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女长的隐私:官情①②最新章节 > 女长的隐私:官情①②最新章节列表 > 心摇神动
    心摇神动

    任英也知道,自己出身就是一个乡下农民,斗大的字也识不得几箩筐,即使老叔庄峰有撑破天的胆子,敢安排自己去工作清闲,收入丰厚的事业单位上班,自己也无法胜任那种摸弄摆布电脑,编瞎话连篇、满口空话的文字材料啊。

    再说一听老叔说这的酒厂是市里的骨干企业,效益很好,职工工资有保障,她眼睛便亮了起来,连声谢着说:“好好,我回去安排一下,过两天就上班去”。

    接着她也如干了许久工作一样学着单位的人,拿出虔诚恭敬的姿势和态度,向庄峰表决心说:“您放心,我到那里上班一定好好干,总不会丢您的脸的”!

    庄峰满意地笑了,看着时间已晚,就打她离开了。

    任英少不得又千恩万谢一回,任英虽然说是农村妇女,但是自小模样俊俏,身材高挑,很有一些惹男人心痒的味道,庄峰本能地看着她丰~韵性~感的屁股,虽然是近亲,但是仍然显得心摇神动的,好一会迷离难耐。

    但是旋即双胯间又一阵剧烈的疼痛,让他惊醒和懊丧起来,等到秘书将侄媳妇出了门,他连忙倒了水,掏出据说疗效很好的药片。

    这样治疗了好几天,庄峰才感到下面慢慢的恢复了常态,不在疼痛,瘙痒了,他有一种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感觉,心情也就好了起来。

    但任雨泽最近的心情很不好,酒厂的事情让任雨泽心慌意乱着,几次那个师蕊逸打来电话,问承包的事情,任雨泽都支支吾吾的不知道怎么给她回话,他真的很不忍心打击一个那样的女人。

    而武队长带来的调查也不乐观,小芬的事情很明显有问题,但线索却很少,让武队长无从下手,如果他是刑警队的,或许还可以想点办法,比如查一查小芬的办公室,查一查小芬的房间什么的。

    但他只是治安大队的,这样的案子以他们的权限根本办不了,任雨泽又不想过早的让刑警队插手,因为刑警队的队长陈双龙一直也是任雨泽需要防范的人。

    所以这一下子,几个事情都卡住了。

    任雨泽正在愁着,就见王稼祥走了进来:“任市长,你脸上不大好啊。”

    任雨泽说:“鬼扯,我怎么不好。”

    王稼祥也是开玩笑的,说完了笑笑,坐在了任雨泽的对面说:“怎么样,快当老爹了,是不是很激动啊。”

    任雨泽看了一眼办公桌上的台历,不错,已经四月底了,再有一个月自己真的要当老爹了,他笑笑,有点得意的说:“感觉好极了。”

    “那你这两天怎么愁眉苦脸的,你别说没有啊,你那脸吊起来的时候,很难看的。”

    任雨泽摇着头说:“烦啊,几件事情都麻烦。”

    王稼祥就想要帮着任雨泽分忧解难:“说说啊,什么事情,看我能不能帮上忙?”

    “你也不行……”任雨泽酒给王稼祥说了酒厂的事情,也说了庄峰一口否决的状况。

    不过说到最后的时候,任雨泽突然的想到了冀良青,就说:“对了,要不让冀书记插手过问一下酒厂的事情?”

    王稼祥很快的摇了一下头。

    任雨泽有点诧异的说:“怎么,你感到冀书记不会同意?”

    “是啊,冀书记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他对所有的事情都只求一个稳字,他不会轻易冒险的,酒厂现在得过且过刚好附和冀书记的要求。”

    任雨泽想想也是,冀良青很难支持自己。

    王稼祥继续说:“其实这个师蕊逸也不是给你第一次递这个报告了,你没来的时候,她都提出过这问题,当时还是全市长在,全市长也挺热心的,报到冀书记那里就卡壳了。”

    原来如此啊,任雨泽长吁了一口气,看来自己最后的一点希望也没有了。

    两人有闲扯了一阵,也就到了下班的时候了。

    任雨泽闷闷不乐的回到了家,老妈今天烧了几个小菜味道很是不错,江可蕊也一边吃一边连声的称赞:“妈,你这个豆腐是怎么做的,好爽口啊。”

