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女长的隐私:官情①②最新章节 > 女长的隐私:官情①②最新章节列表 > 九十八章陷阱丛生,步步惊心
    九十八章陷阱丛生,步步惊心

    今天彭秘书长和任雨泽分手后,又来找她了,两人亲热了一阵后,韩霖退后几步,她歪着头做出一副娇媚可爱的样子说:“你看看我今天身上多了些什么?”

    彭秘书长漫不经心的说:“还不是两只眼睛一张嘴,难道今天又多长了一只鼻子出来?”

    “讨厌!”韩霖娇嗲嗲的说:“你对人家一点也不关心,是不是开始厌烦我了?”

    彭秘书长见韩霖生气了,这才把她认真打量了一番,灯光下,韩霖的胸前有一个物件在闪着银白色的亮晶晶的光芒,原来韩霖的脖子上多了一条项链,怪不得她今天这么高兴呢。《》

    彭秘书长有些吃惊的问韩霖:“白金项链?哪里来的?”

    韩霖笑嘻嘻的说道:“刚才教育局的韩局长来过了,是他送的。韩局长向我打听你最近都在忙些什么,我说人家秘书长大人的事情我一个小女子哪里会知道,肯定是在忙革命工作呗。他就走了,顺手把这条项链扔给了我。他说自已前段时间刚从广州回来,在珠宝店看到这款项链款式不错,价格也不贵,才四、五千块钱,就买了下来。送给我当个小玩具。”

    说着她问彭秘书长:“你说我戴上好看吗?当时我对韩局长说,你怎么不把它送给自已的夫人呢,你猜他说什么?他说就她那个黄脸婆,戴什么都不好看,白白糟蹋了这条链子。这条链子只有戴在我这样的美女身上才好看。呵呵。”

    韩霖今天凭白无故得了一条白金项链,又被人夸作美女,喜不自禁,洋洋得意。

    彭秘书长心里当然明白韩局长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韩局长是冲着自已来的,给韩霖送项链是为了讨好自已。

    彭秘书长笑着说:“韩霖,你戴这条项链很好看,你人长得漂亮,戴什么都好看。只是你以后要注意影响,不要随便收人家的东西,项链在家里戴戴就算了,不能戴出去,这样太招摇了,影响不好。”

    韩霖听了彭秘书长的话,不免有些扫兴,噘起了一张嘴,“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的,我哪里经常收人家的东西啊。你看人家都是有房有车有钱,我有什么?我跟了你这么久,无名无份的,偷偷摸摸像做贼似的见不得光,我图个什么?”

    彭秘书长把韩霖搂在怀里,轻轻的摸着她的头说:“傻瓜,我不是跟你说过吗,你再忍一忍好吗。在临泉市不行,因为这实在太小了,屁大点事就会传得满城风雨的,到时候你让我怎么做人?”

    韩霖仍然噘着嘴,“你就会拿好听的话来哄我。”

    彭秘书长说:“韩局长给你送项链,那是想通过你来讨好我,他现在有求于我,他现在正坐腊呢,任雨泽市长准备最近收拾他。他说自已老婆是不配戴这项链,那是在骗你呢,你不认识他老婆吧,他老婆以前可是临泉的美女呢,长得很漂亮。现在当了阔太太,百事不操心,每天的生活内容就是逛街,购物,遛狗,美容,打麻将,生活优裕,保养得细皮嫩肉的,怎么可能是黄脸婆?人家是逗你玩呢!”

    “是吗?这个韩局长看上去很粗俗,可是人家却是个成功人士啊,事业顺利,家庭美满,又懂得生活情趣。”韩霖脸上满是羡慕和向往的神情。

    彭秘书长听了韩霖的话心中涌动起一股醋意,他用阴郁的眼神看了一眼韩霖,用轻蔑的语气说:“还不知道他那天倒霉呢,手上有点权就张狂的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彭秘书长看了看依偎在自已怀中的韩霖说:“我们不要管别人的闲事了,抓紧时间做功课吧,呆会儿我还要回家去呢,要不然黄脸婆又该要闹了。”

    彭秘书长一边说一边动手要去解韩霖的衣扣,韩霖轻轻推开他说:“看你,总是像个贪嘴的孩子一样,你猴急什么?我还会跑了不成。你先去卫生间里冲冲澡吧,我在卧室等你。”

    彭秘书长无奈只得暂时按下**,去卫生间洗澡。

    彭秘书长洗完澡回到卧室时,韩霖早已把自已脱得只剩余下三点式内衣裤躺在床上。彭秘书长望着床上曲线玲珑,丘壑起伏的**,觉得心中好像有一团火在燃烧,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韩霖胸前**挺拔,浑圆饱满,这是最令彭秘书长着迷的地方。

    彭秘书长忍不住把手伸向了韩霖,要解开韩霖的乳罩,把那两个“汽球”解放出来,韩霖抓住庞秘书长的手说:“你能不能考虑帮一帮韩局长啊,不然他这次就完蛋了。”

