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强国之末代公主最新章节 > 穿越强国之末代公主最新章节列表 > 第34章我诈(2)
    “呵。'都'市'文'学' W ”瞿凝眉眼一挑:姜氏这番话倒颇有些豁出去的味道,若不论话里淡淡的自暴自弃成分,对一个过去只知三从四德的女人来说,倒已算是巨大的进步了,她便笑了笑,问道,“云夫人,哦不……姜娘子,现今事已至此,我便冒昧问一句,姜娘子心里,对自己的将来可有打算?”

    她眉目镇定,语气温文从容,有种感染人心的强大力量。就好像在她这里,没有什么过不去的事儿。而这种镇定的情绪,的确是能传染的。

    姜氏的心跳渐渐缓了下来,那满心满意的悲痛虽没少半分,但最初那种乍闻噩耗的时候像是随时随刻会吐出一口血的愤懑却已经消却了几分,最少,胸口不再那么憋闷的难受了。

    但若真要她拿主意,她却只是张了张嘴说不出来,只觉眼前是一片空白,望不到前路:“我……”在家里伺候公婆这么多年,她实在不知道,离了这个家,她能如何把日子过下去。

    瞿凝瞧了她一眼,晓得她依旧是六神无主,容她思考了片刻,这才握住了她粗糙的手,温声说道:“姜娘子若全无主意,便不妨听我一言。”

    姜氏神色茫然的望着她,目中水汽满满,饱含期待:就像是在看一棵救命稻草。

    瞿凝苦笑。她自问没做救命稻草的本事,也没挽回人心的能力,她能做的,只是把姜氏可以做的选择,摆在她面前罢了——哪怕,实际上这种选择本身是最残忍的事实:“林小姐肚子里已经有了那云某人的骨肉,这一点,是无法否认的。而云师长的心,怕是已经完全长偏了。云师长他若有半分把你当做妻子看待,便断断不会等事到如今,退无可退,只待瓜熟蒂落了,才来告诉你。”这话虽残忍,但若姜氏心底尚存侥幸之心,尚有复合之念,那么她接下去要讲的策略计划,便是枉做了小人。

    事情既已坏到了不能再坏,还不若置之死地而后生。

    但哀兵必胜的前提,是得清楚知道自己的处境有多坏。

    是以瞿凝说这番话的时候,毫无犹豫,说完转头看向姜氏,那女子眸光颤抖,长睫一颤,眼泪便滴滴答答的掉落下来。

    “我……我知道。”姜氏说着一把抹掉了眼泪,“他和我夫妻之情已尽。”

    她本带着希望的眸光渐转绝望,最后是死水一般的平静:“我一直就对他事事顺从。他若心里还有我一分,他便清楚知道,他若要纳妾,但凡他来对我开口,我绝不会阻拦,甚至我可能会帮他张罗,因着那是他心中所爱。他若有子,我亦可待如己出。但他竟不愿委屈那女子半分,甚至没想过,他如此绝情,对于已然在他身上托付了半生的我来说,这便已是逼我上绝路。如此……还要做夫妻,的确是太勉强了。”

    瞿凝暗中叹了一口气:的确,按着姜氏这种典型民国女子的性情,若那云师长只是要纳个妾而不是停妻另娶,她怕是最多心里酸楚一下,便也将姨太太接收进来了。只如今,这云师长和林小姐已然珠胎暗结,又非要她腾出正妻的位置,她这才死了那条心的。

    “姜娘子节哀,对于一个心已经不在你身上的男人来说,你做什么都是错。不管你温柔体贴还是善良乖巧,只要你还占着妻子的位置活着,这本身就已经是一种错了。你就算一个劲的想要讨好他,那些委曲求全的事情做的再多,怕也是无济于事,所以这条,你便不用想了。”瞿凝轻叹一口气。

    姜氏的劣势太多,筹码太少:“我说句难听话,论美貌,你不如林氏。论才华,她是正经南洋女校毕业,你只略略读过四书五经。论家世,你二人倒是旗鼓相当。论宠爱……”她叹气摇头,“你唯一的筹码,就是你还是那个男人名正言顺的妻子。这是你唯一的,也是最重要的,能决定胜负的筹码。”

    瞿凝冷笑了一声,斩钉截铁道:“对于你来说,一动不如一静,你只要还是他的妻子,在这个位置上好好活着,就足够了。”

    姜氏闻言倏然一抖,讶然抬头看向瞿凝。

    瞿凝微微一笑:“你可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啊。这身份,怎么能浪费了呢?”