    老妈乐呵呵的说:“知道你最近想吃点辣的,所以这菜都是安你胃口来的。”

    任雨泽看着满屋子温馨的场景,也就把心头的那抑郁寡欢扔到了一边,配合着江可蕊,对老妈是大赞特赞的,差一点就立马激起老妈再去做几个菜的想法。

    这里吃完了饭,任雨泽看看时间还早,就到凉台上抽了一支烟,看着下面那些退休,离休的干部们在楼下花坛下棋的,聊天,锻炼的,很是热闹,不过任雨泽没有看到冀良青的身影,应该是时间还早,最近一个阶段任雨泽也是现了一个规律,只要没有应酬,冀良青在晚间新闻之前总是要到院子里转转的,应该是吃完饭的消食散步。

    任雨泽现在年轻,还没有感觉到身体对自己是那么重要,所以就趴在凉台窗户上,抽着烟,闲看了一会。

    一支烟还没有抽完,客厅里自己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任雨泽摁熄了香烟,返身回到了客厅,这个时候江可蕊已经把手机拿起来递了过来,任雨泽一看是酒厂师蕊逸的电话,心中犹豫了一下,自己现在根本不知道该如何给她回话,人家抱住那么大的希望而来,现在却只能失望结束了。

    任雨泽接通了电话,有点愧疚的说:“师工你好。”

    师蕊逸的话却让任雨泽轻松了一下,她并没有提及到承包的事情,或许她也从其他渠道听到了承包方案被否决的消息了:“任市长,你好,我刚刚勾兑了一种新酒,你要不要尝尝。”

    任雨泽忙说:“算了,算了,我喝什么酒都是一种感觉,呵呵,就不麻烦你了。”

    师蕊逸悠悠的说:“其实我给你打电话也想表示一下我的歉意,你为酒厂的事情也尽力了,不管现在结果怎么样吧,但我还是感谢你。”

    任雨泽有点愧意,多好的同志啊,自己没有给人家帮上忙,人家还怕自己不愉快,专门来安慰自己,任雨泽有点落寞的说:“真的很不好意思,让你空欢喜了一场,我的能力还是有限,没有帮上你。”

    “任市长不要这样说,我找你之前也是有充分的心理准备,而且就算真的承包了,也未必就会让我多么高兴,那时候我身上的担子更重,压力更大,上千号人要吃饭啊,所以我一点都没有生气,请你也不要责怪自己了。”

    任雨泽苦笑一下说:“好好,你这样我就心里好受一点了。”

    “我已经很感谢任市长对酒厂的关心了,对了,说真的,我刚勾兑了一种新酒,给你留几瓶,你尝一下吧?”

    “呵呵呵,不……”任雨泽说倒这里的时候,停顿了一下,他眯了一下眼,说:“你还在单位?”

    师蕊逸说:“这周我值班啊,每天下午都在厂里。”

    “奥,这样啊,要不你安排人给我送几瓶酒过来吧?”

    “现在吗?”

    任雨泽很快的回答:“是啊,怎么了,现在有难度?”

    “任市长,我走不开,我本来打算是明天给你送过去的。”

    “哈哈,我可是等不到明天了,再说了,我也没有一定让你送啊,你忙你的,你让你们送货的车给我送过来酒成了,我现在想喝。”

    师蕊逸愣住了,这是一个什么人,刚才还客气呢,现在说想喝就想喝,真是变化莫测,算了,那就答应下来:“那好吧,我安排供销科给你送几瓶过去,你地址?”

    “嗯,你先安排,我过几分钟给你打电话。”

    师蕊逸又是奇怪了一下,还要过几分钟,她摇摇头也就答应了,说等任雨泽的电话。

    任雨泽挂断了电话,赶忙对江可蕊说:“到厨房收拾一点熟食,我要带上出去喝酒。”

    江可蕊奇怪的看看任雨泽:“刚吃饭了还喝酒?”

