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强国之末代公主最新章节 > 穿越强国之末代公主最新章节列表 > 第84章雨欲来(3)
    唐先森显然是特意在家里等消息的,平日里这个时间,他一早就已经在办公了。=== 三味书屋  ===

    如今既然知道了她自有成算,他劝了一停,也就说服自己放下了心,在她颊边浅吻了一口就顾自上班去了。

    瞿凝摸着自己犹带余温的脸颊,唇角几乎是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抹微笑,旋即她就安静的在桌边坐下来用完了剩下的早餐,然后开始将今天的报纸也做了归类。

    这几天的报纸,她全部都有细细的将它们分类起来,又将代表性的文章贴在墙上代表它们各自分类的栏中,她还分别用颜色标上了记号。以女性敏锐的第六感,她一篇篇审核过去,总能发现那些字里行间的口吻和角度微妙转换的不同,或许是因为事涉她个人的关系,她能很清晰的感觉到,有一些报纸是对人不对事,有些则是对事不对人,有些是身不由己,有些是恨不得置她于死地。

    这么一来,它们背后的派系,指使者各自谁属,也就很是分明了。

    最后,瞿凝看着代表“口是心非”的,也就是她特意以灰色标明的那一栏,看着那其中的几个名字怔怔的出了会神。

    这几家报业,发行量都不算太大,但他们几家在做报道的时候,都有些阳奉阴违,写的东西笔触软弱,颇有些做戏虚应故事的味道。

    在瞿凝目前的分类里,红色代表着对她个人敌意很重的敌人,而黑色那一栏代表着的男性沙文主义很难拉拢的政敌,绿色的是盟友——目前只有唐少帅站出来撑腰的那一份报纸而已,可怜巴巴惨兮兮的,至于数量不多但也不容忽视的灰色,她心里也已经有了考量:或许,是时候找他们来谈一谈了。

    绿色紧贴着灰色,而在那空荡荡的一栏里,乐傅雯的署名因为**,就格外的显眼,瞿凝的目光在那个名字上一掠而过,心里却又升起了一抹无法忽视的别扭和难以压抑的好奇心:这个问题,在她心里徘徊太久了,唐少帅毫无疑问的是极其相信乐傅雯的,他们之间哪怕就是没有暧昧,但必然存在着特殊的纽带,将两个人紧紧的绑缚在一起。而这种纽带,秘密,牢固,旁人窥视不见,但也很难斩断。

    她忽然又想起了那一次见到乐傅雯的时候,从她身上感觉到的桀骜不驯和客气底下冰冷的锋芒,她心里的疑惑就越升越高:他们之间到底存在着什么样的秘密?

    ***

    瞿凝很快的,就叫人秘密请了那几家报馆的主编来和她一晤。也不知道是她少帅夫人的名头好用,还是从事新闻行业的从业者们都有着旺盛的求知欲和好奇心,她派人去请的,全都到了。

    瞿凝和他们约的是地处京郊的一所书寓,等人来齐了,她就挥手挥退了正在卖力吹拉弹唱的女人们,揭下了脸上的面纱,像是终于可以透一口气一般的深深舒了一口气,向着那几位神色各异的男人们微微一笑:“诸位今日能来,我就已经很领情了。”不待他们说客气话,她已经继续说了下去,“今儿个将大家召集到这里,我是想和诸位聊一聊,最近发生的一些有趣的事情。”

    这里坐着的有五位主编。从老到少都有,脸上的表情或者微笑或者阴冷,或者一语不发冷眼旁观,但总的来说,以不太友好的居多。

    瞿凝这么一说,立时就有人有些阴阳怪气的反问了:“少夫人难道是要在书寓开记者招待会么?这地方是不是有些不适合唐少夫人的身份?”