    彭秘书长闻言愣住了,他知道,韩霖就是再没有见过世面也不可能仅仅只为了一条几千块的白金项链来为韩局长向自已请托,韩局长一定向韩霖做出了某些承诺,开出了大价钱,因此韩霖才被打动了。

    以前韩霖可是从来都不插手这一类事情的,从来也不干预自已的工作,这可不是个好事情。彭秘书长的脸色阴沉下来了。

    韩霖一见彭秘书长脸色有了变化,也就不敢再说,慢慢的靠了过来,用自己那两个“汽球”来蹭彭秘书长的脸,这样蹭了几下,彭秘书长才缓过了脸色,一把抱住她,在那两个大“汽球”上吸了起来。

    吸了没多久,彭秘书长就开始起了反应,他不动声色地用一只手继续握住韩霖饱满娇挺的乳峰揉摸,另一只手向下摸索。

    韩霖的脸色泛红,一付诱人的样子,在她的口里不停的出娇喘着,这让彭秘书长更加用力的吸起来,似乎这对韩霖也造成了很大的冲击,韩霖的喘息声更加的大声,更加明显了,就好像不怕别人听到似的,这个时候,彭秘书长的**已淹没了他的理智。

    彭秘书长抱住了韩霖,把韩霖抱到了里面的床上,她轻柔的说:“我想要你。”

    彭秘书长没有说什么,他用自己的行动回答了她的渴望,彭秘书长有点急促,也带点野蛮的脱去她和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个那娇柔的身子展现在了眼前,让彭秘书长的心就要跳出来了。

    韩霖的肌肤显得那样雪白,一张俏脸由于兴奋呈显粉红色,雪白丰肥的**和大**,好一个**的美人,彭秘书长已经完全沉浸在温暖的春风中,体内好像有一股温暖的洋流在流动,他亲吻了一会韩霖的耳朵,然后沿脖子吻住嘴唇,同时双手攀上韩霖的玉峰,将韩霖的**拿在手中轻柔的揉搓。

    彭秘书长继续抚弄的一对**的**,现在这对**已经挺挺玉立,彭秘书长在一只手就抚摸到了那溪水潺潺的峡谷,平时彭秘书长也最喜欢这个地方,靠近它,就感受到它是刚刚出锅的馒头一样的热气。

    坚硬的男性早已火热挺立,他拉开滑腻双腿,男性顶端抵着花心,窄臀一挺,一个猛然进入,深深地挤进**。里边的水分充沛,润滑充分。“啊……”她弓起身子,藕臂环住他的颈项,花壁被他瞬间撑开,火热充实着**,她不由得兴奋起来,花肉跟着紧缩,将男性紧紧吸缚。

    她仰起小脸,粉舌轻探,热情地与他交缠,修长的左腿也勾上他的腰,小腹感受到他身下的火热坚硬。那让她的小腹传来一阵搔痒,娇躯轻扭着,磨赠着宽广的胸膛,粉色**早已敏戚挺立,他一面用力,一面狂猛地吻着她的唇瓣,大手包覆住饱满浑圆。掌心轻抚着滑腻乳肉,厮磨着粉嫩蕊尖,手指揉捏着,对那无法一手掌握的饱满爱不释手。

    “嗯…”饱满**因他的**而紧绷,丝丝快意从胸部弥漫,韩霖微弓身,本能地寻求更多**。而柔软小手也热切地抚上他的胸膛,他看似轻瘦,肌肤却结实光滑,不同于她的柔软,是属于男性的阳刚。她轻抚着阳刚肌肤,纤指抚过男性**,指尖在**上轻转着,恶意挑逗他。

    “唔!”彭秘书长闷哼一声。他看到她清秀的小脸早染上情潮排红,美眸氤氲,泛着一抹迷人水光,而被他吻过的嫣唇如花般娇艳,在他的注视下,她探出粉色舌尖轻舔过唇瓣,姿态撩人至极。彭秘书长火热的唇舌轮流**着两团嫩乳,两只蓓蕾在他的**下绽放着煽情水光,滑腻的乳肉也印着他留下的咬痕。

    彭秘书长一边耸弄着湿漉**,湿热的唇舌也不住舔弄着两团嫩乳,他张口轻咬着滑嫩乳肉,**嫣红**,放肆地**。粗鲁的占有虽然弄疼了她,却也莫名加深了她的**,她忍不住抬起圆臀,在他进入时也跟着往上相迎,让他能进得更深入。

    后来她还是有点受不了:“啊!慢一点……”不断累积的快意让她狂乱娇啼,猛烈的进出让她有点不能承受,不由得开口恳求。可彭秘书长却听而不闻,甚至将她的大腿高高举起,架在手肘上,热铁奋力挺进,**着湿热水穴。

    “你不会喜欢我慢的……”他低吼,身体压向她,大手用力搓揉着早已沉甸甸的胸乳。

    “啊……”这个姿势让她的臀部被抬离床铺,却也让男性粗长深深埋进**。她张着眼,看着他的火热是怎么进出她的**,而透明的**甚至顺着弧度从她的小腹流淌至胸乳。视觉的感官刺激了她,下腹收缩着,**顿时更是湿热,将火热粗长紧紧吸绞。感觉到花壁的兴奋收缩,韩霖勾起薄唇:“就按你喜欢的……”说着,窄臀挪动着,猛力进出着**。

