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女长的隐私:官情①②最新章节 > 女长的隐私:官情①②最新章节列表 > 一次暗战
    现在任雨泽要见冀良青是不需要等待和通告了,他能够随时随地的来见冀良青,走进冀良青办公室的时候,冀良青正在看着文件,意见到任雨泽,冀良青就站了起来,很客气的说:“任市长来了,坐吧,坐吧,小王,给市长泡茶。”

    说着,冀良青就走了过来,坐在了沙上。

    任雨泽也客套两句,掏出了香烟,帮冀良青和自己点上后说:“上周我到下面转了转,感触也是颇多啊,今天给冀书记汇报一下思想首席御医。”

    冀良青打个哈哈说:“雨泽同志,你这就见外了啊,我们两人可是不要如此客气,有什么事情一起商量,共同探讨。”

    “冀书记你才是客气,你是新屏市的班长,我充其量只能算个副班长吧,所以汇报和请示以后是经常的,你可不要嫌烦。”∏∏bsp;h<em></em>t<em></em>t<em></em>p</b>:<ft></ft>m<sp></sp>i</EM>h</EM>u</b>ae<sp></sp>t

    冀良青摇着头,很感慨的说:“唉,这真是不敢当啊,雨泽,其实对你当上市长这个问题,我最初还是抱有看法的,但也许是我老了,有点看法现在看来,实在是杞人忧天。”

    任雨泽见冀良青打出了感情牌,心中也是有点想法,但今天自己不是来说其他问题的,任雨泽就没有接冀良青的感慨,抽了一口烟。

    “冀书记,那我就先汇报一下工作吧?”

    “奥,奥。”冀良青眼中闪过一丝不快,这个任雨泽啊,真是软硬不吃。

    “冀书记,最近一个阶段,在市委的领导下,市政府的各项工作,都在稳步推进,总体来说是好的,可是,其中也有一些问题,主要体现在市政府班子成员的身上,不少的班子成员,依靠和依赖思想比较严重,副市长看着常务副市长,常务副市长看着市长,市政府看着市委,这种依赖思想,存在一定的时间了,已经对工作形成了一定的影响,所以,我考虑,是不是成立几个领导小组,具体明确一下他们的职责。”

    冀良青暗自吃惊,他明白任雨泽的意思,自己在前一阶段庄峰倒台后,代管了一阵子的全市工作,为了全面掌控形势,当时自己提出了市委书记和副书记插手经济工作的建议,接着又安排市委常委具体分管经济工作,经过一段时间的运作,效果还不错,市委的威信空前提高,自己很是满意。

    但没有想到,任雨泽刚刚上任不久,就提出了这个问题,就想让市委退出政府的管理序列。

    冀良青明白,市委和市政府的工作,交叉重复的太多,市委常委在最近一个阶段,几乎分管了全部的政府工作,不少的副市长,实际作用不大,这种局势确实不正常,长期这样下去,肯定是不行的,不过,冀良青却希望可以继续维持一段时间,那样自己就能在政府建立自己的队伍。

    所以现在听见任雨泽的话,冀良青面无表情,他不想正面回答。

    任雨泽当然也看得出冀良青的想法,他没有等待,继续说:“我建议成立几个领导小组,涉及到农业、工业、城市建设、对外贸易展、计划、财政收入等等方面,市委领导挂帅,政府分管的副市长具体执行,领导小组明确职责,具体应该办些什么事情,组长的职责是什么,副组长的职责是什么,我已经起草了初稿,今天来,就是请冀书记看看的。”

    任雨泽边说边从公文包里面掏出了已经起草打印出来的初稿,递给了冀良青。

    对这个问题,任雨泽是经过仔细考虑的,涉及到的领导小组,虽然市委领导大多是组长,不过,每个小组,只有一个副组长,那就是市政府分管的副市长,而且,在组长和副组长的分工上面,组长负责宏观决策,包括召开会议、确定展方向等等,副组长具体办理所有的工作,这样的分工,实际上恢复了以前市委决策、政府执行的路子。

