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强国之末代公主最新章节 > 穿越强国之末代公主最新章节列表 > 第19章抽茧(2)
    瞿凝这般说话,原也没什么底气,能确定这沉默寡言的男人会给她什么直接的回应。'都'市'文'学' W 但她很清楚,像今日这样的挑拨,在之后可能只会更多。

    或许是内部的,或许是外部的。或者是糖衣炮弹的诱惑,或者是暴力手段的威胁。

    她只是想……是不是如果他们之间能多一点信任,那么在面对那些关卡的时候,就会简单一点呢?

    唐少帅却只是紧紧的握着她的手。

    良久,他这才哑声说了一个字:“好。”

    等到司机喝完了豆腐花回来,坐在车内的男女少主人已经手牵着手相对而视,气氛仿佛是融化一般的含情脉脉起来。司机几乎是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噤:感觉出错了吧?温情脉脉……那种词,也是能用在杀人无算的唐少帅身上的?他打了个抖,再不敢看后视镜一下。

    唐少帅这一日带着他的新婚妻子逛遍了京都,看天津桥上的小贩子做面人,吃了糖葫芦,看了杂耍表演,两个人在外头晃悠到了暮色四合,这才悠悠然回了唐家。

    一回到家,唐大帅就把唐少帅叫了去——留下新妇准备独自走回房,半路上,却隐隐约约听见庭院深处传来的柔和的钢琴声。

    在已经安静下来的暮色里,钢琴那种独特的清脆的音色十分鲜明。

    瞿凝微微一弯唇,便循着声音的来处走去,沿着小径,走到了那传来乐声的院落之外。

    她伸手扣了两下门扉,里头的琴音便倏然骤停。

    没一会,门就从里头被打开了,小丫头从里面弹出脸来:“谁呀?”

    一见她含笑的,带着陌生的脸孔,再看一眼她身上的衣服,小丫鬟倏然一惊,便立时蹲身下拜:“公主殿下怎么……”话音未落,对上她倏然凌厉起来,带着隐隐责备和不满的神色,她立时才反应过来,急急改口,“奴婢见过少夫人。”

    许是她的声音因略带惊讶而稍稍拔高,原本在练琴的女孩子听见了,便匆匆从里头跑了出来。

    “嫂……嫂嫂?”唐钥的声音里带着惊诧,她看了一眼已经几乎完全暗了的天色,有些惊讶的冲着外头张望了一下,满面不解的开口问,“嫂嫂怎么会这时间来我这儿?您没陪着哥哥么?”

    “……”瞿凝没急着回答,先冲着她安抚的笑了一笑,心里倒觉得有些郁闷了:没了亲娘的孩子,教养上的确是要稍逊一些。唐钥虽是嫡出,但按照她现在这不会来事儿,没什么说话技巧的性子,就算是真靠着她哥哥的势力定了一门好婚事嫁出去了,这管家怕就是一件大大的难事了。好好的嫡女被教成了这个做派,唐大帅实在心狠的很啊。光听她这几句话,在这儿的要是换了一个想法多的女人,怕就该不高兴了吧。毕竟,这话里话外的,一派的不愿意她出现在这里的意思。瞿凝倒是知道她性子内向腼腆,没说话技巧的,可要是换了个不知道的……这兴致勃勃的来,被当头一盆冷水,怕是非得生出芥蒂不可。

    瞿凝牵了她的手,轻轻往里头走:“我和你大哥是方才刚刚回来。妹妹可是在练琴?我听着这琴声如诗如画,便不由自主的随着音乐走过来了。是不是打扰了妹妹练琴?”

    “没有呢,我本来也就练得差不多了。”唐钥任由她牵着手,腼腆的低了头,摇了摇头回答,“不过我其实弹得并不好。何况……大家都说,钢琴毕竟是……夷人的东西,见不得台面……”她越说声音越低,渐渐低了头,没什么自信心的样子。

    瞿凝哑然失笑,摇了摇头。

    其实方才短短一段乐曲,她就已经听出来了,弹奏者指法娴熟,技巧度很高,那一整段乐曲如流水潺潺,该断的地方毫无凝滞黏连,颗粒清脆果决,若在此道上没有数年的功夫淫浸,怕是达不到这种程度的。要是弹者心有旁骛,怕也是达到不了这种充满了画面感的境界的。唐钥说话的时候,却像是实心实意,全然不是个谦虚的味道——她喜欢钢琴,却没有自信,这可是大忌。或许,培养她的自信心,也该从她最喜欢的东西入手?