    “啊……快……再快一点……”在他的撞击下,不住淹没的快意让**剧烈收缩。可不够,她渴求得更多,小嘴轻敔,**地要求着,小脸弥漫着妩媚情潮,有如魅人的女妖,冶艳得动人心魂。两团饱满嫩乳在狂烈的撞击下晃动着迷人乳波,他倾下身,粗鲁地**一团娇乳。他用力啃咬着,贯穿耸弄的男性却突然抽出水穴,丰沛的春液瞬间没了阻碍,大量流出突来的离去让她感到空虚,她还来不及出声抗议,他却突然将她翻转过身,背对着他。俏臂被抬起,窄臀奋力一挺,他的武器瞬间从后头进入**,狂猛的进入立即撑开了花壁、长驱直入地撞进花心深处。

    “啊啊——”过深的进入让本就紧窄的甬道瞬间剧烈收缩,娇胴抽措紧绷,大量的**霎时洒出。汗湿的胸膛紧贴着滑嫩雪背,彭秘书长张嘴咬住她的细肩。“啊!”她吃疼娇吟,小腹跟着一缩,花壁也猛然用力一紧。在彭秘书长离开的时候,他已经答应韩霖,自己会找机会帮韩局长求情的。

    第二天刚一上班,许书记就给任雨泽打了个电话,让他过去一下,任雨泽正准备走,就见到了教育局的两个局长敲门过来,他现在是没时间处理,就让他们先去彭秘书长那面,一会自己回来了叫他们。

    到了许书记的办公室,许书记脸色有点阴沉,任雨泽不知道怎么又惹了他,也是不敢大意,许书记只是微微的点了下头说:“你先坐,我马上就完。”说完他继续的在一份文件上写写画画。

    任雨泽也就没多说什么,走到沙前面坐了下来,心里还是在想,许书记叫自己来做什么,看许书记脸色不大对劲,不会是市里又出什么大事了吧。

    坐了一会,许书记算是把手上的事情搞完,他也度了过来,坐在了旁边的单人沙上,脸上还是没有什么笑容,任雨泽就只好问到:“许书记今天找我来不知道是为什么事情?”

    许书记阴着脸撇了他一眼说:“找你来当然是有事情了,没事情我不会找你的,知道你忙,忙的连原则都准备不要了。”

    任雨泽就从他的话里面听出了问题,看来是在指责自己,还是指责自己不要原则,自己怎么了,这几天没干什么啊,那里谈的到什么原则问题。

    任雨泽用不解的眼光看着许书记,没有询问,他知道许书记是会自己说的,用不到自己问。

    果然,许书记冷冷的笑了声说:“你们昨天开了个市长会议是吗?”

    任雨泽点点头,他还是不太明白这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政府开会很正常啊,也用不着和你汇报和请示。

    对任雨泽这样茫然不解的表情,许书记早就厌恶透顶,只是自己也不想提前的就和他摆开架势闹起来,所以一直也是在忍,前几天刚对他有了一些好感,感觉他有了一定的变化,知道对自己尊敬了,没想到还是那样的幼稚。

    许书记就用轻蔑的口气说:“听说你们还有人想搞个什么花街柳巷是吗,好像你也很是赞同,有这事没有,不是我生编捏造的吧?”

    任雨泽一听这事,心里就骂了句:哪个狗东西嘴这样快,一定是葛副市长,我们就是随便那么一说,他怎么就来给汇报了。

    任雨泽也就笑笑说:“许书记没有听错,确实有这么一回事的,只是你的消息也太不准确了。呵呵,真的不准确。”

    许书记心里一愣,自己听错了,难道是葛副市长没说全。

    任雨泽清楚的很,许书记怎么可能听错,那葛副市长汇报的时候还不是老老实实,完全彻底的汇报啊,但自己今天就是要给他来个说不清,让他们也窝心一会。

    任雨泽就又说道:“开会的时候是有人稍微的说了一句,但当时我就反对了,还为这了脾气,怎么可以搞这样的事,难道为了搞活经济连国家政策和党的原则都不要了吗?吃喝嫖赌在临泉市,我的原则那是见一个我们要打一个,政府怎么可能去提倡。”

    任雨泽说完了那些话以后,他看着乔书记有点蒙的表情,就继续说:“为此,那个同志还做了自我批评的,估计是你没有听清楚我后面说的,呵呵,许书记,你可是有点断章取义的啊!”

