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352章 见家长
    “你不用紧张,我爷爷看着很凶很严肃,其实很好说话。问你什么,你照实说就好,不用想太多……家里的情况,他都知道了,直说你是孝女、世间难得……”

    接女朋友回大院的路上,贺曜南一边开车一边柔声安抚,生怕她紧张。

    胡慧嗔睨他一眼,含笑应道:“好,我都记下了,你专心开车吧。”

    贺曜南趁红灯,握住她柔软无骨的小手,举到唇边亲了一下。被她睇来的眼神激得心头一荡,要不是这个路口的红灯没几秒,真想拉上手刹、捧住她精心打扮的娇艳小脸来一发创纪录长吻。

    “总之,你平时怎么样的,在爷爷跟前就怎么样,不需要刻意迎合他……”

    车子缓缓启动,贺曜南依依不舍地松开她的手,将注意力放回前方道路,嘴上依旧时不时地叮咛几句。

    与其说是在安抚她,又何尝不是在安抚他自己。

    今天这顿便饭,可是决定着他和胡慧今后能不能光明正大地出入贺家。

    胡慧偏过脸,望着车窗外疾驰而过的风景,嘴角勾起一抹不易被人察觉的嘲讽弧度。

    平时怎么样、他爷爷跟前也怎么样?这怎么可能呢!

    她可是胡慧,从十年后重生回来的胡慧,知道每一步如何走才对自己最有利,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

    这一辈子,她没有抛下眼疾的母亲,而是带着母亲一起来华师大报道,从而获得“孝女”的名号,免得留下“不孝”的污点,在毕业那年的公务|员录取政审中。被有心人利用,从而和那个队伍无缘。

    这一辈子,她依然会是罗笑笑、朱敏的室友,但不会再是无话不谈的知心朋友。

    贺曜南,罗笑笑前世相亲敲定的未婚夫,她不过是和他多聊了几句,就被罗笑笑贴上了“万恶小|三”的标签。嘴上说要给她介绍优质男朋友。实际却在某次联谊会上,故意灌醉她、然后看她被所谓的“优质男”上下其手而无动于衷。

    那一晚之后,她本着“从一而终”的可笑念头。和那个趁酒醉夺走她贞操的男生走到了一起。他说东、她很少反对;他说西,她尽量配合;他要求她搬出去和他一起住,她大二开学真的打了申请报告,成为他高兴时庆祝、不高兴时泄愤的性|欲工具。

    好几次。她想鼓起勇气结束这段没有爱情的畸|恋,可一想到自己的清白已经毁在这个男人身上。且又和他同|居了这么久,哪怕分手了,外人又会以怎样的眼光看待自己?于是她忍,希望能忍到男人被她感动、从此拳心回报的那一刻。

    直到毕业在即。她傻乎乎的等候,盼来的却是男人拍拍屁股说的一声“再见”,以及嘲笑间透露的真相:

    “……你以为我是真的喜欢你?省省吧!不过是帮笑笑的忙。缠住你、省得你跑去勾引她未婚夫而已……不过说真的,我也想不通。笑笑居然会防你防成这样,你这种小麻雀,外头一抓一大把,贺曜南怎么可能会瞧上你?贺家哪是你能高攀的……不过嘛,如果你直接脱光衣服去勾引他,倒是有可能……哈哈哈!总归是便宜我了,谢啦!让我满足了三年,要不是你家条件实在差了点,我爸妈绝不会同意,还真想把你娶回家算了,要不做我情妇?嗤,这么瞪着我做什么?得得得,笑笑明天结婚,你要还不死心,尽管去观礼,不过我敢打包票,你连喜宴会场都进不去,贺家可是配着持枪警卫员的,你敢硬闯?砰——哈哈哈哈……”

    “慧慧?慧慧?”

    温柔带着磁性的男声将她从回忆中拉离。

    “曜南?”

    胡慧转头,见身边的男人正一脸担忧地看着自己,眨了眨眼,脸上浮现羞涩的笑意:“抱歉,我差点睡过去了。”

    “只是瞌睡吗?没觉得哪里难受?”

    贺曜南伸手在她额上探了探,又摸摸她的脸颊,不烫,也不冷,再正常不过的体温,这才松了口气:“没中暑就好,走,下车。”

    胡慧这才注意到车子已经停下来了,“到家了吗?”

