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女长的隐私:官情①②最新章节 > 女长的隐私:官情①②最新章节列表 > 九十一章陷阱丛生,步步惊心
    九十一章陷阱丛生,步步惊心

    一会江铭晟就到了,大家就又是一阵的**,罚酒的,碰杯的,闹成一团。《》

    这一下到把任雨泽给解放了,酒也可以少喝点,最后连挡帐的钱都没让他出,他就整个的也算是混了一顿。

    那几个行长是不想喝了,心里都牵挂着这身边的小姐,连连摇手,坚决不喝,都说自己今天有点高了,想回去休息,听他们这样说,任雨泽也就不再勉强,又谝了一会,就看着他们带上小姐离开了。

    任雨泽送他们都走了,也就准备打掉给自己安排的那个小姐,但那个小姐却挽住了他的胳膊,说要和他一起去。

    这是一个美丽的女孩,穿着偏襟白地略带小紫花的中式连体裙,古朴典雅,它将女孩**的胸、纤细的腰和有些微翘的臀勾勒得恰到好处,裙身刚刚过了膝盖,裙旁恰到好处的双开叉既实用又不显风张,她深棕色略有些弯曲的头在脑后随意地挽成一个髻,一缕有些弯曲的头自然地垂下来,似挡非挡,凌而不乱,高鼻梁洼眼睛,微微上翘性感的薄唇,整个的面孔带着一种蜜蜡一样的光泽,因为有了一点酒精的作用她白嫩的肌肤从额头到脖颈多少有些粉,给她原本冷艳的面孔又多添了几分妩媚。

    任雨泽在这样的美女面前是容易动情的,但今天的场合和时间不对,一个是有刘主任在,他还不愿意让别人现自己的弱点,在一个自己刚当上市长,还有很多事要做,所以他只有拒绝了她,任雨泽的心里是不忍的,可他告诫自己,必须这样做。

    江铭晟就要带任雨泽单独的娱乐一下,从夜总会出来,凉风一吹,任雨泽的酒意就拥了上来,感觉自己是豪气干云,二话不说,告别了刘主任,就上了江铭晟的小车。

    江铭晟一边开着车子,一边对任雨泽说道:“任市长,刚才那种地方不适合你了,万一生点什么,或是被人现你出入这地方,对你的展有害。”

    任雨泽微笑道:“我也是没办法啊,求人家办事,只要如此,只是我真的对这样的场合不适应!”

    对于江铭晟所说的自己不适应到那种娱乐场所的事情,任雨泽也深有同感,今天要不是陪几个行长过去,他还真不会随意进出那种地方。

    “你现在带我去什么地方?”任雨泽问道。

    江铭晟说道:“我带你去看看高雅的东西。”

    任雨泽带点戏谑的笑问道:“看高雅的?”

    江铭晟听出了任雨泽揶揄的味道,就说:“任市长,你小看人了不是,我江铭晟现在好歹也算是成功人士,跺一下脚,这北江省城和临泉市的娱乐圈也要震动一下的,当然得提高自己的素质不是?”

    任雨泽让人家看出了心思,很不好意思,现在就连连点头不已。车子很快就开进了江铭晟的分公司里面。这是一幢很气派的大楼,任雨泽赞道:“很不错麻,你现在的公司很有规模!”

    江铭晟嘿嘿一笑说:“这是我租人家的大楼,不是自己的,我的大本营在省城呢。”

    车子刚开进去,就有人过来恭敬地叫着江总。江铭晟昂着个头,根本没有理这几个人,把钥匙一扔就对任雨泽道:“任老弟,我们进去。”

    任雨泽一听,呦喝,到了人家的地盘,这称呼都变了,电梯不断上升,两人来到了一间装修得很是豪华的小舞台间。

    看来江铭晟这公司真不简单,任雨泽也听过现在很多大公司都有自己的一套攻关办法,有的有专门的舞厅,有的有专门的餐厅,就是为了攻关使用。

    一进门江铭晟就大声对着一个头在后面散披着,脑门光光的年轻人问道:“准备好了没有?”

    那年轻人忙躬身道:“江总。你放心,全都准备好了。”有意思的是这里面摆放了几个巨大的沙,沙前面摆满了各种吃食,江铭晟拉着任雨泽过去坐了下来,说道:“今天让你欣赏一下高雅的东西,这是一个专场歌舞晚会。”

    任雨泽四周看看,疑惑道:“专场歌舞会,好象来观看的人并不多!”

    江铭晟哈哈大笑道:“任老弟就外行了不是,这专场是专门针对你的专场,就表演给你看。”

    任雨泽这才知道江铭晟搞那么大的阵仗,搞了半天就演给自己一个人看。

    “太奢侈了不是?”任雨泽说道。

    江铭晟说:“高雅的东西就图一个静字,你就专心欣赏吧。”

    江铭晟打了一个响指,就见舞台上的灯光不断变幻,整个的演出场都陷入到了一种似梦似幻的环境中。任雨泽心想这江铭晟还真是能够搞事的。

    “一边欣赏,一边休闲,这才是一种高雅的生活,那些一进门就**的地方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意思,你说是不是。任老弟。”江铭晟对任雨泽笑着说道。

    任雨泽就茫然的点点头,也不知道他这理论是不是正确。这时从外面又进来了几个女孩子,都是那种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任雨泽这才现沙旁边早就摆放了两个泡脚盆。就见一个女孩子忙活着把盆里的水调拭到合适的温度后,蹲在任雨泽的面前脱起了他的袜子。

