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339章 阿擎的胳膊好全了没

正文 第339章 阿擎的胳膊好全了没

作品:穿越婚然天成 作者:席祯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验收完,装修工头结算了最后一笔装修费离场,禾薇家开始大扫除了。

    新房子每一处都需要打扫,禾薇从卫生间接了两桶清水,一桶提到了厨房,她娘和刚刚上门的二伯娘在那里清洁,然后提上另一桶清水,拿上拖把、百洁布、鸡毛掸之类的清洁工具,先去了主卧。

    “薇薇可真贴心啊,每次看到她,我就忍不住想要个闺女。”禾二伯娘一脸羡慕地说,手上倒是利索地擦着橱柜。

    闺女被表扬,做娘的能不高兴么,禾母心里比吃了蜜还甜,嘴上依旧谦虚道:“她就那样的性子,什么事都要帮我打点好,要不是你在,估计还要叮嘱我几句咧。”

    “你就得意吧。”禾二伯娘岂会看不出来,笑骂了她一句,接着感慨道:“还是你们家快啊,枉我和建康天天蹲点般地监督他们,还是慢你们家一拍。”

    禾母拖了一遍地,直起腰笑着说:“这有啥好比的呀,你们家做进去的东西多,要是我们家也像你家那样装修,我看过到下个月都完不成。”

    “这倒是。”禾二伯娘得意地抬抬下巴,一脸骄傲地说:“那设计图还是鑫鑫找人帮忙画的呢,别说,角角落落考虑得可真周到,其实你们家也大可照着这图纸来装的,反正两家的格局都一样天恩全文阅读。”

    “你们是要长住的,我们就过年过节回来小住几天,哪用得着这么复杂啊。”禾母边拖地边说:“我看现在这样也挺好,老禾那边的家具打的差不多了,等十一的时候,把冰箱、洗衣机、电视机这些电器办齐了。争取冬至那天搬进来,这样过年回来就能直接入住了。”

    “嗯,我看这样安排挺妥,到时要搬了说一声,我和建康都去帮忙。”禾二伯娘说完,无意间扫到橱柜一角的标牌,笑了一声。说:“你们家这装修。看着是简单,其实花的钱不比我们家少,瞧这橱柜。你还真舍得买。”

    禾母失笑:“还不是薇薇坚持要买,她说海城那房子将来有条件了说不定会换,这边的房子没意外是不会动的了,其他装修能省则省。唯独这厨房、卫生间里的东西,必须牢靠。要是用个几年就坏了,修起来不仅麻烦还费钱,倒不如一次性用好的。”

    “那也是薇薇孝顺,换做别家的孩子。股票里赚了钱,给自己买衣服、化妆品都来不及,还给家里装修贴钱……毕竟是闺女。以后要出嫁的,回娘家住的日子能有几天……”

    杵在客厅刚回过神的禾美美。听到禾二伯娘这句话,心里咯噔一下:出嫁了的闺女没资格分房子?那自家那套花了许多心思和钱装修的跃层,岂不是都是哥哥的了?那怎么行!!!

    也顾不得和其他人打招呼,兀自腾腾腾地跑了。

    听到脚步声的禾二伯娘探头看了眼,回头不屑地撇嘴:“老大家那个闺女,我看是养残了,见了人招呼都不打,这走了也不说一声……”

    禾母无奈地笑了笑,说:“算了,和个小辈置什么气,还是继续聊我们的吧,刚听二哥说,你家买了盏水晶灯?”

    一提到新买的灯具,禾二伯娘又来劲了,叽叽喳喳说了起来。

    禾薇哼着常听的古风曲,把窗玻璃擦得光洁锃亮,决定回学校好好犒赏梅子一顿,她介绍的魔术刷简直太神奇了,既可拉伸、又可转向,不用爬梯子也不用探出头,就能窗玻璃擦得干干净净。

    擦完玻璃窗,她拿着鸡毛掸开始给贴了壁纸的墙壁掸尘,掸完尘接着就是拖地了。

    她搞卫生有个习惯,喜欢一间房、一间房的打扫,虽然效率慢一点,但总觉得更有成就感。

    打扫干净主卧,提上水桶去卫生间换水,发现她娘和二伯娘还在厨房里磨叽,声音压得挺低的,也不知道在说啥,不时抖着肩在那儿悉悉索索的笑,不禁无语,家庭主妇遇到八卦,干活效率大打折扣啊。

