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女长的隐私:官情①②最新章节 > 女长的隐私:官情①②最新章节列表 > 一一三
    [ 这本书相当的十分的好看,这是一本精彩的书,精彩连载就在,如果您有什么观点,留个评论吧 ]

    小魏犹豫起来了,冀良青的理智是不容忽视的,要想获得他的帮助,自己需要付出点代价了,他一咬牙,准备给冀良青一点真材实料,不然今天是闯不过这一关的,

    他说:“不瞒书记你,要说一中的项目,我当初也有错,我一个亲戚是包工头,我给他在一中也介绍了几十万的一个小项目的。

    冀良青一下就明白了,哈哈哈,好你个小魏,原来问题是在这里啊,你还想把我当枪使,你小子啊,你自以为很读得懂我吗?我看未必,对一个人,没有谁能够真正的看明白,好多结婚几十年的夫妻,到死的时候也没有看透对方,何况是你。

    冀良青就慢慢的散去了冷峻的神色,点头说:“原来如此啊,不过好像一中的项目没有什么质量问题吧,这不是建成了,好好的吗?你现在老实说,你在一中工程上到底有多少问题。”

    冀良青并不太在乎这个事情的,话说回来,那么大的一个项目,不管是谁有亲戚,有关系也会多少介绍一下的,这算什么,这是人之常情,就是自己这些年,也没给别人少介绍过项目,陪着吃吃饭,谈一谈,这项目都是人做的,不给你,也要给别人,也算不得什么大问题。

    小魏也是早就想好了几个套路的,他也没有把握说一下就能让冀良青帮助自己,所以多少要有点让他帮自己的由头:“冀书记,我承认错误,我那个亲戚在工程完工之后是给我了3万元钱的,我说不收,最后他就说借给我买房子,但到现在都没还,我怕任市长揪着这件事情不放。”

    冀良青叹口气,说:“你啊你啊,我这些年怎么教育你的,话可以说,但手不能伸,有的钱那是一分都不能要的,谁都爱钱,但特别是我们宦海中人,自己心里要有个谱,你说年底了,单位给个红包什么的,或者谁送点好烟好酒,哪收也就收了,可是一但你收了生意人的钱,这就后患无穷,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在其他项目上翻船的,最后也扯出了你。”

    小魏哭伤着脸,连连的点头,说:“是啊,是,冀书记批评的对,我当时也是一下闷了,刚好买房子差几万元,所有就没坚持住原则。”

    冀良青想了想,不管怎么说吧,小魏算是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真让任雨泽就因为几万元钱废了,也是在说不过去,自己的老脸也丢不起,他思考了一下说:“这样,任市长不是现在还没有查出什么吗?你回去准备3万元钱,然后我把纪检委的同志叫过来,你当着我的面把钱退了,这样,就算任市长有一天真的查出了这个事情,你放心,我会为你担当的。”

    小魏一听,头就翁的一下,整个人愣住了,他本来是指望冀良青给任雨泽打个招呼,让任雨泽收手的,现在这样做有什么用处,哪查出来的就不是三万元钱了,那是叁佰万元啊。

    冀良青见小魏神情不对,就问:“怎么了,你还担心什么,你这样做算是主动给组织反映问题,他拿你没办法的,何况还有我到时候帮你说话。”

    小魏反应也算不慢,忙说:“冀书记,我是担心一但他对我展开调查,传到了大宇县,下面的干部本来都对我不远不近的有个距离,那样他们更会对我有看法,虽然最后我没事,可是影响还是造出去了。”

    这小魏的话倒也说的合情合理的,冀良青点点头说:“哪行吧,我一会给他打个电话,说说情况。”

    小魏一下就轻松起来了,只要冀良青给任雨泽打个招呼,事情就一定会有转机的。

    小魏也知道冀良青是一个很守信的人,他答应了要给任雨泽说说,那就没有什么问题了。所以在后面的一段时间来,小魏再也不提这个事情了,说了些工作上的问题,让冀良青好好的教诲了一番,最后才离开冀良青的办公室。

    冀良青在自己的办公室又坐了一会,才能拿起了电话,给任雨泽拨了过去:“雨泽啊,我冀良青,嗯嗯,你也好,有个事情我想问一下。”

    任雨泽放下了手中的文件,说:“冀书记什么事情啊。”

    “是这样的的,我听说你最近对一中的工程在调查,有这回事情吗?”