    “家”这个词莫名愉悦了他。

    “对,到家了,爷爷他们应该等着了。”

    “爷爷他……会喜欢我准备的礼物吗?”

    她花了两个月打工赚的钱,给贺老爷子买了一套紫砂茶具。

    因为从曜南口里得知,他们家老爷子拥有最高话语权,抱大腿势必得抱到位。至于其他人,曜南说不需要面面俱到的准备,她就订了一个大果篮,以及母亲提议的几样上门百搭礼。反正她还是个在校生,家里条件又很有限,除了特地送老爷子的紫砂茶具,其他礼都中规中矩,没人挑得出错。

    “爷爷爱喝茶,家里用的茶具也是紫砂的多,你送他这个,他肯定喜欢。”贺曜南下车后,绕道另一边替女朋友打开车门,接过她手里的礼盒,笑容含着几分惊喜:“我好像没和你说过爷爷喜欢紫砂茶具,你是怎么猜到的?”

    胡慧的脚步一顿,随即勾唇浅笑:“用紫砂茶具喝茶,不仅能使茶香浓郁持久,而且能延缓茶水的霉败变馊,最适合夏天泡茶了。我是听你说爷爷喜欢喝茶,眼下又是夏天,就想到了这个。”

    “原来是这样。”贺曜南恍悟地点点头,随即搂过她,在她额上亲了一口,满心欢喜地赞道:“慧慧就是聪明。”

    胡慧笑而不语。

    上辈子大三的时候,罗笑笑在寝室里说过一件事:贺老爷子七十大寿,她准备的一套顶级的紫砂茶具,深得老爷子喜欢。

    所以这一次曜南带她来见家长,她花钱又花心思地精心准备了这份礼物。但愿,贺老爷子会赞同她和曜南在一起。

    ……

    贺宅。

    老爷子拄着手杖坐在茶几前和贺凌西对弈。

    贺颂北捧着半个西瓜坐在电视机前,边看边吃。很是享受。

    贺战国、贺爱国两兄弟占据着沙发一角喝着茶聊着国内外的形势。

    方婉茹和罗美萍话不投机半句多,索性去厨房帮忙了。

    罗美萍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烦躁得好想抓着头发嘶吼一通。

    这两天,她真是看什么都不顺眼,做什么都不顺心。

    儿子有对象,第一个知道的却不是她这个妈。为此害得她在别人家的喜宴上狠狠出了一次丑。回家念了他几句。就两天不理人。好啊!真是好啊!媳妇都还没进门呢,做妈的就被儿子嫌弃上了。这要是进了门还不得骑到她脖子上?

    若是门当户对也就算了,为着儿子的前程。让她忍她也认了。偏生是只想攀高枝的麻雀儿,试问她怎么可能同意嘛!

    可无论她怎么说破嘴,贺爱国和老爷子都一副“随曜南决定”的态度,气得她肝疼。

    叫胡慧是吧?果真是狐狸精一只!还没进门就把家里几个大老爷们的心勾去了。

    越是这样。她心里越反感,恨恨地打定主意:管她怎么好。自己这一关休想过。

    “爷爷!我们没迟到吧?”

    就在罗美萍咬牙腹诽间,贺曜南牵着胡慧走进厅堂。

    “哦,来了啊,快坐。你大哥他们还没到。午饭再等等,先吃点水果吧。”

    老爷子说话的同时,抬眼打量了胡慧一圈。暗忖:这姑娘瞧着倒是个正气的,就是眼神有点老辣。不如大孙媳妇来得清澈,也不知曜南吃不吃得住,且再看看吧。

    方婉茹听到外头的动静,端着一大份水果拼盘从厨房出来,热情地招呼两人:“来来来!吃水果!”