    任雨泽这话一说,许书记那脸是一阵的热,虽然脸不是很白,看不出他的脸红来,但任雨泽从他的表情里是可以感到他的尴尬和不好意思。

    任雨泽就心里暗笑,我让你有的人嘴快,我就搞你个情报不准确,让你挨顿骂,有本事你就来和我对质,说我当时没有那样说,呵呵呵呵。

    那许书记的尴尬是有点严重了,因为任雨泽就这样无辜的看着他,他这个心里气啊,好你个老葛,你也拿我来当炮灰使了,你和任雨泽有仇,但也不能挑拨起来没个界限啊,这传出去不是让人笑话吗,我竟然用断章取义,掐头去尾的方法给人家任雨泽找麻烦,唉,这次是有点丢人。

    但已经这样了,也就只好装下去,他就板着脸说:“我知道你后来批评了,但以后这样的言论一定不能在会上提出,提出来就是对我们自己的一种侮辱。我们是永远不能容忍有这样的想法,特别是我们高层的领导,那是想都不能想。”

    任雨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许书记,心里道:厉害,连我编出来的话他也都知道了。

    任雨泽要抓着这个机会继续的加深一点许书记的郁闷,就说:“奥,我还以为许书记没听全会议就来批评我,看来我还错了,许书记是把这事看的更深刻了一些,我也要把书记这个精神找机会给他们好好的传达一下。”

    许书记心里不好意思,所以也就不愿意和任雨泽在多扯这个问题了,他就依然沉住脸,对任雨泽摆摆手说:“好了,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以后还是要多加强干部思想的教育,其他没什么事了,你先忙去吧。”

    任雨泽就站起来,说了声再见,离开了许书记的办公室,任雨泽是一路走一路憋着笑,直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才放声的大笑起来,许书记竟然还说后面自己瞎编的他也知道,呵呵呵。

    许书记那受过这样的气,他就抓起了电话,把葛副市长一阵的好骂,那葛副市长是莫名其妙的让他劈头盖脸一阵骂,自己也是搞不清楚怎么回事,可也只有受着,只是知道大概是自己汇报的问题有些出入,可到底是那些地方错了,他也是一时的说不清楚,只好等许书记以后气消了在好好的找他问问。

    任雨泽笑了一会,就拿起电话,问彭秘书长:“那教育局的两个局长在你那里吗,让他们上来,你也来吧。”

    一会,教育局韩局长和江局长就在彭秘书长的带领下走了进来,任雨泽刚才笑完,所以现在脸上表情还不是很难看,这也让两个局长心里一喜,犯错误的人最怕的就是批评他的人心情不好,今天见任雨泽情绪还可以,就希望可以侥幸的来个从轻处理。

    任雨泽开口了:“你们自己查的怎么样了,有什么收获没有?”

    韩局长赶忙说:“有,有,收获很大,我现在就给市长做个详细的汇报。”

    任雨泽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这韩局长就开始得吧得吧的照着他手上那个小本子读了起来,这次给任雨泽的感觉,他报出的数字是比上次多了很多,等他用了十多分钟读完以后,任雨泽就问他:“那有的已经付款了怎么办,你们有没有个应对的措施。”

    韩局长就小声的说:“工程刚开始,大部分只是签了个合同,只有不多几笔是打了点定金,我们想办法追回来。”

    任雨泽就冷冷的问:“追回来,钱都到商家的账上了,你们追的回来。”

    那韩局长咬了下牙说:“定金总共有十几万,要是真的要不回来,那我们就自己掏腰包也要垫上这个数字,不能让国家受损失。”

    任雨泽听他这样一说,想想也到是个办法,你不要小看了这些个局长,一年他们没少搞钱,让他们吐点也是不错。

    任雨泽就说:“那就先按你们的这方法办,没有打款的合同全部重新审查,以后你们的合同签订必须要市里主管教育的藤巧副市长签字。”

    这两个局长连忙点头,等他下一步的处理,任雨泽安排到这以后一时还不知道怎么处理他们了,你说免职吧,有点唐突,这是要开常委会的,还会让自己受到很多怀恨,时机不好,就这样放了他们吧,也好像太便宜了,任雨泽一时的犹豫起来。

    彭秘书长也是看出了他的犹豫,就淡淡的说:“任市长,那就先让他们回去,等候下一步处理吧。”

    任雨泽也只好点点头说:“今天就先这样,你们的问题我想下再说。”

    这两个局长没精打采的站了起来,韩局长也是满怀希望的看了看彭秘书长,才慢慢走了出去。

    彭秘书长就记起了韩霖对自己说的话,想要帮下韩局长,他就望着任雨泽说:“市长你准备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任雨泽沉吟不语,他心里也没个底,这个问题他是考虑了很久的,但一直没有个好方法。

    彭秘书长是很能体会到他目前的情况,也是知道他一时很为难的,那自己何不做个顺水的人情,即帮了韩局长,给韩霖有个交代,又可以给任雨泽出个主意,两全其美,何乐不为。

    彭秘书长就笑笑又说:“市长何不把这些情况交给葛副市长处理。”他知道葛副市长和这两个人关系好,让他处理肯定是个宽大,但同时也就把他套住了,以后这件事情就是拿他的一个要害把柄了。

    任雨泽那是一点就醒的人,是啊,这烫手的山药,为什么不给他,他可以给我下套子,背后扔黑砖,我也来个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处理的重了,正合我意,让他去得罪人,处理轻了,以后就拿这说他的事。

    想到这里,任雨泽就不带耽误的点点头说:“我最近也是忙,要考虑下工业改革的一些问题,那就听你的,让他先处理。”