    这行为吓了任雨泽一跳,看向江铭晟正要讲话时,就见那边的一个女孩子已把江铭晟的脚放进了盆里,细心地按揉了起来。任雨泽才明白过来,这是一边看表演,一边享受足浴啊,拽,拽。

    舞台上已经开始,悠扬的乐曲中,身旁帮着任雨泽按揉着肩膀的女孩子小声介绍道:“现在为你表演节目的是省城一个新秀,她歌曲的特点是清纯……”这女孩子一身紫色的服装,站在台上,整个人给人一种非常清纯的感觉。双脚泡在温热的水里被揉着,身后更有人非常专业地轻轻按揉。

    耳中更是听着台上那歌手清纯的歌声,任雨泽感到全身都有了极大的放松。

    “怎么样?这环境不低俗吧?”江铭晟笑着问道。任雨泽并没有去答话,而是看着台上的那歌星,他好象有些记忆,这歌手似乎也真是在电视里面看到过,要是让人家来临泉市,不知道这江总要掏多少银子啊。

    任雨泽想到这,暗暗的摇了摇头。

    “看好谁,你就说一声,我让她来陪你。”江铭晟小声说道,任雨泽吓了一跳。

    随后的是三个美丽女孩子的歌舞表演,就见三个身着爆露的女孩子一上台来就疯狂地边唱边舞,那火热的**就象会融化人一般。

    “这是雷电三人组合,在省城人气也旺……”身后的女孩子又介绍着。

    “怎么样,这三个女孩子很够味吧?”江铭晟转过头来问任雨泽。

    任雨泽客气说道:“呵呵呵,我对这样的还真不太懂行。”

    江铭晟叹道:“就知道我喜欢表面上清纯,暗地里疯狂的那种!这三个我来享受吧。”说话间,对他身后的女孩子道:“把她们三人叫来。”没过一会,雷电三人组合就来到了江铭晟身边,三个人见到江铭晟都恭敬道:“江总好。”

    江铭晟招手道:“来,陪我看戏!”三个女孩子高兴得坐到了江铭晟的身边,有两个紧紧挨着江铭晟坐下,更有一个小声询问江铭晟喜欢吃什么东西,在听到江铭晟要喝啤酒时,她急忙端起了啤酒喂起了江铭晟。

    任雨泽现在是看明白了,这里完全就是一个打着高雅的名目的庸俗节目。

    正想着,就听一种非常悦耳的琵琶声传出,一个身着古装,头也高高挽起的女孩子怀抱着琵琶专情地进行着弹唱。女孩的肌肤很细腻,也很白,那旗袍把她的身体曲线勾勒得有着一种古典的美,那双灵动的眼睛更是有着一种朦胧感。

    江铭晟这时还没有等任雨泽身后的女孩介绍,他先就介绍了,对任雨泽说道:“怎么样,我就知道你喜欢这种类型的,她是刚从省音乐学院毕业的。是高材生,属于我们公司重点陪养的人,你看她那双眼睛,朦胧中有着一种**,相信只要我的公司一捧立即就会红遍整个北江省。”

    任雨泽的确被这女孩的那双眼睛所吸引,随着她的弹唱声,任雨泽仿佛感到自己正置身于一处优雅的环境,这意境很常美,看着那双眼睛,里面除了一种宁静之外,怪异的是还有一种极强的**,任雨泽的心中都有一些跳动,就想好好的关爱一下这女孩子似的。

    看到了任雨泽这样子,江铭晟心中高兴,终于还是有了任雨泽喜欢的人物。

    江铭晟就笑了起来,随着江铭晟的同学们,朋友们不断的掌握了实权,江铭晟在圈子内的地位也越稳固,他的生意也是越做越大,利润也是不断的叠加,这除了生意人的狡诈外,江铭晟还有常人没有的,独到的眼光,他可以很早就对未来有潜力的东西,做预先的投资,现在对于任雨泽这个极其有可能升起的政治新星,江铭晟早就下了决心,无论如何也得提前拉上任雨泽。

    “她叫韩丽莎!”江铭晟小声对任雨泽说道。一曲过后,任雨泽感到耳中还回荡着这优美的歌声,沉醉中的任雨泽就连江铭晟叫人去叫韩丽莎过来都不知道。

    “江总好。”韩丽莎身着戏装,袅袅而至,身上那种高雅的气质把几个女孩子都比了下去。

    “这位是任老弟,你叫他任哥就好了,任哥满意了的话,你就成功了!”江铭晟对着韩丽莎说道。

    看了一眼任雨泽,韩丽莎虽然心中疑惑,想不出那么年轻的这个男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虽然他很英俊,但长相在今天这个时代,算个屁!

    不过,她同样知道一件事情,在这圈子里面,举办这样的一种专场,针对的一定是那种贵气凌人的大人物,这样的专场。就算是那些有钱人都不一定能够享受到。所以她还是很温柔的轻声对着任雨泽道:“任哥好!”

