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女长的隐私:官情①②最新章节 > 女长的隐私:官情①②最新章节列表 > 八十三章陷阱丛生,步步惊心
    八十三章陷阱丛生,步步惊心

    乐书记看看他们这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自己就先呵呵的笑了,说:“不用做什么准备,我今天叫你们来,一个算是先通个气,一个就是请谢部长到时候按实际情况,把临泉市提的市长人选,还有云婷之单独提出的推荐人选都在预备会上提出来。”

    谢部长和季副书记都有点不解,既然想要任雨泽上来,为什么还要把云婷之提出的那个人选提出来,这样就会冲淡任雨泽的影响,但两人也不好多问什么。

    乐书记就端起了酒杯说:“好了,今天我们适当的喝几杯,这事情就先不要说了,现在的任务就是把这一瓶酒干掉。”

    季副书记和谢部长也端起了酒杯,季副书记说:“今天不许耍赖,平均分配,不要每次你光给我们倒酒,自己一会说血压高,一会说脂肪肝什么的。”%%bsp;h</b>t<ft></ft>tp</b>:</b>

    乐书记就呵呵呵的大笑起来了。

    今天临泉市开了一个欢送会,云婷之总算是要走了,任雨泽在得到这个消息以后,赶到了临泉市,在市委给云婷之举行了送别宴以后,任雨泽等来了云婷之。

    他们找了一家茶楼,这是一家在临泉市比较偏僻的茶楼,看样子生意也并不太好,任雨泽已经在这里等了很长时间了,见到云婷之的时候,任雨泽还是忍不住心中生出了许多伤感,就是这个人,带领自己走进了荆棘密布的仕途,也是这个人,让自己走上了只为关键的岗位,今天她就要离开了,多少伤心和回忆都一一的出现在了眼前。

    在两人关系最为紧张的时候,有两种矛盾的情绪一直在任雨泽脑子里斗争,一方面,任雨泽努力在说服自己,为了这段感情,为了对她的感激,干脆接受云婷之的观点,人生苦短,一切随意,不要和她那么认真,那么针锋相对,就这样走下去,心里有情就够了。

    可是,任雨泽最后没有说服自己,他到底还是让云婷之为难,也让云婷之伤心,云婷之今天走到这一步,是不是和自己也有很多关系呢?要是当初自己二话不说,就听从云婷之的安排,让乔董事长的化工厂在洋河县安家落户,也许就不会出现今天这样的情况了。

    任雨泽是有很多内疚的,云婷之很快就看出了任雨泽的心思,她微笑着对任雨泽说:“是不是开始埋怨自己了?”

    任雨泽点点头说:“是啊,我有时候很矛盾,也许你的离开也有我的责任。”

    云婷之摇着头说:“什么叫咎由自取,说的就是我这种情况了,其实你一点都没错,是我太遵循一些官场的规则了,而你却没有这样,这就是我们的差别。”

    他们两人没有在刻意回避一些敏感的问题,两人讨论了很多东西,从原则到规则,从官场到良心,慢慢的,他们的心意又恢复到了往昔那和谐的意境,他们的论调和看法又开始慢慢的统一起来,两个人都不想让对方彻底消失在自己的世界里,等他们能够彻底放下的时候,他们还是希望能以朋友,以联盟者的身份相处。或许,这也只是他们两人的一个美好的愿望,这个希望只能让时间来证明一切……。

    同一时间里,许秋祥也获得了极大的安慰,不管怎么说,云婷之离开了,她留下了这个书记的位置,这次自己是收获巨大,而且看起来省政府这面的实力还是一点不弱,只是云婷之这一走,下一步市长的人选就是头等大事了,不能让这位子空的太久,那会引起很多人的觊觎,搞不好又要来一场厮杀。

    许秋祥就想,自己是报了个任雨泽,但那算什么,材料上写的东西有时候一点作用都没有,以任雨泽的资历和他的级别,他想一步跨越到厅级来,而且上来就是举足轻重的市长,这样的概率只怕等于零,这也是许秋祥能够答应任雨泽的一个原因,因为许秋祥压根就知道这纯属扯淡。

    许秋祥还有一个为什么会提名任雨泽的原因是,许秋祥当时有一个顾虑,对吕副书记和葛副市长这两个人,他难于取舍,两个人的资格都够,葛副市长要和自己更铁杆一点,相对于吕副书记来说,也更好把握一点。

    吕副书记老奸巨猾,游移不定,他和自己在这一两年中还算是配合默契,也能站在自己的阵营帮自己摇旗拉喊,但这应该是因为局势和利益所在。

    不过吕副书记在临泉也是几朝的元老了,他的实力和人脉都是许秋祥不敢小瞧的,用他也有用他的好处。

    那么自己就很难取舍了,提他们之中的一个,就一定会得罪另一个,许秋祥才不会为了别人的事情,莫名其妙的让自己得罪人。

    从许秋祥的内心来讲,最好是在现有的临泉市的干部里面任命一个,这样一个是自己很熟悉他们的工作方式,彼此也好磨合,再一个自己也都了解他们的底细,不会像空降的干部那样,上面有人,自己还要有所顾及,不便于自己放开手脚。

    这几天在他的脑海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计划,他准备等自己报上的任雨泽推荐让上面驳下来以后,自己再亲自的上省城去一趟,看看市委吕副书记和常务葛副市长这两个能不能给省长说说,不管是他们中间的那一个当上,都不会撼动到自己的绝对领导地位。

