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女长的隐私:官情①②最新章节 > 女长的隐私:官情①②最新章节列表 > 视察暗访
    视察暗访

    任雨泽就不再卖关子了,简明扼要的说:“让路秘书长下课对您好处最大,也对你最有借口,因为在他下去之后,或者说不上你就可以动一动了,你说是不是?”

    王稼祥一下就彻底的傻眼了,他呆呆的看着任雨泽,半天都没有说话了,但他的心里却开始扑腾,扑腾的动了起来,任雨泽的这个设想一下就把他推到了一个无法平静的境地。

    于是,当天的下午,在郊区的一片山脚下,天空中一抹红色,红红的、亮闪闪的。远看像一幅画,一个夕阳分好几种颜色,最中间的是大红色,渐渐的变成红色、朱红色、浅红色、桔黄色、土黄色、黄色和金黄色,旁边映衬着蓝天,真神奇啊!夕阳就像一幅美丽的、多变的画。

    而这片夕阳中的一个洋溢着浪漫,庄严,古典、开朗气质,经典而不落时尚的别墅里,任雨泽和冀书记都很巧合的先后来到了这里,本来是王老爷子请冀良青来喝茶的,没想到王稼祥却带着任雨泽也准备过来喝茶,这一下几个人也就不期而遇了。

    冀良青哈哈的笑着,就指着任雨泽说:“你今天也有心情来喝茶啊,不是听说你和庄市长为招标的事情在闹吗?”

    任雨泽就唉声叹气的说:“就是因为心情不好,所以稼祥请我来喝茶聊天的,没想到和冀书记相遇了,我不会打扰到书记的雅兴吧?”

    “怎么会呢?我也正想抽时间和你一起坐坐呢。知道你最近很忙,也很辛苦,特别是压力大啊。”冀良青深有感触的说。

    王老爷子就笑呵呵的给大家都倒上了茶水,很深奥的说:“人生在世,避苦求乐是人性的自然,能苦会乐是做人的坦然,化苦为乐是智者的超然苦多乐少是人生的必然乐不是苦的积累,而是对苦的总结何不乐对生活,与世界同笑,苦中乐一乐又有何妨。”

    冀良青微微含笑说:“王老爷子所言极是啊,这辛苦和快乐本来是连在一起的,不过看你怎么面对和体会了,不知道雨泽你现在是什么体会?”

    任雨泽有点沮丧的说:“我现在最大的体会就是权利在稍微的大一点,筹备组里我说话稍微的算数一点,那就是大乐了。”

    冀良青一听,哈哈哈的大笑起来,端起了茶盅,喝了一口说:“你这个想法很有新意。”

    “有新意没用啊,除非动点手术。”任雨泽絮絮叨叨的抱怨着。

    任雨泽的话带着极强的暗示性,让冀良青的眉头就是一皱,他看了任雨泽一眼,心想在这个地方怎么可以谈正事呢?但转而一想,倒也无妨,这里的王老爷子是个不问世事的人,而王稼祥也不是多嘴多舌之徒,自己到很想听听任雨泽有什么好的建议。

    他就松开了眉头,说:“雨泽你是什么想法啊,莫非你的处境已经到了很紧张的局面了吗?”

    任雨泽就裂开大嘴说了起来:“不是我到了很紧张的局面,而是新屏市所有人都应该紧张,现在的市政府,几乎成了庄峰的后花园了,那些副市长们,还有助理,秘书长们,都是以庄峰的马前是首,你说我这工作怎么开展。”

    这倒是真的,冀良青也一直对这个事情是有点担忧的,现在的市政府,比起全市长在的时候,更难控制了,虽然还没有到油泼不进,针扎不透的地步,但显然的,指挥起来很是费力,长此以往的展下去,有一天自己恐怕真的就对政府无法管辖了。

    但现在的形势又让自己对很多事情也无可奈何,庄峰在中层还是很有一点势力的,特别是他手下那几员悍将,像刘副市长,路秘书长等人,在很多时候都是阳奉阴违的对待自己。

    冀良青叹口气,看着王老爷子给他倒上了茶水,对任雨泽说:“我理解你的心情,你在政府确实很辛苦,很有压力。”

    王老爷子就笑着说:“那你这当书记的就应该帮这任市长排除一点压力啊,不知道老朽这样说对不对。”

    冀良青笑笑,说:“我也想啊,不过有的事情太过复杂,现在说真的,市委并没有往些年那样大的权利了,有时候一个县长,县委书记,我们要动一动都要大费周折的。”

    任雨泽却结了一句:“不过我倒是听说了一个消息。”说了半句,任雨泽就闭嘴了。

    冀良青很好奇的看看任雨泽,说:“什么消息啊?你到说啊,哼哼唧唧的。”

    任雨泽就鼓起了勇气说:“据说啊,省里有人对路秘书长有点意见的,好像准备让他到省党校做副校长。”

    冀良青有点难以置信的说:“这很八卦的消息吧?我都没听说。”