    任雨泽也不多说了,自己到冰箱里一整的翻腾,你别说,那种袋装的板鸭,猪蹄,烧鸡等等冰箱里还真的不少,这段时间办公室有的人听说任雨泽老妈,老爹来了,几个和任雨泽能说的上话的干部,都来看望过任雨泽老妈他们,自然少不得要带上一些吃喝补品。

    任雨泽很快准备了好几样,也不多说,出门下楼,没几步就到了旁边单元庄峰的门口,一敲门,庄峰的老婆在猫眼里一看,打开了门说:“任市长啊,稀客,稀客,我们住的这么近,可是很少见你过来。”实际上任雨泽从来都没有到庄峰家里来过,那里是很少的问题。

    任雨泽嘴里也打着哈哈:“早就想过来了,不是怕影响庄市长休息吗?庄市长在吗?”不过任雨泽是知道庄峰在家的,因为庄峰的车就在院子里停着。

    任雨泽的话还没落地,庄峰的声音从餐厅便传了过来:“任市长啊,来来。”说话中,庄峰也走了出来。

    不过庄峰今天很是纳闷,这个任雨泽怎么今天想到来自己家里,过去自己也相邀过几次,他都一直装清高,婉言拒绝了,今天真是太阳从西面出来了,喝,小子还带的有礼品,不知道遇见什么麻烦事想来找自己通融了。

    庄峰心中疑惑,不过面上还是很热情,这中国乃礼仪之帮,仇恨再大,矛盾再多,也不能给上门的客人甩脸子,何况现在庄峰也在尽量的回避和任雨泽生太多的矛盾呢。

    任雨泽换鞋进去一看,这庄峰正在吃饭,任雨泽把手里的东西给庄峰的老婆一塞,说:“嫂子,我今天过来陪庄市长喝两杯,刚好家里有点熟食代了过来,嫂子帮忙收拾一下吧。”

    庄峰的老婆一叠声的说:“唉吆,唉吆,怎么还代东西过来,好好,那你先坐,我给你准备碗筷。”

    任雨泽也老大不客气的坐了下来。

    庄峰有点好笑的看看任雨泽,真不知道他卖的什么膏药了,就说:“那行,你坐,我拿瓶好酒来,对了,记得你最喜欢喝茅台是吧?我这还有好几瓶茅台。”

    任雨泽忙一把拉住庄峰,说:“我听说新屏市酒厂刚研制出了一款新酒,要不我让他们送几瓶过来。”

    庄峰眼睛一亮,他明白了,任雨泽看来今天还是为酒厂的事情来找自己,既然知道了任雨泽的想法,庄峰也变得坦然了许多,不怕你任雨泽鬼把戏多,老子是咬定了青松不放松,你口才好,今天你随便说,我清醒的时候不会答应你,就算喝醉了答应你什么,明天老子一样的赖账,你能奈何于我?

    庄峰哈哈的笑着说:“酒厂能勾兑出什么好酒来,靠不住,靠不住,还是喝我的。”

    任雨泽连连说:“尝尝吧,尝尝吧,万一很好喝,我们也可以帮着宣传一下,我打电话,很快酒送来了。”

    庄峰看任雨泽这样坚决,也懒得理他,你既然一定要折腾,那你就折腾吧,你看看最后我会不会让你说动,同意你的承包方案?哼哼!

    庄峰就不再说话了,笑呵呵的等任雨泽打完了电话,给人家说了送酒的地方,两人一面吃着刚切好的那些熟食,一面东拉西扯的聊着。

    “任市长,说吧,今天你想说什么都可以。”

    任雨泽漫不经心的说:“庄市长,我就是聊聊天,奥……你是不是以为我有什么事情要求你帮忙啊,哈哈哈,市长啊,你太小看我了,我要找你帮忙,至少也应该请你到酒店坐坐吧?那能反倒跑你家来蹭吃的。”

    庄峰很稀奇的看看任雨泽:“那今天你真没事?”

    任雨泽正儿八经的回答:“真没事。”

    “不是来做说客的?”

    “说客?说什么客?”

    庄峰看着任雨泽,摇摇头,你小子装吧,你那点小心眼能瞒得过谁啊:“好,既然你没事,那我们约法三章,今天只谈风月,不提工作,嘿嘿,嘿嘿。”

    任雨泽摸了摸脑袋,这老小子挺贼的:“这……这个……”

    庄峰大笑,自己一句话就把任雨泽的后路都堵住了,他现在开始难受了吧?