    任雨泽的心中的确对这女孩子很喜欢,看到江铭晟花了那么大的一番功夫搞这个,知道江铭晟是想通过这事讨自己的欢心,同时,不要看任雨泽醉了,他还是知道江铭晟在市里,以及省城,特别是和韩副省长的关系,这种人最好不要为敌,任雨泽也没有再装佯,对韩丽莎道:“来,坐下说话,一起看表演。”嗯了一声,韩丽莎上前几步,紧挨着任雨泽坐了下来。

    看到任雨泽同意韩丽莎坐在身边,江铭晟高兴道:“任老弟,到了这里就算是到了家里了,没什么问题的,你尽管放心,我还会害你?往后有这方面的重要招待,你就到我这里来,保证都是不会对你带来麻烦的人。”

    舞台上这时是一个节目接着一个节目的进行,认真说起来,除了舞台小点之外,江铭晟让人安排的这台节目真的是精彩得很。

    “看来你的公司人才不少?”任雨泽赞道。

    江铭晟很有点自得的说道:“反正娱乐圈就这么回事,只要有势力,展起来就会很快,我在省城的娱乐界投资不少了,也是该到收获的季节了。”

    “要把心多用在生意上。”任雨泽有些担心他玩物丧志。

    江铭晟说道:“我不比你了,我就一个玩乐的主,你放心,今天到这里的人全都是自愿的,做得好了,公司会全力培养,对大家都有着好处。”

    任雨泽一直有个疑惑,现在就问:“你不是做装修的吧,怎么和演艺圈也熟悉。”

    江铭晟哈哈哈的大笑说:“装修只是我公司的一个项目罢了,我主要做建筑和演艺公司,其实当你有很多朋友的时候,做什么生意,那都是一句话的事情了。”

    任雨泽就想到当初韩副省长给自己打招呼的事情,他摇了摇头,暗自叹息,是啊,对这些人来说,只要挣钱的项目,他们想做都可以拿到手的。

    韩丽莎用牙签插了一块果肉喂给任雨泽,韩丽莎也有些奇怪地看着任雨泽,她听到了江铭晟不断对任雨泽的称呼,更看出江总对于这个年轻人有着一种刻意讨好的感觉,她在猜想任雨泽的身份的同时,心中也加上了几分小心。

    作为音乐学院的校花,韩丽莎的周围一直都不乏追求者,更有不少的大老板提出包养,不过,她一直都有一个梦想,就是要成为顶级的歌星,可是,进入到了社会才知道,要想成功,不付出是决不可能得到。

    进入江总的这公司是她经过深思之后决定的,她早就通过关系知道了江总的情况,据说江铭晟的后台是一个副省长,她感到只有在江总这样的公司里面,自己才会有大的展。

    今天上午韩丽莎接到通知,说是要参加专场演出时。她有过犹豫,混在这里面那么一段时间,她当然知道这种所谓的专场演出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这其实就是一个让看演出的人选美的过程。当然了,这样的事情对于许多年轻的女孩子来说都充满了诱惑,只要得到了贵人的提携,很快就能够被重点扶持,成名是很快的事情。通知她的人同样暗示了,今天的这活可不比一般,是江总亲自布置的,听说来人连江总都要讨好。对于今天这场专场演出,公司的不少女孩子都想上,只是在选择人员时,江总有一个要求,必须是那种处事不张扬,并且最好是**之人,正是因为江总的这一要求,韩丽莎才被作为一个优先人物被选中。

    当然了,对方并没有逼迫,讲清了情况之后由自己决定。现在的娱乐圈里面也开始有着这种小型的专场演出,大家都心知肚明。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只是一种各取所需而已。终于下定了决心之后,韩丽莎也就精心地进行着修饰,从省城坐专车,赶了过来,刚才在表演的时候更是融入了自己的情感,没想到还真的被贵人看上。

    在韩丽莎的想法中,江总都要讨好的人物肯定是一个挺着大油肚的老头子之类的人物,结果到了近前一看才现这完全就是一个年轻人,而且还是一个很帅气的人。

    但这个人是什么样的人呢?听着江总与任雨泽的交谈,她吃惊地现,任雨泽这人竟然有可能是一个高官。这么年轻就是高官?只怕也达不到哪去吧!

    呵呵,假如她现在就知道任雨泽是临泉市的市长,她一定会很诧异的。

    韩丽莎自从看到了任雨泽本人之后,她那种来之前多少还带有着不情愿的心态早已消失,如果这年轻人真的喜欢上了自己,就如江总所言,自己可能就真的成功了!

    “任哥,要不我请你跳个舞?”韩丽莎邀请着任雨泽。

    任雨泽看了一眼正泡着的脚笑道:“想跳也不行,你没看到我的脚正泡着。”

    江总在一旁笑道:“任老弟,你老土了不是,到了这样的场合就图一个随心所欲,不是有句话吗,叫做欢乐今宵,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看到没有,我这地下铺的是新疆的高级地毯,决不会让你的脚冰着。”

    任雨泽惊讶道:“光脚在地毯上跳舞?”

    江总对着身后的人道:“来一曲适合贴身跳的舞曲。”

    话音刚落,舞台上很快就变幻了一种悠扬的歌曲,一个女孩子在台上深情地唱了起来。灯光调得如梦如幻,刚才在台上表演节目的女孩子们都在舞台上表演起优美的舞姿。江总拉起身边的一个女孩子,光着脚,早已搂着一边跳,一边朝舞台上跳去。

    他还对着任雨泽道:“一起来,今天要尽情欢乐。”

    韩丽莎这时已经拉着任雨泽过去跳了起来。这赤脚跳舞还真是第一次。韩丽莎也把她的鞋子脱了,由于刚才她表演节目就没有穿长袜,现在干脆就赤着白嫩的一双脚跳了起来。

    迈步当中,韩丽莎的整个身体都贴在了任雨泽的怀里,双手更是搂在了任雨泽的脖子上,就象是一对情侣正在静静享受着这种温馨一般。

    受到江总的感染,任雨泽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的,对于这样的场合却有着一种尽情享受的感觉。舞台上很快就有着不少对的人在跳舞,除了江总和任雨泽这一对之外,其她的女孩子们更多的是进行着独舞。江总就在这台上不断与女孩子们相拥而跳,显得很是投入。