    他在给云婷之开完了送别宴以后,就叫来了吕副书记和葛副市长两人,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他们,许秋祥说:“你们两人要理解我为什么推荐任雨泽,我是帮你们找个缓冲时间。”

    这两人想想也是,吕副书记就说:“我理解,不然我们两人就会成为众矢之的,更容易受到省上某些人的打击。”

    葛副市长也笑笑说:“还是许书记想事想的周到啊。”

    吕副书记就斜眼很鄙夷的看了看葛副市长,他娘的,真是脸厚,这就改口叫上书记了。

    许秋祥就说:“我实话实说,我是希望你们其中的一人可以上来,在这个问题上绝不偏向你们哪一个人,过些天,等我的正式任命一下来,我会单独的把你们两人给省长推荐。”

    这两人听了也是心中的一阵激动,心中暗暗高兴,但这种愉快的心情却是暂时的,还没走出许秋祥的办公室,他们的心就沉重了起来,心里那么一盘算,就是坎坷不安,都觉得对方比自己上去的可能性大点,吕副书记感觉葛副市长是政府的常务副市长,那上面领导一定会认为他工作经验更强,更适合经济工作。

    葛副市长可不这样想,他认为吕副书记本来排名就在自己前面,只怕自己就是给他充当了一个陪衬,到最后一定是自己做了垫背的。

    所以这两人都是心怀鬼胎,摩拳擦掌,随时准备跳起来撕咬。

    葛副市长还没有走到办公室,他就已经想好了一个方案了,他回到办公室以后,又从头到尾的想了一遍,就拿起了电话,很快的拨了出去。

    葛副市长对着电话轻声说:“我葛啊,晚上见个面,嗯,地方你定,到了通知我。”想了想,他又说:“那你到金海茶楼找个雅座等我,下班我过去。”放下了电话,葛副市长冷冷的眯缝起眼睛盯着窗台上的一盆文竹,许久都没有说话。

    下午,李少虎靠在金海茶楼一间雅室的明式圈椅上,一边等着葛副市长的到来,一边欣赏着墙上几幅仿刘海栗的泼墨山水画,以他老道的鉴赏能力看,尽管这画是仿品,但笔力酣畅、元气蒸腾,把山水画的缘物与寄情挥的淋漓尽致,他不由得在心中感慨,这些民间才子,如果不另辟蹊径,就是画得足以乱真,也很难出名。

    就象他当年在晁老板的手下一样,自己全力支撑着晁老板的半壁江山,可仍然不是老板一样。他近来心情不错,手下的几个小公司收入直线上升,最近帮人家讨债也是连接了几个大活,利润真不错,最大的一笔收回来以后,自己就扣了30万元,那是一个房地产老板的债务,经过他们的协调,恐吓和放了一点血,最后不仅全部收了回来,还多得了一点利息,呵呵,这多得的部分当然就归自己所有了。最近手头这样待办的项目还有好几个,主要是他自己忙不过来,所以先放一放,反正他们也跑不掉。

    唯一让他操心的就是自己那个宝贝儿子,每天里到处招摇,经常惹事,还让人家叫他华哥,妈的,经常和自己一起出去,别人叫自己虎哥,又要叫他华哥,倒底是两父子还是两兄弟呢?

    更为麻烦的是,这小子有个爱好,专挑人家良家妇女的事情,你说老子开了好几个暗店,那一分钱不花的女人他不去,偏偏要费精神,费钱的找麻烦,想想的就缀气。

    前几天又干了点坏事情,让人家一妇女的丈夫给告到了公安局,说是**,虽说他被通缉,但问题不大,今天这不是葛副市长亲自给自己来电话了吗?那一定是来找自己帮什么忙的,不然他怎么会联系自己,这就刚好,自己把儿子的事情也跟他说说,让他给公安局打个招呼,摆平此事,彻底去掉一块心病。

    不一会,从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李少虎赶紧起身,白白胖胖的葛副市长在服务小姐的引领下推门进来,两人一番客气后就座,李少虎便让服务小姐开始上茶。

    也不和从什么时候起,世面上开始流行喝这种黑不溜秋的茶饼,葛副市长就爱喝这种茶,说是有暧胃、减肥、降血脂、防止动脉硬化等多种功效,周边的朋友在他的带动下,都开始喝普洱了。

    两人看着茶小姐灵巧白嫩的小手拿着茶刀,从茶饼上撬下几块放入一个白瓷盖碗里,加入沸水几番洗泡之后,刚要将栗色的茶汤倒入各人面前的紫砂盖碗,葛副市长胖手一摆,说:“慢!”

    茶小姐不明其意,怔怔地年看着他,葛副市长指点她说:“小姐,你这里还缺少一个很重要的步骤,怎么就可以分汤呢?”

    看着小姐不解的眼神,葛副市长笑道:“你是学艺不精呀,这头道茶你要先倒入公道杯中,用滤网过滤碎茶,然后再分入小杯,不然的话,我们岂不要喝一嘴碎末子了。”

    茶小姐脸红了,羞涩地笑了,说:“几位大哥,真对不起,我是第一天上岗,一紧张,就把程序给忘了一道。”

    李少虎笑着说:“没事,没事。”果然,过滤分杯之后,屋子里便弥漫开普洱茶特有的混杂着桂圆、红枣气味的陈香气息。

    李少虎看着葛副市长慢条斯理地在那里品茶,看见他只是点点头,心中想:“不知道今天叫自己来是有什么事情?”