    任雨泽试探着问:“一点工作都不能谈吗?庄市长?”

    “当然了,我问你几次,你都说没事啊,没事我们就好好的喝酒。”

    “唉,那行吧。”任雨泽有点没精打采的说。

    庄峰很满意的看着任雨泽这个表情,自己就说起了最近一些笑话什么的,这样聊了一会,就听到了敲门声,任雨泽说:“酒来了。”

    开门一看,果然是酒厂销售科的一个小伙,穿着工作服,满头大汗的抱着一个小纸箱子,里面装着六瓶没有商标的白酒,一看就是刚研制出来,还没有进入市场流通的。

    等把酒放好了,任雨泽给这个师傅了一支烟,帮他点上,这师傅一下有点激动起来,靠,这是任市长亲自给点的烟啊,对了,旁边站的还是庄市长啊,这,这有点太荣幸了吧?他本来估计就不会抽烟,不过还是使劲的吸了一口,呛得咳嗽起来。

    任雨泽笑着送他离开了,才关上门,打开了一瓶酒。

    两人刚坐下,刘副市长却也敲门进来了,他是庄峰这里的常客,一见庄峰的车停在院子里,就知道庄峰在家里,反正是闲着,摇摇晃晃的来了。

    让他惊讶的是怎么任雨泽也在庄峰这里,这倒是很少见的事情了,他疑惑的看看庄峰,庄峰给他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让他别管,刘副市长笑呵呵的对任雨泽说:“任市长最近忙的很吧,今天还有时间过来,不怕弟媳一个人在家寂寞啊。”

    任雨泽呵呵一笑,说:“寂寞的屁,我老妈来了,人家两人每天叽叽喳喳的,挤兑的我话都插不上一句,过去是一个女人天天唠叨,现在变成两个了,你说我不出来躲躲怎么办?”

    “哈哈哈哈哈”,刘副市长和庄峰都笑了。

    三个人酒打开了酒厂的新酒,喝了起来,任雨泽给他们介绍着这个酒,但不管是庄峰,还是刘副市长,都感觉这个酒没有任雨泽说的那么悬乎,也不是不好,但要真比起他们天天喝的那些高档酒,五粮液,茅台什么的,这酒只能说一般吧,谈不上超越这些好酒。

    唯独是任雨泽一直赞不绝口,一个人在哪吹的天花乱坠的,好像真的就是一个品酒的大师一样:“你们看,这酒色清澈透亮,喝时味道醇香。酒花分布均匀,密度间隙明显,入口后味不苦,真的不错,不错,来来,李市长,再喝一杯……”

    刘副市长虽然和任雨泽是面和心不合,有时候连面和都谈不上,但也不好打击任雨泽,这种事情不算什么原则问题,你说好就好吧,你说多喝,大家多喝一点也就是了,没什么大不了了,而且刘副市长也已经从庄峰的暗示中看了出来,今天任雨泽恐怕真是冲着那个酒厂的承包方案来了,不然怎么就如此巧合的喝起了新屏市酒厂的酒。

    这样喝了一会,又有人敲门,庄峰的老婆过去开门一看,有两个局长过来了,这些人都是庄峰的铁杆,没事了都要到庄峰这里来报个到的,几天不来听庄峰骂上他们两句,他们都会皮痒的。

    这一下热闹了,五六个人喝着,聊着,庄峰也是暗自好笑,刚才没人的时候我给过你任雨泽机会了,那时候问你有事没有,你说没事,现在倒好,人来多了,你就是想说什么,恐怕这乱哄哄的情况下,你也没办法说了,就是说了,老子已经喝多了,说出来的都是醉话。

    这些人今天都很奇怪的,因为谁都知道任雨泽喝庄峰的关系并不是表面这样好,两人也到不了没事见面闲聊喝酒的地步,所以大家不像过去那样,研讨和商议新屏市的敏感问题,大家都说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从地上的地沟油,说到天上的导弹飞机,反正就是个乱扯。

    庄峰看看喝的也差不多了,送来的六瓶新酒已经喝掉了三瓶,庄峰就带着一点醉意说:“今天不能再喝了,你们怎么样,反正我喝够了。”

    几个人都附和着说:“差不多了,我也不敢喝了。”

    庄峰看看任雨泽:“任市长到位了吧?要是没到位,让老刘在陪你喝点,我要过去喝茶了。”

    任雨泽忙说:“可以了,可以了,平常我喝不到这么多的,今天是这个酒好,所以喝的畅快。”

    刘副市长带着讥讽的口气说:“任市长真感觉这酒很好?”

