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强国之末代公主最新章节 > 穿越强国之末代公主最新章节列表 > 第75章乾坤(6)
    既然得了当事人的指示,作为一名十分专业的律师,吴宇惟当然会恪尽职守。'都'市'文'学' W

    当下在庭上,他鼓动了三寸不烂之舌,只将云师长和林小姐的事情,一概以“家属”定论,复言,“律法不外人情,故而我国此时,于妾室之论,在本身的一夫一妻之外,又有了‘家属’的条例。既然我的当事人和那位林小姐不过是以‘永久同居’为目的的双方男女,那么云夫人所言的离婚请求,根本就不成立。我只恳求法官大人,给我的当事人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让他能为自己这些年来对夫人的不闻不问,做一个补偿……”

    底下又是一片窃窃私语。

    吴宇惟这番话,就是示弱了:他无法反驳先前章如的“云夫人无错论”,那么就只好打感情牌,谁叫华夏一贯都是劝和不劝离,又说浪子回头金不换呢?

    只要博了法庭内外,社会舆论一致的同情,谁又还能拦着云师长,不许他夫妻团聚呢?

    谁这么做,谁就是站在了情与义的对面,谁就注定要被社会大众所唾弃。

    云师长适时的低了头,做出一副悔不当初的样子,他这个表情,虽骗不住有心人,但在外人眼里,一个大男人瞬间红了眼圈,显得煞是可怜。

    章如一看情况不好,和姜娟对了个眼神,看她此时终于缓缓点了点头,他心中大定,晓得这位当事者心底最后的一抹怜悯和情义,也被这无耻的一幕,全然抹去。

    要是云师长真心悔过,自可私下商谈,但上一次调停的时候他没有,后来他也没想法找人来接触他的妻子,姜娟给了他机会和时间,但他并没抓住,反而到了现在才来惺惺作态,姜娟的心已经冷透了,如今便不复再有丝毫多余的动摇。

    面对吴宇惟的雄辩滔滔和云师长的以情动人,章如只是冷冷的说了一句话:“究竟是纳妾还是重婚,我们说了不算,我恳请法官大人,容我传召一位证人。”

    门扉一开,面色苍白,手里还抱着婴孩的女人低着头,无视了两边像是探照灯一样的目光,一步一步缓缓的走了进来。

    另外一边,云师长的手指都已经要嵌进了木质的栅栏里,一双眼睛瞪得全是血丝——要是眼睛能吃人,想必这正走进来的林小姐,已经被他嚼碎了吞进肚子里去了。

    一看林小姐作为对方证人出现在这里,他哪里还能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只恨不得他当时被军法处抓进去的时候就掐死了这个女人,也好过如今被她在背后狠狠捅上一刀!

    果不其然,自打林小姐进了这房间,章如的问询,立时从和煦平和转为咄咄逼人。

    现如今两边的步伐好像是完全调换了一般,束手无策只能安静听着他一句一句的问询的变成了云师长他们这一方,相反章如步步紧逼,一下子就把原本还大打感情牌的云师长他们避到了墙角。

    “林小姐,你是怎么认识这位先生的?”

    “我有一次和同学上街□□,推搡之中跌坐在地差点被人群挤伤,他是当时的军官,救了我,将我的同学从牢里放出来,还将我送去了医馆医治,后来我们就……”林小姐说着低了头。

    “后来你们就同居了?”

    林小姐惶惑的抬起头来,重重摇了摇头:“不不不,没有……我到底也是好人家的女儿,不是那种不知羞耻的女人,是他……”她将手指指了指正对她怒目相视的云师长,“是他对我说,他对妻子根本没有感情,我才是他的真爱,会成为他唯一的妻室,我这才同意了和他在一起……我们,我们还举行过简单的仪式的,还有很多他的同僚来喝了我们的喜酒,他还送过我一枚戒指,说是按着西洋人的习俗求婚,然后我才应了的……”

    林小姐说着低头捂住脸,啜泣了起来。

    这女人本就身姿楚楚,形如弱柳,这会儿低声掩面哭泣,倒是博得了在场许多男子的同情——这本就是她惯用的招数,这会儿在庭上用起来,竟也是无往而不利,就连庭上原本面容冰冷的法官黄碧义,这会儿看着她的表情里,也多了几分怜悯。

    章如补充道:“对于林小姐的证词,我还有另外一些证人要召唤上庭,算是对她证词的一个补完。”

    他旋即宣召了一些云师长昔日的下属和同僚——全穿着整齐的军装,看着格外的一板一眼,一看就十分可信可靠,他们这会老老实实的来庭上做了证,证明当日云师长的确是和林小姐行了礼的,那礼,可不是一般一顶小轿抬进去的纳妾礼,而是大操大办,样样周全的成婚礼!

