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363章 偷懒绣法
    第二天,禾薇早早就起来了,在宿舍小阳台练了会儿站立瑜伽,听到手机闹钟响,冲了个澡,换上毓绣阁统一的比赛服——两件式改良旗袍,上身是藕荷色手工绣花的立领斜襟旗袍上衣,下身是荷绿色的及膝百褶裙。

    考虑到比赛的紧张性,衣服做的相对比较宽松,尤其是袖子,过胳膊肘的阔袖,穿到身上正好露出一截白皙的手腕,加上各人腕上戴着的色泽不一的玉镯或是手链,倒反比窄袖或是无袖更容易让人浮想联翩。

    而且总体的上身效果也很好,虽说是宽松版,但整体尺寸上,该收收、该放放,再配一双三寸浅口高跟鞋,别说是禾薇这个年纪的窈窕少女,即便是爬上三十岁、甚至奔往四十大道的中年绣工,走在路上那也是一派婀娜风韵。

    是以,一出场,就把锦绣庄那干和服上阵的绣工们眼馋得不行。

    日国绣娘还好,顶多问一句:“这种不是戏服吗?我在电视上看到过,平时也能拿来穿?”

    锦绣庄原本那帮华夏绣娘就没这么好声好气了。她们也好想穿本土装束啊,身上这和服笨笨拙拙的,连走路都不自在,哪还有精力比赛。

    果然,她们当初就不该贪那份长期合约,老板换人了她们也应该卷铺盖闪人。现在好了,被一帮日国小鬼子绑到了同一艘船上,说话叽里呱啦听不懂好歹还有翻译,可方方面面的公司制度都朝着日国风俗改进这到底是要闹哪样?

    参赛作品选和服、比赛时的统一着装是和服,真不愧是小鬼子老板啊,再这么下去,是不是店里的员工服也都要改成和服了?那有本事索性把锦绣庄改名叫“和服店”得了,总店、分店统统卖和服,看你一年到头能卖出几件。整的什么幺蛾子哟……

    赵芙蓉走在禾薇身侧,乐不可支地说:“大夏天的,身上一层裹一层不算,还背着个枕头。也不怕热的慌……”

    “能不热吗?瞧她们脸上,白粉都糊成面疙瘩了。”这是总店这边的高级绣工,说话带了股闽南腔,光听她说话就乐。何况还用这么逗人的比喻,前前后后的绣工都噗嗤笑开了。

    锦绣庄的绣工听到这些调侃声,又羞又怒。可连她们自己都瞧不惯身上这和服,恨不能扒下来换身清爽又凉快的短袖旗袍,也不怪竞争对手拿她们打趣了。

    日国绣娘却不及她们沉得住气。听翻译一说,窜出来指着禾薇一行人叽里呱啦骂开了。

    禾薇这边不止毓绣阁的绣工,还有其他参赛选手呢,其中不乏懂日语的,挑重点一翻译,这好了,引起公愤了,何谓人多力量大,这就是了,锦绣庄的日国绣娘再能骂。那也就六个人,禾薇这边足有三五十人呢,虽然懂日语的就那么小猫两三只,可骂架的时候,谁管你用什么语言文字啊,气势上能压倒人那就是胜利。

    于是,等各方队的大掌柜,从主办方那儿领来各队所需的刺绣材料,这边的口水仗也已行到尾声了。日国绣娘被一群中年大姐联口骂得没机会发声,憋屈地退回自己阵营去了。

    “好了!好了!大家安静!听我说两句。”主办方派人出来主持“战乱刚平息”的现场了。“各队刚刚都派人过来领走比赛材料了,离比赛开场还有半小时,各队按次序排队入场,入场时会有志愿者领你们到各自赛台的。有什么问题,通过志愿者找我们主办方解决。进入赛区后,大家可小声讨论和比赛相关的事宜,但请不要随意喧哗……接下来,按我报到的队伍,依次入场:1号选队毓绣阁、2号选队锦绣庄、3号……”

