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女长的隐私:官情①②最新章节 > 女长的隐私:官情①②最新章节列表 > 一一九章陷阱丛生,步步惊心
    一一九章陷阱丛生,步步惊心

    许秋祥见任雨泽来到了办公室,那是很客气的,脸上也少了往常的冷漠,很客气的请他坐在了沙上,任雨泽一坐下,没等许秋祥拿来香烟,就抢先把自己的香烟掏了出来,递给了许秋祥一根,帮他点上,许书记还是有点客气的拿自己的手扶了下打火机,没有像往常那样,随意的叼着烟让任雨泽来点了,这些微小的举动,任雨泽是看的出来的,他已经知道了许秋祥下一步想要做什么,稍微一想就明白,他一定要自己手下留情,得饶人处且饶人。

    许秋祥等任雨泽自己也点上了香烟以后就说:“任市长啊,今天叫你来就是想和你先碰个头,商量一下和这个案件有牵连的这些干部的处理意见,不知道你是个什么打算。”

    任雨泽不会随便先说的,任雨泽现在很明白自己意见对许秋祥的重要性,他想先听下许秋祥的意见在说,所以他笑笑道:“许书记,我上次说过,对这件事情的处理都听你的,对你的决定也一定大力支持。”χχbsp;h<em></em>t<em></em>t<em></em>Et

    说完任雨泽就又笑了笑,他这笑让乔书记感到有点怵,这样的笑他见过好几次了,基本都是没什么好事情。

    但今天自己是一定要将就他了,没有任雨泽的配合,自己是万万过不了这一关,许书记就试探着说:“任市长,你看这次案件牵扯出来的领导干部是有一些,可基本上还是不知情,就是吃吃喝喝,收了些好处,个别同时是警惕性不高,给他们开了方便之门,所以我想就让纪检出面,该免职的免职,给处分的处分,这样处理你感觉如何?”

    任雨泽心里也是这样想的,他是不希望因为这事一下子搞个临泉市鸡飞狗跳,更不希望许秋祥现在就垮台,他一个刚上来一年半的市长,是根本不可能坐上书记的位置,所以他还是希望许秋祥在坚持一段时间,帮自己先把位子占着。

    任雨泽就很诚恳的对许秋祥说:“书记,我是真心的希望不要因为这事影响到我们市的安定团结,更不能影响到你,虽然你过去也想收拾我,我也和你教过劲,但那是男人和男人的较量,我不会老是纠缠在那个上面耿耿于怀的,这次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不过,吕副书记的性质有点。”

    许书记对任雨泽说的这些话感到真的有些惊讶,他没有想象到任雨泽会这样对他,自己一直以为任雨泽对自己恨之入骨,看来是自己狭隘了,没想到任雨泽这样大气,他感觉到了一丝的愧意,现在任雨泽专门的提出了吕副书记,他也是知道任雨泽的意思,这两天他也想过无数次的这个事情,怎么处理吕副书记,一直都是他最大的考虑。

    许秋祥也变得很认真的对任雨泽说:“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是一个嫉恶如仇的人,对他你肯定是不能容忍,但我还是想帮吕书记向你求个情,他也算是受蒙蔽吧,就给他留条退路怎么样。”

    任雨泽淡淡的问:“什么样的退路?”

    许秋祥稍微想了下,咬咬牙说:“我和老吕来谈,让老吕自己称病,自己提出辞职,你看这样可以吗?”

    许秋祥知道只有这样才可以真真的化解这次的危机,不然一但要让吕副书记下台,那就要经过省上,一旦省上调查原因,很多事情就难以预料了。

    任雨泽陷入了思考,任雨泽感觉这样太便宜吕副书记了,应该就他通风报信的问题,深抓猛打,让他彻底的玩完,但这样就势必会引起上层的关注,那许秋祥只怕真的有问题了。

    对许秋祥提出的这个解决方案,看来只有接受了,任雨泽就点点头说:“我支持你的一切决定,你看吕副书记走了,是不是常委在增加两个人?”

    许秋祥眼睛眯了起来,他定定的看了任雨泽好久,任雨泽也用淡然和清澈的目光一直望着他,两个人就这样对视了很久。

    许秋祥到底还是转过了头,他有点无助的问:“你说加谁?”

    任雨泽微微的笑了一下,很快就变得认真和严肃的说:“我感觉平智容,狄宝梅两位市长是完全有资格进来的,你看他们的觉悟,思想,还有。”

    许秋祥用手式止住了他的话头:“你打住,不要在说那些废话了,我们就把他们两人报请省上批准就行了,其他你还有什么想法?”