    但脸上却依然笑眯眯地,他不急的,一会葛副市长一定会自己说出来的。

    等喝完了这第一杯后,葛副市长才放下茶盅说:“老李头啊,最近忙什么,也没你见招呼我几次。”

    李少虎呵呵的笑笑,他收敛起自己横霸江湖的那一副嘴脸,很平和,也很绅士的说:“哪能经常找你出来喝茶喝酒呢,你是天上的龙,我是地下的虫。”

    葛副市长就哈哈的大笑起来了,他就记起了当初自己和这这个李少虎认识的情景了,这一晃好几年了,虽然自己也知道他在道上混呢,但自己就是有很多事情需要他帮忙,这样的合作已经好几次了。

    葛副市长说:“什么龙和虫的,不说这些虚的。”

    李少虎坐直了身体,他知道葛副市长准备说实事了。

    葛副市长脸色也慢慢的凝重起来了,他说:“我需要吕书记和那个女人的一些证据,照片也好,录像也罢,总之,我需要。”

    李少虎的脸色就变了,他好久没说话,葛副市长看看他又说:“怎么,怕了。”

    李少虎点点头,说:“那个女人背后是谁你也知道,这事情风险很大啊,我怕接不住。”

    葛副市长冷冷的看着他说:“有什么接不住的,他在厉害也不过是个草莽中人,他还能对抗法律和权利。”

    李少虎苦笑了一下说:“那他倒是对抗不了,但他能对付我。”

    葛副市长皱了皱眉头,说:“搞隐秘一点就行了,又不是大事。”

    李少虎又想了一会才说:“好,我安排人试下,但不能保证就一定成功,那地方看着很松散,其实守卫的很严密。”

    葛副市长点头说:“我知道,但我相信你没问题的,要尽快帮我把东西搞到手。”

    李少虎嗯了一声说:“尽量吧,不过最近我也有烦心事。”

    “奥,什么事情?”

    “还不是家里那狗小子,有惹祸了,最近跑外面去了,公安局在通缉他,有人诬告说他**未遂。”李少虎叹着气说。

    葛副市长就笑笑,摇下头说:“你这宝贝儿子啊,我都捞过他几次了,还人家诬告呢,我看一点都不会错。”

    李少虎也嘿嘿笑笑说:“有什么办法呢?遇上这样个宝贝了,我怎么办?”

    葛副市长也就叹口气说:“好在是个未遂,还有回旋的余地,要是遂了,那真的就麻烦大了,这次我帮你说说,但回来以后你是要好好的教育一下他了,都什么时代了,还**,也不怕别人笑话,一两百元就解决的事情,最后在进去坐几年,你说可笑吧?”

    李少虎也很难为情的笑笑。

    两人又喝了一会,李少虎的意思是就在这叫点吃的,但葛副市长摇头拒绝了,他很快的离开了这里。

    李少虎一个人悶坐了一会,拿起电话,就安排起行动了。

    其实不管是许秋祥还是葛副市长,他们都是瞎忙活,今天在他们商量着未来临泉市市长的同时,省委的常委会预备会也在乐书记的办公室召开着,参会的有组织部谢部长,有季副书记,还有省长李云中和常务苏副省长和常委副省长韩均慈。

    几个人都在客气的寒暄着,省长李云中就笑着对乐世祥说:“老乐啊,没看出来啊,你现在身体好像更好了,把你把保养的秘诀也给我们说下啊。”

    苏副省长也说:“就是就是啊,乐书记,感觉你脸色也红润了很多。”

    乐世祥就笑着给他们散着烟说:“简单的很,多吃饭,少喝酒,按时睡,早起床。”

    寒暄过后,乐世祥就说:“这次请几位过来,我的意思是想先和大家通个气,然后在上常委会,最近事情也多,这北江市的副书记已经缺位好长时间了,临泉市也是一样,市长也需要我们尽快的定下来,看看大家都有什么好的人选啊,说说,议议。”

    省长李云中就低头吸了一口烟,这个事情他想的也不少,但现在明显是乐世祥有备而来,自己先听听在说,苏副省长,韩副省长和他的意思一样,敌不动,我不动,静观其变。

    乐世祥看看大家都不说话,就呵呵的一笑说:“怎么都没想好啊,那我们先听听谢部长掌握的情况,老谢,你先说说,说出来我们在议。”

    谢部长就打开了笔记本说:“对这两个位置的安排,我们组织部也是有过商议,那我就说下,北江市的副书记我们组织部门建议由云婷之担任,这个同志我就不多做介绍了,你们都认识,能力也很不错。”

    李云中省长和苏副省长和韩副省长就很微妙的互相看了一眼,他们知道,这个云婷之是乐世祥的正宗嫡系,在上次化工厂的事情处理中,乐世祥做出了退让,不仅拿下了云婷之,还让许秋祥上了一位,这对乐世祥来说已经是难能可贵的一次妥协了。

    这次看来北江市的副书记一职,乐世祥是志在必得了,那也行,人家是老大,拿个大头理所当然了,倒要看看临泉市市长他又准备怎么定,要是还用他的人,哼哼,对不起,那就太贪了一点,不要怪我们。

    本来李云中省长和苏,韩两位副省长一直在关注临泉市的,他们曾今也希望乐世祥,或者是临泉市的云婷之书记,能对那个洋河县的县委书记进行一次无所顾忌的打压,这样他们就可以直接出面,保护那个年轻书记,以此事为契机,做一次反击。

