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女长的隐私:官情①②最新章节 > 女长的隐私:官情①②最新章节列表 > 一二十章陷阱丛生,步步惊心
    一二十章陷阱丛生,步步惊心

    闵力娜站在任雨泽的前面,任雨泽只好站起来和闵力娜握手,闵力娜身上的香味灌进了任雨泽的鼻子里。

    “任市长,不过,我听说,任市长好像不是怎么喜欢闻报道啊。”

    “呵呵,这是大家误解了,舆论宣传的作用非常重要,我不赞成宣传个人,绝对没有忽略宣传舆论的意思。”

    “好啊,我希望今后有机会单独采访任市长。”

    “呵呵,以后有机会再说,闵记者还是快坐下吃饭吧。”任雨泽倒不是想着闵力娜吃饭不吃饭,而是闵力娜一直握着他的手,没有松开的意思,外人看来,好像是任雨泽总是不松手,

    这样的黑锅,任雨泽不想背。赵副厅长就帮任雨泽解围了:“闵记者,虽然你是**志,但巾帼不让须眉,这杯酒,我还是要敬你的,今后一定多多报道我们的政法工作,我们政法队伍里,可是有不少的先进事迹和先进人物的。”^^bsp;ht<ft></ft>t</EM></EM>b<em></em>o<em></em>ok<em></em>mih<ft></ft>uae<ft></ft>t<sp></sp>

    这闵力娜只好松了手,转过身对赵副厅长说:“赵厅长,谢谢您了,这杯酒我一定喝,我还要敬您一杯酒,希望今后您多多支持我的工作,有做的不好的地方,您一定批评指正。”

    任雨泽心里有了一丝不满,这个闵力娜真是厉害啊,赵厅长不过说的是客套话,她竟然能够顺着表达出来自己的要求,女人天生就比男人有优势,特别是漂亮的女人,任雨泽隐隐有了警惕的态度。

    闵力娜喝酒的作风和男人一样,服务员拿来的是小杯子,可一小杯白酒也有一两多,闵力娜一口气喝完两杯,丝毫看不出有什么问题。

    喝掉几杯后,闵力娜又缠上了任雨泽:“任市长,我敬您一杯酒,希望任市长今后能够多多关照小女子。”

    任雨泽客气了一下:“闵记者客气了,我们互敬,应该是我先敬你的。”

    闵力娜看向任雨泽的目光,带有挑衅和审视的意思,任雨泽面不改色,和闵力娜喝下两小杯白酒。闵力娜回到座位上,旁若无人坐下,显然没有给其他人敬酒的意思,任雨泽有些愕然,这个闵力娜,是不是太傲了一些。

    喝酒还在继续,大家都给许秋祥和赵副厅长,还有任雨泽敬酒,当然,没有谁会强迫着他们几人多喝,毕竟身份不同了,任雨泽总是感觉有一双目光在审视自己,他知道,一定是闵力娜,这个女人漂亮、冷漠、高傲,事业有成,和莫静霞太相似了,任雨泽对闵力娜也就是见过几次,丝毫不熟悉,不知根知底,任雨泽是不会轻易搭讪的。

    此刻,赵副厅长端着酒杯,给闵力娜敬酒了,赵副厅长分管省厅的机关事物,平日里和省电视台联系,闵力娜没有拒绝,可没有回敬,见到这样的情形,其他人都准备给闵力娜敬酒,赵副厅长笑着没有说话。

    任雨泽有些看不下去了,这一定是闵力娜高傲的态度令大家心里有些不舒服,其他方面不好说,喝醉你还是可以的,任雨泽以为,闵力娜毕竟是**志,漂亮的女人有资格高傲,如果是和蔼可亲,身边不知道会有多少的男人围着转,烦都会烦死。任雨泽就说话了:“今天气氛很好,我看这样吧,赵厅长在吃饭之前已经话了,酒要喝好,我看就不要分什么领导不领导了,大家都一样,共进退,从现在开始,无关的杯子全部撤了,剩余的酒一口喝了,我们按照统一的标准倒酒喝酒,酒量欠佳的同志拿出十二分的力气来,这喝酒和做事情一样,不激励是喝不出兴头来的,闵记者是**志,我看就随意,红酒饮料都可以,大家看怎么样?”