    任雨泽很憨厚的摇摇头说:“没有了,我就这一个建议。”

    许秋祥不想在说什么,他摇摇手,任雨泽也就很谦逊的给他道了谢,道了别,然后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对涉案的干部处理已经分批分时的缓慢进行了,吕副书记前两天在家里下楼的时候摔了一跤,好像是摔的不轻,基本是走不成路了,好像听说要恢复至少需要三两年时间,他到底是老同志了,觉悟也很高,就自己写了份辞职报告交到了市委,要求病退,市委专门还开了个常委会,大家在对他伤痛惋惜的同时,也就同意了他的报告,然后上报省委等待批复。

    任雨泽也带上了礼品和几个市长,专门的到吕副书记家里做了探望,说了些鼓励的话,希望他早日康复继续为国家多做贡献,吕副书记也是一片的诚恳,自己在不断的鼓励自己,一定要战胜病魔早日站立起来。

    看完病人,任雨泽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没有人了,虽然他心里对目前的局面很是满意,但他记得一个词:慎独。

    那就是在任何时候,包括是一个人的时候,也要谨慎和小心,不要忘乎所以,形势确实不错,现在常委会上,已经报上了两位副市长进入常委了,估计省委应该很快就可以批复下来,那以后常委会加上自己和方局长,还有刘副市长,已经可以站到多数了,这一仗打的还是相当的漂亮,但他知道事情还没有结束,在上次的常委会上葛副市长又一次和他干上了,他就是不同意推荐这两个副市长进入常委。

    任雨泽给他好言相说了半天,葛副市长是一点都不买这个帐,他也知道,这两个副市长要是一进来,以后自己这面就有点紧张了,所以他连挖苦带嘲讽的把任雨泽也捎上了,不得已,任雨泽才撂了几句狠话,压住了他。

    任雨泽现在想到还是很有些气愤,这小子真不知道是吃什么长大的,就这样的顽固,和自己好像有什么不共戴天的大仇,他当不上市长那怪谁啊,不能老来和自己做对吧,算了,不想他了,任雨泽就摇摇头,看起了文件。

    过来一会,那北江市的薛厂长就来了电话,说明天那面的货就到北江市了,问任雨泽怎么安排,是他帮着处理,还是让这面的陈老板过去,任雨泽想了一下说:“这样吧,你就负责把货扣住,让他出不了你们厂门,我这面安排人过去谈,给你也省点心。”

    薛厂长也就连连的答应了。

    任雨泽就给陈老板打了个电话,让他准备明天一早过去,怕他办事不利索,感觉他还是比较老实,任雨泽就安排了政府办公室的刘主任陪他一起去,这刘主任办这些扯皮,耍赖的事,那是很在行的,接到这任务,他自己心里也高兴啊,一个这是自己的强项,在一个这样大的一件事要是办成了,你想想,市长的表扬少不了,这陈老板怎么的也要表示表示吧,他就很爽快的答应了。

    这次的毒品案件到目前为止都还是秘密的进行着,不管是抓捕还是外地审问,都没有惊扰太多的人,在临泉市也没有太大的议论,案件虽然市报到了省厅,下面的任却不是很清楚。

    任雨泽却又了一个新的想法,他找到了许秋祥,说:“许书记,鉴于临泉市目前的这个治安环境,我提议搞一次打黑活动,清理一下临泉的投资环境。”

    许秋祥通过这件事情,也是震动很大的,对任雨泽提出的这个建议就不准备拒绝了,两人在办公室商量了好久,基本制定出了一个突然行动的大致方案,当然了,今天细节都是任雨泽自己掌握了。

    在离开了许秋祥的办公室以后,任雨泽又叫来了公安局的方局长和临泉区公安局长蒋逸,还叫来了正在审理辉煌度假村晁大老板和总经理伍艳的张永,秘密商讨起了具体的打黑细节。

    见他们一起来了以后,任雨泽就给秘书小纪说:“你在外面看着,今天我和方局长他们要商量一点重要事情,没有特别重大的问题,不要让人前来打扰。”

    秘书小纪连忙忙大家吧水倒上说:“好的市长,又什么特殊的情况我给你打电话。”

    见小纪带上门离开了,任雨泽就端着自己的茶杯也坐到了沙上,说:“你们三位都是公安战线的老同志了,今天叫你们来市要和你们研究一个问题。”

    这三个人本来也是感觉有点奇怪,任雨泽一下吧他们都叫过来,还搞的如此神神秘秘的,一定是又什么重大的事情,现在听他说要研究问题,就知道的确是有事情了。

    方局长就说:“任市长今天把我们几个都叫起了,一定又有什么行动吧?”

