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343章 自作孽不可活
    且不说吕成龙接到贺擎东提供的线索后,是怎么样一番热火朝天的干劲,单说梅兰翠这边,得知赵艺红因患间歇性精神病被送入清市六院强制治疗,整个人都不好了。

    赵艺红一走,那批货的接洽人不是成了她了?

    原本计划的多好啊,让赵艺红这个挡箭牌出面接洽,日后即使被查出来,她也能一口咬定“不知道”、“不清楚”,反正接洽的是赵艺红,经手的也是赵艺红,哪怕被一网打尽,也能求个从犯、胁从犯的轻判。

    当然了,这是最坏最坏的打算。听一个已在组织干了三年的“同事”说,组织做这行没有十年也有七八年了,从未出过错,但必要的小心还是要的,毕竟,大钱哪是那么好赚的,但同样的,风险大、赚的也多。

    她身上已经没多少积蓄了。当初从叶家偷偷夹带出来的值钱货,卖了一部分买了个落脚的地儿。余下的那些,儿子转学要花销,娘俩吃喝拉撒要开支,在叶家几年、已然过惯精致生活的她,可不想在生活上头委屈自个儿或儿子。

    于是只出不进了两年,日子就拮据起来红缨记最新章节。

    她也不是没想过再嫁人,可但凡有点身家的,不喜她带着个油瓶改嫁。不介意这一点的,嫁过去了也是吃苦。横竖遇不到合适的,索性不如现在这样。

    好在她运气不错,搭上了组织这条线,被考察了两个月,然后交给了她这一项任务,完成了据说会奖励她起码二十万。

    听说有这么多,梅兰翠激动地接下了。二十万诶,一年干一票也够了。运气好干个两票,就有四十万了,到时再把儿子转回县城去,不读贵族学校,普通中学那也是城里比乡下的好。

    但梅兰翠也不是傻子,知道任务背后的风险性。好在组织还派了个人过来和她搭档。几句话聊下来,就琢磨出了赵艺红的脾气,不要钱的马屁拍了几句。把人哄出去打头阵了。

    在前期调查时,她就发现禾记木器店了,想到叶志海的死,她就怒气难抑。别以为她一个妇人不知道个中的圈圈绕绕。要不是禾家那个小贱蹄子,叶氏的妙音百货不会倒闭、她老公叶志海也不会出事。她和儿子依旧是风光无限的叶太太和叶少爷,哪会落到眼下这个地步。所以,一切的一切,都怪禾家那个小贱蹄子。

    所以禾家欠她家的仇。有机会她一定要报。这不机会来了吗?组织要她和赵艺红出面联系一套仿前朝的宫廷家私,不上漆、不要任何店家标识,完了还要做旧。参与的人又能分到这么多奖金,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拿去冒充前朝古董的,所以她想到了禾记木器店,等拿到钱了漏点小口风,黑禾记一把,不信他们逃得掉警方的查处。

    谁知赵艺红那个蠢女人,把她完美的报复计划搁浅了,真是便宜了那个小贱蹄子。不过不要紧,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等儿子长大了再给他老子报仇好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嘛,总不能为了报仇害得自己娘俩日子不好过吧。毕竟,死人哪有活人重要,还是先把钱赚到了再说。

    结果还没到交易时候,连这么个退而求其次的愿望都要落空了。赵艺红那个蠢女人,竟是个蛇精病。

    想到这里,梅兰翠冷不丁打了个哆嗦。难怪每次说到她儿子的死,就激动得什么似的,想来那时候就有发病征兆了。

    幸好幸好……梅兰翠拍拍胸脯,吐出一口浊气,要是当时就发病,自己还不得被掐个半死啊,她可算是领教到赵艺红那身蛮力了。

    可一想到组织交代的任务,梅兰翠又急上火了,恨不得昏倒了事。什么时候不好发作,偏在这么个关键时候发作,这下好了,挡箭牌没了,交货期到了,组织那边又催得急……

    梅兰翠急地在屋子里团团转,恨不得把赵艺红从精神病院里揪出来,让她先去把货提了、把钱结了把后续的风险统统扛了然后再关回去。

    想得正愣神,手机响了,是组织打来催她提货的。

    “你在搞什么东西?拖到现在还没把货提出来?上家都等急了。油漆厂那边也都催了。我警告你啊梅兰翠,你要是把这次的事搞砸了,你就等着给你儿子收尸吧。”