    任雨泽也点头说:“确实可能是八挂的消息,不过我当时听了还是满高兴的,要是他一走,不仅可以平衡一下政府这面的关系,说不上还能给稼祥创造一个机会,稼祥在正处位置上也待了好几年了,论说也该动动。”

    这任雨泽很突兀的提起了王稼祥,房子里所有的人都一下紧张起来了,王老爷子说是自己对王稼祥骂骂咧咧的,但哪有老子不希望儿子当大官的,这老头的凡尘之心自然也没有完全的泯灭,就一下看着冀良青不说话了。

    王稼祥也是神情紧张的看着冀良青,这对他来说就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啊,多少人一生一世最后就死在了正处的级别上,上一步那就是海阔天空,他眼神里也就包含了太多的期待和渴望。

    冀良青也沉默了,他像是感觉到自己今天掉进了任雨泽给他设置的一个圈套里,任雨泽在这个地方,这个时候说出路秘书长的事情,在说起王稼祥的提升,看似两者毫无相连,实际上肯定不会的,这任雨泽是什么样的人,他才不会乱放炮的。

    既然他不是一个胡言乱语的人,那么是不是真的有人想动路秘书长呢?要是真有此事,未尝不是一件好事,砍掉了庄峰的一条右臂,就等于拔掉了老虎的一枚利齿,就算这是一个任雨泽的圈套,但对自己一点坏处都没有,自己何乐而不为呢?

    何况这和涉及到王老爷子的宝贝儿子王稼祥,要是自己再次提升了他,他应该是会对自己感恩戴德,关键这样确实可以平衡新屏市政府的势力。

    冀良青在脑海中就盘算起来了,他下意思的端起了一杯茶水,慢慢的喝着,而其他几个人都在眼巴巴的看着他,他似乎恍然醒悟过来,看着任雨泽说:“呵呵呵,你任雨泽啊,怎么能把小道消息当真呢,要明白,动一个像路秘书长这样的人,不是谁说说就成了,当个玩笑听听就罢了。”

    任雨泽没有退缩,说:“当然了,我也这样想的,除非省委那个书记有了这样的想法,我们也就是开开玩笑,茶余饭后的聊聊而已。”

    冀良青怎么能听不懂任雨泽的话呢?他肯定是听的懂了,任雨泽正在对他暗示可以通过季副书记来对路秘书长采取行动,但现在摆在冀良青面前的还有一个问题,要是任雨泽的消息是假的,自己冒然的给季副书记提起这个问题,有点太唐突了,除非确有其他什么人对路秘书长动手了,自己就有借口对季副书记谈谈此事,让他帮着顺水推舟。

    可是现在冀良青没有办法来鉴别任雨泽消息的准确程度,所以他就意味深长的说:“雨泽,稼祥啊,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要是这个消息是真实可信的,也许情况就不一样了。”

    任雨泽也就看了一眼王稼祥,两人会心的一笑,知道这个事情还是大有可为的。

    大家就心知肚明的撂过这个话题,开始东拉西扯,风花雪月的聊起了别的事情,什么国际金融体系啊,中国经济软实力啊,股市为什么回到了十年前啊,房价怎么就下不来啊,等等吧,直到天色很晚的时候,冀良青也没叫自己的司机来接,坐上了王稼祥的车,三个人一起返回了市里。

    时间也一天天的过去了,在最近的好几天里,任雨泽一直都刻意的在回避着庄峰,每天任雨泽早早的到办公室,不等上班,就带着小赵到下面去了,当然了,接近春节了,事情也确实很多,最多的自然就是会议,没完没了的会议,今天这个单位的表彰大会,明天这个部门的总结大会,后天还有新春茶花会,汇报会等等,反正就是到处的跑。

    下面县上任雨泽也每天都去,所有的地方都有任雨泽分管的工业和城建部门,任雨泽走到那里,那里都是热情的款待,几次当庄峰给任雨泽打电话说想要一起谈谈的时候,任雨泽都在外面,庄峰也不好表现的太过迫切了,好像自己吃了人家老板们的回扣一样,所以都是问问工作,绝口不提李老板做高速路的事情。

    倒是王稼祥最近有点坐立不安了,似乎整个新屏市和政府里面并没有什么变化,一切和往日一样的平静,但王稼祥的心却再也无法平静下来,就象一石激起千层浪,莫名的期盼,让他兴奋不已,也令他惶恐不安。

    一天,两天……年底春节将近,却丝毫没有传来路秘书长的任何的消息,开始的几天,王稼祥还故作深沉,从不主动地打听省里的干部动态,随着时间一天一天的流逝,渐渐地他有些沉不住气了。

    “怎么样任市长,有好消息吗?”王稼祥找到了任雨泽,患得患失的问。

    “怎么了,你坐不住了吧,你说说你,多么洒脱的一个人,现在怎么就变得神经兮兮了。”

    王稼祥也唉声叹气的说:“市长啊,呢说的倒是轻巧,我过去没希望吧,心里也是一点不急的,现在你说看到希望了,我哪能继续的淡定啊,我们这方法该不会有问题吧?”