    “任老弟,怎么样,有没有一点古代皇帝的感觉,有时我就在想,古代的皇帝不外就是这样置身于女人当中,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本来还有些享受的任雨泽在听了这话之后头脑就有些清醒,再看看这里的情况,心中就在犹豫起来,自己这样做,是不是太腐化堕落了?现了任雨泽心情不定的情况,韩丽莎还以为任雨泽也想学江总去拥着其她的女孩子跳舞的样子,心中一急之下,身体就开始不断摩擦起任雨泽的身体。一阵摩擦之后,任雨泽醉意中的**也被引燃,搂着韩丽莎的手也开始在她的身上慢慢地摸索起来。

    韩丽莎今天是打定了主意了,看到了江总那么一付讨好任雨泽的样子,她感到今天一定是自己的机会,反正自己的**之身迟早得被男人破去,给了这个年轻的男人也不亏。

    拥着任雨泽的身体,她完全能够感受得到,这是一个有着阳刚之气的男人,从他那不断摸索的手劲上可以知道,这人很强壮。一想到这些,韩丽莎的脸上就有些热。

    韩丽莎轻声道:“任哥,旁边那里有一些单独跳舞的地点,要不,要不我们过去?”

    任雨泽听到这话,心火更足,看了一眼韩丽莎所说的那方向,果然有一个小门。这时任雨泽现江总正搂着一个身材火爆的女孩子进入到了右边的一个小门。任雨泽在韩丽莎的引导下也很快进入到了左边的一个小门。

    进入小门之后才现这里别有洞天,有着好几间单独的房间。音乐还在不断响着,歌声仍然悠扬。韩丽莎感到自己的心跳得非常的厉害,今天就将让自己成为女人了!打开了一间房门,两人很快进入到了里面。

    韩丽莎反手把门关上之后,还没有忘记把锁反锁上。门锁那轻脆的声音中,任雨泽已经清醒了过来。看着仍然还在自己怀里,身体散着强大热量的这个女孩子,任雨泽在这瞬间犹豫起来,任雨泽真想也有一种彻底泄一下心情的想法。房间里面装修得很豪华,完全就是一个诱人产生**的房间,巨大的电视上播放的还是外面的歌舞情况,外面并没有因为任雨泽他们的离开而停止,不过,现在的表演内容更多的是一些狂热的舞蹈。

    韩丽莎弯着腰细细擦拭着刚刚进屋之前被弄脏了的小脚,如玉颗般浑圆晶莹、微带透明的足趾拭去尘灰,逐一显露出原本的可爱模样,幼嫩的脚底板儿没有一丝粗皮硬茧,白晳中透出一股近乎粉橘的淡淡酥红…。

    任雨泽的目光虽然已经有了一种欲~情,但还是对韩丽莎道:“谢谢你陪我跳舞。”

    韩丽莎摇了摇头道:“任哥不要这样说,我是第一次,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

    这话一出,任雨泽就吃了一惊,还是处~女,这让任雨泽大为震撼,他在迟疑着,在抗拒这自己心里的矛盾,但韩丽莎没有给他太多的时间考虑,她整个人就贴了上来,抚摸起任雨泽的一些关键部位了。

    任雨泽有点喘息了,他也搂着韩丽莎的身体摸索起来。

    韩丽莎这时仍然还是那套古典的装束,高高挽着的头让任雨泽就有着一种征服了一个王妃的感觉,也不知怎么的,任雨泽看到身着古典装束的韩丽莎,心中所想的就是要把她征底地征服。

    在任雨泽的狂热动作中,韩丽莎心底里面的那种欲焰也充分调动了起来。看向了对方的眼睛,任雨泽从韩丽莎的眼睛里面看到的那种特异的眼神又融入了一种迷离。

    任雨泽轻轻的对她说:"韩丽莎,你真漂亮…。"

    她红着脸说:"你喜欢就好。"

    他就抱着她的脸,把在她脸上亲着的嘴唇慢慢的盖住了她的嘴唇,他把她的粉唇舔开,她也迎合着他的舌头,两个肉团碰在了一起,两个舌头不停的在他们的嘴里打架,他感觉她的嘴内滑溜溜的。她也很兴奋,不停的呻吟着,他的手开始不老实了,他就开始摸她的身体,腰,小腹,手臂,大腿,最后是咪咪,她的咪咪挺挺的,很结实,他搁着衣服轻轻的揉着。

    他不管三七二十一,转着圈的,有时候还使一点劲,他感到手掌各有一个小股球在游动,他知道那是她的葡萄,没想到搁着内衣和上衣,她已经硬了起来。

    他抬头看她,她正闭着眼睛享受呢,但嘴还张着,他于是上去用他的嘴堵上了她的嘴,他们再一次的热吻。

    她头散开,依然是那楚楚动人脸颊,美丽的大眼睛,呼扇呼扇的,就像要飞起来似的,甜甜的嘴唇,细腻的肌肤,匀称的大腿,他吻了她好久。

    就在任雨泽将要兴奋和冲动的时候,他眼前幻觉般的出现了江可蕊和韩丽莎不断变换的脸庞,他倏然一惊,赶忙放手,头上也惊出了冷汗,这不过是一个生意人对自己起的一次小小的进攻,而自己的定力竟然如此的不济,这样做是不是已经表明自己开始堕落和腐化起来,虽然她似乎是主动,她也没有什么诉求,但江铭晟呢?有一天这个单是要自己来付账的。

    更何况还有江可蕊,自己对的起她吗?

