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女长的隐私:官情①②最新章节 > 女长的隐私:官情①②最新章节列表 > 三十一章陷阱丛生,步步惊心
    三十一章陷阱丛生,步步惊心

    任雨泽的办公室里,这样的局面又僵持了一会,总算是来了一个救命的恩人,组织部长马德森敲门走了进来,他进来一看,怎么向梅在这里,他就准备缩回脚退出去,因为他感觉下午开会自己就要提出公安局的人事变动问题,这个向梅在如此敏感的时候坐在任雨泽的办公室,只怕也是冲这事情来的,自己进去不大好,要回避一下。

    但任雨泽那能让他跑掉,就喊了声:“马部长,我还正要找你呢,材料都准备好了?”

    马部长就只能走过去说:“已经准备好了,我就是想请你先看看。”

    任雨泽接过了他的材料,很认真的细细的看了起来,他这东一下,西一下的问起了很多问题,把个马部长紧张的,是不是自己这材料不对任雨泽的胃口,他过去可不是这样细致啊,他就冒着虚汗,一个个问题的解答。γγbsp;et

    这里向梅看看今天是没有机会说话了,只好站起来说:“任书记,马部长,那你们谈工作,我先回去了。”

    任雨泽就客气的招呼她:“好,好,向科长你慢走啊,有时间了再聊。”

    看着她离开,任雨泽就把材料给马部长一放说:“嗯,不错,就按你的这个意思办。”

    马部长有点摸不着头脑了,不知道任雨泽变化怎么这样快啊,这才叫着君心难测啊。

    马部长就问了一句:“任书记其他没有什么问题吧?”

    任雨泽摇摇头说:“没有啊,你组织部的很充分,很不错,一个字都不用修改。”

    马部长苦笑了一下,看看没有其他的什么事情,马部长就准备离开,但他又想到了这个向梅,他小心的问任雨泽:“公安局那事情你看还需要做什么补充。”

    对这个向梅的底细,马部长是心里知道的,他担心任雨泽顾忌到市委吕书记的关系,会不会在这次调整上变化,所以就问了一句。

    任雨泽心不在焉的说:“没什么了吧,就按原来说好的人选提,先让大家讨论一下,能过就过,过不了找找原因,下次再上会。”

    马部长也搞不清楚任雨泽知道不知道市委吕书记是向梅的姨夫,他也不好多问,这个事情有点敏感,他看了一眼任雨泽,也就说了声:“好的,那我下午就按书记的意思提王安强。”

    马部长离开以后,任雨泽才算轻松了一下,刚才向梅还真的让他有点小紧张,不过也就是那会不舒服,现在事情一过,任雨泽也就不在把这事放在心上了,他也不是小肚鸡肠的那种人。

    吃完了午饭,任雨泽在里间小咪了一会,也就20来分钟的样子,起来以后人精神了许多,擦把脸,坐下来看了几个文件,也就到了上班的时间。

    昨天已经是通知过的,今天要开会,任雨泽就在办公室坐着,继续的看文件,他要等时间差不多了,那面的人都到齐了,自己才好过去。

    要说这常委会议,任雨泽坐上书记后还没怎么开过,他也是个不喜欢开会的人,有什么事,一个电话,说清楚就是了,开会人都集中起来,也没那必要,太麻烦,和人家八竿子都打不到的事,把人家叫来有什么意义,不是糊弄洋鬼子吗。

    但今天的会不开说不过去,一个是过两天市里要来检查全年的县党务公开工作,据说是要评分,在临泉市挨个排名的,这是不能忽视的一个大事情,在一个就是王安强提升副局长的事情,虽然是涉及的就他一个人,只能算是微调,但毕竟是县上的一个干部调整,这个样子还是要装一下,设了常委就要人家适当的时候闪烁几下,免得以后有人说自己是眯眼子看太阳——一手遮天。

    开会的时间还差几分钟,秘书小张就来请任雨泽过去了,任雨泽到了县委的小会议室,大家都到了。见他来了,都一起招呼他,常委会不同于其他的场所,大家是不用站起来招呼,一般就随意的点点头,嘴里随便说句什么。

    任雨泽也很随意的和他们打个招呼,办公桌里面顶头那个座位没人敢坐,给他留下的,这也不是去吃饭,没必要推让下座位,他径直就到了里面,县委的通讯员就给他把水倒好就关上门退了出去。

    任雨泽端起了茶杯,喝了一口,看来看身边的冷县长,低声说:“现在就开始吧,你们那面估计事情也多,早开早结束。”

    冷县长点点头,附和的说;一句:“最近就是忙,书记你也不轻松啊。”

    任雨泽笑笑,就放下了手中的茶杯,伸出手,掌心向下,做了个让大家安静下来的动作,这时候所有的人都安静了下来,脸也转向了他,笔记本和钢笔也都打开,会场有了点严肃的气氛,这种会议应该是县上比较重要的会议,许多重大决策和人事调整都要在这个会上出现,全县也就只要他们几个可以定,所以说,只要能参加会议,那怕就是来睡了一觉瞌睡,也是很牛的,严肃点就在所难免了。

    任雨泽见开会的氛围已经形成,就清了下嗓子说:“同志们,今天有两个议题,先说第一个,过两天市委和纪检委要来我县检查党务公开的工作,我们要早做准备,这次检查意义重大,希望大家重视起来。”