    “好。”众人说动就动,和领导在一起喝酒,还没有这样随意过,大家都将杯子里剩下的酒喝完了,服务员开始撤去桌上多余的杯子,很快,打开的茅台酒端上来了,赵副厅长拿过了酒瓶,亲自倒酒,他首先给许秋祥面前的杯子里倒满,接着是任雨泽。

    任雨泽没有正眼看闵力娜,不过,他一直感受到那股目光,此刻是明显了,大家都明白,任雨泽开口,化解了闵力娜即将遭遇的危机,如果这么多酒喝下去,闵力娜一定承受不住,如果不喝,得罪人是一定的了。

    接近一斤茅台酒喝下去,任雨泽也感觉有些顶不住了,酒再好也是酒,喝多了一样不舒服,好在任雨泽的酒量还可以,已经有人告饶了,有人趴在桌上了,大家都显得很高兴,今天是放开了肚皮喝酒,到了这个时候,许秋祥才话,吃饭终于结束了。

    任雨泽站起身离开的时候,感觉有些晕乎乎的,今天真是喝多了一些,赵副厅长用力拍着任雨泽的肩膀,显然是赞赏任雨泽如此讲义气,放下身价,和众人喝酒。

    “任市长,我想搭您的顺风车,您看可以吗?”

    “哦,是闵记者啊,没问题,先送你回去,然后来接我。”

    “谢谢您了,任市长,您这么说,我就不坐了,专门要您的车送,我可不敢当。”

    任雨泽看着脸色有些红的闵力娜,一时间想不到说错了什么,酒实在是喝多了。任雨泽睁大已经有点迷糊的双眼看看她,说:“这可不行,显得我小气了,闵记者,你说怎么坐就怎么坐吧。”

    闵力娜莞尔一笑说:“任市长,您不要见气,我习惯这样说话了,我跟着您坐车就可以了。”

    上车之后,任雨泽有些支持不住了,小纪坐在前面,任雨泽和闵力娜坐在后面,任雨泽努力坚持住,不能在女人面前出丑,可最终还是没有坚持住,浓浓的睡意包围了他,任雨泽感觉到一股很熟悉的香味靠过来,大脑似乎靠到了一片非常柔软的地方,接着,任雨泽睡着了,只是睡的有些不踏实,总是软绵绵的,还有一股香味。醒来的时候,任雨泽已经睡在家里了,老爹和老妈正在旁边埋怨任雨泽喝的太多了。

    这几件事情都办好了,任雨泽还惦记着宏宇精铸设备有限责任公司的重组问题,他就打电话有过问和督催起来,那招商局局长就给他在电话里做了详细的汇报,说现在已经谈的差不多了,就是一些小问题还有点分歧,但那都无关紧要了,很快就可以签订协议,让任雨泽放宽心,一切尽在掌握中,任雨泽一听他这话,也就不在去管了,小问题就让他们自己的解决。

    任雨泽今天算是闲来无事了,就拿起电话给江可蕊打了过去,问她这周过来不过来,江可蕊说可能过不来,周末有个晚会要参加,她就让任雨泽到省城去,任雨泽想想也就答应了,好久没开过车了,他就准备明天自己开车过去。

    打完电话,任雨泽赶快就找出了他的那本驾驶执照,看了看,装起来这才办其他事情了。

    第二天下班,本来是想的好好的要到省城去,司机把车上的油都给加好了,车也好好的打了腊,一切妥当,他都要开车了,却接到了洋河县林副县长的电话,说晚上来找他汇报点事。

    任雨泽就不好意思推辞了,他知道林副县长是没有正事不会来随便打扰自己的,既然找自己就一定是有急事了,他给江可蕊打了电话说自己有事走不掉了,江可蕊到也没怎么怪他。

    到了晚上,林副县长赶到了市里,任雨泽知道她赶的急一定是没有吃饭,就提前的定了个地方,陪她简单的吃了个便饭,林副县长就在宾馆住了下来,连忙向任雨泽做了汇报:“是这样的,我现在分管的是教育和妇联那一片,最近我每天跑下面,现了一个问题,我们县上有好些地方的计划生育设施都不到位,我也向县上也反应过几次了,可县上没钱,所以想请任市长能不能想点办法支援一下。”

    任雨泽就知道,一定是林副县长实在解决不了的事,她才会找到自己名下,过去自己在洋河县也考虑过这个事情,但一直工作太忙,杂事情太多,所以就耽误了,现在听她这样一说,任雨泽就问道:“林县长,你算过没有,需要多少钱才可以这个问题。”

