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女长的隐私:官情①②最新章节 > 女长的隐私:官情①②最新章节列表 > 提升交易
    提升交易

    任雨泽接过了秘书递来的茶水,因为冀良青这里泡茶都是搪瓷缸子,不是一次性那种杯子,所以任雨泽也就没有把杯子放下,他抱在了手中,一面暖着手,一面说:“冀书记今天一定有什么指示吧,请尽管的吩咐。”

    冀良青笑笑,说:“没有什么指示,就算有指示,你任雨泽还能听吗?呵呵呵。”看似冀良青在开玩笑,实际上冀良青的话已经是很尖锐了。

    任雨泽淡然的一笑,说:“当然听,永远听。”

    “奥,真的吗?”冀良青表示怀疑的说。

    任雨泽郑重其事的说:“真的,当然了,可能我们会在某些小的地方有一定的认识上的不同,但书记应该是了解我的,在大原则,大问题上,我还是会约束好自己,服从领导的。”llbsp;h</EM></b>p<em></em>:<ft></ft>mihu<em></em>a<!-- --e<ft></ft>t

    冀良青接过了秘书小魏从办公桌上端来的自己的茶杯,很认真的看着任雨泽说:“是啊,是啊,这我也可以理解,就不说职务关系,单单是我们两人的这个岁数,也一定会有不少看法上,理解上的不同,这可以理解,不过雨泽啊,我还是想请你明白一个事实,我从来没有想过压制和打击你。”

    冀良青的话中之话也很清楚,那就是你任雨泽应该认清形势,你的大敌是庄峰,而不是我冀良青。

    从表面来看,冀良青这样做也算是仁至义尽了,你任雨泽在开区的事情上坑了我一下,我依然没有记气,这应该算是虚怀若谷了。

    但实际上的情况却是冀良青不得不如此,新屏市的格局他看的比谁都清楚,任雨泽的崛起已经成为了一个不争的事实,单凭自己想要压制住任雨泽,不是不能,但太费精力,也太艰难,就算自己不惜一战,两败俱伤的打垮任雨泽,哪又有什么好处呢?反而让庄峰坐山观虎斗,最后形成一家独大的局面。

    与其这样,还不如暂时维持这个三足鼎立的局面,用任雨泽去制衡庄峰,当然了,现在的任雨泽可能会是一把双刃的剑,用他也会伤到自己,可是形势如此,不这样也没有办法。

    在冀良青心中,还有一个重大的问题要考虑,那就是任雨泽在季副书记那个派系中的地位问题,这就要延伸一下,想到过去的乐世祥和季副书记,和云婷之,和谢部长等人的关系了,在没有探明他们和任雨泽到底有多深关系之前,这个任雨泽自己是不能轻易压制,打击的,一切都要从大局考虑。

    任雨泽也在思考着怎么回答冀良青的这句话,在沉默了一会之后,任雨泽说:“冀书记,我很明白在新屏市谁对我好,谁对我不好,只是在有的事情上,我太过认真了,或许正如你所说的那样,我这个人太年轻,太冲动,这种情绪可能是多了一点。”

    冀良青停住了思索,等任雨泽说完话,点点头说:“不错,就拿开区这件事情来说吧,其实从你的角度讲,肯定是对的,但从我的角度来看,却是另外的一番景象,但现在啊,不管怎么说吧,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们就要丢掉包袱,一切向前看。”

    冀良青没有隐晦和回避开区的分歧,这让任雨泽还有点不好意思了,不错,这件事情自己也许做的有点过了,但这有什么办法呢?自己天生就是一个嫉恶如仇的人?学不会官场中很多人掌握的那种难得糊涂的观念。

    任雨泽用带点遗憾的语气说:“我当时可能考虑冀书记这一块少了一点,唉,改不了啊,有时候真的我自己都现自己钻了牛角尖,这或许是修为不够。”

    冀良青很满意任雨泽今天的回答,事情已经出了,任雨泽能表示出一点悔意,多多少少也算是对自己的一点安慰吧,哪怕他任雨泽是假装的,也没有办法,冀良青就说:“这我就不得不说你几句了,任雨泽啊,如果你这个脾气不是这样,恐怕你现在早就不是今天的样子了,但话又说回来了,你这种闯劲和认死理的态度,我也要学习。”

