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女长的隐私:官情①②最新章节 > 女长的隐私:官情①②最新章节列表 > 猫叫女人
    猫叫女人

    饭局结束的时候,任雨泽大约喝了8两白酒,他没有敢回敬南区在座的领导们,如果再喝,他估计自己会现场丢丑,其实任雨泽还是挺能够喝酒的,最大的限度的一次,他一个人是喝了1斤2两白酒,依旧清醒。

    不过,今日喝酒的气氛有些微妙,冀良青没有喝多少酒,任雨泽就不能主动去调和气氛,如果今天冀良青的兴致高,那么,任雨泽就是喝醉了,也会主动敬酒的。

    南区的业余生活还是比较丰富的,区委秦书记安排冀良青吃完饭去喝茶,冀良青没有同意,只是说下午回市里还有工作,就不在南区耽误了,让大家好好的思考一下今天会议的讲话。

    但任雨泽还是从冀良青的态度看到,他对秦书记的印象不是很好,甚至可以说是糟糕,当市委书记对下面的某个区委,县委书记不感冒的时候,这个县委书记就有些危险了,只要有机会,职位就会调整bsp;<ft></ft><sp></sp>m</b>i<ft></ft>hua</b><sp></sp>e</EM>t

    当然,也并不是说想动马上就动的了,县委书记,区委书记毕竟是封疆大吏,主政一方,没有说得过去的理由,没有明显的过错,市委书记也不会贸然动手调整。

    但即使是这样,任雨泽还是有了一种感觉,冀良青是不是已经着手准备对新屏市展开新一轮的换血了

    更严重的问题还在于任雨泽觉冀良青使用的不是那种常规的手法,他启用了这种更为强硬,更为阴狠,更为霸道的手段,如果这样的话,恐怕新屏市真的就会激流涌动,纷争四起了。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任雨泽又有一个不得不去的应酬,所以他没等下班,就先回家怎么换件衣服。

    而政府里面,庄峰还在开会,上面是一个局长正在讲话,他已经听的很无奈了,从衣带里摸出一只烟,点着后猛燃几口,借机来提提神,又理智地控制了自己的心态,终于能够听见吐沫横飞、激情昂扬的局长快讲完了,庄峰同志当然已觉身体和魂魄都散了架。

    令人郁闷的是,现在还是走不掉,季红已经来几个短消息了,但身为市长,偶尔溜号可以,经常性则怎么也说不过去,况且,那么多双眼睛盯着自己呢,庄峰同志于是拿出严肃的克己奉公的姿态,耐了性子坚持着,总算到了会议结束的时间,庄峰同志才得以驾驶着一个企业老板私送自己办理私事的奥迪车。

    到了政府大门,这时候他一种感觉和思绪突然油然而生——真是时光苦短,岁月如歌呀!这样想着的时候,只有他明白,到底自己在感慨什么。

    出去一会,庄峰就现路并不好走,这新屏市的官员们日复一日、乐此不疲地搞重复建设,因为占地修建,原本宽阔的路面就被各种障碍物挤占着,庄峰便把住了车的方向盘,耐心地等候着。

    等了约莫十五、二十分钟的样子,前面车流终于松动了,庄峰同志便踩了动机,松了离合器,奥迪车低沉地轰鸣了一声,如离弦之箭似的,傲慢地向前冲去。

    庄峰到南区的时侯已经六点半了,季红早在约定好离区庄峰大院很远的地方站着等候了,庄峰把车停下来时,现她已经把嘴巴撅着,几乎翘到天上去了,他连忙下来,笑着解释原因,温言抚慰。

    女人总经不住哄,况且高官情郎毕竟也已经来到身前,不消片刻,季红也就转怒为喜,一张圆圆的俊脸笑成花开的模样,她几乎依偎到庄峰的胸前,柔情似水地说:“哥呀,我们去农家饭庄吃饭,然后我领你到一个地方,我们俩好好乐一乐。”

