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女长的隐私:官情①②最新章节 > 女长的隐私:官情①②最新章节列表 > 三十五:山雨欲来风满楼
    三十五:山雨欲来风满楼

    这天,张老板带着公司的总工来到了任雨泽的办公室,任雨泽一下子就心情很好了,他邀请他们坐了下来,明知故问的说:“张总,今天怎么舍得到我这里来坐坐呢?”

    张老板示意总工把给任雨泽带来的几条好烟和好酒放在了任雨泽里间的休息室,就笑着说:“我没有事情肯定是不会来的,这不是我临时抱佛脚,而是我理解任市长的为人,我不能用商场管用的那些套路来应对一个你这样的朋友。”

    张老板的话很直接,也很中听,在无形之间,张老板就把任雨泽从那些庸庸碌碌的领导中剥离了出来,也表达了他对任雨泽的另眼相看。

    任雨泽没有客气,也没有谦虚,面对这样一个人,任雨泽觉得还是直接一点好:“那么今天张老板来是为什么?为广场的项目?”

    “是的,我刚才已经报名了,回去就要做一个设计方案和投资预算,但在此之前,我还是想来和任市长你见见,听听你的想法,听听你的建议。”

    任雨泽拿出了一盒香烟,若有所思的抽出了几根烟来,给张老板和他的总工散了过去,想了想说:“你对这个项目是什么看法?”

    张老板闪动了一下眼皮,他想,自己要不要直言不讳的说出自己的看法呢,现在自己和任雨泽的关系准确的说,还是一种需要斗智斗勇的甲乙双方关系,自己的底牌露的过早,会不会让自己在下一步的竞争和谈判中失去优势呢?

    他沉默着,但他很快的又否定了这个想法,自己面对的是一个从来都没有遇见过的很奇特的官员,他具备少有的睿智和洞悉能力,更重要的是,这个任雨泽有着不同于其他官员的认真和执着,自己假如没有直言相告,他绝对可以听的出来,后果就是,他也会同样的对自己遮遮掩掩。

    在一阵的思考后,张老板很凝重的说:“这个项目的意义我就不多说了,我就单单从经济价值上来讲吧,你们的公告我认真研读了,现在有一个最为关键的问题,那就是给拆迁户们补偿多少?这个数字我不知道,但不管怎么说?我粗略的算了一下,还是有利可图。”

    任雨泽很满意张老板给出的这个回答,他没有用其他那些老板们管用的哭穷,贬低经济价值的方式,他明白无误的告诉了任雨泽有利可图,这就是是一个下一步合作的基础。

    任雨泽在最近几天接触到了很多老板,他们总是在强调这个项目挣不到钱,自己之所以参与,完全是为了提高公司的品牌,为了扩大公司的知名度,其中好几个老板都提出了自己的拆迁补偿标准,当然,那标准都是按照上次全市长搞到那个标准在说事。

    还有几个老板除了报出较低的补偿价格之外,还希望获得新屏市政府的一定资金补助,说这个项目肯定是亏的。

    对这些人的说法,任雨泽自然是不会完全的相信了,因为他们是典型的商人。

    可是实事求是的说,广场项目到底最后的盘子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任雨泽心中还是没有准确的答案的,虽然设计院和规划局给出了一个数字,但那个数字任雨泽也不大相信,他理解这些部门的保守,也理解这些部门的很多人为因素。

    他现在最想听到的是一个较为准确的数字,就算不是太准确吧,但任雨泽希望可以通过这个数字来推测出一个实际的情况,而张老板就刚好是一个可以告诉任雨泽真实情况的人,因为任雨泽欣赏张老板,他也明白,张老板也懂的自己,这是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感觉。

    任雨泽就毫无顾忌的说出了自己想要制定的搬迁补偿价格,并同时告诉张老板,这个价格仅限于今天在这个办公室里谈论,他还没有最后的确定,也不想让拆迁户们提前知道,因为事情总是在不断的变化,给予拆迁户的希望越大,将来一但有什么变换,带给自己的麻烦也就越多。

    张老板很理解任雨泽的想法,对任雨泽能这样坦诚的对待自己也很欣慰,他在心中盘算了一会之后说:“要是这样的话,利润肯定就会减少,但我还是坚信,不会亏损。”

    任雨泽的心中就有了底,他要展开自己的第二个设想了:“那么张老板你算一算,要是我要求你在这个项目上再拿出2千万来,你还剩多少利润。”

    张老板大吸了一口凉气,他惊讶于任雨泽的推算准确,不错,这个项目做下来,应该是可以获得2千万到三千万之间的利润,这主要来源于地下商场的地理位置极其优越,出租和销售肯定都不会成为问题,但假如把2千万都给了政府,自己企业就几乎无利可图了。

    张老板就下意思的摇摇头说:“任市长,这个恐怕做不到,投资上亿的一个项目,最后一无所获,虽然该项目在宣传和广告上会有一定的意义,但风险过大,我宁愿不做。”

    任雨泽就露出了笑容,他并不是真的要一下把对方的所有利润都收刮干净,但至少他已经推算出了这个项目的底线,任雨泽就说:“张老板,我承认,每一个项目都是奔着挣钱而来的,我不至于让你们劳而无获的,但也并不是你说的一个亿的投资那么多吧?”

