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强国之末代公主最新章节 > 穿越强国之末代公主最新章节列表 > 第62章反转(5)
    要说瞿凝就这么简简单单几句话就能叫唐二小姐死心塌地,那自然是假的。=== 三味书屋  ===

    不过她们彼此都很清楚,唐家后院的格局,在冯思嫒嫁进来之后,将会有一个非常巨大的转变。

    像唐大帅后院现在的这些掉了漆的老黄瓜们,肯定是不如冯思嫒这种嫩的掐的出水来的女人值得怜爱的,所以二姨娘本就没多少的宠爱,可以预见的,在之后会稀薄到什么样的程度。

    而冯思嫒对就唐依柔瞒骗欺哄,当然对她也什么照顾的意思,所以唐二小姐这样还算会审时度势的女人,立马选择了站队,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忠心与否不好说,但最少,今时今刻,她绝对是没别的路走的。

    在瞿凝看来,暂时的,这也就足够了。

    跟陆渊那边约好了之后来唐家吃便饭,瞿凝就一头扑进了要上庭这件事里头,埋头进了密密麻麻的律令条款里。

    当时京都的离婚法庭,仍旧沿用前朝时候的称呼:而云师长的离婚案子,将要进行判决的“法院”,则依旧叫做京师高等审判庭。

    负责她们这单案子的,则是高等审判庭的推事黄碧义。

    都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既然此役关乎重大,瞿凝就自然不会看轻了这位黄推事,相反的,她如今手头上的案卷之一,就是这个人的履历,家境以及性格的分析。

    在正式开庭之前,黄碧义已经将夫妻二人叫过去调解过了,而按照姜娟的反馈,其实黄碧义看似不偏不倚,但实际上,总是有那么几分男性角度的偏向的。

    中国人素来有个习惯,叫做“劝和不劝离”,当日在调解的时候,这位推事也是一样,苦口婆心的将两人都劝解了一番,又叫云师长作揖道歉,问姜娟是否能转嗔作喜,还念旧日夫妻之情。

    姜娟只是不依不饶,而这位黄推事,则是一番叹息之后,这才决定了开庭的日子。

    姜娟有些忐忑的对瞿凝说道:“那位黄推事嘴上不说,我却能感觉得到,他其实是不太看得起我的。”

    法官有稍稍向着一方的偏向,这一点,瞿凝也是意料到了的。

    她面前的案卷上头,则是说了为什么:黄推事的母亲当年好吃懒做,又好口舌,他父亲十分粗暴,平日里稍有违拗,就是一顿拳脚相向。但就是如此,两人还是安安稳稳的一路夫妻到去世了。在黄碧义看来,这种互相忍耐,怕也是婚姻的一种方式之一吧?

    这样不幸的婚姻依旧能不离不弃,像姜娟这样死犟着非要为了“屁大一点事儿”离婚,在他眼里,怕是没多少好感的。

    瞿凝叫了姜娟过来,将她手里的资料指给她看,一边解释道:“自有离婚法以来,至今已有七年。这七年间,在京师的高等审判庭要求离婚,还调解无效以致要上庭的,你是头一人。”

    姜娟悚然一惊,有些惊惧的望向瞿凝。

    “在地方法院要求离婚,最后也判了离的,我们来看看,一共只有两桩。全是因为丈夫虐打妻子以致伤残,还证据确凿有旁观者为证的,这才能判了离。一般的重婚纳妾,一概是以证据不足为由,判了女方输。”瞿凝看着手里的卷宗,神色渐渐肃穆起来——回想起她前世真正开放之后的离婚,和现在这时候的离婚,两者的公平公正公开程度,哪里是同一个级别上的?

    她看了一眼姜娟:“你的离婚案子,若不是因为我的关系,怕是还未必能拖得到上庭。因为并非每个男子都是至诚君子,很多男人因为自己都做不到洁身自好,所以在他们眼里,像云师长这样的错误,就自然是应该被原谅的,否则,当事情落到他们自己头上的时候,他们也就没有了这样那样的借口。”

    姜娟的点了点头:“我明白。我这些日子受到的攻讦,有多少是出自公心多少出自私念,我自能分辨的清楚。”

    这些时日,姜娟的确背负着巨大的压力。

    社会舆论的,她周围人的,有男人的有女人的,有说她不识好歹的,有不屑和她为伍的,甚至去买菜的时候,还有大妈唾了她一口骂她伤风败俗最后不把菜卖给她的。

    法庭现在还没判,社会却像是已经判了她有罪一般,这样的压力,她却一个人默默的扛下来了。

    瞿凝安抚的拍了拍她的肩膀——空话套话这样安抚的话,她若想说,当然可以说一箩筐,但在现在,所有的这些话,对她的实际状况,都毫无帮助。

    所以她唯一能为这位瘦弱身形却扛着巨大的压力,没有被压弯脊梁的女人做的,就是赢!这一场官司,她们一定要赢!