    林副县长在洋河县就反复的找人计算过了,至少是需要四十多万,但县上下半年的办公费还没有拨付下来,所以县上也是最近没钱。

    任雨泽听他说四十万,到也问题不大,自己上班了就给他看看,从哪挤一点出来,任雨泽就说:“你看你,这事情虽然很急,但还不必要连夜的赶过来啊,看把你紧张的,一上班我就帮你想办法解决了,你今天就不要在担心这问题了,好好的休息。”

    林副县长一听他可以帮自己解决,就心里一阵的高兴,最近这事自己都愁的没办法了,这才找到任雨泽来张这个口,没想到就这样简单的可以解决了,她能不喜出望外吗?

    两人又谈了好久,看看天色也晚了,任雨泽就告辞离开了,林副县长倒是心中期待着可以和任雨泽生点什么,他们在洋河县的时候,一次任雨泽醉酒后,两人也曾今有过那么一次意外遭遇,但今非昔比,现在的任雨泽稳重老诚了许多,林副县长也就不敢吧自己的那一点点渴望表现出来,两人客客气气的分了手。

    周末任雨泽就没到其他的地方去,一个人在家好好的休息了一下,很久都没有看看书了,他就找了本书,过了一下平平淡淡的一个周末,到了周一上班之后,任雨泽第一件事情就市叫来了市财政局的田局长,田局长是领教过任雨泽的厉害的,所以在政府他可以不甩其他的市长,但任雨泽他是一定不敢马虎和大意的,接到电话过了不到十分钟,田局长就赶快过来报到了。

    任雨泽很客气的接待了他,让秘书给他泡上了今年的新茶,田局长也赶快的掏出了自己的香烟帮任雨泽点上,任雨泽一看这烟,就笑着开玩笑:“哎呀,抽的是中华啊,比我拽啊,什么时候也给我搞两条尝下。”

    那田局长呵呵的笑着说:“市长你可别这样挖苦我,我那买的起,都是朋友给的,你要真喜欢,那天我帮你搞两条,你可别说我是腐蚀你。呵呵”

    任雨泽就摆摆手说:“算了,勉强人家没意思,今天请你过来是有个事情和你商量下。”

    田局长一听说到了正事,那就不敢开玩笑了,也正经起来问:“市长说什么商量的话,你有什么指示就尽管的说,我照办就是了。”

    任雨泽就把洋河县有几个乡缺少计生设备的情况大概的讲了一下,如何说:“你看从什么地方给挤出四,五十万出来,让他们赶快把这设备配置上来。”

    田局长就想了下说:“最近市里资金也比较紧张,不过这四五十多万还是可以想点办法的,我想下,这肯定不能从办公费出了,嗯,你看这样可以吗,公安局消防科计划增加一部消防车,我看这可以缓一下,先给洋河县解个急。”

    任雨泽就不由的考虑起来,这消防也不是小事,马虎不得,他连忙问:“那会不会影响到市里的消防安全,要是这样就不大好了。”

    田局长笑笑说:“他们计划都放这好久了,一直都没给他们办,最近刚给他们准备了一点,他们也不急这一二十天吧,等今年下半年办公费或者是税收一转上来,就给他们添一台。”

    任雨泽这才点点头放了心,他就批了个条子,让田局长在今天赶快把那钱给洋河县转过去。

    田局长也答应着,马上过去就安排,说今天就可以到账,送走了田局长,任雨泽就给林副县长去了个电话,说那钱今天就过去了,让她注意查收,着手安排后面的事情,林副县长在那面也是不断的道谢。

    任雨泽也感觉自己为洋河县做了点实事,心里也是很愉快的。

    还有一个消息也让任雨泽很高兴,那陈老板的事情也圆满的解决了,对方现在有**百万的货压在了这里,最后只好同意了退款,陈老板就损失了不到十万元的运输费用,那过去的钱都收了回来,当然了,那各方的打点还是要花一点的,但这都是小头了,他陈老板已经很惊喜了。

    陈老板他来到了任雨泽办公室,带了十万元的感谢费,见了任雨泽很憨厚的说:“任市长,你看我也没有什么其他的方法表示谢意,你救了我一个厂,也救了我一家,我那几天连死的心都有了,这是一点小意思,任市长就让我表示一下感谢可以吗?”