    “儿、儿子?关我儿子什么事啊!”梅兰翠顾不得惊慌失色,一阵尖叫。

    儿子可是她命根子。现在的她,可以说什么都没了,要是连儿子也没了,她真的不想活了。

    “那就给我好好干!明天是最后一天了,你给我赶紧把货提出来,到时我会给你提示,按提示送去上漆、做旧。短信看完就删,记住没有?”

    “……记住了。”梅兰翠木讷地回道。

    “很好!记住了你儿子就没事,要没记住,嗯哼……”对方“哼”完,就“啪”地把电话挂了。

    梅兰翠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脸色惨白如鬼群英三国最新章节。

    好半晌,她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从椅子上站起,给自己乔装打扮了一番,出门去木器店提货了。

    木器店早把家私做好了,这几日天天盼着对方上门,虽说十倍的定做费还只收了一半,但仅这一半也胜过之前半年的营业额。

    哪怕对方不来提,也是稳赚不赔的。可相比一套仿前朝家私,余下的货款和10%的奖金才更吸引人。于是,过了约好的日子不见人来提,可不就着急了。如今见终于有人来了,赶紧乐呵呵地把人迎进门、请上座,各种瓜果各种好话,希望下次生意能再照拂他们。

    梅兰翠听了心里止不住冷笑,如果知道这是断头生意,这些人还会不会这么殷勤?

    不过她可没这么好心,五味杂陈地提笔签了赵艺红的名字,结清了尾款。然后跟车将清点好的家私,一件不落地搬上货车,自己也坐在副驾驶上,照着短信上的提示,让店家送去组织指定的地点。等送货的离开后,她摩挲着手臂等了约莫半个小时,有人来接应了。她被蒙上眼。带上车,连同全套的裸漆家私,被带到了一座废弃工厂。那里有专门的师傅给家私上漆、做旧。而她的任务就是等在那里交付。

    梅兰翠一心盼着这期间别出什么事,白天提心吊胆、晚上辗转难眠,如此反复折腾了两个月,等做旧家私确定可以交付上家。她已经消瘦了足有二十斤。昔日保养得当的叶太太,四十岁的年纪。看上去不超过三十五六,如今却有五十好几可看了。

    要说不心酸是不可能的,可为了儿子和那笔还没领到的丰厚奖金,她已经没有退路了。只能咬紧后牙槽继续往前冲。再者,这时候即使想反悔也来不及了,组织是不会放过她的。只能按着组织的意思进行。

    想着再熬几天,等组织派人把货运走。她领到奖金接到儿子,就能解放了。

    紧赶慢赶地总算到了交货期,梅兰翠的右眼皮跳了一个白天,越临近夜半越慌张,总觉得会出事。

    果然,由远及近的警车鸣笛,惊得工厂里一干人全都慌了神。

    “什、什么声音?”

    “听着像是警车……”

    “怎么办?怎么办?不是说从来没出过问题吗?”

    搬货工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确定这时候跑还来不来得急,就听到一个声音从扩音喇叭里传来:“里面的人听好了,你们已被包围、你们已被包围,有武器的放下武器,所有人举高双手依次从大门出来。若有反抗者,上头有令:当场击毙!”

