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强国之末代公主最新章节 > 穿越强国之末代公主最新章节列表 > 第83章雨欲来(2)
    几乎是十分相近的论调,也出现在了瞿凝和金允珠的对话之间。'都'市'文'学' W

    这一期的知音已经付梓印刷,她们也已经收到了报童们传回来的反馈,知道了这一期已经格外加印了十万份的知音,还被一抢而空,甚至几乎可以称得上是,供不应求。

    既然是在上一期就已经公开向社会征集了群众来信,又向那两位做了专访,那么旋即风声自上而下又自下而上的来回传了两遭,导致销量大大超出往常,这都在她们的意料之中。

    但相较之于金允珠的欣喜,瞿凝面上却殊无喜色,相反的,眉头微蹙,面带忧愁:“在这个时代,谁控制了舆论,谁就控制了普罗大众的喜好。所以有些人,不会坐视我们轻易取得这种舆论导向。小金,你要做好准备,狂风骤雨将至,你我……如今驾驶的却不过是一条小破船。”

    尽管发行将近一个月,知音已经取得了十分长足了进步,也已经开始往下深深扎根,但跟另外一些背后站着巨额的金钱资助,财阀支持,乃至军阀和派系的操控和动辄就发行数十万份的报纸来说,知音却还是一艘无法经得起太大浪花的小船。

    这也是瞿凝为什么要用真名,要用她的名头来写这篇社论的原因。

    因为这样一来,那些人的矛头就会指向她这个笔者,而不是刊载了这篇文章的媒体,这么一来,至少这棵小树,就能获得更多的喘息时间。

    金允珠听了她的话,先是微微一愕,止了原本喜形于色的表情,垂了眼眸沉静下来想了一想,然后就有些明白过来了:“您的意思是说,那多出来的十万份,读者并不是我们在创刊之初就选定的女性读者们,反而是我们没想过要争取的男性读者?那我们为什么还要多印这十万份呢?”

    瞿凝赞许的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还好她没被这种虚假的繁荣冲昏了头脑,这多出来的阅读量,要是用后世的话来讲,就是来自于“黑粉”或者是“黑子”,这些人现如今是保持着一种研判的,乃至是批判的批驳的眼光去买的这份刊物,所以他们并不是知音可以争取长期保持的客户群,这个多出来的十万份,之后应该是会慢慢回落的。

    “因为这个社会,归根结底依旧是一个男性的社会,”瞿凝揉了揉自己的鼻梁,目中却有锐光一闪,那种锋锐之色很快的被她柔和的外表掩藏了起来,“就像那桩离婚的案子一样,审判官依旧是男子,律师也是男子,哪怕是坐在旁听席上的,都是男人多过于女人。所以我们尽管需要争取和讨好的客户是女人,但也必须得正视一个事实,更多情况下无法避免的,要办一份报纸,我们还是必须要跟那些手掌权利的主宰者们,有一些或多或少的交集,或者是交锋。他们现在陡然的关注越多,我们之后可能会受到的攻讦也就越多,范围也可能很广。”更重要的是,报业联合会的掌权人也是男子,上层能一言而决他们杂志命运的人,更是男人。瞿凝当时一早就已经通过“申请发行许可”这件事试探过了那上层和孔景豪的关系,她心里的警惕,当然也就在这种试探之后升到了最高值。把自己的事业的命运送到一个男人的好心与否那里?开玩笑么?

    而今,一月征订之期已届,想要让这份杂志在真正开始征订的时候不会突如其来的遭遇一场滑铁卢,她就必须得为这颗小树苗,想法子搬掉它头顶的乱石才行,瞿凝绝不能容忍,自己的命运,却掌控在别人的手里。

    金允珠皱起了眉头,欲言又止,有些忐忑的瞧了几眼瞿凝,那目光落在了她眼里,倒叫她好笑起来,敲了敲桌子:“我又不是老虎……想说什么,畅所欲言无妨。”

    金允珠就点了点头:“假若要以我们只有一份报纸的力量,去跟其他很多份的报纸争斗的话,我们可能很难赢这场舆论战。但您是唐家的少夫人,唐家旗下……”

    她话音未落,瞿凝却已经摆了摆手,疲惫的冲她摇了摇头:“就算少帅是我的丈夫,但你别忘了,他也是一个男人。”

    金允珠看了她一眼,还想再劝,瞿凝却已经端起了茶来,显然不想就这件事再多谈了。

    金允珠几乎是一步三回头的走的,她的心里溢满的,不是对这份事业的担忧,而是对瞿凝将会面临的重重压力的担惊受怕。

    之所以会要她去问一问唐少帅能不能让唐家旗下的报纸也稍稍加以援手,也是有这方面的考量在内。

    但瞿凝执意不肯,她作为下属,也能苦劝,却不能越俎代庖。

    她无奈的走了,瞿凝放下了刚轻呷了一口的茶水,唇间就像是溢满了苦涩的滋味儿:她能大抵猜到自己将要面临的狂风骤雨,她也有信心,她能扛过一*的波浪,但那个男人,会在这样的浪潮里还和她站在一起吗他要她的信托,现在她默默的给了,他又真的不会让她失望么?