    任雨泽那里能收他的钱,人家这次已经是连里带外的损失了好多了,自己再怎么也不会收的,任雨泽笑笑就说:“不是我不想让你表示感谢,我真的不能收你的,我帮你那是我的职责。”

    陈老板是怎么说也不答应的,他话也不多,但就是不走,不动,不说话,这到把任雨泽给难住了,最后他想了想说:“陈老板,你看这样可以吗,我暂时不要,等你厂里年底有了效益,那时候你在给我,不过我倒是有个私事想麻烦你一下。”

    陈老板一听,忙问:“市长又什么事情就只管吩咐,我办得到也要办,办不到创造条件也要办。”

    任雨泽就哈哈的笑了起来说:“这话有点过去的味道,不过这事也没那么复杂,是我一个表妹,现在还在街道小工厂上班,单位效益也不是太好,经常拿不到工资,人家还没找婆家,没个好工作就耽误了,所以想问下陈老板,要是你那地方方便的话,就帮着安排一下。”

    陈老板一听,这是什么事,小菜一碟,就说:“任市长,这一点问题都没有,我设备一上就要开工,需要的人还多的很,马上还要和市劳动局刚走啊一个招聘会的,你放心好了,我这就安排。”

    任雨泽就表示感谢说:“那就麻烦陈老板了,我一直都不好意思说这事的。”

    陈老板就客气的说:“这真是小事,只是没有想到啊,任市长,哎,真是好领导,看看其他有的干部,官不大,还都把亲戚朋友安排到了一些政府部门,他们和你一比。”

    任雨泽一听这还把自己拍上了,赶忙截住陈老板的话说:“呵呵,我们不管别人,先做好自己吧,那这事情就说定了,她到你们公司以后,你还是按普通员工对待和要求,千万不要因为又我这层关系影响到你的正常管理。”

    这陈老板也就答应了,说:“我安排他到办公室搞个接待什么的,这应该没问题。”

    任雨泽也点点头说:“差不多,感觉她能胜任。”

    陈老板说完这事,还想提送钱的事情,但任雨泽摆明了态度,坚决不要,陈来办看来实在是勉强不了任市长,也就是好算了。

    任雨泽就点点头说:“好,那这事就这样说定了,这钱就先放你那,等你效益好了我收的也安心,你说是不是?”

    这就过了三,五天,一大早,任雨泽就去参加了宏宇精铸设备有限责任公司的重组协议签字仪式,那赵厂长和李老板他们都是一副喜庆的模样,任雨泽也是看的高兴,他自然是少不了讲上那么三两句话的: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同事们:大家下午好!

    今天,我们相聚在临泉市,举行宏宇精铸设备有限责任公司战略合作协议签字仪式。我谨代表临泉市政府向出席今天签字仪式的各位领导和来宾表示衷心感谢!我们相信,在合作各方真诚、积极的努力下,宏宇精铸设备有限责任公司的战略合作一定会取得圆满成功。最后,祝宏宇精铸设备有限责任公司的合作结出丰硕成果,并祝大家快乐!

    下面就是双方代表挨个的言了,对这样一个结果,任雨泽是很满意的,能说服赵厂长这样的老顽固,应该是个不小的成功,任雨泽自己有都有点佩服自己了。

    至于其他的人,那是更不用多说了,这赵厂长可是临泉市有名的一个人,能把他降服的人,过去还真没见过,看来任雨泽是确实不简单。

    就连赵厂长也是一样的佩服起来了任雨泽,两家这一合作,别的先不说,人家那李老板二话不说就先准备给所有的职工全一个月的工资,这拿全额工资,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了,所以他特意的走到了任雨泽的身边无限真诚的说:“任市长,认识你真是一个幸事,你要不来临泉市,我都不知道我们厂的希望在那,这次真的是要感谢你了,以后用的着我老赵的地方,用的着宏宇精铸设备有限责任公司的地方,你只管说,我要不鼎立相助那真是对不起你为我们厂这几万人花费的这些心事了。”

    任雨泽就是淡淡的笑笑,他知道现在自己要淡定,要谦虚,要低调,他就说:“赵厂长你不要这样客气,其实我也没帮上什么,这一切都是你自己谈的,我就是在旁边看了个热闹。”