    任雨泽没有想到这个冀良青消息这么快,不过这也很正常的,冀良青一直对政府这面的事情都挺关注的,想要瞒他估计也是不可能的,任雨泽就很坦然的说:“是的,最近有人反映市一中在工程中存在一些问题,我也就是让他们查查,有问题就及时纠正,没有问题更好,你说是不是,冀书记?”

    冀良青淡淡的一笑,说:“这是肯定的,不过雨泽同志啊,我们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要酌情出理,或许小魏在工程中存在一点问题,但有的事情那是人之常情,也不能什么问题都上纲上线吧?”

    任雨泽心中冷笑,看来自己的判断还是不错的,事情果然和冀良青有了关系,不然这冀良青也不会这样快的就采取干预措施了,任雨泽心中不快,但也不得不斟酌一下,既然冀良青也深陷其中,自己就不能搞得过于紧迫了,现在新屛市难得有这样一个展机遇期,只有稳定和团结才能更好的展,一旦自己把冀良青逼急了,他和自己撕破脸皮,受害的还是新屛市,还是这刚刚起步的各项工作。

    但就这样放手不管,显然也不符合任雨泽的性格,哪有看到问题不管的道理,任雨泽在矛盾中说:“既然冀书记你已经话了,我肯定不能任性而为了,但调查还是会继续,只是最后的调查结果,以及调查后真的有问题了,怎么处理?这些我不会擅自做主的,我向你保证,最后的处理权在你。”

    冀良青就拿着电话想了想,觉得任雨泽这个提议也是不错,查一查也好,相信就小魏哪三万元钱的事情,在今天已经算不得一个太严重的问题,何况下午他就把三万元上交纪检委了,自己怎么着也能保他无事。

    冀良青说:“哪行,但有一点啊,任市长我要先说明一下,那就是在调查结果没有出来之前,不能搞得满城风雨,不能影响到基层同志的工作,这一点请你注意了。”

    任雨泽对冀良青这句话有点不大明白,既然是让自己查,哪最后肯定是能查出问题的,这和基层有什么关系??

    任雨泽当然是不知道,冀良青其实是在为小魏担忧,怕最后为这三万元钱搞得小魏以后在大宇县不好开展工作。

    任雨泽带着这个疑团,一时就感觉那个地方不对,可到底什么地方不对,任雨泽也说不上来,不过管他的,只要自己查出了问题,那时候你冀良青自己看着办,你不把钱给我吐出来,哼哼,恐怕你胆子没有那么大,只要吐出了钱,自己在去压一压那些供货商,让她们把多出的差价钱找出来,相信也能为新屛市平掉上千万的工程款了。

    任雨泽说:“行,我就在一中内部调查,涉及到其他人的时候,我一定给冀书记你请示之后才行动。”

    “嗯,嗯,那就好,就这样。”

    冀良青挂断了电话,留下任雨泽还在哪里空想着。

    到了下午,小魏果然带了三万元钱交到了纪检委,因为有冀良青在旁边,纪检委的同志也是相当的客气,在听到小魏说明了情况之后,都并没有当成太大的一件事情,三万元真的算不了什么,而且人家还是主动坦白的,虽然时间上有点晚,但这还是算自己给组织交代的,所有登记之后,也都没怎么说,这事情就算过去了。

    冀良青在纪检委的干部离开之后,对小魏说:“好了,现在你安心的工作吧,任市长那里我也给打了招呼了。”

    小魏忙问:“任市长答应不查了?”

