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女长的隐私:官情①②最新章节 > 女长的隐私:官情①②最新章节列表 > 再起波澜
    再起波澜

    不过今天上午任雨泽一步都没有离开政府,因为到了秋末,雨水就越来越多,今天乌云密布,风吹树摇,倾盆大雨一停地下,洪峰的警报也不断的升级,洪水即将袭击的征兆已开始呈现。

    下午上班之后,任雨泽带上了建设局的局长等人转了一圈城区,检查暴雨中各个地方布置的防洪抢险各项工作的进展情况,特别是那些建筑工地,棚架搭的牢不牢?民工安置问题处理好没有,有没有安排到安全地方?

    任雨泽下车冒着大雨亲自看了几个工地,衣服裤子湿了大半,正准备回家更换一下,却接到了庄峰的电话,说接到了上级的通知,晚上,一号洪峰要从新屏市经过,通知要求全市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沿江各镇,各乡。

    市委书记冀良青和庄峰亲自坐镇城区,指挥抗洪抢险的全面工作,此外,市四套班子领导分赴沿江各乡,各镇,亲临抗洪抢险第一线。≈≈bsp;et

    任雨泽就没有时间回家了,匆匆忙忙的给江可蕊打了一个电话,坐上了车,就赶到了政府值班室,刚才庄峰给他的任务就是通宵值班,配合自己指挥,调度,处理各项险情。

    在这个暴雨之夜,这个不眠之夜便生了许多可歌可泣的事迹,某镇党员干部在暴雨中,劝说并帮助沿江住户迅速撤离险境,某村委会组织青壮年人集中待命,随时听从镇委镇政府统一调遣,某位市四套班子领导亲赴江堤观察,扭伤了脚,仍坚守第一线。某镇委书记在度假浴场,很强硬地把几个游客带离危险区时,自己却险些被吹进江里,某党员干部冒着生命危险,冲进江边养殖户简陋的住棚里,救出了一个不足周岁的婴儿。

    庄峰今天也是没有回家,一直在政府调度人马,所以可以说任雨泽整个晚上都和庄峰在一起,他们几乎没说一句话,庄峰满脸阴沉,坐在自己办公室的办公椅上不说一句话。

    任雨泽大部分时间是在值班室里,不过他也是脸色凝重。

    值班室的一个科长守着电话,一会,任雨泽就找不到其他的人了,任雨泽就问科长:“其他人呢?”

    科长支支吾吾,说:“其他人都在文印室,叫他们去合合眼,电话一响,我马上就叫他们出来。”

    任雨泽没说什么,只是拍了拍他的肩,科长明白任雨泽的意思了,冲他笑了笑。任雨泽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想看看电视或者电脑,打开电视,才知道,为避免雷电袭击,所有电视信号都关闭了。

    他便坐在办公椅上闭目养神,迷迷糊糊地,但人再困乏,任雨泽也不敢睡去,他就这样一会到值班室看看,一会到自己办公室坐坐,一直熬了几个小时。天快亮了,他看了看时间,推开窗帘看看外面的雨,已逐渐小了,任雨泽心里想,这个暴雨袭击的夜晚还算平静。

    于是,他又到了值班室,他对科长说:“叫他们起来吧。”

    科长很快就叫起了大家,所有人都惺忪着眼从文印室出来后,任雨泽说了几句话夸奖的话,关心的话,然后,要求他们通知各部门单位,等洪峰一过马上做好后续的检查工作,现情况要及时处理,他亲自通知城市管理局局长迅速清除地面殘骸,保证街道畅通……。

    布置完所有的一切,庄峰也从自己办公室下来了,任雨泽对庄峰说:“市长,应该没什么事了,你去睡吧。”

    庄峰看看任雨泽,问:“你晚上一夜都没合眼?”

    任雨泽笑了笑,说:“睡不着啊。”

    庄峰就点点头说:“那我们都休息一下,我一会给冀书记汇报情况。”

    两人刚说到这里,秘书科那位科长就闯了进来,庄峰见他慌里慌张的,有点不耐烦,说:“生什么事了?”

