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女长的隐私:官情①②最新章节 > 女长的隐私:官情①②最新章节列表 > 一三五
    任雨泽心中的成**人也绝不是按岁数来划分的,就像凤梦涵也很年轻,但她就具有任雨泽钟情的那种成熟,任雨泽也见过许多靓丽、妩媚的女人,但这却不能等同于成熟的魅力,外貌的美会随着时光渐渐流逝,而那种成熟的魅力却会在时光的流逝中日久弥新。

    所以此刻任雨泽只是带着欣赏的眼光看着这办公室里面最具魅力的两个女孩,笑着说:“真的是昨天都约好的,所以我今天什么应酬都没有安排啊,一会喝口茶就要走,实在抱歉,抱歉。”

    主任和两个美女见任雨泽说的很是认真,他们当然也知道分寸,市长不是朋友,也不是同事,绝对不能死皮赖脸的纠缠的,特别是这个卓主任,更是在基层摸爬滚打了好多年,一看今天这事情只能如此了,就赶忙客气的带着两个美女告辞离开。

    任雨泽看着她们从办公室离开,看着两个美女扭动的臀部,任雨泽才恍然的觉,为什么她们不能吸引自己,除了不够成熟之外,她们也缺少一个女人足够宽大的臀部。

    而自己今天为什么会有一种对这个卓主任的排斥呢?换着别的人请客,或许自己不会这样迫不及待的给自己找个借口推辞,其实也还是因为自己对凤梦涵的那一种情愫在作怪,自己在看到这个卓主任的时候,总会拿他来和凤梦涵做比较的,也总感到他比不上凤梦涵。

    这样一想,任雨泽到觉得心中有点内疚起来了,其实人家卓主任已经很努力的在讨好自己了,唉,自己等以后还是找个机会,好好的和他沟通一下。

    但今天既然话已经说出去了,任雨泽等小赵来了之后,就告诉他,准备到大宇县去一趟。

    小赵问:“那要不要通知一下大宇县的领导。”

    摇下头,任雨泽说:“不用通知,我们直接过去,我可不想他们大张旗鼓的表示欢迎。”

    小赵点头说:“那行,我下去安排车。”

    任雨泽又再喝了一会茶,打了几个电话,把今天几个工作的指示都下达到了下面具体的负责人,时间不长,小赵上来汇报说车准备好了,任雨泽站起来,两人下楼,上车离开了新屏市,一路往大宇县而去了。

    寒冷的冬天过去了,温暖的春天来到了人们的身边,旷野都穿上了碧绿的新装,焕出春天的活力,池塘里的鸭子在水里快活的游来游去,不时的出嘎嘎嘎的叫声,小树就更加可爱了,它长出了嫩绿的新叶,在老叶的衬托下,显得格外娇嫩,在微风的吹拂下,一摇一摆。

    任雨泽就打开了车窗,深深的呼吸了几口窗外的空气,他爱那寒意犹存而不乏温馨的初春的风,他迷上眼睛,感受着春风的吹拂,她清清拂醒大地,使眠了一冬的大地欣欣然睁开了惺忪的睡眼,无数的生命复活了。

    这样好的春天,这样美丽的景色,但大宇县为什么要毁掉那片培育了很久的竹林?任雨泽对这个问题是一直感到很奇怪的。

    实际上凤梦涵到大宇县工作不久,就围绕着如何利用“大宇竹海,”与书记张光明等人展开了争论。

    张光明认为,大宇县的竹海已到了可以砍伐的时期,每年砍伐一批竹子,不仅能够增加政府的财政收入,还能为一些竹编企业提供原材料。

    而在凤梦涵看来,这不仅是误将凤凰当山鸡,而且是对竹海资源的毁灭性利用,因为只要政府一开这个口子,接下来就会出现很多失控的局面,对这些竹子早就有很多人在打主意了,本来现在三令五申的保护着,还经常有人偷偷的砍伐,要是政府放开了管辖,那还不乱套啊。

    这个竹林其实带给大宇县的还有另外的一些间接利益,早在一年前,就有很多商家在竹海建起了竹海的上山索道,在加上附近山里的山民办起的特色农家乐、竹子系列工艺品和土特产小集市,等等,使沉寂的竹海变成了游客云集的避暑胜地,不仅大大地增加了旅游收入,而且为当地农民提供了不少商机。