    “这到没有,不过他答应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会保密进行,而且最后怎么处理,他也不会自作主张,当然了,他想自作主张也没那个权力,涉及到领导干部的事情,我不说话,他能定的下来?”冀良青说的是轻描淡写的,因为事情对他来说这已经是一个很好的结果了,任雨泽能妥协答应这些要求,本来也是很不容易的。

    不过这让小魏犹如雷轰一般,这算什么,这算什么?这不是调查还将继续吗?真的调查出了问题,那样大的数额,不用任雨泽自己动手,就这冀良青也能把自己废了。

    小魏头上的汗水就刷的一下冒了出来,这到让冀良青有点奇怪了,他看着小魏,说:“你怎么了,今天不热吧,我还感到冷呢,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算了,就在市里休整两天,身体要紧。”

    小魏抹了一把汗水,有点颤抖着嗓音说:“我这几天有点内虚,肯定是感冒了。”

    “嗯,现在天气变化的快,要多注意。”

    小魏嘴里连连答应着,心急如焚,也不敢再冀良青这里多耽误了,赶忙告辞离开。

    出了冀良青的办公室,小魏觉得自己有点腿软了,事情一点都没有起色,自己看来是命悬一线,现在该准备办呢?

    小魏坐在自己的车里,好长时间都没有动一下,让司机有手足无措起来,不知道小魏怎么了,也不敢开口问什么,想下去回避一下,也不敢,留在车里这样的气氛让司机一身起鸡皮疙瘩。

    小魏就想,现在只有一个办法,那就让让任雨泽放弃调查,这个事情如果达不到,自己不要说政治命运了,自己能不能做个老百姓都成问题,按自己那个数额,判个无期都不会多,搞不好还会掉脑袋的,你不要看人家大领导几千万,几个亿最后都没有被敲掉,自己可是不能和人家比的,这点自知之明必须要有。

    但要让任雨泽放弃调查,那真是比登天还难的,任雨泽是什么人,软硬不吃,茅坑的石头,又臭又硬的,难道自己就这样等死吗?

    不成,一定要想想办法。

    后来小魏还是想到了一个很冒险的办法,那就是狐假虎威,

    固然,任雨泽绝不会单凭冀良青的一句话就撒手不查了,但有了冀良青今天给任雨泽说的那句话,转机还是可以自己去创造的,自己可以冒险的和任雨泽好好的谈谈了,要装出一副是冀良青派自己过去谈的样子,给任雨泽摆点**阵,任雨泽就搞不清楚那个项目到底冀良青有没有插手,插手多深?

    一旦任雨泽感觉冀良青也深陷其中,以目前任雨泽的局面,他肯定会有所顾忌,只要他稍微的缓上一缓,给自己腾出足够的时间,自己再想办法封住那些供货商的嘴,事情就有可能化险为夷。

    虽然这样的可能性不是太大,但死马当成活马医,总比等死强吧。

    小魏就决定了,就这样来,他一下抬起了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用足够的镇定语气对司机说:“开车,到政府去。”

    司机见魏县长总算是说话了,也一下如蒙大赦,慌忙启动了小车,直奔政府而去,不过也真的谈不上直奔二字,因为政府就在市委的斜对面,过个马路就是,所以不要听司机油门轰的老响,我看那速度也就是个二档而已,新手啊,低挡轰油门,手艺烂。

    任雨泽今天下午一上班就在王朝大酒店会见了新西兰惠灵顿市政府的一支商贸团,任雨泽同政府办公室接待处的处长做了全程的接待工作,这个处长说是处长,其实只算是科级干部,所谓的接待处,还是归办公室管的,为的就是出去招待的时候,让别人感觉级别高一点而已。

    不过在科级干部中,这个处长也算是非常年轻的,而且还挺漂亮的,口才也好,能言善辩不说,一双眼睛似乎能生生地勾了人的魂去,任雨泽却有太多的感情纠葛了,所有现在他总是认为这种人的眼神再动情、话语再热烈,对于自己而言无非是毫无感**彩的敷衍罢了,所以他只是一味地应承,却并没有半分亲近的意思。

    这次的会谈十分成功,双方在基建、能源、电子制造等方面签署了多项协议,所以在回去的路上任雨泽的心情明显得很好。

    任雨泽这个人有时候说不上来到底是什么性格,在有的时候,他话很多,但在另外的时候,他也会在下属面前吝言寡语,不过他却从来没有给过下属们难以亲近的感觉,今天心情不错,可是任雨泽也没有太多的话,让那个同车而行的女接待处长很是郁闷,这任市长怎么就不多看自己一眼,不和自己聊聊天呢?

