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96章 好个蛋!
    禾老大把车停到了家里,出来了碰上老爷子和禾父,见两人手里各拖着几根长毛竹,笑着迎上去帮忙:“老三跟着爸去砍毛竹了?”

    老爷子喜欢编篾竹是众所周知的事,早年还会拿编好的箩筐、簸箕出去卖。不过近几年,随着乡村城市化,用箩筐、簸箕的人家越来越少,靠这个吃饭是不现实了。

    更何况老爷子年纪大了,不可能再挑着箩筐走街窜乡地卖。顶多闲来无事当消遣,编个几只家用的,偶尔卖几只给问上门的种田大户。

    这一次,主要是考虑到拆迁马上要办下来了,开了春很可能说搬就搬,搬到哪儿还是个未知数。如果是县里的房子,那离村子就远了,日后想砍棵毛竹、劈些篾条也不大可能了,趁着过年这几天,孩子们都在,帮着多砍几棵毛竹,空下来多编一些,攒着日后用。这才让老三跟着他上山,拖了几棵老毛竹下来。

    看到老大回来了,老爷子眼底浮现笑意:“回来啦?差不多能开饭了。问问阿刚回来没有,他一早打电话到老二家,说是佳佳今天还要挂水,中午就不回村子了,下午要是回来早,会过来一趟的。”

    禾老大知道孙囡生病一事,去海城接娘俩之前,他还去看过她,天气刚转凉时感冒了一场,没有根治,结果转成了支气管炎,接着又深入到肺里,这不都折腾了两个月了,要不是碰上过年,肯定选择住院了,天天医院、家里来回跑的,小孩受罪、大人也不轻松。

    男人们回来了。午饭也就开席了。

    禾薇喊两个兄长,抬出平常不怎么用到的圆台面,架上小饭桌,她端来热水,把圆台面擦了两遍,然后铺上一次性桌布,一大家子挤了一桌。

    除了去海城扫海鲜要下午才回的禾老二。以及还在医院的禾刚一家。其他人都到齐了。

    从大灶锅里提出了一只鸡,鲜香的小母鸡,又是刚煮好的。做白切鸡味道最美了。

    鸡鸭的内脏并鸡汤一早就在特大号的电火锅上文火档煮着了,还加入了火腿片、笋干、香菇、黑木耳,还没上桌呢就香味四溢。

    这会儿人到齐了,禾母按人头放入蒸熟的肉圆、炸好的豆腐皮肉卷以及洗干净切成条的白菜帮子。最后再加入一把粉丝,就这么一边煮一边端到了圆台面的正中央。

    另外。禾二伯娘负责炒了几个热菜,像什么尖椒牛柳、地三鲜、锅包肉等,都是很下饭的。

    禾母负责拌了几道凉菜。凉菜的主食材是她从清市带来的,什么蒜蓉海蜇丝、豆腐松花蛋、干捞虾仁拌黄瓜、酸溜黑木耳。

    另外还有三盘鱼。过年嘛。鱼是最不可少的,不然怎么说“年年有余”咧。

    做熏鱼的草鱼,是禾老二从水库钓上来的。清蒸的米鱼和做糖醋鱼的黄花鱼。则都是禾薇家提来的年货之一。

    忙了一上午的佳肴陆续端上桌,老大家三口不约而同地吸了吸鼻子。

    医院里的饭菜太特么刮油了。禾老大还好一些,毕竟医院、店里两头跑,回来时下个馆子打个牙祭也是常有的事。可在医院一待一个多月快两个月的娘俩就苦逼了,一则医院附近的消费实在有点高,二则医生要求禾美美饮食清淡,所以到最后,禾大伯娘也跟着女儿三餐清汤寡淡,嘴巴都淡出鸟来了。

    出院第一顿就这么丰盛,口水分泌哪还控制得了啊。禾老大俩口子还能忍一忍,禾美美仗着二老疼她,没等所有人全都落座,就捞起筷子直接夹来一只白切鸡的鸡腿开吃了。

    禾大伯娘端着最后一盘刚出锅的热菜从灶间出来,看到大侄女这副饿死鬼投胎的丑样,心里鄙夷地啧叹了几声,故意说道:“美琴啊,你亲侄女咳嗽时间不比你住院短了,如今还支气管转肺炎,差点要住院,你妈去海城陪你,嫡亲的孙囡是一天都没照顾上,你哥嫂两个白天黑夜地轮班跑医院,如今你这个做姑姑的回来了,是不是应该去看看她、给她买点好吃的好玩的?这样你阿哥也总算没白疼你。”

