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356章 没人时要叫老公
    相比之下,贺曜南那边就鸭梨山大了。

    罗美萍听说儿子把女朋友带家里来了,哗啦啦扫落了床头柜上的台灯,然后冲着门外来探望她的胡慧吼道:“什么严不严重?我看你是巴不得我病重死翘翘然后好进我家的门吧?告诉你!我好得很!赶紧走!曜南你不许送!你给我进来我有话和你说!”

    贺曜南脸色铁青,这真的是他妈吗?怎么像个泼妇似的?既然中气这么十足,那肯定是不用去医院了。要他不送女朋友,这是不可能的,大院门口很难拦到出租车不说,他接来的人,怎么可以送出家门就不管了?

    走之前隔着门板说了句:“妈,既然没事那你好好休息,我先送慧慧回家,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

    罗美萍见儿子如此不听话,火大地将床头柜的台灯扫落在地,嘴里愤愤骂道“狐狸精!果然是狐狸精!”

    贺爱国看不下去了,铁青着脸怒斥道:“你闹够了没有!今天是阿南第一次带人上门,你不好好招待人家,还朝人甩脸子,传出去像什么样子!一大家子的脸全被你丢尽了!”

    罗美萍见一向站在她这边的老公也叛变了,越发恼恨,抓起身边的靠枕朝贺爱国扔去:“好哇!一个个的全都帮她说话!她到底好在哪里?要家世没家世、要本事没本事,不就是个中文系的大学生吗?我这里也有一个,条件比她好得多多了。父母双全,家里开贸易公司的,市值一个亿呢……”

    贺爱国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连续三个深呼吸,压下心头的怒火,说:“你别再作了,消停点吧,我们家挑媳妇向来不看家世背景,这你又不是不知道,何必揪着这方面逼儿子做他不高兴的事?何况今儿个爸也瞧过了。印象应该还不错,说是让阿南先处着,反正虚岁才二十五。过两年结婚不算迟。所以你别再起旁的心思,好好关心关心爸的身体才是正经事……”

    罗美萍梗着脖子脸朝一边,心里打定主意要拆散儿子和那个狐狸精。

    贺爱国见她不吱声了,还以为她服软了。在床沿坐了下来。拍了拍盖在她身上的空调被面,叹道:“儿孙自有儿孙福,只要大方向不出错,其他的咱就别操心了。你不是想去旅游吗?忙完这一阵子我就陪你去,你先挑个想去的地方……”

    罗美萍撇撇嘴,心头涌起一股酸酸涩涩的滋味,老公还是关心她的,只是一想到儿子。刹那的动摇之后,又硬起了心肠。不行!那样的女人她掌控不了。才这么点时间就让儿子喝了**汤似的眼里没她这个妈了,时日一长还不得把儿子整个儿地占去啊。其他的都好商量,唯独这个事不行!

    但眼下这副温馨的场面她不忍心破坏,于是就把这些话吞回了肚子,想着反正过几天南城罗家要来京都喝喜酒,到时就把人闺女接到家里来,让两个小的有事没事多处处,没准儿日久生情、不用自己费心拆散儿子就喜欢上罗家的闺女了。

    这时候,罗美萍不禁有些后悔,当年为什么要把追求儿子的情书截下来烧掉呢,儿子对狐狸精一见钟情,说不定就是因为在学校的时候没谈恋爱、对女生了解太少,所以进了社会,难得遇到个长相出挑的就迷迷糊糊被人勾走魂了。

    越想越觉得有道理,罗美萍暗暗思忖,等罗家闺女住进来之后,一定要多多给儿子制造机会,总能让他把搁在狐狸精身上的心思收回来的……

    ……

    “……所以,你的意思是,二婶是在装病,目的是想逼你二弟和胡慧分手?”

    禾薇两人腻歪了足有一个小时,总算洗漱完毕,换好睡衣盘腿坐在床上,继续上楼时的那个话题。

    贺擎东也洗好澡了,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走到床边,把擦头巾往她手里一塞:“帮我擦。”

    得!说错话的代价,就是任劳任怨任奴役。

    禾薇乖乖接过纯棉毛巾,直直跪坐,替他擦起头发来。边擦边问:“你还没回答我呢,二婶真的是在装病?”

