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357章 阿擎配你委屈吗?
    石榴树代表着什么,她还能不知道么。

    要知道,永庆皇朝时候的女人,出嫁前绣的喜被、肚兜,打的金银裸子、雕的彩漆木器,图样最多的就数石榴花、石榴果了,因为这寓意着“多子多福”。女人一旦嫁人,生子可不就是头等大事?

    贺擎东被她的囧样逗笑,倾身在她唇角窃了个吻,柔柔问:“你说,我们以后生几个孩子好?”

    “啊?”禾薇傻傻不知所措。

    俏脸因为想起昨晚相拥而眠的事,再度升起两朵红晕。

    小模样稀罕得贺大少忍不住又想揉虐她的脸颊了。

    可惜,被同样出来逛园子的圆圆童鞋煞风景地破坏了。

    “咦?老大、姐,你们也在这里啊?我说呢,爷爷说你们已经起来吃过早饭了,可我没在屋里头看到你们……哇!爷爷没说池子里还养了鱼,老大我们钓鱼比赛咋样?这鱼挺肥了啊……”

    “噗嗤……”禾薇觑到贺校官无奈又无语的神情,憋不住笑了。

    “你哦,”贺擎东捏捏她的小鼻尖,然后往她臀上轻轻拍了一下:“进去喝点水吧,日头开始烈了,留屋里别出来了,我陪圆圆钓会儿鱼就回去。”

    后知后觉的圆圆童鞋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破坏了老大的好事,嘿嘿干笑了两声,跑去拿渔具了。

    禾薇回屋喝了杯水,给钓鱼的两兄弟泡了壶凉茶,又洗了一盘葡萄,给他们送去,本来还想留下看他们钓鱼的,可贺擎东怕她白嫩嫩的皮肤晒红晒黑。硬是把她哄回了屋。小妮子可不像他,黝黑的肤色再怎么晒也黑不到哪儿去。至于小堂弟,哼,钓鱼是他提出来的,晒黑了也甭找他哭。再说了,男孩子家家的养那么白做什么,啥?晒不黑?那就多晒会儿。

    禾薇哭笑不得地回到屋里。

    看到老爷子坐在客厅欣赏昨儿个胡慧送的那套紫砂茶具。不由问:“爷爷。你是要泡茶喝吗?”

    老爷子指指茶几上的瓶瓶罐罐,笑呵呵地说:“我听阿擎说你喜欢喝茶,喏。爷爷的珍藏都拿出来了,你自己选,喜欢哪个咱泡哪个。”

    禾薇眼前一亮,老爷子的珍藏。那肯定都是好的,弯了弯眉眼。捋捋不存在的袖子,高兴地说:“那今儿个我露一手,给爷爷泡壶好茶。”

    老爷子畅怀笑道:“中!泡好了爷爷让你选一罐,当是奖你的。”

    “那我就不客气啦。”正挨个儿欣赏茶叶的禾薇乐了。这些可都是茶叶中的珍品。有钱也未必买得到。陶掌柜那里倒是偶尔能品到一种两种,那也很幸福了,没想到老爷子这里一出手就是七八种。而且数量还不少。

    好茶在手,禾薇也不藏拙了。净手洗脸后,回到茶盘前,认真地泡起茶来。

    洗杯、落茶、冲茶、刮沫、洗茶、泡茶、烫壶、倒茶、点茶……

    行云流水的茶艺,看得老爷子咂舌不已。

    他大老粗一个,哪懂什么茶艺、茶道啊,平常喜欢喝茶,那也只是把茶叶放到茶壶里,然后冲上烧开的水,优哉游哉地呷来喝罢了,哪懂那么多道道。

    说起来,这黑檀木的茶盘,还是他六十大寿时,双胞胎孙子买来孝敬他的呢,结果摆在茶几上这么多年,真正发挥它功用的只有今天,老爷子心里别提多感慨了。

    “爷爷,喝茶!”

    禾薇笑吟吟地端着一只精巧的紫砂茶盅,拉回了走神的老爷子。

    “哎,好好好!”老爷子接到手里,先是嗅了嗅,然后惬意地眯眼呷了一口,再然后一饮而尽,赞道:“好茶!”