    冀良青很巧妙的,先踏了任雨泽一脚,直接的踢进了他的心窝里,把任雨泽从来都不曾弥合的伤口又一次揭开,然后又表扬一下任雨泽,让他无法对自己的话提出反驳来,说完话,冀良青就含着微笑看着任雨泽。

    任雨泽再一次沉默了,他每次一想到自己给乐世祥带来的麻烦,以及自己从一个市长,代书记被贬到新屏市来,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可是任雨泽在最近这一年里,也曾经多次的回忆和模拟着当时和许秋祥争斗的那一幕,最后任雨泽还是认为,就算时光可以倒转,自己也一定还是会那样做的,至于妥协,退让,装糊涂,这些绝不是自己的个性。

    他一直是这样理直气壮的认为的,可是这并不妨碍他依然会在心中有痛,冀良青的话必然让任雨泽沉默。

    冀良青不会让这个时间延续的过久,他就像是一个高明的厨师,知道怎么掌握火候,点到即止,恰到好处,这才是一个真正的政治人物处理问题的方式,冀良青跳过了这个话题,转而走向了一个实质的问题,说:“我听说啊,你在高速路筹备组里遇到了很大的阻力,是吗,假如需要我援助的话,你尽管说出来。”

    任雨泽暗自一惊,怎么在新屏市生的一切冀良青都会知道呢,自己当时和刘副市长,路秘书长在筹备组会议上的事情怎么快就传到了冀良青的耳朵里了,这很不正常。

    任雨泽抬头看着冀良青,抛开了刚才那一阵的伤痛,淡淡的说:“有一点分歧吧,但不是太要紧,既然是工作,总会有矛盾的。”

    冀良青嗯了一声,看来任雨泽还不想让自己插手,那就在等等吧,静观其变也不是不可以,冀良青说:“你能应付那就好,不过有一点我是要把丑话说在前面的,在下一步的施工招标问题上,不管你愿意不愿意,最后市委都会进入决策的,这不是一个小项目。”

    任雨泽眉头皱了皱,这才是冀良青要说的最重要的话,以自己和冀良青现在的关系,他肯定对自己不会再放心,一旦他现自己没有按他的设想来招标,他很可能就会像庄峰一样,直接派人过来接管的,到了那个时候,自己就无能为力了。

    对这一点,任雨泽有清晰的认识,市委是有权对市里任何项目进行干预的,这样的权利是现行的政策赋予的,由不得任雨泽抗拒,所以任雨泽就一下子感到了心中沉甸甸的,不管是庄峰,还是冀良青,他们都已经流露出虎视眈眈的决心了,下一步自己该怎么办呢?

    放任他们的要求,让他们都心满意足的获得他们想要的利益吗?

    这个问题让任雨泽费了很长时间,但依然是没有一个合适的答案。

    转眼之间快到年底了,新屏市的干部们都更忙起来,各种的会议,宴请,走访和送礼也越来越多,任雨泽和江可蕊更是忙的一塌糊涂,两人几乎只有晚上能够见上一面,整个白天都各自的忙绿,有时候电话都没有时间打一个。

    而就在这忙绿之中,省交通厅关于新屏市高速路工程的项目立项也通过了审批,这更让新屏市主要的领导们愉快起来,多好的一个年度总结素材啊,无论是庄峰,还是冀良青,他们都很快的把这个项目写进了他们的报告里。

    当然了,其中更要添上的是他们为这个项目如何,如何的费心,怎么,怎么的辛勤,才换来了这个项目的审批和通过。

    任雨泽也逐渐的在新屏市展露出了头角,年底很多次的会议,让任雨泽经常的,想不想都要上去在电视上露个面,但这对任雨泽算不的什么,让任雨泽不断获得威信的是,他已经通过几件事情,稳稳的站在了新屏市这块政治舞台上了,那些过去在新屏市不很顺风顺水,郁郁不得志的人,也开始慢慢的靠近了任雨泽和尉迟副书记的这个团队,任雨泽也有了自己的一些班底,建立了自己的一片阵地。