    禾薇和赵芙蓉等人。跟着大掌柜在志愿者的引领下,进入音乐厅,找到了自己方的赛台,一人一把椅子落座。

    坐下后,抬头扫了眼台下,噗嗤乐了。

    观众席里,“扬我华夏文化”、“振我华夏国威”、“一切外域敌手都是纸老虎”之类的横幅,一拉七八条,条条红底黄字,下面还翻译了一串日语,生怕日国绣娘看不懂似的。

    事实上,昨晚那帮大老爷们说什么横幅的时候,禾薇只当他们开玩笑呢。毕竟都那么晚了,一般图文店那个时候都关门打烊了吧,没想到他们真的带来了,还不止一条、两条,而是一二三四五……共八条呢,到底怎么办到的?哪怕是昨晚连夜去敲图文店的门,也没这么快拿到手吧?从昨晚说话到这会儿工夫,顶了天也就十一个小时,这么多横幅究竟怎么做出来的?莫非他们这些家族背后开有自己的图文店?常用的标语横幅啥的都有库存?所以一通电话,就给连夜搞出来了?

    禾薇心里一阵咂舌,更咂舌的是,不仅横幅到了,人也一个不落地来了。

    瞧瞧评委席、嘉宾席后的那一溜长排,清一色的年轻红N代,或站或坐、拿着手机说说笑笑、看到她还朝她挥手致意,可不就是昨晚才见过的石渊、徐海洋等人么。徐海洋身边还坐着昨天尚在水深火热、今天已然浓情蜜意的漂亮女朋友。

    所以说,男人和女人的战争吧,比到最后多半是男人胜出。谁让他们玩得最拿手的一招就是死缠烂打。

    禾薇琢磨着自己当初没准也是败在这一招上的。要不然怎么说贺校官和他们是死党呢,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瞧他们这些人,连拿下女人的招数都差不多。

    见沈瑞珠含笑望过来,禾薇欢快地朝她挥挥手。

    “那个就是酒井里子了。”锦绣庄的选手依次入场时,赵芙蓉指着队伍首位的和服姑娘低声说道:“听说她上个月才来锦绣庄,来了之后一直都在逛京都,没练过什么绣品,难道对自己的手艺就那么有信心?”

    禾薇“哦”了一声,瞧着是个挺骄傲的女孩子,无论走路还是和人说话,始终昂着个下巴。许是因为懂一种别人不会的绣技吧,所以有那个资本骄傲。不过PK赛比的一向不是团体协作吗?她这样子,就不怕惹来其他绣工的不满、从而扰了比赛秩序?

    “不过锦绣庄瞒得再紧。咱们大老板也有办法查到她会的绣技。”

    听赵芙蓉这么说,禾薇很惊讶:“摸到底了?”昨儿开幕式结束的时候,不是还不知道吗?

    “大掌柜是这么说的,等下估计会来和我们通气。”

    话音刚落。大掌柜果然过来了,给每人看了一眼打印在A4纸上的一帧绣画彩图。

    “双眼锁绣?”禾薇低呼出声。

    “小禾果然知道。”大掌柜松了口气。

    老实说,昨儿后半夜拿到这副绣画照片时,对旗下绣工会不会认识上头的绣法真没多少底。还是老板说了句“没准小禾认识”,他才抱了那么一丝希望。只是这一回的摸底实在太滞后了。都要开赛了,才从日国那边得到这么一帧照片。左右都晚了,就没连夜喊醒绣工,免得影响他们赛前情绪。

    “这双眼锁绣又叫辫子股针,因锁边藏线时总会出现两个对称的微小眼子,所以又叫双眼锁绣,其实就是古绣的简化版。”禾薇指着A4纸上的绣画照片娓娓叙道:“上次我跟着师傅去日国参加刺绣交流会,会上学习了一部关于古绣的手稿资料,上头提到的就是这种绣技,只不过阐述的不是很详细。具体怎么绣也没说,但你们想,我们通常钻研的古绣,针脚细密平整,错眼看,就像画出来的一样逼真,而这双眼锁绣没那么精致,针脚松浮,拷边部位的处理也很简单,绣法上。又和古绣有几分相似,所以我琢磨着这兴许是古人的一种偷懒绣法,时间长了就渐渐衍变成另一种绣技了。”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禾薇停下来拧开矿泉水喝了一口。

    “这么说。小禾你会这种绣法了?”大掌柜掩不住激动地问。

    禾薇顿了顿,笑着道:“我要说不会,你们信不?但说实话,我真的没绣过。”

    她上辈子学刺绣,嬷嬷们教导她的一直都是正统的刺绣手法,这种偷懒的技艺。是不容许她那样的身份学的。

    “没绣过不打紧,不是说古绣的偷懒绣法吗?小禾你既然会古绣,这种自然无师自通了吧?反正咱们现在不是为了完整的绣技,只要能应付过去这场比赛就行。”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她没底啊,光认识没练过,就直接上手绣到参赛作品上,出错了怎么办?

