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403章 适时向媳妇服个软
    禾薇汗滴滴地下线,抱起憨中带着机灵劲的小狗打趣说:“哎呀,想不到我们家珍珠身价这么高,那用篮子做窝会不会太委屈你了?”

    贺老爷子路过工作间门口,正好听到她在和小狗对话,哈哈笑道:“有啥身价啊,不就是个毛畜生。就你还有那份闲心给它做窝,依我说,哪儿空就让它躺哪儿得了,前几天趴我书桌下的毡子上,不也没见它闹意见?费那些工夫干啥!来来来!陪爷爷喝茶。”

    禾薇见果篮改造的狗窝做的差不多了,再往里头搁块软毛浴巾给它当被子就成,于是抱起小狗,陪老爷子喝茶唠嗑去了。

    ……

    双休日,许家二老知道禾薇在贺家,一大早就派人来接了。

    贺老爷子吹吹胡子,却也不好说反驳的话,怎么说自个儿也霸着大孙媳妇两天了。人许家二老是她干姥姥、干姥爷,名义上还是一个户口本的家人,总不能不让他们见吧。

    可禾薇一走,就感觉家里冷清许多。

    饶是小狗被她留下来了,说是学校不能养宠物,但老爷子心里清明着呢,即便学校允许,她也不会带走的。昨晚他可是听见了,一人一狗在厨房投喂和被投喂时,小丫头拉拉杂杂说了好多让狗儿乖乖留在家陪他这个老头子的话呢。这个孙媳妇啊……

    老爷子满意地笑了笑,随即拄着手杖在屋里漫步兜了一圈,然后招呼像个雪团子一样在他脚跟边摸爬打滚的小狗:“走!跟爷爷去书房!”

    珍珠小盆友欢快地“汪”了一声,亦步亦趋地跟着老爷子去书房看报纸了。当然,它是用爪子撕报纸,铁爪功就是这么炼成滴。

    禾薇在许家过的周末。照例又是大吃大喝了两天,完了还有二老给她准备的让她带回学校的吃食、保暖衣物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日用品。常常都是子女、孙子女送来孝敬二老,二老舍不得吃用,特地给禾薇攒着的。

    这样的情形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次。禾薇抱了抱疼她如疼亲外孙女一样的干姥姥、干姥爷,悉心叮咛了一番。让他们保重身体、有啥事就打电话给她,总之每次都要磨蹭到最后一刻才上车回学校。

    新的一周,其实就上四天课,周五就是元旦了。禾薇想和爹妈多处会儿,就订了周四傍晚的机票。周四下午两节课,一下课就直奔机场。晚上的选修课在订机票之前就向老师请好假了。

    另外,她在海城机场和梅子家中间的地段订了个酒店,打算和前来接机的爹妈一起在海城住一晚。第二天早上还能和梅子碰个头。把事先准备的圣诞兼新年礼物送了。

    梅子她们早就把礼物寄来她学校了,她想着元旦横竖要回来,就没邮寄。不过听圆圆说夏清元旦要回家,夏铮人虽然在海城,但管着一家户外用品店,新年第一天没准很忙,所以不准备特地见面,礼物都托梅子转送。

    在海城住一宿,然后回清市,和干娘一家聚个餐。再抽空去毓绣阁转转,看看陶掌柜,顺便给自己的三立方空间补点货。还有赵世荣俩口子,打从黎明月生了娃,她还没当面贺喜过。这么一掰算,元旦三天事儿还真不少。

    周洁莹打从圣诞节前和她交换了礼物,新的一周返校后,时不时地邀禾薇一块儿吃饭。

    禾薇来女校虽然一两个月了,但确实还没有结交像梅子、夏清那样一下课就黏一块儿的朋友。同个四合院的同班同学,都有自己的小圈子。虽然待她不错,见面打招呼,有事也会来唠几句,却没有拉她入伙的想法。禾薇也没有想要融进去。觉得一个人独来独往挺自在。

    如今多了周洁莹,两人倒是很有话聊。一个因为带着前世记忆重生,一方面觉得愧疚,另一方面自觉比禾薇大几岁,把禾薇当妹妹疼。一个知道对方是重生,又是她家堂哥的救命恩人。也把她当亲人看待。