    张老板也笑了,说:“任市长的算盘很精啊,不错,我们实际投入的钱不会太多,下面不管是承建方,还是设备方,都会帮我们垫资,在拿下土地之后,我们还可以贷款,但不管怎么说吧,你的要价高的离谱,我就表个态,按现在这个拆迁补偿的价格算下来,我最多只能做到和政府两清,谁不找谁的钱,再多了我就不会答应了。”

    任雨泽并没有想要在今天就把这些细节敲定下来,这不过是个彼此的交底试探,至于最后的细节敲定,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

    任雨泽就说:“好了,我们今天就先谈到这里吧,欢迎你的参与,但最后怎么选定,我们还有一个招标委员会,那里会邀请一些相关部门,还有一些专业人员,我只是随便的谈谈我的看法,并不是最总的决定。”

    张老板也知道现在是适可而止的时候了,彼此的想法都已经清楚,后面就看怎么操作了。

    张老板和他的总工一走,任雨泽在办公室就盘算了一会广场的投资,收益问题,这一想到了钱,任雨泽就赶忙的给江可蕊去了个电话:“可蕊,我啊,忙不忙,想和你说件事情。”

    江可蕊在电话那头说:“不忙,我在台里,你有什么事情?”

    “你的商调函已经了,估计很快就到你们电视台了,江局长什么时候能来上任啊。”

    江可蕊就嘻嘻的笑了说:“雨泽啊,我可是真有点担心啊,从来没做过官呢?你说我能当好局长吗?”

    任雨泽嘿嘿一笑,说:“江可蕊同志,你说出错了,是副局长。”

    “切,贫嘴是吧?这有多大的区别。”

    “唉,你真是没当官领导啊,我来告诉你吧,局长和副局长的差别很大,要是说当局长呢?我真替你担心,不过这副局长吗,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基本和群众一样,就是举个手罢了。”

    “不会吧,不会吧,好歹是个领导呢?”

    “那领导多了去了,还有天天看报子,一个人都不管的领导呢?你放心好了,有我在,我会很好的帮助你的,组织的怀抱很温柔。”

    那面江可蕊嘻嘻嘻的笑个没玩,好容易在制住了笑说:“行了,我知道了,不过暂时还过不去,我这一期节目还没录完,等节目ok了,我就过去走马上任,要没其他的事情,就先挂了?。”

    任雨泽赶忙喊住她:“等等,等等,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没说?”

    “那就说啊?可不要说想我什么的?那忒俗。”

    任雨泽摇了一下头,说:“你自作多情啊,是这样的,你来了我们不是要住房子吗,房子已经定了,是市委家属楼,老楼,现在要大概的收拾一下,买点家具什么的。”

    “嗯,行啊,你在那面看着办就行了,我这人对这些不是太挑剔的。”

    任雨泽就嘿嘿的一笑说:“我知道,我知道,你不用操心,我来操办。”

    “好啊,那你看着收拾就行了。”

    任雨泽不得不坦白了:“现在有一个问题啊,可蕊,装修和买家具可能要化十多,二十万元钱呢,我没有那么多。你看看你”说道这,连任雨泽都有点不好意思再往下说了。

    江可蕊就不说话了,着愣,过一会才说:“你是说你连一,二十万都拿不出来?”

    “嗨,拿的出来我能找你啊?”

    江可蕊就放声的大笑起来,说:“我真是服你了,你这市长当的,结婚的时候你没钱,还是问人家借的,现在搬个家也没钱,唉,好吧,把你账号给我用短信过来,我给你打20万过去,哎,等下,你平时的钱呢?”

    任雨泽就给他大述其苦,说一月多钱啊,自己给家里多少啊,平时出去吃饭什么的,反正就是一个主题,绝不能让江可蕊感觉到这钱是自己用在讨好其他的女人方面去了。

    不过天理良心的说,在女人方面,任雨泽倒是真的没有用过多少钱。

    嗯,好像也不是吧?我记得他也经常买套套的,有次还用的是欧洲进口的套套,一盒30好几呢?据说是韧性很好,皮薄耐用,等闲的摩擦不会燃烧。

    最后任雨泽就把自己的账号给江可蕊了过去,这一下任雨泽心中有了底气,给王稼祥打电话的约他看房子的声音都大了许多。

    下午任雨泽就叫上王稼祥一起,还带上一个王稼祥找来的装修公司的经理,一起到市委的家属楼去看了看,任雨泽也不是太懂行,主要就是王稼祥和那个装修公司的经理在说,问到任雨泽的地方,任雨泽也是连连的点头,好像和王稼祥很有英雄所见略同的味道,实际他根本就没太听懂什么亚克力啊,什么透光石之类的装修材料。

    最后这装修公司的经理一听任雨泽还是个副市长呢,就一口说:“王主任,设计和装修你就不用在操心了,我一定做好,钱也不收了,算是我对任市长的一个心意。”