    说到这,任雨泽就停顿了一下,看了看相关的几个常委,他们也都点头表示已经听清了,也做好了准备。

    任雨泽就转入了第二个话题说:“这个问题就先不说了,一会相关的同志在详细给大家汇报一下准备工作,我们说第二个事情,目前县委和政府的主要领导,现在已经都调整好,也就位了,最近组织部门对公安局这一块有个提议,那就先请马部长说说看法,大家有什么建议都可以畅所欲言,也欢迎有不同的意见啊。”

    这样说的时候,他是真心的,但他也相信大家不会对他的决定有太大的抵触,因为基本上这都提前吹过风,亮过耳朵的,谁会来节外生枝啊。

    看到大家都在点头表示理解,任雨泽就准备踏踏实实的走走这个过场。

    下面的人也知道这就是个形式,要是自己也可以决定谁提谁降,那你说下,还要个书记做什么,我们一贯就是民主集中制,来这就老实的待着,带个耳朵听,要想说,那就等会开完了在下面说,没听人家讲,要会上不说会下说吗。

    任雨泽点头示意组织部长马德森,让他把个提议给大家说一下,马德森就讲了:“同志们,这次没有大范围的变动,我们考虑着春节将到,县上的公安系统要在春节担负很繁重的治安执勤任务,而郭副县长这一块的工作也很重,现在公安局的老副局长又刚刚离开,所以我们建议尽快的把公安局副职配上,经过一段时间的考察,我们组织部感觉公安局刑警队的王安强同志比较适合这个岗位,不知道大家是什么看法,我就先说到这里。”

    马部长说完,大家都暂时的没有表态,其实这也就是个小事情,谁都知道公安局副职一般外面的人进不去,在说刑警队也是出局长的地方,一般人去了也拿不下那工作。

    更不用说这个提议的严肃性了,明面上是组织部提的,要没有任书记的首肯,给他马德森三五个胆子,他也不敢乱提。

    也就是一两分钟的时间,大家就准备言支持这一提议了,也算是给任书记的一个面子,但就在这时候,冷县长却说话了:“老马啊,你们这提议还是想的周到,也很及时,公安局确实需要赶快搭好班子,也给郭副局长减轻一点压力,不过我看啊,那个法制科的向梅同志也很不错的,你们也可以做下考察,有比较才能鉴别,呵呵,我就说到这里,其他同志也可以说说看法吗。”

    一下子会议室就都愣住了,显然的,冷县长有不同的看法了,难道任书记没和冷县长沟通好,不应该啊,一般这种事情他们是要提前碰头的,那要是说过了冷县长还这样来一下子,问题就复杂了。

    所有的人都不好开口了,因为搞不清这里面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也不知道任雨泽心里怎么想的。

    任雨泽怎么想的,他也有点蒙了,这事情早就给冷县长打过招呼,他今天这样是个什么意思,难道是他忘了,还是当时自己没给他说王安强的名字,好像是说过的啊。

    任雨泽就心里起了疑惑,但他没有马上制止,也没说什么,他的表情若无其事,他不露声色的扫了冷县长一眼。

    再一看大家都不说话,都在等他表态,他想想就说:“刚才冷县长也提了一个同志,这个向科长我也是认识的,也是一个很不错的同志,不过呢,我还是感觉组织部的人选更有利一点,为什么这样说,因为副局长一般要负责刑事案件等具体的工作,业务能力要求高一点,从这一点看,王安强同志已经更为合适。”

    这一下大家都看出了任雨泽的意思了,政法委书记张永涛就说:“我也支持组织部的提议,王安强同志一直以“能吃苦、善作战、肯奉献、敢碰硬”而被同行和一方百姓所称道。按惯例来说,刑警队的队长早就应该是副科级了,由于我们县上的一些原因,已经耽误人家两年了,现在应该让人家名正言顺,要不基层的同志会寒心的。”

    他这一带头,其他常委也陆陆续续的表示了赞同,但副书记齐阳良没有明确的意思,他很模棱两可的说了些虚话,因为他也知道向梅的底细。

    而冷县长在大家一片的赞同王安强的声音中,一点都没有感到失望和不爽,相反的,他心里高兴的很,他也知道自己提出那个向梅是肯定的通不过,在常委会要说自己真真能够放心的,其实也没有几个人,而任雨泽就不一样的,就不算副书记齐阳良,常务副县长冯建,也不算仲菲依,他依然有绝对的优势在。

    所以今天的结果他早就知道,在昨天向梅到自己办公室的时候他就知道会是这样的局面,但他就是要让任雨泽反对,反对的越激烈越好,这样自己就悄无声息的给任雨泽树立了一个对头,还不是一个小对头,那是市委的副书记啊。

    任雨泽见大部分人都表示了赞同,他也不想把事情搞的太生分,希望下来再和冷县长好好说说,于是,任雨泽就说:“行了,这个问题看来大家的意思还是比较统一的,冷县长也是为工作考虑,所以提出了这个人选,不过没关系的,今天就先不定,等过几天我们在研究一下。”

    任雨泽的话,多少还是让冷县长有了点失望,他是很想让任雨泽就在今天这个会上把事情拍板定下来的,那样对向梅的刺激应该更强一点,但他不能自己给任雨泽转变态度,让任雨泽感到毫无阻力的现在定这事情,因为就这样大的一个洋河县,自己今天在会上说的每一句话,到了下午就一定会传到向梅的耳朵里,自己才不能让她感觉到什么。