    是自己的魅力还不足以打动这个年轻帅气的市长吗?莫非自己今天做错了什么?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秘书小赵倒是分明能够从任雨泽的气息、姿态、说话的语气、语速间阅读到他此刻是放松、心情舒畅的,小赵也早已习惯了在某些时候这位领导的沉默,只是面带微笑的闭口不言,眼角却不时地往后视镜上瞄,这样他就可以随时观察到任雨泽的举动。

    过了许久,小赵方听到任雨泽似乎是不经意地说了一句:“小赵啊,最近有没有见过柯小紫啊?”

    小赵先是一愣,待反应过来,却是更加诧异。

    任雨泽怎么会问到柯小紫呢?那个女孩不是任雨泽一见就头大吗?

    小赵却并不敢将心里的疑问说不来,只是简单地回答道:“我也很久没见过她了。”

    任雨泽却似已经没有了说话的打算,车里便再度陷入沉默。

    实际上任雨泽刚刚想到了李云中省长,因为想到他,接着就想到了二公子,记得前些天二公子回来见了李云中,也不知道他们谈的怎么样,李云中现在让任雨泽也有点摸不透了,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他,从这次的事情来看,李云中似乎并不像自己这几年来认定的那样,感觉他还是有一份正直,他和苏副省长还是有很大的差别。

    但就凭这一次的事情,任雨泽还是不敢轻易的就下一个什么定论的,人在很多时候总是复杂的,所以任雨泽想找二公子好好的聊聊,对李云中多一点了解和理解。

    如果是过去自己误会了李云中,也可以找个机会去纠正一下自己的看法。

    但二公子好像最近也是老上工地,很难见他一面,或许应该问一下柯小紫,不过一想到柯小紫那个样子,任雨泽苦笑着摇摇头,心想,还是算了,这丫头真的有点让人吃不消。

    回到市政府的时候,还不到下班的时间,任雨泽索性便拨通了二公子的电话。

    二公子说自己在工地里,天气马上就下冻了,一冻就不能干活了,因为那样地下层会有冰,最后修好的路等到天一热就会有变化,在一个,太冷了地面也硬,干起来事倍功半,所以他要抓紧时间。

    任雨泽是不能再电话中谈论李云中的,那样不仅过于唐突,而且也不够对李云中的尊重,所有任雨泽也就只好站在市长的高度,给予二公子了极大的鼓励,最后二公子实在是听不下去去了,说:“拉到吧任雨泽同志,说给我说什么事业?理想?价值观干毛啊?我就是为了挣钱,路早点修好,我就早点轻松,我才没有什么**崇高理想呢。”

    任雨泽正儿八经的说:“你口里没有,但你的思想深处已经有了,这一点我感觉的到。”

    “算,算,懒得和你磨牙了,挂了,那面有人喊了,回去你请我喝酒啊。”

    任雨泽刚要说可以,没问题之类的话,人家已经挂断了电话。

    任雨泽就笑笑,还有半个来小时下班,他也不想看文件了,今天陪客人有点累啊,所有他

    只是枯坐着挨时间。可能是这几日休息不好的缘故,他觉得头脑昏昏沉沉的,做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兴趣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大宇县的魏县长却敲门走了进来,任雨泽眉头一扬,对这个小魏,任雨泽从第一天认识他的时候就不是很感兴趣的,何况最近查一中的事情,很有可能和这个小魏是有关系的,不管他是为冀良青做的这些事情,还是他为庄峰做的,总之,都不是好事。

    心里是这样想的,不过不管怎么说,人家是大宇县的县长,自己是人家的顶头上司,就算心里不待见他,但工作还是工作,不能凭自己的感情好恶用事。

    任雨泽就点点头,挂出了一点笑容说:“魏县长来了,坐吧,小赵啊,给魏县长到茶。”

    小魏赶忙说:“不用,不用,我坐一会就走,不敢耽误任市长太多的时间。”

    任雨泽淡淡的说:“客气什么,来了就是客人吗。”

    小魏也不坐下,走到了跟前,给任雨泽上一支烟,任雨泽也接上了,让他给自己点上,说:“魏县长今天有事情啊?”

