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女长的隐私:官情①②最新章节 > 女长的隐私:官情①②最新章节列表 > 见了厅长
    ノノbsp;et

    见了厅长

    对省交通厅,任雨泽不是太熟悉,过去在临泉市的时候也和人家打过一点交道,但因为都有分管的副市长,所以他不过是在人家到新屏市了自己陪着吃个饭,现在过了将近一年没来过省交通厅了,进来就感到了有点陌生。

    远远望去眼前耸立着一座高大雄伟的建筑物,虽然濒临闹市区,但是却显得格外安静,不知道为什么,人们一经过这里,总会不自觉的停下脚步驻足欣赏它的外观。因为它的造型极为醒目,像一只展翅欲飞的雄鹰,张开的双翅仿佛要纵身一跃一般。

    不过蔡局长带来的那个科长是经常跑省交通厅的,进来如鱼得水,那个科室在几楼,怎么走最方便,那些部门虽然没有牌子,但里面的人才管事,等等的这些,他都是轻车熟路。

    任雨泽反正就是跟在后面,手背着,也没提包,秘书和蔡局长是大包小包的带了不少东西,什么好烟,特产,见人就,就像街上卖保险的妹妹广告一样,看起来也挺搞笑的,这些人在新屏市那都是提的上串的人,随便走那里,也都威风八面,没想到到了省厅,立即什马都不是了。

    他们就到了一个副厅长的办公室坐了一会,送了几条好烟,又客气的招呼人家晚上吃饭,但任雨泽和人家不是太熟,所以人家也就客客气气的拒绝了。

    在这里也没有怎么谈正事,因为说实话,像这样的项目,一般主管的就是审批处和厅长这两个地方,其他地方就是打点一下,上会的时候不要因为讨厌你,给你来个鸡蛋里面挑骨头,至于决定权,倒还轮不上他们。

    任雨泽还想见见厅长,但找了一圈,最后听说好像到政府开会去了,他们只得作罢,这就拿上材料到了立项审批处,去找处长了。

    到了处长办公室门口,这新屏市交通局的科长就小心翼翼的敲了几下门,听到里面传来了声音,这才轻轻的推开门,侧过身,让在一边,让任雨泽和蔡局长先进。

    任雨泽脸上挂着微笑就走了进去,抬头一看这个处长,任雨泽就愣住了,也忘了招呼。

    这个处长在办公桌上看着文件,头也没抬,但还是知道来人了,却又不见来人说话,感到奇怪,这才慢慢的抬起头,看了过来,一看之后,这处长也是一愣。

    任雨泽毕竟是见多识广,很快就稳住了心神,说:“你就是刘处长?”

    这个刘处长就慢慢的恢复了表情,冷冷的看着任雨泽说:“任市长真是巧啊,前段时间我们在临泉市刚碰了面,现在又在这里见面了。”

    任雨泽深吸一口气,说:“是啊,是啊,这或许就是缘分吧。”

    但任雨泽在这个时候,已经预感到事情可能会有麻烦了,这个刘处长就是自己回临泉市在大岩寺见到的华悦莲的丈夫刘宏涛,当时没有详细的问对方在哪里工作,没想到现在竟然在这里相遇了,要是任雨泽早点知道的话,可能他就会做出适当的回避了,因为在大岩寺的时候,任雨泽已经从这个刘宏涛的眼中看到了一种对自己的冷漠。

    刘宏涛又看了看任雨泽身后的几个人,说:“怎么?是有事情吗?”

    任雨泽点头说:“我们准备正式申报新屏市高速路的项目,过去也给你们送过资料。”

    说着话,任雨泽就看了蔡局长一眼,蔡局长赶忙先把手里一个装了好几条香烟的包放在了办公室一个不起眼的地方,这才从秘书小赵手上接过了资料,给刘宏涛递了过去。

    刘宏涛嘴角流露出了一丝不屑的眼神,心想,就凭这几条破烟,也想让我帮你们办理这么大的一件事情,真是可笑至极,我还以为你任雨泽什么都比我强呢?原来也有求到我门下的时候啊,哼哼。