    同样的茶叶,她泡出来的,就是比他大老粗一样的喝法来得清冽、香醇。

    禾薇见状,提壶给他添了一杯,然后给自己也倒了一杯,捧着茶盅小口呷着。

    “没看出来,你这丫头还挺会享受。”老爷子见她品茗时的惬意样,促狭地笑问:“阿擎那孩子应该不懂这些道道,和你处一块儿是不是委屈你了?”

    禾薇差点“噗”地喷茶。

    “哈哈哈……”老爷子抚腿大笑,笑完了继续逗:“委屈应该不会,那孩子一旦认定了,对人好起来那叫没话说,就是兴趣爱好少了点儿,不过你可以教他嘛。”

    “爷爷!”禾薇掩面。

    早知就不当着老爷子的面演绎茶道了,这都能被他拿来打趣,真是为老不尊呀。

    “哈哈哈……”

    老爷子笑得正开怀,郑老带着一位客人来贺家窜门子了。

    “哟!啥事儿这么高兴?”

    “老郑?你咋有空过来?”贺老爷子惊诧地问。

    郑卫华和他是前后脚退休的,但因为身体原因,平常很少出来走动。一年里,也就头尾几天和他们这群退休老头儿碰个头、吃顿饭,其他时候不是在疗养所就是在子女家轮流养身子,所以看到他在三伏天这样的日子出现在自家,贺老爷子能不吃惊嘛。

    “咋地?来看看你还不允许啊?”郑老这几天身体状况还不错,又有老朋友上门,心情也松快不少,“我就知道你认不出来了,亏小常还惦记着你。”

    “小常?”贺老爷子的视线投放到了郑老身边的陌生客人身上,仔细打量了几眼,还真有几分眼熟,半晌,一拍大腿,想起来了:“常建军?当年追媳妇追去日国的常建军?”

    “嘿!我说吧,老大哥肯定还记得我!”跟着郑卫华一块儿来的常建军,笑着抱抱拳:“是我,建军。”至于当年追媳妇追去日国的丢人事迹,还是别提了。

    失联三十年的老朋友上门,贺老爷子着实激动了一把。

    “好了,好了,坐下说吧。反正我跟着建军今儿在你家吃了。”郑卫华笑着打趣,见禾薇默不作声地给他们倒好了茶,笑眯眯地问:“老贺,这不会就是老李他们说的丫头吧?真是你家阿擎的媳妇儿?”

    “这还有假!”贺老爷子白了他一眼,显摆地挺挺胸膛,说:“我这孙媳妇能干着呢,瞧见没。我身上这件衣服就是她做的。你们喝的茶是她刚刚泡的。”

    “难怪你笑得那么得瑟,确实好手艺!”郑老品了口茶,朝禾薇竖竖大拇指。

    禾薇刚刚泡的是金骏眉。红茶的一种,是全发酵的,所以郑老能喝几口。要是绿茶,他这身子就喝不了了。

    他身体不好。有些茶水不能喝,但不代表他不懂烹茶之道。相反。他年轻的时候可是最好此道,也深谙此道,所以看到禾薇对茶这么精通,吩咐随行的警卫。回家把他珍藏的茶饼取来。

    “算是我送给阿擎媳妇的见面礼。我这破败身子,也不知道能不能撑到你家阿擎结婚,先把见面礼送上了。免得你说我小气。”

    贺老爷子佯装不悦地吹胡子瞪眼:“见面礼就一罐茶叶?这还不叫小气?”

    “哈哈哈!你呀!”郑老指着贺老爷子笑骂:“你懂什么!我那茶,可是千金难得的。保管你没喝过这么极品的。不过话说回来,你个大老粗喝到嘴里怕是也不知道什么叫好茶……丫头,那茶回头你藏起来自己喝,别泡给贺老头喝,给他喝就是牛饮水,那么好的茶白白浪费了。”

    这话好比炮仗,一点即燃,两个年近古稀的退休老军长,梗着脖子数落起对方的缺点,看得禾薇一阵担心,唯恐吵着吵着打起来。

    最后被常建军劝住了:“我说两位老大哥,你们的感情还是一日既往的好啊。”

    年纪越大越爱唱反调,一听吵翻天得出个“感情好”的结论,俩老爷子不吵了,一个继续捧着杯子品茗,另一个握着水果叉大快朵颐地吃起厨子新切的西瓜和甜瓜。

    “话说回来,你知道建军这趟回国是干什么来的?”喝了几口茶,郑老转入正题。

    “干啥来的?”贺老爷子尝了口厨子刚做出来的港式点心,觉得味道不错,推到禾薇跟前:“丫头吃这个,这个好吃。”

    郑老见状,不雅地翻了个白眼,心说老李他们还真没说错,贺老头对这个还没过门的大孙媳妇很满意,看来,老贺家抱曾孙指日可待了。

    “我说老郑你能不能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开个头不吭声故意吊人胃口是吧?”