    所以凤梦涵觉得现在只看竹子卖多少钱是不客观的认识,在这段时间,凤梦涵和张光明在这个问题上生了一点不大不小的分歧,但碍于两人都是任雨泽的嫡系人员,他们的这个分歧才没有过于扩大,只是在大宇县上层的范围中生一些争论。

    今天任雨泽就是来看看情况,一个是两会让他紧张和忙碌了很长时间,难的清闲放松一下,想来个忙里偷闲,在一个他也不希望自己手下的两员大将在这个事情上闹得过僵。

    任雨泽到了大宇县的时候,县上是没有人知道的,任雨泽也没有把车开进县城,他不想在大宇遇到繁琐和隆重的接待,因为就算自己的到来没有通知他们,但新屏市的02号小车一旦出现在大宇县的街头,一样的躲不过交警的警觉。

    在快到城里的一个岔路口上,任雨泽让司机把车停在了旁边,一个电话打给了张光明:“光明啊,我任雨泽,嗯,你在县上吗?”

    “任市长你好,我没有在县城,今天到下面乡上来检查工作了,怎么?有事情吗?”

    “奥,这样啊,我本来想到大宇看看你们的,那你先忙吧。”

    “任市长,那我马上赶回去?你什么时候到?”张光明很迫切的问。

    任雨泽想了想,说:“算了,算了,工作要紧,不要耽误你的检查工作,以后在联系。”

    挂上了电话,任雨泽给凤梦涵又拨通了电话,凤梦涵刚好在县里,也是准备下去到一个乡上去,现在一听任雨泽来了,又问清了任雨泽的位置,凤梦涵就笑着说:“刚好,我也正准备到那个方向去的,你等着我,几分钟我就到了。”

    任雨泽收起了电话,这样等了几分钟,果然见大宇县02号小车就开了过来,凤梦涵下车之后,就到了任雨泽的面前,任雨泽用欣赏的目光把凤梦涵从头到脚的看了一遍,看的凤梦涵都脸红心跳起来了,凤梦涵嗔怪的瞪了任雨泽一眼,说:“也不招呼我上来坐啊?”

    任雨泽这次忙笑着打开了车门,说:“来来,快上来吧。”

    凤梦涵红着脸上了任雨泽的车,说:“怎么想着到大宇县来了,来也不通知一下,准备给我们打突然袭击吗?”

    任雨泽深吸了一口凤梦涵身上的香气,就觉得沁人肺腑,浸染心骨。凤梦涵的身上有一种特殊的幽香,任雨泽曾看过一份资料,说是布鲁塞尔一家美容中心对十多个国家的女性做了一项体味检**验,试验的结论是:法国女性有酪香味,英国女性藕香味,瑞典女性有木槿香味,德国女性有香木味,美国女性有藻香味。

    任雨泽一直都认为那份“试验报告”实为炒作。

    而凤梦涵身上的香味,不仅独特、浓郁、纯正,而且是从**散出来的,这一点任雨泽早就现了,在那个荒山上第一次和凤梦涵生关系的时候都已经觉察,这使任雨泽在惊喜之余,感到有些困惑。

    他对着凤梦涵做个怪像,但也不敢随便乱说话,怕让前面的司机好小赵听到不好,就说:“我想到你们大宇竹海看看。”

    凤梦涵一愣,说:“你是不是听到什么传言了?”

    “是啊,虽然我不希望你们两个有什么矛盾和隔阂,但我也不赞赏你好我好,大家都好的配合模式,有问题不怕,有矛盾也不可怕,只要我们正视它,认真的研究解决它,这就可以了。”

    凤梦涵点头说:“是的,我是舍不得把那片竹海砍掉,虽然竹子是能卖不少钱,但照片竹海给大宇带来了很多其他的效益。”

    “嗯,我理解,走吧,你给带路,我们一起看看。”

    凤梦涵就给自己的司机打了个电话,让他先回去,然后指点着任雨泽的司机,转了个弯,往大宇县的竹海开去。

    路上凤梦涵也把近期的工作给任雨泽做了一个汇报,任雨泽听的很仔细,有什么疑问,有什么感觉不太适合的地方,也都提出来,对凤梦涵他没有什么想要注意的工作方式问题,所以他总是很直接,很干脆的在和凤梦涵交谈。