    任雨泽嘿嘿一笑,很不确定的说:“那就不知道了,这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有时候啊,还要讲个运气和机遇的。”

    这话说的王稼祥更是冷汗直冒,就像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徐庶,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心里已经长了草,坐卧不宁,寝食不安。

    他就每天在没人的时候,自我安慰自己:“好事自会多磨,要不露声色,象从前一样认真地工作,不能稍有破绽,否则,坏了大事,追悔莫及。”他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耐心等待省里的消息。一周过去了,他开始因为失望而心平如镜;10天过去了,他心已凉了半截。

    其实在王稼祥度日如年,焦急的期待中,任雨泽的时间开始按天计算了。

    就在几天前的一个下午,冬日的阳光照在挂满霜花的窗户上,融化的冰水如泪水般流下,冲毁了曾经美丽的窗花,温沌的残阳渐渐透进他的办公室,让人昏昏欲睡,迷迷糊糊间,刺耳的电话铃声骤然响起,吓了任雨泽一跳,一看来电显示,是二公子的电话。

    天,任雨泽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他其实也在一直等着二公子的消息,对这步棋他早就焦急的想看到结果了,假如这次成功,不管对任雨泽现在,还是以后的工作都大有好处的,他必须让庄峰在新屏市的势力受到打击,这才能让自己在新屏市站的更稳,通过这次高速路的事情,任雨泽就深刻的感受到了手里无人的窘迫,就算自己身为常务市长,那有如何呢?就算自己是高速路筹备小组的组长,那又怎么样呢?还不是受制于刘副市长和路秘书长的掣肘。

    所以打击和分化庄峰的实力,将是自己以后的一个长久策略。

    这次要是成功,王稼祥能顶替到秘书长的位置,自己就在实力上有了一个变化,固然这个变化还是不足以抗击庄峰的攻势,但滴水穿石,集腋成裘,自己总会慢慢的壮大起来。

    二公子的话打破了任雨泽的想象:“任市长,事情妥了,组织部马上就会文让路秘书长滚蛋了,然后等过完年,可能要对王稼祥进行考察和评审,要是没什么意外,年后王稼祥也可以走马上任坐上秘书长了,嘿,这次听说季副书记和谢部长也都很支持……”。

    二公子的声音此刻听上去是那么的悦耳动听,遥远又亲切。

    “好,好,太好了。”任雨泽很满意的说。

    但任雨泽虽然知道了消息,却不能轻易的给王稼祥透露,他还要让王稼祥急一急,紧张一下,这样他在以后才能更加的珍惜这个位置,在一个,任雨泽也是担心年轻人不够沉稳,万一走漏了消息,对整个布局就带来极大的危害,所以宁可现在让王稼祥什么都不知道。

    今天一上午,任雨泽参加了几个会议,下午为了躲避庄峰的谈话,就准备到县里去了,他一般出去很少通知下面的,这次下去,任雨泽的目标也很明确,就是大宇县的长远煤矿,据最近很多反应,说那里存在的问题很多,所以任雨泽就准备实地的看一看,秘密调查一下,因为这个县的黄县长也是庄峰的铁杆,所以任雨泽不得不小心一点。

    任雨泽只是带上了王稼祥,王稼祥是值得绝对信任的,秘书小赵留在办公室,处理一些日常的文件,到县上的乡镇去肯定是不能用自己那辆奥迪的,任雨泽知道长远煤矿的地形,过去也去过几次,那里的路不是很好,唯一的一条公路,被拉煤的大车压得凹凸不平,轿车是进不去的,最好是越野车。

    所以他就让王稼祥调了一辆越野的吉普,公路都不是很好,沿途颠颠簸簸的,中午在路边的小餐馆随便吃了一些东西,王稼祥驾车继续前进,长远煤矿在大宇县林华乡,距离大宇县城有一百多公里,路况很不好,幸亏是越野车,否则,任雨泽不要想着到林华乡。

    越野车进入林华乡地界时,天已经黑下来了,越野车性能很好,行驶在路上,几乎没有什么声音。隐约间,任雨泽看见前方有几辆亮着灯的拖拉机,拉的都是满车的木材,任雨泽有些疑惑,现在到处都是禁止随意砍伐林木的,这几辆拖拉机,如此明目张胆拉着这么多的木材,准备去干什么,任雨泽示意王稼祥,熄灭车灯,他想看看,这些木材准备拉到哪里去。

    车子路过刚才拖拉机出来的路口的时候,任雨泽看见,地上跪着一个老人,正在哭泣,老人冲着拖拉机开走的方向哭泣,王稼祥知道意思,马上停车了。

    “老人家,怎么跪在地上了,你这是为什么哭啊。”任雨泽就下车过去问。

    老人满脸的无奈和泪水,显然还有些没有从悲伤中解脱出来,看见了任雨泽,他什么都不说,冲着任雨泽磕头。

    “老人家,快起来,究竟生什么事情了。”任雨泽一面搀扶着老人,一面问。

    “领导啊,您行行好,这些树,都是我们勤爬苦挣,才种出来的,您给我们一家人留下几棵,都砍了,我们吃什么啊,领导,我给您磕头了。”这老人还是不肯起来。

    任雨泽注意到,老人身上的衣服有些破旧,脸上还有青斑,夜里看得不是很清楚,不过,任雨泽还是想到了,老人一定是阻止砍树,遭遇了拳头攻击,任雨泽有些惊骇,谁有这么大的本事,砍树不说,还打人。