    虽然这个阵地还不算大,虽然靠近任雨泽的人也不算多,但转变已经是显而易见的趋势了。

    这里清早,天空就下起了雪,开始下的是雪粒,就像半空中有人抓着雪白的砂糖,一把一把地往下撒。不一会儿,雪就越下越大,雪粒变成了雪片,像鹅毛似的,轻飘飘慢悠悠地往下落,纷纷扬扬,飘飘洒洒,像天女撒下的玉叶、银花。那样晶莹,那样美丽。路边那些又细又高的柳枝,不时地晃动着身躯,把身上的雪晃落到底墒,可是它刚刚抖掉一些,马上又落下许多,渐渐地,大雪给它穿上了一件洁白无暇的外衣。

    任雨泽起来的很早,先在家里简单的热了点牛奶,炕了几个鸡蛋,等江可蕊起床之后两人就一起吃了早点,现在江可蕊的肚子还没有显出来多少来,但任雨泽还是有些担心的,怕下雪路滑,所以就准备走早点,先送江可蕊到单位。

    江可蕊不愿意,说:“又不远,几步路的事情,还用你送啊,别人看到了还要笑话我。”

    任雨泽很固执的说:“这有什么笑话的,这表示我们夫妻恩爱啊,今天我一定要送送你。”

    “什么啊,老夫老妻的人了,还要秀恩爱啊,我可不要意思。”

    “那不行,你今天必须听老公的话。”

    两人又说了几句,江可蕊拧不过任雨泽,最后也只好同意了。

    冬天才是女人穿衣的最好季节,每一个女人都穿戴上自己得体,值钱的服饰来,江可蕊自然也是毫不例外了,穿上了前些天在网上采购的一件大衣,来回的拉着任雨泽问好看不好看。

    衣服本来也是很看看的,何况就算不好看,任雨泽也是一定要说好看的:“好好,真不错,这一穿上你精神多了。”

    任雨泽不断的夸奖,他也知道,他要是不这么坚决果断的说好,后果会很严重的,江可蕊那就会接二连三的,持续不断的,问自己很多遍,直到最后自己很虔诚的,还必须让江可蕊感到可信的说好看为止。

    总算是把江可蕊打了,在等一会,两人都收拾妥当了,一起就出了家门,外面的雪还在不断的飘着,任雨泽有点后悔,虽然说广电局并不是太远,但这样一路走过去,还是有点难受的,风大不说,雪花飘在身上让衣服上都湿了。

    任雨泽正在后悔的时候,身边一辆车就停了下来,车床一开,庄峰的脑袋就在车里露了出来:“任市长,你怎么不叫车接你一下呢?”

    任雨泽转头见是庄峰在招呼自己,就笑着说:“几步路,走走就过去了,庄市长今天这么早啊。”

    庄峰说:“呵呵,也不早了,来来,上来吧,你不心疼弟媳妇,我们可不愿意。”

    说话中,庄峰的司机也就下来拉开了车门,请任雨泽夫妻上车。

    任雨泽一看雪实在是有点大,就准备上车了,这时候,远处就见自己的车也开了过来,秘书小赵从车上跳了下来,跑步到了任雨泽的面前说:“任市长,实在不好意思,我起床才现下雪了,没有及时安排司机过来接你。”

    任雨泽说:“这怎么怪你?是我过去不让你们接我的。”

    车上的庄峰却说话了:“你这个小赵啊,以后要多看天气预报。”

    小赵赶忙给庄峰打了个招呼,连连说自己错了。

    庄峰说:“上来吧,老在雪地里不冷啊。”

    任雨泽就对小赵挥挥手说:“那你也回去吧,我就麻烦一下庄市长,坐他的车了。”

    说完任雨泽扶着江可蕊上了庄峰的02号小车,江可蕊坐在了前面的副驾上,任雨泽在后面和庄峰并排坐着,庄峰对司机说:“先送江局长到广电局大楼。”

    车就在雪地里启动了,任雨泽也不是太冷,稍微的打开了一点窗户,对庄峰说:“市长今天一定很忙吧?”

    点着头,庄峰说:“是啊,今天要参加三个局的年终总结会啊,对了,好像你的总结报告还没有写好吧,赶紧的,我还等着抄呢?”