    任雨泽却感到恐怕不是好事情。他知道,这位科长在市政府办公室呆了十多年,大小事情见得多了,又是一个规规举举的人,竟惊慌失措的,定是生了始料不及的大事。科长说:“一中的宿舍楼塌了。”

    任雨泽看了看窗外,雨已完全停了,说:“你不要急,慢慢说清楚。”

    科长喘了口气,这才说:“市一中刚来电话汇报,他们还没盖好的宿舍楼,昨天夜里,被暴雨和狂风搞塌了。”

    任雨泽心中一惊,忙问:“有没有伤亡?”

    科长说:“没有。本来有几个民工住那,暴雨前都撤了。”

    庄峰很气愤的问:“为什么现在才汇报?”

    科长说:“一中的校长可能慌了,压到现在才让汇报。”

    庄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说:“乱弹琴!”

    任雨泽对科长说:“马上通知司机,立刻去一中。”

    说话间,庄峰也急急忙忙走了出去,任雨泽也跟着庄峰出了值班室。等车的时候,任雨泽问庄峰:“市长,这事要不要跟市委办那边说一说?”

    庄峰看了他一眼,说:“这是你的职责。”他的脸黑得紫。

    任雨泽忙用手机拨秘书科电话,说:“你们问一问市委办那边,他们知不知道这件事。”

    接电话的人说:“市一中也向他们汇报了。”

    庄峰很不以为然的说:“这是什么素质?这么大的事想压?压得住吗?我看,他这个校长是不想当了。”

    这个校长是下面县上调来的,据说在下面县上当校长的时候,能力就不怎么样,却与某领导有些交情,去年,某领导话下来,希望把他调回市区工作,并暗示要担任一中。

    全市长当时便很为难,考虑来考虑去,最后还是照办了。

    那校长到任不久,争取某领导支持,也点了新官上任的三把火,办了几件好事,什么教学改革啊,什么降低学费啊,还筹了一笔款,盖了这学生宿舍楼。

    现在的问题是宿舍楼没封顶就塌了,虽说天气不好吧,又是暴雨,有是狂风的,但全市其他在建的楼房很多啊,怎么别的地方一幢没塌,就你这塌了?而且怎么就要把这情况压下来迟迟不上报?更让人起疑的是承建这宿舍楼的承建商竟找不到人了。

    庄峰在市一中的现场脸黑着,说:“马上通知公安局,把承建商给我搜出来!马上通知技术监督局检查这工程质量!马上把那狗屁校长扣起来!”

    任雨泽本来一直对庄峰是有成见的,但现在听到他如此果断的处置,心中对他还是有点佩服的,至少他没有含含糊糊的来处理这件事期,任雨泽也就暂时放下了两人的隔阂,准备好好配合庄峰的工作,不管两人私下里矛盾多大,但工作上,却不能有太多的个人情绪,这一点任雨泽是清楚的。

    庄峰在出了这些指令之后,转头问任雨泽:“有关单位都到齐了吗?”

    任雨泽说:“都到齐了。”

    庄峰冷冷的说:“马上开个碰头会。”

    任雨泽问:“就在一中的会议室开吧?”

    庄峰看了任雨泽一眼,没说话,径直往一中的会议室走去。

    在庄峰和任雨泽的身后,紧紧的跟随了一大堆人,每个人脸上就表现着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一起到了会议室,十多个各有关单位领导围坐在椭圆型会议桌前,竟没一人说话,气氛显得很凝重。

    庄峰坐在中间的位置上,环顾了一下所有的人,说:“事故很严重,非常严重!这将造成极坏的影响,全省都是会通报,奶奶的,就是一个豆腐渣工程!”