    刘宏涛漫不经心的就接过了材料,看都没看一眼,很随意的放在了旁边一大堆的材料里面,说:“行了,我抽空看看再说吧。”

    任雨泽心中有点不舒服,这个材料可是新屏市高速路筹建组化了不少功夫准备的,现在就这样让他随随便便的扔在了一边,看都懒得看,这对任雨泽的就是个打击,让他自尊心受到了一些伤害。

    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任雨泽忍住心中的不快,问:“请问一下刘处长,这个审批大概什么时候可以出来,我们好安排下一步的一些工作。”

    刘宏涛轻描淡写的说:“这不好说啊,年底了,事情多,等开年后在看情况吧。”

    任雨泽一听这话,气从丹田来,恶向心头生,陪着笑脸忙问:“刘处长,你看能不能提前一下啊。”这好像任雨泽也没有多可怕。

    刘宏涛扭头看了看任雨泽说:“任市长啊,你也是搞过工作的,我这里压的材料也不是你一家,什么事情都有个安排和程序,你说对吧?”

    任雨泽脸一红,这小子是连敲打,带挖苦的讽刺自己,但有什么办法呢,这里是省城,这里是交通厅,不是新屏市,任雨泽可不想犯下过去庄峰对仲菲依犯下的错误,所以他只能自嘲的笑笑说:“刘处长说的不错,只是我们等的比较急,看刘处长能不能抽空早点研究一下。”

    刘宏涛平平的道:“再说吧。”

    任雨泽强打精神:“那晚上刘处长要是没有别的安排,一起坐坐?”

    刘宏涛很干脆的摇了一下头,说:“不用了,有什么事情还是办公室说比较好。”

    这又把任雨泽顶了一下,任雨泽当然知道,这不过都是刘宏涛的借口,现在什么事情要在办公室里谈,那跟没谈差别不大,不过任雨泽心中也是知道的,这个小子肯定对自己有意见的,至于他为什么会这样对自己,虽然任雨泽不知道,但大概还是能猜测几分,无外乎就是因为自己过去和华悦莲谈过对象,这小子心中不舒服罢了。

    可是这个事情现在任雨泽也没有办法来改变,只能是好言相求了,谁让自己找到人家的门下了呢。

    任雨泽又苦口婆心的说了一些好话,但这小子就是一副滚刀肉的样子,软硬不吃,最后任雨泽也只好暂时放弃对他的相求,带着几个手下灰溜溜的离开了。

    回到了省政府招待所,几个人的情绪都很不好,这事情已经摆明了会很困难的,这都是官场中人,哪些是真心帮你办事,哪些是应付打,不用说,心里都跟明镜一样。

    大家闷闷不乐的枯坐了一会,任雨泽说:“事情有点麻烦,不过事在人为,我们想想办法,总是可以解决的。”

    为了调动一下大家的情绪,晚上任雨泽让多整了几个菜,还让大家放开喝了两瓶酒,不过在外面,大家就算是放开,也都有分寸的,不至于喝醉。

    任雨泽当然也不会莫名其妙的把自己灌醉的,不管怎么说,还不至于就到了借酒消愁的地步,事情虽然有点麻烦,可是任雨泽一直就坚信,世界上任何的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只是要找到合适的钥匙。

    晚上任雨泽也没出去,他也不想现在就给二公子打电话,本来想见见云婷之或者仲菲依的,但心里太烦,事情办的不顺利,也就不想出去,反正今天刚来,休息一下,过几天情绪好了在见面吧。

    这样任雨泽就打开了电视,一个人靠在床上,拿着遥控器漫无目的的换着电视看,一会江可蕊来了个电话,两人就聊了一会,开了几句玩笑,任雨泽也稍微的情绪好了一点。

    刚刚放下了电话,一个电话又打了进来,任雨泽拿着电话看,号码却是很陌生,即不在任雨泽通讯名单上,也不在任雨泽的记忆中,任雨泽犹豫了一下,还是接通了电话。

    任雨泽淡淡的问:“你好啊,请问。”

    刚说了几个字,任雨泽就愣住了,电话里面传来了一个很遥远,但又很熟悉的声音,这个声音让任雨泽一下就说不出后面的话了。

    电话是华悦莲的,这个声音在任雨泽的脑海中早就深深的印刻下来了,恐怕此生此世都永远不会忘记,因为它来自于华悦莲,来之于任雨泽内心的最隐秘的花园。

    “雨泽,你在省城住几天,雨泽,你在听吗?”

