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392章 人情债难还
    在周悦乐为主的一干人见证下,禾薇和陆言谨、唐宝茵结成了干姐妹。

    三人中,数陆言谨年纪最大,唐宝茵虽然和她同岁,但生日比她小十个月,所以成了二姐。禾薇毋庸置疑是小妹。

    多了两个新鲜出炉、且疼她到骨子里的干姐姐,禾薇在京都的日子,更加的如鱼得水了。

    贺擎东休假结束回驻地,原先安排了陪禾家人逛游京都的人也没用上,因为这个任务被禾薇那两个新鲜出炉的干姐姐给全程包揽了。

    跑马场不用说,原就是她们的地盘。

    一行人在马场痛痛快快玩了三天,就连禾父禾母也学会了骑马。当然,仅限于被马儿驮着散步走。策马奔腾那是不要想了。饶是有那股子豪气,身上的老骨头也吃不消啊。

    不过拍了很多照片倒是真的。有穿着骑马装在马背上乐呵的,也有牵着马儿在草坪上摆pose的。总之,光是跑马场那三天,就把兄妹几个的手机存储卡给填满了。

    幸好禾曦冬带了笔记本电脑,转战温泉山庄之前,把手机里的照片传到了电脑上,好空出来给爹妈在泡温泉、钓鱼烤鱼时拍。

    禾母还一边欣赏一边指挥闺女把自认拍得比较满意的照片选出来,回头洗了带回家。带回家干啥?显摆呗。

    温泉山庄和渔庄隔得挺近,所以陆言谨把住宿安排在温泉山庄,中午、晚上两顿饭安排在渔庄。早饭因为含在住宿里,就没有额外定。而且前一晚泡了温泉浴,第二天早上也许会想睡懒觉,就不统一用餐了。

    就这样。一行人泡泡温泉、钓钓鱼,意犹未尽地玩了两天,终于接到了周悦乐顺产的消息。

    一行人不逗留了,立即收拾行李赶赴医院。

    见周悦乐精神状态都很好,七斤八两的大胖儿子也很健康,大伙儿都放心了。

    医院里不能久待,尤其是产房。这么多人围着。可别把小宝宝给惊着了,于是,道完喜、送上新生礼。轻声细语地和周悦乐聊了几句,就纷纷告辞了。

    禾父俩口子以及禾鑫体检完就要回清市,满月那天肯定来不了,但禾薇和禾曦冬在京都。周悦乐让他们兄妹俩无论如何都要来喝杯满月酒,并说好到时让人去接他们。

    “我说的你都记下没有啊?到时记得安排人去接薇薇兄妹俩啊。”见丈夫抱着儿子坐在床沿乐呵。周悦乐没好气地拧了一把他的腰间肉。

    顾绪“嘶”地龇牙:“老婆你轻点,刚生完不能这么大劲的。”

    “那我说话你咋不听?”

    “谁说没听?听着呢听着呢!”

    “那你重复一下,我刚说了啥?”

    “……”顾绪干笑着扭头看禾薇,无声询问:她刚说了啥?

    禾薇等人都噗嗤笑了。

    真是喜当爹啊。想顾大老板这么精明的人,今儿个居然没注意他们在聊什么,全副心神都放在新出炉的宝贝儿子头上了。

    周悦乐好气又好笑地再拧他一把:“行了。把儿子放小床上吧,这都闭着眼在睡呢。你也能抱着他自得其乐……”

    “我这不是高兴么。”顾绪笑嘻嘻地弯腰在老婆脸上印下一吻,柔声道:“辛苦了老婆,接下来你好好坐月子,其他事有我呢,再不济还有爸妈,总之你放宽心。再说,薇薇他们又不是客人,何必这么见外。”

    “师公说的对!”禾薇笑眯眯地接道:“师傅,你好好养身子,我有空再来看你和宝宝。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师傅师公只管给我电话,横竖我在京都读书,相比以前肯定方便多了。”

    一口一个“师公”把顾绪喊得囧囧有神。

    尼玛辈分长了他很高兴,可贺擎东日后要是跟着他媳妇也这么喊,他怕折寿哇。

    从医院出来,禾母还在回味新生儿的各种可爱。禾父插了句:“过不了几年,你也有娃抱了,羡慕别人干啥。”