    瞿凝的眸光淡淡的往人堆里一瞟,准确的捕捉到了说话的那人,目光如刀一般的在他脸上一转,只看的那高瘦男子心底发寒,她这才笑一笑开了口:“我跟诸位只能算是半个同行,你们既然喊我一声少夫人,就该知道,我虽然出资办了知音,但归根结底,我不靠这个来讨生活,不像你们,一家老小怕是就靠着你们的笔杆子和眼力吃饭吧?”她微微一顿,旋即准确的叫出了说话那人的名字,他的履历一早就已经印在了她的脑子里,此时信手拈来,毫不费力,这些都是在聚会之前她一早就已经做好的功课,“你是京都时务报的闫怀闫主编吧?假若我没记错的话,京都时务报三年以前的发行量是十万份,但现在的征订量是多少?两万份?闫主编,你们老板怕是不会满意吧?你的日子,没了年终分红,甚至可能连每个月的薪水都分不到,恐怕是不好过吧?家里四个孩子嗷嗷待哺,若是你再没了这份工,奶粉钱怕是都不知道该从哪里出吧?”

    其实岂止是不好过,不好过三字绝对是客气话——从这人身上洗的发白的衣服就看的出来,他连置办像样的门面都已经是不太做的到了,这日子过的何等捉襟见肘,可见一斑。

    不仅仅是他,闫怀还不过是个给人做事的打工仔,都已经面临着被拖欠工资的情况,另外有几位主编是兼着创办人和老板的,境况就更加的不乐观。

    瞿凝之所以特意点了闫怀的名,一则是种震慑,表示我知道你们每一个人的情况,二来,枪打出头鸟,谁叫他出声呢?

    闫怀一震,几乎是惊疑不定的抬头看她,不知道她葫芦里又卖的是什么药。但只有一点,是在座的这些男人们这会儿在满座的沉默里都确定了的:那就是她毫无疑问的,非常认真。

    认真到事先做了很多的准备,认真到宁可踏入书寓这种不符合她身份的地方,也要将他们召集拢来。而上位者的认真,很多时候,就是他们没办法抗拒的,必须要重视起来的信号。

    几个人互相对了一个眼神,最后是他们当中看着年纪最大,大约有不惑之龄的留着一撮小胡子男人对瞿凝点了点头,语调十分客气的开了口:“少夫人年轻有为,知音短短一个月就在京都声名鹊起,我们自然是知道的。其实我们私下底谈起来,也很是佩服少夫人的魄力,能力和手段,既然少夫人对我们的情况都了若指掌,那么想必今日不是只想和我们一晤这么简单的,少夫人若是有什么吩咐,不妨直说。”

    瞿凝看了他一眼,微微扬了扬下巴,语气里带上了几分骄矜:“我吩咐了,你们就会去做?”

    “……”要不要这么打蛇随棍上啊!

    但既然都答应来这里了,听一听也是无妨的,顶多再阳奉阴违一次罢了,于是男人们都慢慢的,点了点头。

    瞿凝就笑了笑:“我之所以要说京都时务报的事情,不是为了侮辱你闫主编。我为的,是向各位再一次强调一个事实,那就是在座各位的业绩,在这三年多以来,一路都在走下坡路。要说我华夏如今讲究自由开放,能识文断字的人事日渐增多,这一点,从学堂学子的数量就能看的出来。若是按照常理来说,既然能阅读的人多了,那么也就意味着更加广阔的市场前景,但为什么订阅你们报纸的人越来越少,这点诸位有思考过么?”

    诸人面面相觑。

    她说的诚恳,但他们却皱了眉头。

    这个问题,当然被反复的提出来讨论过。订阅量的减少,其实只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们的报纸,不够好看!既然吸引不住读者,那么自然,人家就不再长期订阅了。

    不过,这个问题也是如今业内很多报社都面临的难题,不只是他们在座的,实际上哪怕是如今京都那些办的最成功的报社,他们的销量虽不至于减少,但也不过是勉强持平而已,这就说明,市场实际上是在萎缩,读者对他们并不满意。

    一群男人都皱了眉头,欲言又止。

    瞿凝笑着摇了摇头:“我知道是什么原因。在这里,你们也不必讳言。就是因为‘报业协会’这个机构的存在。”