    任雨泽反问一句:“难道不好?”

    “比起过去他们的酒,那是很不错了,但任市长,我看这酒也只能算个中档吧,没你吹的那么悬乎的,要是让我喝,我还是愿意喝五粮液。”

    任雨泽摇摇头说:“唉,不知道你们怎么尝的,我就喜欢,庄市长,你说这酒味道比起五粮液怎么样?”

    庄峰额头上一根黑线就冒了出来,靠,这酒怎么就和人家五粮液比起来了,你任雨泽也真的会找对比的目标啊,不过也能理解他,他现在就是想方设法的想要把这个酒说好,然后从这上面扯到酒厂的承包中去,小样,你尾巴一抬,老子就知道你拉什么粑粑。

    庄峰很认真的说:“嗯,和五粮液不相上下,确实不错,不错。”

    这样一下,客厅里其他几个人都互相的看看,想笑,但不敢笑,都憋着,一起点头。

    任雨泽这才有点满足的样子,说:“那你们坐,我喝的有点多了,先回去了。”

    任雨泽的这个话到时让庄峰有点意外,怎么?他今天还真的不提承包的事了,奇怪啊奇怪。

    他刚要假装客气的留一下任雨泽,但见任雨泽过去抓住一个已经到光了的空酒瓶,又往杯子里到,当然那里面多少还是有几滴酒的,任雨泽很珍惜的把倒出来的几滴也喝了,咋咋舌头,一副陶醉的样子。

    庄峰心中实在忍不住了,你任雨泽装什么神叨叨的,妈的,少给我表演,谁不知道谁啊,你任雨泽又不是没喝过好酒的人。

    “任市长,要是你很喜欢,那剩下这几瓶你就带走吧,回家想喝了又喝。”庄峰准备把任雨泽打走了,实在是看不惯他这般的装模作样。

    任雨泽眼睛一亮,说:“那我真的把剩下的带走了?”

    庄峰挥挥手:“带吧,带吧。”

    “这不好意思吧。”

    “嘿嘿,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家里酒喝不完的。”庄峰说。

    “那行,我带走了,改天我让他们给你重新送几瓶了。”任雨泽一面说,一面说去找了个袋子,把这三瓶剩下没喝的都装上,提着就走。

    客厅几个人都看呆了,真没见过这样饿涝的市长,几瓶烂酒都要带走,但大家都憋着,不笑,坚决不笑,就是不笑,一直等任雨泽出去关上了防盗门,大家才一起轰然大笑起来了。

    刘副市长从来都装的是风度翩翩,文质彬彬的,现在总算是忍不住了,说了一句从来没有说话的话:靠!

    任雨泽当然是不知道人家在笑话他,下楼,带着一点醉意,摇摇晃晃,乐乐呵呵的回到了家里。

    同一个时候,不同的地方,酒厂副总工师蕊逸这个端庄美丽精明干炼的女总工却有点失神的靠在了床上,她工作投且勤奋,今天三顿饭都在酒厂吃,晚上也不回家,刚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冲个澡就上床,但心里却有种怪怪的念头,有点失望,有点忧伤。

    忧伤的是眼看着酒厂毫无前途的走向没落,自己却束手无策,每一次的希望最后都还换来领导们无视的拒绝,这很痛心,爹爹的遗愿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实现,在这样下去,要不了多久,酒厂就会被掏空,就会被激烈的市场竞争淘汰,想到这,师蕊逸都黯然失色。

    而任雨泽今天的表现却让她失望,自己眼中的任雨泽不该是这个样子的,为了几瓶酒,能给自己打几次电话,而且最后还要把酒送到了庄市长的家里,这分明就是想要讨好庄市长吗?