    禾母一想,也是,儿子闺女都这么大了,要不了几年就要先后说亲。尤其是儿子,大学毕业工作搞定,可不就要娶媳妇了,媳妇一过门,很快就有孙子抱了。于是瞅向俩孩子的眼神说不出的欣慰。吓得兄妹俩赶紧扯开话题。

    禾曦冬说:“爸妈,明天要体检,晚上不能吃油腻的,要不去吃素斋咋样?我们学校后门有家素斋做得可好吃了,我带你们去尝尝。”

    禾薇也说:“是啊是啊,体检前饮食要清淡,晚上八点以后不能再进食,所以我们早点去吃晚饭吧,吃完早点休息。”

    禾鑫摸着鼻子,忍笑忍得好痛苦。

    禾曦冬趁爹妈没注意,送堂哥一个手拐子,然后压着嗓门说:“鑫鑫哥,其实咱们老禾家吧,你才是排第一个的。下回我妈要是再操心这个事,我就让她去找二伯娘,让她们先给你物色媳妇,等你结了婚,再来操心我和薇薇,你觉得这主意咋样?”

    禾鑫回了他一个手拐子:“别扯上我。”

    “咱们不是兄弟么?”禾曦冬揽着他肩膀笑道:“是兄弟可不得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啊。”

    “错了吧!我看兄弟分明就是被你拿来卖的。”

    “嘿嘿,这话重了啊,我那不是信口胡来么……”

    “……”

    两堂兄弟勾肩搭背地走在后面,你一言我一语地斗嘴。

    禾母回头瞅了眼,笑眯眯地对禾父说:“果然没白来。你瞧瞧鑫鑫,这几天心情是不是好很多?回去应该不会再像之前那样让人放心不下了吧?”

    禾父乐呵呵地接道:“回去留他再住几天吧。我琢磨着老二俩口子应该会过来,索性和他们聚完了再送去学校吧。”

    禾母自然没意见。

    果真如禾父猜的,他们前脚刚下飞机回到清市,禾二伯俩口子就颠颠地从禾家埠赶来了。

    名目是山货大丰收不送也浪费,实际上谁不知道他们是惦记儿子、想来看儿子了。

    两家聚一起和乐融融地吃过中饭。禾二伯娘帮忙把餐桌收拾干净了,然后陪禾母在厨房洗刷锅碗,边说:“婉芬啊,鑫鑫的事,得亏了你和建顺。我和他爸,都不知道该怎么谢你们才好……”

    禾母板起脸不高兴了:“都是一家人,说这些干什么!鑫鑫是你们儿子。难道就不是我们侄子了?好端端的。提这些见外话干啥?”

    禾二伯娘陪笑着说:“看你说的,要真见外,我们就不会只提那么点不值钱的山货上门了。怎么也得弄几付蹄髈、火腿吧?”

    禾母把洗好的碗叠放到沥水篮,白了二伯娘一眼:“我看你就是见外!这趟是山货,上趟呢?那些衣服难道都是白捡来不要钱的?对了,还有那两坛蛇酒。还没给你钱呢,老禾一早就叮嘱过我了。瞧我这记性……”

    说着,撩起围裙擦干手,就要跑回卧室拿钱,被禾二伯娘一把拖住了。“我说婉芬,说好那东西是送你们的,干啥还提钱?你要这么说。我就把鑫鑫在你们家吃住的开销、还有去京都的钱,统统都结算给你。咱们也不住了,回头找酒店住去!”

    “哎!”禾母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禾父和禾二伯看她们俩站在厨房门口拉拉扯扯,纳闷地问:“你们这是干啥呢?”

    禾二伯娘就把事情经过说了,完了故意凶巴巴地揪起沙发上的禾二伯,说:“走了走了,老三俩口子不耐我们,非要和我们算得这么清楚,还留在这儿干啥……”

    禾母哭笑不得:“这一码归一码,哪能混一块儿说呢。”

    最终还是没拗过禾二伯娘。不得不说,三个妯娌论口水仗战斗力,禾母妥妥滴垫底。

    “那之前的就这么算了,往后还是亲兄弟明算账吧。不然我就让老禾托别人家买去,不让你们帮忙了。”

