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女长的隐私:官情①②最新章节 > 女长的隐私:官情①②最新章节列表 > 一三0
    任雨泽自己起来了,天色还没有大亮,他独自离开了家里,在清冷的晨雾中走到了家属院的花园中,现在不是万紫千红的时节,但总是有那么几朵鲜花在风中摇晃着,任雨泽长吸了一口气,开始打起了太极拳,从春节前他和尉迟副书记学会了这套太极拳之后,除了下雨天,任雨泽每天都要来练上一遍,很多时候他起来的比尉迟副书记还要早,就像今天这样,他把一套拳都快要打完了,才看到尉迟副书记走进了花园。

    任雨泽笑一笑,也没有说话,继续着完成剩下的几个动作,而尉迟副书记站在那里,看着任雨泽一招一式,像模像样的动作,暗自点头,心里想,这人和人确实不一样的,任雨泽才练了多久的太极啊,但人家的悟性就是很高,要搁在常人,恐怕没有一年半载的时间,根本练不到这个状态。

    等任雨泽的最后收手式作完,尉迟副书记才笑着说:“任市长很不简单啊,难怪年纪轻轻的就有如此的成就,悟性很高,佩服。”

    任雨泽很谦虚的笑笑说:“尉迟书记过奖了,如果真的有点进步,那也是你这师傅教的好。”

    尉迟副书记哈哈大笑,说:“我们两人好像有点互吹互捧的味道了。”

    “这不是互吹互捧,这是互相欣赏,也是相互默契。”任雨泽在说这话的时候,是有点意味深长的。

    尉迟副书记一愣,好一会才点点头说:“是啊,但不知道这样的默契能维持多长时间呢?”

    “这完全取决于书记你。”任雨泽不动神色的说。

    尉迟副书记在经过了这么多的事情,其实也逐渐的明白了一个道理,在新屛市的今天,形势已经和过去不一样的,任雨泽的出现,已经动摇了冀良青在新屛市这么多年来一统天下的格局,任雨泽有能力,也有条件对冀良青的权威出挑战,在这样一个变化无常的形势下,自己要找到自己的路径。

    而任雨泽就是自己应该靠近的人,过去两人的合作破裂后来证明了都是误会,其中也有冀良青刻意的挑唆以及自己过度的贪心所致,现在假如能和任雨泽从新修好,或许对自己更为有利。

    而在任雨泽的这个方面,他也需要自己的强援,对这一点,尉迟副书记很有把握的,他掌控了常委会将近一半的实力,有这个实力在,任雨泽也不敢轻易的慢待自己。

    尉迟副书记就郑重其事的说:“时间让我们彼此更加了解对方,相信我们将来会配合的更好。”

    任雨泽也凝重的点点头,说:“会的,我们一定会配合的很好。”

    尉迟副书记就不在说什么了,他稍微的活动了一下,就拉开了太极拳的起手式。。。。。。

    任雨泽先离开了,他早早的来到了办公室,刚才和尉迟副书记的一席话,让任雨泽获得了一种短暂的轻松,他虽然还不能完全相信和依靠尉迟副书记,但至少,尉迟副书记在短期之内不会和自己为敌,排除了这么一股强大的势力,自己在新屛市的日子就好过的多了。

    到了下午,风梦涵也来上班了,既然她来了,任雨泽就让王稼祥启动了对风梦涵的奖励仪式,规模不算很大,但办公室的人和政府内部的很多科室,部门都参加了这样一个表彰大会,连新屛市电视台也专程过来,做了现场直播。

    任雨泽做这个事情是有两层意思的,一个的人是鼓励风梦涵,让大家向她学习,在一个想法就是常委会已经通过了风梦涵的大宇县县长的提议,自己就要给风梦涵造点势,好好宣传一下,她这样年轻就当上了县长,很多人都会眼红,只有把她提升到一个高度,让大家觉得她很优秀,优秀的到了自己遥不可及,无法攀比的程度,才不会有人因为嫉妒而产生仇恨。

    表彰会开得很成功,这主要得益于王稼祥的主持,因为在这个仪式上,任雨泽是当事人,他不方便讲太多的话,好在王稼祥是很能领会任雨泽的意图的,他吧任雨泽想说而不能说的话都淋漓尽致的表述了出来,给予风梦涵了极高的评价。

