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407章 系统大人多指教
    禾薇看得好笑,说:“算啦,估计也是无意当中飞进来的,进来了又不知道该怎么出去,这才困在阳台里,把咱家的小番茄当午餐了。把不锈钢窗打开吧,窗户大了自然就飞出去了。”

    她家又不养鸟,多这么个小东西,还不知道怎么办咧。

    结果窗户是打开了,小鸟却赖着不肯走了。像是选定了在她家做窝似的,蹲在阳台护栏上跳来跳去、嘴里叽叽喳喳不知在说啥,就是不飞走。

    圆圆摸着下巴饶富兴致地说:“不知烤鸟肉的味道咋样?今晚烧烤,不如把它烤了尝尝?”

    小鸟突然似箭般地朝他飞来。

    圆圆以为它是想拿它那尖尖的嘴喙啄他,下意识地捂住脸。

    然而小鸟只是飞到他头顶,停了没几秒,很快又扑棱着翅膀飞回阳台护栏。

    众人不明所以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啊啊啊——”圆圆童鞋突然发出惨叫:“鸟屎——”

    小鸟在他头上拉屎了。

    “噗哈哈哈……”禾薇及两个爹都不厚道地笑了。

    闻声出来的两个妈,还道圆圆发生什么了事,紧张地奔到阳台。

    “怎么了怎么了?”

    “没啥事。”贺迟风忍俊不禁地朝她俩摆摆手,“圆圆被那只鸟在头上拉了坨屎。”

    禾母和许惠香先是一愣,随即也跟着笑起来,越想越好笑,眼泪都笑出来了。

    “行了,赶紧去洗个头吧,别鬼吼鬼叫的了。你那嗓子听着也太渗人了……”许惠香边笑边劝儿子。

    圆圆悲愤地说:“洗头哪够啊,我都感觉流到我后颈了,啊啊啊!我要洗澡!搓澡!泡澡!不洗它三遍我会做恶梦!还有老妈你,不同情我也就算了,居然落井下石,居然嫌弃我。你不知道每个男生到了发育期都这样吗?这是正常的生理现象好不好,不幸你问老爸,他在我这个年纪,是不是一样难听。说不定比我还难听……”

    “是是是,你老爸比你难听多了,简直和公鸭嗓子没两样……”无视老公射过来的抗议视线,许惠香拍着儿子的脑袋说:“乖,赶紧去洗洗。泡澡也行,你不是带了换洗衣裳来了吗?放哪儿了,老妈给你取来……”

    娘俩个说话间,一个被推进卫生间,一个则去禾曦冬的卧室拿换洗衣物和浴巾。

    其他人对视了一眼,闷声偷笑。

    小番茄既然被鸟儿啄光了,上头的塑料膜也就用不到了,禾父把这些东西收了起来。

    禾薇等她爹把塑料膜取掉后,顺势把阳台打扫了一遍。庆幸开花的水仙和腊梅被禾母摆到屋里添绿意,不然指定也遭某鸟的荼毒了。

    打扫干净。正要拉上移门撤出阳台,小鸟哧溜一下飞上禾薇肩膀,停在她的右肩上,用它那毛茸茸的小脑袋蹭着禾薇的脸颊,好似在表达它的善意。

    【咦,这鸟的体内好像携有能量源。】

    系统君在禾薇的愣神的当口冒泡。

    能量源?什么东东?

    【就和我类似的能量体,不过感觉量不大,反正没本君厉害,你不用担心。】

    禾薇听明白系统君的话,后脑勺爬上三道黑线。带着系统的鸟儿?嘤嘤嘤。这世界好玄幻。

    【不一定就是我这样的,但能量源肯定不会错。】

    说到这个,禾薇又想问了:系统你到底来自哪里?莫非是外太空?