    ***

    从姜氏破旧低矮的住房处出来,瞿凝看着铅灰色的,乌云密布的天空,长长叹了一口气。

    唐钥看着她的眼神里又是不解又是敬佩,方才姜娟和她密议许久,到最后泪眼干涸,神色渐转坚定。姜娟从最初的茫然无措到最后的有了主心骨,甚至是有了期盼期待,不过是源自于瞿凝的一番指点而已。

    在某一个瞬间,唐钥觉得,自己在这个嫂嫂身上,看到的是不亚于她最崇拜的哥哥的强韧。

    古人道,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谈笑定乾坤的气势,莫非便是如此?

    但她方才明明安静的细细听了,却依旧不大明白其中究竟,眼瞧着瞿凝方才本已成功的安慰了姜氏,但一出门却还是神色阴郁,她便好奇的问道:“嫂嫂,那云师长跟林小姐如此咄咄逼人,你为什么还要姜姐姐跟他们耗着?”

    瞿凝看了她一眼,拍了拍她手里的法律条文:“因为这个。”

    唐钥并不明白。

    瞿凝便向她细细解释道:“对姜氏来说,男人的心是拉不回来了,那么最重要的,就是离婚之后的财产分割问题。但根据现行法律来说,她若离了婚,夫妻生活期间的共同财产,她是没有份参与分割的。姜氏唯一能带走的,只有她的嫁妆。”这时代的法律,没有折算妻子在家庭中的付出的这个条文,所以丈夫的依旧是丈夫的,若妻子被休,只能拿着自家嫁妆麻溜从她家里滚蛋。男人定的律法,自然是向着男人的。

    “但姜姐姐的嫁妆……”唐钥明白了过来,面上闪过了一丝恍然:没错,当年姜氏入门的时候,姜家和云家门当户对——都是一样穷,所以嫁妆几乎等同于没有。

    “嗯。所以她若是答应那个男人的意思离了婚,那么她便几乎等同于净身出户。当然,若那个男人有良心,会可怜她给她点赡养费,可是那点赡养费相比之于他现在所拥有的财富和地位,大约不过是九牛一毛罢了。”瞿凝叹了一口气,这个时代对女人就是这么不公平,“故此,我才对她说,千万不要答应离婚。”

    还好这时代的法院判离婚十分慎重,所需时日极长,就算那云师长要凭手里的权力向法院施压,这个,她也有办法解决。

    “只能拖下去……”瞿凝眯着眼睛冷冷说道,“因为那个女人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为了她肚子里的孽种,她也是要频频出招的。多做多错,现在该着急的,可不是你的姜姐姐。”

    “可……可孩子难道不是无辜的么?一出生就成了私生子,难道不可怜么……”唐钥睁大了眼睛。

    “无辜?”瞿凝冷笑了一声,“孩子是否无辜,得看他的母亲。那孩子的娘要拿他当争名分的工具,那他的出身本身就是一种罪孽。孩子便是要叫屈,也得去寻他那狠心的娘,至于我们这些俗人,能顾的好自己的身家性命,护得住自己想护的人,就已经是万幸了,多余的怜悯,顶好是别施舍给一些不值得的人。”

    意有所指的看了一眼似乎若有所思的唐钥,瞿凝笑了笑,拍了拍她的肩膀:“三妹妹,心地善良是好事,但不分场合不分情况的善良,就会变成对自己对亲人残忍了。”你对你的二姐姐和四妹妹,难道真的要无止境的宽容下去?

    唐钥低了头。瞿凝点到为止,旋即一笑,摸了摸她的苹果脸,笑眯眯的转移了话题,脸上的笑容,完全冲淡了她方才的杀气,她拿出了方才姜氏写给她的小纸条,一张张的看了看,复又苦了脸,将纸条抛给唐钥,“三妹妹,这些地址,你且瞧瞧,哪个最近?”

    “唔嗯,”唐钥老实的接了过去,一张张仔细看完,方才指着其中一张,浑然不觉自己完全被转移了注意力,“这家吧,大约走过去也就一刻钟。”

    “好,那咱们接下去,就去这一家吧。”

    ***

    这一天的走访下来,瞿凝回到家中,不仅仅是步履沉重,就连她的心情也已经像是灌了铅一般的十分沉重了。

    拔出萝卜带出泥,她初初见到的只是姜氏这么一个例子,但等到循着纸条上的地址一家家走访完一整天之后,她看到的却是水面下巨大的冰山。

    这些“军属”们,彼此自有联络。她方才给姜氏出完主意,便问她是否还知道其他和她相类的例子,又要了那些人的住址,回家带了些小礼物上门去访了访。好在但凡报上少帅夫人的名头,这走访可以说无往而不利,否则的话,她说不得还真要被那些人拒之门外了。现如今她们个个听了她的身份都有种天然的亲近,往往没几句话就能被她把底摸得一清二楚。

    这一家家的亲自走访完她才发现,事态远比她想象的更加严重。

    唐少帅手下的军队,起义之初,据说军纪严明,制度严格,所以,战斗力也非常强悍。

    他的手下,大多数都是年轻军官,起义时候不满三十。所以,她今日见到的,最大的也不过是三十八岁,还处在壮年。

    但巨大的胜利,带来的并不是体制上的进步,相反的,她今日所见到的是让人瞠目结舌的腐化:几乎每一家夫妻之间,都有些这样那样的问题,只不过好一点的还没提到休妻,但妻子大多数也只变成了摆设,和旧社会的正妻,并无多少分别。

    后院里照旧有妾室甚至有庶子女,其中某一家师长家里,竟纳妾达到二十几房!