    而这次会议几天之后,新屛市关于干部人事调整的红头文件就下到了办公室,风梦涵也就从这一刻起,正儿八经的成为了大宇县的县长了,当然了,也不能完全说是成了,因为还是要经过下一次大宇县的人代会选举,不过那几乎是没有什么悬念。

    这对风梦涵来说,可谓是喜忧参半,喜的是一个仕途中人,真正能成为掌控一方实权的人物并不是太多的,特别是县长,市长,书记这样的位置,不是人人都能获得的,很多人穷其一生,也不过是在局长,主任,厅长这些位置上度过,而这些位置,充其量在官僚中只能算是“僚”,绝对不是官,他们可以参谋,可以建议,但没有一点真真的权利,权利的来源只能是潜移默化和旁敲侧击。

    而县长,书记,市长,省长们就绝不一样,他们是官,他们有很大的扩展权利,一个很小的县长,他除了外交,军队,战争和管理范围以外,和一个国家的管理是没有什么差别的。麻雀虽小,肝胆俱全,他们可以称之为真真的一方诸侯。

    但想要当上这样真正意义上的官,往往是很多人难以逾越的障碍,所以应该说,风梦涵是幸运的。

    但风梦涵也有她自己的忧伤,离开了多年熟悉的岗位,到一个相对陌生的环境中去工作,特别是在以后,自己再也不能像现在这样每天看到任雨泽,这同样是难以排遣的一种伤感。

    她早就习惯了把每天看到任雨泽作为自己人生中一个必然,她舍不得离开这里,舍不得,真的舍不得。

    这一天,她关上了手机,不愿意听到别人对她的恭贺和祝福,她就待在办公楼里,她就来来往往的从任雨泽的办公室门前过,她多想好好的在看看任雨泽,但任雨泽像是在躲避他一样,一直都没有和她碰面,这更加激起了风梦涵内心的那种渴~望。

    连续的几天,都是如此,任雨泽也确是这几天里分外的繁忙,一年刚刚开始,很多事情都要提前安排,再加上两会在下月就要召开,作为新屛市政府的一哥,他需要忙的事情太多太多,他不是刻意的想要回避风梦涵,他有时候也想见见她,可是任雨泽也知道,这几天的风梦涵会很忙,她要交接工作,也许还要宴请同事,朋友,所以任雨泽实际上也在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但今天快下班的时候,任雨泽还是接到了风梦涵的邀请,她敲开了任雨泽的门,步履轻盈的走了进来,她的眼中充满了一种留恋的迷离,她说:“我晚上请你吃饭。”

    任雨泽说:“不用那样麻烦。”

    风梦涵说:“一点都不麻烦。”

    任雨泽沉思了一下,点点头说:“好吧,不过还是让我来请你把,就算是给你送行。”

    摇摇头,风梦涵说:“我已经买好菜了,我们不用在外面吃饭。”

    任雨泽心跳了一下,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想的太多了,他甚至在理智上想要拒绝这个邀请,但那终究是理智,人在情感和理智并存的时候,在这两者中情感要大于理智。

    风梦涵深深的看了任雨泽一眼,她不给他拒绝自己的机会和借口的,她转身离开了任雨泽,让任雨泽就算想要拒绝,也找不到时机了。

    晚上下班之后,任雨泽如约来到了风梦涵的家里,风梦涵正欢快的在家里忙活着,她做了好多的菜,任雨泽看到她的时候,她系着一条鹅黄色的围裙,正在炒菜。

    任雨泽微笑的看着她,她有点娇羞的说:“是不是我这个样子很难看,嗯,是不是?”她低头看看自己的围裙。

    任雨泽舒展开修长的眉毛,说:“你在任何时候都很漂亮,完美。”

    风梦涵一定开始幸福的陶醉了,过了一会才说:“你是真心话吗?”

    任雨泽点点头说:“真心话,你的美丽是能够震惊任何男人的。”

    风梦涵让任雨泽这样露骨的赞美彻底击晕了,她感受到了一种奇异的滋味,这是一种痛苦而又幸福的矛盾感觉,说不上是从哪一天起起,风梦涵总是对任雨泽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好像他们很久以前就认识,风梦涵会想是不是自己上辈子做了对不起他的事情,而让自己这辈子饱受对他的相思之苦呢?