    想到这任雨泽的冷汗就明显的多了很多,他松开了韩丽莎,他颓废的低下了头,

    任雨泽有点怜惜的看看已经激动起来的韩丽莎,最后还是狠狠心,对她说:“不好意思,我有些失礼了。”

    韩丽莎感到不解,也很迷惑的看着任雨泽,说:“怎么了,任哥不喜欢我吗?”

    任雨泽摇下头说:“你很美丽,也很可爱,但我不能因为你美丽就夺取你的未来,我要走了。”

    韩丽莎惊讶的说:“怎么了,任哥要走了吗?”

    任雨泽有点惭愧,自己就这样的走了吗?但不这样走有能怎样?自己可以对她负责吗?任雨泽嗫嚅着说:“我想离开了,你可以记下我的电话,我叫任雨泽,以后有什么事情我能帮忙的一定尽力。”

    韩丽莎就笑了,她拿出了自己的电话,在上面记下了任雨泽的名字和电话,最后对任雨泽说:“你的名字很好,我会永远记住你的名字,你还会记得我吗?”

    任雨泽使劲的点点头说:“我也会永远记住你,不管什么时候,都会记住。”

    韩丽莎就又一次的把自己有点冰冷的嘴唇贴在了任雨泽的唇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韵味十足的吻。

    任雨泽离开了,他连和江铭晟的招呼都没打,他走的很匆忙,直到坐上了出租,他才从心里平定下来,想一想,任雨泽自己都感觉有点后怕。

    第二天一早,任雨泽又没有迟到的来到了市政府,进了办公室,还没泡好茶,就见彭秘书长和秘书小纪一起急忙忙的跑到他办公室来,任雨泽估计是不是购房户又来了,就见小纪说:“市长,他们又来了。”

    任雨泽看他那紧张样就想笑,然后对彭秘书长说:“今天他们来的人多吗?”

    彭秘书长就回答:“没有前天多,但也有二三百人吧,你看这事怎么处理为好?”

    任雨泽就笑笑说:“你下去打个招呼,就给他们说我今天就给他们解决问题,让他们选出二三十个代表,你带他们到三号会议室去,我在那和他们谈。”

    彭秘书长也就不再多说什么,急急忙忙的赶了下去。

    任雨泽抓紧喝了几口茶,知道一会自己要大费口舌的,喝完以后,任雨泽就走到了窗户跟前,透过那窗户向下面一看,就见下面果然站了很多人,只是今天比前天守规矩的多,都在门的旁边站着,没有堵门,彭秘书长正在那和他们商量,不过看样子大家都是很平和,任雨泽这才放下心来,然后就给小纪交代:“一会你在外面盯着,要是我们老谈不下去,你就抽空子进来装着叫我有急事,知道吗?”

    小纪有点茫然的点点头,任雨泽心里想,这娃可能危险,这样的事只怕他做不了,但也不在多想,没有他,自己应该也能应付的过来,任雨泽赶快再喝几口水就准备下去了。

    等任雨泽到了三号会议室,里面已经是坐了二三十人,彭秘书长也在里面陪着,见他一进来,彭秘书长就走过来招呼他,那些坐着的人一听彭秘书长叫声市长,都一起站了起来,脸上充满了期待和希望。

    老百姓基本上不太认识任雨泽,过去任雨泽在洋河县名气是大,还多次上过报子和电视,但那似乎报纸和真人还是有差别的,对一个老百姓来说,他们的关注重点并没有太放在领导身上,这些老百姓很简单,就想过好自己的小日子,至于你什么领导,什么好官,贪官,他们也就是茶余饭后说说罢了。

    这时候一看到任雨泽,大家还是有点惊讶的,这娃年纪不大啊,这就当市长了,真是难以想象,不过这样年轻的一个市长,还是刚来临泉市没几天,要想解决这个问题,难度大,过去大家都闹了多久了,临泉市政府和市委都没一个好的方案让大家接受,他来,只怕也是卵一滩,唉,希望不大啊。

    任雨泽笑着对他们摆摆手说:“大家先坐下,今天我就是专门来商量你们的事,大家也不要紧张,坐下来慢慢的说。”

    那几十个代表也就陆续的坐了下来,不管怎么说吧,还是抱了点希望的,见他亲自来接待也有些感激,过去一般都是最大来个副市长接待。

    任雨泽就很耐心的听他们讲述了过去买房交钱,现在又要上调百分之二十,他们做出让步可以加上百分之五,但房地产公司一点都不让步等等的一些情况,等他们说完,至少已经过去了一个来小时,这些情况任雨泽大概也是知道的,但今天既然是来解决问题,那就要先听听人家的话,所以也就很耐心的一直听了下去。

    听完以后,任雨泽又要过了一份当初购房时候的那个合同,自己又看来一会,在他看合同的时候,会议室是很安静的,几十双眼光都在注视着他,他脸上的每一点细小的变化,都会一下下的牵动那下面几十个人的心。

    看完合同,任雨泽凝神片刻,这才开始说话:“你们情况我现在清楚了一些,看来大家还是愿意增加点钱,还是想要房是吧?”