    “老人家,快起来,不要跪在地上了。”老人这时候回过神来,看着眼前的任雨泽和王稼祥,再看看他们身后的越野车,脸上显露出害怕的神色来,他不肯站起来,继续跪在地上:“领导,求求您了,我不是有意要不准您们砍树的,山林我承包好多年了,辛辛苦苦的,儿子指望它娶媳妇,我们指望它活命,就这么砍了,什么话都没有,我们是外地人,不懂这里的规矩,我那个小儿子的脾气不好,我们以后不敢了。”

    “老人家,你弄错了,我们是路过这里的,刚刚看见这件事情,所以问你是什么事情。”

    任雨泽正在劝这这个老人起来,却突然见一个脸上带血的年轻人跌跌撞撞过来了,看见跪在地上的老人,年青人眼里喷着火苗,没有理睬任雨泽,用尽全力拉着老人,嘴里说:“爸,起来,不要跪了,求他们没有用,大不了我和他们拼了。”

    “儿啊,你知道什么啊,和政府拼命,你有几条命啊,不要做这样的傻事。”

    看着互相搀扶着的父子两人,任雨泽神色严峻了,看来砍树的不是什么恶霸,很有可能是乡政府,只是乡政府为什么砍树,砍树做什么?任雨泽就沉声问:“年青人,不要激动,我们是路过这里的,就是想问问情况,这样,你们都上车,我送你们回去,走了这么久,有些累了,到你们家里看看,可以吗?”

    年青人这时候才注意任雨泽,就着月光看清楚了任雨泽和王稼祥的相貌,的确没有见过这两人,他点点头,老人的住处离这里不远,越野车很快就到了。

    下车之后,任雨泽看见了两间土屋,周围没有其他住户,进屋之后,任雨泽现,屋里居然没有通电。

    “这里条件不好。”年青人看来不怎么爱说话,扶着父亲坐下之后,准备去泡茶。

    “不要泡茶了,我们坐坐,问问情况就可以了。”任雨泽说。

    年青人在父亲身边坐下了,任雨泽看见,年青人坐下的时候,眉头微微皱着,显然是挨打了,身上有伤。

    问了一会话之后,任雨泽终于知道了事情的原委,这父子俩不是本县人,只是因为在林华乡有亲戚,家里的土地不多,种地没有什么出路,于是决定种树,多年前,他们到这里承包了荒山,老人带着小儿子来这里种树,几年下来,种了满满一山的树,可因为他们是外地人,手续一直办不好,手里的承包证,据说是没有法律效力的,随着树木成长,麻烦也就来了,先是村里的提出来,想要收回去,老人的小儿子曾经提着斧头,到了村支书和村长家里,大概是觉得理亏,村里就没有说话了。

    可不久以后,乡里来人了,随行的还有派出所的干警,老人的小儿子知道厉害,不敢来硬的,乡里说老人承包的荒山属于无效行为,乡里决定要收回去,老人无奈,找到了亲戚,回到家里到处借钱打点,好不容易乡里不提这件事情了。

    可是,一年多以前,乡里来了一个姓华的书记,得知了这件事情,甚至没有到山里来看看,便说要严肃处理,后来,老人才知道,这个姓华的书记,据说和长远煤矿的关系非同一般,长远煤矿需要大量的林木,老人感觉到了麻烦,却是无可奈何。

    今天,乡里来人了,是来砍树的,老人和小儿子阻止,和来人生了冲突,结果,小儿子被打趴下了,老人也挨了几下,要不是老人阻止小儿子拿斧头,今天很有可能要出大事情,因为承包证是硬伤,老人没有地方说理,现在,被砍走好些树木,老人甚至不知道该找哪里来解决问题。

    听完老人的话,任雨泽黯然,这般无权无势的农民,和乡政府对抗,无疑是弱势中的弱势,树被砍了,不知道该到哪里申冤,也许就这样算了,也许老人的小儿子会酿出大祸来,任雨泽旋即想到了长远煤矿,想到了林华乡的书记,任雨泽身上有一个本子,全市副科级以上干部的名册,都在里面,主要是下乡的时候,能够直接交出对方的名字,这是一种当领导的艺术,会极大鼓舞下面干部的工作热情。

    林华乡的书记姓华,现在看来这个书记和长远煤矿肯定是有些特殊关系的,这样的关系不用别人说,任雨泽心里也知道是什么样的关系,现在社会上,权利和金钱在不断的交融。

    任雨泽想了想,在看看时间,时间已经是晚上,去长远煤矿也不现实了,不如去乡政府看看,摸摸情况。

    任雨泽就说:“年青人,我看这样,你带着我们去乡政府看看,可以吗。”