    在那样的争执之后,他们曾经有过的默契,还能在骤雨里闪烁着不灭的光芒么?

    ***

    时间已经近了凌晨,但小小的会议室里依旧灯火通明,室内,坐着现如今华夏几份销量最好的总编和另外一些业内出名的撰稿人。

    烟草的味道飘散在室内,男人们或者手执一根烟,或者是端着一杯茶水,桌上乱七八糟的叠满了各种各样的纸张。

    坐在最上首的青年,就正是原本长衫马褂,穿的格外严整的孔景豪,但他这时候眼底有着重重的血丝,显然是一夜未眠。

    这已经是他“毙”掉的第十份稿件了。

    要说这些文人才子,心里都是有些属于自己的傲气的,嘴上是要谦虚中庸一些,但任是谁,用了满腔心血仔仔细细写出来的稿子被他这么一份一份的干掉,又不说个详细的子丑寅卯就是直接重写下一份,谁心里能服得了气?

    就算一面敬他身份是孔圣人家里的嫡子,但另外一面,却也心里的怒火和不满却已经是越烧越旺了。

    孔景豪还不满呢。

    这些人写的都是什么东西?他要的是那种能让人眼前一亮的文章,就好像骆宾王的《讨武檄文》,又或者是陈琳的《讨曹檄文》那一种,让人一看,就能拍案叫绝的。

    像瞿凝她写的,简直就是将指头伸到了他们孔家的门槛上,开篇就写“孔子是野合而生”,又指指点点的骂了孟子孔子的各种行为,比如“其时尚有周天子,何事纷纷说魏齐”之类,简直是要把孔孟的祖坟都给挖出来鞭尸了。

    然后她又将班昭乃至长孙皇后从人品到身后的命运全给驳的几乎是一钱不值,几乎是将女四书的撰稿人给“轮”了一遍,虽说是叫他们一看之下就怒火中烧,但另外一方面,却又让人不得不感慨,她说的那些乖谬的理论,是的确有事实依据的,尤其是孔孟的那些私德有亏,不挖也就算了,这要是按着她的意思深挖下去,怕是引火烧身,真叫人质疑了他们老祖宗的德行。

    偏偏他找来的这些个才子们,写的稿子每一份都是一对一的观点上的针锋相对——既然是针锋相对,就要引经据典,就要引用圣人之言,那么这么一来,就不免有人写的晦涩难懂,另外一些虽然知机的写了白话,但难免涉及到了一些让孔景豪黑脸的史实。

    所以他把这些东西一份一份的毙掉,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孔景豪的脸色很难看。

    偏偏这会儿已经有人按捺不住,在底下小声问他:“孔先生,您倒是说说啊,我们写到底是哪里不对,这么漫无目的的写下去,也只是在做无用功而已。”

    孔景豪扫了一眼下面,这会却找不出具体到底是谁方才出的声,目光所及就是一片片微笑着看着他的人头们。

    孔景豪皱了皱眉,他也已经觉察到了,这些人对他有了轻微的不满,方才最后那一份他还是说“不行”的时候,底下也已经起了一片隐约的骚动。

    可惜这批人不是他的下属,不过是林志森为了配合他的计划,帮他牵头找来的帮手,说到底他们之间的关系还不容他颐指气使,他勉强挤出了一丝笑,终于开了金口:“要说各位的辞藻自然是华丽优美,篇篇都是上上之选。但这篇文,咱们真正要达到的目的,并不是教化咱们平日里的那些读者们,相反的,咱们这篇文的目的,是叫他们拿到枕边去训妻的。”

    孔景豪微微一顿,唇角的笑容终于多了几分真切:“都说棍下教子,枕边教妻,夫妇之道,参配阴阳,通达神明,所以这篇文,自然也需要刚柔并济,这才是男女和夫妇的相处之道。若是诸位能将这篇文一则写的感人肺腑,二则写的叫人心中警惕,那咱们的目的就真的达到了,像诸位之前那般,反倒是本末倒置了……咱们的读者,本就是受过孔孟熏陶的文化人,对于是非,自有公断。”