    换了桶干净的水,接着打扫她和兄长的房间。

    禾曦冬的卧室也是朝南的,窗户望出去,能看到小区的喷水池。

    而她的房间和露台一个朝向,虽不向阳,但望出去风景极好。等家具运来了,窗户下摆一张书桌,做作业或是看书累了,抬眼便是绿意盎然的河景。

    禾薇边打扫边琢磨家具搬来后怎么个摆法,书桌位置定了,那床呢?怎么个朝向?还有衣橱和五斗柜……

    正比划得出神,禾母找来了,看到她那个样子,失笑道:“我还以为你也下去了呢,怎么?在想家具怎么摆呀?不用想,你爸早考虑好了,喏,窗户下摆书桌,书桌这头摆个小书架,那头依次是床头柜和床,衣橱和五斗柜挨这面墙,这样既不挡视线,床前位置也宽敞……”

    禾薇弯了弯笑眉,说:“和我想的一样呢。”

    “本来就这样摆最妥帖。”禾母见闺女开心,也跟着高兴,末了说:“你爸跟你二伯去看他们家的新房子了,今天他们家送灯具来,我让你二伯娘也回去了,一会儿人多眼杂的,不看牢一点万一有个小擦碰,还不麻烦死,他们家客厅要装水晶灯,听你二伯娘说光这一盏灯就花了一万多……”

    “水晶灯也没啥好的,瞧着是漂亮,可时间久了容易积灰,清洁起来可麻烦了上荒。”

    禾薇见卧室都搞干净了,跟着她娘来到客厅,一个掸尘、一个拖地,娘俩还能说说话。

    “可不是这个理么。不过你二伯他们以后长住这边,生意上的朋友进进出出的,确实需要点像样的东西撑场面……”

    禾母说着,想起自家昂贵的橱柜和卫浴设施,忍不住笑睨了闺女一眼,说:“这下好了,你二伯娘是个识货的。一看牌子就知道这些东西不便宜,还说要低调呢。”

    “知道就知道呗。”禾薇无所谓地耸耸肩,说:“又不是偷来、抢来的,都是自家辛苦挣的钱,用到装修上怎么啦,大伯他们还借钱装修呢……”

    正说着,门外响起禾二伯娘的声音。禾母纳闷地走出去:“不是说灯具送来了要去验收吗?怎么又上来了?是忘了啥东西?”

    “没有没有。”禾二伯娘好似憋着笑。等进了屋,顺手把门一关,“噗哈哈哈”地大笑起来。“唉哟喂,可真是乐死我了。”

    原来,她电梯下到一楼的时候,听到老大家的房子里有说话声。下意识地听了会儿壁角,听到大侄女缠着她爹妈说不要嫁人、要找上门女婿。大妯娌起初不同意,被女儿缠得没办法,貌似有松口的迹象,可禾老大觉得这事儿不妥。

    不说招女婿上门容易被人指指点点说嫌话。最主要的一点:开销太大了啊。嫁女儿和娶女婿那是完全两码事,有钱人才搞这一套呢,自家的经济状况你们娘俩又不是不晓得。这么拮据的情况下,还招上门女婿?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于是俩口子为了这事儿又吵起来了。

    禾二伯娘听得差点绷不住笑。想着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这不又折回电梯上来了。

    “……你们说是不是太好笑了?美琴才几岁?明天这个时候才毕业吧?考不上大学也用不着这么急吼吼地结婚啊,八字没一撇的事儿,都能吵成这样,上门女婿……噗哈哈哈……”

    禾二伯娘说着说着又笑开了。

    娘俩听了也觉得好笑。

    这老大俩口子真是什么话题都吵得起来啊,好在还算有点分寸,没动手动脚地上演全武行,要不然真是够了,一天几大吵,她们做妯娌的,劝架都劝不过来。

    禾二伯娘笑得差不多了,接过禾薇递给她的矿泉水,拧开盖子喝了一口,这才彻底地止住笑,想起家里的灯具该到了,匆匆说了句:“中午一块儿吃饭啊,建康已经订好包厢了,等下我来喊你们。你们要是收拾好了,就上我家看去,薇薇还没去过二婶家吧?让你妈带去认认门……哎呀这都十一点了,灯具肯定送到了,我得走了,婉芬那就这么说定了啊……”话没说完,就风风火火地下楼去了。