    不过任雨泽还是感觉到,凤梦涵比自己想象的更要好一些,她几乎已经适应了下面的工作,这也难怪,凤梦涵在政府的时间也不短了,对基层的工作也有一定的理解和认识,这样上手就快,工作起来就事半功倍。

    两人一面聊着,一面看着窗外那春天山里的景色,任雨泽感到很惬意,很舒畅的,身边凤梦涵那含情脉脉的目光,还有不时的因为山路不平,车辆晃动而靠近,碰撞自己的柔软身体,都会让任雨泽有一种奇异和快意的感觉。

    到了竹海的边缘,任雨泽满眼都是碧绿的翠竹,它们在风中摇曳,出动听的声响,像是谁吹响了一支巨大的竹箫,演奏着一支深沉的乐曲,林边有一个天然的空地,想来这也是往来的游客停车的地方了,上面也没有车辆可走的道路,任雨泽就让车停下,让司机和小赵在这里自己转转,休息一下,他和凤梦涵步行走进了竹海。

    这里的竹子一根根都一般粗细,一样长短,好像同年生的姐妹,修长、挺拔而又窈窕俊美,风,轻悠悠地吹拂着竹林,竹叶在微微地颤动着,真像一张张细长的嘴巴在喃喃细语,你走进那绿阴如盖的竹间小径,立时会感到一股沁人的快意,红尘荡尽,疲劳无踪,心中是一个清凉世界。

    两人走进竹海,立即进入了一个宁静、清新的世界。竹海里曲径通幽的石道全长一千五百米,前面的一千二百米是平缓的微坡,最后三百米为五十度左右的山体,山高二百八十米。

    路旁有一条狭窄的山涧,清纯的山泉在山涧中潺潺地流淌,任雨泽就忍不住蹲下来,用手捧着喝一口,感到凉凉的、润润的、甜甜的,从嘴一直透到心,竹林中长着各种杂树野花,在春天显得多姿多彩,妩媚动人,但它们只能是竹海的点缀。竹子的清香,尽管是淡淡的、悠悠的,但它充溢在整个空间,由于天气还有些凉意,游人较少,少有喧嚣和嘻闹,隐约传来竹林深处鸟儿的欢叫声和噼噼啪啪竹子的拔节声。

    路不是很好走,眼前也看不到什么人,凤梦涵就大胆的挽着任雨泽的手臂,在石径上缓缓而行。

    她问任雨泽:“你能听出刚才是什么鸟在啼叫吗?”

    任雨泽说:“这方面我不懂,你是否又触鸟生情,诗兴澎湃了?”

    凤梦涵的声音中有一丝淡淡的幽思:“这是杜鹃的叫声,现在已难得听到。我们常说‘子规啼血’,是传说蜀帝杜宇死后化为子规,它的口舌皆红,一到春天,开口即啼,有人认为它是满口啼血心有不甘,也有人借它的啼声抒情怀。辛弃疾曾感叹:‘细听春山杜宇啼,一声声是送行诗。’晏几道喟然:‘十里楼台倚翠微,百花深处杜鹃啼。’杜鹃的啼声充满着情意,可以说,人有多少情浓,子规啼血就有多少悔意和惆怅。”

    任雨泽也是知道凤梦涵的感情丰富,就说:“鸟儿有成千上万种,难道你就独爱这种多愁善感的杜鹃?”

    凤梦涵说:“那倒不是,我刚才只是听到杜鹃的啼叫引起了联想。其实,鸟儿的性情有多种多样。古人写鸟,都是抒或寄托自己的某种情怀,某种心境。喜欢隐居的田园诗代表人陶渊明就有两句名诗:‘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山光悦鸟性,谭影空人心’,这既是写鸟的本性,也是写人的本性,这个本性,就是不愿被束缚,希冀在回归自然中悠然自乐。此时此刻,我们不就在享受这种悠然自乐吗?”

    任雨泽很佩服的看这凤梦涵说:“大诗人,我这人只会做事,不会做诗,以后要慢慢向你学点名诗,学点浪漫,学点思古之幽情了。”

    凤梦涵说:“看来市长你这是在批评我的小资情调了,好,现在我就收敛起来。”

    任雨泽哈哈大笑说:“这都没听出来啊,我是在夸你哦。”

    、凤梦涵脸上荡漾着惬意的笑靥,说:“难得你有这样的闲情逸致,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任雨泽点点头:“你今天可以无所不问,我一定有问必答。”

    凤梦涵问:“你最喜欢什么树?”