    有戒指,有盖头,有嫁衣,有聘礼有嫁妆,有媒人——如此一来,还不能证明他是犯了重婚罪?

    吴宇惟无语的看了一眼云师长: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好了。

    玩女人就玩女人吧,首先不会选对象,选了个如今在背后捅他一刀的毒蝎子,二来玩完了不擦屁股,居然还要办个什么仪式授人话柄,现在人证物证俱在,他还能怎么翻盘?

    死定了啊!

    林小姐啜泣着十分委屈:“就因为我们行了结婚典礼,他又从未带我去见过这位云夫人,我便以为我才是他唯一的妻子……谁晓得却是一场大梦,后来我知道的时候,却已经迟了,我肚子里已经有了这个孩子……”她说着捂脸哭了起来,格外可怜可悯。

    坐在旁观席上,瞿凝看着云师长阵红阵白的脸色,简直是要笑破了肚子:现在知道誓不能乱发了吧?现在知道礼不能乱行了吧?现在知道女人不能乱娶了吧?晚了!

    到这会儿就是悔断了肠子,也没人信你,你也是被那林小姐怂恿的受害者了!

    男人管不好自己的裤腰带,管不好自己的下半身,就活该被女人玩弄于鼓掌之中,因为一个连*都操控不了的男人,就什么事情也办不成!

    章如的声音此时以一种不紧不慢的效率步步紧逼:“这位林小姐,家境并不贫寒。在认识这位先生之前,她是南阳女校的学生,她的堂姐,甚至是唐大帅的四姨太。有这样的背景和学历,她又为什么肯做一个小小师长的姨太太?只有一个原因,就是她也是受了云师长的蒙骗,她也以为,自己真能成为云师长的正房太太。但看看她现在得到了什么?看看她臂弯里的婴儿,法官大人,俗话说有一就有二,云师长的不负责任,并不仅仅是对被他遗忘了十数年的正妻。在这位林小姐坐月子和产下孩子的期间,云师长非但没有给她一毛抚养费和奶粉钱,相反的,还把散尽家资进去探监的林小姐,一脚从他的房里踹了出来,甚至面对林小姐的哀求,没有丝毫的同情怜悯之心!这样的男人,难道有资格为人父,为人夫?他难道还有半点责任心和羞耻感?今日我们在庭上看见他竟然还穿了唐家军的制服上庭,身为一个军人,竟然连制服的干净整齐都维持不了,连上庭时候最基本的尊重法庭的态度都做不到,我们还能对他生而为人的底线,有任何的要求么?”

    卧槽这番话里信息量略大啊!章如坚韧如冰的声音刚刚铿锵有力的一落,旁听席上立时跟炸了的马蜂窝似得,“嗡”一下就开始了小团体的讨论。

    这会儿大家看着林小姐的脸上就更怜悯她了:这么好的家庭背景,这么好的学历,瞧瞧瞧瞧,识人不清,被男人骗得变成了姨太太,方才还被不遗余力的抹黑呢,唉,所以说啊,这女人呐,选男人的眼光才是最重要的。

    不过事已至此,话赶话的到了这个地步,就是吴宇惟也知道,他今儿个输定了。

    就连一点点翻盘的机会都没有。

    再勉强挣扎了一会,那种兵败如山倒的滋味儿,愈发鲜烈的叫他头皮发炸起来。

    云师长也知道不好,忽然一反方才忏悔的样子指着林小姐怒吼起来:“你这个贱妇!我当日之所以答应你办个仪式,全是因为你非要做我的正房夫人才肯跟我,你敢说你不知道我本有正妻?不过是个哄你玩的仪式,亏你现在说得出口!”