    气得罗美萍肺都要了。不知情的,还以为方婉茹是儿子他妈呢。

    方婉茹心里偷笑,罗美萍的脸色越难看,她招呼得越起劲。

    好在贺曜南挨个儿地给胡慧介绍了一圈,总算没让胡慧错认未来婆婆。

    至于未来婆婆明显写在脸上的“不待见”,胡慧权当没看到,笑容得体地一一叫了人。

    罗美萍倒是想给她来个下马威,无奈老公睇来了警告眼神,只好强压着心头的不甘,不情不愿地起身招呼。心里一个劲地安慰自己:不过是吃顿便饭而已,又不是真的订婚、结婚,来日方长、来日方长,总能想办法赶跑这只讨人厌的狐狸精的……

    方婉茹身为局外人,对胡慧的第一印象还不错,坐在贺战国身边,小声嘀咕:“我看二嫂该偷笑才对,这么大方得体的姑娘,和曜南再般配没有了,家境差点有什么关系……”

    贺战国无语地看了媳妇一眼。

    方婉茹眼一瞪:“咋地?你不赞同我的话?”

    “赞同!”贺战国呷了口茶,好整以暇地说:“过几年小西小北找对象,你也这么认为就好咯。”

    “贺战国你啥意思!”方婉茹狠狠掐了一把他的腰间肉,气呼呼地道:“我有那么势利眼么!你瞧好咯,我们家儿子找啥样的对象我都不反对!”

    完了又补充一句:“当然了,前提必须得是女的。”

    “噗……”贺战国同志很悲催地喷了茶。

    那厢,罗美萍端着坐姿,佯装不知道胡慧家里的情况,皮笑肉不笑地问:“听说你家是山里的?离京都有多远?暑假里怎么不回去?家里就你一个孩子吗?爹妈年纪多大了?平时靠什么营生?”

    贺曜南的脸色随着罗美萍接二连三的问句拉成了马脸。

    胡慧握着他的手紧了紧,好似在安抚他,脸上依然带着笑,坦然回道:“我家离京都确实挺远,坐火车要一日一夜,家里就我一个孩子,我爸在我十岁那年过世了,留下我和妈两个相依为命,所以来京都读书,我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家,就带她一块儿出来了。”

    “哦?你妈妈也来京都了?那她平时做些什么消遣?去不去美容院?我和几个太太约好了明天去做美容,要不让你妈妈一块儿来?人多热闹……”

    “妈!”贺曜南腾地起身,脸色铁青地喝止:“你够了!”

    “你——”

    罗美萍没想到儿子竟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呵斥她,气得胸口抽疼,指着儿子鼻子正想发飙,门口传来贺擎东懒洋洋的声音:“哟!这是干什么?迎接我们也用不着这么大阵仗吧。”

    “阿擎来啦?”贺老爷子适时开口,心里早就不耐烦老二媳妇专挑人姑娘家的弱项嘚吧个没完了。

    “爷爷,还有我们呢!”贺许诺笑嘻嘻从他老大身后探出头,然后朝身后的禾薇招手:“姐,快呀!我都闻到香味了。”

    “爷爷,我又来叨扰您啦!”

    禾薇尴尬地笑着,被贺擎东拉进大门,顶着众人意味不明的目光,一一和众人见了礼。

    至于喊什么,跟着贺校官就对了。反正是他拉来的,要说错了,那也是他的错。哼哼,谁让他不说清楚的,害她以为只老爷子在家,顶多添几个小的,结果他二叔二婶、三叔三婶都在,甚至还有个陌生姑娘。

    “你个小鬼头,鼻子倒是灵得很。得!人到齐了那就开饭。”老爷子爽朗地笑道,大掌一挥,吩咐厨子上菜。

    “你陪爷爷聊,我先把行李提上去。”贺擎东把小妮子推到老爷子身边,然后一手一个行李箱三步并两步上了二楼。小妮子的行李,自然是要放到和他打通的房间去的。至于小堂弟的,随手丢给贺颂北,让他提去小堂弟常睡的客房。

    “咳,丫头。”老爷子的视线追着大孙子手里的行李箱往二楼跑,嘴里意有所指地问:“我怎么听圆圆说你放了暑假在家做衣裳?”

    “是。”禾薇点点头,扶着他边往餐厅走,边解释:“陶掌柜和我说,今年的pk赛兴许会增加一道成衣刺绣,成衣是我的弱项,就趁着暑假在家抱了几天佛脚。练手得差不多了,见毓绣阁今年夏天新进的一批蚕丝料子很适合老人穿,我就自作主张给爷爷、姥姥、姥爷各做了一身唐装,一会儿爷爷看看喜不喜欢,尺寸大小可以改的。”(未完待续)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