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406章 偷食鸟
    说实话,俩口子早在禾家搬去文欣苑那会儿,就有意向换房了。只是想着这一片住着还算方便,离两人单位又近。搬去文欣苑,一来上班麻烦,二来文欣苑的现房早售罄了,要买也是二手房,这和家里换装修有啥区别?这才歇了换房的心思。

    如今听说家具厂地块决定抛了,赚得的钱不仅买新房,而且要买别墅,被压下去的心又活泛起来,兴奋得让人直想吼上几嗓子。

    “走走走!出发出发!”

    吃过丰盛的元旦大餐,许惠香催着大伙儿出发去滨海壹号看看,就当新年半日游了,路过渔码头顺便还能捎点新鲜海货回来。

    “晚饭上我们家吃去,我昨儿出门前卤了锅酱牛R,正好拿来下酒。”禾母顺势邀道:“买点海鲜也成,两个孩子不是喜欢吃烧烤吗?前儿超市搞活动,我半价抢到了一个电磁烧烤架,晚上咱们吃涮锅和烧烤咋样?”

    “成!那就这么说定了。老贺,你把那箱红酒搬去大姐家车上,我去挑几只蜜瓜。”

    圆圆在一旁C嘴道:“多挑几个,老妈我今晚想住姐家。她明儿要去毓绣阁,我也想上街玩。”

    不等许惠香开口,禾母先接道:“那敢情好,有你陪着你姐上街,我还能放心些。”

    许惠香只好指指儿子,提醒他:“在你大姨家乖点,别搞得乱七八糟的。”

    “我啥时候把大姨家搞得乱七八糟了?你看我在家哪有捣乱嘛。而且老妈,你那都是我小时候的印象,我现在多大了?人不能把眼光停留在过去……”圆圆童鞋不服气地替自己申辩。

    听得许惠香嘴角抽抽,抬手赏了他一颗手栗子,又踹了他一脚:“滚吧,越大越烦,索性做你大姨家儿子去好了,我也能省点心。”

    圆圆一听,哀怨地扑向禾母:“大姨,你听见了吧?我妈不要我了。求收留……”

    “噗哈哈哈……”禾薇和她娘齐声欢笑。

    ……

    滨海壹号的别墅板块,可谓是蒋氏集团的新设想。因为带有实验性质,所以选在清市这样的次级城市,而非海城等一线大都市。

    楼盘东、南临海。以西是在建中的市政公园,市政公园再往西是规划中的新市政府;北门出去是新建不久的滨海大道,穿过马路是一幢高达六十层的高档写字楼,一至五楼是五星连锁酒店。

    写字楼四周还有不少在建的商铺和大楼,不久的将来。这一带肯定会形成一个全新的商贸中心。

    两家人并没有进入滨海壹号的施工现场,毕竟还在施工中,连售楼处都还没有开出来。然而仅是站在滨海大道附近,就能想见三五年之后这一带的瑰丽风光。

    “就这儿了!”许惠香率先回过神,兴奋地拍着贺迟风的胳膊说:“之前没想到,看到写字楼我想起来了,我们公司明年下半年准备搬来这里。等咱家住进滨海壹号,我上班只要过个马路就行了,哎呀老贺,不要太方便哦……”

    贺迟风被她拍的一阵无语。老婆你是方便了。老公我却离学校远了。不过仔细想想也还好,学校就在滨海大道延伸段,这一带不堵车,顶多耗点油费,总比住在市中心、上下班走走停停好多了。

    对此,夫妻两个都很满意。

    禾父禾母当然也满意。

    别墅啊,还是大牌开发商建造的高档别墅,不愧有“壹号”之称,妥妥的清市头一家啊。还没开售呢,据说托关系、走后门为了能预先订到一套可心的户型就大有人在了。

    回家路上。禾母担心地嘀咕:“咱们想着买,保不齐别家也争着要,到时挑不到合适的岂不是白高兴一场?”