    梅兰翠听完最后一句,好悬没昏倒。真是天要亡她呀,最后关头出状况,有木有比这更悲催的。

    吕成龙带领的突袭小队,成功捣毁了废弃工厂为盘踞点的造假窝,但凡在场的,就没有一个逃得出警方预先布下的天罗地网。没在场的,譬如那些团伙头头、上下家,也在一天之间陆续落网。

    至此,一直以来有消息、无线索的江南特大造假团伙被海城旗下多个公安分局联手破获,最大的功臣当属禾家埠刑侦二队队长吕成龙。

    “你小子行啊!帮了姐夫这么大一个帮!”已被上头提拔为副局的吕成功,看到休假来禾家埠探亲的小舅子,高兴地捶了捶他的肩。

    小李挠挠头,嘿嘿地笑着说:“这可不是我的功劳,是姐夫自己争气。当然还有我们副队,要不是他,我也不会来找姐夫。”

    “是啊,这次得亏了你们副队,要不是他在背后相助,其他那些分局领导,可不会那么积极主动地提供援助,光靠我们分局的火力,别说整个团伙了,光是废弃工厂那边就不一定攻克得下来……”

    吕成龙到现在为止都还像是在做梦大怪医最新章节。话说回来,这一次带队的只要是个懂临场指挥的人,破案就不是个事儿,因为一切证据都不需要他们费时费力地去找。而他因为托了小舅子的福,所以领了这个差事。

    小舅子背后是个什么样的组织,他也只是隐约知道一点,当初还跟着媳妇反对来着,谁让进了特行队一年到头回不了几次家呢。如今看来,也就那里的人才有那么大的能耐,短短一个月时间,就把那么难啃的骨头给咬下来了,而且咬的粉碎。

    ……

    禾薇听说这起特大造假案时,暑假已经开始了。

    考完期末考回家之前,她奉上事先准备的谢礼——一人一罐铁观音、两坛桂花酒还有一大盒海城和清市的特产组合,欢快地挥手送别了老丁和大武。

    老丁忍着嘴角没抽搐,大武等看不到禾薇身影了,噗嗤笑出了声:“这丫头,当我们霉神呢,这么巴不得送我们走。”

    老丁依旧是一贯的面无表情,不过面部线条比平时柔和许多。

    离机场还点距离,大武闲来无事,拆了包禾薇送的清市特产,边嚼边问:“这趟回去,老首长的人情也算是还了,双份功劳啊是吧?话说回来,那么大一个造假窝被捣毁,还真是大快人心……”

    老丁显然没有聊天的**,大武眼珠子转了转,贼兮兮地问:“对了老丁,你接下来有啥打算没有?真准备回老家传宗接待啊?”

    老丁:“……”这才是你小子的真面目吧?长舌妇?八卦婆?

    “这有什么!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没见贺中校这么早就把媳妇定下了,说起来老丁你还比他大几岁,是时候给家里留个后了……”

    “……”真是够了!我们家留不留后关你小子什么事啊。

    “哎呀我怎么就遇不到一个可心的呢!像贺中校那样多好,趁人还在学校就早早地攻城略地,然后再慢慢培养感情,有个词叫什么来着?对!养成!媳妇养成,多有成就感啊……”

    “……”

    老丁顿时感到一阵深深的无力感,和个脱跳性子、娃娃脸的师弟组合出任务,真特么累,心累……

    ……

    禾薇在家过了几天米虫的悠闲日子,打点好上京都的行李和贺礼,收到了大武发来的邮件,说是贺校官替她做了许多,怕她不知情,特来邮件告知。

    特大造假案的破获,是最近几天的新闻头条,她想不知道也难,只是没想到,其中某个犯罪嫌疑人竟是梅子的生母,虽然审判还没下来,但根据警方手里掌握的证据,梅兰翠的罪名是迟早的事。

    禾薇忽然感到一阵后怕。

    五一那天,她家的木器店真的是和霉运擦肩而过啊。当时要是她爹轻了心,和大伯两个高高兴兴地把这个单子接了,怕是真要被梅兰翠拖下水了。

    哪怕事后找律师辩护说无辜的、不知情的,但那么优厚的利润摆在眼前,很难让法庭采信,肯定会展开调查的。就像大伯家隔壁那间新开没多久的木器行,到现在还关门大吉着呢,说是在配合各个单位的调查。

    哪怕最后查证是无辜的、不知情的,停业这么久损失也够大的了。事后恢复营业,附近的民众都知道你这店涉及造假,管你是不是悔过整改了,怕是都不会再上门的了。

    这么一想,禾薇又觉得梅兰翠那种人完全不值得同情。真是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啊。(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