    下面的人也在频频的点头,很认可庄峰的话,连任雨泽也颔首附和着,心中也在想,这场暴雨来的好啊,要是晚来几个月,或者一两年,里面住上了学生,那要是塌了,恐怕就不是现在这个情况了,不要说省上,就是中央电视台都会播报的,而且所有的新屏市主要干部,谁都脱不了干系。

    现在提前垮了,好,好。

    这时候,市委冀良青书记带着自己的秘书小魏走进了会场,大家一见他进来了,忙都站起来和冀良青书记打招呼,冀良青双手做了个下压的动作,示意大家坐下,然后找了一个靠边的位置坐下来。

    庄峰也不得不站起来了,他极不情愿的地指着自己身边的位子说:“书记,坐这中间吧。”

    冀良青书记说:“不用了。我来晚了,没言权,主要是听,听听大家的。”

    庄峰就不再客气,说:“既然这样,我就不谦让了。”

    庄峰转过头去,捋了一下自己的思路,对大家说:“今天这场事故,大家都看见了,也有了初步了解。说是自然灾害造成的,我不同意,我想大家都不同意。这完全是一场人为事故。虽然,质量鉴定还没出来,但我可以主观地说,这是一场人为事故。新盖的一幢楼,竟经受不了一场风雨,这不是笑话吗?我们要追查事故原因,为什么会是这样的质量?原因在哪里?现在,我提五点意见。

    一是迅速成立追查事故小组。组长由市政府秘书长担任,负责全面追查工作,公安局、建设局、技术监督局等相关单位领导为小组成员,各尽其责,各司其职,通力合作,把整个事件查个水落石出。

    二是突出重点抓主要问题。承建商是关键人物,必须把他找出来。只要找到这个人,我们的追查工作就完成了一半。这是公安局的重点工作,他就是跑到天边,也要把他抓回来。三是技术监督局,要立即对这幢楼进行质量鉴定,我们不能仅凭一张嘴说空话,它是不是豆腐渣工程,我们要拿让人信服的科学依据。”

    庄峰说的正起劲,没想到冀良青传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声音:“庄市长,你看我可以提一点个人看法吗?”

    庄峰脸一黑,感觉冀良青是在有意和自己为难,就带点情绪,说:“冀书记,等一会吧,我还没说完。”

    冀书记呵呵一笑,说:“有的是时间让你讲,不过啊,你这第一点出问题,我看你说多少点都没有用。”

    庄峰愣了一下。

    冀良青笑笑说:“我对向政府秘书长路翔没有任何偏见,但是,我认为,让他负责这项工作不合适。”

    庄峰很敏感,“嗖”一声站起来,问:“请问冀书记,这为什么不合适?”

    冀良青点中了庄峰的穴,如果,他只是指出庄峰的不足,甚至于批评庄峰,庄峰或许还能忍耐,但他偏偏点了他秘书长的名字,因为秘书长和庄峰一直关系不错,庄峰就会认为,冀良青是在故意挑衅。

    冀良青淡淡说:“你们现在谁负责城建工作?”

    庄峰梗着脖子说:“我负责。”

    冀良青笑了笑说:“据我所知,应该是任雨泽同志负责。”

    庄峰针锋相对的说:“他只是协助我负责。”

    冀良青说:“这不是一样吗?所以我看这调查组组长啊,就应该是任雨泽同志来担任,”

    庄峰也有点毛了,这政府工作应该是市长说了算的,你一个书记老是来插的什么手啊,老子是庄峰,不是全凯靖那个蠢蛋,你想怎么捏就捏。

    庄峰就毫不退让的说:“书记啊,这幢宿舍楼应该不属于城建项目,不是市财政拨款,不属于公用设施,它是某一个单位的建筑,应该由它主管单位负责。所以,我认为让政府路秘书长负责追查这事完全合适,在一个,政府有政府的安排,还有其他的事情做,所以用谁应该要全盘考虑。”

    庄峰的话不软不硬,意思也很明确,这是政府的事情,你冀良青少来乱管。

    冀良青菜不在乎他的情绪呢,说:“这是你的理解。我的理解是,凡是城市里的建筑,都属于城建范畴。城市里建一幢楼房你能说他不是城市建设吗?所以,这幢楼房不是豆腐渣工程吗?不是要追查下去吗?那么,至少应该找个内行吧。”

    庄峰说:“你怎么就知道路秘书长不是内行?书记啊,请你不要干涉市政府的正常工作。”