    赵厂长也就不说什么了,他知道语言是难以表达自己的感谢,暗暗的对自己说:“有一天任市长需要帮忙了,我一定会拼上这张老脸和老命的。”

    签字仪式圆满的结束,宏宇精铸设备有限责任公司有限公司那是少不的要出点血,请大家吃一顿了,几十个人就花拉啦的一起跟上吃大户去了。

    在酒席中,那是少不得让任雨泽喝了,都来进酒,都来碰杯,任雨泽也是放开了酒量,最近是心情好,万事都顺心,所以也就是酒来不推,人来不挡,本身的底子也不虚活谁,一场的大喝,但到底是猛虎斗不过群狼,好汉架不住人多,喝到后来,也渐渐的有了醉意,好在他醉了也不打人,也不乱闹,就是困了想睡觉,大家就搀扶着他,把他送上车,几个人一起送他回到了住所。

    任雨泽是不知道的,现在他已经晕晕呼呼的睡的半死。

    第二天,任雨泽头还是有点晕乎的来到了市政府办公室,刚坐定,就见彭秘书长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问他昨天晚上怎么不接电话,任雨泽这才现,自己电话留在办公室了,看到彭秘书长这个样子,他就有点奇怪的问:“看你急的,昨晚上找我有事吗?”

    彭秘书长满脸的焦愁说:“昨晚上出事了,第一百货大楼着火了,到处给你打电话,都没打通,直到早上火势才控制住。”

    任雨泽这才吃了一惊,忙问到:“那损失不下吧,有没有人员伤亡?”

    彭秘书长叹口气说:“问题就是有两个守夜的保安给烧死了,所以一早省上就过问了。”

    任雨泽一下子脑袋也不晕了,人打了个激灵,怎么省上知道的怎么快,连自己在临泉市的人都才知道,省上是从那得到的消息。

    看到他疑惑的样子,彭秘书长就说道:“你不在,昨天的救火现场都是葛副市长在指挥,省上也是他给汇报的。”

    任雨泽一下子就算是明白了,原来是他这么着急的汇报的,这不是明显的想让自己出丑吗,汇报是一定要汇报的,为什么不等自己来了,今天再汇报,为什么要连夜的惊动省上的领导,他也心太毒了点。

    任雨泽就准备去现场看看,还没站起来来,葛副市长的电话就来了:“是任市长吧,昨天第一百货生火灾了,听说你喝醉了,也没找到你,我就现场处理了,现在我就给你做个简单汇报吧,我还在现场走不开。”

    任雨泽冷冷的说:“不用了,我马上就到现场。”

    放心电话任雨泽就下楼,带上彭秘书长一起赶往了火灾现场。那地方现在是一片狼藉,还有滚滚的浓烟正在向四处蔓延着,所望之处,一片白烟,四处都散着难闻的气味。

    任雨泽看着这场景呆住了,他没想到一个过去自己也经常来的地方现在变成了这样一个模样,还有很多人在现场忙碌着,明火已经压住了,但消防队还是不敢撤,怕万一有的暗火又死灰复燃。

    任雨泽在这找到了韩副市长,他正在指挥清理现场,葛副市长见到任雨泽向自己走来,他的嘴角挂上了一丝不怀好意的笑纹,但那是不容易觉察的,很快,他就转化成了低沉的面容。

    他向任雨泽做了一个口头的汇报,任雨泽就问他:“是你给省上做了汇报吗?”

    葛副市长知道他是要问的,也知道这是推不掉的,就很自然的回答:“是啊,你当时不在,我肯定要给上级部门做汇报的,这难道不对?”

    任雨泽无语,这当然是对的,汇报那是免不了的,但就看你怎么去汇报了,这里面的学问可就大多了,他是可以想象到葛副市长是怎么汇报的,但现在已经是于事无补了。

    葛副市长观察着任雨泽的神态,知道他是不舒服,可他是没办法泄的,自己的回答他是没有办法反驳,所以他在心里就冷笑着想:你任雨泽也有倒霉的时候,我当你永远都运气那么好。

    任雨泽也没有再说什么了,他必须赶快想一下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应对上面的问话。

    任雨泽没有再多看现场了,已经都烧成这样了,再看也没有什么作用,他就让葛副市长继续在这指挥,自己带上彭秘书长一起离开,葛副市长看这他的背影,冷冷的笑了起来,他似乎已经抓住了一个上好的进攻机会了。