    他见下面人都在点头。

    任雨泽就继续说:“当初的合同是有些问题的,如果哪一方毁约,这个赔偿是很少啊,这就造成了房产公司不怕毁约,所以这对你们很不利。”

    任雨泽的每一句话都在牵动着下面那些人的心,当他不说话的时候,会议室是异常的寂静,所有的人都把一点微秒的希望压在了他的身上,他们也知道,要是这个年轻市长也解决不了,那恐怕这事就很难了,那还不知道在拖几年。

    任雨泽此刻是很理解他们的心情,他很恳切的对他们说:“你们也要理解现在房价已经长了很多,大家可以不可以再考虑一下,适当的朝上加一些,这样我才好帮你们去和房产公司谈,另外,不知道你们今天来的代表,是不是可以为所有的购房者作出决定。”

    下面就有一个中年人很快的站起来说:“我们这些购房的已经找了很长时间了,我们既然是代表,那当然是可以帮大家做出决定的,但要是再增加钱,我们真的也有些受不了。”

    任雨泽心里是有个计划的,但他还是不便现在就说,他也要把双方的底先探实在了才好表态,所以他就又说:“我来给大家中和一下吧,你们按百分之八增加房款,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这事情还是很有希望解决的。”

    下面的人一听说还是有希望解决,都是一喜,但还要增加些钱,就都犹豫不决了,任雨泽也是不急,就让他们在下面好好的议论一下,自己就点上烟,慢慢的抽了起来,下面的那些代表都交头接耳商量起来,任雨泽就站起来说:“给你们二十分钟时间,你们可以好好的商量下,也可以和你们那些购房户们通个电话,我们先离开一会,你们敞开的商量,我一会过来。”

    说完他就站了起来,带上彭秘书长一起回到了办公室。

    任雨泽倒不是真的想避嫌才离开,一个是开会前喝的水多,现在是尿涨了,一个也是想给他们使点压力,所以在回去以后先是尿了一泡,然后又喝了些水,和彭秘书长抽了会烟,估摸时间差不多了这才有回到了会议室。

    这里现在已经是乱成一堆了,打电话的,凑在一起商量的,拿个计算器算数字的,任雨泽见他们这样是真有点好笑,这些人一见他来,也都逐渐的恢复了人样,一个个坐了下来,像刚才一样安静了。

    任雨泽就笑着问:“大伙商量的怎么样了,要是可以的话,我们就继续谈下面的,要是还没商量好,那也不急,我可以再继续的等你们商量。”

    他是当然不急了,房子又不是他要住,但这些个人那是急啊,为这事操不完的心,跑不完的路,看看现在这市长确实很有魄力,马上就可以见光明了,那能不急。

    就见大伙推出了一个人,这人一看就是过去也做过什么小领导的样子,虽然已经是六十多岁,但还是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灰色的中山装烫的板直,他站起来就对任雨泽说:“大伙推荐我来说,那我就帮着表个态,首先是谢谢任市长对我门这事的关心,临泉市有你这样心里想着老百姓的领导,我们很高兴。”

    任雨泽一听怎么还带拍上了,完全可以肯定的说,这人过去是做个领导的,看看人家的手法,拍的很是流畅,呵呵呵,任雨泽就摇摇手说:“你不要这样客气,市长不为大家服务,那做什么,是不是?你现在就说你们商量的结果。”

    那人一听也就不说废话了:“刚才我们也商量了一下,虽然是还要加些钱,但也知道市里为难,所以我们就认了,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解决好。”

    任雨泽就接过话说:“那我就给你们大家透个底,房产公司的老板我昨天约过来也是谈了谈,但他还是那话,不加百分之二十是不同意的。”

    他这话一说,下面就是一阵的喳喳声,搞了半天不是开玩笑吗?那我们还商量个鬼,真是扯了半天的废话。

    任雨泽知道大伙会这样,他也就笑笑不去计较,继续说:“他不同意也没关系,我可以用其他办法解决嘛。”

    这一下就又让下面老实了,大伙就想了,原来还有办法啊。

    任雨泽见大家情绪又稳定了就说:“我现在已经联系了一家老关系户,昨天我和他们也谈了很长时间,呵呵,为大家我可是还搭上了几瓶好酒的,基本上我和他们说好了,就按你们过去那个价格,在加上现在我们说的增加的部分,市里给他们一个很优惠的地价,他们可以在半年内为你们修起几栋楼房来,就在你们现在买的旁边,地,昨天也看了下,还可以。”

    这话说的,下面都一下脸上落出了笑容,这市长真是不错,好,好。

    任雨泽见下面人都很高兴,他稍微的停了下又说:“所以你们只要把那面的房子退了,把这面的钱一交,马上就可以给你们修了,你们再想下吧,愿意的下午就拿上你们的原合同过来登记,不过,现在的房产公司要是不退钱,那就还是按今天加的这个价买原来的,怎么样?”

    下面的人一听那个心里高兴的,看来真是遇见了个好市长啊,你看人家为我们多上心,昨天找了几家地产公司谈,还为我们请人家吃饭,唉,看来这回是真解决了。

    他们高兴那不算什么,这彭秘书长才是云山雾罩的听傻了,这几天他一直都留意任雨泽的,昨天没见他和谁谈啊,还去看地了,好像是在乱说,他也真是胆大,这怎么敢随便说,随便说是要出问题的,那面真的把房子的钱退了,他拿什么给人家盖房子啊,他就不断的使眼色希望任雨泽再考虑下,不要乱讲,任雨泽就好像喝酒有点头大的样子,吹上劲了,一点不停,继续的乱说。

    任雨泽这也是不得已的方法,他不能把自己的计划都说出来,毕竟这里人多嘴杂,万一传到了贾老板那里,这个仇就结大了,再万一人家真的上面有后台,那自己就得不偿失了,所以还是那句老话:小心驶得万年船。