    说完他就拿起了那封信,把举报人的名字划掉,又写了一下刚才韩局长已经承诺的话,然后在上面写上,此事由葛副市长全权处理。

    写完就把这递给了彭秘书长说:“你把这个拿去,交给葛副市长吧。”

    彭秘书长心里也是暗暗高兴,但脸上是不能露出一点痕迹的,他接过了这信,就找葛副市长去了。

    彭秘书长到了葛副市长的办公室,见他正在气鼓鼓的呆,看来刚才许书记骂了他,他的在憋气呢。

    葛副市长见彭秘书长来了,这才缓过神来,笑笑说:“秘书长大驾光临了啊,有什么重要安排。”

    彭秘书长也就笑笑说:“你少拿我开涮,我是来给你送人情的。”

    葛副市长就睁大眼睛说:“不要骗我呦,有好事你会想到你葛大哥。”

    彭秘书长就笑了,嘴里说:“你少在我面前冒充大哥,真的,你看看这个就知道了。”说完他就把任雨泽给他的信,递给了葛副市长,葛副市长一见他来还是真的有事,就不在开玩笑了,接过信看了起来,看完他就脸色阴沉了下来,他的心里很清楚,这任雨泽看来已经展开报复了,这很明显的就是个扔包袱。

    自己接过来麻烦就大了,从关系上说,自己和韩局长也算是难兄难弟,经常在一起吃吃喝喝,人家也没少孝敬自己,你想下,这不帮怎么说的过去,但要是就这样帮了,谁知道任雨泽的后手是什么,他会不会等自己处理完了就来拿这个事情给自己念紧箍咒。

    葛副市长手里拿着这封信,他沉吟不语,看着这信,就像是看到了一条绳索一样,半天是没有回过味,他想要拒绝这差事,可现在怎么说啊,市长都有批示了,你现在退回去,自怕是没有这个先例,他要是口头转达还可以装着没听懂,这玩意白纸黑字的,还有人见证,你躲都躲不掉了。

    彭秘书长那是知道他娃要为难的,也不多说话,就笑笑的走了。

    葛副市长就只好摇摇头,给韩局长挂了个电话,问了问韩局长他们的情况,至于怎么处理,他是一时也没想好,但韩局长他们约他晚上吃饭,葛副市长到是答应了。

    到了晚上,葛副市长就到了韩局长他们定好的包间,这是一个很高档的酒店,包间里面的装修和陈设很好,葛副市长就一边环顾着四周一边说:“你们还会找啊,找到这个地方来了,今天怎么样,还有心情喝酒吗?”

    韩局长和江局长那是心里比早上高兴多了,现在由他葛副市长处理,这可是有了希望了,韩局长就笑着说:“喝啊,怎么不喝,今天请葛市长出来就是喝酒的,挣钱做什么,还不是为了个吃喝。”

    葛副市长哼了一声道:“你们真是好胆气,现在一点都不紧张,我都替你们在捏把汗,你们倒好,比我潇洒。”

    韩局长就连忙给他把烟点上说:“葛市长啊,这不是看你接手了吗,你这一接手,我们就心里踏实多了。”

    葛副市长是“呸”了一口道:“你们心里踏实了,我可一点都不踏实,我都要愁死了,你们还笑的出来,真是的。”

    听他这样一说,那韩局长的江局长就多少有了些紧张,一起望着他说:“怎么的,难道最后任市长亲自定吗?”

    葛副市长说:“他要定那就好了,那我还什么愁,现在他是一下就全部的推给我了,你说说,我怎么处理你们,就我们的关系,我怎么下手?”

    这韩局长一听,就是了,说半天还是你定,那就好了吗,他就说:“这样多好,你老哥哥稍微的抬抬手,我们这不是就过去了。”

    葛副市长也想让他们过去,可他们过去了自己以后怎么办,但这个问题还不能就这样给他们说,说了他们还以为自己怕担责任所以能帮忙不给帮,他就只好叹口气说:“你们不要这样说,我是一定要帮你们的,问题是现在你们的情况任市长都是知道的,我不拿个处理意见,就这样放了你们,我说的过去吗?”

    两个局长就怕这样,现在也是有了点忧愁,韩局长就说:“钱我们一定都追回来。我们也给任市长保证过来,所以先把钱都补上,合同到时候也给藤副市长送过去,你就看能不能最后给个内部的处分算了。”

    葛副市长也是知道这点钱对他们并不算什么,他是清楚的很,那教育局油水大着呢,老师的调动,农村的进城,高价的学生,各校的门面房,一年国家给的补贴,唉,只怕比自己这个副市长都拿的多。

    葛副市长这也不是凭空的乱想,一个有实权的局长真的是有可能比副市长多,当官的,什么都不怕,就怕一个副字,只要是副的,没有主持工作,那你就没多少实权,现在都是一把手的一支笔,没他在上面签字,你吃顿饭都报销不了。

    当然了,这也不是绝对的,在你政府报不了,他可以找下面的报啊,哪个局长也要给他三分面子,不然他可以给你找麻烦。

    韩局长也是知道这里面的弯弯绕,所以就看了一眼江局长,那江局长就从兜里那出了一张卡来说:“葛市长,我们也知道你现在老受那姓任的气,一定是报销什么的也不比过去了,这是我们一点小心意,你就收下,买几条烟。”