    任雨泽笑而不答,先给他们没人了一支烟以后才说:“你们公安系统估计好长时间都没有过大行动了吧,这些年不管哪里都是以经济展为主导,让你们小心翼翼,无所事事。”

    方局长吸了一口烟说:“可不是吗,公安系统都快成二线部,局了,公安干警们也早有怨言,很多事情明摆着可以管,可以查,但三说两说的就变味了。”

    临泉区公安局的蒋局长也说:“就是,最为明显的算是我们临泉区和汉口区了,搞个小小的行动,每次还先要给市里领导汇报研究,等他们研究号了,黄花菜都凉了。”

    张永也笑着说:“谁让你们在领导的眼皮子底下啊,其实边远一点的县上,感觉公安局的日子还好过一点。”

    听着他们的抱怨,任雨泽没有阻拦,他需要这些话,也需要激励起他们的斗志,当大家说的差不多了,任雨泽说:“不错,这种现象我过去也遇到过,但今天就不一样了,我们遇到了一个很好的机遇,这个机遇是辉煌度假村晁大老板给我们送来的,我们就要借着这股东风,做一番大的事业。”

    公安局这几个人的眼中都露出了期待的眼神,他恩几个现在也都成了任雨泽的心腹铁杆了,连方局长在经过这件事情以后,现在也基本市投靠了过来,让任雨泽如虎添翼。

    任雨泽就说:“我决定在临泉市搞一次大规模的扫黑行动,代号就叫“惊雷”,行动已经获得了许秋祥书记的认可和支持,下面我们就相关的一些细节商讨一下,把行动的时间也确定下来,你们都需要那些支持也可以提提,武警支队也江配合我们这次的行动。”

    他一面说,一面的就观察这办公室这几个人的表情,他看出了他们的兴奋和激动,是啊,这支队伍已经低调了很多年了,他们早就想要一展神威。

    后来他们几人就“惊雷行动”的时间,规模和细节做了好几个小时的研究,等他们几个离开的时候,已经下班好长时间了。

    送他的车还在院子里停着,任雨泽就上车回到了宾馆,简单的吃了一点饭,走进了房间,按理说这个行动的确定应该让任雨泽也兴奋起来,但从任雨泽的表情看,他并没有多少高兴,反而在这几个小时中一直市紧锁眉头,心事重重。

    萦绕在任雨泽脑海中的问题其实本来不该他来考虑,那就是怎么才能真正的消除黑道,从根源上解决这些问题,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抓一批,判一批,过几天又会再冒出来一批。

    当然了,这是一个社会性的综合问题,他涉及的原因很广泛,背后的根源也很复杂,但任雨泽却不得不这样想,至少,他希望在自己管辖的临泉市能够好一点,他不愿意让临泉市的黑恶市里像野草一样,割一茬又长一茬,他希望让那些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走上一条能够让法律和社会接受的道路。

    从政府回来他一直都在思考这个问题,后来他也算想到了一个可以尝试一下的办法,那就是打破现在临泉市黑道势力的常规次序,用一种以毒攻毒的方式来消耗掉临泉市的黑恶势力,那么假如这个方式可以用来尝试的话,任雨泽自然第一个就想到了萧博翰,也就是那个“隐龙”。

    为什么会想到了他,任雨泽总有一种感觉,他感觉到这个萧博翰并不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至少到现在为止,自己还没有感觉到他有多坏,反到是他帮了自己一个大忙,解决了自己当初那一个险些要走投无路的问题。

    为此,这个萧博翰还给自己了一个见面礼,其实应该更准确的说是给临泉市了一个见面礼,为了帮自己,他宁愿自己去损失几百万,或者,在那个时候他并不是完全的为了帮自己,他也有他的打算,有他的企图,但他一点都没有借机敲诈和讨价还价,这让任雨泽很是感激和叹服。

    所以现在的任雨泽就有了一种很奇特的想法——以毒攻毒,他准备扶植萧博翰,让萧博翰来打破临泉市目前的黑势力格局,让他即成为一个收益者,也成为一个受害者,最终走向一条新生的道路,任雨泽要用自己独特的思维和方式,来扫平临泉市的黑道。

    这个想法应该说有点超越了常规思维,也有点疯狂,只有像任雨泽这样**特行的人才敢于使用,因为每一件事都有他的副作用,假如一切超越了任雨泽的掌控,那么也许最后的结果会和任雨泽现在的初衷背道而驰,但任雨泽还是决定试一下,因为他本来就不是一个循规守矩的人。

    想到这里,任雨泽就拿起了电话,他翻出了唐可可的手机号码,有犹豫着斟酌了一会,才拨了过去:“唐可可,可可,听出我是谁了吗?”任雨泽用上了戏谑的口气。

    电话那头的唐可可一点都不敢到好笑,很淡然的说:“你傻啊,我手机号码上有你的名字,还用猜啊?”