    事情议到这里也差不多了,任雨泽就转换了一个话题,让纪检委曲书记把市里将要检查的党务公开问题给大家做了个汇报。

    纪检委曲书记就的博的博的说了个大个小时。

    任雨泽心里不得不佩服啊,这曲书记真是一张好嘴啊,能有这么多的话说,而且人家连水都不用喝,尿都不必去放,自己想找个机会结束这场会议,都一直找不到接口。

    大家又坚持了一会,任雨泽总算是找了一个曲书记咳嗽的空隙,他果断的,干脆利索的结束了常委会议。

    到了晚上,公安局的王队长也听到了消息,就给任雨泽打来了电话,一定要请任雨泽出去坐坐,说是要表示感谢,任雨泽在这个节骨眼上哪能和他出去,万一有人看到了还说自己和王队长有什么利益关系的,所以就回绝了,对他说:“我不是才告诉过你吗?要低调,要老实,你又忘了,你这事还没彻底的定下来,你也不要高兴的太早。”

    王队长就嘿嘿的笑笑说:“有你老人家在呢,我不担心,但就是想意思意思,不然以后见你都不好意思了。”

    任雨泽就说:“你哪来的那么多的意思意思,,不好意思见我以后就不要见,乖乖的呆着,事情黄了你不要后悔。”

    那面王队长也赶忙连声的答应说:“领导放心,我哪都不去了,就在家看电视,不过领导啊,你也该把电视台管管啊,他们怎么老是放壮阳的广告,好像我们洋河县男人不是阳~痿,就是早~泄的,有损我们光辉的形象。”

    这一句话就把任雨泽给逗笑了,想想也是,自己很少看电视,不过经常听到大家说,一到了晚上,那壮阳补肾的广告就满天飞的,那一个个白胡子,白头的老头,老太婆,装出一副学者的模样,在那津津乐道,兴致勃勃的讲一晚上,口才比今天开会那曲书记都好。

    而冷县长今天晚上也让向梅叫了出来,两个人坐在一个茶楼里,都愁容满面的唉声叹气着,当然了,冷县长那是装的,向梅心情沮伤那是真的,向梅就说:“任书记这人也真是的,怎么就软硬不吃呢?”

    冷县长心里一愣,这向梅的话中有话啊,什么是软硬不吃,难道她找过任雨泽,还给任雨泽做过工作,那她向梅说的“软”是什么?是她的身体吧,她那两个咪~咪就够柔软

    冷县长现在的心情有了一点不爽的味道了,看来自己在洋河县还是不怎么样,人家对自己是没有什么信心的,自己那样答应了她,她还是不放心,还是要找任雨泽,唉,什么时候自己才能坐上那个位置,在洋河唯我独尊呢?

    这人都是这样,当他权利不大的时候,他的期待也就不高,但当他上了一层的时候,他又会渴望去攀爬更高的顶峰,这就是人性的贪婪。

    冷县长无精打采的说:“我也没想到啊,我会前还专门说过这事你姨夫吕书记打过招呼的,他在会上还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也难怪,人家现在风头正劲,谁都不当成一回事情。”

    向梅脸色就变得有点难看了,在洋河县不买自己姨夫面子的人还真不多,过去不管是吴书记,还是哈县长,那都要给自己留点情面的,哪像这个任书记,今天还让自己碰了一鼻子的灰,想起来就缀气。

    她就拿起了电话,当着冷县长的面给吕书记打了个电话:“姨夫,我是梅梅,嗯,我正难受呢,今天的事情黄了。”

    吕书记那面声音就严厉了起来:“不是我给冷县长打过招呼了吗,怎么他没帮你啊?”

    向梅还真有点难受起来,带着委屈和哭腔说:“冷县长在会上提了的,但任书记带头否决了,在会前冷县长还专门的找过任书记的,但任书记说谁来说情他都不认,他就知道原则,不认识吕书记,铁书记的。”

    这话说的,连冷县长都有点吃惊,心里才暗暗的说:这就是女人啊,谁都可以得罪,但女人是一定不能得罪。

    估计那面吕书记听了这话也脸上挂不住了,他就说:“任雨泽这个同志啊,太不低调了,那现在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了,毕竟你们只是县上,我插手多了也不好,等以后有机会在说吧。”

    向梅就嘟着嘴,又说了几句委屈的话,才挂上了电话。

    冷县长就不断的安慰着向梅,两人又坐了很长时间,可惜的是向梅今天心情不好,最后也没有陪冷县长缠绵在今宵,两人各自回家去了。

    这样一晃就过了两天,市委检查组就一大早到了洋河县开始检查党务公开工作。

    市委的查检组是由市委专职副书记吕旭带队,还有市纪检委的方巧为副组长,坐着好几辆小车就开进了县委大院。

    任雨泽是带着县委和政府的一堆主要领导早早的就在县委恭候了,接到交警电话,说车队已经进了县城,任雨泽不敢怠慢,和所有的领导都来到了大门口,迎接住了进来的检查组。最近几天,任雨泽没少下功夫,他专门就抓这个检查,虽然是大家都知道这事务虚,但你不务好就是你的错了。

    吕副书记的车刚刚停稳,冷县长就快步的过去把车门打开了,任雨泽笑呤呤的上前就准备招呼说:“吕书记,你好啊。”

    但吕书记却没有听到,他亲切而有微笑着和冷县长说着话,这让任雨泽很是尴尬,其他一同相迎的干部也看出了一点不对劲的地方,都放缓了一下脚步,不想抢在任雨泽的前面来。

    任雨泽只有继续的走到了吕书记的身边,说:“吕书记,你来了,欢迎,欢迎啊。”