    这句话任雨泽是听懂了,忙说:“那不行,那不行,钱一定要给,你算一算,多了我也拿不出来,你就按五万的装修费用考虑,我看着地板有的还能用,翘了的可以拆除,好的就不用动了。”

    王稼祥有点搞笑的看看任雨泽,说:“领导,现在五万能装修个什么情况啊?算了,你不要管了,张老板说不要钱肯定也不合适,就按市长说的,五万的费用,但我要看到十万的效果,成吗?张老板。”

    张经理是不同意王稼祥的话,他还在说不要钱,任雨泽对王稼祥这话也是不同意说:“五万就是五万,要是超标了你们就是害我,你们超多少我就要给多少,但我真的不需要搞的那么好,张经理,我这人说话算数的,你要这样做我就只好换人了。”

    任雨泽声色俱厉,说的很坚决,一点都没回旋的余地,让张经理和王稼祥都很尴尬的不好接任雨泽的话了。

    任雨泽是不能稍加颜色的,他不想占这个便宜,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自己今天得到了五万的好处,明天或许自己就要用五十万来偿还,何必呢,不过就是一个睡觉的地方,自己和江可蕊每天都很忙,能有多少时间来在这里享受。

    王稼祥对任雨泽还是有些了解了,两人好歹也在一起了几个月的时间,他感到自己可能真的把事情办偏了一点,就自嘲的笑笑,说:“得得得,这拍马屁一下拍到了马腿上,我错了,我错了,张经理啊,就按任市长的想法来吧,以五万为标准,不要超预算了。”

    这张经理对任雨泽根本是不了解,他就还想坚持一下自己的想法,但王稼祥对着他使了一个眼色,他一愣,也就闭嘴了。

    任雨泽见他们都听进去了,这才缓和了一下表情,说:“你们二位的心意我理解,真的谢谢了,但这房子说白了,也是公家啊,说不上那天就要搬走,家具买了还能拉走,这装修总不能拆下来带走吧?所以我感觉五万的装修也挺不错了。”

    王稼祥和张经理也都唯唯诺诺的连连附和着,几个人又谈了一会,任雨泽感觉也没什么要特别叮嘱和注意的事项,就离开了那里。

    路上任雨泽就把装修的事情全盘交给你王稼祥,对他说明天就给他取五万元钱过来,等装修好了,再找几个人一起去买点家具搬进去。

    王稼祥就说:“市长,家具我看还是等你夫人来看一下再定吧?”

    任雨泽想想也有道理,就同意了。

    他和王稼祥说着话就走进了政府的大楼,上楼的时候,就见前面台阶上一个女人,背对着他们也在上楼,从后面看,袅袅婷婷,一步三摇,细腰**,很是妖娆。

    从背影看,肯定不是政府的人,这不是说任雨泽对政府女性都侦查过的问题,主要是穿戴上,政府的女性不会有这样的高调性~感,那**包的圆圆的,裤腿半短,露出一抹雪白的肉肉,哪个政府的**志在上班时间也不敢这样穿啊。

    任雨泽就多看了两眼,不过前面这女的上楼上的慢,任雨泽他们很快就要超过去了,王稼祥偏头一看,就招呼了一声:“柯老板,来了啊。”

    这女人就也转过了头,看了一下王稼祥,但眼睛又在任雨泽的面上停留了那么一下,说:“是王主任啊,我来政府办点事情。”

    王稼祥笑笑说:“奥,闲了到办公室坐啊。”

    女人就笑眯眯的说:“一定,一定。”

    任雨泽脸上也是挂着微笑,人家和王稼祥认识,自己也处于礼貌的笑笑是应该的。

    不过在看到这个女人的时候,任雨泽还是有点惊讶,这个女人长得很精致,在某些方面,还有点和云婷之挂像,不过气质上明显就逊色了很多,没有云婷之那种在智慧雕琢下的灵性。

    智慧是气质不可缺少的养分,智慧使女人能把握自己,从容自信,进而富有迷人的持久的魅力。一个不经意的动作,就能吸引所有人的目光。其实,每个女人都有自己的气质,如同各种各样的话有各种各样的味道,只不过是,受到认可,受到欢迎,这种味道就被称之香,反之只能孤芳自赏了。

    聪明的女人不会盲目克隆别人的美,她们知道,气质蕴藏在差异之中,只有不断创新,才能拥有与众不同的韵味,成为让人一见难忘的人。

    任雨泽和王稼祥很快就从这个女人的身边走过去了,任雨泽低声的问:“你认识?”

    王稼祥一笑说:“当然认识,不过我不想为你介绍她?”

    “为什么?”任雨泽很好奇。

    王稼祥说:“她是鸿泰地产公司的老总柯瑶诗,一个在新屏市很有点影响的女人,但这不是说的她的事业,嘿嘿,你需要介绍吗?”