    禾二伯娘这话说错吧,一点都没错,句句在理。可关键就是禾美美听不进去呀。

    她觉得自个儿才是老禾家最该受宠的孩子,小侄女那屁点大的孩子,和自己争什么宠呀,而且不就是个咳嗽感冒么,再严重也无非就是个肺炎,哪能和自己的伤痛比啊,当时可是半边身子踏入鬼门关了。

    于是,吃完鸡腿开始嚼熏鱼的禾美美当即顶撞道:“我自己都还没痊愈呢,那么点小毛病,哪用得着特地赶过去看啊,他们过来了不一样能见着?”

    说完,想起她阿哥在镇上不是有套房子吗,张口问:“我哥镇上的那套房子会不会轮到拆迁呀?拆到了能换几套呀?”

    见她爹妈一个眉头皱成了山字,一个低着头没吭声,转头问二老:“爷奶,你们这老屋肯定能分三套吧,到时咱们直接换成大户型的,最好是楼上楼下跃层式的,你们住楼下,我们住楼上,是不是很好?”

    好个蛋!

    禾二伯娘不客气地开训:“禾美琴!你读书读屁眼去啦?这种事是你能开口的伐?你该好好学学你几个哥哥、妹妹。大人的事,不需要你插嘴。”

    禾美美气得差点噎到,吐出了嘴里的鱼骨头,回嘴道:“二婶,这话什么意思啊,我都这么大了,家里的事为什么不能管了?”

    “是哦,你大了,你大了怎么吃个饭不知道要等长辈都坐下了才能举筷子?”

    “那是因为我饿死了,你们天天在家吃香的喝辣的,哪里能感受我的痛苦啊。”禾美美说着说着委屈上了,转而求助她奶:“奶奶!你看二婶,提前吃几筷子菜都要说!”

    被点到名的禾二伯娘冷笑了一声。

    老爷子看了大孙囡一眼。心觉这个孙囡真的不如小时候乖巧了,说出来的话怎么这么幼稚、可笑啊,要么实在没脑子,要么就是她爹妈教唆的。

    想到这里,老爷子不悦地瞥了老大俩口子一眼。

    禾老大气得脸色发青,可当着众人的面,又是在饭桌上。终究忍住了没朝女儿动手。心里忖道:回家再收拾她!真是越大越不像话!

    禾大伯娘心头那个郁卒。老屋那事儿她在陪院的时候。的确和女儿嘀咕过,可从没说过要她帮忙在公婆跟前说什么啊,无非就是想找个人说说话、泻泻心头的火气而已。谁知道女儿会自说自话地来这么一出。真是个不省心的丫头!哪里是嘴巴松啊,根本就是不带门儿!

    “那个,阿爹阿姆,美美她不懂事……”

    禾大伯娘支吾着开口。想在公婆跟前再挣回点脸面,却被老爷子摆着手制止了。

    “美琴啊。这老屋可不光是我和你奶的,西首三间那是你三叔家的。分到的肯定要给他们。至于我和你奶,上回登记的时候,就和村里说过了。无论面积多少,我们就想要一套一楼带庭院的房子。以我们这样的年纪,天天爬楼梯是吃不消的。就算有电梯也不想往高处住,还是带庭院的一楼最适合我们。”

    老爷子这话一说。禾大伯娘倏地变了脸色。

    这是想要杜绝他们家住进去呢。死老头!不就是一套房嘛,过个十几二十年,迟早是他们的,守这么牢干啥!要是自家的房子还在,别说一套房了,两套房都瞧不上……

    禾家二老不是没瞧见大儿媳的脸色,可他们不止一个儿子,三个呢,一碗水总该端平吧。哦,你老大家自己的房子被两个老婆舅拿了去,没地方住就打起他们老俩口的主意来了,要不要更无耻一点?