    任雨泽想都没想,回答:“柏树。”

    凤梦涵问:“为什么?”

    任雨泽悠悠的说:“柏树斗寒傲雪,不惧风雨,坚毅挺拔,四季长春,是正气、高尚、不朽的像征。”

    凤梦涵感叹道:“你这一说我就知道你的柏树情结了。那么,我就再考考你,你知道柏树的来历吗?”

    任雨泽说:“看样子你一定比我知道,我聆听赐教。”

    凤梦涵说:“我在一本外国名著中看到过,说是来源于希腊神话。据传有一名叫赛帕里斯的少年,爱好狩猎,在一次狩猎中误将神鹿射死,少年悲痛欲绝。爱神厄洛斯就将赛帕里斯变成柏树,让他终身陪伴神鹿。柏树的名字就是从希腊文赛帕里斯的音译而成。”

    任雨泽说:“这是个浪漫的故事。据我所知,我国古代崇尚贝壳,以贝壳为货币。而古人崇尚的贝壳正是圆锥状的,所以,柏树实为‘贝’树,它源于古人的生殖崇拜,象征着永生和新生。我国陕西的‘黄帝陵’,有许多树龄在五千年左右的古柏,其历史远早于希腊神话,好了,这个问题我们不必争论,就算是不同流派吧。那我问你,你最喜欢什么树呢?”

    凤梦涵指着竹海说:“我没有对树的情结,我只喜欢竹子。它历经风霜雪雨的折磨,却始终咬定‘青山’,无怨无悔;它不慕热闹,甘于寂寞,却默默地拔节而长;它四季常青,百般柔情,却从不哗众取宠,始终朴实无华。我喜欢竹子,也跟童年的生活有关。”

    任雨泽到时很奇怪了,这可是他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凤梦涵在很多时候都是含蓄的,她很少提及到自己的过去。

    所以此刻的任雨泽就很好奇的问:“你的童年和竹子也有关系?”

    点点头,凤梦涵说:“那时,我家里非常贫穷,妈妈身体又不好。为了维持家庭生活和为我妈妈补充营养,我爸经常带着我到竹林里来捕捉竹虫。他在一根细铁丝的一端缠着些棉花,棉花上沾着些香料。他看准哪棵竹子有竹虫,就把铁丝从竹缝中探下去,一会儿,缠有棉花的那一端就爬满了竹虫。竹虫晶莹剔透,憨态可掬,营养丰富。那时,我家吃一顿竹虫就等于吃一顿大餐,没几年,我妈的病居然完全好了。所以,在我看来,竹子不仅有节,而且有情。”

    任雨泽笑着说:“噢,听你这么一讲,我也就知道你的竹子情结了。如果你哪天需要营养,我愿作为你的竹虫”。

    凤梦涵柔情的看了一眼任雨泽,说:“我希望它能永远结结实实的,千万别长竹虫,更不想在回到那个时代。”

    说这话的时候,凤梦涵的眼光是痴痴的,像是在回忆过去,任雨泽看凤梦涵的心境真似进入了过去的世界,便停住脚步,深情地看着她,在她额上轻轻地吻了一下。

    这一吻把凤梦涵的思绪从回忆中拉了回来。她腼腆地笑着,稍微的躲避了一下,说:“那我继续问了,你最喜欢的女人是什么类型的?”

    任雨泽诡秘地笑了一下,说:“有人说,英国女性之美是迷人的雅、美国是惊人的酷、日本是魅人的柔、西班牙是**俏、法国是摄人的媚、中国是醉人的贤,我希望我所爱的女人集这些美于一身。”

    凤梦涵的手一下子从他的臂弯里抽了出来,往外撇了一点,嘟着小嘴说:“那你以后不要喜欢我了,我可达不到你的这个要求。”

    任雨泽一把把她拉到自已怀中,说:“这是在与你开玩笑嘛?”