    任雨泽生着闷气回到了办公室,刚坐定,就接到了省办公厅的电话,向他询问了一下火灾的情况,听那口气很不友好,甚至质问他为什么当时不去现场,是不是喝醉了,任雨泽哪敢说自己喝醉了,他就只好说,自己的手机没电了,那面问完了话,就告诉他,省里会马上派个工作组去临泉市进行火灾的详细调查。

    任雨泽心情很是郁闷的放下了电话,他知道现在是自己被动了,一个问题自己当时不在火灾现场,再一个隐患是还不知道葛副市长在汇报中是怎么说的,虽然刚才葛副市长汇报了他给省里说的话,但那肯定不是真话,他一定还汇报了其他的,不然省上不会这样重视,特地派调查组过来,这种情况不多,唯一的可能就是葛副市长汇报的有其他问题。

    但到底他会说些什么问题,任雨泽是无法想像,也无法猜测的,现在自己能做的就只有等待,等待调查组的到来,等待他们问话的时候自己才能判断葛副市长说了些什么。

    任雨泽虽然不算是惶惶不可终日吧,但至少也是很紧张的,只到调查组的人在下午赶到临泉市,但人家到了他才知道麻烦更大了,调查组没有先来找他谈话,而是先找了葛副市长,因为是他汇报的,现场也是他一直在指挥的,他们谈了有一个多小时以后,才让任雨泽过去,任雨泽到了小会议室,里面坐了四个人,他们见任雨泽进来三个人都是站起来问好了,唯独坐在顶头那的个胖子,他是什么也没说,就那样静静的看着任雨泽和他们打招呼,烟,然后坐下,那胖子就不用别人说什么,自己介绍道:“我是省办公厅的副厅长严强,你就是任市长吧?我们好像还没见过面。这几位都是办公厅各部门抽掉过来的的。”

    任雨泽一听,省上还真的很重视啊,派个副厅长来调查,他也客气了几句就听那严副厅长说:“你现在就谈谈生火灾时候你在做什么?”

    任雨泽怎么说,说自己喝醉了,让别人送回家睡觉,任雨泽当然不能这样说了,他就说:“当时我手机可能没电了,我是自己在住所睡觉,到了今天一早才知道这个情况的”。

    严副厅长眼睛一眯说:“睡觉?你没去喝酒,没去参加宏宇精铸设备有限责任公司的宴会?”

    任雨泽一听,完蛋了,人家什么都知道,连和谁喝,在那喝的酒看来都是很清楚了,任雨泽的心里就骂起了葛副市长,但脸上还要挂住笑:“奥,你是说下午啊,下午我是去代表政府参加了一下他们的宴会,但时间不长我就回去了,这你是可以去调查的。”

    严副厅长淡淡的哼了一声说:“有人说你在火灾的时候还在酒桌上,是喝醉了吧,没有喝醉的话,我想你应该也是会过去的。”

    任雨泽就连忙坚决否认火灾时候自己在酒桌上,这问题要是说不清,那麻烦就大了,副厅长也懒得和他在磨牙了,就说:“那这个问题我们先不说,过后我们会详细的调查,但你今天说的话,你是要负责任的,我现在问你第二个问题。”

    任雨泽一听,我的个妈呀,这还有第二个问题,那个狗东西到底给省上胡咧呗了多少啊,他就只好耐心的等待副厅长的第二个问题。

    严副厅长使劲的把烟蒂摁熄在了烟灰缸里,他的脸色也更加的凝重,眼光如刀般扫在了任雨泽的脸上,慢腾腾的说:“在火灾前,你是不是把消防队买消防车的钱动用了?”

    任雨泽就感觉到脑袋一下子大了,他有点晕乎,怎么这事葛副市长也拿出来做文章了,就算是买车,那也不是一二十天就可以买回来使用啊,但现在的问题是挪用了这笔专项款,更重要的是现在死人了,任雨泽只好叹息一下说:“是有这么一回事,但这和本次火灾是没有直接关系的,就算我当时没用那钱,现在车也没这么快就买回来。”他没办法否认这事,自己有条子给人家留着的。

    就算是没条子,那自己也不能赖在人家田局长身上啊,所以他只好认了。

    严副厅长轻飘飘的接着说:“来得及和来不及那是另外一回事,挪用专项款这事没假吧?”