    任雨泽呵呵的一笑说:“你那秘书写的一手好文章,还要抄我的。”

    “那不一样啊,写的好也要有素材对不对哦,今年你这一块的工作是全市的重头戏。”说到这里,庄峰又对江可蕊说:“对了,小江啊,我今天还要到你们局去开会,你是要言的,准备好了没有。”

    江可蕊就回过头说:“我早就准备好了,不过我来的晚,没做什么太多的工作,言很简单。”

    庄峰就很郑重其事的说:“这可不行啊,你应该好好讲讲的,我可是听到好多人反应了,说你工作能力强,工作态度好,经常都在加班。”

    江可蕊就谦虚了两句。

    庄峰又看着任雨泽说:“雨泽,我有个初步的打算,准备在年底的调整中给小江压压担子,你可不能拖她后腿啊。”

    任雨泽一愣,心想不会吧,你庄峰怎么可能提拔江可蕊呢,嗯,大概也是给嘴过过生日,随便说说而已,任雨泽说:“她哪够资格啊,现在这副职她干起来都很吃力,怎么敢想局长的事情。”

    庄峰不以为然的说:“这你任雨泽就教条了,工作能不能干好,那要干了才知道,我们谁也不是天生的领导,对不对,这件事情你不用管,到时候我会考虑提出来的。”

    任雨泽一看,这有点不对啊,庄峰这人毛病是不少,但一般还是很少开玩笑的,也很少给人许空愿,他今天这是怎么了?想要讨好自己,为什么呢?

    不过这件事情太过敏感,任雨泽也不好深说,就嘴里应付了几句,心里感觉很奇怪。

    一会车就到了广电局的大楼,任雨泽和庄峰都没下车,就开着窗户和江可蕊告别了一声,在广电局很多正前来上班的人的惊讶的目光中,小车掉头返回政府。

    在车将要到政府的时候,庄峰对任雨泽说:“任市长啊,这两天你闲一点了,抽个时间我们一起坐坐吧,我给你引荐一个外地的老板,专门做路桥工程的,他对我们高速路工程是很感兴趣的。”

    任雨泽其实早就听到了一点传言,说庄峰和一个外地的老板最近走的很近,因为现在的任雨泽手下还是有一点人的,一般的情况多多少少能听到一些。

    任雨泽说:“行吧,只是最近抽时间真的有点难,你也知道,每天这忙的。”

    庄峰也点头笑着说:“也是,最近谁都忙啊,不过缓一缓也行,对方人还是不错的。”

    任雨泽笑笑就没有说话了,庄峰在车停住的时候却又说了一句:“任市长,你们江可蕊的事情你放心,我今天说了这个话,到时候该怎么处理我会处理,上会的时候你可不要在像今天在推迟了。”

    任雨泽这才一下明白了,原来庄峰真的准备提拔江可蕊,当然了,代价就是要任雨泽接纳他介绍的那个老板来做高速路项目了,任雨泽心中升起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很茫然的对庄峰点了点头,下车了。

    走进了办公室,秘书小赵已经帮任雨泽把水都泡好了,但任雨泽心里一点都不畅快,庄峰的话还在耳边不断的回响着,对这样一个肮脏的交易,任雨泽就像早餐中吃到了一支苍蝇,感到恶心。

    秘书小赵不知道任雨泽为什么有点闷闷不乐的,还以为是自己今天没有及时的安排车过去接任雨泽,让他生气了,特别是最后任雨泽没有坐自己的车,坐进了庄峰的车,这一直让秘书小赵有点坎坷不安的。

    他就有点嗫嚅的对任雨泽说:“任市长,今天我有错误。”

    任雨泽正在想庄峰刚才的交易,猛然的听到小赵这样一说,一时也没有反应过来,问:“你有什么错误?”

    小赵畏畏缩缩的说:“我应该提前看天气预报的,今天差点让市长冒雪走路过来。”

    任雨泽这一下就听清了,呵呵一笑说:“这是什么错啊,你能想到下雪安排车赶过来已经很不错了,对了,小赵,本来我是不需要的,不过现在情况有点特殊,以后啊,要是遇到这种大雪或者大风的天气,你给司机说说,早上接一下。”

    小赵有点奇怪的点点头,过去一直任雨泽都不让接,现在怎么他主动提起这事,小赵当然是不理解的,任雨泽是担心江可蕊,外人是看不太出来,但任雨泽是知道的,江可蕊脱掉外衣之后,其实肚子已经看着很明显了,万一在外面受凉感冒了,吃药打针那麻烦就大了。