    也不是说买不到,预定了房源肯定会有。毕竟这么大个楼盘呢。可合不合适就不好说了。人家虽然同意给你留三套好房源,可架不住面积大啊。你想要个大四间的两层别墅就够了,人给你留个三四层的,你买不?家里毕竟才四口人,即使老家的亲戚朋友过来住,两层也够住了。别看只是多一层、多两层。那价格可是天差地别。何况,光两层的就要好几百万,三四层楼还带什么楼顶花园、户外泳池的大别墅,得多少钱啊?想买也没那么多银子好伐。

    禾薇自然明了她娘心里的担忧,想了想,给蒋佑铭发了条短信,说了这个事。

    蒋佑铭许是在忙,一直等她到家才打来电话,接通第一句就是:“小禾啊,你不厚道啊,那么好的圣诞礼物,居然没我的份,嘤嘤嘤……”

    禾薇被他那串“嘤嘤嘤”雷得囧囧有神。

    “蒋导,那不是不知道您的地址嘛,您要喜欢,回头发个地址给我,我给您邮过去。我妈前儿个去乡下,做了很多年糕、糍粑,您要喜欢,我一并给您捎点过去。”

    禾母知道闺女元旦回来,赶在这之前,和水果店老板娘一起拼车去了趟乌山镇。乌山镇的年糕、糍粑是全国出了名的。你可以自己带了浸泡好的米过去订做,也可以直接到那里购买手工压做好的年糕、糍粑。

    水果店老板娘在那儿有个朋友,事先帮她们浸好了粳米、糯米。米都是今年的新谷现碾的新米。

    年糕的话通常都是粳米压做。喜欢软糯口味的,可以掺杂点糯米。糍粑就是纯糯米了。

    禾母打算今年做两批年糕、糍粑。元旦前一批,小年前一批。

    元旦前的这一批,稍许留点自家吃,大部分都用来送人。

    当然,主要是送京都那边,像许家、贺家、顾家、陆家、唐家等。

    年糕这东西图的就是个气氛,所以量上不准备送很多,但花了不少巧心思。

    除了常见的长条年糕、馒头状糍粑外,还用年糕、糍粑做了不少口味的点心,有桂花馅儿的、蜜豆馅儿的,麻心馅儿的,甚至还有禾母自己腌的雪里蕻和酸笋、R丁炒在一起的咸味馅料。

    做年糕那几天,着实把禾母忙得够呛。年糕师傅打年糕,禾母就在现场捏起一团热气腾腾的年糕做点心。做完一个放扁箩里,还得单独放开,以免年糕之间或是糍粑之间粘牢。

    晾凉后,用水果店老板娘带去的真空机。把准备送人的年糕、糍粑统统抽成真空包装,不然不耐放啊。

    所以,禾薇的预料一点没错,拖来的特大号行李箱还没到家,就被她娘安排上了:装年糕。

    她娘提到年糕时。禾薇就想到了,蒋佑铭貌似很喜欢吃年糕。在海城拍戏的那段时间,她经常看到他在紫竹苑点年糕吃,炒的汤的形式不拘,几乎隔三差五就来一份。所以才有这么一问。

    果然,蒋佑铭一听她说有年糕,而且是农家手工做的年糕,兴奋地说:“要要要!当然要!回头就给你发地址,别忘了还有那个香薰球。”

    禾薇不禁好奇:“蒋导,您是从哪儿知道我拿香薰球送人了?”

    “我当然有我的途径了。”他才不说。他是看到了朋友转发的那条贺小四显摆的微博,“所以小禾同志啊,下回送礼可别拉下我了,拉不掉的知道不?就算你没来这通电话,我也打算抽时间找你要……啊对了,听说你转学到京都了?离我家这么近居然不和我联系!咱俩到底是不是朋友?……”

    蒋佑铭巴拉巴拉说了一大通,禾薇哭笑不得,最后应下很多条件:香薰球不用说,必须给一对,然后还有年糕、她老家的山货。总之家里有啥,都给他邮一点。做为交换礼物,她家要的三套面积合适的滨海壹号别墅,包在他身上。

    蒋佑铭电话一挂。就把自家地址发到了禾薇手机上。

    禾薇边保存地址边到客厅找大伙儿说这个事。

    “我刚还在说,要不要托你那个导演朋友走走后门,谁知你已经搞定了,这下放心了。”许惠香开心地说,“香薰球就你送我的那对银球吧?虽然很漂亮,但朋友那边要紧。干妈有你织的手套就够了。”

    禾母也连连点头:“年糕、山货好办!我明儿再去趟乌山镇,多做点年糕。山货家里就有,你二伯娘前阵子给我邮了一大箱,老的还没吃完,这箱还没开封,索性都给他寄去得了。”