    身为市长的庄峰,在各种场合有不同的称号,在不尽相熟的下属面前,人们毕恭毕敬地称他“市长”;在职位与他相当的人,比如冀良青书记或者资格老一些的副市长那里,他被称为“同志”;和自己心腹人比如而今的公安局刑警大队陈双龙在一起,他被称作“老板”,虽然说这“老板”一听,在外人看来,总觉和金钱走很近,有些讥讽的意思,然而庄峰却很自然的把它当作下人对自己的一种尊敬和诚惶诚恐的畏惧,当然也笑纳了,并觉十分的慰帖。

    而和一些私交诡秘的人,比如心上人在一起,自然无论称谓和相处关系都更进了一种无法与人言的境界了。

    刚刚才到的时候,见到季红居然敢翘着眼嘟着嘴生气时,庄峰瞬间想起了孔圣人说的那句千古明言——“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近则不逊远则怨”,心说这个老人眼光特毒,说的恁这般犀利准确。

    如此这样联想,他进而有些愤怒地考虑到,现如今这女人,真是不得了,自从共和国提倡男女平等以后,短短的几十年时间,竟然把“夫为妻纲”、“三从四德”什么的忘的干干净净,时不时的就撒娇,好象男人天生就应该伺候她们似的;动不动就给男人一点颜色看看,似乎天道已经变了一样!

    庄峰正考虑着是不是也给眼前这个被自己弄去搞来的女人一点什么姿色看看呢,可天下男人毕竟都总如好了伤疤忘了疼的主儿,此时又突然的季红轻启动朱唇,来了一句轻飘飘的“哥哥”,又早把庄峰从心肝到骨头都鼓捣得酥了一般,有着说不出的舒服,快慰得无法形容,他连声说:“都依你,都依你。”

    季红便轻巧伶俐地坐上了一旁的副驾驶座,启动一片看来男人都喜悦的嘴唇,朝着庄峰刚才来的方向一指说:“向那边,往回走一点。”

    庄峰依言,同季红一道钻进了奥迪车,熟练地动车辆后,此时天色向暮,车的玻璃是隐蔽色的,又戴着墨镜,庄峰根本不用考虑害怕别人现自己,一路上,他左手把着方向盘,右手习惯地放在季红的大腿上,来回摸索着,间或地,还肆无忌惮地和季红开着最能挑动双方黄~**趣的话语,时不时的拿手又到季红的柔嫩的脸和丰~满的前胸抓弄一番。

    季红坐在副驾位上,一边甜蜜而躁动地感受着情郎的爱~抚,一边也是联想翩翩,当初听说是被分配到离新屏市有几十公里的小学当教师,不由的还是心存了一种怨气。

    可总归生存和工作第一,当时情况可以说是万分严峻,自己一个无权无势的小女生,一点社会根基都没有,不就是凭着爹娘给的那副肉架子,还算换来一个工作岗位的吗?于是硬着头皮来乡小学报到了。

    工作后不久,无法忍受学校猪食一般的食堂口味的季红,经常耍点借口和娇气,让男同事和乡里的干部带着自己四处换味道,改善伙食,便经常到外面的饭馆吃饭,就来到离学校一箭之遥的一个本地人开的腊猪脚饭馆。

    不想一吃,竟非常对自己的口,随之虽说不是自己掏腰包,凭了女人天生的优势,竟也成了常客。

    今天季红要带自己高官情郎来的,正是这家饭馆,两人说着情,打着俏,时间如没流淌一般,一刻间就到了,两人相互依偎着下了车,季红进门就熟练吩咐老板上菜。

    这个时候,正是家家炊烟四起时分,难得客人光顾,老板眉开眼笑的,答应着便利索地准备去了,他竟没有认出眼前来吃饭的这个男人会是本市第一的父母官,要不然他会不会象以前时代那般,皇帝不经意的到哪里吃顿饭,那饭馆便挂了御字招牌,添了无尚荣耀的,或许光线太过于昏暗,终归更怪他迟钝孱弱的了。

    趁这等待的此时,庄峰早已是欲~火难耐,将一双手往季红身上搂来,而情性双炽的季红也顺势将自己做成面团一般,乖巧玲珑地拥进庄峰怀里,双方再不放过一点机会,抓紧时间如胶似漆的又粘合在一堆。她吃吃笑着央求说:“哥给我讲个笑话吧。”