    说完,唐可可的响起了悦耳的笑声。

    任雨泽也笑了,是啊,看来自己这个玩笑一点都没意思,任雨泽就说:“好久都没有见到你了,上次去洋河县生态园,也没见你在,那天我市真的有点失落。”这也确实是当时任雨泽的心态,不过他用这样的语言说了出来,唐可可就绝不会相信了。

    “少来了,从你当了市长,只能在电视里看到你,不过就在电视里,你也经常是美女环绕的,我估计你早就不记得我长什么样子了。”唐可可在那面有点幽怨的说着。

    事实上并非如此,任雨泽还是在很多时候会想到唐可可的,他欣赏她的爽朗和直率,也欣赏她的美丽和妩媚,但作为一个市长,他没有太多自己的时间,他更要时刻保持住一份警惕和小心,这就决定了任雨泽不可能经常联系唐可可了,毕竟,唐可可的身份太过复杂。

    两人又聊了几句,唐可可就问:“任市长,你今天怎么想到给我打电话了?每次都是我给你打,你这可是第一次啊。”

    任雨泽就说:“今天突然的想到了你和你们萧总了,所以就和你联系一下,看看你过的好不好。”

    唐可可说:“对了,我们萧总很推存你的,说你市一个难得的好市长。”

    任雨泽哈哈的放声笑了起来说:“我不知道是应该高兴还是应该沮丧。”

    唐可可在那面就沉默了,任雨泽的这句话显而易见的已经把她和萧博翰归结到了异类,是的,他们是异类,但却不希望别人这样直白的说出来。

    任雨泽也感觉自己说的有点过头了,就笑着说:“有点受不了,是不是,唉,其实你们又何必如此。”

    唐可可也悠悠的说:“人的路在很多时候不市自己可以选择的,就拿博翰来说,当初他也很不情愿走这条路,但世事难料,由天不由人。”

    任雨泽想想也是,在很多问题的背后,都有偶然和巧合,就像市自己,如果当初云婷之没有选择自己做秘书,又或者自己没有到洋河县去,结果可能和现在会有很大的差异。

    唐可可见任雨泽没有说话,也就笑了笑说:“算了,我们不谈这些,越说越伤感了,说点高兴的吧,我们公司怎么会亏上本为你们修步行一条街呢?还有你市在什么时候认识我们萧总的呢?能不能给我说说,我有点好奇啊。”

    任雨泽当然是不能完全告诉她了,就说:“我和萧总的认识啊,那大约市在冬季,对了,我还想让你转告一下你们萧总一件事情呢。”

    唐可可问:“什么事情啊,你不是有他的电话吗,怎么不自己给他说?”

    任雨泽说:“我不好给他直接问啊,怕让他尴尬。”

    “尴尬??那到底市什么话,你给我说,我晚上就问他。”

    任雨泽就煞有其事的说:“是这样一会事情,记得冬天那个平安夜他说他会给我送一件礼物的,但一直没有送,你问下他,那平安夜的礼物现在能送给我吗?”

    唐可可也有点惊讶的说:“不会吧,我们萧大哥可是从来都说话算话的,他怎么会对你食言。”

    任雨泽也有点无可奈何的说:“我也很奇怪呢,所以想请你问下他。”

    唐可可就在那么使劲的点点头说:“我知道,一会就问他,应该不会啊??”

    任雨泽也没再说这事情了,两人又扯了一点其他的事,才挂上了电话。

    任雨泽放下电话,冲洗了一下,早早就休息了,最近他太辛苦,要考虑的事情很多,难得又今天晚上这样一个好机会,这一上床,很快就进入了梦想。

    而此刻,唐可可却没有休息,她正在萧博翰郊外的别墅里,

    别墅建在一个渡假中心,这里三面绿树环抱,一面对着人工湖,在楼上,后面的大阳台上可以听见各种鸟类的鸣嘀声,前面可以看见一碧如洗的湖水,特别是到了夜晚,站在顶楼,感受着大自然的温馨,别有一番风味。

    室内布置得非常豪华,刚才打电话的时候,萧博翰正在浴室里洗澡,当他出来的时候,唐可可就笑着迎了上去。

    萧博翰围着一条浴巾走了出来,他身上那健美的肌肉上还挂着水珠,水珠在灯光中闪动着,萧博翰看到了唐可可,他有点惊讶的问:“你怎么来了,什么时候进来的。”

    唐可可娇笑着说:“来了一会了,你洗个澡也时间太长了一点。”

    萧博翰点下头说:“多泡了一会,想了一点事情。”

    唐可可走过来,拿起了一条毛巾,帮萧博翰把后背的水珠擦了几下说:“想我了吗?”