    不管一下子炸了锅的旁听席,黄碧义这时候都已经听不下去了,拍了拍桌子:“肃静!”

    立时有人过来堵了云师长的嘴,强迫手舞足蹈还想要去掐死林小姐,面目狰狞的云师长冷静了下来。

    不过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是再无回天之力了。

    吴宇惟心里实在不是个滋味儿,自己暗暗叹了一口气:他真是不该接这单案子的。完全是拿他自己的名声,来做了这个姓章的小辈的垫脚石啊!要说这种案子,本该是个随便打一打就能赢的铁案,最后却居然打成了这样,可以说他是千年道行一朝丧,简直就是阴沟里翻了船!

    而庭上,这会儿看材料,女方控告男方犯了重婚罪的证据太齐全,男方的品性也实在是扶不起的阿斗,到了这一步,就算黄碧义作为男子,心里不是个滋味,他也只好秉公而断:判处他们离婚,以及云师长需要支付被他欺骗了的林小姐一笔孩子的抚养费,还有需要赔偿前云夫人姜娟这十几年来的付出,折算成白银赔付。

    到了算钱这一步,章如愈发寸步不让,精神损失费,日后的赡养费,十年以来将她当做女仆而不是夫人的服务费,林林总总,算下来几乎是要去了云师长白色收入里的全副身家。云师长净身出户,林小姐拿了小小一笔抚养费,至于姜娟,拿到了她该得的赔偿。

    对上云师长恨恨的眼眸,章如的眼底却殊无笑意,只是对旁观席上,终于等到了宣判然后活动着身体朝着他们这边投来了微笑一边站起来的瞿凝轻轻一躬身:“少夫人,幸不辱命。”

    瞿凝挽起了姜娟和章如,眼眸投向了目前还紧闭着的法院大门,微微一笑:“一起出去吧。”

    他们三人刚刚走到门口,果不其然,迎面而来的就是像潮水一样的记者——这些记者没有门路能进去旁听,但方才听先出来的人稍稍一说,他们也已经有了数,这会儿纷纷乱乱的,都是在追问当事人的想法等等。

    瞿凝鼓励的看了一眼姜娟,她和章如稍稍一对视,姜娟终于提高了声音,就站在法院门前的门槛上,高声说道:“各位记者朋友,静一静,静一静,请听我说。”

    看当事人有开口的意思,一群人立时准备好了小本子和笔,瞬间安静了下来,很多双眼睛都紧紧盯着姜娟。

    姜娟深吸了一口气:“今天在法院里发生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法律,暂时还了我一个公道。还了我一个自由身。”

    她稍稍一顿,看了一眼章如,“在这里,我要感谢章律师,是他的帮助,让我今天能够以一个自由人的身份站在这里大声的自由的说话。但我要说的是,我希望,我只是一颗火种,一颗发芽的种子,而作为‘华夏妇女权益联合会’的负责人,我想在这里表示,我们联合会,日后会向所有被压迫被奴役被不平等公正的对待,但有志于获得一个自由身的女人,提供无偿的法律帮助,以及帮她们提供之后就业的机会。”

    她指了指章如:“章律师日后会出任我们联合会的法律顾问,如果有妇女们想要求助的,可以直接来我们联合会的会址找我,或者直接找章律师。至于工作的机会,就要感谢唐少帅夫人,是她承诺,能够为我们提供很大的工作岗位空缺……”

    瞿凝配合的对着记者们微微一笑:完全没有她变成了陪衬的绿叶的不满意。

    然后,看着正在对着记者们侃侃而谈的姜娟,看着她此刻充满了自信和活力的模样,瞿凝终于确定,联合会的事情,她可以不用太多担心了。

    至于工作岗位的事情,通过唐克斯那边的订单和合作,那些小商家将会疯狂的扩张,而他们作为手工业者,将可以吸纳数额庞大的女工,这么一来,也就成为了妇女联合会的坚实后盾。

    现在法律这边也播下了第一颗种子,想必只要再加以时间的栽培,妇女联合会,一定能够变成一棵参天大树的。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

    u酱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29 19:35:24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