    出发点不同,但目标一致,好比两条歪歪扭扭的曲线,拥有一个共同终点,使得两人相处起来更加融洽。交情随着时日的推进越来越好。

    周四中午,两人照例在一块儿吃中饭。没有在公用餐厅,而是在禾薇的宿舍。小食堂每个月总会不定期地推出几道特色饭,今儿是黑胡椒牛柳饭和腊肠煲仔饭。

    周洁莹因为吃的药忌食辛辣,所以点了煲仔饭。

    禾薇上一次特色饭的时候点过煲仔饭了,于是今天点了黑胡椒牛柳饭。

    “你下午两节课上完就走了是吧?”周洁莹和禾薇并排坐在书桌前,边吃边问。

    “嗯。”禾薇点头,“四点五十分的飞机,两节课上完差不多三点,这个点路上应该不至于堵车,提前一个小时到机场,不至于太赶。”

    周洁莹想了想,说:“那就三点十分,我在学校正门等你。”

    禾薇饭也顾不得吃了,诧异地转头:“你要和我一块儿去?”

    “当然不是。”周洁莹失笑道:“就算我想去,家里人也不会同意的。起码半年内,他们不会允许自由出入京都。”

    “那你还……”

    “我是让我家司机送你去机场。”周洁莹笑着说:“我就不去了,免得爸妈他们又轮番打电话来碎碎念。我让司机送你去,这样你有什么大件行李,让他提进去办托运,等你办完了登机,要过安检了再让他回来。”

    “不用这么麻烦的。”禾薇连忙摆手:“我打个车就行了,行李也不多。”

    手提电脑一类的随身物品被她塞空间了。外头就一个大箱子一个大号双肩包。大箱子是干姥姥、贺老爷子他们送爹妈的礼物。这么个大箱子拖回家,转头又会装载着她娘准备的爱心吃食扛回来。而双肩大包里的则是她给亲朋好友准备的礼物,因为不怎么占体积,所以就没用行李箱。

    “你要嫌这样麻烦,不如我也上车,送你去机场,看着你进安检了再回来?”

    禾薇扶额。怎么一个个的,都这么喜欢威胁她捏?可偏偏,她不得不吃这一套。别的还好说,周洁莹这身子骨。可经不起折腾。

    “那好吧,麻烦你家司机了。”

    “这有啥麻烦的呀!再说,咱俩不是好朋友了嘛,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周洁莹拍拍胸膛。能帮到禾薇,她很开心。

    ……

    原本,贺老爷子以及许家都想派人来送禾薇,听她说已经答应同学、坐同学家的车去机场,两家老人都有不同程度的反应。当然。那是在确认周洁莹本身没问题之后。

    许家二老是觉得,不愧是他们家的干外孙女,就是人缘好,这么快就在学校交上好朋友了。欣慰地鼓励了禾薇几句,让她不用畏手畏脚,许家的外孙女,做任何事都只管放开胆子。

    贺老爷子则是心里警铃大作,挂了电话以后越想越不得劲,赶紧给大孙子发语音短信提醒:你媳妇在学校交了个朋友,还说要坐人家的车去机场。这么好的媳妇要是跑了。哭不死你!

    贺擎东乍一听也乱了心神。这几年以来,他不是没想过,小妮子会不会在学校认识更好、更情投意合的男生,从而忘了他、或是不喜欢他了怎么破?可转念一想,顿时哭笑不得。小妮子读的那不是女校么,还是老爷子亲自挑的,再好的朋友那也是女滴,难道还能和他竞争不成?

    老爷子听他说了以后,也想到了这一茬,提起脚边扑腾的小狗。老脸赧然:“是爷爷着急过头了啊,哈哈。”

    许是老天爷不想让他这么快宽心。双胞胎从学校回来,和他说了一堆校内趣闻,其中一则什么校花拒绝系草的原因。竟然是个同。

    同是什么?老爷子一头雾水。

    贺颂北巴拉巴拉科普了一通,越说越起劲,还搬出不少国内国外的真实例子说给老爷子听,说着说着腰间怎么痒痒的?偏头一看,原来是贺小三在拿食指戳他,看他眼神似是在说老爷子。老爷子咋地了?狐疑地扭头。这才发现老爷子的脸色臭的可以,不由纳闷地问:“爷爷,你不会是被我说的吓到了吧?哎呀这都什么年代了,很多国家这方面都合法了,我们国家虽然还没,但私底下交往的不要太多哦……”

    没啥眼力劲的贺颂北还哥俩好地拍拍老爷子的肩膀。

    老爷子的脸色却一降再降,差的没法再差了。这要是大孙媳妇被个女滴追回家去了可咋整?