    庄峰听得她这一说,便想起流传很广的那则笑话来,便猥亵地扭了扭季红的脸,说:“我是锄禾,你是当午。”

    季红毕竟也是正经的专科毕业,只一听,全知道了情郎哥哥对自己的意思,便做出了放形浪怀的模样,哈哈笑将起来,可这一忘形的大笑却让季红出了大洋相,原来也不知中午季红在县委的机关食堂吃了什么东西,体内存气过多,她这一忘形、一分神,**竟“扑哧”、“扑哧”连连放出两声响屁,空气里顿时弥散着一股难闻的臭味,久久徘徊着,不能散尽。

    这凭空霹雳般震荡的响声将庄峰一时惊得遭了雷击一般,将奇异的眼神盯了季红几下,死死搂住季红身子的手也略微松了一松。

    历来,女人,尤其是年轻漂亮的女人都是被虚假地被无聊的文人和自欺欺人的上流社会用不花钱的东西进行哄骗的,说到为什么都是这层人而非一般贫穷而清醒的下层人,理由实在也是简单,既然女人如此需要虚荣和安慰,而基本不劳动也有精力大量需要女人的这些人自然恰如其分地扮演了这种角色。

    所以从传统、历史和现实上考察,人们都普遍被误导说女人是这样的美丽如花,冰清玉洁,正如天上的仙女一般,美貌动人,几乎和供奉的神一般,令人遐想,而就在这样最当紧的时刻,季红却突然的这样原形毕露,当然就只有继续扑在庄峰同志身上,抽身不得,释怀不得,羞惭得几乎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将头低了下来,再无刚才娇羞可怜情态。

    她也才猛然想起,就在今天上午的会上,冀良青刚走进会议室的时候,自己一紧张,自己的肛~门也不合适宜的蹦出两声闷响,只是当时人多,容不得她自醒自怨,徒自夹紧了两腿了事。

    倒是庄峰宽容公正得很,他知道所谓女人,其实也就如男人一般,都是作为灵长类的一种动物而已,自是同男人一样,均是身上毛孔出汗、鼻孔流涕、眼睛挤眼屎、嘴出臭气、耳藏污秽、肛门排大便的一种俗物而已,用了什么的“如花似玉”、“出水芙蓉”、“冰清玉洁”等这些无聊词语故做美艳来比喻女人,从来只是那些无聊文人的梦呓之语,再说,从人这种动物属性来说,既是吃着五谷杂粮,当然要放屁拉屎的,这心肝一样的季红突然不小心的下器就响了那么一回,说明她上下通气,乃是健康的表现嘛。

    而且,务实而尖锐的庄峰更知道,苍白无助而严重患有自大狂的人类总是有着自我粉饰和装扮的天性与爱好,比如原本只是自然界里一种生存过程短促的生物,却总要创造出什么“文明悠久”啊、价值啊、崇高啊、追求啊、理想啊、意义啊什么的词语来安慰自身生存的恐惧和无聊,对于这样狂妄的自吹自擂,他实在理解得很。

    他见季红一直低首埋头,脸红一时紫一时的不愿讲话,知她无地自容,便轻笑着将搂着季红身子的手又紧了紧,连说:“这有什么打紧?我也经常放屁呢?何况是你?”

    婉言的安慰片刻,季红已将羞愧驱除了大半,她依旧娇嗔着模样,推了推庄峰才说:“我去趟洗手间。”

    庄峰知道只当她是为着缓和气氛,便笑着依她去了。

    哪知季红却真是为了排泄体内污秽之物,毕竟中午吃得有些过多,体内专储粪便的肠子肿胀得厉害,她寻找到小店厕所,脱了裤子,喘着粗气,享受般蹲了下来。

    乡村厕所哪里如城市里的所谓“卫生间”?这是一间用石棉瓦简易搭建而成的简陋小房,倒也用歪斜的毛笔往两边的墙上写了“男”、“女”两字,以示为一种文明的标志,等季红大解已了,又才现这里的硬件的欠缺。