    萧博翰不置可否的微笑了一下,看了一眼唐可可,她不是天仙玉女,更没绝代风华,但那大方端淑的仪态,骨肉均匀的身材,别具清新脱俗,她是一块耐玩的碧玉。

    虽然岁数不小了,可是曾经练芭蕾舞出身的唐可可仍旧保持着良好的状态,大腿还是很**,臀部也还很翘,**还是高耸,小腹也没什么赘肉,成**人的魅力却在无意间表露无疑,能吸引男人的目光也就不足为奇了。她对他十分亲热,似乎十分快乐!萧博翰搂了一下她的腰,她决不在乎!他亲了亲她的粉颊,她就笑眯眯的任他去亲。

    但萧博翰的行为也就到此为止了,他走到客厅的沙旁边缓缓的坐了下来说:“最近你也辛苦了,等忙过这阵,你也抽个时间好好的休息一下,到外面去转转。”

    唐可可柔情的看着萧博翰说:“谢谢你,博翰,你比我还辛苦。”

    萧博翰呡着嘴,目光深沉的看着客厅外那隐隐约约的山峰说:“我并不辛苦。”

    唐可可怜惜的说:“但你的心很累。”

    萧博翰就没有再说什么了,他的思绪似乎开始了游荡,他有点心不在焉,也有点若有所思,而这副表情更让唐可可痴迷,多少年了,应该还是在萧博翰上中学的那会,唐可可就经常可以看到萧博翰又这样的目光和表情,但那个时候有太多的快乐,所以萧博翰并不会让这种表情持续多久,反到更多的是他的诙谐,幽默和笑容。

    但现在他越来越多的有了这种表情,这表情固然可以让唐可可心迷神醉,但同时,唐可可也知道,萧博翰的心在痛苦着。

    唐可可就温柔的靠近了萧博翰,把他拥在自己的怀里,让他靠着自己**的乳~房,期望可以缓解他的寂寞。她不喜欢像小孩一样幼稚的男人,更不喜欢满脸正经,满口讨好的男人,因为她自己的深度已经让她跨越了所有的假象,也看透了本来不该她这个年龄看透的表象,她渴望去理解和了解更够深度和内涵的人,就像眼前这个人。

    萧博翰理解唐可可的心意,他伸手过来握住了唐可可的手,唐可可让他握着,他的手指很细腻,很修长,唐可可一下就给迷醉了,她的心有太多的温情,她的**很旺盛,唐可可把脸贴着他的脸,她开始亲吻萧博翰的耳垂,他的脸额。

    唐可可感觉到了他的呼吸开始有点急促起来,让她兴奋,她就低下头去,亲吻他的胸膛,手不老实的伸进了他的浴巾里,抓到了他的武器。

    唐可可把脸贴在了他的下面,想亲他的弟弟,当她把脸埋到他的大腿间时感觉到很干净,还有一种洗浴液清香的味道,她就毫不犹豫的把他的***含到了嘴里。

    唐可可的口技一直很好,她把他的宝贝含在嘴里,用她的舌头舔他,上上下下用他的舌尖舔它,把它整个一起含在嘴里吮吸,轻轻的咬它的端头,舔它的马口和冠状沟,因为他的宝贝比较大,唐可可亲起来有点费力,大概20多分钟吧,萧博翰却一直抓着唐可可的**,抚摩着它,捏着她的**,也让唐可可挺舒服的,他嘴里偶尔会出一点声音。

    唐可可有点累了,坐起身来,她看见茶几上有瓶矿泉水,把它拿起来喝了几口漱了漱口,嘴里的温度就冷却了下来,然后唐可可含了一口水在嘴里一下子将他的弟弟全含在嘴里,他一下子就捏紧了唐可可的乳~房,水在唐可可的嘴里,在她亲他的时候,就在他的弟弟之间流淌旋转,唐可可不知道他是什么感觉,她想应该比较舒服吧,因为他捏着她的手变的很重,他的手也伸到了唐可可的下身,那里早就有水润湿了。

    他翻身起来,三下两下解掉了唐可可的裤扣,将右手伸进她的裤子,却并没直接的去接触她的肌肤,而是隔着内裤抚摸起她的**,她穿的是丝制紧身内裤,整个**被内裤裹的紧紧的,他滑动着手指,中指在她内裤的凹陷处稍稍用力的摩擦着,她的内裤很快就被浸湿了一道。他快速的把她的拥倒在了沙上,爬到了唐可可的身上亲吻她,唐可可也很快的自己脱掉了裤子,扶着他的弟弟放进了早已经不堪引诱的玉门关内。

    一阵透心的刺激让那涨硬的宝贝真正得到解放,迷离的的光线中,就见宝贝被全部的吞没了,宝贝仍旧不停在唐可可的身体里一抽一送,唐可可配合着萧博翰的动作将身体抬高,唐可可**的声音非常惊人,还好这里的装修市完全隔音的,否则一定会被外面的那些手下们听到。