    这两人也就只有一米的距离了,吕书记不能听不到了,他像是才看到任雨泽一样说:“小任啊,不错,不错,真是年轻有为。”

    按常规下级和上级见面,要等上级伸出手自己才能去握手的,但今天吕副书记把这握手的礼节给忘了,一直没有握手的意思,任雨泽那手就动了几动,后来见吕副书记总算是把手抬起来了,任雨泽刚一伸手,吕书记却用手摸了摸头,任雨泽的手就在半路上悬着,到底没有握上吕书记的手。

    人家不握手也是没有办法啊,大家就陪着吕副书记一起,到了县委的会议室,会议室里茶水,水果都早已经备好,这一下子就做的满满的了,任雨泽和冷县长就向检查组详细汇报了洋河县党务公开的各项情况。

    任雨泽说:“总结我县党务公开工作有以下特点:一是加强组织领导,夯实工作责任。我县成立了县委书记为组长,县纪委、县委组织部主要领导为副组长和相关职能部门负责人为成员的党务公开工作领导小组。推行县委常委包抓联系点制度,定期进行工作督查和考核考评,不断提升全县党建水平。”

    县纪委、县委办、组织部、宣传部、政法委、县机关工委、县农工部党委公开领导小组成员单位负责同志参加了座谈会。

    检查组组长吕副书记到没有多说什么,他一直在听,最后任雨泽请他讲话的时候,他就说:“我们先去下面看看吧,没有调查就没有言权。”

    任雨泽是做了两手准备的,一个就是不得已的情况就下去看看,在一个要是能不下去,那就在县委会议室坐坐,休息一下的,一会直接就去吃饭,过去一般检查都是如此,听听汇报,吃吃饭,喝点小酒,最后在随便的看看,就算结束了,但现在听吕副书记这样一说,也不敢勉强,就点头说:“那行,本来还想让书记休息一下,既然书记要先下去看看,那回来在一起坐坐。”

    吕副书记就没再说什么,站起来就离开了会议室,到楼下上了自己的车,这一下,呼啦啦的,一大片人都急急忙忙的各自上了自己的车,开出了县委。

    大队人马就一路出城,实地查看了永安乡青槐社区、云盖寺镇党委和岩湾村、回龙镇和坪村、青铜关镇、审计、国税、卫生等部门党务公开情况。

    吕副书记很是认真的看,也和这几个单位的领导做了亲密的交谈,但不管是在那里,他都能很快的找出一点问题来,本来那玩意就没个标准版,所以很多事情说不清的,这检查组和陪同的人员,都暗暗叫苦,只怕今天洋河县的检查要出问题了。

    看完以后,吕副书记也没多说什么,基本都是方巧在讲一些,这一圈子看完就到了吃饭的时间了,任雨泽在吕副书记上车的时候就过去问:“书记,现在是不是先吃饭,然后需要继续检查了我们吃完饭在看。”

    吕副书记看了看表说:“那行吧,随便吃点。”

    任雨泽就带上了这大队的人马,一路开到了酒店里面,县委办的汪主任早就准备好了一切,凉菜也全部上来了,好酒也摆在了桌子上。

    吕副书记在大家的拥簇中跨进了包间,他一看到这满桌子的酒菜,脸立马就垮了下来,冷冷的对任雨泽说:“你没接到市委的通知,说过了这次检查不能大吃大喝,你还搞的如此奢侈,是什么意思,工作没有干好没关系,但想用这样的方式来改进,只怕你想错了。”

    检查组的人和洋河县的干部都傻了,一个个看着吕书记脾气不知道说什么好,吕副书记说完话,转身就走。

    这一下任雨泽慌了手脚,忙上前说:“吕书记,你批评的对,我也没想到下面人把这样搞,是我工作不细致,我马上让撤了这些菜,我们简单的吃点。”

    吕副书记看看任雨泽说:“简单一点也可以,那就到你们县委的伙食上去吃一点。”

    任雨泽就大吃一惊了,县委的伙食上,根本就没预备啊,任雨泽的头上就有了汗水。

    任雨泽赶忙说:“书记,我看还是在饭店吃吧,来回跑的,你们今天也太辛苦了。”

    吕副书记奇怪的看看夏雨骏说:“检查通知专门强调了,不允许请吃请喝的,你要让我犯错误啊。”

    任雨泽心里就不以为然了,这每一次上面通知都会写上一句不能请吃,请喝,大摆宴席的话,但哪一次有单位按那个话做过,你要是真的按那个话来做了,你看最后检查怎么过的了关。

    在说了,昨天任雨泽还专门的让办公室汪主任问过相邻的几个县的检查流程,人家都是搞了酒宴接待的,也都是这些人,难道他们今天一下就变得正规了。

    任雨泽也不敢多想了,就准备再劝一下吕副书记,那曾想,吕副书记说完话就带头走出了酒店,上了车,其他的检查组人员,一看吕副书记走上了小车,也连忙的就跟了上去,吕副书记的车动了起来。

    任雨泽知道要糟糕,上了自己的车,一面就给县委办公室汪主任打电话,让他赶快通知县委厨房,暂时不要给县委职工卖饭了,把厨房收拾一下。

    这汪主任也是看傻眼了,怎么大家都往县委开去了,这一接到电话,就说一声:“球了,今天要出事。”