    冀良青也把脸一瞪,毫不相让,说:“你要记住,市政府是在市委领导下开展工作的。”

    冀良青和庄峰对视着,谁都不想让出自己的一步,对庄峰来说,他用路秘书长来调查此事也是有他的用意的,但就算用任雨泽,也不是太大的问题,可是现在冀良青这样一逼他,他就不想让步了,这是自己第一次在当上市长之后的一个重大决定,要是这就让你冀良青一句话否决了,以后自己还怎么工作。

    他们的对峙,让在场其他人鸦雀无声,即使眼光也收敛了,不敢四处张望。谁知道,在这种场合,一个不经意的眼光会引起什么误会呢?会导致什么样的不利于自己的后果呢?

    庄峰脸色青,冀良青书记满脸涨红。

    但任雨泽却一点都不好过,他没有想到,自己躺着也能中枪,无缘无故的就成了庄峰和冀良青两人的斗争焦点了,他不明白,为什么冀良青要这样,难道仅仅是他要杀一杀庄峰的锐气吗?

    但这样的对峙没有太长时间,任雨泽就意识到,冀良青已经掌握了主动权,因为在这种针锋相对中,一把手掌握主动权是极容易的事,除非这一把手软弱无力,但显然,冀良青不是那样的主,冀良青是硬汉。

    尽管,庄峰也很强硬,但是,硬碰硬之间,就充分显示出了权力的强撼。

    冀良青轻蔑的笑笑,说:“不管你同意不同意,整个事件的调查工作,我还是决定让任雨泽同志来负责,并且由市纪委参与协助,你如果有不同的意见,可以提请常委会召开,我们在会上投票,在没有上会之前,还是按我的执行,同时,在整个事件的调查中,不管涉及到什么人,不管他的官有多大,不管他有什么背景,就是查到我的身上,也绝不姑息,一查到底”。

    冀良青拿出了他的权威来,他今天就是要压一压庄峰的势头,不要感觉自己升了市长就忘乎所以,在新屏市只有一个大哥,那就是自己。

    冀良青往处走,没走出门,回过头对魏秘书,其实真实的意思是让在坐各位听到:“你马上通知市纪委立即过来,配合任雨泽同志一起调查此事,事件情况直接向我负责。”

    庄峰气急败坏的看着冀良青的背景,狠狠的哼了一声,但冀良青若无其事,就像根本没有听到一样,昂然阔步走出会议室。

    大家还是鸦雀无声,谁都坐着不动,他们知道,庄峰已在这个事件中失去了言权,但他们又不能有所表露,他们在等,等庄峰等人离场,等市纪委介入。

    庄峰冷冷的又看了任雨泽一眼,把本来已经和任雨泽在这一两天稍微缓和的情绪又暴露了出来,他转过头来,小声的对任雨泽说:“你是不是很得意,得意于冀书记看中了?”

    任雨泽知道庄峰在气头上,就淡然的一笑,说:“我有什么得意的,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市长不会想把气撒到我头上吧?”

    庄峰一愣,也是恍然明白,好像这的确不关任雨泽的什么事情,自己让冀良青这个老小子给气糊涂了,他就叹口气,看了一眼会议室的人,小声对任雨泽说:“你知道为什么冀良青要急急忙忙的赶过来吗?”

    任雨泽心中就隐隐约约的有了点想法,但还是摇了一下头。

    庄峰小声说:“这个校长当初是冀良青硬调过来的,据说是他的一个什么亲戚,所以他不想让我深入的调查此事,他想让你负责。”

    任雨泽印证了自己的推测,不错,刚才自己就有点奇怪为什么冀良青会纠缠在这个小问题上,当时任雨泽只是感觉冀良青是想要压一下庄峰,让他收敛一点,但现在庄峰一说这个校长和冀良青的关系,任雨泽就明白了过来。

    看着有点愣的任雨泽,庄峰嘲弄的一笑,说:“所以你任雨泽不要真的认为那是他冀良青对你欣赏,你要这样认为就错了,他不过是感觉你听话,可以帮他抹平这件事情,那么你成了一个什么人了?嗯,你想想,你不过是在帮人家揩**擦屎而已。”