    任雨泽忙接上话:“我在听,只是你突然的电话让我有点不知所措了,你怎么知道我来省城了,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

    江可蕊悠悠的说:“你很惊讶吗?是不希望听到我的声音?”

    “不,不,你理解错了,我只是奇怪。”

    华悦莲停顿着,似乎是在思考,后来说:“我听他说的,他说你今天到他们处去了,还说他没有给你好脸色看。你没有生气吧?我怕你误会,所以专程问了新屏市公安局的朋友,找到了你的电话。”

    任雨泽“奥”了一声,说:“没有什么的,谢谢你的关心,其实这样的情况我们也早就习惯了,上省里来办事,就是这样,呵呵呵。”

    华悦莲没有让任雨泽的笑声迷惑住,她听得出来他话中的无奈,说:“还记得过去的那个酒吧吗,我请你喝杯。”

    任雨泽一下就觉得心急跳几下,他当然记得那个酒吧,他和华悦莲在那个冬天里,坐在那个酒吧中,多少温情蜜意,多少的缠绵悱恻,现在回想起来,是那样久远,那样飘渺。

    “好,我现在就过去。”任雨泽感觉到自己的声音有点空洞,有点沙哑。

    任雨泽让司机把他送到那个酒吧门口的时候,就看到了华悦莲,她站在霓虹灯下,是那样孤单而又忧伤,任雨泽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的会有这样的感觉,但是,这感觉就像是从心里升腾而起一般,是的,是这样的感觉。

    任雨泽让车先回去了,看着车远远的离开,任雨泽一步步走近了华悦莲,距离近了,任雨泽就看清了华悦莲脸上的表情,确实侵透着一种哀愁。

    “你来了。”华悦莲说。

    “是,我来了。”任雨泽说。

    他们都相互凝视着,都想从对方的眼神里找到过去的影子。

    站在风中的华悦莲,她的丝在风里款款飘移,无言的目光,像是在祈祷着每一份幸福,她以绝对的优美,坚定着守望的信念。风,继续吹着,站在风中的华悦莲,她紫色的风衣,在风中飘动,像翻飞的蝴蝶,为任雨泽带来一道亮丽的风景,为任雨泽带来温柔的感伤,任雨泽越来越无法回避这生动的现实,其实自己也像在风一样的漂泊中,以一种宗教信仰的方式,阅读这站在风中的女人,她炫目的容颜,把自己孤独的心房照得闪闪光,让自己激动万分。

    “我们进去吧?”华悦莲轻声的说。

    而后,她就毫不迟疑的挽住了任雨泽的胳膊,带着他走进了酒吧。

    走进去,任雨泽就看到了这个既陌生,又熟悉的场景,大厅的正中央是大舞台,一架连接舞台的悬梯通向建在半空中的平台,平台上摆放着各式乐器,这里便是乐手的演奏台,舞台设计大胆华美,周围设有炫彩闪光灯,变幻万千的光芒辐射大厅四面。

    台下的地板内部装有魔幻灯,受数字遥控变幻着色彩及图案,地板以弹簧垫底,踩在上面便可轻微晃动,蹦迪时感觉会很炫,大厅的三面墙上悬挂着液晶超宽大屏,画面清晰逼真。大厅四角顶部设有一流的音响设备,音质绝佳,音乐起时笼罩整厅,震撼人心,而吧台则围在大厅外围三周,呈大的半环形,每隔几米便有一位调酒师和一位服务生随时准备为客人服务。吧台前面放置着弹簧椅,供客人边休息边随音乐随意摇摆,由大厅向上望,可以望到玻璃制楼顶,透过它可以看到漆黑的夜空,如果一楼大厅的灯光全部熄灭,甚至可以看到夜空中的点点星子。