    但没想到,最后乐世祥和云婷之都无动于衷,以息事宁人为结局,让事情烟消云散了,他们很是郁闷、

    今天就看乐世祥对临泉市市长的调配是个什么态度了,要是太过分,这也不失为一次反击的机会。

    乐世祥听谢部长说完,就看看他们几个人,很沉稳的问:“对这个云婷之的接替,你们怎么看看,她去合适吗,我感觉云婷之还是不错的,不管是能力还是党性,云中同志,你的意思呢。”

    省长李云中当然不能现在就给他个明确的答复,就算同意,也要等临泉市的人选定了在说,他就点下头说:“这同志我也熟悉,很有工作经验,这次也算是平调,对北江市目前来说,情况很复杂啊,需要一个能力出众的人过去才镇的住。”

    显而易见,他没有表示出自己的看法,但从内心里来讲,李云中是不看好这个位置的,因为这一定会是乐世祥的强争之地,他也清楚乐世祥为什么对一个副书记的位置这样感兴趣,因为李云中也知道这个副书记不会等的时间太长,所以李云中自己没有把握让乐世祥改变主意。

    乐世祥见李云中并不表态,也叹口气说:“是啊,北江市的情况很复杂,没有一个过的硬的同志过去会出乱子的,先说到这,谢部长,你把临泉市的情况也说下。”

    组织部长谢部长就继续说:“临泉市市长候选人,我这还没有在部里上会,但临泉市的许秋祥和原书记云婷之到是各自提出了一个不同的人选。”

    李云中省长就奥了一声说:“你把他们的人选说说看,基层同志的建议我们也是要听一听的,你说是不是,世祥同志。”

    乐世祥就很赞同的说:“是的,理论来源于实践嘛,谢部长,你说具体的情况。”

    谢部长低头看看笔记本说:“云婷之同志提出了一个是现临泉市委的魏秘书长。”

    李云中省长心里就哼了一声,你们也太过分了,这云婷之提的人,那还不是你乐书记的人吗,难道你想把这两个位置都占了??只怕你胃口有点太大,那会噎着你的。

    中国的官场好比一个赛马场,上场就要马不停蹄地跑下去。同比赛一样,官场有官场的游戏规则,违反规则就要受到处罚,最严厉的处罚是开除出局。官场上有心照不宣的潜规则,这些规则经过千锤百炼,不断成熟、完善并被所有人默认和遵守,只有遵守它才会达到自己的目的。

    好多看来简单的事情,都有它特殊的官场程序和法则,外行人就象盲人摸象,永远找不到出路。任何游戏都有相对固定的规则,无论是显规则还是潜规则,只有遵守了,才有可能被其他玩家接纳,否则就会被排挤出局。玩游戏如此,从政更是如此。政治既是一项工作,更是一门艺术。

    今天你乐世祥真的要打破这个游戏的规则吗?那也没办法,我们只好试一试了。

    李云中就冷冷的看了看乐世祥,继续的听谢部长说:“还有一个人选是许秋祥同志提出的,这是临泉市辖区洋河县的书记任雨泽同志,对于这个同志你们可能是不太熟悉吧?所以他们这不同的提名人,我们组织部一直不好确定,今天请你们几位领导参考一下。”

    乐世祥就冷冷的接过了话说:“这个人怎么能不熟悉,不就是前些天那个报上说的“好书记”吗?哼,我看太年轻了,暂时不予考虑,就把云婷之提出的候选人我们议一议吧。”

    李云中省长就想说点什么了,但苏副省长比他快了一步说:“我认识这个洋河县的任书记的,人是年轻,但能力很强,可以把一个几十年都是的贫困县,一举扭转,这样的人,我看北江省是很需要的。”

    韩副省长也笑着接了一句说:“前段时间我还去视察了一下,这人的确把洋河县搞的不错,连我都有点佩服起来了。”

    乐世祥没等他说完就接上话说:“从级别上来说,也不合适,市长是厅级,他现在还是处级,这样跳进影响不好。”

    季涵兴副书记和谢部长听到了乐世祥的这个话,两人都是一惊,不是昨天说好的两个位置都抢吗?现在怎么老大的话意又变了,早知道是这样的意思,今天我们也不用到处打电话,给其他常委做工作了,看来老大还是想清楚了,不管怎么说,该给别人的好处,自己是不能要的。

    李云中省长就笑了,他看出了乐世祥的心思,这个县委书记和云婷之闹得全省都知道,明显就是乐世祥一派下一步打压的对象,他乐世祥当然是不会同意的,只怕他还在准备着什么时候收拾人家哩,但这个人对我们来说就很重要了,有他在临泉市,加上许秋祥,临泉市也就成为乐世祥一个永远难以攻破的堡垒,他乐世祥想要一年后的北江市,那么这个临泉市我们也就要势在必得了。

    李云中省长就说话了:“世祥同志啊,现在中央都是要求干部队伍年轻化,我想就算是跳半级,也不是什么问题,难道我们一个省常委班子,还定不了这样一个问题。”

    乐世祥犹豫了,他想了片刻说:“好了,这个问题以后在议,先说下北江市的副书记问题。”

    季涵兴副书记和谢部长马上就表态同意云婷之接任北江市的副书记,对于任雨泽的问题,季涵兴副书记和谢部长也都捎带着表示了顾虑,说这个人先放放,他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

    但李云中省长和苏,韩两位副省长却没有说话。

    乐世祥等了一会,见他们还是没说,就有点迫切的问到:“云中同志啊,你对这问题怎么看,也给大家交个底嘛。”

    李云中省长看看他们几个人,呵呵的笑了笑说:“这个问题我还没有考虑成熟,这样吧,到时候在常委会上让大家都议一议,同时呢,那个洋河县的县委书记的问题,也可以让大家谈谈看法嘛,毕竟是人多主意多。”