    “嗯哼。”

    贺大爷回了两个字,眯着眼,神情惬意。

    禾薇不满地揪了揪他的小鬓毛。和他聊八卦,真是一点都不过瘾。

    贺大少还能不知道她的小动作啊,见擦得差不多了,反手抽掉她手里的毛巾,将她抱到了腿上,故意用刚冒头的青色胡茬,磨蹭她的脸颊。

    禾薇最怕痒了,见状,忙用手捂住脸,于是某人的胡茬落在了她的手背上,传来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然后传递到她的四肢百骸。两颊、耳根、脖子相继又不争气地红了。

    贺擎东一个翻身,抱着她侧躺在床上,一个手绕过她脖颈牢牢圈住她,另一个手状似随意地搁在她腰上,瞅到她从头包到脚的长袖睡衣裤套装,心里嘀咕开了:大夏天的,竟然穿长袖睡衣,不嫌热么,还是故意在防他?

    想到后者,贺大爷不高兴了,搁在腰上的大掌紧了紧,热乎乎的鼻息直喷小人儿的耳朵:“故意的是不是?”

    “什么?”禾薇眨眨眼,耳朵又痒又烫,埋头往他怀里缩了缩。

    贺大少轻轻一扯,把人捞上来了,继续喷火热的鼻息:“大热天的穿长袖睡衣是不是故意的?嗯?”

    禾薇这才反应过来,好笑道:“哪儿呀!我是考虑到比赛期间要住留学生公寓,这才带的长袖睡衣。反正开着空调,一点都不热。”

    “是吗?”贺大爷哼哼两声,依旧不爽。大掌倒是随着她的扭动顺利探进了保守又可爱的睡衣里面。

    “喂!你刚刚答应过我的……”

    禾薇僵了一下,大掌心传来的炙热感。烫得她差点吟出声。

    “喊我什么?”

    “……贺大哥。”

    “嗯?”

    “擎、擎哥?”

    “……”

    “唔,别咬……”

    抗议的嘟哝声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交颈深吻时抑制不住的吟|哦与娇喘。

    半晌后。正餐虽然没吃着、但开胃菜吃得还算过瘾的贺大少,满足地捏捏她的脸颊,淡定地在她耳边说出他想要的终极答案:“以后没人时,要叫老公知道吗?”

    禾薇:“……”

    这人真的是贺校官吗?确定没换芯子?

    下回谁再说他冷漠寡言、不擅**,她和谁急!

    ……

    第二早上,贺擎东因为生物钟先小妮子一步醒了,却没有像以往那样早起晨跑。而是支着手肘看怀里酣睡的小女人。

    这可是两人第一个相拥醒来的早上,为了纪念这神圣的一刻,贺大爷摸摸下巴。捞来床头柜上的手机,开机后下载了一个自拍软件,搂着怀里还在酣眠的小人儿,“咔嚓”“咔嚓”地拍了几张情侣大头照。

    禾薇听到“咔嚓”声。无意识地往他怀里拱了拱。惹来他一串愉悦的轻笑。

    随着笑声,贴着她脸颊的胸膛上下震动,让她渐渐苏醒过来,睁开迷蒙的睡眼,映入眼帘的是某人那张颜值爆表的含笑俊脸。

    愣了几秒,蓦地清醒,脑海里有根弦似乎轰得一下崩断,瞬间从脸颊红到了脚脖子。

    贺擎东在她额上轻柔地印下一吻:“早安。”

    “几点啦?”

    听他说早安。禾薇才想起昨晚可是宿在他家,若是起晚了多不礼貌。

    “七点。要不要再睡会儿?”

    “不了。”禾薇摇摇头。

    “早饭想吃什么?老冯做了不少港式点心。学南城人吃早茶怎样?”

    贺擎东其实还不想起,今晚开始她要在华大留学生公寓住一个礼拜,等比赛结束、参加完石渊的婚礼,估计她家人要来催了,同床共枕的日子刚起了个头就要结束,哪里舍得啊。

    可小妮子太规矩了,昨晚由着他抱着睡了一晚,直到洗漱完毕下楼还俏脸红扑扑的不肯和他直视。没辙,只好朝老爷子使眼色,让他赶紧想个招子转移小妮子的注意力。

    贺老爷子忍着笑,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地问起pk赛的事:“薇薇啊,听说下午开幕式,爷爷让老冯早点做饭,咱们十一点就开饭,吃完了你去床上眯会儿,省得下午没精神。两点半开幕,咱们一点四十出发咋样?”