    凤梦涵在任雨泽的怀里扭动着身体,脸红得像玫瑰一样,她举着拳头在任雨泽的胸上捣了几下,然后挎着他的手臂,紧紧地依偎着,任雨泽把她搂得更紧了。

    不知不觉地,他们已到了山坡上。

    凤梦涵说:“还有两百多米就到顶了,我想考验一下你的体力,我们来比试一下,看谁先到达山顶。”

    任雨泽说了声“好”就先跑到了前面。

    但他没有想到,看似柔弱的凤梦涵,爬起山来身轻如燕,很快就超过了他,在离山顶还有五十米左右,她回头一看任雨泽已被拉开了一大段距离,便在石坡上坐下来等候任雨泽。

    任雨泽走到凤梦涵跟前时,已经满头大汗,气喘吁吁,他一屁股坐下,说:“我输了,看来今后得经常跟你爬山,加强锻炼。”

    凤梦涵笑着说:“你确实应该加强锻炼了,不要每天坐在办公室看文件,多下来转转对i身体也好。”

    任雨泽也点头称是。

    凉热站在竹林的最高处,放眼望去,郁郁苍苍的竹林和外面没有竹林的地方相比,真是天壤之别,本来大宇县的矿山就很多,生态破坏也比较严重,虽然所有的经济展都是要用生态和环境来作为代缴交换的,但,有了这片竹海,至少可以对已经破坏的环境起到一定得调节作用。

    在这个春天里,大宇县到处都是黄沙漫天的时候,竹林却是另外的一番景象,这对风沙和灰尘的吸收,阻隔作用是明显的。

    任雨泽自言自语的说:“确实不应该砍伐这些竹子。”

    “是啊,这完全不是因为我对竹子的那种情节影响到了我的判断,我感到,大宇县这片竹林是大宇唯一剩下的一片净土了,我希望保留它。”

    任雨泽默默的点点头说:“是的,应该保留,这样吧,一会回到县城,我和光明好好的谈谈,希望能说服他。”

    凤梦涵的眼中就流露出了感激和欣慰,她最近一直在为这片竹林担忧着,她几乎没有办法来说服张光明同意自己的看法,但有任雨泽出面,显然事情就会有一个转机了,对张光明这个人,凤梦涵觉得自己还是有些理解,他绝不会在任雨泽表示了这个想法之后,还继续坚持自己的看法,这一点是很明显不过的事情,在凤梦涵的心中,张光明有很强的投机主意,虽然这样的看法现在还不很准确,但凤梦涵是这样人为了。

    任雨泽后来又到处的看了看,这竹林里面确实还有很多家农家乐,一些竹子做成的工艺品这里也有,价格也不算高,有的游人也会买上那么一两件作为来过竹林的留念。

    任雨泽也和这些农家的老板交谈了一会,他们也是一样对县里准备砍伐竹林表示了担忧,说这样不经让他们没有了生活着落,更让他们失去了这片祖先留下来的竹海。

    任雨泽没有给他们表示和透漏什么想法,别人也不知道他就是新屏市的市长,所以他只是泛泛的安慰了一下他们,告诉他们,县里一定会认真对待这个问题。

    下山的路就不太好走了,常言道,上山容易下山难,任雨泽和凤梦涵相互扶持着,慢慢的下山,路上两人也少不得摔上几次,不算太惨,但也很是狼狈的。

    在一个陡坡的地方,任雨泽不得不自己先下去,在下面接着凤梦涵:“好了,来跳下来,不要怕啊,我在下面接着的。”

    刚才上山的时候跑得飞快的凤梦涵,现在有点单鞋起来,说:“你接的住我吗?”

    “接的住,跳吧,跳吧。”任雨泽不断的鼓励凤梦涵。

    凤梦涵就把眼睛闭上,一下跳了下来,这盗号,任雨泽接是接住她了,但凤梦涵的体重加上强大的冲击力,还是让任雨泽站立不稳,抱着凤梦涵就滚到了地上。

    凤梦涵别无选择的压在了任雨泽的身上,那两个弹性十足的胸上的**就完完全全的挤在了任雨泽的胸膛上,让任雨泽全身一个激灵,他就舍不得松开双手了,紧紧的,静静的抱着凤梦涵,凤梦涵起初还想要挣扎一下,但她看到任雨泽的眼睛的时候,她什么都不想做了,躺在任雨泽的身上,慢慢的闭上了眼睛,用身体,用灵魂来感受任雨泽带给自己的片刻的享受。