    总算是让大家满怀兴奋的告别离开了,他们应该是去给大门外面等待的那些人急着报信去,任雨泽也就笑笑对彭秘书长说:“你一会再给那个贾老板打个电话,就说我帮他把问题解决了,让他下午上班来下,记的让他还要感谢我呦。”他在彭秘书长惊愕中潇洒的离开了。

    作为彭秘书长,在这些年的官场中,可以说是见多了各种各样的领导,也伺候过性格不同的老大,但对任雨泽他还是很有点看不懂了,这任雨泽的一言一行,让他很摸不准脉络,过去他也算认识任雨泽,但那个时候任雨泽还没有什么让他过于注意的行为,因为彭秘书长也没有心思来关注下面。

    现在的情况就生了改变,他要一门心思的猜测任雨泽的心思和行为,要想任雨泽所想,做任雨泽之想做,本来以他的阅历和经验,应该是可以很快就把握住任雨泽的心机,但结果却不尽然,任雨泽每次的行为都像是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彭秘书长也不能去问,当一个上级不愿意说出的想法,你就只能去领会,去猜想,绝不能随便就去打听和好奇,那会让你显的无能,也会让领导对你反感。

    中午任雨泽在机关食堂吃饭的时候,就看到了很多双不同的眼神,有对他的好奇,有对他的佩服,还有一些人的眼神中就有那么一种很飘渺的嘲弄,当任雨泽的眼神看过去的时候,那种眼神就会在一刹那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谦鄙和恭顺,或者,在他们的心里,已经感到这个新市长的好笑了,难道他看不出这整件事情就是一个圈套,他还自己跳了进去,那么对这样的一个人,抱有太大的希望是不现实的,这里是临泉市,不再是那个山沟沟里的洋河县,市长面对的也不再是几个乡长,看这情景,这个任市长很快就会栽跟头了。

    任雨泽一如既往的对每一个看向他的人点头微笑一下,且不管他们是在想什么,也不管他们眼中有多少真诚和虚假,任雨泽都在笑这面对,他不需要去讨好他们,也不用去对他们证明什么,因为任雨泽心里很明白,以后的事实胜于雄辩。

    吃完饭,办公室的刘主任就早早的先到了任雨泽的办公室,给任雨泽拿了几条招待用烟,还有几斤好茶,都是办公室配的,根据不同职务和科室,档次也是不同。

    任雨泽就客气了几句说:“刘主任啊,看来以后我可以不花钱自己买烟了吧,呵呵呵,谢谢你啊。”

    刘主任很认真,也很恭敬的说:“市长当然不需要自己买了,你的时间也不允许你出去干这些小事情,以后这些小事情都交给我了,我保证不让市长办公室缺东缺西的。”

    任雨泽就很领情的说:“老刘啊,真的谢谢你,我们在一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些年你也辛苦,真的很感谢你。”

    刘主任连忙说:“市长不要说什么感谢啊,让我很惭愧了,这都是应该的。”

    两人就坐下来东南西北的扯了一会,刘主任到底是办公室做了多年,所以对环境的适应能力那是超强的,他一点都没有因为任雨泽过去是自己手下,现在相处起来难为情,从他的心里和表情来看,似乎任雨泽早就是他的领导,他们这种关系也已经持续了多年一样,刘主任是那样的坦然,那样的习惯。

    任雨泽也没有一点市长的架子,他目前还没有骄傲的超然的资格,他还是在招兵买马,扩充实力的阶段,而政府办公室又是一个很重要的机构,任雨泽更是要牢牢的把他掌控在手,好的一点是,他对这个刘主任还是很有把握的,相信自己是可以控制住他,但任雨泽最后还是漫不经心的说:“刘主任,你也干了怎么好多年办公室主任了,在好好的帮我一段时间吧,但相信这个时间不会太长。”

    刘主任骤然听到任雨泽这话,心里一惊,他清楚的明白这话的含义,对任雨泽,刘主任是很了解,也很有顾忌的,刘主任的职位不高,可是他的眼光很独到,在好几年前他就预示这任雨泽会有今天的成就,任雨泽在办公室的时候,他固然有很多打压和防范,但大体上,刘主任还是对任雨泽很客气,很注意的,在任雨泽到了洋河后,刘主任也多次帮过任雨泽的忙,所以他知道任雨泽这话对自己是一个多么有价值的承诺。

    刘主任没有表现的感激涕零,也没有立即就道谢和做出表白忠诚的样子,他不能把市长的一句话作为一种依据来重复和强调,一切都在以后自己的表现中,于是,他只是很客气的说:“再长的时间也是应该的,呵呵,以后任市长有什么事情,只管吩咐。”

    任雨泽点点头,他知道刘主任是听得懂他的意思,这就够了。

    到了下午上班时间,那房地产公司的贾老板就早早的来到了他的办公室,任雨泽真的有点好笑,看来彭秘书长是把自己原话传到了,就见贾老板给自己还真的带来了几条好烟,任雨泽就笑着招呼他坐下说:“贾老板啊,为了你,我真是这次费了劲,还好,早上和购房户已经谈好了,他们下午都到政府来登记,然后就到你那去把房退掉。”

    那贾老板一听是喜出望外,这一下自己就可以卖个好价钱了,只是他很疑惑不解,这任市长就用什么办法可以让那些难缠的人退房,他好奇的问:“任市长用了什么锦囊妙计让他们答应退房的。”

    任雨泽就很无奈的说:“还能有什么好办法,只有政府吃亏啊,我联系了一家地产公司,拨给他们一大块低价地,让他们按你那合同再加百分之五的价钱给修几幢楼房,不然他们天天这样闹腾,谁受的了啊,你说你是不是应该好好的感谢我??”