    后来他还是受不了,一阵急抖狂**,她还用两腿死死地缠着他的腰,嘴不停地吻他的嘴,他对着她的耳朵轻轻地说道:“谢谢你。”

    唐可可放松了双腿,慵懒的说:“为怎么总是这样客气,我早就是你的人,不管将来的结局会怎么样,但只要你又需要,我都会让你满足。”

    萧博翰听唐可可这样一说,更是有点于心不忍,他抚摸着唐可可的肩头,有点黯然的说:“你总是这样对我好,但我最后还是会带给你伤心的。”

    唐可可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她知道,自己和萧博翰永远都是有情无缘,但这又能怎么样呢,自己喜欢他,自己能经常看到他,经常陪陪他,已经是一种奢望了,她就转换了一个话题说:“对了,刚才任市长给我来了个电话,还说到你了。”

    萧博翰“嗯”了一声,并没有问说自己了什么,他不是一个好奇的人,但对于任雨泽的信息他还是很感兴趣的,但他也知道唐可可会自己说出来的。

    唐可可就笑着说:“博翰,你答应人家任市长的事情怎么没有兑现啊,人家都来电话抱怨了。”

    萧博翰疑惑的看了着唐可可,他不明白自己答应过任雨泽什么?他记得自己并没有对任雨泽再有过什么承诺。

    唐可可也已经市习惯了萧博翰的这种谈话方式,她就自顾自的继续说:“你答应人家在平安夜送给人家礼物的,现在人家市长再问你要了。”

    萧博翰不得不认真起来,他不用努力的回忆,他自认自己还没到那种昏老的地步,自己绝对没有答应过任雨泽什么平安夜的礼品,但任雨泽也绝不会记错的,这其中到底又什么关系呢。

    萧博翰默默无言的离开了客厅,他走到了楼上的一个书房中,在这里,他面对书房那散着书香的环境,更能激他的深沉的思考。

    平安夜的礼物??但现在并不是平安夜啊?那么任雨泽想要说什么呢?

    萧博翰缓慢的在书房来回走着,身上的浴衣和他现在的神情有点很不搭调,似乎不伦不类的,但这一点都没有影响到萧博翰的思考,平安夜?就算我答应过他送点什么,但现在并不是平安夜啊?

    萧博翰倏然一惊,他停住了脚步,是的,他明白了。

    他拿起了书房的电话:“全叔啊,我,嗯,是这样的,我想兄弟们也辛苦了好长时间了,你今天晚上做点准备,明天就送他们到外面旅游一段时间吧,人员吗,主要是行动组雷刚他们吧,嗯,明天全部送走。”

    放下了电话,萧博翰依然在深思着,他想起了任雨泽那张潇洒又英俊的面容,他在想,或者有一天,自己会和他成为朋友的,倘如自己能够和他把酒言欢,畅谈胸怀,那该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情啊,可惜,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因为他们生活在两个不同的极端,如果任雨泽算的上英雄的话,自己也只能算个枭雄了。

    在三天以后的夜晚,临泉市政府和市委组织的一场为其一周的“惊雷”扫黑行动就如期展开了,整个临泉市到处都是警笛声,一批批干警和一队队武警实枪核弹的展开了抓捕行动,最近几天的公安局都跟疯了一样,抓住的嫌犯是一堆一堆的,贩毒的,敲诈的,强买强卖的,偷盗的,抢劫的,真是让临泉市的看守所有点应接不暇。

    任雨泽每天就守候在办公室的电话机旁边,听取着不断传来的捷报,也指挥着这一场临泉市近年来规模最大一次行动。

    整个临泉震动了,临泉市的黑道也因为这次的案件也是遭受到了沉重的打击,所有的黑恶势力都几乎遭受到了灭顶之灾,唯有一家公司在此次行动中得意幸免,那就是恒道集团萧博翰的人马,他们真的是运气不错,除了少量的人员损失,大部分进入了黑名单的人都在两天前外出旅游了。

    但这一点都没有影响到整个公安系统的喜悦,因为他们的收获已经很大了,短短的一周时间里,他们破获和审理出了两三年总和都没有达到的案件,这激起了他们的斗志和自豪。

    对临泉市的老百姓来说,这也是意见大快人心的事情,压抑和沉积在他们头顶的魔咒在一夜间消失了,他们不用在担心一不注意就换来的一阵拳脚,也不用在担心无处不在的敲诈和碰瓷,有人就放起了鞭炮,也有人给公安局送去了匾额,看到这一切,任雨泽感到了一种欣慰,人民群众市支持这次行动的,这就够了。