    领导小组下面涉及到了所有的市直部门,相信这样的文件下去以后,下面的单位负责人完全明白。

    冀良青不很情愿的接过了稿子,但却表现的是看得非常仔细,与其说在认真看着稿子,不如说冀良青在认真想着这件事情,看来任雨泽是做好了准备的,市委和市政府的职责问题,既然任雨泽提出来了,冀良青现在没有答复,肯定是不行的。

    当然,任雨泽没有直接提出来,采取了这样一个迂回的形式,也算是煞费苦心了,冀良青迅权衡利弊得失,自己要是赞成这个方案,意味着市委要逐步退出经济工作的第一线,自己这几个月来的努力也就化为灰烬气功宗师在异世。

    自己要是不同意这个方案,意味着政府以后可能会推卸责任,毕竟,权力和责任是对等的,还有就是任雨泽可能会想到其他的办法,还是要扭转这种局势的,甚至有可能在市委常委会上直接提出这样的问题。

    冀良青想到了退步,他现在不想和任雨泽生太大的摩擦,因为现在的局面还很微妙,谢部长前些天来的那一手,让冀良青是有所顾忌的,在没有探清整个形势的情况下,冀良青绝不会轻易冒险。

    可是,就这样同意了任雨泽的建议,冀良青真的有些不甘心,就这样退出来,心里总是不舒服的。

    任雨泽此刻也明白,这个权利的博弈才刚刚开始,冀良青不会轻易就范,自己还是要做好长期抗战的准备,于是他要走说:“冀书记,要不你先看看,如果有什么意见,通知我,我先到政府那边去了。”

    冀良青若有所思的说:“好的,这个稿子我先看看,就是这几天决定下来。”

    任雨泽和冀良青各怀心思,虽然在微笑,在客气,但各自都会想到对方的想法,他们握手之后,任雨泽起身离开了市委。

    不过任雨泽也知道自己现在的优势,从今天冀良青的表现来看,冀良青的态度不坚决,他现在对自己还是有很多顾虑的,这就决定了他一定会左右摇摆,至于最后的结果怎么样,现在还不好说。

    而自己要真正落实这件事情,必须得到其他方面的支持,尉迟副书记就是非常重要的一环,冀良青对这件事情一定会召开书记办公会和常委会研究的,所以,在召开会议之前,得到部分常委的支持,是当务之急。

    如今,常务刘副市长,任雨泽是不用担心的,刘副市长本来就是冀良青的眼中钉,肉中刺,就算没有这个原因,但刘副市长和自己一样,同样的希望获得实际的权利,所以于公于私,刘副市长都会支持这个提案。

    如果尉迟副书记也能够表态支持,那么基本上就成了,毕竟四大常委之中,有三个意见一致,冀良青就会妥协。

    任雨泽在考虑之后,决定联系一下尉迟副书记,一回到办公室,任雨泽就打了一个电话:“尉迟书记,你好啊,呵呵呵,我们好长时间没有单独在一起吃饭了,今天刚好我也清闲一点,一起坐坐怎么样啊?”

    尉迟副书记对任雨泽现在已经是不敢轻易的招惹,他知道任雨泽已经不是自己可以攀比和竞争,任雨泽那强大的足以让自己粉碎的后台们,已经让尉迟副书记心有余悸。

    “任市长,你工作忙,管着政府这么大一摊子,哪里有时间啊,我还没有来得及给你祝贺一下啊。”

    任雨泽忙说:“哈哈,客气了,晚上一起坐坐,我来安排。”

    尉迟副书记答应的也是很干脆的:“那我就不客气了。”

    “好好,我们之间也不需要客气。”

    任雨泽叫来了小赵,让他给自己安排一个地方,晚上自己要单独的和尉迟副书记坐坐。

    到了下午下班之后,任雨泽早早就到了小赵安排的那个地方,尉迟副书记还没有过来,任雨泽先点了一些菜,要来了酒,想着工作上面的事情,等着尉迟副书记过来。

    等的时间不长,尉迟副书记就来了。

    两人少不得寒暄几句,一起坐了下来,几杯酒之后,任雨泽就转入了正题:“尉迟书记,我这刚刚接手政府的全盘工作,这以后还要你多多支持啊,有什么好建议,也一定要不吝赐教。”