    老人唬了一跳,马上站起来,护着小儿子:“领导,我家的娃儿不懂事,您不要计较了,我们不敢阻拦砍树了,我们不去乡政府,您行行好,放过我们。”

    “老人家,你误会了,我们是市里的干部,到这里来了解情况的,刚才你已经说出来了所有的情况,我们也需要到乡政府去了解情况,看看实际情况如何,如果你们不信任我们就算了。”任雨泽有些无奈,看来这华林乡政府的名气挺大的啊,在老人的眼里蛮有威望的。

    说起到乡政府,老人的面色都变了。

    小伙到是很有胆气的:“爸,没什么怕的,乡政府还敢吃了我不成,我正想到乡政府去问问,为什么这样对待我们,凭什么不给钱就砍树。”

    “快别瞎说了,你知道什么啊,唉,不知道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啊,领导,您们走,我们不说了,不阻拦了,什么都不会说的。”

    听着老人的话,任雨泽的心情愈来愈沉重,没有想到,老百姓对政府有这样的认识,这样的认识,在老人心里已经生根了,他的子女必然受影响,时间长了,政府还有领导百姓的基础吗,基础不牢,地动山摇,任雨泽不敢想下去了。

    他黯然的苦笑了一下,说:“老人家,我们真是路过这里的,也想到乡政府去了解情况,如果你不放心,就算了。”

    任雨泽不愿意耽误时间了,他心里窝着火,华林乡的领导是怎么当的,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请,任雨泽需要去了解,这样的时候,只有亲自去了解情况,才会清楚底细,任雨泽不禁想,这个华林乡地处偏僻,已经有了**王国的味道,究其根源,应该和大宇县的黄县长有很大的关系。

    “爸,我跟着他们去,没有什么好怕的,爸,你太老实了,他们想怎么欺负你就怎么欺负你,我不相信,他们敢要我的命。”

    “唉,你懂什么啊,煤矿里的那些事情,你不是不知道啊,你还年轻,那么多的活头,我老了,无所谓了,你就听我的。”老人还是很担忧的劝阻着。

    年青人的主意已经定下了,看见任雨泽和王稼祥起来,他也跟着站起来了,老人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惊魂,有些疲倦了,年龄不饶人,煤油灯下,老人的脸上有着惊慌、无奈、担忧。

    任雨泽有些看不下去了:“年青人,你的父亲不要你去,你还是在家里陪着。”

    “不,我跟着你们去,我看出来了,你们是好人,乡政府那些人,到家里来过,根本不是这样的态度。”年青人不管不顾上车了,车子启动的时候,任雨泽看见老人走出了屋子,倚在门口,默默看着已经开始动的车子,什么都没有说,估计儿子的话,他也听见了。

    任雨泽朝着王稼祥挥挥手,车子启动了,到乡政府,还有一段路程,越野车赶到,还需要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至于那些木材,任雨泽暂时不去关心了,反正拖到煤矿去了,只要知道去向就好说了。

    越野车走了10多分钟,才看见路边有人家,任雨泽就随口问:“这么多年,你们一直住在两间土屋里面吗?”

    “是的,原来承包的是荒山,四周好远都没有人家,爸不知吃了多少苦,有时候一天只能吃一顿饭,将就着就吃了,爸身体非常好的,承包荒山之后,老得特别快,身体也垮了,老家还有兄弟姊妹,妈不能过来,生活全靠自己,我刚刚过来的时候,都吃不消,太苦了,米面都是从老家带来的,没有钱啊。”

    年青人说到这些的时候,声音有些颤抖,大概是想到了那些苦日子,联想到如今的情况,幸幸苦苦这么多年,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谁都想不开的。

    任雨泽说:“承包证为什么没有办好啊?”

    “我们是亲戚介绍过来的,荒山便宜,不需要多少承包费,刚开始办证的时候,乡里村里都是支持的,那时候,爸一个人跑上跑下,不知道赔了多少笑脸,铆足劲了,想着在这里投入了,挣钱养家,累死累活的,山上的林木长起来的时候,村里的人眼红,准备收回去,那时候,我年纪不大,家里几个哥哥都过来了,找村里论理,我就提着斧头找到了村里的领导,虽然村里软了,可是,麻烦也留下了,更换承包证的时候,村里老是拖着不给办,我们也没有办法,本子在人家手里,乡里的领导从来不过来的,也来看了,还带来了派出所的,大概是想着对付我的,爸没有办法,回老家借了一些钱,请乡里村里的领导吃饭,送烟送酒,人是不来了,可承包证总办不好,本来想着,林木成材以后,就卖掉的,就算是贱卖了,总是有些钱的,没有想到,长远煤矿需要木材,乡里就来人砍木材了。”

    点点头,任雨泽说:“看样子,你们和来的人生冲突了。”

    “我是气不过,他们说这些木材的所有权不属于我们,是村里的,来砍树是天经地义的,根本不问我们,也不准我们说话。”

    “认识来的人是谁吗?”