    任雨泽微微的摇下头,既然是房地产公司的,那当然就不用介绍了,她来十有**就是冲着广场项目来的,自己何必太早接触呢,看来王稼祥很懂自己。

    两人到了上面,就各自分开了。

    不错,柯瑶诗是冲着这个广场的项目来的,但她不是来找招标办公室,也不是来找任雨泽的,她要找全市长,她们两人在最近亲热的如火如荼的,但时间不等人,项目在每天推进着,柯瑶诗不得不来提起这个项目的事情了。

    全市长也没有想到柯瑶诗回来办公室找他,心里也是一阵的紧张,脸都有点白了,说:“瑶诗,你怎么来办公室了,有事情吗?”

    柯瑶诗暗自好笑,俗话说的做贼心虚,应该就是现在全市长这个样子吧?自己一个堂堂的房地产老板,就算是来找找你市长,谈谈工作,也是很正常的,至于如此紧张吗?她笑着说:“我来看看你,怎么不行啊?”

    全市长赶忙过来自己关上了办公室的门,说:“行,行,不过你也知道,我这一天很忙的,事情太多。”

    “嗯,我知道啊,我就坐一会。”

    “你一定有什么事情吧,说吧。”

    柯瑶诗假装不解地问道:“什么啊,我没事情,就是路过政府,上来看看。”

    全市长还是很疑惑的说:“真心话,有什么事情我能帮上忙?”

    柯瑶诗在办公室很优雅的旋转了一圈之后站定,说:“要是帮忙啊,嗯,我的事业你可以帮忙啊!”

    全市长笑了笑,这就简单了,最怕的就是女人问自己要名分,不要名分什么都好说,他很亲切的:“哦,你现在不是有自己的事业了吗?你的地产公司经营不错嘛。”

    柯瑶诗说:“我想拥有更大的事业!”

    全市长:“那我能帮上什么忙呢?”

    柯瑶诗:“我想要广场这个项目!”

    全市长一下子坐起来,认真地看了看柯瑶诗,说:“这个项目啊,嗯,你拿的下来吗?可是上亿的盘子啊。”

    柯瑶诗不屑的说:“你太外行了,这项目看似上亿,实际上投入并不会太大。”

    “我没听懂。”

    “我给你大概说一下吧。拆迁款可以拖一拖对吧?还有施工方肯定要给我垫资对吧,有你在,银行多少也能贷点款对吧,还没修好,我就可以开盘销售地下商场对吧?这样操作下来,我不用掏钱就能干成这个项目。”

    全市长有点惊讶的说:“那不成了空手套白狼了?”

    柯瑶诗呵呵呵的笑着说:“你以为房地产公司都用自己的钱做项目,按我们行话有个18套的,基本套住的都是别人。”

    全市长起身点了根烟,吸了两口之后说:“这样啊,那我可以考虑一下你们公司,只是怕有难度啊,我现在没有直接管这个项目!”

    柯瑶诗嗲说:“不想帮人家就算了,何必找借口来搪塞人家!”

    全市长走过来,搂了一下她说:“我不是搪塞你,我是真要考虑一下,这个项目最近我基本没怎么管,都是任副市长在抓的,我不知道他那面是个什么情况了,有没有意向的公司,所以等我和他碰个头之后才能确定。”

    “你是市长啊,这事情还用和他碰头?我反正是靠上你了,在说了,挣钱了也不是我一个人的,这里面我是给你留了一块的。”

    全市长眼神一荡,他沉思了好一会儿,才说:“你说得也对,我既然是市长,当然是可以决定这件事情的,至于怎么操作,我看这样,你先回去准备资料,我下午给任副市长提一提你的事情,看看他那面是什么打算,晚上我们见面,我在告诉你怎么做。”

    柯瑶诗大喜过望,就踮起了脚尖在全市长的脸上亲了一下,回头看看关着的办公室门,咯咯的笑了起来。

    全市长捏了捏柯瑶诗的鼻子说:“宝贝,为了你,什么事我都愿意做。除了我,我不允许你心里有任何人。”

    柯瑶诗反问道:“那你呢?除了我,是不是还有别人?”

    全市长就说:“有啊,我老婆!”

    柯瑶诗“且”了一声,说:“我是说,除了你老婆和我,是不是还有别的女人?”

    摇摇头,全市长说:“没有了,我心里只爱你一个。”

    “我才不相信呢,你手中的权利那么大,肯定有很多女人想巴结你的。”

    全市长避开了柯瑶诗的目光说:“真的没有!”

    柯瑶诗说:“哼,我才不相信呢,你口口声声说爱,谁知道是真爱还是假爱!”

    全市长说:“我现在真的只爱你一人,以前有过一个,现在已经不和她来往了。”“你们是怎么搅合到一起的,是你**她还是她**你?”柯瑶诗突然来了兴趣。

    全市长不满地说:“你不要用**这个词好不好?太难听了!而且这事都过去了,就不要提了。”

    “不行,你必须告诉我,我想听。”柯瑶诗撒娇说。

    “好、好我说。是她**我。有一天我晚上加班,她就悄悄来到我办公室,假装和我谈事情,然后就坐到我大腿上了。”

    “她结婚了没?她老公不知道吗?”

    “她老公在别的城市工作,不可能知道。”

    “那你们现在还来往吗?”