    另外还有几家,做丈夫的久未归家,做妻子的也已经习以为常,见了她只好苦笑而已。

    还有另外几家,她见着的媳妇儿格外年轻貌美,却是顶着“夫人”的名头在京里的宅子拿了大,而实则那真正的夫人,还被丢在乡下呢。这种情况,竟也屡见不鲜。

    糟糠之妻不下堂,在这些人眼里,竟已然成了一句空话。

    尽管胜利所带来的腐化几乎是每一个胜利的政权都会经历的过程,但短短十年,这些人还有当初的血勇,有当初的进步革命之心么?如今屈服于*,沉溺于享乐,这些人,真的还能成为民族的希望么?瞿凝细细一想,只觉得心里说不出的苦涩。

    瞿凝当时对那些妻子们一一殷殷嘱咐了,又将准备组建“华夏妇女权益联合会”的事儿淡淡一提。不过看着这些女子们的反应,她实在没有把握,那些已经习惯了这样生活的女人们,有多少人,能够从这种明明就是不平等的麻木不仁里醒过来。

    心里乱七八糟的想着自己的谋划,瞿凝便几乎是食不知味——任两个侍女帮她随便挟菜,她只机械性的往嘴里填便是。

    胡乱混了个半饱,桌上饭菜还剩下大半,唐少帅眼见得已经回到了家里。

    瞿凝这时候才清醒过来,看了一眼唐终,她勉强笑着吩咐左右:“去给少帅再传饭菜上来。”又对唐终抱歉的欠了欠身,“谨之,我还以为你今日又要晚归,便没等你。”

    “无妨。”他已经疾步走到了桌边,锐眸一扫,只叫立在一侧的素琴替他添了两碗饭上来,便风卷残云一般的大口嚼用起来,竟是半点也没嫌菜已经被她吃的七零八落了。

    稍稍填了个半饱,他抬眸看了一眼眸光低垂,秀眉微蹙的瞿凝:“今天怎么只用了这么一点?”给她夹了个包子,语气冷硬的命令道,“再陪我用一点吧。”

    那一整笼的大肉包子是后头随着白饭一起送上来的,大约是为了填饱某人巨大的胃口,做的足有半个汤碗那么大,瞿凝有些无语的瞪了他一眼,只是他既然挟了,她便也不好拂逆了他的好意,遂再要了一碗清汤,就着一点点的开始小口吞咽。

    见她乖乖开吃,唐少帅似乎这才满意。

    眼瞧着她虽小口小口吃的秀气,但最后也吃掉了大半个,他这才冷不防的来了一句:“今儿个去走访我那些下属家里了?”

    她倒是一点也不惊讶他会知道她的行踪。

    瞿凝只稍稍一顿,便老实的点了点头。

    “什么感觉?”他直接了当的问她。

    瞿凝迟疑了一下,等到对上他坦然无伪的眼光,她这才犹豫着,慢慢吐露实话:“我只是觉得,唐家军好像不再是以前我听说过的唐家军了。”

    她这话说的有点没头没脑,唐少帅却一听就懂。

    他这会儿已经吃的差不多了,便挥手让侍女们把桌上的饭菜撤下去,等房间里一空,他这才伸手取了巾帕来擦嘴:“你想要我怎么配合?”

    不料他竟如此识做,瞿凝一瞬间怔住,旋即几乎是不敢置信的抬头看他,却只对上一双隐隐含着漩涡般吸力的黑眸。

    惊讶不过转瞬,瞿凝回过神来就笑了,直言不讳:“你愿意配合我,那是再好不过的了。”

    对着唐少帅,她也并不多加隐瞒了。

    想一想,就把她今儿个看见的云师长和林小姐的事儿说了,然后对他说道:“你那些属下,这么干的也不是第一回了吧?”斜睨他一眼,“纳妾蔚然成风,有些还索性要把家里的糟糠之妻一并换了,我以前还以为唐家军真要革了封建主义的命,现如今看来,你那些蓝图,也就是个空中楼阁,那些话,也不过是挂羊头卖狗肉吧?”

    唐少帅敛眉听她发泄完毕,两道浓眉微微一挑:“你这是激将?”