    “任市长说笑了,你多年前就是临泉市的市长了,这新屏市的工作,还不是小菜一碟,至于赐教我更不敢当啊,我现在只有分管好自己份内的工作,哪里敢在任市长面前说什么经验和建议。”

    任雨泽就笑笑,说:“我现在遇见了难题,想必尉迟书记你也有所察觉的。”

    尉迟副书记‘奥’了一声,说:“任市长说说,是什么难题啊。”

    任雨泽说:“以前,不管是庄峰这个人怎么样把,但政府运作也算正常,前一阶段冀良青书记暂时负责了政府的工作,按照冀书记和市委的统一安排部署,你们市委也分管了一些经济工作,做了一些事情,但现在,我觉啊,政府的班子成员,等靠的依赖思想严重啊。”

    尉迟副书记一听也就知道任雨泽的意思,但说真的,他自己也是这次分管政府工作之后的受益者,所以他有点为难的说:“任市长,你说的事情,涉及到了班子的分工合作问题,这可是主要领导考虑的问题,我以前可没有想过这些事情啊。”

    他只能把事情说到冀良青的身上。

    任雨泽一笑,端起了一杯酒,碰一下尉迟副书记放在桌上的酒,一口喝掉,然后说:“我知道,这确实和你没什么关系,我只是觉得,现在政府里面的其他副市长,工作积极性不高,按照目前的工作格局,他们的权力小、责任大,这样的现状,放到谁的身上,都会有埋怨情绪的,所以,我想着,有必要加强其他副市长的工作责任,让他们切实履行职责,真正将政府工作开展起来,说到底,就是权责平衡啊。”

    尉迟副书记知道是躲不过去的,他表情也有些严肃了,他其实也是知道这样的做法长此以往的下来肯定不对,可是谁愿意把手上现有的权利交出来呢?

    就是现在全国领导们,不都是在希望自己可以657080,以后退休吗?何况自己?

    但看着任雨泽如此认真的今天特意和自己说这个事情,尉迟副书记还是有点犹豫,他不想为这个事情得罪任雨泽,说的更准确一点,他甚至还希望可以有机会对任雨泽表示一下自己的支持,给他一个人情。

    他很想弥合过去和任雨泽之间存在的那些矛盾,在权利和任雨泽之间,尉迟副书记也在寻找一种必要的方式,他犹豫了好一会,决定还是给任雨泽一个人情。

    “任市长,你说的事情,可大可小,比如说上面吧,省委省政府在工作职责的划分方面,还是比较明确的,省委宏观决策,掌握展方向,省政府负责落实,掌控经济展步伐,不过,中间也有职能交叉的事情,毕竟,党领导一切,新屏市目前的情况,相对复杂一些,比如说我,分管着干部工作,宣传政法工作,市委机关工作,还要负责农业农村工作和城市展工作,按照个人精力来说,我的精力有限,不可能将所有工作都做好,所以,会有所侧重,干部工作、宣传政法工作,是我本身的职责,如果不能做好,一定会受到批评……”

    他看了一眼任雨泽,见他正不动声色的听自己说,尉迟副书记就继续说。

    “所以,在这些方面,我是最为注意的,也是花费了最大精力的,余下的时间,我会过问其他工作,比如说农业农村工作和城市展工作,在你面前,实话实说,现在我感觉很累,我毕竟是市委副记,不是副市长,农业农村工作和城市展工作,不是我的主要工作,可是,我要花费大量精力去过问,去和副市长来商量,下面的部门负责人来汇报,都等着我来拍板定夺,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所以,你说的意思我明白,我是完全支持的。”

    任雨泽松了一口气,很诚恳的说:“尉迟书记啊,谢谢你,这不仅仅是对我个人的支持,更是对市政府的支持啊。”