    “成成成。”禾二伯娘爽快地应了下来。

    蛇酒这东西吧,也是分等级的。普通蛇酒,市面上随便都能买到。但不是知根知底的,喝到嘴里不放心。禾二伯熟识的那个山民,长年扑腾在山里,不仅是猎蛇高手,还是蛇酒制作高手,价格虽然比市面上贵,但胜在放心。

    禾母想着如今儿子闺女都在京都,那边欠下的人情,可不比清市,买点什么东西上门就行了。人家啥都不缺,倒是蛇酒,几个老爷子都喜欢。禾母索性趁着今天老二俩口子都在,托他们把山民上年份的高档蛇酒给包圆了,啥时候有就啥时候要,然后往京都一家一家挨着送,多少总是一份心意。

    敲定了这个事,禾母也松了口气。说实话,闺女在京都得那么多人的护佑,他们俩口子放心归放心,可欠人人情终归是事实。而且这人情是实打实的、年复一年的,可不是普通年货就能算得清的。

    俩妯娌说完蛇酒的事,开始说拜拜的事。

    禾母去京都这几天,禾二伯娘一天都没歇着,先是跑了一圈海城的寺庙,然后是清市的、再然后是禾家埠的,总之把城里城外的有名寺庙都跑遍了。打算等胡洁莹的七七,再去给她念往生经的文宗寺祭拜超度,希望她能入土为安。

    禾鑫在书房里听到外头爹妈几个的小声讨论,思绪开始缥缈。

    其实人死了,祭拜超度有什么用?做这些无非是让活着的人心里好过点罢了。

    可明知道没意义,却还是想为她做点什么。

    回到海城,他没马上返校,送走爹妈以后,只身一人去了安葬胡洁莹的墓园。

    深秋的午后,安静的墓园里落叶飒飒、枯草萧瑟。

    发丧那天,他就来过,凭着记忆很快就找到了胡洁莹的坟冢。将路上买的菊、百合、马蹄莲束贴着墓碑放好,然后从背包里拿出水果和糕点,一样一样叠放在碑前的祭台上。

    “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每样都带了点,也不知道符不符合规矩……”禾鑫苦笑了一下,摸了摸冰凉的墓碑,倚着它席地坐了下来,絮絮叨叨地说着:

    “我小时候很怕来这种地方,每年正月初一或清明跟着爸妈去给祖宗上坟,都会有种恐惧感,害怕祖宗真的飘出来找我……但现在我已经不怕了,你如果就在旁边,能不能飘出来和我说说话……”

    “你怎么那么傻呢?那么危险还跑出车道救人,果然是脑袋被浆糊糊住了么……”

    后面那句,是他们俩被海城一高开除时,校长大人恨铁不成钢地指着他们鼻子骂过的。

    如今回想,那时候的他们,可不就是脑袋被浆糊糊住了么?要是没那些事,他们都会有一个不错的前程。他还好,转学到清市二中以后,被爹妈苦口婆心地劝着、三叔三婶时不时盯着,高考总算没让大伙儿失望。虽然不及京大、华大,但海大怎么说也是所综合性大学,毕业后找工作不会像其他三流学校那么难。可她却从此拐了个弯,错过高考不说,还因为家庭原因不得不早早地进入社会、自己养活自己……

    想到这里,禾鑫幽幽叹了口气,仰头望着秋高气爽的湛蓝天际,继续说道:

    “你不会怪我这几天都没来看你吧?我陪薇薇去京都了,她上回那事我不是和你说过吗?具体是这样的……你现在知道我那天多生气了吧?不过我也有错,不该朝着你吼那些话,明明是你那个不省心的表妹惹出来的祸……算了,不说这些糟心事了。你以前骑过马吗?我这趟去京都,跟着薇薇他们学会了骑马,三叔三婶也学会了,不过只会慢慢溜达,稍微跑快点他们就搂着马脖子大呼小叫,笑死我们了……还去泡了温泉。我记得海城附近也有处温泉池子,你要是……咳,可以飘去那里见识一下,挺舒服的,不过别吓到人啊……”

    “说来也奇怪,我听说,人那个走了以后,会给亲朋好友托梦的,可你走了这么多天,我都没梦到过你,你不会是后悔救我了所以不想理我了吧?都这样了,你就给我托个梦呗,要是有什么没了的心愿,也好在梦里告诉我,我会尽量帮你实现……”(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