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 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95章 “争宠”神马的
    禾薇坐在大灶后面,帮她娘烧火,顺便暖暖手脚。

    两口大灶都开了火,左边的锅里炖着鸡鸭,右边的锅里蒸着肉丸。

    禾母打开锅盖看了眼鸡鸭的熟度,吩咐女儿再添把火,然后在旁边的燃气灶上架起锅子,准备炸熏鱼和豆腐皮肉卷。

    禾二伯娘端着一茶盘卤好的猪蹄进来,见烧火的是小侄女,笑着说:“小姑娘家家的,蹲在灶火底下干啥啊,太阳底下也很暖和,你鑫鑫哥他们在打羽毛球呢,你也去吧,这里有我和你妈就够了。”

    禾薇觉得对着个灶膛挺暖挺舒服的,懒得起身,说:“二伯娘,我还是在这儿帮你们烧火得了。”

    禾母拉女儿来烧火,也是忙不过来了没办法,这会儿二妯娌来了,自然不需要闺女坐灶膛口了,边炸熏鱼边说:“听你二伯娘的,出去玩会儿活动活动身子,妈把这些炸好了就做午饭。下午你帮妈包蛋饺,我和你二伯娘还得熬两锅糖,你爸说下午就把冻米糖做好得了,省得晚上熬夜,另外还得熬明天晚上的火锅汤底……”总之排满了活啊。

    好在花生瓜子之类的,禾家二老在他们回来之前有一点是一点地炒好了,不然更忙。

    禾薇偏着头想了想,也成,出去活动活动吧,老蹲在灶膛口,柴火烧得人暖洋洋的,越发不想动了。

    起身正要出去,听二伯娘顺嘴说了句“可惜村里的豆腐坊关门了,要不然让两个小子跑去买一壶,这个时候喝一碗,热乎乎的想必一定很舒坦”。倏地眼眸一亮,对禾母说:“妈,我去磨豆浆给你们喝。”

    说完,兴冲冲地跑出了灶间。

    禾二伯娘惊奇地问:“怎么?你家带豆浆机来了?”

    禾母张了张嘴,不知要怎么解释。

    豆浆机还有搭配好的五谷杂粮,是毓绣阁送闺女的年货,出门时没留意。把它给提上了。昨天下午收拾行李时才发现。想着家里有一个了,这个让闺女拆了留老家用也行。

    于是“嗯”了一声,说:“别人送薇薇的。想着家里有一个了,就把这个提来了这里。”

    若是禾薇在场,指定朝她娘竖大拇指,场面话说的真是越来越漂亮了。

    “哎呀我原本也想买一个的。可是听阿文家新过门的小媳妇说,这东西清洗太麻烦。新鲜劲一过就不想用了,大多数时候都搁家里积灰尘,索性就没买,平时想喝了上豆腐坊提一壶也挺方便的。”

    禾二伯娘笑说着。把大锅里的鸡鸭翻了个面,拿筷子戳了戳,觉得差不多了。便不再给灶膛添柴禾了,任余火再焖上一会儿。起身把碗橱里的碗筷碟子拿出来。用热滚滚的灶头水,浸泡清洗。

    “离豆腐坊近当然不用自己磨了,这东西买来吃反正也不贵。”禾母笑吟吟地说,末了想到拆迁的事,问二妯娌:“这以后搬走了,老冯家的还做豆腐吗?我记得镇上有家豆腐店了吧?”

    “还没定,听她的口吻,兴许会搬去山前的王家村,她小姑子嫁去了那里,说是还没谁家开豆腐坊,平时都是去镇上买的。”

    “那倒也挺好的,分下来的房子租出去,每个月能有两笔进项了。”

    妯娌俩个边唠边赶活。

    那厢,禾薇跑到西屋,拿出了毓绣阁送她的那份员工年货一个豆浆机一盒搭配好的五谷杂粮,兴致勃勃地打算磨壶红豆米浆给大伙儿喝。

    一刻钟后,准备工作就绪,禾薇把洗干净的豆浆机抱上堂屋的八仙桌,照说明书加入合适比例的红豆和大米,按下豆浆机上的“五谷杂粮”键,机子就“嗡嗡嗡”地启动了。

    等候的时候,她托着腮帮子坐在堂屋檐下,看禾曦冬和禾鑫你来我往地在院子里打羽毛球。

    禾曦冬边打边招呼她:“薇薇,干坐着多没意思啊,来哥让给你打会儿。”

    禾薇赖在小板凳上不肯起:“不要,我就喜欢这么坐着晒太阳。”

    “你才几岁啊,怎么和个小老太婆没两样了……”

    “小老太婆哪里不好啦?”