    原来刚才仓促和匆忙间,季红忘了拿桌上的餐巾纸,而今环顾两边墙上,怎么也找不到哪怕粗硬如课本、报纸一样可作擦股之用的手纸,季红立时呆了,又气又恨的依旧蹲在那里。

    蹲着的脚下,除了蹲坑之用的两块厚木板,低头就是一塘来往客人和主人拉下的粪便,恶臭冲天,尽朝季红鼻孔里钻,季红无奈,一手拔拉着裤子,一手捂住鼻子,水深火热的忍耐着。

    可这样蹲着,总不是办法,一是脚也麻了,再说庄峰还坐在那里等着共进晚餐呐,季红突然灵机一动,伸了手下去,往排污物出口揩了两揩,算作善后,再一提裤子,却也急不得,怒不得地奔了出来,寻了个自来水管,匆匆把手净了。

    到了庄峰身旁坐后,敏感的庄峰依旧觉得一股膻臭味道,淡淡的回旋口鼻之间,却好此时店家已将火锅端了上来,一向散漫的庄峰欣喜起来,拨弄了一双筷子递到季红手中,说我们吃饭。

    腊猪脚火锅的吃法,原是店家将一切腊肉都先自煮好,客人来了,爱哪个部位,吃多少,只消吩咐便成,依照了季红的吩咐,不一刻老板就把菜上齐。

    庄峰和季红虽说心理情义和生理欲~望到了十分,但此时也已经觉得饥肠轱辘了,毕竟也是“饱暖思淫欲”的,没有吃饱这第一位,其他什么快乐的事情都干不成的,于是两人入座坐好,因为时间紧迫,环境也不怎么雅,两人便没有吩咐酒水伺候,简单了两碗饭,便开吃起来。

    吃罢饭,庄峰付了钱,季红嬉嬉笑着对庄峰说:“虽然你是一市之长,但未必什么好玩的地方都到过,今天我领你到一个地方去。”

    庄峰此时吃饱了饭,恢复了十分的精力,虽然男人的雄威还没有起来,但心中也是有点渴望的,听她这样说法,也是向往得很,依照了季红的吩咐,便驱车往了一个与乡政府相对的山坡上开去。

    山路宛如羊肠,又兼崎岖不平,只闻得豪华轿车底座时不时的就“坷蹦”一声,庄峰哪里在意,只兴趣盎然的往前直开,车行了十来分钟的样子,爬了四周围满松树的山坡,又象牛头一样低了下来,依旧轻巧沉静地躬身往下而滑行。

    突然听得季红欢喜地说:“到了!”

    庄峰便找了个地方停稳了车,待季红来挽了自己的手,他也兴味十足的抬眼四处望去,这正是一处温泉,在新屏市这样的小温泉也有几处,但规模都不大,只是一两泉的水,比起当初任雨泽在洋河县见到的那成片的温泉来,就相差太远了。

    庄峰打量了一下四周,此时黑色的巨大夜幕已将周围罩个严严实实,暮天碧树之下,四周一片寂然,正是揉情弄爱的好光景,见一个不大的温泉水池躺在原野上,宛如一个熟睡的柔静娴熟少妇。

    季红很觉欢喜,突然**放浪起来,说道:“我们一起泡泡温泉吧?”

    这里,庄峰听了建议,心里说道在水里鸳鸯一番,确实浪漫得很,于是快活地边答应边和季红一起各自**解带,刹时间,两人将**物体脱~得精光。

    一般地,同女人在一起,男人的胯下之物通常都兴奋得很,何况此时庄峰正与自己心仪的新宠季红单独处在无边的黑暗和寂静世界里?

    但现在的庄峰却不是那个样子,虽然他感到急火公心,感到身体里有一种想要冲击的动力,但无奈胯下之物却并不配合,软软的,像一条毛毛虫一样,晃悠着,就是没有力度。

    庄峰有点羞愧起来,其实男人最威武的时候就是自己胯下之物胀大**的那一会,现在庄峰没有了这种感觉,就不好意思面对这季红,他在想,或许等一会就能起来。

    他侧身把季红搂住,只听得她吃吃浪笑着建议道:“哟,我们是不是到水里玩一回,那样不更有味道?”