    说完这些恶毒的话,庄峰的气了消了一些,他总算是在任雨泽的身上找回了一点泄的机会,他看着还在愣的任雨泽,冷笑一声,起身谁也不甩的离开了。

    任雨泽呆不是因为庄峰那样恶毒的话伤刺着自己,他不是一个轻易就动怒或者不分青红皂白的人,庄峰的话是很难听,但对任雨泽来说,却一点没有错,任雨泽也洞悉了冀良青想要自己负责此事的动机,那么今天自己接受了这个个任务,冀良青肯定就会要求自己按他的思路来处理这件事情。

    接下来呢,毫无疑问的说,这件事情就不会有任何的公平,公正了。

    自己的任务也就一定会是帮助这个市一中的校长去洗刷掉他身上的污垢,庄峰说自己不过是帮人家揩**擦屎,实际情况也一定只能是那样,否则,自己就只能和冀良青对着干了。

    想到这里,任雨泽也有点心寒,不过这也正是自己为什么一直不想投靠到冀良青麾下的一个重要原因,因为冀良青这个人,连和他关系不错的王稼祥都知道,他总是在为一些人做着保护伞,当然了,换句话说,他要是没有这样一个特性,新屏市里他也不可能亲信众多,一手遮天了。

    任雨泽在庄峰离开之后,也讲了几句话,告诉在座的各位先等一等,等市里纪检委来人,好好的配合人家的工作。

    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中,任雨泽他们就没有时间休息了,除了中午在外面叫来盒饭耽误了一会之外,其他时间就不间断的展开调查和谈话,这一忙就到了下午快下班的时候。

    纪检委的同志也有点熬不住了,都一起看着任雨泽,现在这里任雨泽是级别最高的首长,他不说解散,别人都不好走。

    任雨泽看看大家,也明白他们的意思,就说:“要不这件事情今天就先调查到这里吧,大家回去休息一下,好好想想,明天一早到政府4号会议室继续调查。”

    等任雨泽说完这些,几十号人一起下站了起来,窸窸窣窣的收拾起了东西,一副迫不及待想要回家的样子,任雨泽也离开了,他只能最先走,否则别人不好离开,在回去的路上,任雨泽的手机响了,是江可蕊的电话。

    江可蕊问:“你在干什么?值班完了吗,也不回来休息一下,不要命了啊。”

    任雨泽一听说休息,就感到真的有点头晕了,说:“刚开完会,想你的很。”

    江可蕊就在电话里笑,说:“别跟油嘴滑舌的,我已经不吃你这套了,回来吃饭吧。”

    任雨泽问:“下班了吗?”

    她说:“早下了。”

    任雨泽看了看手腕的表,果然早过了下班时间。任雨泽就对司机说:“直接会家属院,不去政府了。”

    车就从广场上穿过去了,手机响了起来,任雨泽看看显示屏,是修建广场的张老板的电话。

    任雨泽客气地说:“你好!”

    张老板很随便地说:“看到你的车了,干什么呢?”

    任雨泽说:“有点事,正准备回家呢。”

    张老板说:“有时间的话,我们见见面吧。我是不敢请你吃饭了,喝茶怎么样?”

    任雨泽犹豫了一下,说:“今天就算了,想回去休息呢,改天吧。”

    张老板就不再勉强了。

    等任雨泽回到了家里,江可蕊正厨房忙着,听到任雨泽回来,就埋怨说:“你到哪去了?这么久才到?”

