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强国之末代公主最新章节 > 穿越强国之末代公主最新章节列表 > 第32章尔虞(5)
    瞿凝将大部头拿到手里没多久,唐少帅就有些后悔起来。'都'市'文'学' W

    她是如此聚精会神,眉间更是随着眼神的移动而深深皱了起来,自打律法条文到了手里之后,竟是连半个眼尾都没有分给他。

    那个冷冰冰的东西就这么好看?比我更好看吗?

    心里有些微奇怪的情绪隐隐发酵作祟,等到终于按捺着蠢蠢欲动的欲念看完了他带回家的文件,唐少帅便缓步走到女人身后,从背后轻轻环住了她的腰。

    瞿凝猛然回头,眼底好似还有冷芒一闪,腰部的肌肉也是一僵,旋即这才慢慢的松了下来。

    他在她敏感的耳侧亲了一口:“都看了些什么?”她的情绪不对头。

    瞿凝想了一想,方才阖上了手里的文本,侧了头避开他的嘴唇,缓缓的像是有些木呆呆的说道:“……我觉得我的面前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唐少帅显然没听明白,一愕之下伸手扳过了她的下巴,四目相投:“什么意思?”

    瞿凝闭了闭眼,先前被那些冰冷的法律条文激的满是怒火,满是愤懑的心渐渐的冷却下来,理智回归之下,她只是长长叹了一口气,想了想,便捡了其中比较不重要的那么一条,背了出来:“纳妾之夫不得随意离妾,除非俱有法律上规定的离婚原因。而妾侍于妾室所生之子女,亦享有与妻子同等的权利……”她看到这一条的时候,只觉得心里梗着梗着,很不舒服:岂有此等律法?男人不得随意休离妾室,那么对于正室来说,若是丈夫有了小三,就只能坐视小三来分夫妻共有财产,坐视小三的子女来分薄自己子女应得的权益,那岂不是,比旧社会时候能提脚发卖了妾室的那些正室更加不如?

    本来从身后紧紧搂着她的男人将她抱了起来,平躺着放在床上,合拢了她手里紧握着的书页,他修长而带着老茧的手指轻轻拨弄着她长长的头发,粗糙但温柔的手势带着一种安抚的味道,轻柔的拨弄让她的怒火渐渐熄灭:“夫人知道的吧,我是基督徒。”

    “所以呢?”

    “所以我不会纳妾的啊。”他叹息着说道,“我在神前对你立过誓言的,你忘了么?”

    瞿凝依旧是闭着眼睛:“但我不觉得你是那么虔诚的基督徒。”

    唐少帅低低一声暗笑:“或许是吧,但只要我一天还在这个位置上,我一天需要欧美的信任和资助,我就不会扒下基督徒的这层皮。而我的誓言,就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之上的。”他扳过她的脸,强迫她看着他的眼睛,然后他慢慢的敛了脸上的笑意,肃然说道,“夫人,有些事情,是你想的太简单了。”

    他稍稍一顿:“夫人有想过么,现在这世道上,多少男子有妾?”

    “……”瞿凝闭口不言:大约除了贫贱的养不起妾室的家庭,大部分的男人,都是有妾的吧?

    唐少帅看着她,知道她脸上的无奈已经表明了她的明白,便开口下了结论:“十之*。”

    “那又如何?”她有些尖锐的反问。

    “若是律法强迫出妾,那夫人有想过么,那些已经年老色衰的妾室,她们日后要何以为生?如果直接剥夺了她们孩子的继承权,那些孩子又该怎么办?”唐少帅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微妙的无奈,“到时候家家户户,哭声震野,社会动荡不安,凝凝可有解决的方法?”

    他神色严肃,瞿凝便也静默着思考了片刻,她旋即扬了扬下巴:“那难道按照这上面的律法,一边说婚姻制度是一夫一妻,一边又默认妾室姨太太的存在,如此矛盾如此反复,难道就是解决的方式了?”她想了想,冷笑起来,“今日是权宜之计,明日照样可以拖延到后天,如此日复一日,明日何其多?若不能破而后立,不能下这个决心,又谈何移风易俗!”难道不是么!法律既然规定了妾室的“权利”,那不就是鼓励那些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女人去做别人的小妾么?若没这法律反而好了,有了这法律,保障了妾室的生活和财产,那才是彻头彻尾的说一套做一套!到头来,便宜的还是那些男人!

    唐少帅咀嚼着她话里的这四个字,嘴角竟露出一抹无奈的苦笑:“移风易俗!移风易俗!谈何容易!”

    他旋即长叹了一口气:“夫人啊,改法律容易,可最难改的,却是人心啊!”