    一下子,办公室的气氛就有点紧张和沉闷了,李云中省长的话也可以这样来理解,那就是今天的常委预备会是一次失败的会议,在这里没有达成任何结果,等待大家的就是在省常委会上的你来我往,真枪实弹的对决了,这对任何一个一把手都是很不愿意看到的。

    乐世祥就神色黯淡了下来,他徐徐的吐出了一口烟,使劲的把烟蒂摁熄在精美的烟灰缸中后,看来,李云中省长算是找到了乐世祥的死穴,一下子就让乐世祥没有了底气,那么他也只能按游戏的潜规则来妥协了。

    乐世祥就用一种很疲惫,更显的无奈的语气说:“这个洋河县的书记,对了,叫任雨泽,既然云中同志这样看好他,那我可以同意让他到临泉市,所以这个问题已经不成什么问题,我还是希望能够在我们今天这个预备会上,把有的问题先沟通好。”

    李云中省长和苏,韩两位副省长,脸上都露出了会意的笑容,李云中省长就很附和的说:“那到也是,毕竟我们沟通好了在上会也顺利一些,作为班长,你说吧,你怎么说我们都是拥护的。”

    乐世祥就黯淡的说:“那就这样吧,北江市的副书记由云婷之同志出任,临泉市的市长,就让任什么,对,是任雨泽同志出任吧,你看这样决定怎么样啊,云中同志。”

    李云中省长和苏,韩两位副省长都连忙说:“你是班长啊,班长的话就是命令,我们一定服从。”

    乐世祥看大家都没有了什么异议,这才宣布散会了。

    季涵兴副书记和组织部谢部长两人一离开乐世祥的办公室,就感觉到了一阵的佩服,他们是真没想到啊,乐世祥竟然可以从那么滑头的几个人口中,来了一个虎口夺食,抢过了这两个至关重要的位置。

    现在他们也算是明白了一些,为什么乐世祥一直不愿意暴露出自己和任雨泽的关系?为什么任雨泽和云婷之闹的沸沸扬扬,而乐世祥不去制止和劝阻?现在一切都很清楚了,乐世祥所做的这一切,就是为了今天的结果,他要从强大的政敌口中为任雨泽夺得这个位置,同时还不失去至关重要的北江市副书记的位置,这样的深谋远虑,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和深藏不露,只怕在北江省再无人可比其肩。

    乐世祥送走他们以后,也在办公室淡淡的笑了笑,在他的理想中,要不了多久,自己就可以在整个北江省令行禁止,叱咤风云,驰骋官场,自己的所有理念和抱负,都可以在这块土地得一实现。

    过了一天,省委的常委会也在开着,乐世祥和李云中省长坐在一起,嘴里说着什么,还有**个常委也都客气的互相招呼着,今天要议的主要是今年全省全省的春耕还农资准备工作,目前北江省还没有脱离农业为主的大格局,占有全省百分之90以上的人口还要靠天吃饭,这样这农村工作历来也是全省不可忽略的一个大事情。

    所有农资,比如化肥,种子等等,除了价格以外,还要有资金数额的保证,必要的时候,省上也会拿出一部分资金来。

    乐世祥说的少,但最后一锤子定音那是少不了他,但你不能乱定啊,他就一边记录着,一边听着,还要一边想着。

    韩副省长也算讲的很详细了,他本来话就多,今天又是议的他分管的农业问题,他就成了主讲,不过这坐的老头子多,他就是啰嗦一点也没关系,这些个老头子性子都不急。

    议了几个小时基本是把这些个问题全部定了下来,乐世祥就问李云中省长:“云中同志,今天这会基本就这些了,你看看还有什么要给大家说下的?”

    李云中省长见乐书记问起了自己,他就把有几个刚才说过的问题也重点的强调了一下,意思也就是表示下,他倒没说多长时间,乐世祥见他说完,就伸个懒腰说:“你们大家还有什么吗?要是没有。”

    他还没说完就见省委组织部谢部长咳了一声,手动了动,意思是是还有话说,乐世祥就打住了话头,问道:“谢部长还有话说吗?”

    谢部长点点头说:“我这还有几个小问题,今天大家都在,那就先提一下。”

    他见乐世祥示意可以,就说到:“现在有几个地方干部有空缺,要及时补上,一个是北江市还缺个副书记,一个是临泉市还缺个市长,请领导们考虑下,缺的时间长了怕对下面有影响。”他说完以后就用眼神看着乐世祥和李云中省长,等待他们的指示。

    乐世祥望望李云中省长,两人都点下头,乐世祥就问:“对这两个地方你们组织部门有没有适当的人选?”

    谢部长就把北江市的副书记提议让云婷之接任说了出来,乐世祥想先听听大家的意见,所以他没说话,那李云中省长昨天也是沟通过了的,所以也只是点点头,也没说什么,到是其他的常委你一句我一句的说了一会,因为大家知道这个提议不是组织部的意思,坐那没说话的两个老大早就定好的事情了,大家也就是凑个热闹,自己不过就是不关痛痒的随便说说罢了,最后算是通过了。

    谢部长见大家都没再说了,就又说道:“还有就是临泉市的市长一职,我们组织部提议让洋河县的书记任雨泽来接任,大家是不是也议议,希望尽快可以定下来。”

    洋河县这三个字一出来,所有常委都一下子来了精神,最近洋河县闹得是沸沸扬扬,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因为临泉云婷之书记在收拾那个县委书记,所以闹了起来。

    但现在云婷之却从正职书记的位置上调到了副书记位置,虽然两市的级别不同,也算是平调,但不管怎么说,一个是鸡头,一个是牛尾,在自主权和名气上,那还是有差别的。

    并且大家一直都在关注着,天天看报纸,但因为有乐世祥和云婷之的那层关系,大家也都没好说什么,现在这谢部长怎么就敢提出来洋河县书记接替,这不是和乐世祥做对吗?