    听老爷子话里的意思是他也要去,禾薇讶然:“爷爷,这么热的天,万一中暑了怎么办?”脸颊上的红晕倒真的消下去了。

    “我又不是你二婶,哪那么容易中暑。”老爷子阿沙力地一挥手:“就这么说定了。”

    倒霉的贺家二婶拿中暑做次借口真不容易,这么快又躺枪了。

    “可是……”

    她想说入场券也不够啊,圆圆和许姥姥都说要去,两张入场券怎么分?早知就问陶掌柜多要些了,主要是考虑到这么热的天,上了年纪的人来回折腾真的没关系吗?

    贺擎东往她嘴里塞了颗水晶葡萄,说:“入场券不用担心,老顾给了我不少,爷爷想去就让他去吧。上一届他没参加,一直在后悔。”

    “我是担心天太热,车子又不能直接开到礼堂,一冷一热的,中暑或是感冒了怎么办?”

    “没事,爷爷的身子骨好着呢,没见他昨天穿着你做的新衣裳,跑进跑出了好几趟?”

    贺擎东又剥了一颗葡萄塞到她嘴里,然后起身拉着她往门口走。

    禾薇含着葡萄,囫囵问:“去哪儿?”

    “趁这会儿日头不大,带你逛逛爷爷捯饬的园子。”

    这个军区大院占地很广,分别墅区和公寓区。两区中间是一个篮球场。别墅区其实是后来造的,盖因公寓区那边住不下,把大院往西扩展了一个片区的面积,造了这片别墅区,入住的自然是资格老、职务高的将职人士。

    贺家一门分到了三幢**别墅,这在军部里是令人仰望的存在。而贺老爷子因长子早逝的缘故,备受军部照顾,分别墅时,特地分了他一栋三层楼,而且前后院的面积也是同款别墅中最大的。

    因贺家连着三代都是男丁,贺老爷子又是个不通文墨的粗人,对园子的布置和开发兴趣缺缺,搬进来之后,就雇了个园丁随便种点花草,只要别荒废了就成。

    直到今年年初,贺老爷子去老李头家窜门子,看到老李头指挥着工人在屋门口的园地上种樱桃树和柿子树,说是给未来曾孙栽的,等孙子会走路,樱桃、柿子还不硕果累累啊。不由心里一动,自家几个孙子也都到了适婚年纪,家里随时会添丁增员,老李头家那么小的园子都栽这个、种那个的,自家那么大个园子,净种些中看不中用的花草,多浪费啊。

    正琢磨着要不要动土换果木,贺擎东打算申调京都总部的电话来了,得!考虑也不用了,换!前后院做了一番规划之后,陆陆续续移栽了一批适合北方生长的果树,什么苹果、梨、桃子、枣子、石榴、山楂、柿子、樱桃、葡萄、枇杷、李子、杏子……只要是北方土地上能够存活并能开花结果的水果树,全被他找来栽下了。

    除了花草换果树,还在后院盖了个亭子、辟了个池塘养鱼种莲藕,因为连通了大院附近的河道,所以是个活水池。看着池塘里游来游去的鲫鱼、鲤鱼、青鱼、草鱼,老爷子心痒痒地在旁边开了块菜地出来,撒了点易活又好打理的菜种。

    这么一来,老爷子有活干了,尤其是开春那阵子,天天扛着锄头在菜地上晃来晃去。虽然几十年没下地了,手法生疏得紧,但架不住心情好啊,等满园的果树枝繁叶茂、石亭旁的葡萄架爬满藤蔓,老子就能抱上曾孙了吧。

    禾薇被贺擎东牵着小手从前院逛到后院,一路数着果树的棵树。除了葡萄和石榴,其他的都是成双成对的。

    葡萄还能理解,因为是藤蔓作物,随着年份的增长,说不定能爬满小半个后院。可石榴树为什么也成单?而且还是五棵。

    贺擎东笑睨了小妮子一眼,悠悠然地解惑:“爷爷说了,这五棵石榴树代表我们五个堂兄弟,第一棵代表我,第二棵代表曜南,依次是小西、小北还有圆圆,让我们好好看护,看谁的树先挂果,给我们压力呢。”

    禾薇囧。(未完待续。。)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