    庄峰眼中看着季红,心里急,但身下就是不给力,他气喘吁吁地将季红一把抓了过来,顺势就放倒在松树林下的灌木丛里,只听得季红疼的“啊呀”地呻吟起来,原来是被地上的碎石、野草咯着了、刮伤了。

    季红就推开了庄峰,说:“外面冷啊,到水里去。”

    庄峰也感到外面很凉了,两人就卧倒在了温泉中,一下周身暖和起来了。

    在水中,季红就靠了过来,庄峰暗中努力着,想要突破那个春节晚上带给自己这长久的惩罚,让自己坚~硬起来,但试了好几次,依然的没有反应,庄峰觉得英雄气短了,他伏在了已经摆好姿势的季红身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却是无法进入。

    善解人意的季红等了好一会,却不见虫虫进来,在用手一摸,觉庄峰那玩意异常的疲软,心里就想,是不是最近庄峰有了新欢,每天掏空了身子,这样一想,季红便叹了口气,用手轻轻的在庄峰的身下抚~弄着,想要点起庄峰的欲~望。

    但这样显然是徒劳无功的,不管季红用上什么手法,庄峰不起来就是不起来,最后季红不得已,让庄峰坐高一点,把下身露出水面来,季红就埋头到了庄峰的胯下,丝丝的吸了起来。

    这个时候的季红心中还是有点委屈的,虽然嘴唇闭紧夹住庄峰的老虫,用舌尖在上面反复的摩擦,舔~弄,但心中很是怨恨着自己这位情哥哥,他难道对自己已经失去了兴趣了吗?过去自己只要一和他在一起,不用挑~逗,他都会快速的反应,但现在怎么是这样啊。、

    季红强迫着自己,努力的吸着,希望庄峰能产生极强烈的兴奋。

    庄峰伸手抚~摸着季红的乳~房,捏弄不知何时变~硬的乳~头时,季红忍不住从被塞住的嘴里出鼻音的哼声,她闭上的眼睛里,好像看到红色的火焰,下意识的扭动雪白的屁股,觉得现在嘴里含着的东西,本来就是属于她的,以后也一直要属于自己,因此更热情的吸~吮。

    这样过了好一会时间,总算慢慢的庄峰有了一点反应了,虽然比不上过去的坚硬,但勉强也能用用,这让季红心中大喜,但她不知道,此时的庄峰更是大喜过望,这几个月的颓废总算有了结束的迹象,他都激动的快哭了,他一把拉起了季红,一面接吻和吸~吮她的舌头,一面让她骑在自己的腿上,用一只手支撑季红的身体,用一只手握住自己的肉~棒,准备插入季红的身体里时,季红也在继续亲吻的状态下,抬起屁股配合他的动作。

    季红就一下有了一种被粗大的东西插~入的感觉,季红出像少女般的猫叫声,同时扭动屁股,调整身体的位置,好像能更舒服一些:啊……

    伴随这极度感动的声音,庄峰完全插进去,季红火热的脸和庄峰的脸摩擦,**压在庄峰的胸上。

    “你自己扭动屁股吧。”庄峰在她的耳边说。

    “你动…”。

    “上面的人不动是没有办法的,只是拖长时间罢了!”

    “不要…不要…我就喜欢这种感觉。”季红有点陶醉的说,说话的时候,季红呼吸喷在庄峰的耳朵上,使庄峰感到火热,而这时候季红也开始轻轻摇动屁股。

    “再用力一点。”庄峰鼓励着季红。

    “我不,我要轻轻的来。”季红嘴里这样说着,但扭动的动作逐渐变大。

    庄峰双手拥抱的季红可爱屁股,有时上下移动,有时画圆圈扭动:“怎么样?这样主动的弄,性~感会更强烈吧,我也和你一起动吧。”

