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385章 铭记
    胡洁莹倒是真的不知情。

    她妈当时虽然一鼓作气和她爸离了婚,离开了那个分崩离析的家,可心里的郁结始终没有散去。

    搬出来之后,她既要照顾妈、又要打工赚生活费,这两年去外婆家的次数屈指可数。

    今年五月,她妈妈查出直肠癌晚期,不到三个月就去了。这段时间,她一直在忙妈妈的身后事。因为表妹坐牢的事,小姨一直不肯原谅她们娘俩,连外婆和舅舅、舅母也很少和她们娘俩往来。直到她妈妈癌症死了,外婆和舅舅一家才上门哭了一场,小姨却依旧没露面。倒是听舅母嘀咕了半天,先是说小姨去年和小姨夫办了离婚手续,搬出去住了;接着又说有个有钱男人给小姨买了幢别墅,每个月还给几万块花销,只可惜那个男人有妻室了,无法给小姨婚姻保障,但胜在有钱有权,除了不能给小姨名分,其他的都会满足她。小姨说希望表妹能提前出狱,那个男人就四处撒钱疏通……

    舅母说这些话的时候,还是在她妈妈出殡那天,离现在不到两个月,难道表妹真的提前出狱了?可出狱了不是好事吗?为什么还要去找禾薇麻烦?还逼她跳崖?

    老天!

    一想到跳崖,胡洁莹吓得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下意识地扯住禾鑫的衣摆,问:“你、你堂妹怎么样?人、人有没有事?要不要紧?……”

    禾鑫见她哭,不知怎么的心里很是烦闷,一时半会理不清,潜意识里似乎也不想理清到底是不想看到她、还是不想看到她哭,口不择言的话脱口而出:“还真是要让你失望了。我妹妹命大,没摔死。”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胡洁莹急地想解释,可禾鑫不想听,正好对面车道有出租车在下客,他用力一抽,从她手里抽出自己的衣摆。然后绕开她。边朝出租车招手,边大步跑去。

    “小心车子!”胡洁莹等他跑出几步,才看到这边车道有辆蓝皮大卡疾驰而来。似要冲前方倒数三秒的绿灯,眼见着就要撞上穿马路的禾鑫,她脑中一片空白,只想着要推开他、推开他、千万不能让他撞上……

    “吱——”

    一声尖锐刺耳的刹车声随之响起。紧接着是“咚——砰——”的重物落地声。

    被胡洁莹全力推出车道的禾鑫,踉跄了几下。茫然地回头,视线所及、满目猩红……

    ……

    禾母把炒好的菜端到餐厅,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心说怪了<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鑫鑫那孩子说好要来,从海城到清市,乘高速大巴的话。一个半小时都能到文欣苑了,可如今都过去俩小时了。连个电话都没有,不会出啥事吧……

    禾薇在阳台练了会瑜伽,然后给花草浇了一遍水,拉开移门看到禾母站在厨房门口走神,好笑地问:“妈,你干啥呢?对着墙壁都能发呆?”

    禾母回过神说:“这不担心你鑫鑫哥嘛,说好来家里吃中饭的,可都这个点了还没来个电话,也不知上车没有。”

    “这有啥好愁的,又不是没鑫鑫哥的号码,我这就给他打个电话问问。”

    禾薇说着,捞起茶几上的手机,翻出禾鑫早上那通未接来电回拨了过去。

    她昨晚和贺校官煲电话粥,把手机设成了静音,以至于早上错过了禾鑫的电话。早上又顺其自然地睡了个大懒觉,起床才听老妈说禾鑫要来看她。

    不过她也挺好奇的,禾鑫是从哪个同学那里听说自己秋游出事、又准备转学的事的?毕竟这个事发生才几天啊,没道理传那么快吧。

    “嘟——嘟——”的长音响了好几声,那头才被接起。

    “鑫鑫哥,你到哪儿啦?我和爸现在出发去车站接你咋样?”禾薇笑眯眯地问。不过很快就敛下了笑容,听手机那头说了几句,僵硬地转头对禾母说:“妈,鑫鑫哥在学校门口差点出车祸,被个女生救了,他人没事,但那个女生恐怕……”