    哈哈,估计这又是一次交换了,用任雨泽的市长,来换取云婷之的副书记,想通了这点,其他人也就见怪不怪,心安理得了。

    李云中省长见谢部长这样一说,就不由的看了看乐世祥书记,李云中自己是不好来评论这个问题的,因为他现在把任雨泽看成了自己人,自己人是不能自己说的,他就想等乐世祥话,先看看他现在怎么说,会说出个什么意思,在会的常委和他这意思也是一样,就不像刚才那样随便的议论了,这个问题涉及到关键的人物,说不好是要得罪乐世祥的,那可不是开玩笑。

    乐世祥见大家都在看着自己不说话,心里也暗笑道:“看来都是明白人啊,这问题我不说是不行了。”

    他就笑着说:“大家一定是有些什么顾虑吧,哈哈,好,那我就先放一炮,我最近也对临泉市和洋河县关注了一下,我感觉洋河县的展还不错的,至于洋河县书记接替市长一职,我个人认为,只要是为临泉市更好的展,也不是不可以,所以也请大家都畅所欲言,一起议议,没那么多讲究的。”

    常委们感觉他不是在说客套话,既然他都这样表态了,那就说吧,早就想帮那个小书记说几句话了,所以就你一言,我一语的评论起来,乐世祥就静静的听着,总的来说,他们还是倾向于任雨泽的,这就让乐世祥心里暗暗的高兴,看来这臭小子挺会折腾,现在还搞了个民心归顺吗。

    李云中见时机到了,他也表态了:“我感觉这个县委书记还是挺不错的,我们是处在一个变革的时代,所以在用人上就更要不拘一格的选拔人才,这也算我们省在乐世祥同志的领导下,开创的一个新风尚,对这个提议,我表示赞同。”

    他这一说,就代表了一个派别的肯定,苏副省长,还有韩副省长等等几个人也都很快的旗帜鲜明的站出来,肯定了这个提议。

    季副书记和谢部长,看看这个情况,也只能装着顺大流了,大家就都表示了通过。

    乐世祥等大家说的差不多了,这才慢慢的做了个总结:“既然大家都这样看好他,我也没什么意见,我们党历来的原则就是少数服从多数吗,本来,对这个同志我还是有点顾虑的,算了,组织部对他们做一个考察,等你们考察完了,没有特殊情况,就文任命吧,力争赶在两会召开时能够获得选举。”

    常委们见他也如此说,都在心里奇怪,难道他真的想让云婷之的那个对头上来。

    在临泉市的许秋祥,一直也没有接到上面对自己推荐人选的回复,同意不同意你们倒是说一声啊,我好继续的报下面的其他人。

    他就想催一下,他接通了省委组织部谢部长的电话:“喂,是谢部长吗,哈哈,哈哈,你好啊,我也没什么事,就是想问候一下你,呵呵,看你说的,应该的应该,前几天给你们送了一份推荐报告,部长收到了,奥,那就好,那就好,还要等等,大概什么时候可以定下来,奥,快了是吧,好好,我们在等等。那先挂了。”

    “啪”的一声,他挂上了电话,感觉自己心里还是有点急了,上面办事那有这样快的,自己这样好像有点失态,到让人家部长觉得我是不是很迫切,看来最近自己心态还是有了点问题,没有了过去的沉稳,这样可不好,有时候是会误事的,以后还是要多注意点这些小节。

    说到了任雨泽,他到很是沉的住气,也许任雨泽是在做出一副超然淡漠的样子,但不管怎么说,外人是看不不出来任雨泽有太大的变化的,他没有因为有希望提升而妄自尊大,也没有因为焦急的等待,而变的心慌意乱,魂不守舍,他依然如故的微笑和忙碌着。

    这个周末江可蕊到洋河县来了,她也是听说了洋河县的温泉山庄已经开业,所以这次来也很想去泡泡温泉,好好的感受一下。

    任雨泽心里是有点不愿意去的,自己和江可蕊的认识虽然是因为夏若晴,江可蕊也和夏若晴是朋友,但任雨泽毕竟不想让自己和江可蕊亲亲热热的样子让夏若晴看到,对自己和江可蕊来说这算不了什么,但对夏若晴或者就是一种刺激和伤害,所以任雨泽就找了几个借口想阻止江可蕊前去,但借口总归是借口,在力度和情理上显的有点苍白无力。

    最后任雨泽就勉强的答应了,说晚上吃完饭在说。

    夏若晴也知道江可蕊来了,但却一直也没有和她联系,她现在对江可蕊的感情很复杂,既有知音之情的思念,又有一种对江可蕊的嫉妒,过去多好啊,那时候她和江可蕊是一派天真敞亮,互相都不设防,本以为这种关系能到永远,可是谁知道江可蕊和任雨泽又一见倾心,让夏若晴的心灵受到重创。