    不得不说,孔景豪这么一说,底下人倒也心服口服了。

    就有人“哦”了一声,若有所思的想了片刻,就重新开始下笔了。

    这一下子,送上来的稿件虽说角度各不相同,写法大不一样,但份份都是以孔景豪方才的话为中心展开的,有几份是走“夫妇感情不该用离婚划上句号”这样的以情动人路线,另外几份是写哪怕拿了财产也是坐吃山空,日后老来无人奉养之类的恐吓路线,再有就是重提“男主外女主内”,零零种种,但反正是再没有人去揭孔孟的老底,再去提礼义廉耻的遮羞布了。

    这些职业的撰稿人们都是倚马万言的好手,这会儿既然得了他的准话,再写出来的就自然十分合了他的胃口,但孔景豪看到最后一份,瞳孔却不由自主的缩了一缩,视线落到了最后的笔者那几个字上,视线也就随之落到了如今还坐在一众人末尾的,像是浑身融在了暗影里,不显山不露水,显得格外低调的那个男人身上。

    那个人,就是冯家的《南方青年报》的代表。

    而他奉上来的这份稿件,不像之前的人一样,写的是孔景豪话里的训诫,而是赤裸裸的,对瞿凝的质疑和反问!

    那是对她嫁入唐家这一月多一来一言一行的整理,对她的各种“不符合女四书”行为的不满和批判,字里行间溢满的,都是对人不对事!乃至于到了最后,下的定论就是,就是因为瞿凝本身就是这种离经叛道的人,她才会写出这样子出格的文章来,才会鼓吹什么保障“女性权益”和“离婚时候的男女平等”。而这样一份稿件,哪怕是孔景豪这样的身份地位拿在手里只是轻轻一扫,都觉得烫手的厉害,简直像是要烫伤了他的手指一样。

    这是他没想过要走的一步棋,但潜意识里,他根本不敢说,自己一点儿这么做的想法都没有。

    毕竟,如果不想牵涉到一些很学术性的概念,那么攻讦撰稿者,几乎就是业内常用的手段了。

    人无完人,要搞臭一个人,可比驳斥一种学说要来的简单的多了。

    那人仿佛是感觉到了孔景豪的目光,这时候将脸微微露在了光线底下一点儿,仰起头来朝着他隐约一笑,竟像是带着几分挑衅。

    孔景豪的瞳孔一缩,先把其他人的给他们发了回去,那些几乎都是一字未改就可以准备付梓了的,眼看天色已经将明,男人们活动了一些身体,灭了手里的烟头,倒掉了残余的茶水,其他那些人都零星陆续的散了去。安静下来了的厅里一时就留下了孔景豪和南方青年报的那人。

    孔景豪目光有些复杂的看着他:“你这么做,是你们家主的意思?”

    那人手往上头一指,点了点头。

    孔景豪的目光越发复杂起来:“你们这么做,有想过后果么?”

    那人轻轻一笑:“后果?能有什么后果?我们写的这些,哪一样是她没做过的,哪一样是凭空的添油加醋?若说我们是诽谤,那可能的确会有什么严重后果,可既然一切都是真实,那作为媒体,不就是应该报道真相么?”

    孔景豪抿了抿嘴唇。

    瞿凝出嫁的那一日,就已经违背了皇室的意思,抛弃了皇室给她特意准备的,耗费了无数人工的嫁衣,披上了唐少帅找人定做的纯白色婚纱。实际上光光这一件事,就已经在实行古礼,风格素来守旧的皇室成员内部,激起了很多不满的声浪。

    到后来,她自己亲生参与做的事情越多越多,也违背了皇室的要求和唐少帅越走越近,直到现在,更是直接将代表着她和皇室之间某种纽带关联的宝琴送回了他身边——她要划清界限,哪怕他有心,但又如何怜香惜玉?

    那人看了孔景豪一眼:“孔先生,您也别担心,要说女人呢,就是翅膀长硬了才会飞的,要是剪掉了她的翅膀,染黑了她的羽毛,她就再怎么扑腾,也逃不出猎手的手掌心。那位,”他说着暧昧的瞄了他一眼,这个那位指的是谁,他们都心知肚明,“的性子冷酷,迟早夫妻离心。您只要逼得她没别的路走,她最后说不得还会主动投怀送抱呢,”他低低笑了笑,“有道是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您要是心慈手软了,有朝一日鸟儿飞出了笼子,那才是后悔莫及。”

    孔景豪的脸色随着他的话渐渐冷了下来:他怎么不知道,自己的心思什么时候被人看的一清二楚了?这冯家好长的手,好亮的眼,也好大的胆子!

    他的眼眸微微眯了一眯,心里的狂怒已经掩也掩不住,面上却已经淡淡笑了笑点了点头——有些人要找死,他何必拦着?

    正好丢出去看看,那位殿下现在手段有多利,爪子里又紧紧抓着多少筹码好了!