    他就一面的给县委厨房打电话,一面对坐在旁边的县委办公室小张说:“你赶快联系,换地方了。”

    等他把县委厨房的电话挂通,已经来不及了,小车都进了县委了,本来从酒店到县委也就尿长的几条小街道,几分钟的事情,就赶到了。

    任雨泽车子还没有停稳,就急忙开了车门,但他车本身就拍在后面的,他下来,人家那些检查组的人都下来了,正跟着吕副书记一起往厨房走去。

    任雨泽也来不及阻拦了,到了厨房门口,往里一看,我靠,那饭厅里早就坐满了人,大家也是知道今天要市里来检查,都不敢回家,怕万一有点什么事情,一时找不到自己也是问题,所以平时坐不到一半的餐厅,今天算是红火了一次,来了个人满为患。

    所有的人都瓜了,一起看看任雨泽,任雨泽也是头大的很,他快步进了餐厅,就见卖饭的大师傅也正忧伤的看着他,电话显而易见的是晚了那么一会,饭菜都卖完了,任雨泽就伸长脖子往里在一看,台面上那饭盆,菜盆已经是空空如野了。

    任雨泽几句叹口气,转身看来看那些正在吃饭的干部,这些干部也突然被他们这一大堆人吓住了,一看人家也是来吃饭的,一个个就赶忙的站起来,让座的,收拾餐桌的。

    汪主任就战战兢兢的来到任雨泽身边说:“我我已经,已经通知饭店那面了,马上把饭菜送过来。”

    他不紧张是不可能的,这接待门来就天经地义的是他办公室展的,现在搞成这个样子,让任雨泽怎么收场,好在任雨泽也是个通情达理的人,没有责怪他什么,只是说:“估计来不及了。”

    吕副书记就看了看大家,嘴角带上了一丝嘲弄,说道:“呦喝,今天看来任书记是没给准备吃的啊。”

    他又转过头,看了看身后检查组那一张张莫名其妙的脸说:“好在我们离市里也不远,大家再坚持一下,一两个小时就回去了,那就走吧。”

    说完话他那大手一招,率先转过身去走了。

    检查组的那一二十号人,怎么办,老大都走了,他们还能继续等啊,一个个也都满脸的二十四个不高兴,个别人在嘲笑着,还有个别人在嘴里骂着,都是一哄而散。

    任雨泽想要挽留,怎么留,吕副书记的车已经开了,后面人那里留得住,他们就只好眼巴巴的望着车队消失在县委的大门口。

    任雨泽这个缀气啊,**的,今天这吕副书记真是了**疯了,给来了这一出,不是埋汰人吗?可是不已经,已经已经了,怎么办,了一会呆,那酒店就把盘子,碗碗的一溜一溜的又送来了,任雨泽咬咬牙,招呼县委,政府的陪同检查人员一起吃,不吃怎么办,这一堆的,丢了多可惜,人家酒店做都做好了,你现在退回去,能退的了。

    这里边吃,任雨泽就边想,这下倒好,检查团来了你任雨泽不给吃的,人家检查团一走我们大吃二喝的,不知道情况的,到感觉我们是有意和人家检查团过不去呢。

    想到这,任雨泽也就没有了多少胃口,草草的吃了几口,就先离开了。

    整个的一个下午,县委的气氛都很凝重,大家也感觉这事情不大妙,这样的情况在洋河县还没有生过,也不要说洋河县了,恐怕在整个临泉市都没有过,也不知道下一步谁来倒霉。

    夜深了,睡意困扰着任雨泽,面对今天白天检查团的事情,任雨泽没有过多的精力去猜想了,不过,这件事情总是让任雨泽有点心神不宁的感觉,他有好几个疑问,但一时又没法把它们都串联起来,到后来,任雨泽还是困了,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今天的事情冷县长是暗暗得意,吕副书记这么这一折子,冷县长他是心知肚明的,对冷县长来说,今天给他最强烈的感觉就是中国的历史就是一部斗争史,政治不可能没有斗争和矛盾,在斗争到来的时候,纵观历史,聪明的政治家总是能沉着应对,特别是当受到打击时,不慌不乱,避其锋芒,在被打倒被流放时,仍能不消沉不气馁,等待时机,然后东山再起。和这些政治家比,自己以后还要学习很多东西。

    前两天的常委会,似乎是自己被任雨泽一棒子打翻了,大部分常委都跟着他的**后面支持了他的提议,把自己提出的向梅这个人选在第一个回合就否定了,好多人看着自己的时候,眼神中都有点不以为然的神色,好像自己就是一个以卵击石的傻瓜。

    但他们谁又能想到今天的这个局面呢,呵呵,笑道最后的应该不是傻瓜吧。

    他就没有陪任雨泽吃那宾馆送到伙食上的饭菜了,他憋住笑,便直接回到了家。

    老婆已经做好了饭,自从冷旭辉做了县长,已经很少有时间按时的回家吃晚饭了,今天难得他能回来,他老婆就欢天喜地的摆上了饭菜,叫他一起吃。

    冷县长虽然从战略上已经暗暗的有了优势,但从感情上讲,他还是有很多的忧虑,对任雨泽的为人他也理解一些,过去他和任雨泽没有过太多的正面冲突,但任雨泽在对付哈县长的那些事情他还是多少知道一些,有时候他也有点担心,怕自己最后激怒了任雨泽,自己不是他的对手。

    但现在自己也是骑虎难下的,有什么办法,上次许市长也说了,任雨泽一直在自己背后搞自己,自己总不能就这样让他搞倒吧,十点手段来压他一压,否则他也太不把自己当成一回事情了。