    葛副市长看看那卡,却不去接,他也知道这是一个大买卖,自己接过来就算是答应成交了,有很多事是不需要说明白的,但规矩还是有,所以他也要知道对方给出的价码是多少,自己才可以根据价钱来说话。

    韩局长看他用眼瞅着那卡不说话,也不接,他是很老道的,知道里面的关节,就忙说:“也不算多,就十万元,你也知道,我们马上就要往合同里面填补窟窿,所以你先收下,过段时间等楼修的差不多了,我们还会有表示的。”

    葛副市长心里想,到底是搞教育的,妈的,连价码都算的这样准确,不多不少,刚好在老子的底线上,他也就没再说什么,接过卡来,装在了自己上衣西服的内面兜里。

    韩局长见他收了钱,也就松了口气,这才大声的对外面喊:“小姐,来,上菜了。”

    过了一天,任雨泽刚进办公室,葛副市长就拿来了对教育局两个局长的处理意见,两人稍加的寒暄客气几句,就转入了正题。

    葛副市长说:“任市长,你看看我这处理意见怎么样?”

    任雨泽“唔”了一声,就结果了处理意见书。

    拿上以后,任雨泽一看,报告上写的是,钱已经都补齐了,两个人也做了深刻的检查,所以就是一个警告处分。

    任雨泽感到过于轻了,但那是自己让人家全权的处理啊,这怎么怪的了人家,要是不放心你就自己处理吗,所以他什么也没说。

    但葛副市长可不干,他今天专门把这个拿过来给任雨泽看,那也是有目的,你任雨泽不是想来套我吗,好的,我今天就这样处理了,但我也要把你栓进来,想要我一个人承担这样的事情,你做梦,他就对任雨泽说:“任市长,你看我也就是做个调查工作,这上面的意见也就是我个人的看法,所以怎么处理还是你要点头才算。”

    任雨泽看着他很随便的说:“我上次不是给你写清楚的吗,你全权处理,你看应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任雨泽的意思那是很清楚的,他也是心里恨透了葛副市长的,现在你处理重也罢,轻也吧,我是不管,但我会记下这问题,在需要的时候我们慢慢的来说。

    葛副市长就说:“哪还请任市长签字认可一下。”

    任雨泽感觉到了自己这招已经让对方看出来了,但没有办法,只好继续推诿扯皮了,他就说:“我就不用签字了,你处理就可以。”

    葛副市长是老官场混的,这其中的道道也明白,他也知道自己算计了任雨泽几次,任雨泽就是脾气再好也不会就这样算了的,迟早是要和自己翻脸,所以这把柄是绝不能落在他的手上,这样想想,他就笑着说:“你是政府的老大,你要是不在这上面签字,那我就不敢这个处理报告了,我先拿回去。”

    任雨泽一想,怎么办,先拿回去?那不知道要等多久才可以处

    看来他是不见我签字就不会处理了,任雨泽犹豫了一会说:“那你就先放下,我一会仔细的看看再说。”

    葛副市长心里就冷笑着说:“想来套我,你还嫩了点。”他放下了处理报告,就说:“那市长看完了叫我,我过来取报告。”

    葛副市长边走就边想,量你最后也是乖乖的把字签了,你那点小聪明谁不知道,你不想现在

    就惹的满塘子的蛤蟆叫,怕大家都起来抵制你,那就老实的签吧。

    任雨泽看着葛副市长走了出去,他的目光有点呆了,任雨泽也有了些郁闷,他现在就像是一个想逮老鼠的人,老鼠没抓住,还让老鼠夹子把自己的指头给夹住了。

    现在任雨泽面前摆了一个大大的难题,签还是不签,如果是签了,那这事就这样算了?要是自己不签又怎么办?自己难道是冲出来重新处理,他很为难。

    有时候人的运气就有这么好,秘书小纪在这个时候走了进来,今天有两个文件要请许书记审阅的,他是过来拿文件,任雨泽就嘿嘿的笑了:你葛市长不是让我签吗,好,我给你找个级别更高的,一定给你好好的签。

    任雨泽就对小纪说:“纪秘书,你去的时候把这个也给许书记看看,就说是我写的意见,请书记看看,他要是同意就让他在上面签个字,我们就按他的指示处理。”

    任雨泽就不相信,许书记能这样轻松的放过自己的这个处理意见,他一定会好好的看,最后他签什么就算是什么,和我就没关系了,这样想想就好笑,简单的事情让自己给折腾的,唉,要是自己手上有权,那里用得着这样麻烦啊。

    秘书就把那几份文件和这个处理报告一起送了过去,许书记也就把文件随便的看看,都是政府要的一些学习啊,思想啊什么的,他也就没有当成一回事,拿笔就给签了,但当他看到那个处理报告的时候,他就眉头皱了起来,问小纪道:“这是任市长的处理意见?”