    “妹妹何必妄自菲薄?”瞿凝一边左思右想,一边已经拉着她在黑白键旁边坐了下来,“不管是哪种乐器,说到底不过都是给人欣赏的,学钢琴,本也是为了陶冶情操。何况钢琴在我们国家是个稀罕物,会的人很少,像妹妹这样能流畅完整演奏的,就更难得了。再者,我听着,妹妹是弹得极好的……”

    她一边说,一边扫了一眼室内。

    大多数的丫鬟们都低眉顺眼,只有方才来给她开门的那一个,探头探脑的不知道在打探些什么,满面的焦灼。

    “可嫂嫂也不懂钢琴啊,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才看门道……”唐钥低声咕哝了一句,说完了才仿佛意识到了自己到底是在说什么,急急摆手,“嫂子您别误会,我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

    瞿凝已经哑然失笑:“三妹妹心直口快,我当然不会介意了。”她稍稍一顿,“不过三妹妹这话,却不对。我听说过,在维也纳,这世界上最厉害的那些音乐指挥家们,他们可未必个个都会弹钢琴,但他们就是知道如何让钢琴弹奏出最好的配合,如何指挥出最完美的交响乐来。妹妹真的觉得,只有会弹琴的人,才懂欣赏琴么?”

    “是这样么……”唐钥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一双清澈的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着瞿凝,“那嫂嫂是真的觉得我弹得不错?”

    “嗯,那是当然了,我觉得妹妹很厉害呢,像我,对琵琶古筝洞箫等等都一窍不通,更别说西洋乐器了。”瞿凝微笑道,“好羡慕妹妹,还会弹钢琴呢。”

    说到了这个话题,唐钥便有些兴奋了起来,她指了指不大的室内,占了将近四分之一的地域的三角钢琴:“是哥哥托人给我带来的。对了,嫂嫂要是喜欢,我改天教你?”

    “那敢情好!”瞿凝一拍手,却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托腮想了一想,忽然偏头问她,“这样吧,三妹妹,嫂嫂托个大,有件事儿,要拜托你。”

    “嫂嫂只管吩咐。”许是因着面前的大嫂像大哥一样说了一些鼓励自己的话,她的肯定又如何真诚,而面前女子温柔友善的形象,和自己那个沉默寡言的大哥的形象,忽然有了些许的重合。唐钥的心里,不知为何竟忽然生出了一丝淡淡的孺慕。所以一贯来极其腼腆的她,这句话便答应的十分爽快。

    瞿凝笑道:“大约半月之后,我要在家里办一个晚宴。到时候估计来往的都是西洋的宾客们,正好我们缺一种西洋乐器来伴奏,不知到时候,妹妹可愿意来献上一曲?”

    “欸?”唐钥怔了一怔,不敢置信的指了指自己,“我?”

    “这怎么行啊。”瞿凝还没来得及说话,一旁边那冒冒失失的小丫头已经急急跪下出了声,“公主殿下您别开玩笑了啊,主子可是唐家嫡女,怎么可能屈尊去做一个乐师,在那些洋人面前卑躬屈膝的为他们娱乐演奏?殿下这是要把我们主子的身份降到什么程度啊!”

    瞿凝的脸色倏然一沉,她将原本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神色阴翳的望着面前的小丫头。

    直到看的对方忐忐忑忑的终于低了头再不敢出声,瞿凝这才走到她面前,伸出一只手来冷然的挑起了她的下巴:“好大的胆子,主子们在这里说话,你一个小丫头是什么身份,竟也敢擅自出声代主子做主了。你的规矩都学到哪里去了?你母亲崔娘子,是怎么教你的?”