    虽然她也知道这一切也是必然,可就是无法释放出心底的失落与哀伤,但心中那份友情和牵挂还是割舍不下的。

    刚才,江可蕊又给她打来电话,说任雨泽今天要开几个会,自己一个人很无聊,问夏若晴能不能陪她一起转转。

    听到那熟悉的声音,温软的话语,夏若晴一下子便忘记一切,心里头只有去见闺密的激动和急迫,她也马上借坡下驴,一口答应。

    她换上一身新买的名牌衣服,又从柜子里找出相配的提包,临出门时才想起还没有化妆,急忙又坐回镜前,描眉打鬓、擦胭抹粉,虽说是淡妆,可人却精神不少,在镜子里左看右看,做了一个鬼脸,觉得自信满满,这才开着她的红色宝马Z4,来到了一个西点快餐店,早看到江可蕊正坐在窗前向外张望。

    看到夏若晴,江可蕊就一下子窜了出来,在门口就是一个熊抱,夏若晴只觉得被她搂得气都要喘不出来,那是一种失而复得的喜悦,真正自内心的高兴,她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

    两人坐下,点了一个铁盘海鲜披萨,两份鸡茸蘑菇汤,趁东西还没上来,江可蕊把她从省城带给夏若晴的礼物,一串8毫米海水珍珠项链,一个新款酷奇手袋拿了出来,两样东西都是精品,让夏若晴爱不释手。

    一会儿,披萨和菌汤都上来了,两人边吃边聊,几番唏嘘。夏若晴又说起了这一年多时间在洋河县搞工程的艰辛,都以为当老板是多么风光,可别的不说,就说喝酒,哪天自己不是喝的晕晕乎乎的。今天旅游局来了,喝!明天电业局来了,喝!后天,劳动局来了,还是喝!最多的一天,自己从中午喝到半夜,最后不省人事,被送到医院打了一夜点滴。

    江可蕊也有过为应酬而喝多的时候,那种滋味,她是感同身受。吃完饭,江可蕊兴致很高,她拍拍肚子说,不行,今天又吃多了,得消消食,便约夏若晴一起逛街,两人在县城的百货大楼里,从东逛到西,从上逛到下,什么也没买,又走到步行街,继续逛街边小店,这时,天就快黑了,她俩逛到步行街的出口处,夏若晴看到一家酒吧,霓虹灯闪闪光,在夜色中极为醒目,她对江可蕊说:“我现在很少到这种地方来了”。

    江可蕊说:“我可是常来。”

    夏若晴就很羡慕的说:“是吗?那今天我们也那进去看看,难得偷来半日闲。”

    说着,两人便来到了酒吧里面。里面客人不多,只有几桌,桌上点着小小的香薰蜡烛,令酒吧光影摇曳、满室生香。两人找了一个靠近窗户的座位,江可蕊对前来服务的侍者说,一杯玛利莎鲜橙,加冰,一杯黑骑士,就这些。

    侍者走后,夏若晴对江可蕊说:“你点的都是什么呀,怎么从没听说过呀?”

    江可蕊笑着说:“来了你就知道了。”

    正说着,侍者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两只盛满金黄色液体的高脚杯,还有一个小冰筒,放在台上,夏若晴先呷了一口号黑骑士,马上摇头说,不好喝,一股子糊味。又拿起另一杯,尝了一点,这才说:“我喝这个吧,这个还行。”

    江可蕊说:“这个就是给你点的,甜酒,加点冰,口感更好。”

    两人坐在那里浅斟慢酌,江可蕊问夏若晴:“若晴啊,你个人问题怎么样了,有没有找到中意的郎君。”

    夏若晴说:“我也不知是怎么啦,和男同事正常接触还行,可谁要是有点亲密的举动,我马上就烦了。”

    江可蕊摇摇头说:“怎么这样啊。为什么?”

    夏若晴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想想男女两人在一起要过那么漫长的时间,可未来的幸福与否谁都无法预料,自己都不知怎么办才好。看她不说话,江可蕊摇晃着手里的高脚杯,让金色的酒浆在酒杯中回旋,嗅着那迷人的烟熏味,一仰脖,把里面的酒一口喝光,对站在吧台边的侍者一扬手,说:“再来一杯。”

    江可蕊很同情的看看夏若晴说:“你以后多来酒吧坐坐吧,你看这里的装修,艳丽的色彩、墙壁上的浮雕、还有窗户上的彩色玻璃,是不是有点意大利风格,我告诉你,一个酒吧一个风格,一个风格一种心情,它让人在熟悉的城市里找到异域的风情,是不是很有趣?”

    夏若晴就说:“算了,我准备成为独身主义,一辈子也没什么烦恼了。”

    江可蕊接过侍者递过来的酒杯,呷了一口,说:“什么话啊,我以后给你介绍一个好男人,到时候让你爱的死去活来。”

    夏若晴就笑了起来,说:“那是你和任雨泽吧,我可是没这样的情绪了。”

    刚说着话,就见任雨泽从外面走了进来,刚才江可蕊给任雨泽过了一条短消息的,所以任雨泽开完会就赶忙过来了。

    夏若晴就笑着对江可蕊说:“看到了吧,洋河县地方邪,说着乌龟就来鳖,刚说他,人就来了。”

    两人一起笑了起来,任雨泽莫名其妙的看看她们两人,也不知道她们在笑什么。当夏若晴提出邀请,让江可蕊去温泉山庄洗温泉的时候,江可蕊没有多做思考自然就乐呵呵的同意了。

    温泉吗,洗洗对身体皮肤又好,可以说是有百益而无一害,江可蕊有什么理由不同意的,任雨泽也是好一起去了。

    他们出了酒吧,坐上了夏若晴的车,很快就到了温泉山庄,夏若晴帮他们开了房间,有带他们到了情人温泉池,自己就离开了,任雨泽和江可蕊就坐进了温泉池中,不过江可蕊还是有点害羞,没有脱得全光,有条浴巾始终的搭在身上,这样也可以避免了两人赤身相对的尴尬,因为现在毕竟不是在床上。任雨泽就想起了很多地方自古就流传下来的男**浴的习俗。