    “不来往,她已经调到她老公所在的城市工作了。你不要再提她了好不?现在我只爱你一人,她已经成了过眼云烟。”全市长说。

    柯瑶诗见他真的有点不高兴了,只好不再追问,两人又谈了一会广场项目的操作问题,柯瑶诗才款款的离开了政府,回去准备资料了。

    任雨泽在和王稼祥分手之后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现在他已经逐步的要考虑更多的细节上的问题了,他叫来了秘书小赵,让他到市设计院去看看设计的图纸出来了没有。

    他要根据设计图纸详细的算算,到底自己在广场项目上要价多少才是恰如其分,他既不想让开商亏本,也不想让政府吃亏,找到其中的一个平衡点很重要。

    这面小赵刚离开,办公室的副主任凤梦涵又来了,她拿着一盒宣传部刚送来的广场项目宣传片,准备给任雨泽看看,要是任雨泽没有什么异议,片子就送到电视台去准备播放了,提前给广场的项目造造势。

    任雨泽的办公室里有电视有影碟机,但放在里面的卧室里,他想搬出来,凤梦涵却说不用了。

    他们便坐在床上审看。那卧室只是暂时休息的地方,放一张床和一个大柜子之后,就什么转动的空间了,看了一遍,任雨泽还想再重复看一次,拿遥控按了按,但因为遥控许久没用了,电池没电,按了几次都不灵,凤梦涵便走过去用手操作。

    她弯着腰,任雨泽就看见凤梦涵因为衣服上移,腰间露出了一抹雪白的细肉来,**上还映着窄小的内~裤的印儿。

    任雨泽就莫名其妙的,突然有一股热气从身下升腾起来。凤梦涵吸引了他的视线,他心里便有了一种燥热,一种渴望,但任雨泽还是理智的,他忙移开了眼光,克制自己那燥热那渴望的浓烈。

    凤梦涵又坐到他身边时,他就有点看不清楚电视里播放的内容了,稀里糊涂地等片子播完了,就过去要关了电视和影碟机,哪知,凤梦涵也站了起来,又要去按重复键,这样,他们就碰在了一起。

    他是站得很稳的,凤梦涵却只是想按了重复键后再回到床上来,只是单脚着地,所以,这一碰,她没站住,向一边倒去,任雨泽忙拉住她,不知是有心,还是没心,却拉得力大了,把她拉到了怀里。

    任雨泽慌忙松了手,她慌忙挣脱了他,两人脸都红了。

    任雨泽讪讪的说:“对不起!”

    凤梦涵却没说什么,匆匆走出卧室,其实凤梦涵的心也很乱,回到了外面的办公室,坐在沙上理了理本不零乱的,想着任雨泽刚才那举动是不是存心的,如果,他是存心那么做,那又是为什么呢?暗示他对自己已经有了意思?他也开始喜欢自己了?还是只是想要得到她?像其他那些领导一样,想要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拥有垂涎的女色。

    凤梦涵觉得不可能,在她的所见所闻里,他一直都是对自己规规矩矩的,更多的时候还是自己想要得到他。但一想到任雨泽的妻子,凤梦涵又失望了,自己和任雨泽只能是无望的一种期待,在宿命中,自己已经永远无法和他在一起了,一想到这,凤梦涵就觉得心痛,任雨泽的英俊潇洒,他的随和体贴,都是没人可能比的。

    何况,凤梦涵一见到他,就有一种亲切感,一种在梦中相见过的神秘感。

    任雨泽从卧室里出来,他的脸上已经平静了,他说:“影碟先放了这,晚上,我再看一看。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了。即使有什么修改补充也只是一些小问题。”

    凤梦涵便也换了一副公事公办的神情,说:“那我回去了。”

    任雨泽说:“嗯,谢谢你了。”

    凤梦涵说:“客气了。”

    任雨泽突然说:“有个事,想问问你,你还没男朋友吧?好多人都很关心你的事。”

    凤梦涵说:“你也想给我介绍男朋友吗?”

    任雨泽忙说:“那里,那里。我只是问问,只是希望,你别把心思都放在工作上了,自己的事也该考虑考虑了。”

    凤梦涵也不忌讳地说:“不好找,要找一个合适的不容易。”

    任雨泽说:“不能因为不好找就不找了。”

    凤梦涵说:“我会努力的,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任雨泽和凤梦涵都哈哈的大笑了起来,凤梦涵在笑声中离开了任雨泽的办公室。但很快的,任雨泽突然现,自己又作了一件错事。他不该对凤梦涵那么关心,他不能再对别的女人太关心了,他不能让别人引起误会,自己怎么可以关心人家的婚姻大事呢?如果,引起人家的误会,那就麻烦了。

    女人通常是很容易误会的,就像那个公安局的柯小紫一样,一旦她有了什么误会,有了什么想法,其实也是挺让人头大的一件事情,这个二十岁的女孩子到底是怎么想的呢?到底她喜欢了自己什么呢?自己好像也没对她怎么样吧?她竟一种穷追不舍的样子。

    这么想,他就想到了柯小紫那漂亮的脸,想到她那高挑的身段。摇摇头,任雨泽想,一切都与自己无关了,自己是哥有老婆的人,好女人总是层出不穷的,自己不能见了一个就喜欢一个,不能喜欢一个就要拥有一个,他是不能这么做的,特别是以后,更不能这么做的。

    手机响了起来,拿起来看了看,天啊,新屏市真的邪,想着乌龟就来鳖,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电话是柯小紫的号码。任雨泽就没接,直接挂断了,他不想招惹她,任雨泽知道,她给他的电话不会是谈工作。

    但马上,柯小紫的电话又打进来了,任雨泽不得不接了。

    柯小紫第一句话就说:“我以为,你不接我电话了呢!”