    “有两个是乡里林业站的,我见过,其余人不认识。”

    任雨泽不再说话,靠在座椅上,闭上眼睛思考问题,年青人大概没有坐过这么好的车,一直挺直腰,生怕弄脏了座位,王稼祥从反光镜看见了,年青人身上有伤,这样坐着,肯定是不舒服的,他就说:“年青人,靠着休息一下,这样坐着太累,路不好。”

    年青人很小心靠在皮垫上面,依旧不敢乱动。一个多小时后,越野车进入了华林乡集镇,夜晚的华林乡的集镇,非常安静,一条公路穿过集镇,公路两边,有很多的房屋,屋里的光线通过窗户、大门射出来,猛看上去,带有一丝恬静的味道。

    乡政府在集镇的尽头,已经是深夜了,乡政府的大门关上了,越野车进不去,任雨泽想了想,要坐在后面的年青人去叫门,年青人犹豫了一下,准备下车,好一会,任雨泽见年青人还是没有下车。

    任雨泽就笑着说:“怎么了,害怕了吗?”

    年轻人有点难为情:“不、不是,我不会开车门。”

    任雨泽帮着年青人下车之后,他不知道是什么滋味,这就是中国最基层的农民,虽然有些农民富裕起来了,可是,绝大多数农民还是仅仅维持温饱,他们一辈子没有坐过好车,一辈子没有进过歌舞厅,一辈子不知道西餐是什么,没有见过马桶,可就是他们,挺起了中国的脊梁,他们任劳任怨,只要有饭吃,他们就满足了。

    任雨泽看见年青人慢慢走向大铁门,看样子,还是有些畏惧的,虽然年青人在家里的时候,嘴上说的很硬,但毕竟吃过亏了,在农民眼里,对政府有着天然的尊崇,不到万不得已,没有谁会想着到政府去找麻烦,任雨泽看见年青人进了小铁门,王稼祥没有开车灯,铁门上方有灯泡,出的光线足够了。

    好久,任雨泽还是没有见到年青人出来,他本能感觉有些不对:“稼祥,开车灯,按喇叭。”

    很快,一个瘦长脸的男人从小铁门走出来,仔细看了越野车的牌照,慢慢走到了越野车旁边:“呵呵,是市里来的,是不是来拖煤的老板啊,想见我们华书记啊。”

    王稼祥按下车玻璃,看着男人点点头,同时从身上掏出香烟,递过一根香烟,男人仔细看了看香烟,放在鼻子下闻了闻,说:“啧啧,煤炭老板就是有钱,都是抽的好烟,不知道你们今天带了多少钱,华书记正在玩,你们知道地方吗?”

    王稼祥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我给你们指地方,等会,我给你们开门,进院子不要按喇叭,车子停在院子里就可以了。刚才有个人进来闹事,已经被控制了。”

    任雨泽眼睛眯起来了,趁着男人去开门,任雨泽交代了王稼祥几句话,越野车在乡政府院子里停下之后,王稼祥下车,递上一包中华香烟,再次开口了:“我们是外地人,不懂这里的规矩,老兄还要多多指点啊。”

    “好说,好说,你们可能是第一次来,陪着华书记耍耍,只要华书记满意了,你们拖煤还不是小事情,大家都是这么做的,嘻嘻,拜山嘛。”

    王稼祥就歪歪下巴:“老兄说刚才的年青人是怎么回事啊,可不要坏了我们的运气啊。”

    这人随随便便的说:“与你们没有关系,你们是大老板,他不过是个种树的,到乡政府无理取闹,胆子还真大啊,也不掂量掂量,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男人的心情很好,带着任雨泽和王稼祥往住宿区走去,到了跟前,男人指着三亮灯的地方说了,那里就是华书记的宿舍,现在正在耍,上去之后,直接进去就是了,华书记宿舍里面,客人多,自己机灵点。

    任雨泽明白男人的意思,到了华书记的宿舍里面,没有人会当你是客人,都是去求华书记的,所以,不要讲究什么面子不面子的。

    门是虚掩着的,大概是想到了在乡政府里面,外人是轻易进不来的,再说了,华书记的客人太多,谁也顾不上专门去开门,索性虚掩着,任雨泽进入之后,险些呛出眼泪来,屋里开着空调暖气,不过,好几个人在抽烟,那股刺鼻的味道,一般人都挺不住,任雨泽是抽烟的人,都受不了。

    为首腆着肚皮,坐着很牛气的一位就是华书记了,他背对着门,嘴里叼着香烟,他的身后,坐着好几个围观的人,任雨泽进来了,他头都没有抬,凭着感觉朝任雨泽挥挥手,说:“自己找地方坐,凳子里屋有,这一轮结束了,就可以上场了。”

    任雨泽不动声色,注意观察着和华书记打牌的几个人,脖子上挂着金项链,手上带着金戒指,看样子就知道是做生意的,王稼祥进到里屋,搬出来两把椅子,任雨泽坐下了,静静看着华书记和众人打牌,他要看看,这麻将是怎么打的,如今,求人办事,或者是想给上级领导送钱,打麻将是最好的手段了,让领导和牌,票子源源不断进入领导的腰包,如果调查,这是领导的运气好,领导也是明白的。