    风梦涵感到自己的心在狂跳,她不敢再继续的面对任雨泽了,她飞快的跑回了厨房,嘴里却掩饰的喊着:“我忘了,锅里还在炖着鱼呢。”

    任雨泽就自己在风梦涵的客厅坐了下来,风梦涵的房子很小,是那种老式的房子,中间是个小的不能再小的饭厅,两边各自有一个小屋,一个屋子让风梦涵做成了客厅,而另外的一个就肯定是卧室了,任雨泽却不知道到底哪个是客厅,所以他试探着推开了一面门,这里确实风梦涵的卧室

    任雨泽就会现,风梦涵的房间有一个明确的主题——卡通,卧室的墙面是浅蓝色的,不过任雨泽也是喜欢蓝色,蓝色是天的颜色,蓝色是那么纯洁、无暇。

    墙上贴着7、8张男明星的海报。另外书桌上还摆放着一些小巧精致的艺术品或水晶陶瓷之类的小饰物,一套日本全套服的娃娃和一套印度的娃娃,还有在书架里有米老鼠,唐老鸭和全套的迪士尼的陶瓷,床是印有小熊维尼图案的四件套让屋里显得格外温馨、可爱了。

    任雨泽会心的笑笑,赶忙关上了门,到了另外的一个房间。

    时间不长,风梦涵就端进来了几个小菜,这几个小菜炒的还不错,任雨泽还没有尝到,就闻到了缕缕菜肴的香味。

    任雨泽说:“今天我们两人喝点什么?”

    风梦涵歪着漂亮的脑袋,说:“我想要你陪我喝白酒。”

    任雨泽有点担心的问:“你伤刚好,我看白酒就算了,我们喝点红酒吧。”

    风梦涵撒娇的说:“就要喝白酒。”

    说着就在客厅里拿出了一瓶白酒来,也不等任雨泽再说什么,就打开了酒盖。

    天已经暗下来了,风梦涵打开了一盏壁灯,一下子,房间里就变得温馨和浪漫了,风梦涵一双青葱白玉般的手,轻持竹筷,悠悠然的在各色菜汤中游走,不断的给任雨泽夹着菜,任雨泽的嘴却只有一个,很快就感觉到有点应接不暇了。

    吃了几口,风梦涵放下了筷子,说:“我过几天就要离开政府了,以后我们见面的机会就少了。”

    任雨泽说:“不会的,我可以经常去看你,你也要经常回来,其实市区到大宇并不太远。”

    “但也不近,而且下去了工作会很忙,哪能经常回来啊。”风梦涵悠悠的说,她也明白,任雨泽一会也不可能经常来看自己的,他比起自己来说,会更忙,更累,刚才他不过是在安慰自己而已。

    任雨泽心中也是多少有点伤感的,但他不希望让这样的情绪继续蔓延下去,就表现出轻松的摸样,说:“我们先喝一杯,再吃几口菜,然后再考虑这个问题吧。”

    风梦涵才现两人光顾说话了,一杯酒都没有喝呢,她也嘻嘻的笑笑说:“同意你的请求,我们先喝一点,吃一点。”

    两人就举起了酒杯,轻轻的碰了一下,刚才那有点沉闷的话题,没有很深的影响到他们浪漫的心情。

    吃完饭,任雨泽想要搭手帮着收拾厨房,但风梦涵把他推到了沙上坐下,说:“一个大老爷们的,不要没事进厨房。”

    任雨泽就想说,自己在家里的时候也是经常给江可蕊打下手的,不过话到嘴边,他到底还是没有说出来,任雨泽就在客厅里,他站起来,看着窗外的夜色,深深的呼吸了,闻到空气是如此湿润,而那刚刚抽芽的嫩草清味,也撩拔了他的嗅觉了,细细感受,这身心便被如此美好地夜色陶醉了。

    风梦涵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走了过来,她轻轻的靠在了任雨泽的肩头,两人都不愿意打破这宁静的美丽,他们都不说话,都在用心感受着这一份心情,昏黄的壁灯中,任雨泽偏过头来看着风梦涵光洁如玉的脸庞,红若樱桃的小嘴,不由涌起一股想吻她的冲动,这样的感觉让他有了一点激动,他的呼吸就在这静夜里变得急促起来。