    任雨泽只好淡淡的问:“有事吗?”

    柯小紫说:“没事会打你的电话吗?”

    任雨泽说:“那你说吧。”

    柯小紫说:“那天,你请我吃饭了。今天,我要回请你,我还有事要和你谈。”

    任雨泽推了一句:“我要准备明天的会呢!晚上要加班的。”

    柯小紫说:“我也占不了你多少时间,要不这样吧,你不来,我去你办公室。”

    任雨泽有点慌乱了,他当然不敢让她到办公室来,晚上没有人,两个人呆在办公室里,这丫头又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谁知道她会干出什么事?

    任雨泽只好答应她一起吃晚饭了,不管在什么地方吃晚饭,都是公众场合,人多的地方,柯小紫再怎么放肆也会有个度的。

    他们就约在了一个地方比较偏僻一点的餐馆,不过餐厅的环境还挺优雅的,响着轻柔的音乐,餐桌是只供四人坐的小餐桌。

    柯小紫早到了,见任雨泽进来,就向他招手,那是一张靠窗的桌子,任雨泽背着门坐下来。

    柯小紫说:“这里比较清静,饭菜也不复杂。”

    她一边说,一边把菜谱递给他,任雨泽点了几个简单的菜,喝了一口水,问:“你有什么事情找我?”

    柯小紫说:“没什么事情啊,我不这么说,你会来吗?你是不会来的。所以,我才那么说的。其实,我也没什么事情,不过是想见你。”

    任雨泽不想让她的话意变的太过敏感,就说:“你们年轻人啊,真是难以理解。”

    柯小紫说:“你不要说的你很老一样,我们其实差不多吧,我就是想和你呆在一起。”

    任雨泽只好明说:“你知道,我已经有妻子了,而且她很快就会调过来上班了。”

    柯小紫闪动着美丽好看的眼睛,说:“如果,我不介意呢?”

    任雨泽邹了一下眉头,说:“这不是你介意不介意的问题。你也应该考虑考虑我的感受,我觉得,你已经影响了我的生活,甚至影响了我的工作。”

    柯小紫不以为然的说:“有这么严重吗?我不就是打了个电话,不就是请你吃了一餐饭,不会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吧?,在说了,我应该比她漂亮吧?应该比她年青吧?”

    任雨泽忍不住好笑,说:“你这话让我觉得有些荒唐。你是漂亮,是年青,但也要想一想,我会不会接受呢?”

    柯小紫很自以为是的说:“没听说过会有人不喜欢年青漂亮的。”

    “谁都喜欢年青漂亮,但那种喜欢和这种喜欢是不一样的。”

    “你是不是有顾虑?是不是担心?怕我缠上你,问你要好处?其实,你不应该有这些顾虑的。我只是喜欢你,你有安全感,有稳重感。”

    “你需要安全感吗?你忘了,你是警察。”他看着她,实在是搞不明白,面前这个年青漂亮的女孩子到底是怎么想的?她真的喜欢他吗?她喜欢他什么?他的身份?他的地位?还是他这个人?

    任雨泽想,如果他这个人没有那身份地位,她会不会就说喜欢他呢?现在的女孩子真有点让人琢磨不透。

    服务员把他们点的饭菜端上来了,柯小紫偷偷地感觉他看她的眼光,她心里在暗暗好笑,想到,这个男人有些动心了,会不会开始对她有那份心思了?男人喜欢一个女人,其实,没几个是真心的,只是还有新的诱惑,一旦有了新的诱惑那男人一定会心猿意马,移情别恋。不管这个人的官多大,素质说得怎么怎么地高,他任雨泽也是一个普通的人,他怎么可能天天守着他老婆一个人呢,男人的好色是无法抵御的。

    没有不受诱惑的男人,只是看诱惑够不够大。

    柯小紫在很早的时候,也曾喜欢过一个人,那个人誓言旦旦地说非她莫娶,说爱她到海枯石烂,但后来呢,他却移情别恋了,又爱上了一个长相很一般的女孩子。他说,那个女孩子的家庭背景可以让他前途无量,而她呢,只能做他的红颜知己。

    柯小紫愤然的离开了他,她不愿只做他的红颜知己,那以后,她对男人就已经失望了,她认为男人都是不可靠的,任雨泽呢?也是不可靠的,自己就是要介入他的生活,要证明自己的正确。

    这个任雨泽从表面看来,对她不冷不热,但柯小紫认为,这不是他的真实写照,他心里对她不可能没有企图,一旦她向他敞开大门,他一定会跪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任雨泽吃的很快,差不多有点饱了,他看着她慢吞吞的样子,说:“有些话,我想,我们还是要说清楚,现在,我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有很多事情是不可能的。你对我的那种感觉,只是一时的冲动,过一段时间,你冷静下来,你会认为,我说的是对的,再者说,我已经有结婚了,也不可能接受你。”

    柯小紫停住了筷子,笑了笑,问:“这是你的真心话吗?”