    江可蕊回过头,一见任雨泽,江可蕊眼睁得大大的,手里的活也停了,她说:“你怎么都变成这样?一副狼狈不堪的样子啊。”

    任雨泽看看身上,装轻松地说:“不会吧?你别吓我。”

    江可蕊很肯定地说:“一天没睡吧,肯定中午饭也没吃。”

    任雨泽说:“真没事,熬了夜,睡了几天就补回来。”

    江可蕊走过来,拍拍他的脸,说:“以后注意点,不要这样辛苦,你也30多了,不比年轻人。”

    任雨泽笑着说:“以后,我就不那么傻了。叫那帮手下守电话,自己躲起来睡觉,有什么事,才准他们来喊我。”

    江可蕊说:“你这人不会当官。当官就是叫人家干活,自己什么也不干。”

    任雨泽笑着说:“就这种当法,我看你早让人给撤了。”

    江可蕊也笑了,这时,任雨泽从后面抱着江可蕊,江可蕊也喜欢任雨泽从后面抱着她,轻轻地摇她,看着她做饭做菜。

    他问:“我帮你做点什么?”

    江可蕊装着不高兴地说:“我说过,不准你说这句话。不是你帮我做什么,是你应该做什么。”

    任雨泽老实地说:“是的,是我应该做的,以后改正,一定改正。”

    江可蕊转头看了他一眼,说;“也没什么要做的了。你坐一会吧,很快就有得吃了。”

    江可蕊做什么事都很认真,这来到新屏市的时间也没多久,现在她几乎可以做出一手好菜了,她围着围裙,很家庭主妇地切菜。她的菜切得又细又匀。她蒸鱼仿佛是掐着秒表蒸的,鱼蒸得又嫩又滑,多一秒嫌熟过了火,少一移嫌生不熟,任雨泽什么大厨大酒店没吃过?但吃她蒸的鱼还是赞不绝口。

    今天江可蕊做了好几个菜,一个是炒头菜,头菜是本地腌的一种菜,切成丝,过冷水,把那咸味去了,就清炒,放油放姜蒜,爆香了,不要那焦黄的姜蒜,放少许辣椒。她知道任雨泽不太吃辣,但有少许辣能增加食欲。

    还有一样是菜蔬煲,下面放一层冬瓜,再放一层鲜虾仁、鲜螺肉,铺一层豆芽菜,上面摆一层水煮小白菜。这道菜样样都齐了,虾仁螺肉使那瓜菜更味鲜。

    最后是清蒸鱼了,也是江可蕊最拿手的。

    江可蕊把菜一样样端上餐桌,说:“我们喝点红酒!”

    任雨泽有点担心的问:“你现在能喝酒吗?”

    “红酒一杯啊,没什么影响的,我们孩子以后长大了也要让他学会喝红酒。”

    任雨泽说:“老实说,我不喜欢喝红酒,没劲。”

    江可蕊说:“在家不能喝白酒。”

    任雨泽就不敢多说什么了,喝酒的时候,江可蕊说:“一个人喝红酒,那酒是涩的。两个人喝,才能真正喝出红酒的清醇。”

    任雨泽点头说:“喝酒其实在很多时候喝的就是一种心境,一种氛围。”

    一会,江可蕊喝酒脸红,不仅脸红,脖子也红,全身都红且烫烫的,就从后面抱着正在厨房里洗碗的任雨泽,因为没穿高跟鞋,比任雨泽矮许多,就把脸贴在他背上。江可蕊的手移到任雨泽的下面。那手先还在外面,后就钻了进去,任雨泽便再不能静下心来洗碗了,反转手也摸她,江可蕊在这个家总穿那种松宽的睡裙,松宽得风样飘,任雨泽很轻易就撩起来了,现那里早已一片泥泞,不过最后任雨泽还是放开了手,他怕自己一会控制不住冲了上去,在某些时候,江可蕊自己也是自制力很差。

    但江可蕊依然在抚摸着任雨泽的下面那根龙头,这让任雨泽就实在有点难受了,他就转过了身来,下意识的把江可蕊往身下摁了摁,江可蕊一下就知道任雨泽想要自己做什么了,她满面朝霞的看了一眼任雨泽,缓缓的蹲了下去。

    江可蕊的脸更红了,头垂得更低的,看著江可蕊那娇羞的姿态,有著细致红嫩的脸颊,那两颗突出在睡衣上的咪咪,纤细的腰部,整个身材看起是那么浓纤合度,真是太令任雨泽兴奋的!!