    这微小的变化还是不能逃过风梦涵敏锐的感觉,她转过头来,用犹如星光一样明亮的眼看着任雨泽,而后,又轻轻的闭上了眼睛,踮起脚尖,把自己萱妍而柔软的唇递到了任雨泽的面前。

    他们的身体贴合在一起,脸靠的很近,他甚至可以看到她脸上细致的绒毛,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气,两人的呼吸变得灼热,语言已是多余的东西,唇瓣慢慢贴合在一起,风梦涵情不自禁地颤了一下,任雨泽就看到她的眼里雾蒙蒙水润润的,脸上泛了红潮,鼻尖渗出细小的汗珠,嘴唇微微张着,露出鲜嫩水润的舌尖,清纯夹杂着妩媚,那惹人怜爱的样子让他情难自禁地低头含住她的唇瓣,继而温柔地绕住她的舌尖,她轻颤着承受他的爱意,睫毛已不自觉地潮湿……。

    任雨泽微冷的舌滑入凤梦涵的口中,贪婪地攫取着属于她的气息,用力地探索过每一个角落。这一瞬间的悸动,使彼此忘记了周围的一切,风梦涵的吻很甜,小舌头也很灵活,

    良久,唇分,两个人呼吸都有点急促,她躲避着他的眼神,低下头去,小脸微红。

    她羞涩的说:“你以后还会吻我吗?”她的神情好专注,黑顺势垂下来遮住她半边雪白的面颊,她黑长的睫毛轻轻地闪动着,如同蝴蝶翅膀,她眼睑处的皮肤滑的像上好的白玉。

    任雨泽凝重的点点头说:“会的,会的,一定会的。”

    他们又相拥在了一起,风梦涵的身体在任雨泽的怀里颤动了一下,她的这种颤动顿时激起了他心中的柔情,她的身体在任雨泽的怀抱里向下滑动,她在瘫软。那一刻,她的纯洁和激动让任雨泽难以自拔。

    他温柔地将她横抱,然后去到卧室。她双眼已经紧闭,睫毛在微微颤动。他禁不住地去轻吻她的眼,然后是她的鼻,最后到达了她的唇,他的怜爱之情顿起,轻轻地除去她的衣裙,然后把自己的也除去了,一床薄被将他们笼罩进去,他温柔地抚摸风梦涵的脸,随后是她身体的肌肤,她的身体在动,而这种氛围强烈的冲击着任雨泽,一股酥麻感让身体的每一处都禁不住的颤抖着,让身体根本就无力承受,兴奋和激动席卷而来,他在她耳边轻声说着什么,他的手,已经游走到了她的背部,然后朝下,隔着**轻抚她的臀部,即使只是在外面徘徊,却依然勾挑出了任雨泽最深的悸动。

    多情又缠绵的凝睇中,任雨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两人没有过多的语言,没有分别的泪水,有的只是两颗荡漾的心,他们是这样的缠绵,这样的柔情,这样温馨,这或许就是一次两颗星交轨后的长久的分离,任雨泽又吻了一下风梦涵,他的吻由耳垂一直吻到脖子,又从她脖子吻到额头,在那漂亮的额头上有一种柔柔的光泽。

    她也开始拼命的亲吻他,一只手抓着他的后背,任雨泽感到后背有点火辣辣的,她的另一只手攥住了任雨泽的那话儿,使劲的上下套~弄起来,她抓起了他的手,放到了她的**上。

    “来吧,你摸摸她呀!”她对他说。

    “小坏蛋,来吃我吧。”她梦呓般的呻吟着。

    “今天晚上我的全部都是你的,就像那次在深山里一样,你不用有所顾忌。”她继续着诱~惑的召唤。

    她用舌头舔他的脸颊、嘴唇和脖颈、胸脯,然后往下吻他的大腿,最后,她开始吻到了他的宝贝,她轻轻地吻着它,用柔软的小舌头不断舔~弄着巨大的男根,她的喉咙里出猫儿一般的声音,撩拨着任雨泽的神经,她用手将任雨泽的男根向上推起来,手指不断**着,将任雨泽的整个阴~囊都含进嘴里。