    本来江可蕊自己是有一辆车的,任雨泽最近担心江可蕊工作太辛苦,经常加班熬点的,怕劳累中开车出点什么问题,一直都没有叫她自己开车,局里因为江可蕊一直有自己的私车,也就没有安排专车接送,现在任雨泽不得不提出这个问题来。

    小赵点着头离开了办公室,他刚过去一会,又过来到任雨泽面前说:“任市长,刚接到了宣传部的一个电话,说省城报社一个记者等会要过来采访你。”

    任雨泽不很喜欢这样的采访,从很多报子,媒体上,任雨泽已经得出了结论,那玩意就是乱写,要捧你了,把你写的一朵花一样,要贬你了,你狗屁都不是,一点都没有实事求是,一分为二的原则,昨天的劳模,英雄,明天就可以是罪犯坏人。

    任雨泽皱了下眉头,问小赵:“今天不是安排的工作很多吗?推掉吧?”

    小赵有点为难的说:“听宣传部的张干事说,这是尉迟副书记指名叫过来采访的你,说广场和高速路是采访的重点,恐怕不好推吧?”

    听说是尉迟副书记安排了,任雨泽就不好说什么了,自己和尉迟副书记这种松散的联盟关系,是需要彼此的谅解和配合的,在说了,尉迟副书记也一定是想送自己这个人情的,因为绝大多数的干部都盼望着能经常上上电视,报纸,所以这个人情自己不能不接。

    任雨泽抬腕看看手表,有点不耐烦的“嗯”了一声,说:“那行吧,你催一下,要来就快点,我可是没时间老等他们。”

    小赵赶忙点头,回自己办公室打电话了。

    这个时候,不断的有电话打进来,任雨泽等了一会心中就有点烦躁起来,要不是因为这是尉迟副书记安排的,任雨泽恐怕早就要放人家鸽子了,但这样老等着也不是个事情啊,任雨泽就准备先到政府大院里面的一个局去办点事情,刚动念头,他就走不掉了。

    因为门外来了一个美的让任雨泽不忍离开的人,这是一个在大冬天依然让人感到火热的人,一个绝色飘艳的女人,或者可以说女孩。

    她身上有妩媚娇蛮的美,还有一股都市最稳重的白领气质,一条修长的**,灵俏动人,弯弯的柳眉,淡淡的容妆,那嫣红的樱唇,更带着欲说还语的娇羞,一双精亮的明眸,几乎包容了天地间最柔蜜的情怀,光是这不经意间的目光相碰,就给任雨泽带来了惊艳的气息。

    这个女人真的很美,而且还是任雨泽认识的,她就是苏历羽,那个二公子所谓的女朋友,那个任雨泽的大对头,苏副省长家里的公主。

    “任市长,我应该这样叫你吧?我是北江省报的记者‘溪流’。”苏历羽望着任雨泽嘻嘻的笑着。

    任雨泽一下就记起了上次和二公子一起接苏历羽到金花会所去的时候,好像隐隐约约的听二公子说过她是个记者,当时任雨泽也没有太注意,以为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娱记而已,就她那小姐模样,那看着自己和别人打架还很暴力的让自己继续打的情况,怎么也没有想到她还是一个省报的记者。

    在任雨泽诧异惊讶中,苏历羽款款的来到了任雨泽的办公桌边,直直的看着任雨泽,任雨泽像是恍然醒悟一般,忙说:“怎么会是你啊,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会是我?”苏历羽转头看了一眼秘书,嘻嘻一笑,说:“感到很惊讶是吗,任市长,不过记得当时我说过,我会来新屏市采访的,你还答应一定要安排我吃好,住好,你不会都忘记了吧?”