    “当然是我的真心话。”

    “如果,我不放弃呢?你就一点机会都不给我吗?”

    任雨泽摇下头说:“不是我不给你机会,是你已经不可能再有这个机会,我们还是不要再纠缠这个问题了,要说的,我都说得很清楚了。”

    “你很坚决?”

    “是的,是很坚决。”

    “我还是不太相信。”柯小紫对自己是充满自信的,任雨泽越是表现得坚决,她就越是有一种挑战感,她甚至想,如果,换一个环境,在一个很暧~昧的地方,只有他们两个人,她给他更进一步的诱惑,他还就不会说这些话了。

    这时候,任雨泽的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显示屏,竟是市长办公室的电话。

    全市长市长说:“你现在在哪?”

    任雨泽说:“在吃饭。”

    全市长说:“不打扰你吧?”

    “不打扰!”任雨泽觉得有点奇怪,今天全市长这话说得怎么这么客气。

    全市长似乎是在犹豫了一下,说:“要是你没有什么太紧要的事情,你来办公室一趟吧,我们商量个事情。”

    任雨泽也是求之不得,他不愿意和柯小紫呆在一起,市长的电话对他也算是一种解脱,他就说:“好的全市长,我马上过去。”

    挂上电话,任雨泽对柯小紫说:“我要走了。”

    知道是市长来的电话,柯小紫也不敢挽留任雨泽,说:“你去忙吧,反正,你也知道我对你怎么样了?我很希望你能考虑考虑,我很希望,你没那么忙了,我们再找个时间好好谈一谈。”

    任雨泽一面站起来收拾桌上的电话,香烟,打火机,一面说:“这个事,我们没有再谈的必要了。”

    柯小紫脸上还是挂着笑,依然很妩媚的说:“你别把话说得太死呀,别一点机会也不给我呀!”

    任雨泽离开了,这个不可理喻的丫头,随她去吧。

    任雨泽很快的就来到了政府全市长的办公室,全市长很勤勉的坐在办公桌后面看着文件,见任雨泽来了,就笑着站起来说:“外面吃饭去了?机关餐厅没见到你?”

    任雨泽说:“刚回去吃了点东西,怎么全市长今天没回家,到机关食堂吃饭?嫂子没在家?”

    全市长就过来,亲自给任雨泽到了一杯水,说:“你嫂子今天有事,刚好我也有点忙,就没回去。”

    任雨泽站起来接过了水杯,到了一声谢。

    全市长反身从办公桌拿过一盒香烟,给任雨泽了一根,自己也叼了一根,两人点上烟,全市长才说:“雨泽啊,找你过来想问问你们招标开商的事项,现在进展到哪一步了?”

    任雨泽在烟灰缸中弹掉了烟灰,说:“现在啊,基本还是摸底阶段,主要是收集资料,深入的还没有谈。”

    全市长点下头说:“这样啊,雨泽,还是要加快一点速度啊,现在这个季节最好施工,我希望啊,能在年底之前拿下这个项目,有把握吗?”

    任雨泽有点为难的说:“今年恐怕有点难度,争取明年上半年吧。”

    全市长站起来,走了几步,说:“就不能加快一点吗?”

    任雨泽是理解全市长的想法的,他一定想要让这个项目在年底的工作汇报中出现,这可是他一个绝大的政绩,任雨泽就笑了笑说:“市长,只要工程一开工,早点迟点都不成问题的。”

    全市长看了看任雨泽,也哈哈的笑了,他知道任雨泽也理解了他的意思,不过话说回来,只要开工了,有没有建成,对自己年底给省上的汇报也确实影响不大了。

    他就有坐了回来,使劲的摁熄了香烟说:“行,那就按你的设想来,不过我想问下,你对广场项目的整个盘子怎么看?”

    “现在还真不好说啊,接触了好多商家,有的说能持平,有的说政府应该补贴一点,反正还没有到具体商谈条款的哪一步。”任雨泽这也是实话实说。

    全市长点下头,说:“要是政府补贴的话,你认为底线放在多少万最好。”

    任雨泽摇摇头说:“我不想让政府补贴,我还想从这个项目上挣个千儿八百万呢。”

    全市长邹了邹眉头,说:“雨泽啊,我们做事情也不能这样啊,你的心意我理解,但你也要明白一个道理,不给开商留出来一定的利润,人家谁来做,就算做了,最后也有可能是偷工减料,所以我想,适当的补贴一些,那是可行的。”

    任雨泽心中一动,全市长的话是什么意思,他在诱导自己给开商让出利润,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嗯,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他可能已经和某一个商家有了默契,对,一定是这样了。