    这就是事情的重点了。

    因为报业协会对报纸上的内容做了非常严格的限定,其一是“流言煽惑,对国体有破坏弊害者,除停止出版外,其发行人、编辑人并坐以应得之罪”,也就是说,假若新闻当中有政治倾向导致了一些后果的,编辑和发行人都要坐牢。其二是“调查失实,污秽个人名誉者,被污秽人得要求其更正,要求更正而不履行时,经被污秽人提起诉讼时,得酌量科罚”。至于这条虽说后世也是一样,但在报业协会的眼里,这个“个人名誉”就变成了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弹性太大,总之如果报道一些涉及*的事情,比如像离婚案子那一次——假如他们真想挥起这把尚方宝剑来的话,瞿凝跟金允珠都是可以被关进去的。

    这也就导致了,那些没有后台,没有大树撑腰的小报们,生存艰难,举步维艰,必须得唯报业协会马首是瞻,就像是这次的事件,报业协会要叫他们写什么,他们就得写什么,所谓的新闻自由,不过只是一句空话罢了。

    既然在报道的时候缩手缩脚,这个会触雷不能写那个是高压线不能碰,那么到后来,读者看的索然寡味,看见都是“万里江山一片红”,继而导致订阅量的日减,也就是情理之中了。

    可这个报业协会虽是个毒瘤,却到底依旧是政府下属的半政府性机构,是以这里除开瞿凝之外,其他人的身份,根本就连议论一句这个“法西斯”机构的胆子都没有。

    是以瞿凝一口道破了这件事之后,场面立时变成了一片寂静,在场的人居然一下子都哑巴了,冷场了好一会都没人开口。

    最后还是那方才说话的中年人干咳了一声,脸上尴尬了一下:“少夫人自谦是刚刚入行,不靠这个糊口,但看起来,知道的并不比我们少啊……”

    瞿凝点头毫不谦虚的来了句绕口令:“你们知道的我知道。你们不知道的,恐怕我也知道。”

    “……”那中年人呵呵了一声,又很小心的审视了她好一会,之后这才慢慢的说道,“可知道是一回事,我们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有过热血的时候,也都有过踟蹰满志的一天,但报业协会……”他摇了摇头,“不是以我们的力量能够撼的动的。”然后他慢慢叹了一口气,“不是我们甘于被那些人阉割我们言论的自由,只是为了维护我们仅剩的办报的权力,我们不得不和那个庞然大物妥协而已。少夫人可以看不起我们的唯唯诺诺,也可以觉得我们是一群无能为力的小人物,但这就是小人物的生存哲学。”

    他解释了一大堆,瞿凝耐心的听完了。

    然后她的回应,只是略带一些轻蔑的抬眸一笑:“所谓小人物的生存哲学,就是看着自己的心血一点点衰败下去,最后沦落到被温水煮青蛙,慢慢蒸死的地步?”她的语音里再没了开始的温和,相反的,冷的像是冰刀一样,深深戳痛了这些男人的内心——被一个女人这样鄙视,是个男人就不能忍啊!

    “那少夫人你说你有什么法子?”那闫主编第一个忍不住跳了出来,他显然年轻又冲动一点,斜眼看着瞿凝道,“空口白话人人会说……”又低声嘟囔道,“饱汉不知饿汉饥……”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有一条评论红口白牙的说这篇文像谨言……我默默的把那条删掉了。

    我可以保证一点,在动笔写这篇之前,我没看过谨言,也无从参考那篇文的写法跟设定,在写完这篇之前,为了防止我下意识的将自己看过的情节写进自己的文里,我应该也不会去看那篇文,这是我下笔之前和之后的习惯。

    假若文下有妹纸谨言的真的发觉有哪里相似的,欢迎留言告知细节。我不排除自己哪个时候脑洞开太大居然跟大神撞梗了(虽然我主观猜测既然谨言是*这篇是BG,女性跟男性在那个时代会做的事情应该不太一样,撞梗的可能性很低),但我最后重申一次:不欢迎无证无据的就跑来说“和谨言相似”云云,因为我写文的时候是很认真的,阴谋戏跟商业戏的环环相扣我想了很久很久才设定完全的。另外我做人的态度也不会容许我去借别人的梗来改头换面自己改写。

    希望这种“相似论调”我是最后一次看见。

    虎摸大家。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