    禾母闻言又惊又急,虽然庆幸侄子没事,可别人家孩子的命也是命啊,何况是为了救自家侄子才出的横祸。没她这一推,躺在血泊里凶多吉少的就是自家侄子了。

    禾母急得团团转,好在还有点理智,摘掉围裙,捞起座机,一边拨电话一边叮嘱闺女:“我给你二伯娘挂个电话,你去店里找你爸,让他把店门关了然后把车开上来,咱们去海城看看鑫鑫。发生这种事,那孩子指定吓坏了……”

    禾薇连忙点头,收拾了个随身小包,捞起手机下楼了。

    禾父正要打烊。早上听媳妇说侄子要来,不管去不去车站接,中午肯定要一块儿吃饭,于是送走新一拨上门定做家具的客户后,把店里归整了一下就准备拉下卷闸门回家,就见闺女气喘吁吁地跑来了,说是侄子差点出车祸,被个女生救了,那女生现在在海城一院抢救,是死是活还不一定,当下傻眼。

    禾薇见她爹听完这消息走路同手同脚,还差点被门槛绊倒,对他能否安全无恙地开车到海城表示深深的怀疑,索性给老吴打了个电话,问老吴这会儿有没有时间,请他跑趟海城得了。

    老吴休息的时候,除了在家哄媳妇,别个还能有啥事。何况又是贺家未来的孙少奶|奶,别说没事了,有事也给推咯。二话不说飞车赶到文欣苑门口,接上禾薇一家,朝海城一院疾驰而去。

    那厢,接到禾母电话的禾二伯俩口子,同样是既庆幸又害怕。庆幸儿子安然无恙,同时又害怕救儿子的那个女生抢救无效,那可真是悲剧一场。越想越心慌,恨不得眨眼就到海城一院找儿子问个究竟。

    可禾家埠到海城,那可比清市到海城远得多。俩口子又心急慌忙的,差点连车钥匙往哪儿插都想不起来。幸好禾刚在禾二伯店里聊天,见状,主动拿过车钥匙,把俩口子撵上车、送他们前往海城。

    三人紧赶慢赶,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海城一院,在抢救室楼层和禾薇一家顺利会师<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抢救室的工作指示灯还亮在那里,禾鑫失魂落魄地靠墙站着。

    “儿子……”一看到完好无损的儿子。禾二伯娘的眼泪就止不住哗哗地往下流。

    差一点。就差一点,她家宝贝儿子就要人事不省地躺在抢救室里头了。一想到这个场景,她就万分后怕。又无比感谢。感谢里头还在抢救的女生,危急关头救了自家儿子一命。无论她和她家人今后有什么要求,只要自家给得起,就一定满足他们。

    “妈……”禾鑫失神的两眼总算有了点焦距。抬起头,疲惫地轻唤了一声。

    他的脑袋从看到那一地鲜血开始。就一直浑浑噩噩的。

    堂妹来电话,他接了,但说了啥他忘了。

    三叔一家火急火燎地赶来医院宽慰他,他听到了。但他们具体说了啥,他也想不起来了。

    只知道自己还活着,胡洁莹却在抢救台上生死未卜。

    只知道自己被她所救。而她却被自己所连累。

    如果当时自己小心一点,又或者心平气和地和她多说几句、然后和和气气地挥手道别。而不是为了躲她而急吼吼地横穿马路,这场悲剧是不是就能避免?

    “都怪我,穿马路不小心,结果害她……”禾鑫眼眶一红,说不下去了,用力地捶了捶身侧的墙壁。

    “那能怎么办呢,发都发生了。”禾二伯娘抹了抹眼泪,心疼地拉过儿子,替他揉着淤青点点的拳头,这傻孩子,不会是往墙上砸了好几拳吧?手指关节都肿了,“进去多久了?没人出来过吗?进去之前医生是怎么个意思?到底……”

    “还有没有救”几个字终究问不出口。

    禾母叹了口气,上前劝道:“既然我们都在这儿,嫂子你要不先带鑫鑫去招待所歇会儿,惊了魂睡上一觉比较好。”

    禾二伯娘一听有道理,忙朝儿子说:“鑫鑫,妈带你去歇歇咋样?这里有你爸守着,还有你三叔三婶,有啥事你爸会给我们打电话的。”

    禾二伯娘说着,又想起大中午的赶过来,大伙儿都还没吃午饭,于是让禾刚跟他们一道下去,买点吃的上来。

    禾鑫摇头不肯去:“再等等吧,进去半天了,差不多该出来了。”

    话音刚落,抢救室的灯熄了,又过了片刻,主刀医生并几个助手、护士推门出来,摘下口罩,神色疲乏地问:“胡洁莹家属?”