    这次行动也真的让许秋祥感到了震惊,他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看似很好的临泉市,怎么会出现这样多的犯罪和黑恶势力,一桩桩的血案和一段段的伤心,让他触目惊心,此刻他也算是真真的明白了任雨泽为什么一定要掌控公安局的原因了,看来公安局在自己的手上是挥不出来多少效果,因为自己心里老是想的稳定,老是有一种粉饰太平的念头在作怪,怕上面感觉临泉问题多,怕对自己的管理有看法。

    他就抢先向省委和省政府汇报了这次行动的收获,自然的,光环和奖励也都接踵而来,许秋祥毫不费力的就得到了这次行动的所有荣誉,任雨泽对此也就是笑笑而已,他并不是为上面的奖励而展开这次行动的,他不想,也没有办法去和许秋祥挣这个功劳,抢这些好处。

    省委,省政府,省公安厅和省政法委也很快拍专人到了临泉市,给临泉市轰轰烈烈的搞了一次颁奖活动,临泉市受到了省委省政府的表彰,任雨泽自然要出席会议,会议由联系和分管政法部门的副省长主持,许秋祥做主题报告,临泉市公安局的方局长也做汇报讲话,中间有部分典型言,会议的时间是半天。

    会议召开之前,省公安厅的赵副厅长和任雨泽在休息室里面遇见了,赵副厅长将任雨泽拉到了一边,向任雨泽伸出了大拇指,说:“任书记,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我一直以为你的脾气是很温和的,没有想到,你搞了这么大的一个行动啊。”

    任雨泽市早就认识这个赵厅长的,他就忙客气的说:“赵厅长,这次可不是我的功劳,这市市委领导有方。”赵副厅长就呵呵的一笑说:“任市长,你谦虚了吧,别人我不了解,这许秋祥我市很了解了,要是他啊,只怕没这个魄力。”

    任雨泽赶忙摇着手说:“呵呵呵,赵厅长你不了解实情啊,呵呵,走走走,我们进去,一会省长就到了。”

    任雨泽市不想和他深谈这些事情的,作为一个谨慎和小心的人,在很多时候完全不必要逞一时的口舌之快。

    会议准时召开,主席台上面的人还是不少的,省委、省政府、省公安厅、省军分区的领导都出现在主席台,当然了还有临泉市的四大班子领导,也毫无愧意的都来了。

    任雨泽坐在主席台上面,看着坐在前排的这些领导,有些人,他也是不怎么认识的,等到任雨泽回过神来,赵副厅长的主题报告已经结束了,接下来的言,第一个上台的,就是方局长。

    此刻,会议室里面出现了一些小骚动,原来,临泉市电视台最为出名的节目主持人闵力娜出现在了会议大厅里面,闵力娜的动作有些夸张,一个**志,扛着摄像机,后面跟着两个男同志。引小骚动的原因,是闵力娜太漂亮,气质太迷人了,任雨泽感觉,这个闵力娜的神情实在是不敢恭维,一脸冷冰冰的,似乎是谁都欠她的钱。

    一个节目主持人,扛着摄像机干什么,任雨泽有些奇怪,不过,电视台的工作任雨泽不是很清楚,不会妄自去猜测,而且一个记者报道会议情况,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许秋祥讲话的时候,闵力娜扛着摄像机上了主席台,她的镜头时常对准任雨泽,弄得任雨泽很不自在,在电视里面,领导总是要顾忌形象的,不过,任雨泽不会强迫自己摆出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他不过是稍稍摆正了位置,坐的端正一些了。

    许秋祥讲话结束之后,主持人照例询问任雨泽等人,有没有什么要说的,任雨泽摇摇头,这不过是主持人的艺术,并非是真的要你讲话。

    会议结束以后,临泉市政法委特意的安排了酒宴,在白金宾馆,专门用来招待各位领导的,但专管政法系统的副省长却走了,说省城今天还有一个重要的外事活动,他这一走,任雨泽就不想去了,不过,赵副厅长还在,他还特意告诉任雨泽,一定要去吃饭,这样的面子还是要给的,任雨泽不好拂了他的面子,只好答应下来。

    在休息室里面等着,一会许秋祥陪着省委政法委的一个领导就到轿车旁边,这开车也是有讲究的,许秋祥现在是级别最高,但赵副厅长他们是省上的领导,他们的车子是在最前面开走,然后是许秋祥,后面才市任雨泽的车,官场无小事,每一次事情都体现出智慧和等级。

    到了白金宾馆,早有专人等候,任雨泽刚刚下车,便有干警领着,上了三楼,至于其他众人,也有人领着,不过去的包间地方不同罢了。

    进入包间,任雨泽看见赵副厅长和许秋祥早已经到了,他的座位,在赵副厅长旁边,在座的除了赵副厅长,还有一个省公安厅处长,方局长也被安排在这一桌了。

    “任市长,快坐快坐,就等你了。”

