩街街头刮到街尾,这些老板们也沉不住气了。个个捋袖子上阵,亲自猫在毛料仓库里,挨个儿地把自己仓库里的毛料翻了个底朝天,稍微有点像蔬菜瓜果的毛料。都被搬出来连夜解石。至于解没解出绿那就不得而知了,也许一块没有,也许有但人家低调愣是没传出来。

    不管怎么说,那天之后,但凡对赌石上心的人士。挑选毛料时又留了个暗搓搓的心眼——到手的毛料,先看形状。一眼相出蔬菜瓜果形状的,无论其他条件如何,买了再说。

    一时间,赌石界刮起一阵“蔬果风”,被各家玉石店派出去进货的原石采购员,挑选原石时也多了个参考项,先看外观,要是外观非常像某种蔬果,各家采购员争先恐后地疯抢。竞拍价一路飙升,超出平常的采购价几倍不知。搞得云城、缅国一带的原石供应商一头雾水。谁让他们一年到头窝在边境,离内陆远,自然不晓得京都传出来的赌石八卦。

    至于那天,最大的赢家还用说嘛,禾薇三人不解释。再就是徐太子表兄了。

    托这几人的福,他今儿几乎把毛料仓库出清,还得了几块好明料,可谓是赚了个钵盆满盈。开心地咧嘴笑:“走!正好收工,我请你们吃饭去!”

    “说好了我请就我请!表哥这么客气。下回再来剥削你!”唐宝茵笑着说。

    徐太子翘着二郎腿哼哼:“表哥,你和她客气啥,这丫头今天赚了这么多,不宰她宰谁?”

    禾薇摸摸鼻子。她也进账了,虽然唐宝茵中了两个奖,她才一个。但架不住她的鸡油黄体积大、水头好,八百万现场转给了徐太子表兄。要不要伸出脖子主动挨宰呢?

    禾薇刚要张嘴,被陆言谨拦回去了:“薇薇是我们小妹,我们三姐妹赚了钱。合起来请大伙儿搓顿好的吧,满汉楼怎么样?”

    满汉楼不是一般的酒楼,类似高档私房菜馆,但出的菜都是满汉全席菜单里的,七八个人吃一顿,没个三十万拿不下来,还不含酒水。而且还得提前三天预约。陆言谨因为有熟人在那儿当经理,要去的话,打电话说一声,然后开车过去,到那儿也能给排上。所以才有这么一说。

    徐太子见未婚妻发话了,赶紧狗腿地附和:“成成成,其实我就开个玩笑啦,哈哈!哪儿吃不是吃啊,你们说是不是?何必花那个大钱……”

    越对她上心,就越想对她好。这段时间虽然乖乖在家哪儿都没去,但架不住黑历史太多,难免心虚,怕老婆大人翻旧账啊。话又说回来,她回国都这么久了,没道理不知道他那些个黑历史吧?怎么就不吃醋呢?怎么就不发飙呢?真让人纠结。

    陆言谨听他这么说,似笑非笑地觑了他一眼:“既然无所谓,那要不就别跑那么远了。隔壁酒楼上回来吃过感觉也不错,何必舍近求远去满汉楼?开车过去,最起码得半小时,遇上堵车就更说不准了,为吃一顿饭,这么劳师动众的做什么呀?你们说是不是?”

    “啊?”徐太子傻眼。他那是客气。客气懂不懂啊老婆。你只是出去留了几年学而已,又不是真的ABC,咋就听不懂咱华夏人素来喜欢的客套话呢?

    “噗咳咳咳……”

    其他人憋笑憋得好难受。正喝茶的,一不小心给呛到了。

    徐太子看到众人反应,才意识到未婚妻是在涮他。趁大伙儿鱼贯出店门时,凑到她耳边痞笑着问:“打趣我很开心吧?嗯?”

    陆言谨侧头看他:“我是在替你考虑,附近吃一点,能节省更多时间找乐子,不是很好?”

    呃……

    徐太子噎了噎,随即大喜。

    原来她听到了啊,那这是在吃醋吗?徐太子抑制不住地咧嘴笑。

    然而等他欣喜过后回过神,眼前哪还有未婚妻的身影,早就钻到唐宝茵开来的车上去了。至于他,被挤到了表兄车上,不过不要紧,肯吃醋就好。

    ……

    因为是去满汉楼大搓一顿,所以出发前联系了顾绪俩口子,让他们没事也去。

    顾绪听徐太子说完,无语了,三个女人一下午赚一千五百万?好辉煌的战绩!

    想他旗下那么多分店,都没有一个下午赚千万的单子。那三个女人到底踩到了多大的狗屎?东挑西拣、随心所欲地选了那么几块蔬果形状的毛料,就轻轻松松进账一千五百万?

    胸口好疼。赶紧找老婆求安慰。

    “啧!你那几个小姐妹外加小徒儿神了。”挂了电话,顾绪抱着亲亲老婆感叹:“这种大运都能撞上,简直了……”

    周悦乐也从唐宝茵口里听说了,大笑着揉着老公的头,说:“是不是后悔没让我跟去呀?要是去了,说不定也能捧个几百万回来。”

    “得了,咱家不缺那点钱。你要是跟去了,谁来陪我睡午觉?嗯?在我看来,生个二胎比一千五百万赚多了。”

    周悦乐愤愤挥开他的狼爪,没好气地道:“什么二胎!我才出月子多久啊。你又想让我怀孕了?有没有人性啊……”

    “这不酝酿嘛,又不是马上生,我觉得小笼包周岁时怀二胎最合适,你看你喂奶都不用停。”

    “谁说的?一旦怀孕,即使是哺乳期,也会中止分泌奶水的好不好。”

    呃,和他解释这个干什么!她想说的明明不是这些。顿时恼羞成怒:“顾绪!!!”

    “好好好,我开玩笑的,哪能让老婆大人这么受累呢。咱暂时不生,等小包子满三岁了再生,先玩两年……乖!不生气了,啊!来!让老公亲两口……”

    一旦亲上,两口哪够啊,没人喊停。

    直到一刻钟后——

    “饿不饿?咱去狠狠宰那几个女人一顿,让她们走大运……”顾绪满足地抱着亲亲老婆咕哝。

    两颊飞满红霞的周悦乐,哭笑不得地被顾绪哄着出门了。(未完待续。)

    PS:  恭喜发财!红包拿来~ 嘻嘻……祝大伙儿新春快乐!猴年大吉!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