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336章 欺负他媳妇的代价
    第二天,贺擎东就回驻地“复工”去了。

    既然打算两年后申调总部,这段时间还是得好好干活。

    不仅活要好好干,各级各层的关系也需要疏通疏通。要不然日后递上去的报告被上头驳回,不得不和小妮子来个两地分居,那可真要郁闷死了。

    贺擎东走后,禾薇也恢复了宅校的日子。

    梅子有了新家、家里有了新妈,倒是不止一次地邀她和圆圆、夏清一块儿上家里吃饭。

    三人在梅子搬家那天集体去了一次,之后一个月说什么都不去了。

    虽说是二婚,那也是结婚吧,头一个月理所当然是蜜月啊,他们叽叽喳喳地凑人俩口子中间像什么样子。

    不去梅子家,禾薇就更不需要出校门了,日常用品什么的,学校超市和小卖部随时都能买到,菜蔬水果老吴每隔两个礼拜会给她送一趟,压根不需要她操心。

    她只管安心地读书、刺绣。

    读书忙,刺绣任务也很重。不仅要给周悦乐家的宝宝缝小衣,还要给许孟阳和石渊备贺礼。

    结婚贺礼她真心想不出送啥,最后还是决定绣幅《早生贵子》。熟能生巧嘛,短短两三年,算上这两幅,她都绣四副《早生贵子》了,别人会不会看腻不知道,反正她是快绣腻了。

    当然,别听名称一样,绣样还是有所不同的,并且结合了古代和现代的两种婚庆文化,相信在她拿出来之前,这个世界上找不出一模一样的第二幅。

    相对于小衣,结婚贺礼的绣图要显得压力重一些,如此一来,她所有的课余都被刺绣占据了。

    等小衣做得差不多时,她从网上订购了一台简易绣架,开始绣不同的两幅《早生贵子》。

    绣架不用时就放在阳台里,用了搬进室内。好在是简易型。分量不重,搬进搬出的倒也不觉得麻烦。

    她不出校门,老丁和大武也着实松了口气。

    随着《绣春》上映的火热,剧中演员但凡是顺眼的都被观众以各种方式扒了出来。

    禾薇也不例外。且因为她不是圈内人士却把少年穆秀春这个角色演得如此成功。更是引起了一些人的关注。

    这些人主要是圈中一些个不算出名的导演、星探,想着要是把禾薇拉到自己旗下,好好培养,凭借着日后这颗冉冉升起的耀星好带动他们的事业。

    其次就是一些有钱有闲的官二、富二们了。容貌清丽、气质出众这两点,就足够成为他们**的理由了。

    针对上述两类人群。老丁和大武经贺大少提点后,抛出了“施压”的解决方案,而且是快刀斩乱麻的施压。

    京都贺家内定的大孙少奶奶、京都许家的干外孙女、京都顾家孙少奶奶的徒弟、蒋氏集团三公子交好的女性朋友……

    最后,这些人还嗅到了一丝和太子爷、京都徐家、石家等一系列军政世家不浅的交情。

    官二、富二们消息灵通,调动人脉仔细一查,很快就证实了这些消息都是真的,不由倒抽冷气。不管本尊是怎么个家世背景,单凭上述这些交情,一旦出事,就够他们喝一壶的了。

    再者。长得漂亮又有气质的女人,不止这么一个,可小命就一条啊,这些都是在圈子里混久了的人精,人是骄奢、糜烂了点,但脑子不笨,这么简单的选择题要是还分不清选哪个,就真的好去撞墙了。根本不用老丁和大武继续施压,转瞬间就退了个干干净净。

    官二、富二们都认清了,那些不算出名的导演、星探就更不敢随便出手了。

    事实上。他们也不是没出手过,不到黄河心不死嘛,想着要是小姑娘自己想出人头地,他们游说几句。说不定也能成功。可惜每次才出手就被老丁和大武给挡了回去,一次两次下来,这些人再傻也知道背后有高人坐镇了,虽心有不甘,也只能作罢。

    除了上述两类人,余下的就是所谓的“粉丝”了。

    海城一高里就有不少人认出了禾薇。一传十、十传百。几经口耳相传,外校学生也都知道了。不过打从出了卢丽丽那档子事,一高的学生又有亲眼目睹老丁和大武的本事的,知道他们是禾薇的保镖,是以,看向禾薇的眼神,比以往的羡慕嫉妒又多了分敬畏,总算没给禾薇的校园生活带来额外的烦恼。

    日子就在充实又忙碌的两点一线中一天天过去了。

    那厢,石渊回京都后,和顾绪几个喝茶聊天,当然不会漏聊在海城碰到贺大少的事,顺便也提到了禾薇。

    石渊听顾绪说他结婚那会儿禾薇送了一幅“早生贵子”的刺绣图给他,也许正是因为这幅图,他媳妇不到半年就怀上了,据有经验的老人说多半是男娃……

    顾绪这话,可算把石渊的心给勾起来了。儿子啊,他最喜欢的儿子,长大了能陪老子喝酒泡妞的儿子,于是转身撺掇着徐海洋给贺擎东打电话,说什么大家都是兄弟,不好厚此薄彼的啊,你媳妇送狐狸顾那么好的礼,回头要是送我俩的差了,我俩和你没完啊……

    原话当然没这么赤果果了,但意思就是那么个意思。

    贺大少头疼地直揉太阳**,回头火冒三丈地把狐狸顾喷了一顿,接着又把徐海洋腹诽了千八百遍,你说石渊来讨也说得过去,毕竟人家的婚期已经定下来了,婚房布置得也差不多了,可你凑什么热闹啊,别告诉老子你现在追着玩的女朋友就是你未来的媳妇儿?就算是,你爹妈同意了?女方家的门认了?日子敲定了?啥都没定你好意思来问我媳妇讨结婚礼?