    “任市长,不要这么说,我是怎么想的,就怎么说,我相信,你一定为这件事情,找过冀良青书记了,你怎么说的,我不知道,不过,我的看法不是很乐观,据我所指,目前这种局势,主要是冀书记促成的,基层工作和上面有所不同,中央的我不知道,从省委省政府的工作来说,之所以分工明确,是因为工作大体都比较宏观,省政府具体一些,可也不会直接和百姓打交道。”

    任雨泽连连的点头,尉迟副书记说的也是对的:“是啊,他们是高层领导,比不得下面啊。”

    “对的,到了下面就不同了,就说新屏市,本来是不会直接从事具体的经济展工作的,可是,成立了南区、北区、开区以后,市政府不得不将具体的经济展工作抓在手上,有了具体的经济工作,相对就会忙碌很多,市委相对就宏观很多,有了这样的对比,一些情况自然而然就出现了,至于县上,就更不用说了,书记管着一切,县上是做具体工作的,不可能分得那么仔细,这些方面,我不用多说,你干过县长、县委委记,比我要清楚很多,这属于体制问题,不是你我可以讨论的。说到新屏市,我感觉冀良青书记对目前的形势很满意,你刚上来,时间不长,就想到了改变这种状况,我佩服你的勇气,也为你担心啊。”

    任雨泽也完全是理解尉迟副书记的担忧,不过任雨泽压根也没有畏惧过冀良青,自己的权利就是要靠自己争取,这是没有什么好说的,就算有些麻烦,自己也要这样做。

    任雨泽说:“尉迟书记,正是因为有这些前提,所以,我需要得到你的支持,我不妨将话说开,我就是在为市政府争取权力,为副市长争取权力,不过,这个争取,没有越范围,市政府的职责非常明确,就是做事。”

    “嗯,嗯,雨泽同志,我是理解你的。”

    “谢谢理解啊,你看看,目前,市委市政府的职能交叉过多,市政府的权力被削弱了,责任没有变,已经出了能够承受的范围,长期这样下去的后果是什么,我不说你也明白,如今,市政府的班子成员,除了我这个市长和常务副市长,其余的副市长,常常到市委请示汇报工作,没有工作热情,没有进取心,如果我不能改变这种情况,内心不安啊。”

    尉迟副书记就咬咬牙,狠说:“任市长,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你放心,我完全支持你的决定,召开会议的时候,我会言的,通过这么长时间的接触,我现在还是很佩服你的。”

    “客气了,我们也不用多说了,尽在酒中,来,我们干了这杯酒。”

    两人一直聊到很晚,才尽欢而散。

    接下来,第二天,任雨泽找到了刘副市长,现在刘副市长也比过去老实了许多,虽然他并没有前来讨好任雨泽,但他的心里对任雨泽的畏惧比起别人更要严重,在庄峰得势的时候,刘副市长是无所顾忌的,对任雨泽他也从来都没有放在眼里。

    更有甚者,他感觉到任雨泽抢了他的常务副市长位置,他的心里还是很不服气,但庄峰的轰然倒塌让他不得不考虑到自身的安危了,这次他没少花功夫,好歹找到了苏副省长,弄了一个常务副市长上来,但不管是冀良青,还是尉迟副书记,都不会给他好脸色看。

    而任雨泽那就更不用说了,很多庄峰过去的人都早早的到任雨泽那里大献殷情,卖好耍乖了,唯独自己还要保留着一份尊严,现在看来真是骑虎难下,对任雨泽即无法讨好,也不敢得罪,凭任雨泽的手腕,狡诈,自己一个人实在是难以应对。

    所以现在任雨泽给他主动的打了电话,让他过来一下,他根本都不敢耽误,屁颠颠的跑了过来。

    任雨泽微笑点点头说:“刘市长,最近辛苦了,北区的棚户区搬迁多亏你费心啊。”

    刘副市长也不亢不卑的说:“那里的话,是大家一起努力工作,我也就是走个现成的协调,配合,谈不上辛苦。”