    唉,看来啊,官场的人,真的没有几个人是正直,清廉的。

    昨天的雨让满世界**的,水气弥漫着整个房间,她感到一阵的凄冷,她就把自己圈在被窝里,心中难受得全身缩成一团,她心里飘飘的,伤感,失望带来的悲戚,几十年曲折的经历汇成一种说不清的意绪在心里翻滚,搅拌着,缠绕着。她几乎象抽去骨头和灵魂的一堆绵软的酥肉,真希望此刻能挂在丈夫那强有力结实得象钢铁结构的身体上,服贴地让男人的气息烘烤着。

    天早就黑透了,师蕊逸微浑身冰冷,脑子清醒了,总在哀痛中不能自拔怎么行啊!她坐起来,望望窗外,两串厂区的路灯消失在夜色朦胧中,心里有种怅然,心力交猝,萎顿不堪,她渴望雄性力的支撑。

    师蕊逸厌弃了往日的生活,每天在拥挤的路上蜗行,匆匆的人流不知奔向哪里,只知道为了糊口,埋头奔波,走进小区的大门,那个不老不少的看门男人睡眼惺忪中闪着**,让人讨厌,如粘在身上的鼻涕;而单位上,那个木脸陈厂长,职业就是找人的麻烦,让你难受,像路中间的一块又臭又硬的石头,感觉他的坚硬,又无可奈何。

    每天还有更多无聊的会议,一张张呆滞的面孔,正襟危坐,掩饰着昨夜见不得人的猥琐相,为了开会而开会,职业性的开会,为了一切不正常而正常,谁也难以破坏的秩序,打不破的惯性,都在惯性的滑梯里下滑着,耗费着生命。

    师蕊逸睡意全无,许多事乱哄哄的在脑海中不断出现,包括任雨泽,也好几次的出现在了师蕊逸的眼前,但师蕊逸越来越看不懂这个年轻的市长了,他对师蕊逸来说,就像急促地读一本书,哗哗地翻着,读不进去,大脑一片空白。

    想到此,师蕊逸披衣下地,凭窗瞭望,古老却坚固厂区,蔑视着风雨,师蕊逸窗前踱步,圆月朗朗,倩影波动。

    许久之后,她幽幽的叹了口气,准备休息了,而就在这个时候,床头的手机响了起来,师蕊逸随意的看了一眼,一下愣住了,因为这是任雨泽的号码,这么晚了,他还有什么事情?

    师蕊逸接通了电话,电话中酒传来了任雨泽磁性十足的声音:“你好啊,师工,没有打扰你吧?”

    师蕊逸说:“嗯,没有,任市长这么晚了,还有事情吗?”

    “哈哈,当然有了,不然我何必浪费这两毛钱的花费呢。”

    师蕊逸眉头一皱,不冷不热的“嗯”了一声,但很快的,师蕊逸脸上就有了明显的变化,这种变化就像春天里接受了雨露的花瓣一样,慢慢的展开,慢慢的灿烂。

    师蕊逸笑了,她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舒心的笑了,她连连的点头,眼中充满了希望和憧憬……

    第二天任雨泽还是忙,连续的处理了好几个比较棘手的公务,还参加了几个会议,五一节很快就到,市里还要组织几个活动,乱七八糟的事情一起都压在了任雨泽的肩上,让他根本一天都没有轻松过,下班的时候,几乎是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了。

    一看他这个样子,不要说江可蕊了,就是老妈都开始心疼起来,也不让他换鞋了,直接拉过来,坐在了沙上,江可蕊也递上了一条热毛巾,任雨泽使劲的擦了擦脸,又靠在沙上好一会,才慢慢的缓过来,嘴里就说:“真是忙死了,唉,早知道还是做个普通干部好。”

    江可蕊笑着在任雨泽的旁边坐下,说:“要不你给组织申请一下,政府看门的老头和你换换。”

    “你当我不会看门啊,我去一定比他看的好。”

    “那行,你什么时候换啊,我帮你写申请。”

    任雨泽瞪着江可蕊,说:“你怎么这么的热情,想干什么,想当我的领导吗?”