    “任市长,你还是叫我小魏吧,你叫我县长,我感到难为情的。”小魏不好意思的说。

    “这有什么,一个称呼而已。”任雨泽不动声色的说。

    小魏就自己退到了沙旁边,刚好小赵的水也泡好了,小魏双手接上,对小赵也说了好几句客气话,这才坐了下来。

    任雨泽看看他,也没有说话,也没有过来,依然自己坐在办公椅上,闷着头抽烟。心里却快速的思考起来,小魏的到来很有可能还是为了一中工程的事情,看来他也是急了,早上冀良青来过电话,下午他又跑来,哎,这人啊,非要等事到临头了才紧张,当初干什么去了,早点注意,少干点坏事,何至于如此。

    小魏先说了说工作上的事情,任雨泽也耐心的听着,至于大宇县的工作,任雨泽也一直很关注,因为大宇县在新屛市来说算你是经济比较好的县,他们有大量的矿山,所以每年的经济指标也都完成的不错。

    可是话又说回来了,他们吃的是老天给的好处,就像现在的公务员,税务,银行,供电等等好单位,并不是这些单位管理好啊,人勤快啊什么的,主要是他们得天独厚占尽了各项好处,要把他们放在街道皮鞋厂,他们一样的玩完。

    当然了,也就是像我们写手一样,书好不好是一个方面,要是编辑老不给你推荐,你写的再好也是冰凉甚冷的,不要听什么好酒不怕巷子深,是宝石就会光,是黄金就要闪亮的鬼话,那是骗小孩的。

    所有任雨泽感觉到,要是大宇县真的书记和县长团结一气了,同心协力的搞工作,那个地方还有很大的潜力可挖,在小魏当上大宇的县长之后,任雨泽也经常给大宇县的书记张光明叮嘱,要他一定要抛弃个人之见的怨气,对县政府的工作好好支持,不能因为小魏差点夺了他的书记位置,就对人家怀恨在心,以至于影响到工作。

    张光明也给任雨泽是打了包票的,说肯定会好好配合工作。

    但他能不能好好的配合,任雨泽还是多少有点担心,于是任雨泽就对大宇县特别关注,通过各种渠道在了解大宇县的近况,不过观察了这么长时间,感觉张光明还算不错,心胸开阔,没有为难小魏。

    现在小魏来给任雨泽汇报工作,这些任雨泽都知道,不过还要假装不知道,耐心的听。

    好在小魏也不是专程来汇报这个工作的,所有说了没几句,小魏自己就打住了,说:“任市长什么时候到我们大宇也去视察一下吧,让基层的干部领略一下任市长的风采。”

    任雨泽呵呵一笑,说:“好啊,抽时间一定过去看看,不过风采二字就免了吧。”

    “任市长客气了,你不仅年轻,人也是英俊潇洒。”小魏顺手就拍了一下任雨泽的马屁。

    任雨泽也只好笑笑,这话根本就是废话,客气都不好客气的,再说了,你是个大老爷们,我就是**倜傥,英俊潇洒,你说出来也没有一点感觉,任雨泽就想起了上次在飞燕湖畔,那个女明星赵徽对自己的赞扬,说自己帅气,还要和自己一起搭档拍片子呢,人家那话说出来才有味道,让自己足足是回味三日,余音绕梁,不知肉味。

    小魏该客气的也客气了,该做的前奏也做过了,话题就直接的转到了市一中的工程上了:“对了任市长,我刚从冀书记办公室过来,他让我给你带句话。”

    “带话?”任雨泽有点稀奇了,这冀良青在玩什么花样,自己和他还不至于如此吧,又不是两口子吵架了,找个旁人带话和解。

    小魏看着任雨泽不解的神情,说:“是啊,冀书记今天也给你打过电话了,但他后来想想,恐怕这一中的事情还是要请任市长斟酌一下,任市长你也知道,这新屛市在你的正确领导下,现在刚刚有点起色,不要以为这件事情最后让冀书记为难。”

    任雨泽心中很是不爽,这个冀良青也真是过分了,早上说的话,到了下午就不算数了,还专门的人派个人来和自己谈,有必要吗?难道你还想用新屛市的展大局来做你手中的筹码吗?