    老太太守着豆浆机瞧了会儿稀奇,也踱出来晒太阳,刚出堂屋就听到小孙子这一句,还不算耳背的老太太炸毛了。

    禾曦冬吐吐舌,边接球边安抚老太太:“没有没有,奶我就打个比方,比方而已,比方你懂不?”

    “不懂”

    “……”

    “噗哈哈哈……”

    禾鑫禾薇两个被一老一少的对话给逗乐了。

    “哟都很开心吗?午饭吃过了伐?”

    笑声中,一道略显尖酸的嗓音格格不入地横插进来,引得众人齐齐转头。

    禾大伯娘皮笑肉不笑地拉着伤愈出院的女儿,抬脚跨进了院子。

    一进门还没继续往下说,眼尖地看到了停在院子一角簇簇新的车子,锃亮的黑漆在阳光下显得越加耀目,差没闪瞎人眼睛。

    “哟?这谁家的车子?怎么停阿姆家的院子里来了?”

    即便心里隐约猜到这车极有可能是老三家买的,可不知何故,禾大伯娘就是不愿承认。不愿承认老三家的生活条件,这几年间不止追上了自家,还大大赶超了自家。

    可她不愿承认的事,不代表就不存在。

    老太太兴高采烈的一句,即刻打碎了她的自欺欺人:“这车是老三家的,年前刚买的。”

    “不就是辆揽胜么,有啥好得意的,说不定是低配置的,还没我家那车贵呢。”禾美美撅着嘴咕哝。

    老太太离得远,没听清她在说什么,理所当然地以为她们娘俩是在夸老三家的车好,跟着笑道:“别说,这车看着古里古怪的。坐着可真舒服,我和你爷爷都上去坐过了,腿脚不用屈着,想怎么伸怎么伸,比你们两家的车都舒服……”

    老太太的“牛头不对马嘴”,让禾美美倍没面子,哼了一声。考虑到还没完全愈合的腹伤。慢吞吞地挪进堂屋,找了把椅子坐了下来。

    禾薇几个因为既听清了禾美美的话又听清了老太太的话,个个忍俊不禁憋不住想笑。等极品娘俩离开视线后。耸着肩膀着实乐呵了一阵。

    禾老大一家回来后,老屋的气氛莫名变得有些诡异。

    禾曦冬和禾鑫也不打羽毛球了,笑过之后回到堂屋,啜着妹妹给倒的红豆米浆。有意无意地护在她周边,生怕禾美琴又像往年一样地欺负她。

    以往大伯一家意气风发的时候。都要逮着机会欺负人呢,何况是现在。

    瞧那张远超年龄的老气横秋的脸,还没惹她呢,就横眉竖目一脸凶相了。这要是宝贝妹妹说错个字还不得被欺负死呀。

    禾曦冬索性一屁股在八仙桌旁坐了下来,边喝米浆边朝妹妹招手:“薇薇,来哥这边坐。忙一上午了,歇会儿歇会儿。”

    禾大伯娘正想撇嘴。小丫头片子能忙什么呀,肯定是守着豆浆机磨蹭了半天,这玩意儿和过年根本搭不上边,忙了也是瞎忙。

    可没等她张嘴开刺,老太太笑眯眯地发话了:“可不是,大清早起来帮你爷爷扎扫把,然后帮阿姆做早饭,吃过早饭又下灶间烧火,一忙忙到了晌午,得了空也没闲着,给爷奶煮什么米浆喝,别说,这红豆米浆确实比豆腐坊买来的豆浆好喝多了,甜甜香香的,明天要是有空,再煮给爷奶喝咋样?”