    “在现在的律法里头,是明文规定了一夫一妻制度的。”瞿凝细细对她分析道,“但矛盾的是,同时它又规定了,妾室不属于妻子。不过这里有一条,是我们可以拿来做一做文章的,”她指了指,念出来,“得妻之明认或默认而为纳妾之行为,其妻即不得据为离婚之请求。”

    看了一眼姜娟:“而云师长和那位林小姐的事情,十分明显的,并未得到你的默许或者明许,也就是说,没有过了明路。另外,能做文章的,就是云师长的确犯了重婚罪,而不是单纯的纳妾。那位林小姐不是口口声声说自己是真爱么,所以我们需要的证据,很简单,就是他们的相处,一则没有经过你这个做妻子的同意,二则,他们平时的相处,是以夫妻自处的,而不是夫和妾。”只是说的简单,这两条要证明,却十分艰难。第一条,可以说是口说无凭,便是姜娟哭喊说她从不知道云师长和林小姐的奸情,在法庭上,当事人的哭诉,却无法被作为证据。而第二条,什么样的相处算作“夫妻相处”,什么样的又算作“夫”和“妾”,这又是一个很模糊的概念。

    但能证明这些,不过是能保证法庭判云师长是这场婚姻当中的过错方而已,距离她们真正的目标,却又还有一段距离。

    瞿凝微微沉吟,眉头皱成了一团:果然,有些事情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是真的艰难啊。尤其是,当这种事情是“开天辟地”以来的第一桩的时候。

    ***

    耿夫人次日和陆渊一起上门拜访,唐少帅这一天特意留在了家里。

    唐二小姐一早就来找了瞿凝,脸色或许是因为紧张而泛着微白,不过瞿凝打量着她眼底虽有红丝,但脸上的妆容甚为端庄柔和,看着竟是十分完美的衬托出了她身上的那种淑女的气质。

    这姑娘想通了之后,做事竟不用瞿凝再行吩咐一句:从身上的行头到脸上的妆容,毫无一丝错乱,动静娴雅,显见得是真心来“相亲”的。

    瞿凝看她脸色苍白,心底暗叹一声“不管什么样的女人,遇到婚事总是会失了冷静”,一边拉了她的手,拍了拍:“别紧张。那位陆师长肯上门来相看,之前也先花了两三天打听过你的情况,可见得是对你这个人有意的。他若不想娶你,一早推了就是,所以你大可放宽了心思,平常心处理就好。”

    唐二小姐被她一番话说的红了脸,透过屏风的缝隙往外看去。

    外头,唐少帅正跟一个年纪轻轻,举手投足很是利落的男人说话,两个人相对而坐,能看的出来,那位理着平头,嘴角微微挂着一丝笑容,长相动作都很阳光的男人对少帅的态度略显恭敬,但又不会让人觉得谄媚,其中分寸,可以说拿捏的恰到好处。

    唐依柔这么稍稍一看就微微红了脸,目光在那人脸上转了转,旋即就有些不好意思的收了回来,觉得整颗心都在砰砰乱跳。

    先前答应瞿凝的时候,她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只要这位陆副师长不是太糟糕,她就肯定答应嫁了。

    不过在唐二小姐想来,二十三岁还没成婚的男人,估计也不会是什么太好的货色,当然像她哥哥那样的是例外中的例外,也是特殊情况。谁知道今儿个看了一眼陆渊,她立时觉得自己之前的估量被完全推翻,竟是脸红心跳难以自拔了。

    偏生瞿凝那个促狭的看着她垂了头的样子还低低笑了一声,故意问她:“二妹妹,这边能看的清楚么?”

    “……”嫂嫂您就别嘲笑我了好嘛?唐依柔低了头,一张脸红的都要滴血了。

    瞿凝这时候笑着站起身来,大大方方从屏风后头走出去,外头的那男人一愕,停了和唐少帅的谈话,只轻轻瞅了她一眼,就立时垂下了眼帘,一眼也没多看:“卑职见过少帅夫人!”

    旁边耿夫人站起来笑道:“少夫人可算来了,我还以为您贵人事忙,今儿个来不了呢。”

    瞿凝笑着摆了摆手:“就算是再忙,咱们少帅都为了二妹妹的婚事特意抽出时间来了,我这个做嫂嫂的,又怎么可能袖手旁观?”

    简单一句话,屏风后头的唐依柔觉得眼眶一热:陆渊父母双亡,上不用伺候翁姑,下不用抚养后辈,但她日后的地位,完全取决于娘家这边能给她什么样的支持。

    先前她还担心瞿凝说的,关于她哥哥的那个话不过是个场面话,今儿个却见平日待她们不算太亲近的唐少帅真的特意在这个时间留在了家里,嫂嫂也是真的帮她挑了一个好对象,她心里的感慨万千,就自不必赘言了。

    在这时候,她心里对这桩婚事,就已经有了七八分允诺的意思了。

    瞿凝坐下来,大大方方问了对面的男人一些他在日本求学时候的事情,问了一些他在军中征战的事情——其实很多都是她事先已经调查过的,在这时候问,除了是一种说给屏风后头的人听的意思之外,也是为了考察面前这个男人的性格。

    她开了口,唐少帅就只是在旁边作陪,偶尔开口补充一两句,却不再多言了。

    两个人来来回回聊了一会,瞿凝看着这陆渊的眼光里,就多了几分复杂:她能听得出来,陆渊不是那种把妻子看的很重要的人,可以说,这是个感情淡薄的人。若说唐少帅还是外冷内热的话,那么陆渊就是外热内冷,看上去温和阳光,但实际上,极为的不好亲近。

    他把自己的婚事也当成了要往上爬之一的筹码,可以说,只要他在唐家军一日,只要唐依柔还是唐二小姐一天,他就肯定会善待她。但假若唐家失势,那么想必到了那时候,她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而这样的男人还善于言辞,善于交际,说话做事都叫人觉得如沐春风,又有一张骗人的好皮相,怕是他要哄着唐二小姐的时候,也能把她哄得晕头转向,浑然不知道他的真正意图的吧?

    唐二小姐玩的过他才怪!

    瞿凝在心里,默默给“如果嫁过去肯定会被玩坏”的唐依柔点了个蜡。

    因为事情进行到了这一步,方才又见了唐依柔娇羞的样子,她可能会说“不好”这两个字么?这桩婚事,差不多就可以这么定下来了吧。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