    娘俩对视了一眼,噗嗤又笑了。

    “你大伯娘可真是……”

    禾母真不知道说大妯娌什么好了,真是越老越糊涂了,大侄女说什么她就听什么,怎么就不动脑子好好想想呢。

    一般上门女婿都是什么个情形呀,且不说男方家肯乐意入赘的多半是家里经济不如意的,家境好、小伙子又是出息的,几乎就没有乐意上门的。

    再说了,别个人家招上门女婿,那是因为家里没儿子,想让闺女传宗接代,可老大家那么大个儿子摆在那里呢,禾刚要是听说了这个事,心里指不定怎么难过呢巫妖酒馆。

    禾母想着想着,忍不住叹了口气。

    禾薇一边拖地一边劝道:“妈,家家都有难念的经,既然爷奶都没插手管大伯家的事,咱们还是当不知道的好,反正依大伯娘的性子,也不会来找你商量。”

    禾母点点头,这还用闺女提醒,她本来就没打算管老大家的事,自己家的事都忙不过来呢,儿子下个月就要高考了,虽然几次模考成绩都不错,可毕竟不是真正的高考,临场发挥才是最要紧的,她这心呀,始终七上八下的,哪还有精力管别家的事啊。

    “只是替你阿刚哥不值罢了,摊上那么个爹妈……”

    “我看阿刚哥现在这样也挺好,以前帮家里看钢材店,做好做坏都没人管,每个月工钱也是大伯俩口子说了算,时间一长难免懈怠。没见好多爹妈当老板的,养出来的孩子都被娇惯成二世祖了,阿刚哥还算成器啦,如今自己做了老板,辛苦是辛苦,但做的好收入多,积极性也高啊……”

    禾母听到一半,戏谑地看了闺女一眼,说:“你爸现在出去,也被人称‘老板’了,我看你两兄妹适应得很好嘛,哪有被惯成二世祖?”

    “那怎么一样嘛,我和哥可是吃过贫穷的苦的。”禾薇翻了个白眼,惹来禾母一声轻笑。

    “是是是,你俩都是乖孩子。哎呀,我和你爸现在算不算是苦尽甘来了?现在就盼你兄妹两个考个好大学、然后找份好工作了。”

    “我看是悬,等我俩真考上了大学、找到了工作,你又该念叨个没完了,什么谈对象啦、结婚啦、生娃啦……”一辈子都有事啊,唉。

    禾母噗嗤乐了:“知道的还挺多!咋地?妈多念几句你就嫌烦啦?”

    “哪能呢!”禾薇赶紧地顺毛:“我就爱听妈唠叨,妈念我说明关心我,哪天不念了我才浑身不舒坦呢。”

    禾母果然被逗得笑不拢嘴,“行了,赶紧干活吧,客厅归你,我去收拾露台和卫生间,都十一点了,你二伯娘既然约好中午一块儿吃饭,还是早点下去,总不能让他们等吧……”

    娘俩利索地打扫起来。

    其实装修队在离场之前,找钟点工清洁过一次了,要不然,打扫起来怕是更累。

    “说起来,这事还得亏了阿擎帮忙,要不然,装修队也不会这么尽心,回头记得好好谢谢他,也不知他那胳膊好全了没……”

    娘俩合力打扫完,收好手扶梯、鸡毛掸、拖把一类的清洁工具,打量了一遍屋里屋外,洗了把脸准备下楼。

    禾薇把禾母喝过几口的矿泉水递给她,自己也喝了口水,囫囵接道:“应该是好全了吧,这都过去三个月了。”

    想到那家伙临走前,用他那双强有力的臂膀搂得她喘不过气,就忍不住两颊犹如火在烧,赶忙岔开话题:“要不要我给老爸打个电话问问啊,二伯那边也不知道好了没有。”

    禾母正给厨房、卫生间还有阳台的窗户留缝透气,没注意闺女的异常,顺嘴接道:“问啥呀,直接过去吧,你二伯娘不是说了,让你去认认门。”

    “那就走吧。”禾薇欢快地转身跑去按电梯,生怕慢一拍就被她娘看到了脸上的红晕。

    等电梯的时候,不由拍了拍烫意难消的脸,忍不住咕哝:都是那家伙害的……

    远在驻地的贺大少,冷不丁打了个惊天动地的响嚏。(未完待续)

    ps:二合一大章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