    禾鑫立即上前:“医生她怎么样?”

    “很抱歉,我们尽力了。”

    一句话判了胡洁莹死刑。

    禾鑫脸上血色尽失,脱力地退了几步,被禾刚扶着跌坐在椅子上。

    禾薇这才知道,救禾鑫的女生,竟是胡洁莹。不禁和爹妈面面相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算不算孽缘呀?想当初她和禾鑫因为这样那样的暧昧,被海城一高开除,如今一场车祸,又把两人牵扯到了一起,还是一人生还、一人消逝的结局<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这结,怕是一辈子都难解开了。

    胡家和赵家接到警方通知后,赶到医院获悉孙女(外孙女)抢救无效,哭天抢地了一场。

    胡家老太太肿着眼泡,拽着禾二伯娘不松手,嘴里哀嚎着:“我的乖孙囡呀!你咋介个命苦啊!你老子娘前脚才走,你也跟着走了啊,你告诉奶奶,到底哪个黑心肝的欺负了你,奶奶替你追债……”

    赵家老太太也嚎得上气不接下气,架势上完全不输胡老太:“我的心肝肉肉、宝贝外孙囡囡喂,你忍心让外婆白发人送黑发人啊,要是早晓得你会跟着你那苦命的妈去,绑也要把你绑在家里,管它什么自考不自考的,读那么多书有啥用啊,到头来还不是走了……”

    俩老太比谁哭得大声、哭得凄惨。

    余下的家人,譬如胡洁莹那个出轨的爹胡伟强、再譬如她那贪财冷心肠的舅舅、舅母,则开始追着禾家讨各种费。话里话外的意思,无非是人死了,而且是为救你家儿子死的,总该给点补偿吧。

    禾二伯娘倒是早有心理准备,来之前就带足了钱。想着儿子的命哪是钱能衡量的,别说几十万,几百万她砸锅卖铁也给筹。

    禾母却知道胡洁莹家里的一点事,早前从水果店老板娘那里听来的。因为胡洁莹和楼琼丹曾给自家闺女制造过麻烦,所以胡家的八卦,她当时听得可嗨皮了。现在嘛,正好拿来给二妯娌分析:

    “二嫂,钱是要用,但得用到钢刃上啊。那孩子跟着她娘,据说早就和胡家斩断往来了。即使那赵家,打从娘俩个搬出去以后,也没见他们接济过,完全是任娘俩自生自灭。孩子娘病逝,两家亲戚意思意思送拢的钱,还不够办丧葬费的,出殡办七七,都是那孩子熬夜打工赚的……你怜惜她救了鑫鑫一命,给点补偿也应该,但不能对方要求多少就给多少,他们那根本就是狮子大开口。说难听点,你给得再多他们也不会满足的,还不如给那孩子找个清静点的公墓,再去庙里点几盏油灯、诵几部经,完了再以那孩子的名义,捐助希望工程,盼她转世投个好胎……”

    禾二伯娘心里何尝不是这样想,可胡、赵两家人要么是凶神恶煞地要她儿子赔命,要么是胡搅蛮缠地嚎啕大哭,听着实在牙疼,宁可赔点钱,尽快把这事了了得了。

    最后还是警方出面,把胡、赵两家人给稳住了。

    其实这事吧,胡、赵两家真没道理找禾家讨命。要讨也是找卡车司机啊,是卡车司机撞的人。禾鑫充其量就是个受益者,但绝不是加害者。

    禾二伯揣上禾二伯娘塞给他的钱,跟着警方去做笔录。禾薇不放心,让老吴陪着去。

    其他人带着禾鑫回酒店。

    胡洁莹过两天火化,他们想等发了丧再回去。

    禾鑫第一次发现死亡离自己如此之近。

    前一秒两人还站在一起,下一秒就见她双目紧闭地倒在血泊里,从此阴阳两隔。

    他甚至,连声“谢谢”都来不及和她说。

    胡洁莹。

    这个名字,以前是巴不得忘记。许是和她挂钩的记忆,着实太难堪。而今,却怕是一辈子都会铭记。(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