    他们两人进入酒吧的一瞬间,酒吧内的人已经很多,当任雨泽和华悦莲在角落的桌子坐下时,舞台上乐队正在演奏着火爆的音乐,十分强烈的节奏有规律的与短的主旋律不断地重复着,没有活跃的对比,一切都是强劲,任雨泽看着台下随着音乐舞动的夸张的人们,他们的存在不是为了判断和欣赏音乐,而是为了和乐手们一起叫喊,在这里,人们寻找的是认同而不是欣赏;是宣泄而不是幸福。这种宣泄的气氛一点也不会影响到任雨泽,任雨泽注意到英俊的主唱高正成为人们注视的焦点,在台上一声尖的吉他长鸣颤音与台下此起彼伏的叫喊声中。

    “喝点什么?”任雨泽问。

    “红酒吧。”华悦莲回答。

    一会,服务生很有礼貌地将酒放在桌上,给他们打开了酒盖,脸上挂着一个浅浅的微笑,转身离去。倒上了酒,任雨泽先点上了一支香烟,他吐了一个长长的烟圈,烟圈在黑暗中扩散了。华悦莲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任雨泽。

    任雨泽冲华悦莲笑笑,然后直视着她说:“我有话和你说!”他的脸上洋溢着一种野性的欣喜,这种表情在他的目光中是那样强烈,那样炙热,以至于华悦莲不得不移动开眼光,不敢直视他。

    “你为什么给我打电话?你是不是已经不再恨我了?”

    华悦莲将目光收回投向了任雨泽,一时间,他们完全凝滞了,他们一下子就消失在深篮色的夜空中,融化在夏夜潮湿温暖的微风中,只存在于彼此相对而视的感觉中,任凭柔情在眼中燃烧。

    沉默后,华悦莲说:“其实我没有恨过你,真的,只是当时感觉你太不靠谱,怕自己会受到伤害,换句话说,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学会谈恋爱,还不会处理感情上的问题。”

    华悦莲的话一点都不假,作为她最美好的初恋,确实有太多的迷茫和惶恐,有人统计过,初恋的成活率是极低极低的,不是初恋中的男女不相爱,而是他们还没有学会怎么应付这样的感情。

    任雨泽一把拉住华悦莲的手,让她不得不停下来直视自己的目光:“你真的就是那样想吗?我这些年一直都在担心,担心会让你带着永远的恨意。”

    华悦莲摇摇头,说:“没有,其实我也后悔过,想去找你,但人有时候自尊心会阻碍自己的理智。”

    任雨泽放开了手,端起了酒杯,喝掉了杯中大半的红酒,说:“是的,这也正常,因为我们是有感情,有个性,有脾气的人。”

    华悦莲也端起了酒杯,小口的呡了一下,说:“对了,约你过来还有一件事情要给你说一下。”

    任雨泽在手中旋转着高脚杯,点点头,认真的听着。

    华悦莲咬了一下嘴唇说:“你是不是来交通厅跑审批项目的?”

    任雨泽没有说话,依然点了点头。

    “恐怕你们的事情会很麻烦,他回家说了,他要让你们筋疲力竭。”华悦莲说这些的时候,脸上就有点红晕,有点惭愧的样子了。

    任雨泽一下就皱起了眉头,他没有去问华悦莲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任雨泽在交通厅的时候,已经大概猜出原因,任雨泽不想让这样的问题带给华悦莲不安,就转换了一个话题,说:“他对你好吗?”

    华悦莲愣住了,这个问题一下子让她有点不知所措,她有点嗫嚅,有点伤痛的说了一句什么,但任雨泽没有听清,任雨泽就看着华悦莲,又说:“只要他对你好就成了。”

    华悦莲却一下子摇起了头,很快,她的脸上就留下了泪水,她抽搭着说:“他从来都没有对我好过,从来都没有。”

    任雨泽一下就呆了,他难以置信的说:“怎么会这样啊,那你为什么要嫁给他?”

    华悦莲说:“谁知道呢,谁知道呢,我们从结婚之后,一直都是分居。”

    任雨泽真的感到诧异,他看着华悦莲说:“分居?从结婚就开始?这样的生活你为什么要去维持,到底为什么?”