    小纪本来刚进来就想说给他,可见了许书记心里很有些害怕,就把刚才任市长交代的话都忘了,现在见许书记问起来,才赶忙说:“市长说的,你要是没什么意见就也一起签了,他好按你的指示处理。”

    许书记冷笑一声道:“你们市长可是真会做好人,这么严重的问题就这样算了。”

    说完这话,他感觉自己有点失态,怎么可以在一个秘书面前说这样的话,他就咳了一声说:“你先回去吧,这个报告给我留下,我来处理,不麻烦你们市长了。”

    小纪那敢和许书记多说什么,就赶忙的离开,回来他就给任雨泽做汇报了,任雨泽听了汇报,心里自然是舒服,但还不能表现出来,就对小纪说:“书记要处理,那就让他处理吧,我们就等他的决定。”

    不过任雨泽对葛副市长的狡猾也是有点警惕,看来这个人还是不简单的,以后对他要多个心眼,没想到他就这样轻易的看出了自己的计划,难怪别人说,这个大院里面是藏龙卧虎。

    这时候他就想起了云婷之当市长的那时候,云婷之是经常是眉头紧锁的样子,自己当时没有在这个位子上,那是不理解他有多难,现在自己是身临其境才知道,做一个市长真比自己在洋河县做县长和书记的时候还要难。

    过了两天,许书记就召开了一次常委会议,提前也没有说今天讨论什么,到了下午吃完饭,任雨泽就从家里走路过来了,他现在基本上没有急事的情况下,出来都是走路,不想坐车,更不想骑自行车,不想坐车是想锻炼下,不骑自行车是感觉有点掉价,所以就走走路,转一转到了市委。

    许书记今天来的还算早,在他的旁边那是专门给任雨泽留得位子,常委会的位子基本是固定的,你排行老几就坐那个位子,排名越靠后,你坐的位置离书记就越远,那你离党的温暖也就没有坐在书记旁边的人近了。

    任雨泽坐下就掏出了一包烟来,这也是他走的时候专门带上的,他知道会场上烟鬼多,所以就专门带上了两包准备给大家的,他的烟现在就是稳在二十元一包的样子。

    到不是他抽不起好一点的,只是一个习惯这牌子,一个也怕抽的太好惹人眼红,所以别人给他送的中华什么的,他都没怎么动,有时候给他老爷子带回去,让他抽。

    现在他就把这烟给几个坐的近一点的人散了过去,很快,半包烟就不见了,他帮许书记也点上,笑笑问:“书记,今天是有什么事吗?快下班才给大家通知到。”

    许书记也笑笑说:“没事我们坐这干什么,那当然是有事了,一会你就知道了。”

    任雨泽别别嘴,笑着自嘲的说:“还给我保密。”

    许书记见大家都做好了开会的准备,他就敲了敲桌子说:“大家静下,现在开会,今天叫大家来是有一个干部处理决定让大家议一下,这个事情我现在也给大家说个老实话,是没有和其他常委预先碰头的,因为我感觉是不会有太大的分歧的,大家一会一听就知道了。”

    说完这些,许书记用眼扫了一眼任雨泽,心里道:既然你怕得罪人,那我就来,你可不要说我没给你权利。

    许书记又看了看在座的各位,然后说:“现在我就不多讲了,请纪检委刘书记给大家说说。”他说完点头示意纪检委书记刘永东接着讲话。

    纪检委书记刘永东就拿出了一份处理意见书来,给大家读了起来,他也是今天才看到这个报告,许书记把他叫了过去,让他看完了报告问他有何感想,他就估计许书记是要从重处理这两个了,所以就说:“看报告上的处理是轻了一些,不知道市长是怎么想的,要不要再问下他。”

    许书记嘴里哼了一声说:“不用问了,他刚来,自然是不想得罪人了,这事还是我们来处理,你看应该怎么处理为好。”

    纪检委书记刘永东是老纪检了,知道这事要是放大了那就不得了,但他又怕任雨泽对自己有什么看法,到现在他也似乎认为这处理决定是任雨泽下的,所以就想了想说:“我的意思看能不能免去职务,既然钱已经补上了,其他的就算了吧?”

    许书记也是想了想,看着他说:“你意思是就不再去调查了,就按玩忽职守,免去局长职务。”

    纪检委书记刘永东赶忙说:“我这也就是个建议,到底怎么处理还是你拿个大主意,我听你的。”

    许书记也就不在想什么了,大手一挥:“就按你这想法,你去搞个处理意见,晚上开会讨论,要是大家没什么意见就马上宣布。”

    纪检委书记刘永东还是小心的问:“那书记你看,我还需要提前和任市长汇报下嘛。”

    许书记摇了下头说:“上会了在讨论,他有意见可以会上说。”

    现在纪检委书记刘永东就拿着今天他们做好的处理意见书,读了一遍,读完他没有看许书记,先看了看任雨泽的脸,想看看他是个什么表情,自己的报告相当于把他的报告全部推翻了,他知道任雨泽不是个好惹的主,所以还是小心的观察下,怕他飙。

    飙!任雨泽才不飙呢,他在心里偷着笑,你葛副市长虽然是圆滑狡诈,但我也不是啊斗,现在就看你怎么笑的起来了,事情是你处理的,最后搞成这样,只怕你不好给那两个局长去解释了吧。