    任雨泽愤愤的把烟摁熄在了烟灰缸中,声音不大,但很威严的说:“冀书记有什么话可以让他亲自给我来谈。”

    小魏故作镇定的一笑,说:“正因为有的话不好和你当面说,所以冀书记才派我才来谈谈,任市长啊,何必如此呢,这件事情冀书记一定会领情的。”

    “谈不上领情不领情的话,魏县长,你回去告诉冀书记,市一中的问题我一定会继续查的,这一点谁说都没有用处,但我早上电话中说过的话也算数,最后怎么处理我听他的,至于还想谈其他的什么条件,我看就免了吧。”

    任雨泽说的义正言辞,他也想好了,自己表示的强硬一点,才能让冀良青感到害怕,他才能把吃进嘴里的东西出来,只要他吐出来了,自己退一步也不是不可以,但就想凭借自己是新屛市一把手的权威来压我任雨泽,哪你冀良青打错算盘了。

    小魏在听完任雨泽的话之后,心是一阵的收缩,一阵的悸动,这个任雨泽一点门缝都没有给自己开啊,照这个情况来看,自己已经算是完蛋了。

    小魏就挣扎着,鼓起勇气说:“任市长,你这样做要考虑一下后果,在新屛市,冀书记还是能应对任何挑战的。”

    “奥,你说的我就有点听不懂了,我查的是一中的问题,冀书记担心什么?要是真的担心,现在也还来的及啊,钱补上了,什么都好说,毕竟现在还没有调查结束。”

    任雨泽只能把话说的更明白一点了,要是这样你冀良青还是不想照办,哪没什么好说的了,你想开战我奉陪就是了。

    小魏也是到了绝望的尽头了,他听出了任雨泽的话意,但现在他已经没有办法吐出那么多的钱,一个是那些钱他只得到了一少部分,大头子都在庄峰手里,现在自己总不能让庄峰往外拿钱吧,庄峰已经是哪个样子了,根本不会听自己的话。

    在一个,其实他和庄峰就算全吐出来也是不够的,钱是大家赚的,人家供货商担了风险,肯定也是要分一块蛋糕的,还有一中的很多领导,还有验货收货的那些人,谁没拿好处,所以吐现在就是自己想吐,也根本吐不够的。

    小魏就心一横,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说:“任市长,你想让冀书记把钱退出来吗?这怎么可能,你不想下,难道那么多的钱能是几个人拿到的,你不要置自己在很多人的对立面,那时候你后悔都来不及。”

    这小魏也是黔驴技穷是在没辙了,只好用上恐吓的语言。

    但也就是这句话,让任雨泽一下就豁然开朗了,哈哈哈,任雨泽大笑起来,说:“魏县长啊魏县长,你也太不自量力了,我任雨泽是什么样的人,你难道不知道吗?还用冀书记的名头来压我,你错了,你错的离谱了。”

    小魏也是怒极反笑,怕急变胆大,也冷笑了两声,说:“这么说任市长是准备和冀书记对着干了?”

    任雨泽饶有兴致的瞅着小魏,只是嘿嘿的笑,笑的小魏有点懵,有点毛。

    任雨泽好整以暇的自己给自己点上了一支烟,抽了两口,才看着目瞪口呆的小魏说:“你忽略了一时事实,那就是作为一个给冀书记代言的人,你说的话太多了,表现出来的情绪也太激烈了。”

    “这又怎么样?”小魏懵懵懂懂的问。

    “不怎么样,问题是你让我恍然大悟了,其实整个事情和冀书记一点关系都没有,不过是你假借着他的名字在装神弄鬼而已,你要明白,当我摆出了如此优厚的一个条件的时候,就算这件事情真的是冀书记所为,他也会很谨慎的思考我提出的条件的,但你却断然的否决了我的提议,你不感到自己有点越俎代庖吗?”