    禾薇笑着点点头:“爷奶喜欢喝,我就天天煮,五谷杂粮的搭配包有好大一盒呢。”

    “那敢情好”老太太高兴地脸上笑出菊花,不忘给大孙囡递去一杯米浆,“美美你也喝呀,你妹妹花工夫煮的,可好喝了,奶不骗你……”

    禾美美郁闷地说不出话。

    不就是红豆米浆么,有什么了不起的。爷奶如今怎么偏疼起那个臭丫头了?不知道自己大病初愈需要悉心呵护吗?都怪老妈,干啥要瞒着爷奶这桩事啊,让他们知晓自己前些日子是在住院而不是在拍戏,不是更好吗?这样就会更关心自己疼爱自己。不像现在,搞得出了院没人关心剧组那边也没了自己的戏份,日后要是被人问起拍的戏咋还不开播,该怎么说呢……

    禾美美刚想到这一茬,老太太就开始关心了:“美美啊,前阵子听你妈说你为了拍戏累得嘴角上火发燎泡,肠胃也不好,你妈搁下了家里的事,特地跑去海城陪你,现在没事了吧?戏拍完了吗?啥时候开播啊?”

    禾美美被老太太一连串的“吗”“吧”“啊”问住了,偷偷瞪了她妈一眼,都是她妈惹的祸不瞒不就啥事都没有了,心里一股子气实在憋不下去了,不由得脱口道:“奶奶,你一点都不关心我,我哪是在拍戏啊,我是在医院里受罪呢。”

    “哎你这丫头”

    禾大伯娘见状,恨不得跳起来捂住女儿的嘴,死丫头的嘴巴也太松了,一路上明明说好了,住院这事儿权当不存在。

    倒不是真的怕公婆发急担心,而是怕他们得知女儿是在拍戏的时候被人捅刀子的,不肯让女儿继续拍戏,说不定一毕业就把她喊回来说亲嫁人。那这一辈子还有什么出路啊。她读的那所学校,对找工作根本不实用。

    以前家里条件好,对读什么专业不关心,找不着合适的工作就在自家的钢材店里蹲着呗,收收银记记账,遇到合适的人家,早点结婚生子。反正有娘家当靠山,不怕嫁过去受欺负。可如今这幅样子,别说当靠山了,嫁妆都办不起上档次的。除了找个好工作来个鱼跃龙门,不然,这辈子注定没出山之日了。

    可禾美美不晓得她妈心里的这些弯弯绕绕,见她妈发急,抢先一步挪到她奶身边,娇滴滴地倚着老人,说起自己受伤的经过,还撩起衣摆,给老太太看腹部那道狰狞的伤口。

    当然了,她都是挑对自己有利的一面说的,至于另一方当事人方小雨听到这些话会不会气得失心疯发作恨不得撕烂她的嘴,她才管不着呢。

    反正剧组答应她了,只要她不对外泄露,警方那边查到什么是什么,绝对会照实审判概不偏帮。所以在家里面,她自然是想怎么编就怎么编了。

    看到老太太又惊又吓又心疼地搂着她上下打量,还一个劲地问她“伤口还疼不疼”“医生有说啥时候康复”“有什么忌口没有”等等,禾美美得意地朝禾薇抬了抬下巴,好似在说:瞧见没?爷奶最疼的还是我,什么豆浆米浆的,还是你自个儿去喝吧,谁稀罕这种东西哟。

    禾薇无语地抽了抽嘴角。

    别人兴许会听信禾美美胡编乱造的这一堆说辞,而自己因为老早听过那个原始版本,这会儿听她这么说,只觉得好笑。

    禾曦冬挖了挖耳朵,真心听不下去了,凑到妹妹耳边直嘀咕:“被人捅了一刀还当成光荣事宣传,这什么德性啊。”

    禾二伯娘在灶间听到大侄女的声音,端着中午要吃的煲汤走出来,意有所指地瞥了大妯娌一眼,说:“哟,大嫂还一再叮咛我和建康不要对任何人说,怎么美美自己竹筒倒豆子的全说出来了?这会儿倒是不怕阿爹阿姆急坏身子了?”

    禾大伯娘自知理亏,心里把女儿骂了个半死,讪笑着解释:“这不是出院了嘛,阿爹阿姆看到了人,应该没那么急了。毕竟这么大的事呢,想想还是要和他们说一声的。”

    禾二伯娘笑笑,回到灶间拉着禾母发牢骚:“瞧瞧好话都由她说了算。一来还光顾着说闲话,都不进来帮把手,一会儿开饭了还不是坐一桌吃。”

    “算了,毕竟美琴刚出院,换做你我的孩子,短时间也放不下这颗心,我们就别管了。开始蒸饭吧,我把海蜇皮拌一下,早点开饭,下午还有的忙呢。阿爹他们也该回来了。”

    说话间,老禾家的几个男人确实都陆续回来了。未完待续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