    任雨泽赶忙摆手,说:“没有,没有,都记着呢,问题是你怎么就会在省报,那样的工作一定很乏味,我真有点想不通。”

    在任雨泽的影响里,省报作为北江省的政治导向,是很严谨,很正规的一家报社,任雨泽去过那里,报社不管是布局,还是装修,还是里面的记者们,都给人一种暮气沉沉的感觉,那个地方按说是不适合这位大小姐的。

    秘书小赵本来还想给彼此介绍一下,现在一看这两人认识,他给苏历羽倒上水,就自己离开了。

    见秘书离开了,苏历羽说:“你是感觉我不像一个好记者吧,呵呵呵。”

    任雨泽摇摇头,实事求是的说,他真的当时没有把这个官二代小姐当成一个能好好工作的人,记得当时她鼓动自己带上那个跳脱衣舞的女孩出去开房呢?这样的人怎么会写出什么好文章来。

    任雨泽当然不能说出来心里的想法了,他说:“我实在也没有什么值得采访的,要不我带你去见市长,你采访他吧?”

    苏历羽调侃的说:“怎么了,任市长是羞于见人,还是有所顾忌。”

    任雨泽不能不回击了,他不怕美女,从来都不怕:“你很嚣张。”

    他也用上了她那种揶揄的口吻。

    这个叫溪流的苏历羽有了更多的笑意,她没有想到在北江省还有人这样说自己,她从来听到的大多是赞美,惊叹和阿谀奉承。

    看到的也大多是对自己美貌惊吓,对自己背景惧怕的呆滞的眼神,但今天这个小小的副市长,却没有一种是自己预计里的反应。

    苏历羽不能不对他另眼相看,对于自己的容貌,对于自己的家庭,她素来自负,从小到大,各种溢赞美之辞就不绝于耳,这样的话,对她早就失去了冲击的力量,但今天她听到了一种从来没有听过的的开场白。

    对了,还有他的坏坏的神情,让她有种隐隐的意外和微妙的震动,她脸上就那么一霎那的惊慌,但很快,她的表情又镇定自若,她没有停止这种充满讥笑的的语气,轻轻地对他点头,说:“你感觉到了我的嚣张,我有多嚣张呢?”

    “给你一个城管,你能收服钓鱼岛。”任雨泽就想起了阿基米德的一句话来。

    苏历羽惊诧住了,这是她经常也喜欢说的一句话,她似乎找到了两个人的共同点一样,她笑了起来。

    任雨泽的霸气让她深深地迷醉,她喜欢这样的男人,任雨泽男人的气概也吸引了苏历羽,他是一个真正的男人,象大海一样深不可测,又像是一杯耐品的茶,浓烈的酒,诱惑着她探索的欲~望。

    她不喜欢玩世不恭,像二公子那样的男人,虽然他们两人在别人眼里好像是青梅竹马,门当户对,但她一直都只是把他当成哥们,从来没有把二公子当成情人,同时,苏历羽也不喜欢满脸正经,满口讨好的男人,因为她自己的深度已经让她跨越了所有的假象,也看透了本来不该她这个年龄看透的表象。

    她渴望去理解和了解更够深度和内涵的人,也许面前这个小小的副市长,就是这样的人。

    任雨泽也笑了,他邀请她坐下,苏历羽也像是渴了,一口就喝掉了半杯水,任雨泽就很有绅士分度的站起来,亲自为她到了一杯水。

    任雨泽顺口问道:“你准备采访什么?”

    “当然是你的政绩了,我帮你摇旗呐喊啊”。她依然在开着玩笑,来掩饰自己有点波澜的心情。

    她准备接过他递过来的水杯。

    但就在这个时候,任雨泽倏然一惊:“你叫什么?溪流?”

    “溪流”这个名字让任雨泽不能不惊讶,因为这个笔名任雨泽是早有耳闻的,‘溪流’,不错就是这个名字,一个在北江省派得上名号的记者,她已经写翻了几个比自己职位高的多的领导,她的文笔也像是一支支坚硬的刺一样,总是在对准了人们的灵魂。

    任雨泽对国内和省内的各大报子,都很留意,虽然他算不上是一个文学爱好者,但在他踏入政途的那一刻起,云婷之就告诉过他:“雨泽,以后你要学着看懂报子,一个看不懂报子的人,就像是一只在大海航行的渔船,看不到灯塔,只有看懂了它,你才能研判高层的大政方针,解读未来的政治走向。”

    任雨泽牢牢的记住了这句话。

    在这几年里,他一直在关注报子,从每一次不同的风向中锻炼自己的判断,求证自己的理解能力,所以现在他记起了这个名字,他有了一点慌乱,手里的水杯也摇晃起来,水溢出了杯沿,洒到了苏历羽的腿上。

    她有了一声轻微的叫声,任雨泽悚然反应了过来,连忙放下水杯,拿起办公桌上的手纸,就要给人家擦,好在只是洒出了一点,而且苏历羽穿的也不薄,并没有造成什么大的伤害,倒是任雨泽这个动作让她一下就脸红了,带着羞涩说:“干什么啊,想占便宜。”

    任雨泽赶忙住手,也脸红了,他讪讪的笑笑说:“原来你就是那个杀手啊。”

    她制住了娇羞,不解的问:“我是什么杀手?”