    这话中也多少有点低三下四的意思,意思说还是在任雨泽的领导下,自己做了一点现成的具体工作。

    任雨泽也不想和他多绕弯子,就说:“我和尉迟副书记昨天碰了一个头,说起了市委和政府配合工作的问题,我的意思是政府的工作还是要以政府为主体,市委不必过多的干预,尉迟副书记也表示支持和理解,下一步说不上要上会……”

    说了一半,任雨泽就停了下来,他看着刘副市长,等着他接自己的话。

    刘副市长一下也就明白了任雨泽的意思,其实任雨泽的这个方案,在前些天也是经过了市政府市长工作会议的,他当然知道,现在任雨泽又专程的叫他过来,不用说,就是要自己在会上支持他。

    刘副市长在这个问题上是不会和任雨泽有分歧的,本来在好不容易弄了个常务副市长,现在搞的什么事情都要请示市委,他早就感到憋屈了,此刻一听连尉迟副书记也站在了任雨泽的这面,他自然也有了胆气:“奥,这事情我们在市长会议上已经统一过的,我想市委也应该理解,万一上会,我还是这样一个看法。”

    见他没有节外生枝,也表示了大力支持,任雨泽算是完成了预定的计划,他就等着冀良青表态了,任雨泽估计,很快冀良青就要召开会议,研究这件事情了。

    两天之后,任雨泽接到了市委办公室的通知,参加常委会。

    冀良青没有事先召开书记办公会,将事情直接拿到常委会上面讨论,任雨泽感觉到了一丝异常,先召开书记办公会或者常委预备会,统一一下意见,常委会上面的争执会少很多,可是,直接召开常委会,就不同了,没有统一的意见,各抒己见,到时候争论会很激烈。这样的安排,让任雨泽明白了冀良青的意见,估计他还是舍不得放开刚刚到手的权利啊。

    在任雨泽走进常委会议室的时候,感觉到会议室里面很安静,所有人面前都摆着那份领导小组材料,没有人议论,大家都很严肃,任雨泽刚刚坐下,冀良青就进来了。

    这样的会议规矩,早就形成了,大家的时间掌握很好,市长和书记总是最后进入会议室的。

    冀良青进入会议室,刚刚坐定,就宣布开会了,会议的议程单一,就是讨论领导小组的职责和分工问题,材料已经提前下了。

    冀良青平平静静的说:“今天召开常委会,专门讨论市政府提出来的成立农业农村、工业、城市建设、对外贸易展、计划、财政工作等领导小组的意见,任市长和我先不表意见,大家各抒己见,有什么看法、意见,都可以提出来,材料已经下去几天时间,相信大家都看了,今天的会议,我有要求,那就是所有的常委都要言,都要表述自己的意见。”

    任雨泽有些愕然,本来,他是准备先介绍一下这个稿子的来历,顺便讲一讲市政府目前的情况,他相信,通过这样的介绍,能够再一次争取部分常委的支持,没有想到,冀良青居然这样安排,这岂不是表明,市委市政府暂时还没有统一意见,还没有形成共识吗?

    那么,常委会说些什么呢?

    通常情况下,常委会的言有两种顺序,就如同会议室里面的座位排列一样,如果书记和市长先不言,要么是常委排名最前面的尉迟副书记先言,要么是排名最后的,公安局的局长韩宇捷兼政法委书记言。

    今天会议的议程虽然单一,不过,涉及的事情很关键,公安局的局长韩宇捷先言的可能性不大,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尉迟副书记。

    尉迟副书记此刻也有点矛盾了,会议的言安排,出乎了他的预料,本来以为,任雨泽会先强调一下,接下来,他只需要对任雨泽的意见模棱两可的表一点看法,最后稍加的表示赞同即可,这样做,可以最大程度缓和自己和冀良青之间的矛盾。