    虽然在历史上有很多国家都出现过这种习俗,比如古罗马帝国,但是在近代,应该是只有日本有这种习俗了,这也让很多卫道人士不看不惯。当然也有可能存在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可能。

    不知道是被热呼呼的温泉水烫的,还是因为和任雨泽这么近距离的赤身相对,虽然身上围着条毛巾,包裹住了身上最重要的几个部分,可是当和任雨泽的目光相对时,江可蕊还是觉得自己身上好象没有穿衣服一样。

    就这么一会的工夫,江可蕊浑身上下红突突的,特别是脸上,在温泉水和她自己害臊的心理作用下,整个小脸就好像那被煮过的大虾似的。任雨泽很感觉好笑,又不是和外人洗,我们是两口子啊,她还这么害羞,任雨泽就逗她说:“可蕊,我帮你搓搓背吧。”

    在听见任雨泽说这话的时候,江可蕊用蚊蝇般的声音说道“不,谁让你帮忙啊。”

    说到这江可蕊好象猛的想起了什么似用更小的声音解释道“不过,我以前从来没有这样洗过温泉,你是第一个。”

    说这话的时候,江可蕊满脸通红,不过也正是夏雨的这种样子,任雨泽看了才更觉的心动,在温泉水的作用下,一股热气从小腹缓缓的朝着下边流去。

    特别是池水中那滚滚蒸腾而起的氤氲水气,像春雾,像细雨,更像薄纱轻轻的披在江可蕊的身上。

    把她那裸露的双肩和粉红的脖颈给完全笼罩在一种朦胧的感觉中,似遮似掩。

    江可蕊整个人只是静静的站在水中,脸上带着羞怯的淡淡微笑,就好象被云锁雾绕的仙女,看的余飞蠢蠢欲动。

    “雨泽,我……我给你擦擦背吧。”江可蕊的话声虽然很小,但是却让任雨泽清晰的听到了。

    任雨泽就那么极其顺从的趴在池子边,把健美白皙的后背留给了江可蕊。

    当任雨泽转过身去,露出那强健的后背时,江可蕊伸出了右手轻轻的抚摩在任雨泽后背上。

    只是一下轻轻的抚摩,但是却让任雨泽刚刚才平息的**又忍不住冲了起来。

    虽然任雨泽只是轻轻的恩了一声,但还是让江可蕊听见了,毕竟浴池里边就他们两个人,更何况两人还肌肤相亲。只是指头轻轻的碰了一下,江可蕊就能感觉到了任雨泽后背上的肌肉猛的绷紧了起来。摸起来充满了质感。

    “你在紧张?”

    “你不也一样。”任雨泽没有回头,声调战抖的反问道。

    听了任雨泽的话,江可蕊那如同青葱一般的手猛的缩回:“没有,我那里会紧张。”

    转头看了看江可蕊那欲盖弥彰的样子,任雨泽无声的笑了,就算不看江可蕊的脸,光是那一直都在轻微颤抖的手,就可以知道江可蕊此刻的心情了。

    那白花花的大腿,纤细的腰身,还有那秀美的**。都被湿漉漉的毛巾紧紧的贴着呢,特别是江可蕊在任雨泽面前这么一走动,双腿摆动之中,任雨泽都能从那毛巾的缝隙中看见江可蕊那双修长的腿,如果任雨泽蓄意抬抬头的话,兴许还能看见更多让他喷鼻血的东西。

    除了这些还有后背上那双滑腻的手,虽然按摩的手法不怎么地道,但是添加了香膏后的柔滑,特别是任雨泽不能看,只能凭感觉去想象。

    随着江可蕊双手在任雨泽背上游动,任雨泽是越想象越感觉浑身燥热,越想心里越冲动,因此,当江可蕊把双手搓到任雨泽大腿上的时候,任雨泽终于还是没能把持的住心头那股**了。

    于是只见他整个人猛的一翻身,双手紧紧的把江可蕊拉到了自己怀里,他那自立的神棍硬挺紧紧抵在了江可蕊的下体,那比别处强烈的独特温暖立刻就让任雨泽沉浸在了激动之中。

    粉红色的肌肤,粉红色的娇艳容颜,粉红色的空气,粉红色的幽谷小溪,一切都让任雨泽沉迷在粉红色的**里,连日来的工作和心力劳累,终于在这一刻得到了释放和休息。

    因此,当任雨泽满脑子都只有**的时候,他忘记了一切,忘记了身下婉转娇啼的美人儿,忘记了这是人家的温泉池,江可蕊出了“唔唔”的声音,她试图推开任雨泽,身上却一点力气也用不上,并且身体慢慢软了下去,任雨泽顺势把她抱上了水池的上面,把她压在了身下,轻柔的抚摸着她的手指,手臂,肩膀,**,腋窝,小腹,大腿内侧以及她最神秘的地方。、

    而她也在任雨泽的抚摸之下,身体微微的颤抖,出了阵阵的呻~吟,尤其是摸到下体,才现那里早已湿的不成样子,并且水还在往外流着。(请喜欢的朋友在章节的下面的分享:微薄,空间等处点一下,帮我做做宣传,谢谢你们!!)“女市长的**:官情①②”,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