    她面上虽无怒色,眸光也算平静,但一番话里,却全是满满的杀意。丝毫没有任何给面子的意思。

    那小丫头一番话说完,原想着自己不过是“好意”提醒,又岂会料到这位方才还温柔友善的少夫人竟瞬间冷了脸,这会儿还连她的母亲都说了出来,显然对她的家底了若指掌,这会儿被她的杀气吓得浑身颤抖起来,腿软的不停发抖,求救的眼光也落到了唐钥脸上。

    唐钥叹了一口气,皱了皱眉:“嫂嫂……”似是带着点儿不赞同的唤了瞿凝。

    瞿凝看着那始终不敢跟她对视的小丫头,勾了勾唇,冷冷一笑,转向唐钥的时候,面上神情却已经恢复了一贯的温和:“三妹妹,你可别觉得我越俎代庖,这丫头按照规矩,难道不该罚么?我先前已经纠正过一遍她的称呼了,她却还要唤我公主殿下,嗯,若然当我是公主,那怎么先前不行三跪九叩的大礼?何况在主子们说话的时候这么没规没矩的擅自打断,妹妹,你告诉我,她这是第一次么?”

    唐钥听着也就低了头,长叹一口气,有些自责的叹息:“我这里也没几个得用的丫头了。秀红自打我五岁起就跟着我了,到现在也有快十年了。算起来也是跟我一起长大的,规矩上也就松了一些……”她说着抬了头看向瞿凝,十分诚恳的对她说道,“嫂嫂,要不这样吧,我答应你替宴会伴奏,你且放过秀红这次吧,好不好?”

    瞿凝心里简直觉得啼笑皆非,一边十分头痛自己的将来责任十分重大,一边便苦笑着点了点头。

    果然,成长时期没了娘,虽然有个应该算罩得住也有心的大哥,但很多事情,男人是教不了她女人的手段的。

    唐少帅越是护得紧护得多,她吃亏也就不过是吃一点点小亏,不疼不痒,便也什么都没学会。

    算起来,这种呵疼还真不知道是好是坏了——或许还真不如,让她狠狠摔一跤,摔疼了,可能也就看的明白了。可惜但凡唐少帅在一日,不失势一日,这还真的……只能是想想而已呢。

    瞿凝刚无奈的点了头答应,却听得院里传来了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旋即,响起了守在门口的,丫鬟的通报:“三小姐,二小姐来看您啦。”

    瞿凝眯了眯眼,目光复杂的,落在了面前脸色倏然苍白的秀红脸上。

    她弯了弯唇,不待唐钥出声,便已经扬了声音:“二妹妹也来了,这下热闹了。请她进来吧。”

    ***

    看见瞿凝的一瞬间慌乱过后,便一步一步提着食盒子稳稳的走进来的,正是唐家的二小姐,唐依柔。

    她行动如弱柳扶风一般的好看,身材又是那种文人雅士喜欢的像是风吹一吹就会倒的纤瘦,这会儿一步一步的走进来,步态里便格外有种秀雅的韵致。

    她到了桌边,放下了手里的食盒子,掏出手帕来擦了擦额角并不存在的汗水,这才笑吟吟的,礼数周全的对瞿凝福了福身:“见过嫂子。我方才正好在厨房给病了的姨娘熬汤,却恰好瞧着到了饭点,三妹妹的饭食也好了,想着妹妹还没用膳,便给妹妹将饭食提过来,顺便凑个热闹,想着在妹妹这儿拼一桌。”

    唐家,没什么晨昏定省的规矩。也没有一家人非得在一块儿用晚饭的规矩。

    一则因着唐大帅和唐少帅都很少呆在家里后院,等他们用饭有时候不知道得等到几时了,二则唐家没有主母,之前连后院的事情都是二姨太太在打点着的,没个正经主子,也就没了条条框框不能打破的规矩。

    个人都是在自己房里用饭的,而吃食的好坏,其一取决于唐大帅的关心程度,其二则是取决于手头上的宽裕与否。

    以唐钥的身份,她的吃食,当然是小姐们中间,最好的那一份。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