    当然了,这事情过去任雨泽在县上也是干过的,记得有一次就是陪着临泉市的工行行长打牌,不过那次自己手气好,还多少赢了一点。

    果然,任雨泽接连看了4把牌,都是华书记和牌,有一盘牌,华书记起手的牌面,简直不像话,最终还是和了,桌上没有现金,都是扑克牌,任雨泽小声问了旁边的人,那人告诉任雨泽,一张扑克牌代表1000元,上场的人,20张扑克牌,中间有一人的扑克牌输完了,一轮就算结束,大家各自算账,接着重新扑克牌,开始第二轮。

    任雨泽算了算,华书记和4盘,一共收到25张扑克牌,也就是25000元,4盘麻将的收入,比全年工资收入还高,难道说,每个到华林乡来拖煤炭的老板,都这样心甘情愿送钱吗。

    任雨泽觉得可能性不大,这些老板,估计不是来买煤炭,多半想着承包小煤窑的,这里面的蹊跷就很多了,如今的形势展太快,任雨泽清楚,如果是追究每个党员领导干部的个人收入,恐怕都有说不清楚的地方,这世界就这样,灰色收入谁都知道,那样做,不仅不能弘扬正义,反而会遭到千夫所指,成为牺牲品,大家都有心照不宣的收入,但是,如这般明目张胆,不顾及任何影响的收入,任雨泽是不会放过的,一定要惩处。

    任雨泽想到了种树老人,辛辛苦苦好多年,到头来,什么都得不到,两相比较,反差太大了,他快速思考着,如何采取好的办法来做这件事情,任雨泽的主要目的,没有在乡党委书记的身上,从这个屋里表露出来的信息,任雨泽感觉到了,长远煤矿一定不正常,其中可能有着更大的问题。

    所以,任雨泽不能大动干戈,不能惊动长远煤矿,可眼前的事情不能不理,且不说老人的木材,还有老人的小儿子,还不知道被关在哪里,如果不施援手,后面可能真会出大事情的。

    任雨泽很快想好了,这样的麻将,时间不会太长,数目太大了,没有谁会带那么多的钱,再说了,进贡一定数目的钱就够了,商人是聪明的,尝到甜头之后,才会继续投入的,眼下的情况,就是处理,了不起聚众赌博,缴获赌资,来点治安处罚,然后什么事情都没有,这不是任雨泽的目的。

    不出任雨泽预料,很快,桌上有两人支撑不了,很快败下阵来,此刻,华书记才抬起头,看向任雨泽,估计他正准备叫任雨泽上来打牌送钱呢,猛然间,华书记好像是想起了什么,揉揉眼睛,仔细看着任雨泽,他的脸色慢慢变白了。

    任雨泽知道,这个华书记一定是认出自己了,今年也召开过好几次的工作会,乡镇的书记都参加了,看来这个华书记的记性还是很不错的。既然被认出来了,那就只能处理今天看见的事情了。

    任雨泽调侃的说:“华书记,运气不错嘛,赢了多少啊?”

    这书记整个有点瓜了:“没、没赢多少,晚上没有什么事情,大家在、在一起打麻将,娱乐。”

    任雨泽还是笑嘻嘻的问:“是吗,我怎么就看见你在和牌啊,感情其他人都不会打牌啊。”

    “不、不是这样的。”书记已经开始流汗了。

    任雨泽指了一下桌子上的人,说:“华书记,介绍一下其他客人啊。”

    很快的,任雨泽就知道了屋里所有人的身份,有两个是副乡长,其余的都是外地来的企业家,准备在华林乡投资办厂的,至于办什么厂,那是不用说的,华林乡除了煤矿,没有其他什么企业,也没有哪个商人会看上华林乡其他资源。

    任雨泽一直没有说出自己的身份,但是,他身上散出来的气息和威严,让屋里的人都有些呆,既然华书记看见这人,如此毕恭毕敬的,这人的身份一定不简单的,要知道,华书记看见县里的主要领导了,也是有说有笑的,现在却如此紧张。

    王稼祥一直站在任雨泽的身边,他早就观察过屋里的情形,屋里没有什么棍棒,也就是说,就算这些人想难,王稼祥也可以轻易对付,自从知道任雨泽要到长远煤矿调查,王稼祥就是万分小心,生怕出什么差错,虽然这样的机率很小,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今天这样的情形,王稼祥不担心乡镇干部,但是,对这些企业老板,王稼祥还是心存顾虑的,有些企业家的家史,就充满了血腥。

    任雨泽就说:“我看这样,今天所有在屋里的人,都登记,注明自己的身份,输了多少钱,赢了多少钱,也好心里有数,登记完了,通知派出所的干警来,抓赌是他们的职责,华书记,这个电话谁来打啊?”