    任雨泽心里就有了警惕,但他的面上丝毫不显,笑呵呵的说:“全市长说的也对,我会酌情考虑的。”

    他也知道,假如真是自己预测的那样,接下来全市长是会自己说出一些东西来佐证自己的推测的。

    一点都没有意外,全市长说了:“对了雨泽,我接触过一家鸿泰地产公司的老板,这个老板叫柯瑶诗,人很不错啊,事业干的也大,你看这次的项目是不是可以重点考虑一下她们的公司。”

    任雨泽就记起了今天在楼梯见到的那个妖娆的女士了,真的和王稼祥今天推测的一样,这个女人也是来扑广场项目的,不过人家找到了全市长。

    嗯,也不错吧,不管谁来都成,这也是自己一贯的主张,多一家前来竞争,就多了一份新屏市讨价还价的筹码。

    “行,在同等条件下我会优先考虑这家的,请市长放心。”任雨泽说的是很客套,也是很虚的那种场面话。

    全市长一听心中就有点不高兴了,你任雨泽也是官场上行走的人,我这样的暗示你能听不懂吗?你还有这样官样的话来对付我?我找你任雨泽是看的起你,你不过是一个落了难的贬官,不要把身份忘了。

    全市长冷冷的看了任雨泽一眼,说:“雨泽同志,有时候看问题啊,我们不能仅仅的局限在眼前的利益上,就比如说这个招商问题吧,虽然我们可能给出鸿泰地产公司的条件优惠了一点,但从本质上讲,我们的工程质量也会更高的,所以我建议啊,你还是重点的考虑一下他们公司。”

    任雨泽已经躲不过去了,今天谈话的重点也很清楚了,全市长就是要说这个公司,就是要让自己吐口,自己不说出一个扎扎实实的话,全市长恐怕就会对自己有成见了,以后两人也就难处了。

    任雨泽现在还没有能力和资格来面对全市长的威慑,他犹豫了一下说:“那市长的意思呢?我们给出多大的优惠?”

    全市长想了想说:“我们可以补贴一点,只要他能加快工程的进度,保质保量,几百万也算不了什么。”

    任雨泽心中很不舒服,几百万算不了什么?几百万能解决多少问题?能让多少家庭好好的生活?能让多少小孩坐进好的教室?你全凯靖知道吗?

    任雨泽沉默了,全市长也不说什么,就那样看着任雨泽,他不相信任雨泽敢于对忤逆自己的意图。

    任雨泽从自己兜里拿出了香烟,若有所思的掏出了一支来,自己点上,也没有给全市长,抽了几口之后,任雨泽才抬起头说:“要是别的公司报出的条件和这个公司差异太大呢?我们这样强行的操作会不会引起那面的不满?万一最后牵连到市长你就麻烦了。”

    在说‘那面’两个字的时候,任雨泽用下巴点了点大楼的对面,意思是市委那面。

    因为任雨泽对全市长的性格也是有过分析和认识的,他这人,外强中干,不要看他对自己这样凶,只要自己说出他的担心来,他撑不住的。

    全市长也是脸一变,是啊,自己有点忘乎所以了,现在的招标组里还有市委的一个副秘书长在,要真的柯瑶诗的条件和别人差的太多,恐怕不是任雨泽一个人说了算啊,搞的太过了,冀良青也可能会插手的。

    全市长就拧起了眉头,又一次站了起来,来回的走了好一会才说:“那照你这样说,事情还操作不下来。”

    任雨泽见自己的话生效了,就平静的说:“也不是这样说,关键就是不能有太大的差别,错的不多,找个借口勉强也就过去了,但错的太多,最后是有点麻烦。”

    全市长就叹了口气,态度也没有刚才那样强硬了,说:“那这样吧,你先谈谈你准备给拆迁户定多少补偿,然后谈谈别的公司大概的报价。”

    任雨泽就把自己心里想的补偿价位说了出来,最后又说到自己想要的一个结果,至少政府是不能再给开商补偿的,最好还能在土地转让上要一点钱回来,这是两个基本的设想。

    全市长听的很认真,他在听完之后,又综合的考虑之后,才说:“那行吧,让他们公平竞争吧,在条件许可的范围内,我还是希望你能重点考虑一下这个公司。”

    任雨泽心中也算松了一口气,只要条件差不多,自己当然是可以送一个人情给全市长的,但前提是差不多的情况,自己在目前还不能和全市长为这点小事闹翻,自己已经和庄副市长有了隔阂,从上次会议中也看出来了,庄副市长对自己一点都没有留情,自己现在要是再和全市长结怨了,那自己在新屏市政府不要说好好工作,就是生存,稳定,只怕都会举步维艰。

    全市长在任雨泽离开后也是沉默着,本来他想的这个事情是很简单的,只要说通了任雨泽,事情就会很顺利的解决了,现在看来还不是这样,任雨泽提出了市委的监督,这当然是有任雨泽对自己恐吓的一面,但不得不承认,事情做的太过了,市委肯定也会干预的,看来自己还是要和柯瑶诗好好的筹划一下。“女市长的**:官情①②”,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