    你想装好人,我还想哩。

    纪检委书记刘永东读完了会场上没有人说话,许书记就只得再次说:“大家对这事也可以议一下,虽然我是这样想的,但我们这不是一言堂,我也不是封建家长,大家有什么就说下。”

    谁敢说,从许书记那话里是听出了他对这样决定的赞同,也许这决定本来就是他的意思,但从他表情里也看出一定是和任市长有什么联系,不然他说话的时候为什么老是瞟任市长,既然是这样,那还是不要急着说,再看看。

    看到会场上的这个状况,葛副市长倒是想说,他真想站起来提出点不同的意见,但他敢吗?这是许书记定的方案,他前一天刚被许书记骂了还没回过神,也没解释,现在他哪敢再出来表示反对。

    葛副市长就只有在心里骂任雨泽了:臭小子,你真行啊,套我没套上,现在又套上了许书记,可怜我对那两个局长都保证过的,他们还在等我的好消息,现在看来是完了,那十万元我也是得不到了。他是越想心里的气就越大了。

    吕副书记看看大家都不敢说,他知道自己现在不带个头,那今天这会场上就没人言了,现在自己必须站出来,这是必须的,就算是得罪了任雨泽也要出来说,自己又不是没得罪他,多一次,少一次也没什么区别。

    吕副书记就站出来说了很多同意,应该,可以的话,这才让许书记的脸上有了点笑意,但也就是那一点点的笑意,很快就消失了,因为副书记说完又冷场了,其他人那里还敢说,今天这架势一看又是正对着任雨泽来的,这任雨泽就那么好欺负啊,算了,还是一个字:等。

    这让许书记很是头疼,怎么这些人就这样怕任雨泽,他又不是神,有什么好怕的,连个态都不敢表,他正在为难中,任雨泽说话了:“今天纪检委对这两个同志的处理意见,我看是合适的,我们的同志都要以他们为戒,我同意这样的处理。”

    任雨泽就是要掐着这个点才说,让你老许看看,在这;临泉市里,不是光你一个人有威信的,我也是有的,你不相信你就看,我一说完一定大家都言。

    任雨泽这样想是对的,大家一见他也表态赞同了,虽然有点不理解,但既然两位主官都统一了,我们还有什么好说的,那就表态啊,赶快开完会好回去,所以就哗啦啦的,你也说,我也说,很快的都表示了赞同,许书记对任雨泽这样爽快的表示赞同也不太理解,但不管怎么说,大家同意了就是好事,看来任雨泽还是个识时务的人吗。

    许书记这样想想,也就对任雨泽从轻处理这事,让自己不舒服的感觉少了很多。

    最近几天,任雨泽一直在想乔董事长的事情,他也是有意的拖一拖,不是有十五天时间吗?那自己何必急在一时,等时间到了跟前,急的就是她乔董事长了。

    想了几天,任雨泽就找到了问题的关键,他在深思熟虑以后,叫来了市长助理李军,这是一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高文凭助理,听起来市长助理级别很高,权利很大,实际上却全然不是那样,在政府,他们助理的权利并没有多少,他们的闪光灿烂,完全要取决于市长的使用和信任,市长可以让你分担他很多工作,也可以让你闲的慌,市长可以让你代表他们出现在一些场合,也可以叫你老老实实的在办公室坐的**长茧。

    所以对市长的讨好,和抓住每一次机会表现出自己的忠心和能力,就是每一个市长助理急切需要做的事情,李军也是一样,在任雨泽给他打过电话以后,他就在最短的时间里来到了任雨泽的办公室,见到了任雨泽。

    任雨泽用微笑迎接了他:“李助理,过来了,坐吧。”

    李助理先是过来帮任雨泽把茶水添满,才准备坐下。

    任雨泽就说:“哎,你也泡杯水吧。”

    李助理就谦虚的笑笑说:“市长不用管我,我刚喝过。”

    任雨泽也就不用多做客气,指了指自己对面的靠椅说:“坐下来,我想请李助理帮我办点事情。”

    李助理就很快的坐下,并从自己的兜里掏出了笔记本和笔,准备记录。

    任雨泽摆摆手说:“不用做记录,事情很简单,一听就记住了,但做起来恐怕有点难度。”

    李助理就把闭合笔记本放在了桌上,心里想,事情难一点才好,要是很简单的问题,就是做好了也显不出我的本事来,他就恭顺的说:“请市长指示,我会尽力完成。”

    任雨泽很欣赏的看了他一眼说:“你帮我调查一下汉口区北江化工厂的事情,主要就是他们最近为什么需要一大笔资金,这资金的用途是什么,注意,不要被他表面购地的假象蒙蔽,要找出真实的原因。”

    李助理就知道这件事情的重要性了,乔董事长和任雨泽应该是在洋河就有隔阂,而现在任雨泽要调查他,自然是为了下一步制约和对付他,看起来,任雨泽能让自己帮他办理这件事情,也算是对自己相当的信任了。“女市长的**:官情①②”,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