    “切,我本来就是你的领导好吧。”

    老妈刚好过来,一听就说:“对对,可蕊是你的领导,雨泽啊,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老妈说到这里酒笑咪了双眼,任雨泽忙强打精神,问:“什么消息?”

    老妈笑着,笑着,半天才止住,说:“今天我代可蕊去检查,可蕊遇到了一个熟悉的大夫,人家说可蕊怀的是个男孩。”

    任雨泽一跟头坐了起来,拉着江可蕊问:“真的,真的吗?”

    江可蕊也满脸的笑意,点头说:“那是我们局里小王的老婆,她在妇产科上班,我检查的时候,她偷偷告诉我的,是个男孩,很强壮的。”

    “呀,好好。”任雨泽一下就靠在了沙上,半天没有说话,其实他一直希望是个男孩的,但每次江可蕊问他,他都说无所谓啊,女孩更好什么什么的话,但骨子里他更希望是男孩,只是怕万一生个女孩,江可蕊会因为自己的看法而伤心。

    现在好了,既然已经是男孩了,任雨泽也就放心的高兴起来。

    江可蕊不愿意了,拉着任雨泽问:“你不是天天说喜欢女孩吗?还说女孩是爹妈的小棉袄什么的,现在一听是男孩,你看你这个表情。”

    任雨泽忙狡辩说:“女孩也不错啊,只要你生的,我都喜欢。”

    “哼,早就知道你是在说假话了,不然真生个女孩,你恐怕心里会怪我一辈子的。”

    任雨泽开始解释啊,狡辩啊,反正是扯了好一会,直到吃饭的时候。

    吃完饭,任雨泽又拿上了一支烟到了凉台上,似乎真的有一种饭后一支烟,胜似活神仙的说法,刚吃晚饭抽烟,这已经成为一般男人的一个特点了,不过也有人说,那个什么oo之后,抽上一支烟也很舒服的,但这个问题比较深奥啊,我是处~男,我没有oo过,所以没有体会,这里就不乱评论了。

    任雨泽在凉台上抽完了烟,就见酒厂的那个送货面包车又开进了家属院,任雨泽看着车上下来一个身穿酒厂工作服的工人,开始搬起了一箱酒,往庄峰的家里去了。

    任雨泽就赶忙回到客厅去,给庄峰挂了个电话,说:“庄市长,我任雨泽啊。”

    “奥,任市长啊,怎么?不会你又想来喝酒了吧?”

    “哈哈哈,今天可是不敢打扰你了,对了,昨天把你剩下的几瓶酒带走了,我心里很过意不去,今天让酒厂再给你送六瓶,这个酒真的不错,很好喝的。”

    “得,得,任市长啊,你自己喝吧,我酒有的是。”

    “庄市长,这送酒的已经来了,你就收下吧,过几天我找你又喝。”

    庄峰那个郁闷啊,这,这任雨泽有病啊,一个烂酒天天当宝贝一样,老子家里堆的酒多的数不清,都是几百上千元的好酒,谁要你这破酒。

    不过要不要也不由他,电话还没结束,就响起了敲门声,庄峰摇下头,过去看了门,真的是送酒的,他只好在电话中对任雨泽说了一声谢谢,让工人把酒搬到了里面,随手扔给工人一包烟,说:“谢谢,以后不要在送了。”

    这工人装上了庄峰给的中华烟,那个心里高兴了,一路莺歌小唱的下了楼。

    庄峰看着那酒,冷笑一声,你任雨泽让送吧,你就是天天给我送上一件酒来,那个承包提案我还是不会通过的,我们就看看,看谁的耐心好。

    任雨泽在凉台上看着那个工人下来之后,又搬了几箱酒,又陆陆续续的送了几家,天也就慢慢的黑了,任雨泽也懒得管了,回到了客厅。

    电视还是很无聊,很脑残,任雨泽看不下去,回到了卧室,难得这两天下午清闲一下,任雨泽想静下心来,好好看看书,近段时间,他在书店里买了几本关于辩论的书籍,如今,神州大地上,正在掀起一股辩论热潮,任雨泽也想了解一下。

    这样看了一会,电话响了,是武队长的:“任市长,你好,晚上没有什么安排吗?”