    老爷子越想越觉得牙疼。这都是什么事啊!两个男人这样那样?或是两个女人这样那样?嘶!果然是社会发展了人们生活安定了从某种角度来看也是有弊端的!因为太闲了所以不整点幺蛾子出来就不舒坦是吧?想他上战场、或是全国上下搞改革那个年代,不是忙着生存就是忙着掘金,谁有那个闲情逸致想这些有的没的?

    贺凌西眼瞅着蠢弟弟极有可能被老爷子一手杖打出大门去,戳手指既然无法挽救,那就赶紧撤吧。于是把他从沙发上拉起,说:“爷爷,我和小北还有论文要写,先去书房了。”

    “什么论文?我那论文不是早交了?哎我说贺小三……”

    贺凌西:“……”怎么会有这么蠢的弟弟?简直是猪队友!

    贺老爷子待两个孙子上楼后,左想右想老半天,最终还是拿起手机,给大孙子提了个醒:阿擎啊,我听小北说,这年头不仅时兴男女搞对象啊,还时兴那啥,男男、女女什么的,哎呀总之,你媳妇在女校,也不见得是安全的。你要加把劲,别被女的给比下去了啊……

    末了还添了句感叹:这世道是不是疯了!

    贺擎东听到这则留言,风中凌乱了。

    叹了口气,决定老老实实和媳妇汇报得了。《追妻秘笈》有一招:适时向媳妇服个软,能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禾薇接到他电话时,已经办完登机手续、别过周洁莹派来送行的司机,通过安检、到达候机室了。起初没听懂,等会过意时,若是嘴里有茶,指定喷到前排候机的乘客。

    “咳咳咳,你怎么、爷爷怎么……唉,你们怎么、怎么那么能联想啊!”都什么跟什么啊。简直无语。

    贺擎东饶是再皮厚R糙,这会儿也赧然了,清了清嗓子,说:“我可没这么想,是爷爷听小北说了他们学校的趣闻,才想到这一茬……咳,你听过就算了,这会儿在候机室了?肚子饿不饿?有没有带点什么吃的?没带的话附近去买点儿……”

    听他蹩脚地转移话题,禾薇忍不住想笑:“我都备着呢,而且中午吃的饱,这会儿一点饿的感觉都没有。倒是你,不是说这几天白天晚上都要集训,怎么还有空给我电话?”

    贺擎东也无奈啊。他是很忙,除了五小时睡眠时间,其他时候几乎忙得脚不沾地。可不管再忙,都习惯在中午半小时的吃饭时间打开手机看看她每日一条的平安短信(其实也就他和队长有这个福利,参与集训的队员,五天能有五分钟对外通讯时间就不错了)。结果她那边安好,老爷子倒接二连三给他丢炸弹。嫌他不够忙吗!

    禾薇听得又想笑了,忙说:“好啦,你别乱想了,好好上工。我保证,绝对没你说的那些事。”

    许是因为得到了她的保证,贺大少总算宽心了,又拉着她叮咛了几句,无外乎是独自一人出门在外务必要小心、到家了给他报个平安之类的。

    因这个事,禾薇一路上都挂着笑,没办法,每次一想到他说的那些就忍不住想笑。

    以至于和前来接机的禾父禾母碰头时,脸上还挂着甜甜的笑容,让禾母惊奇不已:“啥事儿这么开心啊?还没出来呢就瞧见你在笑了。”

    “看到爸妈开心嘛!”禾薇笑着蹭蹭禾母,然后挽过禾父的胳膊,说:“走!咱一家今儿个在海城住一宿,明儿回家!我都想念妈做的菜了。”(未完待续。)</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