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强国之末代公主最新章节 > 穿越强国之末代公主最新章节列表 > 第27章剥丝(5)
    心中越是忿怒,瞿凝面上的笑容,却越是甜蜜动人起来。'都'市'文'学' W

    有时候笑是一种武装,尤其是在清楚知道面前男人对她企图的前提之下。

    “既然孔先生问了,我也不隐瞒了,”瞿凝说着长叹了一口气,做出竭力提振精神,却终于失败的疲惫容色,“我在唐家的日子,并不好过。一则皇室给我出的嫁妆不多,在唐家眼里根本算不得什么,是以唐家女眷,对我并无多少尊重。二则,现如今因二十一条之故,皇室声势衰微,唐家后宅,亦对此议论纷纷,便连我,亦因此而受连累,颇受排挤。三则……”她顿了一顿,苦笑道,“我总觉,少帅心有别恋,当日婚礼对我的尊重不过是权宜之计。这些日子,我虽一心待他,但总觉……日渐心寒。”她叹一口气,说不下去了。

    孔景豪目光闪闪,钉在她秀丽的脸上。

    他并非短智之人,当然不会就凭这一番话,便信了她话里透出的内情。

    但以瞿凝身份,竟欲行商贾之事,加之她身边至今不过二婢,唐家对她慢待之处,由此可见一斑。

    再加上从线人处传来的消息,唐少帅本身的性情……一番联系之下,孔景豪旋即打消了三分心底的疑惑。

    然而他并未着急,只是轻轻一拱手:“大姑娘切莫心急。夫妻乃是三世之缘,能同床共枕,本就是三世才能修到的福分。何况俗话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大姑娘既然嫁了,怎么把日子过得更好,才是最重要的。”这话的意思很明白:婚前我说过什么,都不作数了。现如今你已为人妇,便好好过日子罢。

    瞿凝沉吟片刻,叹了一口气看向他:“你也觉得该劝和不劝离么?还是……我当日所言……”伤到了你的心?

    孔景豪看着她隐隐带着失望,却又潜藏着几分掩饰不住的期冀的脸,眯了眯眼睛,半响这才在心里隐隐自得起来:还不够,她的绝望和痛苦还不够,磨砺和波折也还不够。时机未到……上一次自己的轻举妄动,已经让她对自己有了无法弥合的恶感,也在他们之间,划下了一条看不见的鸿沟。他事后反复自省,也觉自己是被情感冲昏了头。

    有些计划,早早让她知道并不是好事。相反的,等事成之后再告诉她,反而才能让人欢欣鼓舞。

    现如今木已成舟,倒不如……先行顺水推舟的好。

    瞿凝瞧着他缓缓点头的动作,目光中似是流露出了几分绝望。

    她想了想,方才低了头说道:“你的意思,怕也是皇兄的意思了吧?好!”说到最后竟是愤愤然的咬了咬牙。

    她脸带愤然的说了下去:“既然如此,那我只向孔兄要一个帮助,孔兄可能允我?”

    孔景豪带着怜意又仿佛很无奈的看向她,他此时终于放柔了声音:“只要是孔某能做到的,一定不会有负大姑娘所托。”

    “好!”瞿凝一拍桌子,“我过几日要宴请各国公使夫人。到时候,我会在宴席上推广青花瓷。假若我计划成功,那么青花瓷必能就此卖出高价,”她看向孔景豪,“但当日的货源来自于我的嫁妆,之后的供货,可能却要依赖于孔兄了。”

    孔景豪眉心一跳:宴请公使夫人?

    不过他的神色旋即舒缓下来:她肯跟自己说,这就是他们之间的关系,进了一步的表征。

    最少,比她当初冷眼以对,甚至冷冷指责要好得多。

    在美人面前,他自然不会让她失望,便自得的笑了一笑:“目前国内最好的窑厂,在陕西渭北。而我们孔家,在当地的窑厂占了大约四分的数目。既然大姑娘开了口,孔某必定尽力而为。”

    “但我……”瞿凝说着长叹一口气,“我现在手里银钱不足……”

    “大姑娘这么说,便见外了,”孔景豪凝睇着她的脸庞,“且不论我和你兄长的关系,就是以你我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友谊,我亦不会在这件事上,对大姑娘有所桎梏。”

    ***

    谈妥了这件事,瞿凝这才终于放下了心。

    她所要的青花瓷,是一种专门用之以“外销”的产品,和国内现在卖的最好的那一类,是截然不同的。毕竟为了适应欧洲民情的需要,外销的瓷器,也必须得有自己的特色。

    就好像百年之后,在欧美唐人街的餐饮,都变成酸酸甜甜,具有“欧美特色”的中国菜一样,假若想要让青花瓷更快的在欧美掀起流行的风潮,那么为之专门打造一批瓷器,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而欧洲国情,一则寄托于基督教,二则寄托于骑士和欧美神话,而这两种,也会造就这批瓷器独特的外观风情。

    要烧制这样一批瓷器,对技术的要求并不高,只是市面上还从未有这样的瓷器出现过,便必须要专门定制才行。

    可瞿凝现在手里的银钱并不多,第一步推广,她已然胸有成竹,但后续的订单,她却怕自己接不下来了。

    如今孔景豪这个冤大头自己跳上她的船来,她又为何不接?