    他老婆还以为冷县长心情不好,就叹口气说:“旭辉,今天怎么了,感觉你有心事。”

    冷旭辉淡淡的说:“没什么的,就是想些工作上的事情”。

    老婆就说:“你也不要太辛苦自己了,回家就好好的轻松一下,来,先听听音乐,都是欢乐欢快的,再看看大片,都是我今天刚买回来的经典爱情片。”

    冷旭辉没有心思听音乐,他将她抱到怀里,说:“我就想抱了你静静地坐坐,什么也不想。”

    他抱了她坐在沙上。她温顺地偎在他的怀里,任由他抚摸。

    现在冷旭辉的心情平静了许多,也从容了许多。他感觉她的乳~房是那样饱满而柔软,柔软得让他全身麻。解开她的衣服,感觉她的身子还白皙细腻,不由得将脸深深地埋到她的胸口,他想立即上床,但看看时间还早,就打消了那个念头。

    冷旭辉的老婆是一个中学教师,比冷旭辉还小好多岁,年龄是不到40岁,认识她的时候,冷旭辉当时还是基层乡上的一个小干事,他老婆也是刚刚毕业,分配在那个乡的学校,他们接触了很长时间,冷旭辉才大着胆子约她出来,记得那时候的她一身白色的连衣裙,犹如一支翩翩起舞的蝴蝶,长长的头,带着别致的小眼镜,就在那一次的约会中,冷旭辉颤抖着手,搂住她的腰,她的身体微微一颤,但是没有拒绝他,于是他更大胆了,顺势给了她一个湿吻。

    他妻子年轻漂亮得让人羡慕,白净**高佻,他们在结婚的时候,很多人都十分羡慕冷旭辉娶了一位如此漂亮的美人,就连女人见到他妻子都要仔细地看一番,当然麻烦也不少。

    娶了这样的美女,当然就少不了一些麻烦,坐大巴有一些眼睛憋得焦绿的男人直往她身上蹭,到家时她就把衣服脱下来泡在水里。跳舞时也会有一些男人因争风吃醋大打一团,或在跳舞时往**或乳~房上偷偷地摸一把过过手瘾。邀请吃饭的人更是多得很,妻子控制的很好,她就抱怨的说男人没好东西。女人总是赋予幻想,冷旭辉现在^**的时候给她讲个桃色新闻,她会激动不已,进入**更是不同凡响。

    但这些年过去了,那些美好和漂亮在岁月的侵蚀下,都黯淡了很多,老婆也好像没有过去那样水灵了,自己和她做那事情的时候也没有过去的**了。

    特别是这几年冷旭辉手中有了权和钱,很多年轻的姑娘,还有很多年轻的少妇们,越来越多的在他眼前晃悠了起来,就像是公安局的向梅一样,她们总是可以对自己投怀送抱,慢慢的,他在家的时间也少了,对老婆也变得客气却没有了幻想,他信任老婆,也爱这个家,但却很少和她在亲热了。

    今天冷旭辉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了兴趣,或者是因为任雨泽就要倒霉,所以他要把这份快乐找个人分享一下,他在亢奋中就记起了老婆。

    老婆也觉他今天有点异常,就很乖巧的先收拾了一下,自己到了卧室,冷旭辉在外面看了一会电视,也来到了卧室,妻子已经上床了,她正靠在床头看着一本什么书,嗯,好像看的是《官情》,难道是任雨泽借给她的不成?

    冷旭辉默默的走过去,和妻子偎依在床上,床头粉色的灯光灯给卧室笼罩了一层暧昧的色彩,他在灯下观看妻子,可能是心情的缘故,现妻子比平常凭添了一丝的妩媚,颇有几分夜下挑灯赏美人的意思。

    妻子的脸上泛起了红晕呼吸变有些急促。冷旭辉拥抱住了她,轻轻的吻着她,但这个时候他却突然的想到了前几天他和向梅的那一场风花雪月,两人是那样的酣畅淋漓,翻云覆雨,还有**蚀骨,究竟用那四个字来形容好呢?一时难以决定。说实在的那天晚上自己表现确实不错,轻易得就把向梅送上了巅峰,最后在她娇柔无力的抗拒下,快感轰然来临将满怀的**尽情的宣泄出来。

    冷旭辉在老婆的喘息中,又回到了现实,是啊,那就是一次游戏,过了就过了,何必再去回味。

    他开始吻着老婆,一边抚摸她的身体,虽然快40了,但她的玉峰保养的很好,很挺,而且乳~头很圆,乳~晕有点带紫红色,冷旭辉开始挑弄着她的乳~头,不断的用舌头或者鼻子去搅动她的乳~头,一边用手揉着她的另一只玉峰。

    他从乳根、乳侧开始慢慢按~揉、舔~弄,一直到扫舔乳~晕,就是不碰乳~头,最多只用鼻息吹逗几下,等她难耐得扭动颤抖时,才出其不意地一下狠狠吸住老婆乳~头,只听老婆“呵”的一声,像是抽搐般轻抖了一下;接着就是用双唇夹弄,用舌尖~舔~逗,或者使劲把乳~头往嘴里吸一下,再抿紧嘴唇把它吐出来……。

    她很享受这种方式,头仰着,喉咙里有低沉的呻吟声,他们就这样维持着,过了10分钟,冷旭辉的一只手开始深入她的私处,她的下面已经湿成一片了,白色的蕾丝内裤,半透明的,很性感,当冷旭辉按摩她的要害的时候,她就挺起了腰。