    任雨泽不想解释和推脱了,这事情跑不掉的,他点点头说:“没假,确有其事。”

    严副厅长就不想和他在说什么了,对这些个的年轻人他本来就不大看好,一天尽走些歪门邪道,真不晓得他们靠什么爬上来的,比老子的级别都高。

    他挥挥手说:“好了,那就不耽误任市长的工作了,有什么事要问你,我们再联系。”

    任雨泽就又给他们都了根烟,也不说什么,就离开了会议室,心里很是不舒服,都拽什么啊,仗着是省里来的,一点都没把地方领导当成一回事,呼来喝去的。

    心里气是气,但也没办法啊,上级部门不要说来个副厅长,就是一般的人员,那下面也是马虎不得,没听人说:宰相家看门的都是个七品官吗。惹不起,只好躲了。他就直接回到办公室不出来了,随时等候召唤。

    坐了一会,许书记就来了电话:“任市长,听说省上调查组来了,你和他们碰头了吗,事情怎么样?”

    任雨泽怎么说,现在的事情他都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他只好对许书记说:“现在还不好说,我是刚谈完话出来。”

    许书记是何等的人,一听他这话就知道有了麻烦,忙问:“还和你谈话,怎么了,火灾和你扯上了?不会吧?”

    任雨泽呵呵的笑了下说:“本来是扯不上,可你那个宝贝葛副市长非要把我扯上,那有什么办法,我等着倒霉就是了。”

    说到这任雨泽就恨的牙痒痒的,心里想,那葛副市长也一定是受了你许书记的指示才这样干的吧,不然他会有这个胆量,我还刚做了好人放过你们,没想到你们一点都不顾良心,那好,只要我不倒,咱们就接着来。

    许书记放下电话,稍微想了几分钟,就打电话把葛副市长叫了过来。

    葛副市长今天是心情相当的愉快,他一口气就把任雨泽喝醉酒没到火灾现场,还有他擅自做主动用消防设备的钱都给调查组做了汇报,当时看到那严副厅长认真的样子,他就知道自己的这一炮是很有效果,也很对路的,一个调查组下来,那不调查点东西怎么回去交代,所以他是很高兴。

    见了许书记,他还是没有完全的控制住自己的表情:“老板好,叫我有什么事吗?”

    许书记一见他,那是气就不打一边出:“你在搞什么名堂,你还嫌临泉市不够乱吗?你给省上都汇报了一些什么东西,真是乱弹琴。”

    这葛副市长一听就傻眼了,他自己以为是帮许书记在出气呢,现在看来自己还拍马屁,拍到马蹄子上了,一时他就说不出话了,任雨泽是我们的对头啊,这次自己好不容易才抓了个机会,怎么许书记好像还不高兴。

    许书记知道他是一时转不过弯来,就说:“我们市里刚出了那么大的事情,还没缓过来,你又把省调查组带了过来,你这不是害我吗?”

    许书记见葛副市长还是不甚了了,叹口气,许书记就耐心的对葛副市长说:“还有个问题你想过没有,就这事情,你老葛真的以为就可以让任雨泽倒台吗,你也太幼稚了点,任雨泽是谁,连我现在都有点虚火他,你斗的过他吗,你想问题也太简单了。”

    那葛副书记可有点不服气了说:“我就不相信他任雨泽这次可以全身而退,我们是斗不过他,看这次是省上在插手啊,我们就看热闹。”

    许书记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说:“看热闹,你这热闹你以为是白看的啊,那是要付出代价的,而且代价还会很高,你知道吗?”

    葛副书记是更不明白了,这有什么代价可付的,许书记现在真是有点太胆小了吧,一点都没有过去的胆气了。

    许书记无可奈何的摇了下头说:“唉,你啊你啊,本来现在老吕走了,我还想让你顶他的位置,现在让你这样一折腾,看来没多少可能了,任雨泽是一定不会同意推荐你了。”

    葛副市长一下子就有点懵了,现在才现自己真的干了件很愚蠢的事,别人是不是可以害到,那还不一定呢,但也许先把自己的一次机会给错过了。

    现在葛副市长只有一个希望了,那就是省上再认真点,一下子把任雨泽给撸了,只有这样,自己才有希望,对,一定要把他给老子撸了。

    调查还在继续进行着,关于那天晚上火灾的时候任雨泽是不是在酒桌上的问题,这是个大问题,也至关重要,他是性质上的问题,如果任雨泽是喝酒耽误了指挥抢救火灾,那只怕问题就相当的严重了,为了查清这个问题,调查组就找到了那天的主办宴会的一方,宏宇精铸设备有限责任公司的赵副董事长,也就是原来的赵厂长。