    华悦莲拿过桌上的餐巾纸,抹了抹眼泪,直视着任雨泽说:“因为他从来都不喜欢女人。”

    任雨泽一下就什么都明白了,他有带你痛苦的说:“真难为你了,那那就结束吧。”

    华悦莲摇着头,说:“我几次都提出了离婚,但每一次他都不断的哀求,我硬不起心肠。”

    任雨泽无语的端起了酒杯,一口喝掉了满满一大杯的红酒,这个时候他才知道什么是无奈,什么是痛苦,自己一直都认为华悦莲的生活应该是美好的,省城的五彩缤纷应该是属于她们的,但谁能知道啊,原来在最繁华的地方,也有最孤单的人。

    夜已很深,昏暗的酒吧内,江可蕊坐在烛光的阴影里,疲倦的依靠在墙壁上,在烛光里,她的美丽更为明显。她的头微微向上仰着,她的目光神游,嘴角却浮现的落寞,这时终于响起了《回家》的曲调,这是每晚的最后一支曲子,也是宣告酒吧打烊的曲子。

    他们离开了,默默无言的离开了这里,在任雨泽送华悦莲回家的路上,他们都很少说话,他们也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只有在走到家属院的大门口任雨泽将要离开的这一瞬间,任雨泽看到华悦莲眼中的泪花夺眶而出。

    任雨泽心痛了,他一把将华悦莲紧紧抱进了怀中,他能够感觉到从华悦莲颈部散出来的温暖香甜的气息,他宽厚的手臂慈爱的拍拍她的肩艰难的说了一声:“自己多保重,要多打电话。”

    华悦莲使劲点点头,她不敢正视任雨泽红的眼圈,她匆忙将目光移向别处,无声的接过任雨泽手中的包,背对他擦去脸上滑落的泪珠。

    当任雨泽缓慢地离开时,她的泪水夺眶而出,她使劲挥舞着手臂,默默的向任雨泽告别。她看着空荡荡地街头,看到任雨泽的肩上颤抖,他的身影越来越小,不一会就便成了一个小黑影,那么小,那么孤单,一股强烈的悲哀攥住了她,她靠在树上,任泪水流淌。

    此刻她最渴~望的是在这个大都市漆黑的夜中,有一盏亮着的灯是为她点燃的,会有一个爱她的男人期待着将她紧紧拥入怀中。她也渴~望浪漫的情感,而不是价值不菲的礼物,在华悦莲眼里,最好的礼物是持久的,而不一定要华丽无比,假如丈夫帮她干些杂活,陪她共进晚餐,甚至和她一起开怀大笑,都会被视为是价值连城的"钻石",但这些却无法做到,因为丈夫并不喜欢她,或许也有喜欢吧,但那种喜欢和男女之间,妻子和丈夫之间的喜欢大不相同。

    回去后的任雨泽久久没有安睡,他独自一人默默坐在房间的阳台上,静静地看着湛蓝色的夜空,那轻柔的微风吹着他;一如那纤纤细指般,抚弄着自己的梢,是那样柔和;那么亲切;让任雨泽感觉这一如昔日似地温暖。可到如今,这感觉只能在回忆中追寻。

    华悦莲早已离开了自己身边,自己再也没能在夜色中尽情地享受她给予自己的温柔,这一切的一切都如风般逝去无痕!恨自己当初不知好好地去珍惜,一次又一次不自觉地将她伤害。而每一次她都只是默默地擦干眼泪,一言不地坐在自己身边;用那双强忍泪水的眼睛轻轻地看着自己,而自己则每一次都将它忽略,她只好带着满腔的幽怨静静地离开……可是华悦莲,你是否知道,今天我想哭。好想追到你的身前,握住你的小手,叫你留下来!可临去时你凄婉的眼神使我一阵寒粟。

    你为什么要留下来?为我留下来吗?我此生此世还有资格吗?