    为此,倒是反而要谢谢她身边的这位内奸才好——若没有对方事无巨细的将她和少帅相处的详情透出,孔景豪如何肯下这样大的血本,让她空手套白狼?

    瞿凝瞧了一眼在她身边有一搭没一搭陪聊着的孔景豪,眼珠一转,忽然眯了眯眼对他说道:“上次三朝回门,皇嫂对我说了个消息。”她顿了一顿,孔景豪骤然抬头,两人目光一对,“她说少帅和京都时报的乐傅雯乐记者,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我如今私心里就想,少帅心有别恋,是不是,就是这位乐记者呢?毕竟,听说以前就只有这位乐记者,借着采访的名头,跟着少帅军同衣同食同寝过一段时间,而少帅并没有别的绯闻,若她真的心有所爱,我想,大概也就只能是这位乐记者了吧?”瞿凝咬了咬牙,“我能容忍少帅有一日娶一个姨太太入门,但如何也不能容忍,他将我视作替身!甚至,有朝一日,让别的女人取代我!我是公主,也必须是正妻。否则,这世上无我容身之所矣!”

    瞿凝斩钉截铁的说完,定定看着孔景豪:“孔兄,你告诉我,那位乐傅雯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她比我好么?比我美么?比我能干?还是比我家世好”一连串的疑问,像是深陷在感情困扰里的女子。也像是……真正的妒妇。女人,不都是纠结这些么?

    孔景豪怜惜的看了她一眼,心里暗喜,面上却只是一片叹息之色:其实他们的分析,和瞿凝如今说的也差不多。毕竟在这些男人们眼中,成家立业,成家立业,必然是成家在前,立业在后。唐少帅正值壮年,血气方刚,不可能没有*,但他偏偏多年不婚娶,就只有一个解释,是心中有人,故而要虚位以待。

    “乐傅雯这个女孩子,无父无母,我们也没查到她的身世。”孔景豪慢慢的说道,“她三年以前才从西洋学新闻回来。这一回国,就和唐少帅交情匪浅。她也一直是唐少帅对外的‘御用’记者,最开始能让她站在多半都是男人的报社里站稳脚跟的,也正是因着唐少帅给她的各种独家和便利。”他轻轻凑近了正在沉思的瞿凝,语带诱哄,“妹妹想想,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关系这样暧昧,除了男女之情,又会是因为什么呢?”

    “……但男未婚女未嫁,若这么多年真有感情,又为何偏偏耽搁到娶我入门?”瞿凝一挑眉毛,反问道。

    这倒是个问题。孔景豪一时噎住,想了一想才回答:“许是唐老爷子不许?毕竟娶妻娶贤,纳妾纳色,这乐傅雯没有家族没有就嫁妆,唐老爷子如何能容许唐少帅娶个这样的女人?”

    最开始讨论这个“乐傅雯”,瞿凝还是带着一种忽悠孔景豪的心态。但两个人往下讨论,她心里却也浮起了难以抑制的好奇心。

    不过对于孔景豪说的这个选项,她并不认同:以她对唐少帅的了解,不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他肯娶她,也不是因着她的家世。唐少帅那个人,只会娶他愿意娶进门的女人!唐大帅那边,反而是不会强求这个儿子的。毕竟自打邹氏过身之后,他们之间的裂缝,就已经决定了唐大帅会更多的讨好这个儿子,而不是将这道裂缝,越扩越大。在她看来,在两人之间,更加强势的反而是做儿子的,而不是做老子的。

    只是这会她却不好将这番话宣之于口,她只是悠悠然点了点头:“或许吧。”

    她旋即冲着孔景豪一笑:“这样吧孔兄,改日我们一起去见一见这个乐傅雯?这不也是皇嫂对我的吩咐嘛?”

    “……”孔景豪干咳了一声:最初怂恿她去找乐傅雯,是为着上演一出“大妇暴打外室”的好戏,但若是将他也牵扯在内,唐少帅知道了,就不好办了。

    但现如今,对上她亮晶晶的,像是闪烁着信任的眼睛,不知怎的,拒绝的话就出不了口了。

    孔景豪顿了一顿,无奈的点了点头:“好。刀山火海,我也陪着大姑娘去一趟便是。”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