    季红一面扭动,一面好像全身无力的把脸靠在庄峰的肩上张开嘴咬一下,但又侧过脸来要求接~吻,庄峰用力吸~吮她的舌头,同时伸手到屁股的沟里,抚摸**蕾。

    “唔……”季红的后背向上挺,同时用力摆头,含住庄峰肉~棒的花瓣,猛烈收缩。庄峰从前面用手指沾一下蜜液,涂在花蕾上轻轻揉搓:“摸到你**了,这样更舒服了吧。”

    “啊…不要摸那里…”虽然这样说,但从那里来的强烈刺~激,似乎难以抗拒,季红屁股的扭动更形激烈,嘴里露出亢奋的声音。

    庄峰突然用手指插入季红后面**内。

    “啊…不要那样…我不要…”

    “你不能这样大声叫,小心把别人招来了。”庄峰在下面呵呵的笑着,喘息着说。

    这时候季红的身体软绵绵的一点力量也没有,出汗的身体靠在庄峰的胸上,任由他摆弄,感觉他的手指已经插入到**根部,还能能感受到在前门进进出出的像木头般坚硬的东西,季红突然前后门一起猛烈收缩,粘膜开始痉挛,她在庄峰腿上的身体猛烈向后仰,一面仰一面疯狂般的扭动,庄峰趁着徐徐吹送的凉风,全身一阵抖擞,无奈物有所限,方到五六分钟的样子,他突然只觉全身一阵痉挛,随之一股精华液体从体内喷射而出……

    季红忘记这一切,闭上眼睛沉迷在无比的幸福感里,庄峰在她嘴上轻轻吻一下,把她放倒,为她清理和洗去了下面的脏东西。

    庄峰这几个月来的抑郁寡欢终于彻底的抛弃了,他现在才知道,做回一个真正的男人是这样的愉快和自豪。

    再后来两人都软软的泡在水里,季红自豪地告诉庄峰一个关于自己的好消息,说自己已经庄严地在党旗下宣誓过,而今已经是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了。

    庄峰听了,也十分振奋,说这是人生进步的最重要最基础的条件,并拿恭贺的语气取笑着说:“那么季红同志,今后我们就是战斗在同一战壕上的战友了!”

    季红听了,耳根有些烫,她也取笑着应答说:“我们不早就是同一条战壕上的战友了吗?”两人心领神会、心照不宣地四目相对,不觉间同时笑了。

    接着季红把自己工作上面临的困难和问题一一倒了出来,听了季红对工作毫无头绪的真诚而热烈的倾诉,庄峰不禁十分感慨,都说女人头长见识短,真是至为真理,眼前的季红这个可人儿,还真的十分幼稚和不通官场事故呢!

    本着同条战壕的战友和同志之间互助的精神,他也要说教一番深入浅出的道理,好帮助季红怎样有效开展工作,当好办公室主任这个官。

    他想起了清朝那个著名的大官曾国藩说的那句话,“一个人如果当官都不会,那就什么都干不来的了!”

    庄峰忍住笑,他极其严肃和认真地问季红:“你会骂人吗?会指挥人吗?”

    骂人,指挥人,谁不会啊?季红清楚记得,童年时自己就是一副不服输的性子,同伙伴相处中,见谁稍微占了自己的一点小便宜,甚至别人都还没真正惹到自己头上,就能先快意淋漓地当头给人一阵痛骂,都使别人把自己怕的,远远躲着。

    至于指挥人,自己不从来都是伙伴里的头吗?

    她不解地偏着头,全身雾水地看着庄峰。

    庄峰笑着简要地告诉季红:“在中国当官其实最是容易,你想做什么?只要你吩咐下边的人就可以了,他们都会一一为你办到的,如果谁不听话,收拾他就是。”

    他接着补充着反问:“你想,在我们中国,竟然还会有不听领导招呼的人吗?”

    再下来,因为看见季红依旧一副似懂非懂的样子,庄峰着实为了心上人着急,他耐着性子把领导一般工作程序和处理要点对季红讲了,比如怎样批阅文件,怎样作重要讲话,怎样临机应变地作重要讲话,怎样掣肘和驾驭下面的工作人员等。

    和心上人交谈就是容易吃透精神和实质,听了庄峰和风细雨、循循善诱的一番交流和指导,季红此刻顿时大有“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味道,已然觉得拨开迷雾见青天,自己已经完完全全换了一个人了,她已经有一种君临南区的向往和实在感觉。

    光阴的确易过,看看时间不早了,庄峰才依依不舍地催促季红:“我们还是回去了吧?”