    任雨泽脸上渐渐扭曲,呼吸开始不稳定,但他们此刻已经没有了分别时刻的伤心,他们也不去想那些伤心,只有此刻的疯狂和激~情,任雨泽兴奋极了,也许是风梦涵就是要让他永远不要忘记自己,她要给他最大的刺激的记忆,很快的,阵阵**让任雨泽有些晕眩,

    他转过身把她平放在床上,她喘息着把他的头按下去,他把头伏在下面,在接触的瞬间,她大大的“啊”了一声,她才现,他轻轻的吮吸着那里。。。。。。

    “呜。。。。。。”她甩着头呻~吟。

    而身下,任雨泽的舌头却不断在她的**里进出,他柔软凉淡的唇嘬弄着她的肉~瓣,舌~头在她的敏~感的肉~缝间滑动,挑起她体内的欲~望,蜜水不断地从小洞中流出来,风梦涵的身体开始痉挛。

    “小坏蛋,小坏蛋,你会忘记我吗?来吧,来吧。。。。。。”她剧烈的扭动着,把心中的伤感都甩出了躯体。。。。。。

    任雨泽到底忍不住了,他要冲锋了,也可能是因为兴奋,风梦涵的洞穴不停的紧缩着,任雨泽的阳~根就被她柔~嫩的洞穴一点点吸了进去,风梦涵身子柔软的垂着,两条雪白的大~腿微微叉开,肉~嫩的大~屁股因为任雨泽的抽~动而颤抖着,任雨泽托起风梦涵肉~嫩的大~屁股,一下下的动着,风梦涵的洞~穴在插入之后,很快就变得非常湿润,任雨泽在她的身体里顺畅的运动着。

    风梦涵只剩下轻微的呼吸,她已经受不了下面巨大的快~感,她的身体开始不停的颤抖,任雨泽每撞一下,风梦涵都会出一声婉转的呻~吟,她的洞~穴也开始一阵阵的收缩,把任雨泽裹的紧紧的。。。。。。任雨泽一下子全部抽出来,然后又用力的挺进去,风梦涵‘啊’的一声大叫,美丽的身体僵直在那里,她抬起头,嘴大大张开着,她的洞穴完全紧缩着,美丽的大白~屁股和全身都剧烈的颤动着,洞穴里有一股暖流喷出。

    任雨泽看到风梦涵美丽的大~屁股中间,粉褐色的唇向两边分开,粉红色的洞穴里涌出一股透明的粘稠的液体,美丽的洞口不停的跳动着,她嫩嫩的小~唇顶部,红润的蒂完全暴露出来,不停的跳动着。

    任雨泽的冲击越来越重,风梦涵被那一波胜过一波的强烈电击般的刺激弄得一阵狂喘娇~啼,银牙轻咬,秀美的螓首僵直地向后扬起,美眸中闪烁着一股醉人而狂热的欲*焰,一头乌黑亮丽的长随着她的扭动而飘荡着,全身的雪肌玉肤渗出一层细细的香汗,她的样子使任雨泽再也把持不住了,忍不住加快节奏,哼出声来。。。。。。

    在这样的静静的一个春天的夜晚,他们两人疯狂而又热烈的缠绕着她感到飘如云端而又突地被抛下的虚脱与失重感,直到一波一波的昏阙过去,但还是想他不要停下来。

    在这样的时间与空间状态下,任雨泽有了不可抗拒的激动,而不断被激出的强烈的快意,很快就将他的理智完全吞没,他们的床也都被震得有些颤动。。。。。。

    当一切都平息之后,任雨泽怜惜的紧紧拥抱着她,风梦涵也娇羞地依偎在他的怀里,两个人就这样互相依偎着,互相诉说着,度过了一夜的缠绵。

    天亮了,任雨泽没有叫醒风梦涵,他不愿意看到风梦涵那留恋的目光,他轻轻的起床,悄悄的离开了,而这个个时候,风梦涵却流泪了,他看着任雨泽的背影,在一种深沉悱恻的情绪里,风梦涵是那样悲伤委婉。。。。。。