    他伸手托起她的下巴,逼着她对上他的眼睛:“我不喜欢你这样。有话不肯好好说,这股子邪火,竟也带回到家里来了。”那手捏的她的下巴隐疼,但今儿个看见的桩桩件件,却像是一股子郁结的气,盘踞在她心里。

    瞿凝这会儿竟莫名的就是不肯示弱,扬起下巴来直视他,毫不畏怯的样子:“你部下变成这样,你身为少帅,你觉得自己毫无责任?”

    唐少帅眯了眼,看了她良久,那一双深湛的眼眸里,似是透着一种叫她不敢直视的冷意。

    唐谨之心里是很不高兴的:他的女人,为什么要为了别人的喜怒哀乐,与他在这里顶牛抬杠?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点委屈:是他的属下出轨,又不是他要纳小星娶如夫人……简直是无妄之灾。

    但两人对视,最后还是他先妥了协,轻轻哼了一声,缩回了手——手底下的肌肤那么细腻光滑,真捏的青青肿肿,到最后心疼的还不是他?

    “罢了。”他凑过来,以一种像是咬耳朵一般的方式轻轻在她耳畔说道,“你要说别的军风,我或许真的责无旁贷,但这件事,我还的确问心无愧了。你要责怪,也先弄清楚真相了再责怪,气鼓鼓的像一只包子,戳一戳就会破掉的。”说着真的戳了戳她白嫩的脸颊,旋即叹道,“也罢,他们是我手下的兵,怎么样我也都该为这个负责的。你要配合,我很快就会给你。且等着就是了。”

    不料竟是外表硬朗,素来行事我行我素的男人先服了软,听得他竟这样说话,完全是意料之外,瞿凝愈发讶异起来。

    那股子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火气一消,她也颇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了头,反省了一下明明开始和乐的气氛怎么闹到僵持的:“……是我冲动了。”

    “知道冲动就好,”男人微微笑了,大爷一般的伸出穿着军靴的长腿,朝前轻轻点了点她的小腿,又像是逗猫逗狗一样的蹭了两下,“来,脱靴。”

    “……”这厮要不要这么得寸进尺啊!腿长了不起还是怎样?虽然大长腿穿着军靴是很帅没错啦,但要她帮他脱……

    瞿凝还没楞过三秒钟呢,那穿着硬朗皮质靴子的脚已经慢悠悠的往上游走,眼看着就要点到她的大腿侧部,瞿凝立马打了个冷颤喊停——这继续下去就完全变成*了:“好好好,我给你脱。”

    一边蹲下来给他脱靴,瞿凝一边还惦记着他们方才的议题。

    他应是应了,但总觉得有些含糊不清:也不知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反正他就是要叫她像是雾里看花。

    如今瞧着他似乎心情正好,眉目柔软下来,方才的凌厉之色渐散,她便抬了头刻意放柔了声音:“谨之,你说这件事跟你无关,到底是什么意思?还有,我说要你配合,你倒是告诉我,你打算怎么配合啊!”

    唐少帅低声一笑:“后一个问题,我没打算回答。你我既然是夫妻,夫妻之间就该有默契才对。不是么?你难道不应该不等我说就知道,我准备怎么配合的么?还是说,你一点都不了解你的丈夫,嗯?”

    “……”瞿凝被他一句反问问的哑口无言:歪理!她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

    不过看他的样子也知道这个问题问不出什么来了。这厮故意不说,难道她还真能死缠烂打?

    她无奈:“那第一个问题呢?”

    “唉,”唐少帅叹一口气,将还半蹲在地上的她一把拉了起来,坐在他身边,“罢了,看在夫人难得小意服侍我一次的份上,我就给夫人你一点提示吧。那林小姐上的是南阳女子学院,这所可是贵族女校,入学的门槛很高。普通人等闲是进不去的。”

    瞿凝凝神听着:她深恨自己对这个世界的了解度太低。像这些事情,唐谨之不说,她真是一无所知。像这种疑点,竟就这么简简单单的漏过去了。

    不过他这么一点拨,她就明白了。

    若那位林小姐的家世很好,她也就不会随意和男子同居乃至怀孕了。

    这年代,虽男女大防不再像前朝那么严密,但婚前X行为,依旧是没有教养和闺训的表现。

    那么,既然林小姐的家世是不足以入南洋女校的,当初又是谁,给她做的担保呢?

    她还待再问,唐少帅却只是笑笑,勾了勾她的鼻尖:“夫人,我们该就寝了。”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上收藏夹,为了不影响在夹子上的位置,所以这两章我一早写好了,放在存稿箱里设定的这时间才发。仅此一次,明日会恢复正常。

    本月,如果没有太大的变更,会是每日两更。早八点,晚八点,各一更。

    别的我就不多说了。大家看文愉快。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