    季红便小鸟依人般点了点头。

    庄峰也变得更为自信和霸气了,这来之不易的重新崛起,让他有了一种少有的骄傲……

    在庄峰和季红约会后的第二天,任雨泽在办公室就见到了治安大队的武队长,武队长来的还相当的早,这到让任雨泽很奇怪了,问他:“你到政府来有什么事情吗?”

    武队长直愣愣的看着任雨泽说:“我来见你啊,有情况要给你汇报。”

    任雨泽吃不准他能给自己汇报什么,要说自己安排他的那件事情,只怕不会有什么消息吧,毕竟小芬还没有回来,任雨泽说:“是工作的事情?”

    武平点头,刚要说话,就见任雨泽的秘书进来了,帮着任雨泽添上水,又给武平倒了一杯茶,这个时候,任雨泽还在等武队长的汇报,但见他看着小赵就是不说话,任雨泽心中一动,莫非真的小芬有消息了?

    任雨泽也就不再催促武队长了,给他扔过去一支烟,自己也点上一支,抽了起来。

    等小赵关门离开之后,武队长才看看已经关上的木门,说话了:“任市长,我总感觉这个情况有点不大对头。”

    任雨泽也很认真的问:“嗯,什么情况,说来听听。”

    “是这还样的,前两天我到公安局办事,遇见了柯小紫,她正在安慰和劝阻两个老人,等我办完事到柯小紫那里去,随便聊了几句,才知道刚才那两个老人是小芬的父母,我就一下注意了,又问了几句,原来他们是到公安局来报案的,说自己女儿从过年到现在一直失踪,连家里人也没有联系过。”

    任雨泽想了想,也感觉有点不太对头了,自己也是在外面待过的人,那种对家乡的眷恋,对父母的牵挂,不管是谁都会具有,但为什么小芬就能了无牵挂的走了怎么长时间?而且现在本来就是一个信息达的时代了,相信就算小芬的家里,也早都有了电话,小芬怎么可能不给家里去一个电话呢。

    这确实有点反常,如果单单是这一个问题,或许任雨泽还能把它归结于偶然的情况,但结合起小芬对自己公司都不愿意转手变钱的事情,任雨泽开始有点想不通了。

    任雨泽站起来,走到了武队长坐的沙旁边,扶着沙的靠背,犹豫了好一会说:“这不大合乎常理。”

    武队长连连说:“是啊,是啊,我也感到这里面总有什么地方不对路的,所以给你来汇报一下。”

    任雨泽点下头,又沉思了一会,说:“这样吧,你抽时间到这个小芬的家里区拜访一下,一个是问问过去小芬是不是经常和家里联系,在一个了解一下小芬可能去的地方。”

    武队长说:“这个简单,他不是报案了吗?我去探探问题不大,但我就想不通了,这个人会到哪去了,出国了?”

    这到提醒了任雨泽,任雨泽忙说:“对对,这个方向你也查一查,看看她有没有办理出国的手续,在一个,查查她的手机,看看最近有没有通过话。”

    武队长感觉任雨泽说的这些方向都很靠谱,他就开玩笑说:“任市长,你好像比我这个专业的警察都熟悉办案啊。”

    任雨泽不屑的看了武队长一眼说:“你也不照照镜子,你还真把自己当成一个专业警察了,你办过案子吗?你不要把那扫黄,抓赌给我算进来,那活动谁都能行。”

    武队长让任雨泽揶揄了两句,也有点不好意思的说:“任市长,你小看我了,我们在治安大队有时候还是真办案子的,那年一个偷汽车的,就是我们办下来的,还有什么溜门撬锁的,敲诈勒索的,多了去了,你是不知道我们的工作性质。”