    凤梦涵把香唇凑到了任雨泽的嘴上,不停地在他的唇上蠕动,时而轻轻地咬磨着,时而又伸出香舌在任雨泽的唇上添食着。继而,竟然轻轻地扣开任雨泽的牙关,那一只嫩舌便伸入他那湿润的嘴中。

    凤梦涵一下就觉得自己身体瞬间被束缚进一个有力的怀抱,多少天的相思之苦淹没在满是情意的吻里面,任雨泽那微冷的舌滑入口中,贪婪地攫取着属于她的气息,他用力地探索过每一个角落,这一瞬间的悸动,使彼此忘记了周围的一切,

    任雨泽右手轻柔的抚过她的长,感觉她身体忽的一颤,凤梦涵的鼻息似乎凌乱了许多,呼吸的气流感觉有点痒痒的,她紧紧的闭住双眼,一点儿也不敢睁开。

    他们就这样维持了好一会的时间,凤梦涵才倏然醒悟过来,从任雨泽的怀里挣脱出来,脸儿红红的,宛如朝霞,她抿嘴笑着,拉起了任雨泽,一面给她拍打着身上的灰土,一面说:“看吧,就担心你接不住,现在倒好,一身的灰,看你等会进城了怎么给别人解释。”

    任雨泽嘿嘿的一笑说:“你太小看我的,在车上我还有衣服呢。”

    “嘻嘻,难怪你敢往地下倒啊,是有预谋的。”

    任雨泽笑着,牵着凤梦涵的手,就下了山。。。。。

    到了城区,早就过了吃饭的时间,任雨泽就在路边的一个小店门口让车停下,他带着凤梦涵的和司机,三人进去随便点了几个当地的小吃,吃了起来。

    凤梦涵是了解任雨泽的,知道他并不是一个很挑剔的人,在他的身上,那种草根的情节和习惯依然没有减退,在过去一同出来的时候,他们也是经常到这样的小店来吃饭的。

    但现在的情况已经不一样了,任雨泽已经是市长了,有得必有失,这一点都不假,既然当了市长,享受了常人不能享受的尊荣和权利,那么相应的也就会丢失很多自由和随意,所以在任雨泽刚刚吃完一种小吃的时候,在这个小吃店的门口就哗啦啦的停下了三五辆小车,把店老板唬的是一脸的惶恐,心中暗呼:“糟了,又来检查罚款了。”

    但仔细的看看不像啊,当先走进来的不像是城管,工商局的人,怎么看着这人长得像大宇县的县委书记张光明呢?应该没错,就是他,昨晚上自己还在电视上看他讲话呢,对的,就在那个不孕不育的广告后面就是新闻。

    是的,来的人确实是张光明,在接到交警的紧急汇报后,办公室的人不敢耽误,第一时间告诉了张光明,说任市长的小车在城区神秘的出现了。

    张光明现在已经回到了县城,一听2号车在大宇县出现了,接合着几个小时之前任雨泽的电话,心里马上就明白了,看来任市长已经到了大宇县的县城了,他一面让通知其他的常委,一面赶忙换了衣服,带着大家来到了这个小店。

    “任市长,任市长,你怎么在这吃饭了。”说着话,张光明一眼就看到了凤梦涵也在,他的脸上快速的闪过一丝黯淡,怎么这样啊,凤梦涵既然见到了任雨泽,也不给自己通个气。

    他又说:“凤县长,你应该青任市长到适当的地方吃饭啊,这里。。。。。”

    任雨泽见到他们来,就觉得头大,但这小吃实在也是好吃,再加上今天上山,下山的很累,也很饿了,就想再吃一点,可是他也知道是吃不成了,又听到张光明在埋怨凤梦涵,他就只好说话了:“光明啊,这小吃挺好的,是我一定要过来吃的,你就不要在怪凤梦涵了,这样吧,要不你们先回车上,等我吃完这一点了,我们在到县委去?”

    “不是啊,市长,你在这里吃饭有点不合适,我们现在就过去,我马上安排一下饭菜。”说着张光明就拿起了电话。

    任雨泽听着就有点不舒服了:“光明啊,这有什么不合适的,你看看他们都能吃,我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你们先出去吗?”