    “……既如此,你们明日就将这份和我们一块儿发行便好。反正大家同气连枝,一同进退,你们到时候也不至于太惹眼。”孔景豪客气的说道。

    那人点了点头。

    他拿过了稿子就出了门,没走几步被人拽住了拉进了旁边的后巷里,他一看那几个来人就屈膝半跪□:“小姐,属下按您说的全做好了。”

    “姓孔的怎么说?”为首的正是冯思嫒,她帽檐压得很低,声音也很轻。

    “他应了。”

    “那几家,你都谈好了?”冯思嫒问他。

    “是的小姐。”

    冯思嫒这才点了点头:“那就好,做得好。”指示身后的人给了他打赏,冯思嫒的唇角,泻出了一丝狠辣的笑:我倒是想看看,唐少夫人你,到了四面楚歌的时候,还会不会那么得意那么自信!

    ***

    第二天,几乎是十几家在京都叫得上字号的报纸共同发难,在继女性报纸知音之后,终于也开始报道了有关这桩《有史以来第一桩以妻休夫》的案子。

    已经被钉死在了耻辱柱上的云师长和林小姐,又被拎出来鞭尸了一百遍——林小姐那时候得了钱离了京还好一些,云师长在牢里看到那些报道,简直是恨不得找个地缝好让自己钻进去再也不出来,不过有些事情既然做了,哪怕是被拎出来鞭尸,也是没法逃避的,云师长心里是恨极怒极,但以他当时身陷囹圄的状况,却已经根本对一切无能为力了。

    这回的报道,不同于之前的轻描淡写,这一次的力度,进行了极大的加强。

    很多报纸,甚至是采用了知音的那种格式,在新闻报道之后,加上了很多名人的访问和社论,有知名学者的,知名大儒的,知名撰稿人的,乃至于是一些匿名人士的来信。

    但他们的口风,几乎是如出一辙的,首骂坏人姻缘的林小姐,二骂不守妇道的云夫人姜娟,三最后才是轻描淡写的稍稍谴责一下可怜可悲可恨有眼无珠的云师长。

    其中偏向,实际上一看即明。

    这些还好,另外大概有四五份,直接就将发表了支持姜娟离婚的社论的瞿凝,揪出来当成了靶子,直截了当的将她和姜娟放在了一个立场,一个起跑线上,甚至有文章十分恶意的揣测,她之所以这么积极的推动这桩案子,在后头又出钱又出力,是不是就是因为她自己也想着有朝一日要离婚,怕自己日后净身出户的关系。

    而这样的报纸,就在第二天早晨,送进了上京的千家万户。

    同样的,也送到了刚刚晨练完毕,正在桌前吃早餐,急着赶去军营操练的唐少帅手里。

    他原本正捏着一只包子的手骤然停了,浓浓的长眉倏然一轩,旋即停了正要伸向公文包的手,骨节分明的大手捏住了报纸,一张一张的翻了过去,外头催促他出门的小厮刚进来,就被他喝止了:“我现在脱不开身。”

    看报纸看的脱不开身?您是在逗我?

    那小厮眼里分明写着这么一句话,唐少帅却只是很严肃的点了点头——唐家谁不知道唐少帅平日里是工作狂?这下子陡然要请假,登时变成了当日的大新闻。

    唐少帅却只是无暇他顾,一直等到他翻到了他想看的东西,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嗯,刚好赶上了,恰好,来得及。

    他找的,正是他先前吩咐了他的‘御用’记者——乐傅雯给他做的专访,有些事情,他不欲令他的妻子专美于前。

    作为夫妻,他们本就应该承担相同分量的压力,所以在从金允珠的老上司那边得到了风声之后,唐谨之就已经决定了,他也会尽快,以丈夫的口吻,来评价一下同为人夫的云师长,以作为他上司的身份,来品评一下一个作为一个军人,云师长到底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以及达到什么样的准则。

    幸好,赶上了。

    而他的这篇专访,就是对那几份报纸胡乱揣测的,最好的一记耳光!

    还正巧了,正是同一天,简直是打脸打的啪啪响,根本不用看,怕那个指使人来捕风捉影他们夫妻关系的幕后主脑,就该在背后捂着脸哭了!

    唐少帅脑补了一下这一幕,唇角的笑容还未完全勾起,却已经被更多的隐忧所冲散了:对她人格和作风的怀疑,他已经十分巧合的,一个耳光打回去了。但剩下的呢?另外的那些不是针对她个人而来的呢?她又有没有准备好呢?

    作者有话要说:这是今天的两更。明天会把剩下的部分收拾掉~~(望天,应该能收拾干净了吧)

    _(:з」∠)_作收在哪里呀作收在哪里……

    默默继续求收藏作者~~……星星眼……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