    她说:“很刺激,我忍不住的想动了。”

    呵呵!真是如狼似虎啊,她下面那的颜色也很漂亮,是粉红色的,而且很突出,在充血后颜色变的深了一些,但那样更加的诱人。

    冷旭辉停止了吮吸她的乳~峰,他迅速的脱下了她的白色的蕾丝内裤,躺在床上的老婆紧闭上眼,一脸醉红,小朱唇抖动着。她的雪白的**向天怒耸,在她的急速呼吸下起伏不停。

    而下身裸~露的她,中央坑道已是一片泥泞,并且,她的两只雪白大~腿正有节奏地抖动着,再看她的脸,却变成一阵红一阵白了!

    她说:“你还犹豫什么,来吧,”

    冷旭辉说:“我帮你在下面垫个东西吧,你这水太多了。”

    老婆笑笑说:“水多一点怕什么,怕把你淹死了啊。”

    冷旭辉呵呵的就笑了起来说:“我怕一会把你冲跑了。”

    老婆就说:“没关系,我带的有钥匙呢。”

    冷旭辉在那下面先用手指头来回的抽送了几下,感觉时机成熟了,他就急不可耐的一头扎了进去。

    冷旭辉的臀部肌肉剧烈地抽搐,他妻子也全身颤抖着,她的黏膜包裹着冷旭辉的神棍,用力向里吸引。她的手指深深陷入冷旭辉的背肌,双腿紧紧缠着他的身体,脚趾紧张地收缩在一起。

    他便把她翻到身上让她压着自己,就抱着她厚实的臀轻轻地摇,每摇一次她都会出一种醉人的呻吟。

    每摇一次都给他一种强烈的刺激,最后他摇的幅度大了,她就叫了起来,是那种欢快的,想叫他不要停下来的叫声。

    这一场阴雨连绵好几天,让人感到格外的郁闷和不爽,洋河县的各项工作还是按照既定计划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但在平静的表面下,却隐隐约约的出现了很多谣传,特别是任雨泽和冷县长两人不和的传闻是越说越严重了,连上次的公安局干部提升问题,在大家的描绘中,也成了两个人一次较量的对攻。

    还有就是关于任雨泽给检查组大摆宴席,让市委书记当面呵斥,最后袖手而去的事件,也传的沸沸扬扬了,有说是任雨泽准备好了饭菜,吕副书记一看准备的太奢侈,脾气走了。

    还有说任雨泽坚决按国家规定,不给他们大吃大喝,什么本来办公室已经安排好的饭菜,任雨泽把桌子给掀了,等等吧,在秘书小张给任雨泽汇报这些谣传的时候,连任雨泽都忍俊不止笑了,真是的,看来人民群众的想象力就是好啊,他一笑,小张也笑了,难得看见这几天任雨泽心情好点。

    不过任雨泽有点高兴的太早了一点,很快的,洋河县就接到了临泉市的通报批评,在此次党务公开检查中,洋河县出人意料的拿了个全市最后一名,这对任雨泽直接就是一个打击,为这次的检查,任雨泽是花了很多气力,做了很多工作的,光是开会,就搞了好几次,现在倒好,拿了个全市的最后一名,他脸再厚,也有些挂不住了。

    一会的功夫,就来了好几个电话,都是安慰他和对市上检查牢骚的,说:“这是什么检查啊,不就是没吃到宴席嘛,他们至于如此变态啊。”

    任雨泽是不这样看待这个问题,他已经有了一种感觉,这次的事情不是单纯和偶然的一件事情,吕副书记异常的态度,也许才是整个事件最为关键的一个问题,那么吕副书记为什么会如此呢?

    难道他是为华书记在报仇,但这个概率已经很小的,吕副书记是政客,他不是大侠,但是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只怕隐藏在整个事情背后的还不止这一个评选的最后一名,换句话说,这只是一个开始,后招应该接踵而来。

    所以在这几天里,他是客气的回应着这些安慰,一面自己也暗暗的警惕着,等待将会出现的变故,这样的变故是没有办法预测和定位的,只能是等待,自己是没有一点的主动权。

    就这样,他耐心的等了好几天,但没有生什么他所想象的意外,一切还是那样,还是平淡和单调的工作,还是所有人都客气的每天见了他招呼,讨好的对他微笑,说着那些老生常谈的奉承话,这到让任雨泽反倒有点奇怪了。

    就在任雨泽对自己的判断快要做出否定的时候,在临泉市的市委办公室里,正在召开着一次民主生活会,会议由云婷之主持,与会的有市里所有掌权的老大们,大家就蜻蜓点水般的做一些自我批评,互相之间轻描淡写的指出一些无关痛痒的错误,更有甚者,他们可以找出你本来是优点的一个问题出来装着批评你,在你解释过后,他们就恍然大悟的说:“是这样啊,看来我理解错了,但为工作,还是要注意你自己的身体,身体是革命的,是人民的,不是你一个人的。”

    靠!这话都想的出来。

    看起来,这整个会议的氛围还是安静祥和的。

    这个时候,也不知道是谁就扯到了党务公开的检查上来了,就这样有人提出了这次检查的事情,吕副书记就很快的接上了话题:“这次评选啊,也让我们看出了很多问题来,你就说洋河县吧,从这次检查评选中,我们就现了一些内在的问题。”