    “是武队长啊,这饭都吃完了,还按派什么,在家看书呢。”

    “那要不现在我们见见,我有点情况给你汇报。”武队长在电话中说。

    任雨泽一听精神来了,武队长肯定是汇报关于小芬的事情,这事情很重要的,自己必须见面了。

    任雨泽就答应了,让武队长过来接一下自己。

    任雨泽换了一身衣服,给家里打了个招呼,说出去见个人,江可蕊和老妈都叮嘱了几句,让他不要喝酒,早点回来,任雨泽连连点头,说没问题。

    出去没几分钟,武队长开着车到了家属院门口,任雨泽上去之后,就问:“怎么样,最近又什么新情况?”

    武队长打着了车,一面慢慢的开着,一面说:“老板,现在我可以肯定的说,这个小芬是遇害了。”

    这虽然早在任雨泽的想象之中,但任雨泽还是有点难以置信,他看着武队长,说:“有证据了吗?”

    武队长摇头:“证据没有,但是小芬的手机已经找到了,是前几天突然她这个号码出现了几次,我派人和电信联系了一下,查到了位置。”

    “奥,在什么地方?”

    “一个学生在用,说是黑市上买的二手手机,后来我们又在那一片黑市查,找到了卖手机的人,这是一个专门做二手手机的贩子,据他说,手机是别人卖给他的,现在他已经记不清,不过他很肯定的说,当时那个用200元卖给他手机的年轻人绝对是个小偷。”

    任雨泽有点奇怪:“这他也能确定?”

    “肯定的,他们专门做这生意的,自然是看的懂人。”

    任雨泽很认真的想了想,说:“这样说学生和卖手机的人和案情关系不大了。”

    “嗯,没有什么关联,这两个人我们都盘查了,他们和小芬沾不上边,现在唯一的线索就是那个用200元卖手机的小偷。”

    任雨泽很凝重的点点头说:“是啊,现在可能就是两种情况,要么她碰到歹徒遇害,要么她被人灭口。”

    武队长毫不犹豫的说:“我感觉灭口的可能性大,要是歹徒,不管劫财劫色的,都不会帮她在初八那个短消息吧,从她电话使用的情况看,应该在初一的晚上她就遇害了,初八的短消息,不过是有人怕医院对小芬无故不来上班起疑报警。”

    任雨泽不的不承认,武队长的分析是对的,从初一到初八,整整的八天时间,小芬怎么可能没有一个打进打出的电话,这只有一种解释,就是杀害她的人关掉了她的手机,但这个人还对她很熟悉,知道她在什么地方上班,也知道应该给谁消息辞职,这就不是小偷和一般的歹徒能清楚的事情。

    而附和这些条件的人应该不多,在联系一下小芬最后一个电话是庄峰打来的,就可以推断,小芬的遇害一定和庄峰有密不可分的联系了。

    任雨泽拧着眉头,坐在车上想了好一会,但作为一个刑事案件,最关键的一点就是遇害人的尸体,这一点很重要,没有小芬的尸体,那么就算是报案了,这也只能算是一个失踪案,失踪案和谋杀案的处理方式具有天壤之别,中国人多的是,走失几个根本算不上什么的,最多公安局登记一下,在网上公布一下,对案情没有什么实际的帮助,特别是刑侦大队还有陈双龙在,这更不能鲁莽的报案,那样会打草惊蛇的。

    但不报案应该怎么做呢?任雨泽陷入了沉思中。

    过了一会,任雨泽说:“现在没有其他办法了,只有找到那个卖手机的年轻人,也可以暂时把他定义为小偷,找到他,就能知道手机从什么地方来的。”

    武队长听了叹口气说:“这事情我也想过,也查过,问题是新屏市这么大,实在是海底捞针,难度太大。”

    任雨泽却突然很奇怪的笑笑,说:“我想这个问题不大,能找出来。”

    “能找出来?”

    “能,你等我几天,就有结果。”

    武队长愣愣的看着任雨泽,听他说的如此坚决,本来他也一直对任雨泽很信服的,就二话不说,点头同意了。

    任雨泽见没有其他的事情了,说:“行,那今天先这样,送我回去。”——“女市长的**:官情①②”,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