    任雨泽也是和他开玩笑的,逗了他几句,也就没再说了,只是在武队长走的时候,叮嘱了几句,让他一定要注意保密和隐蔽性,不要让别人,特别是不要让庄峰看出了自己调查小芬的意图。

    武队长连连的点头离开了任雨泽的办公室。

    这面武队长还没有查出什么小芬的情况,那面冀良青就对南区的区长周卫下手了,在任雨泽和冀良青从南区奠基仪式回来后的几天时间里,新屏市委的几个部门,都陆续的接到了南区很多知情人的对周卫的举报材料。

    这其中不泛很多有价值的举报,一个副区长实名举报了周卫在招商引资和转让土地中的很多问题,还有人举报周卫在用人上的很多违规操作,据说在南区已经有了一个不成文的规定,什么5千元冒个泡,3万元调一调,5万元跳一跳的用人规则。

    还有一个实名举报的老科长说,这个周卫,经常打着家里人生日,节庆的借口,收刮钱财,在男女问题上,那就更不用说,区里好多个长相稍微看的过去一点的妇女,女孩,都遭受过他的骚扰和亵渎。

    这林林总总的问题最后都摆在了冀良青的案头,冀良青当然有除魔卫道的决心了,他给纪检委做出了少有的,严厉的批示,让他们一查到底,绝不姑息。

    不知道情况的人也开始拍手叫好了,特别是那些生活在官场之外的普通老百姓,在他们的想象中,只要是贪官,铲除一个少一个,抓住一个好一点,但我感觉啊,其实也未必如此,谁能保证上来的另一个区长就是好人呢?

    不过任雨泽听到这个情况的时候,他是心里清楚的,从那天冀良青在南区讲话中,任雨泽早就预计到南区的区长肯定会是这样一个结果了,所以任雨泽也严加警惕起来,他可不希望冀良青点起的这场野火最后蔓延到自己的阵营。

    这个南区周区长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完毕,正在开区考察的任雨泽却突然的接到了一条信息:“尊敬的任市长:新屏市工业局的局长马军,在借出去考察的机会,集体嫖~娼,被敲诈之后,竟然在单位报销所有费用,请问,这就是***的干部吗?请市领导一定要严肃处理,否则,我们群众将向更高一级的组织举报。”

    任雨泽在看到这条信息的时候,他正在开区刚上任不久的刘主任的陪同下观摩一个电子企业的生产线,看完这信息,任雨泽想了想,就走出了车间,准备给庄峰打电话,把这件事情汇报一下,这是个程序和职责问题,任雨泽不想回避,而且这个工业局的马局长是庄峰的人,所以任雨泽认为应该把这个烫手的山芋扔给庄峰去处理,自己何必沾手。

    没有想到,任雨泽的电话还没有挂出去,冀良青的电话就打了进来:“任市长啊,我收到了一条信息,是举报工业局的干部集体嫖~娼的,不知道你有没有收到啊。”

    任雨泽知道麻烦来了,就说:“冀书记,我也收到这条信息了。”

    “那好,你到我的办公室来,我们商议这件事情,看看该怎么处理,我已经问过了,庄市长、尉迟书记他们都收到同样的短信了。”

    “好的,我马上回来,我在开区。”知道躲不过去,任雨泽只能答应。

    “嗯,那就一会讨论这件事情,我们等你。”

    任雨泽反身回到了车间,对依然兴致勃勃在给大家讲解流水线的管委会刘主任打个手势,意思是让他停一下,刘主任就马上闭住了口似悬河的演讲,扔下了众人,过来问:“任市长有什么指示吗?”

    现在任雨泽已经逐渐的在干部心目中树立起了威望,这应该说得益于上次在常委会上逼迫冀良青让步的结果,试想一下,连冀良青书记的贴身秘书的任命,都让任雨泽在会上卡住了,那自己更算不得什么了。

    虽然小魏还是做了大宇的县长,但一个县长和一个县委书记那不可同日而言,就算一个县长一点问题都没有,顺顺当当的,从县长到书记的位置也要熬上几年吧,在官场,时间就是机会,年龄就是本钱——“女市长的**:官情①②”,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