    任雨泽愧疚的想,自己一次一次不经意地,将华悦莲早已伤害得伤痕累累,只因为自己太过自私,让华悦莲一次一次一人独行;好希望自己能够什么都不顾,只要能陪在她的身边。可她们在一起的时间,只有那么可怜的丁丁点点。

    任雨泽好想告诉华悦莲:我心中对你的愧疚,让我难以面对于你,却始终都不知如何用行动去表现。

    “醉过才知酒浓,爱过才知情深”。只有当你离开我之后,我才知去后悔,去珍惜这一切。可如今只能在如风的往事中追忆。

    任雨泽就这样伤感着,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任雨泽在第二天起来的很晚,昨晚上一直没有休息好,直到天亮的时候,任雨泽才迷迷糊糊的睡着,所以在醒来之后,他才现已经是上午的10点了,任雨泽苦笑一下,赶快穿戴,洗漱一番,然后打开了房门。

    这面的门一响,那面几间房子里的人都出来了,任雨泽暗笑,恐怕他们早就等的不耐烦了,任雨泽就招呼了一声,蔡局长和秘书小赵就到了任雨泽的房间。

    秘书小赵有点紧紧张张的说:“我见你没开门,所以也不敢叫你,怕影响你休息。”

    任雨泽很理解的点头说:“嗯,昨晚上想事情,所以天亮才睡下,你叫早了我也不起来,呵呵呵。”

    见任雨泽并没有责怪的意思,一下子,房间的气氛就轻松了,秘书小赵忙问:“任市长是下去吃饭,还是就在这里吃?”

    任雨泽想,看来他们已经做好了两种准备了。

    任雨泽就说:“要是方便的话,就在这吃吧。”

    小赵连说:“方便,方便。”

    很快就给任雨泽送来了稀饭,鸡蛋和几个小菜。

    任雨泽很奇怪的问:“这稀饭还是热的?”

    蔡局长就说:“小赵心细的很,来的时候专门给你带了一个保温桶你,饭菜装在那个里面,不会凉。”

    任雨泽就连声的道谢着,他也是真饿了,就在茶几上铺开了,吃了起来。一面吃,任雨泽就一面问:“大家昨晚上有没有想到什么好一点的方法啊?”

    蔡局长知道任雨泽说的是项目审批的事情,就惭愧的说:“任市长,这事情很棘手的,我没有想到什么好办法,要是勉强说的话,我们是不是可以重炮轰击一下,说不定有效果。”

    任雨泽心中叹口气,这次自己过来,基本就是带了好多实物,比如烟酒,茶叶,人参,鹿茸什么的,没有准备送钱,来的时候冀良青还提醒了一下,但任雨泽现在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上次那个为养殖基金准备的三十万元,差一点就要了自己的老命,所以不到万一,他不想出此下策。

    而且昨天晚上任雨泽见到了华悦莲之后,更明白了一个道理,这件事情就算送钱也是解决不掉的,关键在于刘处长现在有个心病,他对自己有一种近乎变态的怨恨,这就不是什么别的方式能解决的问题了。

    任雨泽皱着眉头,边吃,边想,但一时也是想不出什么好一点的办法来。

    任雨泽就让蔡局长带着他们局的那个科长先去交通厅打探一下,看看厅长回来了没有,这里离交通厅也是不远,任雨泽的想法是厅长如果在,自己过去见上一面,给厅长好好说说,最好能把人家请出来,那么事情还是有点转机的,不管怎么说,你一个处长总不敢和厅长杠着来吧。

    蔡局长和那个小科长也就不敢耽误,赶忙离开了任雨泽的房间,带上东西打前站去了,任雨泽吃完饭,又喝了一会茶,那面就传来了消息,蔡局长说人家厅长在呢?他们已经开始挂号了,请任雨泽过来。

    任雨泽听的好笑,这见厅长怎么和医院见专家治病一样,还要提前挂号,不过想想也很有道理,见专家门诊那是要多花钱,见厅长可能化的更多,任雨泽就不想这个问题了,带上了秘书小赵,赶到了交通厅。

    到了厅长办公室附近,就见到蔡局长和那个小科长了,两人说牛厅长办公室还有人,一会他们前面还有一家,等这家谈完了就轮到新屏市汇报工作了。

    任雨泽笑笑,就在旁边的一个接待室等着,接待室里面还坐了好几拨人,都一副心急火燎的样子,任雨泽心中感慨啊,想当年乐世祥在的时候,自己在临泉市当市长,到了省直机关来,那里用的着排队啊,现在斗转星移,世事变迁,自己成了虎落平阳被犬欺,龙行浅谈遭虾戏,只能老老实实的坐在这里,等人人家厅长来翻自己的牌子,考,怎么说的自己跟一个妃子一样了。

    不说任雨泽在这莫黄打气的干等,却说那个二公子李啸岭,昨天等了一晚上,也没见任雨泽给他来电话,这心里就很奇怪了,从时间上估算,任雨泽应该到了一天了,他就一个电话给任雨泽挂了过来:“嗨嗨,任领导,你到底来省城了没有啊?”