    任雨泽最讨厌的就是有人瞧不起老百姓,所以在说这话的时候,也是很严肃的。

    张光明一愣,也觉自己说话有点没太注意,忙笑着说:“市长,我错了,这样吧,你慢慢吃,我让他们都先离开。”

    张光明说完,就对这其他的干部摆摆手,说:“大家先到车上去吧。”

    来的这些干部本来就很不习惯站在这样狭小而憋屈的地方,听到张光明这样一说,也就呼啦啦的,做鸟兽散了。

    张光明陪着在旁边坐了下来。

    小吃店里还有很多吃饭的人,现在都算是明白了,那个年轻人就是新屏市的市长啊,乖乖,真的是他,还有那个漂亮的女人就是大宇县的新县长,最后来的是书记,这真让人难以想象。

    大家都看着这面,任雨泽本来还想再吃一点,但看看这个情况,也吃不下去了,自己就像动物园的猴子一样,别人看着自己吃香蕉,感觉实在是有点尴尬。

    任雨泽叹口气说:“唉,真好吃,可惜啊可惜,你张光明来早了几分钟,算了,走吧。”

    他这一站起来,凤梦涵和司机赶忙都起来了,任雨泽摸摸口袋,靠,刚才在车上换衣服的时候,钱包在那个衣服里面没换过来,任雨泽就求助的看了凤梦涵一眼,凤梦涵忙掏出了自己的钱包,这时候,司机,还有张光明都掏出了钱。

    任雨泽说:“让凤县长出钱,其他人不要挣了,也不值几个钱。”

    张光明和司机也就不好勉强了,店家过来有点惶恐的说:“今天这钱就不要了,不要了,市长和县长,书记能来我这小店,我已经很荣幸了。”

    任雨泽一笑说:“县长,市长来了才更要给钱,老板,你就收下吧。”

    钱倒是不多,20来元。

    任雨泽出了小店,外面的大宇县领导都拥了过来,任雨泽就一一的握手,招呼,寒暄,叫的上名字的就叫个名字,叫不上的也拍拍肩头,很是亲热的样子,实际上任雨泽是想来散心的,但这个架势一看,今天这是不能轻松,又要赔笑了。

    一堆人上了车,浩浩荡荡的穿过市区繁华路段,一直开到了县委,不用说,县委会议室早就准备好了,水果,香烟,任雨泽喜欢喝的铁观音等等的亦应有具有。

    大家分长幼尊卑依次坐下,张光明问:“任市长几点到的大宇县啊。”

    任雨泽就把自己来的情况说了一遍:“。。。。所以我就让凤县长带我到竹海去看了看,很少爬山啊,今天算是好好的感受了一下,挺不错的,你们大宇的竹海有特色,有价值啊,我下次还要去。”

    张光明在任雨泽这些话说完之后,心里已经是什么都明白了,他对凤梦涵的这中做法很不满意,第一,大宇县的什么问题,应该在大宇县自己解决,你为什么要把两人的分歧给任市长打小报告?

    第二,从任市长的话中已经听出了他的想法,而任雨泽的想法,也一定是你凤梦涵给灌输的,市长来了,你应该第一个通知我这个书记吧?你不仅不通知,还把市长直接带到了竹海去,这不是有意制造一种先入为主的局面吗?

    但张光明是不敢把心中的不满挂在脸上的,他呵呵的笑着说:“竹海真的不错啊,我下次陪市长一起去转转,你别说,前段时间我还想着让放宽砍伐竹林呢,今天市长的到来,让我明白,这个竹林还不能砍,应该永远的留着。”

    任雨泽也很满意的点点头,看来这个张光明对自己的话领悟的很透彻,自己也不用多说什么了。

    其他的领导都是一愣,怎么张书记这就变了,前些天还为竹海的事情在据理力争呢,任市长一来,他话就全改了。

    他们是不知道张光明此刻的心情啊,张光明比他们更难受,他也知道今天自己的这个话一出口,凤梦涵就会在大宇县的威望空前的高涨,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了,过去的几任县长,都因为有上面的人罩着,所以对自己形成了巨大的压力,这次本来以为凤梦涵来了,自己和她都是任雨泽的嫡系,任雨泽一定不会厚此薄彼的,但现看来,情况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乐观了。

    看起来啊,在任雨泽的心里,凤梦涵比自己更重,也许大宇县的局面又会回到过去县长强,书记弱的状况。

    这样想着,张光明的心就沉了下去。,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