    老爷子说完,拍了拍大孙囡的手背、象征性地安抚了她几下的老太太也接着道:“对头!既然当初分家的时候都分好了,现在干啥又提起?我和你们阿爹一向喜欢自由自在,还是不跟你们任何一家住了。等我们住过边、那房子你们三家怎么分,是卖了分钱,还是一家买下、另两家分钱,等那时再商定吧,反正同我们不搭界了。至于老大家的房子……”

    老太太话语一顿,瞥了老大俩口子一眼,不怎么客气地说:“既然当初只说是把房子押在亲家兄弟那边,那就让他们陪着一块儿去把拆迁办下来嘛,办完了再押他们那儿不也一样?又不是真的把房子给了他们了,怎么能由着他们说一是一、说二是二呢?这不是打我们老禾家的脸吗?”

    禾大伯娘听了,心里一阵发苦,艰涩地开口道:“阿姆,那事儿不是你说的这样,而是……他们帮我们家还清了债务,我们家的房子、车子、店面相当于都归他们处置了,只不过当时我们家没地方去,这才仍然住在家里、车子也仍由我们家开,愿意去看店,每个月还给我们工资……如果真要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的话,房子过户了给了他们,那的确就是他们的了,我也是死马当活马医,这才去试试的,他们实在不同意我们也没话可说。这事儿理不在我们这边,即使上法院打官司,也是我们站不住脚……”

    老太太看向三个儿子,见三人都不一而同地点头,倒抽一口凉气,抚着胸口肉痛地说:“这么说,老大家那房子,真的拿不回来了?拆迁办下来,无论分得几套,都没老大家的份了?哎哟喂!我们老禾家到底造了什么孽哟!花大价钱造起来的房子还有那么大一块地皮咋就成人家的了……”

    禾大伯娘被老太太哭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这不是变相地在骂她么,毕竟,房子是被她娘家兄弟收了去的,日后拆迁办下来,也是两个兄弟得益。

    可这一切难道是她愿意的吗?要不是禾建平欠下了那么大一堆烂债,自家那么大一幢洋楼至于被逼着过户给娘家兄弟么。

    当初三百万巨债爆出来的时候,除了娘家兄弟肯伸手拉自家一把,哪个吭声了?哦,这会儿又一个个地站出来充好人、说场面话了。

    禾美美不知哪根筋搭错,瞪着禾薇骂道:“都怪你!要不是你那次赢了我爸,把我爸的牌运给赢走了,我家哪会变成这样!”

    “禾美琴!”禾老大朝着女儿怒喝一声,扬手挥了她一巴掌。

    禾美美愣了一下,随即摔掉手里的碗筷,吃痛地捂着脸,哇哇地哭开了。

    “禾建平你说话不能好好说啊,打人干啥!不知道她刚出院啊,这要是被你打的伤口开裂,我和你拼命!”

    禾大伯娘心疼女儿,这才刚出院,伤处还没有完全好呢,就被老禾家这一帮子人欺负到哭,无疑是打她的脸啊,气得当场跳起来和禾老大对骂。

    好好的一顿中午饭,被老大一家三口搅得乱七八糟。

    禾家二老气得差点晕过去。这大过年的,是要把家闹得鸡飞狗跳的节奏哇。

    禾老大自觉在两个兄弟面前丢尽了脸,哪里还有什么胃口吃饭,抓起婆娘和女儿,回家去了。

    “老大这是干什么,有什么不好等吃完了饭再说啊?”

    老太太担心大孙囡,嘴巴不带门的胡说八道这一点确实让她失望,可终究是从小疼到的孙囡,受了那么大的伤,又是才刚出院,不吃饭哪成啊,亲自往干净的大碗里夹了点她爱吃的,迈着小脚送过去了。

    老爷子被刚才那一幕气得胸口抽疼,大手一挥,闷声道:“别管他们了,我们吃饭!”

    话是这么说,但众人还是等老太太回来了才开动筷子。

    闹了这么一出,任谁的好心情都被破坏了。

    大伙儿谁都没吭声,埋头扒完了这顿食之无味的饭。

    饭后,妯娌两个负责收拾碗筷,禾父拉着禾曦冬、禾鑫准备做冻米糖的家什。禾薇被大伙儿推出去陪心情巨差的二老。

    禾薇好想跑啊,二老的脸色那么黑,而她也不是禾美美,三言两语就哄得老人眉开眼笑。可看看其他人,都是手头有活、离了谁还真不行的。除了她——哎!不对,她娘不是还给她派了包蛋饺的活吗?

    “我在包了,你只管陪你爷奶去吧。”禾二伯娘体贴地从灶间探出头。

    禾薇没辙,只好硬着头皮“身先士卒”去了。(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