    任雨泽正在人家交通厅的会议室傻等呢?一听电话,也不好大声喧哗,就压着嗓子说:“我来了,来了。”

    “领导啊,来了你倒是给我联系啊,我准备好了陪你吃喝嫖赌呢,你怎么就不来电话。”

    任雨泽哭笑不得,就忙说:“我一会给你电话,我现在这里不方便啊,在交通厅等着汇报工作呢。”

    二公子李啸岭问:“你给谁汇报工作?你不是市长吗?奥,对了,你副厅,人家厅长比你大,呵呵呵,怎么样,审批应该没问题吧?”

    任雨泽说:“愁的头大,复杂的很,昨天碰壁了,今天想来见见厅长。”

    “不会吧,谁让你碰壁了。”

    “唉,等我们见面了在说?”

    “是不是项目审批处那个二姨子刘处长啊,那家伙不男不女的,他就爱给人为难。”

    任雨泽不好多说什么,到底这里不是自己的办公室,还有几拨不认识的人也在这里,所以任雨泽就干脆的说:“算了,现在不说,等我事情搞完了和你联系,你等我电话不说了不说了,挂了。”

    那面二公子还在絮絮叨叨的说着,任雨泽就把电话压了,奶奶的,厅长,处长自己是不敢惹,这小子,就是流氓一个,自己不怕他。

    挂上了二公子的电话,任雨泽又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等待了,一会一个年轻的女孩,翘着浑圆的**就过来说:“大建公司的,该你们见厅长了。”

    任雨泽他们对面就站起来了几个人,一面低头哈腰的给这个女孩陪着笑脸,一面往外面走了,那女孩根本就懒得看一眼这几个人,扭着**走到了任雨泽他们的面前,说:“你们是新屏市的吧,不要乱跑了,等着,下一个就该你们了。”

    那蔡局长和科长也像刚才那一拨人一样的连连点头,任雨泽对这个丫头的话是听到了,但没有太大的反应,坐那还想着自己问题呢。

    这女孩就有点奇怪了,对着任雨泽说:“嗨,你是哪个单位的。”

    任雨泽抬头,还没回答,秘书小赵就说:“这是我们新屏市的任市长。”

    女孩很奇怪的看看任雨泽,这个人挺拽啊,自己给他们说话他连讨好的笑都不会啊,不过人家好歹是个市长,在说了,人家大爷不给你小丫头笑一个,这也不是什么错误,她就恨恨的看了任雨泽一眼,扭着**,踩着高跟鞋走了。

    这家伙又是20来分钟的等待,任雨泽他们几个人都有点不耐烦了,任雨泽一会站起来走上几步,一会又坐下,抽出了香烟,点上抽着,接待室有水,不过就是一次性杯子白开水,凑合着喝吧。

    这里正在抽着烟,那个刚才进来的女孩就又来了,进来就进来吧,一看到任雨泽,她就像猫儿春了一样叫了一声:“呀,谁让抽烟的,你不知道现在公共场所禁止抽烟吗?嗯,说你呢,那个什么市长。”

    这家伙,直接就指名道姓的批评起任雨泽了。

    任雨泽也是脸一红,倒不是觉得让个年轻人批评面子难受,而是他也知道很多大城市确实对吸烟是有禁止的,不过不管怎么说吧,自己好歹是个市长,在人家的地盘上也不好吵,他就指了下烟灰缸说:“那不是有烟灰缸吗?”

    小丫头说:“那就是个摆设。”

    任雨泽说:“既然不让吸烟为什么要放这个?”