    但他没有想到,冀良青和任雨泽先都不言,这就让自己很麻烦了。

    尉迟副书记是明白冀良青的意见的,知道他对任雨泽的提议不会赞成,否则,今天冀良青也不会用这样的方式来开会。

    尉迟副书记感觉很困难,如何言,如何支持任雨泽的建议,他急思考着。

    但不言也肯定是不成了,他沉吟了一下,说:“我先说说吧,我只是代表自己的观点吧,我觉得啊,现在我分管党群,农业农村工作和城市建设工作,压力颇大,感觉时间和精力都不够,我的工作重点,一定是在市委的,看了这个领导小组的分工,我踏实了很多,新屏市正在高速展,我担心因为自己的精力和时间问题,影响到了全面的工作,市政府的这个方案,我认为,能够有效解决问题,让我的工作重心能够有所侧重,所以说,我是同意这个方案的,当然,具体实施过程,以及如何把握,需要进行认真的研究和讨论。”

    任雨泽有些放心了,尉迟副书记的言,开了一个很好的头,接下来应该是常务刘副市长言,但市组织部长周海山却抢在了他的前面言了,这让刘副市长感到很是憋气,自己是最后一个进的常委,但按说自己排名应该在他的前面,可是别人瞧不起你,你能怎么办?

    大家也确实没有把他当成一回事,都静静的看着市组织部长周海山,而任雨泽实际上对周部长的言,并不抱太大的希望。

    “我说一点个人的看法,不成熟的地方,请大家讨论,我觉得目前的领导模式是很成功的,当然,市政府提出来的领导小组的设想,有一定的创意,可以考虑在具体的工作中,适当予以贯彻,市委领导全面工作的思路是不能变的,具体如何操作,可以商榷,这需要一个过程,不能一蹴而就,只要大家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有着高度的政治责任感,当然,个人的分工,如果担子重了一些,还是可以考虑调整的。”

    市组织部长周海山的言结束以后,冀良青和任雨泽都是面无表情,任雨泽感觉到为了争取正常的权力,怎么会遭受如此多的阻碍,从周部长的言,不难看出,里面有冀良青的影子,冀良青为自己创建的模式感到满意,不愿意打破目前的这种平衡。

    任雨泽可以断定,冀良青一定找到了不少的常委,议论过这件事情,或者是隐晦表明了态度,今天的常委会,按照这样的模式开下去,很难有什么结果。

    任雨泽内心最为隐秘的想法,是不会对任何人说的,依照目前的这种工作态势,那么,取得的工作成绩,究竟算谁的,而一但出了问题,肯定都是市政府的,任雨泽清楚,市委冀良青等领导也会明白其中的奥妙,尉迟副书记能够支持他,令任雨泽非常感激,所以说,这样的情况一定要改变。

    接下来的言,没有什么新意,所有常委分为了两派,一派是支持市政府的方案,包括刘副市长,还有公安局韩局长,还有**部部长,剩下的都是表示维持原状的,包括周部长,宣传部长,市委秘书长,纪检委书记等等。

    而军分区的政委是一般不干预这样的讨论的,他一个是不太了解情况,一个也不想动得罪别人,最后矛盾自然而然到了任雨泽和冀良青的面前,从职务上来说,任雨泽是明显的弱势,书记总才是真正的新屏市一把手。

    在一个任雨泽上任时间也不长,现在马上就提出异议,好像也有点理亏。

    不过,任雨泽在干部中间,有着很好的口碑,加上这两年在新屏市取得了实际工作效果,还有他隐隐约约的后台,让他也颇具实力,所以说,任雨泽现在的威信不比冀良青差多少。

    加之在常委会上有尉迟副书记等人的支持,更是加重了成功的筹码。

    冀良青就看了一眼任雨泽,说:“雨泽同志,大家都言了,观点不是很统一,你先说说。”

    任雨泽憋了好一会了,早就想说话:“好的,那我就说说我的看法,同志们,新屏市的经济离不开市委的正确领导,不过,我们看问题,不能只看一个方面,市政府目前是什么情况呢,刚才刘市长言,已经提及了一些,但说的不透彻,我索性说透吧。”