    那贾老板一听,连连的点头说:“那是一定要感谢的,今天也没想到你帮我出了这么大的力,就买了几条烟,等这事一完结,我一定有重谢。”

    任雨泽就连连的摆摆手说:“重谢就免了,不过我也有个丑话,为你这事我是给他们拍胸膛做了保证的,他们明天一早就要过去退款,这可是耽误不的,你不能又不退款,又不按合同执行,那以后的事我就不好说了,他们会认为你纯粹是在诈骗,那拆了你的房子你也不要来找我。”

    贾老板讨好的笑笑说:“这你放心,我一会就到银行去弄些钱准备好,一定不会让你为难,你这样帮我,我在那样做,那还是人吗?”

    任雨泽就嘿嘿的笑笑说:“那就好,那就好。”

    贾老板也就不敢多坐,他要马上到银行去找钱,任雨泽就很客气的一直把他送到了楼下,这让贾老板是大为感动,一个市长,能够亲自送自己下楼,看来自己的底细他知道了,比起昨天,这市长可爱多了,在楼下他们果然看到很多的人,这些人都拿着合同,一个个的往后面登记去了。

    任雨泽送走了他,就随便到几个科室转了转,这时候接接到了许秋祥的电话,声音很稳定:“任市长啊,没出去吧?我给你办公室打电话没人接。”

    任雨泽心想怎么他又主动给我来电话,听声音好像情绪还不错嘛,就回答说:“我在政府,刚送走了贾老板,书记有什么事吗?”

    “奥,贾老板啊,怎么样,谈的有效果吗?”许秋祥有点好奇的问,他也知道那是个难啃的骨头,只怕任雨泽这次就要栽在这件事上。

    任雨泽是谁啊,贼的很,他自然是不会给许秋祥说实话了:“唉,两方面都难说话,正在想办法,一来就遇上这事情,头大了。”

    许秋祥有点幸灾乐祸的说:“不急,不急,你可以慢慢想,我想请你过来一下,有个事情我们先碰个头。”

    第二天上班不久,任雨泽就接到了那个房产公司贾老板的求救电话,他在那面竭斯底里的说:“任市长啊,你可要帮帮我,我现在被购房户把公司围住了。”

    任雨泽心想,不围你才怪,现在你退款退不了,房子又不给人家,那人家还不得和你拼命,他就很关切的问:“他们围你做什么,不是说好让他们退房吗,你把钱给他们一退,他们在闹我就要插手了。”

    那贾老板期期艾艾的说:“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的,我昨天到几家银行去,他们都在做年度对账,估计是一两个月也放不出款子,我现在没钱给他们退啊。”

    任雨泽一听就沉下了嗓音说:“贾老板,做生意不能这样做啊,我昨天都为你这事给大家打了保票的,你这不是害我吗,我可是真心想帮你,现在你让我很有些担心了,你又不按合同交房,又不给人家退款,这可很有些诈骗的成分在里面,你让我也不放心了。”

    那贾老板也是有苦说不出,一下子也没有了前几天到任雨泽办公室的那种嚣张了,他就赌咒誓的说自己不是想诈骗,确实是银行最近不放款,自己一时也很难凑齐那几千万的退款,所以还想请任雨泽再想点办法。

    任雨泽当然知道他一时凑不够几千万的,房地公司就是再有钱,但永远是钱不够用,他们有点钱就要去买地,一直都是靠吃银行的,于是他就答应在帮他想想办法,挂了电话以后,他就忙别的事去了,让我给你想办法!你枕头垫高点慢慢的等。

    过了一会,葛副市长总算是来到了他的办公室,看来心态是调整的不错了,敢于面对任雨泽了,任雨泽就招呼他坐下,他是刚坐下就说:“这几天忙,没来给你汇报工作,任市长见谅啊。”

    任雨泽就打个哈哈说:“什么见谅不见谅的,说的有些生分了,你是老领导了,汇报不汇报有什么区别啊,我都一点没在意。”

    嘴上说的没在意,可能吗,一个常务副市长,再忙也要经常来汇报汇报工作啊,你不来,那还不是想摆个架子,示个威吗。

    葛副市长也就不在提那话了:“市长,现在有个情况,就是贾老板公司让购房的给围了,我担心出什么事,你看怎么处理。”

    任雨泽点点头说:“我知道,贾老板刚才给我来过电话的,现在的问题是他又不退钱,又不给房,这就麻烦了,老百姓那钱都不容易啊,他这样不是诈骗吗,这可是拼命的事。”

    葛副市长就把刚才贾老板解释的话说了一遍,最后说:“不行还是你做点工作,让那些买房的多等一段时间吧。”

    任雨泽就摇起了头说:“我昨天已经是尽力帮他劝服大家退房了,现在叫我在说什么,其实事情也很简单,他资金周转不开,那就把房子还是卖给这些人就是了,这样还可以再收点钱,缓解下资金压力,让住房户增加百分之五的钱,就算是少赚了点,也比背个诈骗名声好,他又不是以后不做生意了,那名气背上,以后谁还买他的房。”

    任雨泽这一席话说的葛副市长是哑口无言,葛副市长见他说不通,也就不在多坐,道了声谢,就匆匆离开了。“女市长的**:官情①②”,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