    两个都不想搭理,直接让顾绪从他的毓绣阁随便挑了两幅“早生贵子”的刺绣图送去做贺礼,账当然记在他头上。

    顾绪原本还想再看会儿好戏的,结果听贺擎东说禾薇在给他肚子里的儿子做小衣,这事儿不搞定,手工缝制的纯棉小衣别想了,还不赶紧地拍马奉承说好话啊,并依着贺少爷的意思把两副“早生贵子”的刺绣图分别送去了石家和徐家。

    石家不用说,如此寓意好、绣工好的贺礼,哪能不喜欢。

    徐家那边集体懵了。

    啥?儿子要结婚了?贺礼都送上门了。可他们做爹妈的咋不知道这个事啊?

    回过神拧着儿子的耳朵河东狮吼:徐海洋!你给老子讲清楚,你在外头惹什么幺蛾子了?是不是把人家肚子搞大了、女方变相地催婚来了?

    徐海洋有苦说不出。

    这事儿吧,真不怪贺大少,是他主动讨来的。可他没想到擎哥那小媳妇的手脚那么快,这才几天工夫啊,就绣好了裱好了送上他家了。挠头表示不懂啊,难道这玩意儿很容易绣?所以这么快就绣好了?可是不能吧,他曾在狐狸顾的店里看过绣娘绣东西。老半天才绣出那么一丢丢……

    徐家人哪管他心里嘀咕什么,追着问他是不是真要结婚了,尤其是他老妈,一把鼻涕一把泪地痛骂了他一顿,说他不孝,被人逼婚逼到这个地步竟然不和家里透露……

    徐母年轻时可是京都出了名的美人,哪怕是哭也是一番别样风情,于是拿着帕子那么一抹泪,徐父心疼了,板着脸开始训儿子。数落了他一堆的毛病,要是再不制止,大有将他五岁还要尿床的事迹都要披露出来了。

    吓得徐海洋赶紧摆手:“不是啊老爸,要结婚的不是我,是石渊那小子啦,我就是和他一起找擎哥讨了份礼物而已……那啥,就是您和妈收到的那幅‘早生贵子’图。您不知道,擎哥的媳妇儿绣工很了得,就连狐狸顾……咳,绪哥都对她赞不绝口。还说托那副‘早生贵子’的福,绪哥媳妇嫁进门不到半年就怀上了,医生透口风说是个小子,石渊一听可不就心痒了。拉着我找擎哥讨‘早生贵子’去了……”

    徐父听到这里,气得想抓点什么东西砸他,可徐母早料到他会来这一手,抹泪管抹泪,不忘把老头子身边的琐碎摆件全让下人给收起来了。

    徐父没东西砸,只好重重哼了一声:“合着你就是凑个热闹的?你个混不吝的!想气死你老子啊!”

    徐母一把推开老头子。拉着儿子不死心地问:“真是凑热闹玩的?真没打算结婚?我怎么听说你有个要好的姑娘,正打算让你带家里来吃顿饭。那姑娘几岁了?家住哪儿的?家里有什么人?你这孩子!我和你爸不问你你就一句都不说?到底想瞒我们到什么时候?要不是听石太太提起,我都不知道你身边已经有相好的姑娘了……”

    说着说着眼眶又开始红了。

    徐海洋一看不对,赶紧安抚:“唉哟妈啊,我才几岁啊,结婚还早着呢,你看擎哥都二十六了他家都没急,你和爸急个啥呀!”

    还辩解几句,只听“砰”的一声,他老子捶桌板儿了,只好见风使舵:“好好好,赶明我就带她回家,给您二老好好相看相看,要看不中意咱就换一个……”

    “赶什么明啊,就今天吧,你去把人接来,我和你爸收拾收拾……”

    这下,徐海洋真的头痛了,“我说老妈啊,我和她真的才刚开始相处,见面次数十个手指头都数得过来,相亲都没这么快结婚的吧?你这就让我把人接来,还不得把人吓跑啊。”

    “哦?才刚认识不久的?那你和妈说说,你俩咋认识的?那姑娘长得怎么样?性子怎么样?平时喜欢做什么?……”

    “……”

    他真要崩溃了,后悔跟着石渊凑热闹了,呜呜呜……

    徐海洋在家过得水深火热。

    贺擎东从顾绪口里得知这个情形,邪魅地勾了勾嘴角。想欺负他媳妇儿,这就是代价。

    不过这个事,他没告诉禾薇,就怕打扰她安静的校园生活,反正贺礼已经搞定,就等七月份京都碰面了。(未完待续。)

    PS:  早上发布时没注意“似水的人生”童鞋打赏的“财神钱罐”,是表扬我这周加更吗?哈哈!谢谢谢谢!也谢谢其他亲们的打赏和月票!么么哒!来!小禾苗发财,我们也一起发财!(づ ̄ 3 ̄)づ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