    再过两天,风梦涵的手续都交接完毕了,大宇县的书记张光明一大早来到了市政府,亲自来迎接风梦涵到大宇县赴任,这样的情境是很罕见的,一个县委书记来接自己的助手县长到任。

    但对张光明来说一点都没有感到过分,他明白这次任雨泽的用心良苦,也知道任雨泽和风梦涵的关系不错,自己要不是任雨泽,恐怕早就在这个位置上坐不住了,所有任雨泽算的上是自己的恩人。

    而风梦涵却救过任雨泽的命,这样换个角度想想,风梦涵对自己也算有恩了,除了这几点之外,张光明还知道,讨好凤梦涵也就是套i好任雨泽,所以今天他就放下了架子,专程到了新屛市。

    当然了,他也不能说他是来接风梦涵的,这样终究是不合规矩的,所有他没有去见风梦涵,而是直接到了任雨泽的办公室,说是来看望任雨泽的。

    任雨泽正在和组织部的周部长通电话,见他进来有点意外,多看了他一眼,继续对电话说:“周部长,一会走的时候我们一路吧,呵呵呵,我曾经答应过风梦涵的,说会送她到大宇县,对对,嗯,好好,那就先这样,走的时候联系。”

    放下电话,任雨泽有点奇怪的问:“你怎么来了?0”

    张光明忙说:“我来看看你。”

    任雨泽点点头,片刻就理解了张光明的心情了,这样也好,至少算是一种态度,虽然有点过了,但凡事总有利弊,从风梦涵的角度来说,有了张光明的亲自迎接,就能让她在大宇县很快的建立起自己的威信,没有那个干部会愿意同时和县长,书记为难的。

    张光明在沙旁边就放下了一个包,任雨泽问:“这是带的什么?”

    “我给市长带了一台手提电脑,这是一个客户非要留给我的,我实在用不上,所有。。。。。”

    “光明啊,市政府给我配了电脑,你留着自己用吧。”任雨泽没等张光明说完,就不咸不淡的打断了他的话。

    “市长,您比我更需要啊,我考虑到您工作需要,现在,信息化技术越来越达了。””

    任雨泽一下就皱起了眉头,让张光明感到有点紧张起来,这么多年的磨砺,张光明早就沉稳,镇定,但是任雨泽的毛病他是知道的,虽然自己算得上是他的亲信了,可是依然在面对任雨泽的时候有点畏惧的。

    任雨泽沉吟了好一会,才慢慢的散去了脸上的冷峻,说:“电脑你带回去,另外既然来了,我把风梦涵叫来,有几句话和你们说说。”

    张光明少有的感到后心一阵阵的凉,任雨泽带给他了巨大的威慑,他连忙点头说:“嗯,嗯,我带回去,带回去。”

    任雨泽就拿起内线短话,拨了出去:“风主任,嗯,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吧。”

    很快的风梦涵就到了任雨泽的办公室,任雨泽脸上已经没有前几天两人在一起的那种温柔和甜蜜了,他指了指张光明说:“凤主任,张书记刚好来汇报一点事情,你们可以先交流一下。”

    风梦涵的心中也是很惊讶的,张光明这样的行为在官场少有,表面上看似乎他是来给任雨泽汇报工作,实际上谁都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情的,早不汇报,晚不汇报,这个时候汇报,分明是为自己而来。

    风梦涵想要感激一下张光明,但心中又委实的感激不起来,终究觉得张光明这样过于夸张的行为,似乎在为了讨好任雨泽,当然了,这样的感觉一闪而过,她还是很热情的和张光明寒暄了几句,说了很多客气话。

    作为他们两人心中的关系,也真的谈不上真诚,因为大家过去并没有太多的接触,作为同样是任雨泽的嫡系,却不一定非要彼此也很熟络,相对于其他的派系来说,任雨泽的这个派系也比较松散,有一点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感觉,不像有的派系,经常都有聚会,都在一起吃喝玩乐的。