    “我打,我打。”华书记愣了愣,赶快的连连的点头,忙不迭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通了派出所所长的电话,派出所长当然知道华书记的电话,听说是抓赌,很是兴奋,这年头,抓赌可是有收入的,不过,听说是在乡政府,派出所所长在电话里打哈哈,说华书记真逗,要找人打牌也不用这样通知啊。

    华书记看着任雨泽毫无表情的面容,更加狼狈了。

    任雨泽开口了:“告诉派出所所长,赌博的人不一般,有乡里的主要领导,让他们多来几个干警,聚众赌博,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华书记不得不改用严厉的口气,要求派出所长带干警来抓赌,他心里什么滋味都有,这种举报自己打牌赌博,要求干警来抓的情况,可能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此刻,任雨泽对华书记和两个副乡长说了,要求他们进里屋去,其余人都在外面等着。进了里屋,任雨泽要三人坐下,三人贴着椅子边坐下了。

    “华书记,和我一起来的,有个年青人,他先进乡政府,谁知道却失踪了,这个年青人的父亲据说是种了一些树,我想知道,这个年青人到哪里去了,你知道吗?”

    “知道,知道,我们给扣下来了,这个年青人很危险,曾经拿着斧头威胁村干部,我们不知道他是和您一起来得,以为他是到乡政府来闹事的,我们马上放人,马上放人。”

    “嗯,还有一件事情,我想问问,来的路上,我看见几辆拖拉机,都是拉着木材,不知道这些木材准备拉到哪里去,这些木材是谁的?”

    “木材是拉到长远煤矿去的,煤矿上需要,这些木材都是乡里的林子。”

    任雨泽不紧不慢的说:“乡里的林子,我想问问,这乡里的林子,是谁负责种出来的,什么时候开始种的。”

    华书记有开始冒汗了:“详细情况我不是很清楚,这片山林,目前还没有办理承包证,所以我上任以后,就认为这片山林是乡里的,村里也证明了,没有办理承包手续。”

    “嗯,说的有道理,看来我是冤枉你了,你上任才一年多时间,平时要忙于打牌,自然关注不到这些事情,至于树木是谁种的,与你没有关系,你只要知道,这些树是乡里的,与种树人没有关系,就可以了。我想,乡里其他事情可能也是这样的,与你关系都不大,你是乡里的最高领导啊,指示就可以了,何必事必躬亲呢。”任雨泽满面不屑的讥讽着他。

    华书记已经坐不住了,立刻站起来:“我、我错了,不该随便抓人,不该聚众赌博。”

    外面响起了洪亮的声音:“华书记,我来了,怎么都站在这里啊。”

    话音未落,一个身穿警察服装的中年人进入了里屋,看见华书记站着,满脸是汗,也不拿手绢擦擦:“华书记,怎么了,深更半夜的,生什么事情了?”

    很快,这个派出所长觉情况不对,华书记根本不回答他的话,而是畏畏缩缩看着任雨泽,派出所长不是傻瓜,马上明白任雨泽的身份不简单。

    他就转脸严肃起来:“报告华书记,按照您的安排,我们前来抓赌。”

    任雨泽淡淡的说:“看来你就是华林乡派出所所长啊,好,华书记,自己交代赌博的事情吧。还有,你们擅自抓人的事情,也一并说说吧。”

    此刻,一个副乡长明白了意思,赶忙出去,吩咐放人,任雨泽和王稼祥也跟着出去了,一行人来到了关押年青人的黑屋里,灯已经开了,年青人的眼神里面,透露着恐惧,靠在墙角,身上绑着绳子,看见了任雨泽和王稼祥,年青人的眼睛里面透露出迷茫,副乡长马上走上前,小心为年青人解开了绳索。

    任雨泽对着身后的华书记和派出所所长开口了:“你们这是草菅人命啊,乡政府有什么资格捆人,真是想不到啊,华书记,看来你这个书记非常不错啊,老百姓不是你的衣食父母,你是老百姓的好领导啊,随意颠倒黑白,一切都不在话下,你说说,我该怎么处理啊?”

    “我错了,我承认错误,马上解决山林的问题,已经砍的树,乡政府按照市场价格,马上付钱,明天我就去落实承包证的事情。”

    任雨泽也犹豫起来,虽然他是副市长,但目前只能做好这些事情了,总不能现场就撤了华书记的职务,这是大宇县委的事情,任雨泽不能越俎代庖。

    已经是子夜,任雨泽有些疲倦了,乡里已经安排了住宿,任雨泽不会客气,不过,任雨泽已经给华书记和乡里其他领导提出要求,自己下来是随便看看的,不想招摇,不要到处宣传。

    任雨泽这样做,还有一个目的,就是不能惊动大宇县的黄县长,相信华林乡的干部赌博,被自己抓住了,他们也不敢报告黄县长的。

    吃了一点面条,任雨泽就和王稼祥在乡上的临时招待房间休息了。

    清晨,任雨泽醒来了,天还没有大亮,恍惚间,任雨泽感觉到昨夜的经历有些不真实,不知道自己的行踪是不是彻底暴露了,不知道华林乡的乡干部会不会保密,任雨泽实在有些不愿意应对那些迎来送往的局面了,如果说大宇县委,县政府的领导来了,任雨泽会感觉很扫兴的——“女市长的**:官情①②”,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