    “大姐你啥时去?我和你一块儿去,乌山镇的年糕场我还没去过呢,每年都是白拿你家的,这趟无论如何得我来。”

    “不用不用,你还得上班呢,我在家闲着也是闲着,这事儿我会搞定。”

    “哪能老让你奔来跑去辛苦又破费。”

    许惠香和禾母抢起手工年糕的活。

    禾薇忙制止道:“不用的妈,你不是已经做了很多了吗?年糕这东西不比其他,就算抽成真空,也就三五个月保质期,放久了味道也不如新鲜的好吃,做那么多吃不完岂不是浪费?先给他寄几包吧,要是喜欢,小年时多做点,连同妈你做的米酒再给他邮点过去。”

    两个妈一听有道理,起身去储藏间拾掇年糕了。这批年糕,自家就暂时不吃了,都拿来送人。

    圆圆去厨房溜达了一圈,回来对禾薇说:“姐,幸好大姨出门前浸了几条,不然今晚的炒年糕丝也吃不成了。”

    禾薇笑他“吃货”,不过她娘炒的年糕丝确实很久没吃到了,真想念啊。

    趁两个妈收拾储藏间;两个爹坐在沙发上继续唠别墅,茶几上一张打印出来的滨海壹号效果图散发着油墨香。

    禾薇朝圆圆指指厨房,圆圆点头。姐弟两个去厨房择菜、洗菜了,免得晚饭迟了。

    今晚吃涮锅和烧烤,海鲜、R类不缺,所以蔬菜得多洗点。禾薇看到厨房角落的泡沫箱里,有禾母前一天买着的土豆、芋艿、萝卜、白菜。冰箱冷藏柜里有蒜苗、菠菜、生菜、西兰花。种类还不少。

    禾薇捋高袖子,准备开干。想到自家阳台还有几盆番茄和茄子,顺手给了他一个竹编淘箩,指挥他去看看:“要是有成熟的,都摘下来,这些菜我来洗。”

    圆圆应声去了,没一会儿又跑回来说:“姐,你家阳台养鸟啦?养了咋不关笼子里啊,小番茄全被那鸟吃了。”

    “没有啊。”禾薇深感诧异,探头问客厅的禾父:“爸,咱家养鸟了?”

    “没啊。”禾父从滨海壹号的瑰丽效果图中抬起头,同样的一脸狐疑:“会不会是楼上的?昨天出门前确实有听到鸟叫声,不过你妈说咱家阳台封着,有鸟也飞不进来,这是咋进来的?”

    说着,起身去阳台看情况。其他人除了在储藏间埋头理年货的两名妇女同志,全都跟出去凑热闹。

    “哟!这么个小东西,破坏力挺大啊。”

    禾父迈出移门,被眼前的景象惊得直咂舌。

    那三盆原本罩在塑料膜下的小番茄,几乎秃了,塑料膜被啄了好几个D,想必是D孔钻进去吃的。不止小番茄,那盆昨儿出门前才被禾母从厨房后窗台抱到前阳台晒太阳的紫藤茄,也被啄得只剩几个茄蒂头。其他花草也不同程度遭了殃。心疼得禾薇直咧嘴,她的米兰、茉莉、鱼尾菊呀……

    再看那只不知打哪儿来的罪魁祸首,蹲在包阳台的不锈钢档上,梳理着自己身上的毛发,即使看到人走过来,也只是用绿豆大小的褐色眼睛朝禾薇他们瞟了一眼,然后继续低头梳毛发。

    估摸它的身形大小,没准真是从不锈钢档的缝隙间钻进来的,因为这鸟小的很,通体还没有成人的两根指头大,除了脑袋上的羽毛是粉嫩的鹅黄,身体和尾羽都是翠色,爪子和嘴则是朱红色,嘴喙细细尖尖的,就像绣花针一样。几人都不是养鸟人士,目测不出什么品种。

    “咋办?要不我去拿个网兜?把它网住?再买个鸟笼,把它关进去?”圆圆边说,边和小鸟大眼瞪小眼。

    小鸟也不知听没听懂,反正圆圆说完,它就扑棱着翅膀,冲着圆圆“叽叽喳”。(未完待续。)

    ps:亲们感兴趣可以猜猜这鸟和小薇薇的猿粪。(*^__^*)</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