    云婷之和许市长都一眼看了过去,这个洋河县对他们来说,都是有一些解不开的情结在里面,许市长从吕副书记的语气中,感觉到他是一定要表达一些意见了,这正是许市长需要的,他就哈哈的笑这说:“看来吕旭同志在此次检查中还很有体会嘛,那说说看,你现了什么。”

    吕副书记也对许市长笑笑接着说:“我是感觉到啊,每个干部其实都是有他的局限性,你就说任雨泽同志吧,他在搞活洋河县的其他方面,那确实很有成效,但要说到在党群建设和一些对文件,对政策的理解上,我就感觉他有点跟不上了。”

    许市长点头凝神的听着,时不时的还给予吕副书记一点支持和肯定的眼神,这让吕副书记就更加想要表达自己的意思了,他说:“今天是民主生活会,本来不该扯这些,但话已经说道这里了,那我就说完,我建议在座的领导,在用人方面,以后是不是可以考虑取其长处,避其不足,就那任雨泽来说,完全可以让他继续搞专业方面的工作。”

    吕副书记也不是盲目的说这些话,他跟华书记也有几年了,在很多问题上,他也经常和许市长是遥相呼应的,他知道自己打压任雨泽一定会很对许市长的路。

    不过云婷之就不一样了,谁都知道任雨泽是云婷之的秘书出身,所以在这个说话中,吕副书记就很注重一个技巧,你看不出他对任雨泽有什么成见,似乎他就是随便的在谈谈,在就事论事一般。

    许市长就来了点兴趣,他很认真的看看吕副书记说:“你这话我有点不大理解了,难道他现在不是在做专业方面的工作吗?”

    吕副书记就解释说:“党务工作肯定是不对任雨泽同志的特长,要是他到市里一些业务局来,我感觉这才可以让他更好的挥强项。”

    许市长刚要说什么,就听云婷之接了过去:“吕旭同志这个想法是不错啊,但洋河县目前的势头还是不错的,我感觉我们还是应该以稳定为主,有的想法确实不错,但还有个多看看,多等等,不能以一时,一事来衡量一个同志。”

    云婷之的话是软中有硬,她很敏锐的看出了吕副书记和许市长的一搭一唱,所以她不能让这个话题在继续的延续下去。

    吕副书记就干笑了两声说:“是啊,做什么都不能看一时一事的,但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年代不同啊,这是一个大展,大机遇时刻,云书记,我们耽误不起时间啊。”

    “不管是什么时代,但都不能否定一条规律,那就是实践检验真理,所谓的实践,就是要有一个过程,你说对吗?吕副书记?”云婷之冷冷的驳斥了他,没有让他的话来套住。

    参加的人都感觉到了气氛不是太好了,虽然看起来他们是笑着在说,可明眼人很容易就现这两人的话里都有了针锋相对的味道。

    云婷之要控制会议的气氛,她不等吕副书记在说什么,就又说了一句:“今天是民主生活会,我们就不讨论其他问题了,等下次吧,下次开会这个问题在好好的探讨一下。”

    云婷之已经了话,吕副书记和许市长也都不能在继续说什么了,两人相视一眼,点点头,都面无表情的闭上了嘴,吕副书记隐隐的高兴着,自己今天也算出了口恶气,打击了一下任雨泽,至于能不能把任雨泽打下去,那到还在其次,就是要表明一下,自己也不是吃素的,不要看你任雨泽有云婷之在撑腰,我照样的让你难受。

    会后没多长时间,吕副书记就接到了许市长的一个电话,许市长说:“老吕啊,今天你这一炮点的不错,有点力道。”

    吕副书记就一本正经的问:“许市长说的什么?什么点了一炮。”

    那么许市长就哈哈哈的笑了起来说:“你老吕不要给我装行不行啊,我知道你看不惯那小子,也看不惯上面那位,是不是,嘿嘿。”

    吕副书记就沉默了,自己不是看不惯她们两个人,连你老许我也看不惯,想让我当大炮啊,要不是我为了向梅这事情,我才不管你们谁看不惯谁,有本事你就自己和云婷之斗去,不要想让我打前锋。

    许市长见吕副书记没说话,又自己说:“老吕,我支持你的意见,下次会上我们一起来,就看她还能怎么推。”

    吕副书记想了想说:“这事情我就是那一说,万一都认真了,也不大好办。”

    许市长不以为然的笑笑:“有什么大不了的,她还能把我们几个吃了,临泉市还轮不到她张狂吧,好歹我们在这呆了这么多年的,你放心好了,下次会上我先提出来今天的话头。”

    吕副书记感觉这样也成,要说这次临泉市的干部调整自己是很亏的,一点好处都没沾上,现在云婷之上来一反常态的,经常还要摆出一副老大的样子来,谁怕她啊,自己是老胳膊老腿的了,她能把自己怎么样,吕副书记就笑笑说:“行,只要你提出话头,我就给你配合一下,也让她不能小看我们这些老班底。”

    许市长很高兴,这几个月他也是让云婷之抓住洋河工业的事情,把他压的难受,现在问题不大了,他感觉也该借助这次的事情,把任雨泽收拾一下,出口恶气,对云婷之来说,也算是恶心她一下。

    作者题外话:感谢感谢,感谢大家的支持,好几位打赏的读者,真是谢谢你们了,不过你们已经花钱看书了,就不要再浪费钱打赏我了,你们的支持我心领了,感谢你们!!“女市长的**:官情①②”,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