    这个问题上辈子她就问过,可当时主脑没寻到。系统不肯告诉她。这辈子虽然寻获了主脑,却是个毁损货,系统不主动提起,她也没好意思问。这回听它说到能量源,自然是顺杆子上爬问清缘由了。

    她早就怀疑系统是非地球产物了。如此玄幻又高级的存在体,不大可能是人类发明。难道真有外星人的存在?且外星球文明相当发达?发达到系统这样的能量源随处可见?她一个大活人被能量源附身也就罢了。一只小鸟竟然也随身携带了系统……

    系统君咳了几声,打断了禾薇一长串的联想:

    【差不多是这样,奥尔星的确比地球先进很多。如果把地球比作初级文明,那奥尔星就是高级文明。但能量源也是相当珍贵的,不是你想的那么随处可见。本君可是奥尔星新开发出来的最先进转磁力载体,原本是要运往护星银河支援护星舰队的,不成想遭遇到了奥尔星文明史上最剧烈的虫洞,和主脑脱落。主脑上有返回奥尔星的设定,但没有本君的转磁场力,主脑无法自行返回。】

    【当时之所以没告诉你,是怕你害怕,我知道地球文明,对外太空的存在有想往,但更多却是恐惧,害怕更高级文明的星球攻打地球。虽然这是很不符合逻辑的设想,且不说奥尔星没有这么远距离的输送舰,即便有,也不会费那么多精力就为了攻打如此落后的星球。奥尔星附近类似于地球的低级星要多少有多少,何必舍近求远?至于这鸟体内的能量源,也许是新开发的生活类载体,当时处在同一个舰舱,遭遇虫洞时,一起脱落到了地球……】

    禾薇听完,有刹那恍神。她是在看科幻电影,不,在听科幻广播吧?是吧是吧是吧?

    【自欺欺人。】系统君一语中的。

    禾薇抽抽嘴角:那照你说的,主脑毁损,你是彻底回不去你的奥尔星了?

    【是呀,咱俩注定生死相依、同甘共苦、相依为命、患难与共……】

    文绉绉的系统君秒变无厘头。

    禾薇忍着笑配合道:还请系统大人多多关照。

    【好说好说。】

    噗!

    笑着笑着不禁想到另一个问题:系统你说鸟儿体内的能量源极有可能是生活类载体,这种生活类载体很多吗?

    如果都掉在地球上,那和她一样携带系统的人岂不是不少?看来以后出门要更加低调。

    【怎么可能!生活类载体虽然比转磁场载体普通的多,但也是很难开发的。据我所知,奥尔星现有生活载体一共就两个,一个安置在帝国最大的农殖基地,另一个由帝国后勤部长执掌。不过这鸟儿体内的能量源很少,也许和主脑一样,脱落时因撞击毁损,鸟儿体内的只是部分碎片。其他碎片若是落到科研机构手里。兴许会拿人体做实验。但奥尔星开发的高级载体,岂是这类低等生物能研究成功的?】

    禾薇被它那句低等生物刺激大发了,扭过头不理它。

    碰了碰小鸟儿,自言自语地问:“不知你是怎么得到那能量源的?莫非和我一样被撞上的?总不会是误吞的吧?”

    小鸟在她肩头雀跃地跳了几下。嘴里叽叽叽的,好似在附和她说的话。

    还真是误吞?禾薇黑线。

    不过看到自家阳台被灭的一颗不剩的小番茄,想想还真有这个可能。敢情是只吃货鸟。

    “所以说东西不能乱吃呀小不点!”禾薇笑着拍拍它毛茸茸的小脑袋,拉上移门带它进了屋。

    屋里,禾母和许惠香已经搬出涮锅、安好烤架。正把洗好的菜和蒸好的肉丸、做好的蛋饺一一端到餐桌上。

    看到禾薇肩上的小鸟,惊奇道:“这鸟儿不怕生呀?”

    禾薇无奈地说:“我也不知道,正要关阳台门,它就飞到我肩上怎么也不肯下来了。”

    “敢情是把你当主人了。”许惠香笑着说。靠前想碰碰小鸟,不想被它啄了一口,失笑道:“瞅瞅,还懂得自卫呢。”

    大伙儿闻言都笑。

    足足冲了半个多钟头澡的圆圆童鞋,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从卫生间出来,看到那只鸟居然登堂入室,还趴在他姐肩上。简直和看到个仇人没两样,瞪着鸟儿对禾薇说:“姐!你咋把它带进来了?要是乱拉屎怎么办?桌上都是菜呢!”