    任雨泽停顿一下,扫视了大家一眼,继续说:“市政府的班子成员,存在着较为严重的依赖思想,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与工作分工过多交叉,有着很大的关系,现在经济工作的侧重点,已经完全转向市委了,有的同志认为,市委领导所有工作,这种说法无可厚非,当然是正确的,党领导一切,可我们的工作侧重点从什么地方体现出来,我们的本质工作究竟是什么,基于这样的原因,……”

    任雨泽说完以后,会议室里面很安静,他的话语已经很清楚了,就是需要市委领导交出部分权力来,开展工作的核心权力,话语很直白,没有什么遮掩。

    而所有常委都是知道的,他们实际上在管着应该是副市长管的事情,好处占的差不多了,责任却没有怎么承担,这种现象,时间长了,有什么后果,他们也清除,只是他们没有想到,任雨泽刚刚上任,就提出了这个问题。

    冀良青一直也在思考着自己来破任雨泽的这个局,从道理上说,任雨泽是对的,所以冀良青不敢冒进,他唯一没有想到的是尉迟副书记这次倒想了任雨泽,这确实出乎他的预料之外,尉迟副书记的倒戈,带动着公安局韩局长和**部的部长也站在了对立面,这让冀良青有点不好抉择。

    自己肯定和任雨泽的意见是截然相反,那么算下来11个常委就是五对五的状况,军分区的政委肯定不会言表态的,就算是他支持自己,也不过是六比五,像这样大范围对立的状态,自己根本不能宣布结果,这就是一个僵局,自己很为难。

    他原本想的在常委会上众口一词的反驳任雨泽,自己就用不着抹下脸来和任雨泽对攻了,当然,形势生了转变,冀良青也适度的调整了自己的策略。

    他说:“任市长讲得很好啊,我看这样,今天大家都表了意见,时间不早了,暂时休会,下次会议的时候,继续讨论。”

    冀良青没有表任何的意见,突然宣布了散会,这样的情形,出乎任雨泽的意料,这是闹的哪一出,任雨泽不明白,专门召开常委会,所有人都表了意见,主持会议的人不宣布最后的结果。

    任雨泽感觉,自己和冀良青之间,仿佛又要开始一场暗战。

    冀良青暂时压住了市政府关于领导小组的讨论,对于市政府的这个提议也不表态,但是,工作还是要继续开展的,常委会之后,所有常委都明白了任雨泽的意思,所以,大家都有所收敛,会上表态那是不得已的手段,但从私下里来说,谁也不想惹上任雨泽这样一个魔头。

    要说单练,谁能是任雨泽的对手呢?

    任雨泽也是抱定了一个心思,冀良青没有公开表示反对,那么,他就可以大胆要求副市长切实履行职责,在随后召开的几次政府常务会上,任雨泽提出了明确的要求,副市长要敢于对分管的工作负责,今后的财政拨款,政府认定的是副市长的签字,有了副市长的签字,政府才会拨款。

    这句话的意思,表明了任雨泽的态度,也让副市长们感觉到了压力和动力。

    在处理了这个事情之后,任雨泽最近一直在想如何快速展新屏市的经济,但到现在真的还是没有想好,说起来一个地方的经济展,也确实不是你三言两句就能解决的问题。

    那么现在任雨泽只能传承和扬所有的通常的方式,那就是加快招商引资的工作,新屏市的展要上新台阶,离不开工业的支持,目前,酒厂,烟厂这些已经改制结束。

    师蕊逸前段时间也对酒厂动了几个大手术,加强了一线和销售,培育了技术和售后,最近看来,效果还是很明显的。

    所以,现在任雨泽只能通过引进大型企业来完成自己初步的规划,只是他没有想到更好的办法之前,这就成为了任雨泽目前的重中之重。

    作者题外话:推荐本人的完本小说《混迹黑白两道:黑道大佬》,这本书也是有任雨泽,讲诉的官场和黑道的故事,自己感觉很不错的,希望没看过的读者朋友也能看看。谢谢你们支持。,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