    被贺老爷子的大嗓门拉回神思,郑老失笑:“你这脾气臭的,真是一辈子都改不了。”

    “改它做啥!”贺老爷子不以为然地哼道:“老子才不像胡老头那么别扭,吃这个补那个的把小辈们指挥得团团转,就为了多活几年……老子活到七十岁够本了,脾气也就这样,合得来合,合不来咱一拍两散。”

    “你呀!”郑老笑着直摇头。

    不过话说回来,这样的贺老头才是他熟悉的,要是真换成老胡那样的性子,第一个受不了的说不定就是自己。老胡那人,为了保养身子,可着劲地败家,败家也就算了,还让底下的小辈全国各地地搜罗稀世罕见的补品,什么高山雪莲、金丝血燕……啧,真是够折腾的。难怪老贺看不惯他,两人一见面就斗鸡似地竖着毛发吵个没完。连自己都看不下去了,何况是脾气耿直的老贺。

    这么一想,郑老不再围着贺老爷子的脾气劝了,与其劝成老胡那样的龟毛性,还不如现在这样呢,于是改而说起正事来:“建军这趟回来,是跟着他媳妇来当评委的。你知道老顾那宝贝孙子开的铺子吧?每隔三年都会组织一场行业pk赛,今年的比赛,日国方面也有参与,说是无论如何要捧个冠军回去,杀杀我们华夏的威风,还要在日公报上刊登这则新闻……”

    “日公报”是什么报呀,早期时专门针对华夏的嘲讽报刊,近年来虽然有所收敛,但在政治上的影响力依然很大。

    “所以我琢磨着,咱几个虽然退休了,但涉及国家尊严的事,怎么也不能坐以待毙不是?有力出力、没力出点子,老贺你说咧?”

    贺老爷子掏掏耳朵:“啥?你说的就那个在华大举行的刺绣pk赛?不就是普通的行业竞赛吗?有这么严重?薇薇丫头还是其中一份子呢,下午就要去参加开幕式……”

    这下换郑老和常建军吃惊了。

    “你们那是什么眼神?”贺老爷子没好气地道:“告诉你们,薇薇丫头能干着呢,三年前那届pk赛她就上场了,还帮毓绣阁捧了个冠军回来。这回也是老顾那孙子邀她来的,所以有她在,尽管放一百二十个心。”

    禾薇听了大囧,老爷子是不是对她太有信心了?还放一百二十个心,她自己都没这么大信心好伐。

    常建军闻言更加吃惊:“老大哥你说的是真的?”

    “老子骗你干啥!”

    郑老回过神,抚掌笑道:“照这么说,今年的比赛还是有希望赢的咯?”

    不等贺老爷子开口,郑老接着道:“开幕式下午就进行,老贺你要去现场看的吧?咱俩一块儿去。建军你媳妇既然是评委,肯定知道点情况,你给丫头说说,好让她有个心里准备。咱泱泱华夏,可不能让小日国抢了风头去。”

    “我是要陪着丫头去,可老郑你还是算了吧,你这身子骨……”贺老爷子皱着眉上下打量郑老,这要是在开幕现场发病晕倒了怎么办?

    “怎么?瞧不起我?”郑老瞪眼道:“我还偏要去。”

    “嘿我说你……”

    “行了,我的身体不用你担心,你还是让厨子多整几个菜吧。”郑老打断道,见自个儿的警卫回来了,接过他取来的茶叶礼盒,递到禾薇手里,笑眯眯地说:“喏!郑爷爷给你的见面礼。看你对茶道挺精通的,这茶叶应该也会喜欢。”

    “对!甭和他客气,只管收下。”贺老爷子在一旁插嘴。

    “谢谢郑爷爷,那我就不客气了。”

    禾薇收下茶叶,心里想着回头给郑老备个礼吧,看他身体不是很好,吃的喝的还是算了,因为不知道会不会相冲,还是和贺老爷子一样,做件唐装吧,再配几个安神助眠的香囊。嗯,就这么办!(未完待续)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