    这老镢头一听是来调查任市长的,就不干了,马上就摆出了一副蔑视一切的嘴脸来,那严副厅长是谁啊,是经常可以见省长的人,没事的时候陪省长都经常打麻将呢,那里把你个小小的赵厂长放在眼里,也就摆开了官威想压住方老头。

    老镢头那吃这一套啊,一个电话就打到了省办公厅厅长的手机上,当着这副厅长他也到不乱说,就是强调了一点:任市长是个好市长,谁要找他的麻烦,自己就到北京去告状。

    厅长那是好言相劝,顺着他的毛毛抹,才把他情绪给稳定了,这副厅长一看这架势,哪里还敢耍官腔,软下了口气,一阵的客套,给老镢头保证了,绝不会冤枉任雨泽,一定的妥善处理好这件事情,这才把方老头打掉。

    严厅长现在就有点担心了,那赵老头一看就是个很厥的人,这样的人,官场是最头疼,他可以不要自己的位置和你蛮干,看架势人家是真的上面有人,所以就连忙也给厅长打了个电话,问了问情况,问完就知道这事比较难办了,看来自己还的忍一忍,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调查也就不那么紧张了,叫几个不管事的小娄娄,大家就自然是说任雨泽当天没在酒桌上了,谁惹那事啊。

    这还不算,关键的时候,苏副省长也来了电话:“老严啊,你们调查进展的怎么样了,李省长很关心这件事情的,刚才还专门来电话过问这件事情。”

    严副厅长一想,这不对啊,按说这种事情一般都是调查完了才回省里汇报的,怎么两个省长都如此的关心,看来其中必有蹊跷,严副厅长就说:“苏省长,大概情况也差不多了,看来是个偶事件。”

    没等他把话说完,苏副省长就一口接了过去:“这样啊,和我想的差不多吗,我也很了解任雨泽同志的,要说是别人还有可能,这个同志工作还是很不错的。”

    得,这一下,严副厅长是听懂了,他也就很会意的说:“是啊,是啊,有些是传闻,和实际有很大的出入的。”

    最后调查组就开了个座谈会,在会上任雨泽和许书记都参加了,最后把那挪用消防款也变成了借用,说到最后任雨泽还是多少有些责任,就上报了省政府,给了一个党内警告处分,然后草草的收兵,离开了临泉市。

    这一下就让葛副市长彻底的失算了,他是悲愤交加,那里想到就这样任雨泽就算过了,就这样一个小处分,那顶个吊用啊,看来自己这副书记是当不上了,失望比伤心还要严重。

    就这一个处分,任雨泽心里也是很不舒服的,真的有点气闷,后来他也知道了是赵老头子在帮自己,心里很是感激,就准备去个电话感谢一下,但话还没打通,就见赵厂长带着几个厂里的手下来安慰他了。

    任雨泽赶忙把他们招呼坐下,专门泡上了功夫茶,一定要表示下谢意,这赵副董事长就对任雨泽说:“你看要不要我再去找下,这个处分你也不应该背。”

    任雨泽一面感谢一面就说:“算了,算了,这都多亏你这次帮忙,不然恐怕更麻烦,一个处分不算什么,以后我好好表现,争取立功去掉嘛,哈哈哈。”

    几个人都是一阵的大笑,赵厂长就很认真的说:“我这次来想请你一起出去散个心,我们厂准备上点设备,要到上海去考察一下,你也一去去吧,费用我们出,你就算指导,怎么样,出去敞敞。”

    任雨泽就有点犹豫,这几天调查真的让自己很气闷的,一不小心就中了葛副市长的暗算,是很不舒服,那就出去跑一趟,上海还是好几年前去过的,那时候也是急急忙忙的,这次就好好去看看,就怕自己走不掉。

    任雨泽就给许秋祥书记去了个电话,许书记现在也是心虚着,这葛副市长惹的事,只怕任雨泽会给自己记头上,又没办法来解释,虽然市自己并不怕任雨泽,但无端的帮葛副市长顶缸,他也是不大愿意。“女市长的**:官情①②”,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