    小魏一下就傻了,他突然的现,自己虽然和任雨泽同样是秘书出生,但自己和任雨泽还是具有太大的差别,自己比不上任雨泽,没有他的睿智,没有他的狡诈,更没有他的冷静和笃定。

    不错,他看似一直在和自己讨论着这个问题,实际上他一直在观察自己,在套自己的话,他的狡诈不是表现在关键时刻的那种灵光一现,他完全是随时随地都有着这样的特性,自己败了,败的一塌糊涂,败得体无完肤。

    小魏有点摇晃的站了起来,他半天没有说一句话,就是那样看着任雨泽,他的眼中充满了仇恨和绝望,这样的眼神就算任雨泽从来都以胆大著称,但还是被小魏这样的眼神震慑住了,任雨泽在想,一个人充满了绝望的情绪之后,或许本身的性情也会生一些变化的,懦弱的人很坚强,善良的人会凶狠。

    而小魏接下来又该怎么样呢?

    这个答案任雨泽是不会知道的,因为小魏已经离开了,就像他来的时候一样的突然。

    任雨泽本来想要把小魏的事情给冀良青打个电话说说的,不过在思考之后,任雨泽决定还是暂时不说了,因为现在给冀良青说,反倒没有任何的意义,说不上冀良青还会从中作梗的,过去自己的推断错误,以为冀良青也身陷在市一中的项目中,那样的话,冀良青不敢和自己叫板,更不敢对最近过于强硬。

    但显然的,自己错了,冀良青和这个事情没有什么关系,这样他更有可能对小魏展开庇护,也更有可能对最近展开围堵。

    所有暂时不能告诉他实情,还是等市一中的调查全部清楚了,那个时候,什么都不说,让冀良青自己处理吧。

    任雨泽拿起了电话,给在市一中查账的那个领导挂了过去:“我任雨泽啊,你们今天查的怎么样?”

    “任市长你好啊,今天没什么进展,一中的马校长身体不舒服,今天说到医院看病去了,我们队其他一些在校的干部做了调查。”

    “生病了?他可真会挑时间啊,那好吧,你们先忙,有情况联系。”

    挂上了电话,任雨泽想,恐怕这个马校长是和小魏串通好的,以为今天就可以让自己放弃调查了,真是异想天开。

    一看时间,早就过了下班的时候,任雨泽也收拾一下,关上了办公室的门,和小赵打声招呼,回家去了。

    吃过晚饭,任雨泽在客厅里抱着小雨玩,江可蕊陪着老妈在看电视,任雨泽是从来不看她们看的那种电视,没剧情,不真实,就像有的小说一样,老太婆的裹脚布——又臭又长的,檫,你们千万不要你给其他作者说啊,不然他们会恨我的。

    现在小雨很乖了,瞌睡也调整过来了,白天玩的时间多,晚上睡的也不错,比起头几个月来,真是让任雨泽轻松了不少,小孩现在的时候,正好是最可爱的时候,也不会说话,逗着他笑,他就‘可可可’的笑个不停。

    不过任雨泽今天还是有点心不在焉,若是在平日,逗着小雨他的情绪会很高,今天却不时的对着电视屏幕呆,脑袋里想的就是小魏和一中的事情,任雨泽感觉到,这个小魏恐怕在市一中的项目里陷得很深了,但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任雨泽也说不上来,他只是希望查账的可以尽快的有个结果。

    再后来,任雨泽就不得不思考一下将来万一小魏问题严重了,大宇县的工作应该怎么做,不能因为小魏的事情影响到了大宇县的经济展,那么如何才能把这种可能性降到最低呢?……所以啊,对任雨泽这样的人来说,别人看似简单的小事,在他们来说,就要考虑很多接下来的步骤。,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