    江可蕊用双手抓住任雨泽的大龙头,只是一下,就将任雨泽的龙头唅入的口中,并用舌头轻轻绕著,头一上一下的摆动著,任雨泽感到前所未有的舒服感,江可蕊的一只手正扶著他的**,另一只手半握著他的龙头,舌头在**及龙头顶端间游走著,过了一会儿,江可蕊又将龙头放入她的口中吞吐了起来,任雨泽早就拉上了窗户上的百叶窗,用手压著江可蕊的头,身体急速的前后摆动,让自己的龙头在江可蕊的嘴里加速**著。

    江可蕊也渐渐的陶醉了,此刻他们是连结在一起的,此刻他们亲密如一人,生命中一切不如意、彷徨、起落都似烟消云散,生命的等待似乎就为了这一刻,江可蕊在内心呼唤着:亲爱的,你此刻是否也和我有同样的感觉呢?你在微眯着双眼,脸上布满了怜爱,充满了**,身体在紧绷,我知道你喜欢让我给你这样的疯狂,你喜欢在我身体的狂泻,来吧,紧紧的交扣着十指,我感觉到你手中传递的热力,感觉到你在我口中的力量,我要用力扭动、挤压,要让我们不分彼此不再分开。

    第二天任雨泽继续昨天的调查工作,其实这样的调查对任雨泽来说并不太难,只要先从宿舍楼房的结构和材料质量上去检查一下,问题就很明白了。建筑工程涉及多个环节,任何一个节点出现纰漏都会引质量问题,重则会造成重大安全责任事故。

    在新屏市的工程质量安全监督局工程师实地取样检验后,得出了明确的证据,施工单位缺乏责任心,有偷工减料的行为,材料在进入工地之前都没有得到检验,以次充好。

    而从省城抓回来的承建商自己也供认贿赂了市一中的校长,由于这笔钱不是市财政的,所以当初也没有正式的招标,在施工中也是偷梁换柱使用了型号不足的钢筋和水泥。

    这还不算,这个建筑商还交代了很多一中校长的其他一些问题,最让任雨泽感到难以接受的是其中的一条,说这个市一中的校长曾今给他介绍过几个一中的女学生,这些女孩子陪着自己吃喝玩乐,最后自己以每人2千元的代价,给她们破了处。

    任雨泽的心情可想而知,这样的一个衣冠禽兽校长,自己怎么能够容忍,连给他送材料过来的那个纪检委的**志,看着任雨泽,看着他那棱角分明的脸,看着他那双有神的眼睛,看着他翕动的鼻子,抖动的嘴唇,心里想,这任市长平时看似很温存的,原来这温存里还隐藏着这么一股强烈的锐气。

    任雨泽黑着脸,带上这些材料就找到了冀良青。

    冀良青在看到任雨泽送上的材料之后,很快的就皱起了眉头,他现在无法断定任雨泽是不是知道自己和那个市一中校长的关系,但有一点冀良青是知道的,要是按现在的这个材料来处理,最先倒霉的就是那个市一中的校长了,虽然到现在为止,这个校长还在矢口否认自己有过受贿行为,但冀良青也明白,现在还没有对这个一中校长施行什么措施,他当然可以顶住,一但真的上了措施,只怕他就会扛不住了。

    那样的话,他下去也好,进去也罢都无关紧要,问题在于当初是自己力排众议把他放在这个位置上的,他出问题了,会不会让别人觉得我冀良青没有眼光,任人唯亲呢,而且记得当初庄峰是在会上激烈的反对过这个决定。

    冀良青权衡起来,他需要细细的考虑一下,往往一些小的问题都会引来大的后果,自己昨天哪样对待庄峰,今天应该是全市的干部都知道了,但最后查来查去反倒查出了是自己用人不当的问题,这会不会成为一个笑话?

    冀良青拿着这个材料沉思了许久,才看着任雨泽说:“雨泽啊,你感觉这件事情怎么处理为好?”

    任雨泽也能体会冀良青现在的心情,也知道他这样问自己肯定是另有想法的,不然何必问自己呢,这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的事情,有什么好问的。

    任雨泽就装着并不领会冀良青的样子说:“我看这事情我们就不用再查了,建筑商和这个校长一起转到检察院,事情由他们按程序处理吧?”