    任雨泽见他们两人打完了招呼,就也坐了过来,说:“好了,大家也不用太见外了,正好你们今天都来了,光明啊,你是大宇县县委记,这次,风梦涵和你搭档,干部怎么看大宇县,我就不多说了,你们俩今后一段时间的主要任务,是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过去大宇县缺乏开拓创新精神,所以说,大宇县这些年来,一直在吃老本,今年才刚刚开头,所以说,你们一定要努力工作,让大宇县的经济展有新的起色,风梦涵啊,你任过政府办公室主任,对一些常规的工作,应该是熟悉的,我就不过多强调了,我只是叮嘱你要以最快的度进入角色,同时配合好光明同志的工作。”

    张光明和风梦涵都听的非常仔细,不管他们个人有什么想法,但他们也明白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现在,新平市所有干部都知道,他们是任雨泽的人,如果不能做出好的工作成绩,大家是不会服气的,和他们同时间工作的很多大宇县的干部,好多还是正科级,而他们,早已经是正处级领导,并且分别成为了主要负责人,两人都是在关键职位上面,现在,他们只能尽最大力量,做好工作,才是正理。

    张光明在任雨泽讲完之后说:“市长,您放心,这两年,我一直在考虑大宇县经济展的问题,大宇县已经有不少富裕大户了,他们的眼界生了很大的改变,想着兴办实业,我有了一些初步的计划,在大宇县创办龙头企业,带动农民赚钱,同时,我们准备将主要精力集中在招商引资方面,大宇县在外地客商中间的印象很好,招商局已经在和部分的外地商人联系,准备引进一些电子加工企业了,我一定和凤县长好好配合,不辜负您的期望。”

    风梦涵也赶忙的表态:“任市长,我一定用最快的速度熟悉情况,对张书记的工作也一定会全力配合和支持的,这一点请任市长放心好了。”

    任雨泽看着他们两人:“嗯,你们有这样的态度,我就放心了,我们都是一体的啊,你们的工作能够出成绩,我也高兴啊。”

    这两个大宇县的主管都深深的明白任雨泽话中的含义,他们一起使劲的点点头。

    这面聊着天,那面就传来了组织部周部长的话,小赵过来说:“市长,时间差不多了,凤主任是不是现在就走?”

    “奥,好吧,光明,风主任啊,我们现在就走吧。”任雨泽说话中就炸那里起来。

    风梦涵早就准备好了东西,也都是简单的一些换洗衣服和生活用品,办公室的几个小年轻就帮着一起,把东西放到了张光明带来的车里,任雨泽单独坐着自己的车,他们一起到了市委的门口,稍等一下,组织部周部长也坐着自己的专车出来了,一行三两小车,往大宇开去。

    从这里去大宇县要一个多小时到两个小时的样子,这三辆车跑的很快,用了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就赶到了大宇县城,任雨泽在车上号还眯了一觉,最近老是困,一到春天人就乏的很,这次要说他可以不来的,一个小小的县长上任用不住他出面,但风梦涵的情况不一样,任雨泽认为自己一定要帮她把开局搞好,就算有人说点什么闲话,任雨泽也觉得无所谓了,至少风梦涵救过自己,有了这一条借口,任雨泽做什么都不算太过份了,至于其他人的言论,谁愿意说就让他们说去吧。

    这也不是任雨泽全无顾忌,他也考虑过,他和风梦涵的传言已经有了,自己再遮遮掩掩的,反倒让别人生疑,不如大大方方的,让别人看看,自己很有点身正不怕影子斜的味道,那样的话,很多人也就失去了说闲话的激~情了,就像我们写书,有的读者素质很低,经常骂人,其实作者最好的方式就是不要理睬他,时间一长,他自己都觉得没意思了。

    风梦涵也是明白任雨泽的苦心,任雨泽怕自己年轻,基层经验少,去了镇不住那些久经官场的老吏,为自己撑个场子,让大家知道任雨泽就是我风梦涵的后台,谁要和自己过不去,那就是和任雨泽在为难。

    作者题外话:今天是中秋节,我首先要祝福所有的读者,祝福你们中秋快乐,家庭美满,感谢你们一直以来对小说的支持,说真的,没有你们的支持,我肯定也写不出多少来了,你们就是我的动力,我的支柱,很多朋友每天投票,还有的朋友经常打赏,这都让我很感动,千言万语就是一句话,祝福你们生活美满,有家庭的和和睦睦,没结婚的早遇良缘。

    再一次真诚的感谢你们!!!!!,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