    “来晚了,赵厅长,各位领导,对不起了。”任雨泽双手抱拳,向众人行礼,走过去坐下。

    “任书记,临泉市的政法工作受到了表彰,今天你可要多喝几杯酒啊,否则我可是不依的,许书记也功不可没,但是没有市政府的准确执行,就无法取得这样的成绩。”

    看来这赵副厅长市想要帮任雨泽挣个公道,但任雨泽心中就有点紧张了,他看了许秋祥一眼说:“还是市委的领导准确,没有市委的支持,根本不会有这次行动的成功。”

    服务员正在上酒,许秋祥也开口说话了,他也听出了赵副厅长那话中的一点味道,但他却不以为然,这算什么,你不过是个副厅长罢了,我要的市省委和政府的认可,你的看法一点都没什么关系。

    不过作为一个资深的政治人物,许秋祥市不会和赵副厅长计较什么的,人家到底市省上的领导,就算级别和自己差点,但也不能小视,他现在的目的就是要让大家放开吃饭喝酒,至于其他的,不用理睬,在这一桌吃饭,如果他和任雨泽不能够放开,其余人是不好放开的。

    许秋祥说:“恭敬不如从命,老领导开口说了,我和雨泽一定执行,多喝几杯,这次工作上取得的成绩,主要是班子集体的功劳,个人可不敢贪功,不过酒是要放开喝的。”

    赵副厅长也就不再提那话头了,笑呵呵的,显得很是高兴,他从服务员手里拿过了酒瓶,说:“既然是政法干部喝酒,就不要显得那么斯斯的,都用大杯子,基础酒每人一杯,不准叫苦叫累打退堂鼓,一杯之后看情况。”

    一大杯酒有四两,可不是小数目,这还难不倒任雨泽,看着服务员忙忙碌碌换着大杯子,任雨泽知道赵副厅长今天是高兴,赵副厅长过去也是秘书出生,上任以后,第一次召开这么大规模的表彰工作会议,所有工作都很顺利,会议也圆满,应该高兴。

    大家当然明白赵副厅长的想法,所有人都显得很高兴,此刻,别说是一大杯白酒,就是一杯毒药,也要喝下去。一杯酒喝的差不多的时候,许秋祥好像想起了什么,问问坐在对面的广电局局长:“闵力娜记者怎么没有来,先前不是说要来敬酒的吗?”

    局长忙回到:“许书记,闵力娜记者一定会来的,我估计她回电视台编辑闻去了,闵记者现在是市台的名记者、主持人,能够有如今的成绩,一定是与她平时严谨的工作作风有关系的,她既然答应您了,就一定会来的。”

    赵副厅长也说:“嗯,你们今后多加强和闵记者的联系,我们的工作离不开舆论的支持的监督,加大宣传力度,是我们下一阶段的重点工作之一。”

    广电局的局长点头忙说:“好的,我打电话问问,看看来了没有。”

    话还没有说完,服务员打开了包间门,闵力娜进来了,尽管包间里面有浓浓的酒味,任雨泽还是闻到了香味,不用说,是从闵力娜身上传来的,任雨泽记得,在会议大厅的时候,没有闻见香味,看来是回去补了一下。

    许秋祥就高兴的说:“说曹操,曹操到,我还以为闵记者不来了,快请坐。”

    闵力娜看着许秋祥,严肃的脸上挤出了笑容:“许书记,我回台里编辑闻了,会议的情况,今天晚上的闻是一定要播出来的,所以来晚了,请许书记原谅。”

    许秋祥挥挥手,大度的笑笑说:“闵记者说哪里话,你是为了工作,是为了宣传全市政法工作,辛苦了,我代表政法系统的全体干部谢谢你了,来,我给你介绍,这是省厅的赵厅长,我们都是他管辖下的子民。”

    任雨泽对闵力娜的印象不是很好,女人有很多种,闵力娜应该属于那种事业有成、个人生活一塌糊涂的,这样的女人很优秀,算是女强人,平常生活中压抑自身的感情,也是因为要求太高,一般的男人看不上,让很多的男人望而生畏,其实,这样的女人,感情一旦爆出来,是非常汹涌激烈的,任雨泽想到了莫静霞,他们两人有些相似之处。

    在招呼完在坐的其他领导后,闵力娜就对任雨泽说:“任市长,您好,好久没见你了。”

    任雨泽就调侃的说:“闵记者好,我们怎么没见面,我天天在电视上看你呢。”“女市长的**:官情①②”,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村长的艳福生活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青春性事:一个八零后的情欲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