    冀良青脸色平平的,看了任雨泽一眼,不动声色的说:“有这个必要吗?你要知道,市一中是新屏市的重点中学,万一因为这件事情引起了太大的纷乱,最后一定也会波及到明年的高考成绩,我们不能耽误了下一代啊。”

    任雨泽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一个校长的问题至于扯的那么多吗?

    冀良青见任雨泽没有说话,也猜测出他心中大概是不太满意自己的这个比较牵强的借口,他就又说:“雨泽,我叫你负责这件事情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任雨泽这时候茫然的摇了下头。

    冀良青说:“我希望以后政府的很多事情都要体现出你的价值,而不是让庄峰在政府骄横跋扈,一手遮天,而这个一中的校长啊,就是和庄峰有过一些过节,这次他想让路秘书长抓这件事情,目的也就是想要用这个校长来树立他个人的威望,所以你必须要制止他。”

    冀良青说的很是委婉,不过任雨泽也算是彻底的明白了冀良青的意图,那就是这个校长绝不能动,任雨泽开始真的相信了,庄峰说这个校长是冀良青的亲戚,看来一点不假,冀良青这次是要死保这个人。

    任雨泽犹豫了一下,说:“问题是这样处理的话,恐怕不妥啊,那个建筑商已经有了口供,万一有人再节外生枝,最后怕连我都脱不了干系。”

    冀良青笑笑,不以为然的说:“你多虑了,我看啊,这就是一个天灾**的事情,建筑商在那样的环境里能不乱咬吗?等他清醒一点了,我想他一定会说实话的,其实他也是太胆小,楼垮了可以重修吗?又没有伤人,对不对。”

    任雨泽一下就听的毛骨悚然,从冀良青的话中,任雨泽听出了接下来会出现的一些问题了,如果自己猜的不错的话,明天,不,或者就是今天,那个建筑商就会完全的推翻自己的口供,说自己过去的话是乱说,这样的翻供在当今的案件中早就类见不鲜了。

    在接下来,或许不仅这个校长没什么事情了,就连黑心的建筑商也能轻轻松松的走出来,最后可以随便找个天气原因啊,还有临时工原因啊什么的,皆大欢喜。

    任雨泽心中有了一种气闷,他真想站起来转身离开冀良青,但那只是想想而已,自己是无法去抗拒冀良青的决定的,因为自己的实力不够,就算现在和冀良青翻脸,自己也是无法坚持到最后的胜利,冀良青可以不让路秘书长负责此事,也同样能够让自己走开,硬碰硬显然是愚不可及的策略。

    在一个,以目前新屏市的格局来看,冀良青并不是自己的头号大敌,在另一个角度来说,冀良青反而会是自己的一个若有若无的靠山,没有了冀良青的支持,自己恐怕没几个回合就能让庄峰摁翻在地。

    所以对冀良青,任雨泽是暂时不能划清界限的,就算任雨泽心中很反感,很抵触冀良青的这个无原则的处理问题方式,但任雨泽还是没有办法来抵制。

    任雨泽低下了头,有点委屈,也有点无奈的说:“我知道了,我会按书记的意思来处理这件事情的。”

    冀良青脸上就流露出了一种欣慰的笑意,不错,看来自己的选择还是对的,这个任雨泽很懂的怎么做人,多好的一件事情啊,即打击了庄峰,又缓解了校长带给自己的麻烦,还让任雨泽走进了自己的圈子,呵呵,什么事情都是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在多来这样几次事情,任雨泽想不进入自己的麾下只怕都难了。

    冀良青呵呵的笑着,说:“行了,建筑商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你好好斟酌一下这份材料就可以了。”

    作者题外话:各位读者朋友,在此我再一次推荐一下我的完本小说《混迹黑白两道:黑道大佬》,名字有点土,但内容真的还是不错的,里面的权谋,斗争很多,不同于一般黑道小说的打打杀杀,希望你们会喜欢。“女市长的**:官情①②”,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