    瞿凝有些狐疑的看着他略带疲惫之色的脸颊——她总觉得,他这句话里,还有更深层的含义。

    让他露出这般神色的,绝对不只是她现如今十分看不惯的婚姻法。

    唐少帅对上她游移的眼神,伸手捂住了她的双眼。

    然后他磁性而低哑的嗓音沉沉的在她耳畔响起来:“夫人,我们来个君子协定吧。”

    “嗯?”她在他掌中微微一颤,长长睫毛划过他的手心,带来酥痒透心的撩人。

    “夫人看不惯的那些,想改变的那些,夫人就去做。若是你能够成功,国会那边,我帮你去想办法改变律条。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人心改变亦需滴水穿石,夫人且就从云师长这件事上做起吧。为夫在背后看着你……”他沉声说道,“我也希望,你能办到。”

    瞿凝扳开他的手,有些狐疑的看着他:“你说的?”

    “嗯。”唐少帅点了点头,却显然不打算再和她在这个话题上多加纠缠,手已经往下开始解她的衣带,“夫人,早点休息吧。”

    ***

    镜中女子眼下青影沉沉。

    素琴小心的替她挽起长发,一边看着她疲惫的模样,心疼的说道:“少夫人,您还是在家里多休息一日吧,这别人的事儿,有的是时间可以等,您自己的身子,只有您自己心疼。”

    浓密长发下,是一片片的青紫。

    瞿凝用手肘撑着下巴——素琴的手艺不错,手势轻重有度,头皮也不疼,舒服的她快坐着睡着了:“素琴,云师长的事情是可以等,但这么好的机会,不会再有下一次了,不是么?”

    “主子,奴婢不明白?”宝琴在一旁边有些讶异的出声问道。

    瞿凝淡淡一笑:“那可是云师长的正室夫人啊。我现在帮她这一次,她坐稳了正室的位置,怎么能不感激我?就算她再不得宠爱,有正室这个身份在,日后就能帮得到我许多。她和我同气连枝,再要往外交际,也要简单一些,唐大帅手底下也不过是七八个师长,何况云师长还正是少壮派,年纪轻,正得用,又掌着军权,要是换了这夫人是个得宠的,我要让她对我死心塌地,日后帮我交际应酬,岂是容易的?还不如扶一个现在不得力的起来,慢慢调理一番,反倒能成为我手里的一颗好棋。锦上添花,终不如雪中送炭,何况我瞧那姜氏,性子软和,是颗容易操控的棋子。”

    宝琴和素琴对视一眼,彼此心里都了然了:主子已经有了全盘计划了啊。

    “主子英明。”宝琴便欠了欠身,笑着奉承了一句。

    “但……也不必急在一时吧?”素琴还是有些不安。

    “还真的是只争朝夕啊。”瞿凝摇头说道,“姜氏性子太软,听说那姓林的女学生,又是个十分硬的性子,跟云师长表了态,绝不做姨太太,若要做,就要做光明正大的云夫人。万一姓云的心一横,跑去威胁恐吓,我怕那姜氏,撑不了两个回合……若离婚书一签,那到时候我就算有千般算计,也是晚了。这事儿啊,不能拖。”她说着,抚了抚终于梳整了的云鬓,“走吧,去找三妹妹一起。”临出门前,她想了一想,顺手便将唐少帅给她防身的那把勃朗宁,随身揣着了——如果真有个万一,有谁敢对她动粗,这东西,可是保护她们的防身利器呢。

    旋即,一听说是去看姜氏,唐钥自然一口答应。

    两人坐了车前往昨日去过的那小巷,脚还没进门呢,远远的在院子里就能听见屋子里头传来一阵哀拗欲绝的哭声。

    “糟!”唐钥侧耳一听,旋即回头看向她的时候,一张脸已经转为苍白,“是姜姐姐的声音!”

    瞿凝脸色一变,抢前一步踹开了门。

    门“砰”的一声被她一脚踹开,两人一进去,都愣住了:屋子里头,姜氏捂着脸背朝墙壁哭的厉害,而旁边站着一个一身军装的男人,正伸手要去扳正她的身体,将她挪动回来。

    而唯一的一张桌子旁边,坐着一个穿一身浅蓝色修身学生装扮,剪短短齐耳头发,拾掇的十分精神的一个女子,她冷眼瞧着姜氏和军装男子的纠缠,嘴角还噙着一抹冷冷的笑。

    “姜姐姐!”唐钥关心则乱,急急喊了一声就要奔过去。

    那身着军装的男人狐疑的看了她们一眼,深深皱起了眉头,却伸出手臂来拦住了唐钥:“等等,小姑娘,你们是?怎么随意闯进别人家里啊!”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