    小丫头很蔑视的说:“你看,桌子上还放了一盘塑料的桃子,要不你也尝一个,现在你看看,进了政府楼,谁抽烟了,你们就是小。”

    刚说到这里,就听门外一个人说话了:“狗屁!是谁说的不能抽烟,嗯,我就要抽,还把你反了。”

    说着话,二公子李啸岭就走了进来,一面说,一面过来给任雨泽又了一根软中华,任雨泽那半截烟刚刚掐掉的,现在这二公子就硬给任雨泽又点上了香烟,对那小丫头说:“这是我任哥,你丫头是狗眼看人低,连他都敢批评,我见了他都老老实实的,你算什么?”

    这二公子说起来是二公子,实际上在省城那就是一公子,特别是政府这面,谁不给他面子,谁不知道他的大名,这丫头见是他来了,根本就一句话不敢说了,不要说是自己,就连厅长都要给他面子的,小丫头脸儿红红的,有点嗫嚅的说:“二公我我不知道他是你朋友,以后我注意。”

    二公子李啸岭就抽了一口烟,问这丫头:“老牛在接待谁呢?怎么还不让我这任兄弟进去?”

    那丫头忙说:“是大建公司的总经理。”

    二公子李啸岭哼了一声说:“这小子有什么事情好汇报的,你去看看,要是时间还长,我们就先走了。”

    这丫头一听这话,如遇大赦,赶忙就躲出去了。

    二公子就对任雨泽说:“怎么样,今天吃瘪了吧,让一个省城的小女孩数落起来了,唉,你不惭愧吗?”

    任雨泽哈哈的一笑说:“这有什么惭愧的,其实在这吸烟是不对,在一个了,我一个堂堂的市长不可能和一个年轻女孩计较吧,没听说宰相肚里能撑船吗?”

    二公子曳着眼,看了任雨泽一眼,说:“拉到吧,少给我吹。”

    两人就嘻嘻哈哈的聊了几句,这面那个大建公司的老总就从门口走过去了,小丫头也跑过来,客气的对任雨泽说:“这市长啊我们厅长请你进去呢。”

    任雨泽就站了起来,对秘书和那个科长说:“你们两人就不要过去了,在这等我,我和蔡局长进去汇报。”

    秘书和科长点头答应着,任雨泽又对二公子说:“你怎么办,先坐下等我还是自己忙自己的?”

    二公子说:“我等你干什么,我陪你一起见牛厅长。”

    任雨泽一怔,说:“你进去?这不妥吧?”

    “嗨,这有什么不妥的,老牛我熟悉的很,走吧,走吧。”说着就推着任雨泽走了出去。

    到了门口,那个小女孩有点怯生生的敲了一下厅长的门,然后才轻轻的推开门,请任雨泽他们进去。

    任雨泽当先而入,一下就看到了牛厅长,这人过去任雨泽陪着吃过一次饭,但两人交往不多,所以任雨泽记得这个牛厅长,牛厅长却记不得任雨泽,不过二公子牛厅长是很熟悉的,一见他们进来,略微惊讶的问:“老二,你怎么来了。”

    二公子一笑,说:“牛叔啊,我是陪我这兄弟来的,我不说话,就在这坐坐。”

    牛厅长就哈哈的大笑着,给二公子扔了一支烟过来,对那个一起经来的女孩说:“给客人泡点茶。”

    女孩刚忙出去弄茶了,心里还在想,真是不一样啊,一般人到厅长这里都是喝白开水的,今天这个市长可是沾了二公子的光了。

    这面任雨泽就招呼了一声牛厅长。

    因为有二公子一同前来,牛厅长当然就要给任雨泽一个面子了,笑呵呵的站起来和任雨泽正儿八经的握了个手,说:“任市长啊,你这大名我可是久闻,只是我来交通厅时间短,我们还一直素未谋面,今天可好,认识一下了。”

    任雨泽自然是不好说自己和人家一起吃过饭的话,那说出来不仅让人家厅长尴尬,自己也很没面子,一起吃过饭,人家没记住自己,自己还上杆子的说认识,有意思吗?

    任雨泽也随口应付了几句话。“女市长的**:官情①②”,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