    “你是官场杀手,我要是记得不错,你应该在最近几年,把两个厅级,两个处级干部写死了。”

    很快的,任雨泽也恢复了平常的镇定自若。

    苏历羽到没有想到,他竟然可以记得这样清楚,真是个怪人:“听到我名字就吓坏了,你自己交代,干了多少亏心事了。”

    说完这话,她就一下为自己的话吃惊了,什么见到任雨泽,自己总有怎么多的调侃,又为什么没有了过去采访那样严肃的工作状态。

    这都怪他,是他感染了自己,可为什么他能感染自己呢?

    任雨泽就耍起了无赖的样子:“苏小姐,你不要这样吓我好吧,我可不想当第三个厅级干部,要不,你等我到厅级了,在杀我好吗?”

    苏历羽又调侃起来了:“你在骂谁呢?谁是小姐?”她又不由自主的开起了玩笑,不知道为什么,她今天感觉很高兴,很兴奋。

    两人就相视了一会,一起呵呵的笑了起来。

    再后来,任雨泽就给她讲起了自己新屏市展的一些构想,以及自己在广场项目和高速路项目上的一些感触。

    而苏历羽也就把采访变成了两个人的讨论和争辩,一个上午的时间,就这样在他们的谈话中消耗掉了,他们一个是思维敏捷,理论深邃,一个是博学多才,思想超前,在这样的谈话之后,如果说她对他有了一种特别的感觉,那很正常。

    任雨泽当然也是无法回避的对她有了一些仰慕,这源于她的惊人才学,她的高贵气质,以及她的耀眼的美丽,直到最后,任雨泽依然觉得苏历羽是个迷一样的女人,她和上次自己见到的那个大小姐成为迥然不同的两个人了。

    苏历羽后来自己也笑了,她笑起来更像是高雅的兰花:“好像我们过去不是这样采访的。”

    任雨泽自己也笑了,说:“当然了,你似乎一点都不像一个采访的记者,倒像是一个和老师较劲的学生。”

    “什么?什么?你是说你是我的老师吗?凭什么这样说?”苏历羽不满的叫喊起来。

    任雨泽狡默的强辩:“我难道就不能呢个做你老师吗?你没听过古人云:三人行则必有吾师也,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

    苏历羽也现了,自己根本就辩不过任雨泽,这个人具有敏捷的反应和犀利的语言。

    任雨泽问苏历羽安排住的地方没有,苏历羽说她已经在竹林宾馆住下了,任雨泽就看了看时间,说:“那中午一起吃个饭吧,你难得来一趟新屏市,我一定要尽地主之谊。”

    苏历羽没有反对,她喜欢和任雨泽在一起的这种感觉,她说:“那行吧,我就陪你吃个饭,对了,还有啊,吃完饭你能陪我在新屏市转转吗?”

    这让任雨泽有点为难了,从心里说,这个苏历羽还蛮讨人喜欢的,陪她转转未尝不可,但今天任雨泽已经浪费了一个上午了,安排的工作还很多,任雨泽抱歉的说:“我最近太忙了,这样,下午我安排人陪你转转,新屏市还是有些地方可以看一看的。”

    苏历羽有点失望:“你不陪我啊?”

    任雨泽愧疚的说:“我真的忙,年底了,事情很多。”

    苏历羽也只能点头答应了。

    任雨泽就在打了个电话:“凤主任啊,麻烦你给安排了个包间,一会我有个局,招待一个记者朋友,嗯,搞好点,但人不多,你没什么事情的话一起过去吧。”

    凤梦涵在电话那头问请谁,任雨泽说一个记者,凤梦涵也就没有多问了,今天采访任雨泽她也是知道的。“女市长的**:官情①②”,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