    “小不点是自己飞到我肩头的,怎么都扒不下来,你看它没乱飞,而且听得懂人话。”说着,禾薇轻轻碰了碰小鸟的脑袋,对它说:“小不点,拉粑粑要去垃圾桶知道不?不要随便乱拉,这样不卫生。”

    小鸟回蹭了蹭她的手,叽叽两声。真的飞到茶几旁的垃圾桶上,用翅膀推开活动盖,屁股朝里撅了一下,几秒后飞到茶几上。从用嘴从纸巾盒里叼出一张餐巾纸,铺在茶几上,坐在上头蹭了蹭,好似在擦屁股,完了又梳理了一通它那翠得发亮的毛发,这才飞回禾薇肩上。在大伙儿惊愕的眼神中,挑衅似地瞟了圆圆一眼。

    圆圆抖着手指着小鸟,满脸的不可置信:“它、它、它真听得懂人话?我勒个擦!”

    大伙儿回过神,也都纷纷笑开了。

    “唉哟怎么这么可爱呀!我都想养只小鸟当宠物了。”

    “是呀,还没见过这么通人性的鸟,做起事来像模像样的。”

    两个家庭主妇率先发言。

    禾父和贺迟风也都点头表示赞同:

    “确实通人性。”

    “也不知是什么品种,这么聪明。”

    是哦,这鸟不知是什么品种,这么小又这么通人性。

    晚饭后,禾薇带着小鸟来到书房,打算上网查查小鸟的品种。

    圆圆也亦步亦趋紧随左右。

    他今晚宿在禾家,欢快地送走爹妈后,就一直在和小鸟聊天。虽然一个讲的是人话,一个回的是鸟语,但架不住兴致好啊。打从小鸟会自己飞到垃圾桶拉粑粑并用餐巾纸擦屁股、晚饭时会蹲在餐盘上叼着肉丸子边吃还边望着涮锅里翻滚的蛋饺,圆圆童鞋的三观被彻底刷新。至于仇人,那是什么东东?小爷和小鸟明明是朋友!都一样聪明,都一样好吃……后一句纯属口胡!

    禾薇在网上搜寻答案,圆圆则给小鸟拍了张照片,发给了他老大。在他心目中,老大见多识广,没准知道这鸟的品种。

    禾薇起先还担心小鸟会受惊。毕竟大晚上的,手机拍照时自动开启闪光灯,咔嚓响的同时还异常闪亮。谁知她白担心了,小鸟不仅没害怕,倒像是知道圆圆在给它拍照似的,撩起翅膀摆了个十分妖娆的pose,完了还跳到手机上看照片效果,笑得两人肚子都疼了。

    “又咋了?笑得这么开心?还不睡哪,都快十点了。”禾母收拾完客厅,又去厨房把明儿早上熬粥的米给浸了,这才关掉外头的灯,进卧室之前顺道来书房提醒他们早点睡。

    俩孩子你一句我一句地把拍照的事说了,禾母也跟着笑说道:“这鸟该不会成精了吧?这都懂?”

    “说不准是鸟界的精灵,一般精灵不都是男的么,所以才缠上姐……啊对了!姐你知道怎么看鸟的雄雌吗?这小不点到底是雄的还是雌的啊?”

    圆圆说着,想要掀开小鸟的翅膀,被小鸟扑棱着拍开了,落到禾薇肩上的同时,冲着圆圆尖锐的叽叽喳。

    “嘶!果然听得懂人话啊,这么凶!母老虎似的,不会是雌的吧?”圆圆摸着下巴贼兮兮地笑。再度惹来小鸟凶悍的叽叽喳。

    禾薇好笑地睨他一眼:“就你想的多。赶紧去睡吧,不是说明天要一起去毓绣阁吗?早睡早起,起晚了我可不等你啊。”

    “好吧。”圆圆还真怕自己起不来,只好乖乖去睡了。

    禾薇也关了电脑,和禾母道了晚安,带着小鸟回房了。

    一月的清市,虽然远没有京都冷,还不到开暖空调的时候,但夜里的温度并不高。

    禾薇从柜屉里找出两条新的纯棉方巾,是去年过年前陪禾母去明珠商场扫货,拿积分兑换的礼品。除了毛巾、方巾,还有一沓棉袜,一家人每人两双瓜分了。

    鹅黄色的小方巾和小鸟还蛮配的。禾薇抿唇笑着,一条垫一条盖地给它做好被窝,就铺在床头柜上,然后把小鸟放到两条方巾中间,摸摸它的小脑袋。

    这时,手机响了,是贺校官打来的。

    他这会儿才结束晚间集训。大冬天的只着修身T恤、薄军裤,完了还顶着一头汗湿的头发回到宿舍,看到圆圆发给他的照片,搁下已经拿在手上的洗漱用具,特地打来问情况。(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