    “没事,尽管放心大胆地试吧。”顾绪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她们旁边,但从他的话里,想必刚刚那对话是从头听到尾了。

    禾薇只好无奈地点头:“我尽量。”

    顾绪做为毓绣阁大老板,赛前来鼓舞了一番士气,走之前,拉过禾薇轻描淡写地说了几句:“当初你在交流会上翻译的那份古绣手稿,其实被藏了一部分,就是有关这双眼锁绣的绣法,后来被捐助者私底下卖给了宏北野男,条件之一是花重金培养捐助者的孙女,等他孙女成名,才允许用于其他绣娘的培训。而那个孙女,就是酒井里子。所以你不用担心,我派人私下调查过,那女人除了会这种绣技,没什么威胁性。”

    禾薇眨了眨眼,难怪当时翻译的时候,总觉得那手稿怪怪的,原来是被挖掉了几段关于双眼锁绣的绣技介绍啊,这就说得通了。昨儿确实听方湛提过酒井里子的母亲是国内嫁过去的,懂文言文也正常。

    这么一来,她倒是真不紧张了。这双眼锁绣再厉害,能厉害得过正统的古绣吗?不过是一种投机取巧的绣法而已!没吃过猪肉么也见过猪跑。她是没动手绣过,但不代表她没见过,上辈子她身边那些伺候的丫鬟婆子,身上穿的、手里用的,很多都是用这种偷懒法子做的绣活,看丫鬟绣得多了自然也就会了,眼下需要的无非是拿枚针练习练习、巩固巩固。

    于是,九点准时到来之前,禾薇从比赛材料里拨拉出了一份针线和绣棚,淡定地练起以前从没动过手的双眼锁绣。

    毓绣阁其他绣工,知道她是在为比赛做准备,很默契地将她围在中间,不让其他参赛队伍的选手看清她在做什么。

    其实吧,禾薇觉得即使看到了也没什么。事先没见过这种绣技的人,仅凭绣出来的成品,短时间是琢磨不出它的绣法的。

    “能保密还是保密的好。锦绣庄这会儿指定以为自己是唯一懂这绣技的队伍,等结果出来,哼哼,看他们不惊掉下巴。”

    “没错!咱们这就叫低调为王!”

    陶德福和大掌柜一唱一和。其他绣工也一致点头。

    禾薇就随他们去了,认真地捧着绣棚下针熟悉。

    “姐!”圆圆童鞋趁几个掌柜下台,而比赛还有几分钟时,溜上来塞给她一包点心:“姥姥让莲姐做的,都是你喜欢吃的。”

    “代我向姥姥和莲姐说声谢谢啊。”禾薇熟悉着双眼锁绣的针法,针线穿梭个没停。争分夺秒啊争分夺秒,环顾现场,还能找出比她更敬业的么。边和圆圆唠嗑:“你昨晚睡姥姥家去了?”

    “是啊,老大要和你过二人世界嘛,可不得需要人把姥姥哄走啊,要不然她肯定找你一块儿吃晚饭。”顿了顿,贼笑道:“我这也算是奉命行事。”

    其他绣工纷纷低头,想笑又不敢笑。

    禾薇也低头,不过是为了躲避脸上的红晕。

    “呀,主持人出来了,我得闪了,姐你加油!”

    敢打趣未来大嫂兼爹妈疼爱的干姐,他是嫌日子太安逸了吗,还不赶紧闪啊。

    圆圆童鞋加完油就蹦跳着下了赛台。

    禾薇等主持人说完开场白,才配合地收起手里的针线。正想倒杯水润润唇,忽听对面的赛台传来一阵喧哗,没等她抬头,坐旁边的赵芙蓉透着一丝幸灾乐祸的语气低呼道:“那不是酒井里子吗?这是干啥?博取大家的眼球哪。”

    禾薇循声望去,只看到一道粉红色的和服背影,跌跌撞撞地冲下赛台、直奔音乐厅后门。

    嘎?这是什么个状况?罢赛么?(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