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强国之末代公主最新章节 > 穿越强国之末代公主最新章节列表 > 第14章新妇(4)
    所幸唐少帅似乎不过是这么顺口一问,并不像十分在意的样子,瞿凝松了一口气。'都'市'文'学' W

    拿进化论做比方,其实是故意的。

    就和西式婚礼上,唐少帅让她穿白色婚纱一样,都是十分有目的性的。

    好在,他们的目的算是殊途同归。

    毕竟,一个西化的,能接受新兴科学的少帅夫人,比一个只知道德言容功三从四德的旧时代公主,能起到的作用可是截然相反的。

    两人闲聊了几句,唐少帅忽而微微沉了脸:“夫人,我在家中陪伴你的日子,怕是不会太多了。”

    瞿凝怔了怔。

    “皇帝有意重签二十一条,国民必然不能认同,但日本方面,势必会对此大做文章。”唐少帅缓缓说道,“而我……绝不会坐视二十一条的重签。”

    闻弦歌而知雅意,瞿凝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潜台词。

    她一震:“你这是要打仗了?”

    “如果光凭说话无法表达我们的决心,那么等到行动成功之后,日本人就会明白……有些事情是做不得的。”唐谨之看了她一眼,眸光微微一顿,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轻轻拍了一拍,“夫人可会怨我?”

    瞿凝笑了。

    怨你?怨你新婚就要准备见血光?怨你和我的哥哥立场相悖?

    还是怨你,以国为重,却能让我以你为荣?

    她只是微笑道:“若真有必要,谨之你就去吧,家里的事情,后方的事情,只要你放心,一概交给我便是。”

    她说这话的时候,其实有些场面话的意思。唐谨之自己也说了,他们婚前素昧平生,对彼此的了解和信任几近于零,在瞿凝想来,若唐少帅不几日便要离家的话,她大概就能完善她自己的计划了。

    却不料唐少帅微微一笑,拍了拍她的手:“有夫人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这句可能还是场面话,谁知道唐谨之却继续说了下去,说的瞿凝脸色都黑了:喂喂喂,能不要打蛇随棍上么,“夫人,我们成婚当日,我有几位旧日同学和他们的妻子,也来了观礼。过一两天,我会邀请他们来做客,到时候正式将你介绍给他们。”稍稍一顿,他牵了瞿凝的手,到旁边的书柜旁边去翻出了一本相册,打开了细细对她指点。

    在这本相册里,有整整两页,收录的全是他在美*校时候的旧相片。

    黑白色的相片上,俊朗的少年身着军装,站在比他略高壮一些的几位白人中间,那时候的唐少帅,还正是青春少艾,仅就照片看去,全无现在沉厚的稳重和不好接近的冷漠。

    瞿凝看着照片竟幽幽出了神:那照片里的少年笑的开朗阔达,甚至露出一口白牙,这看上去极俊朗挺拔的阳光少年,真的和自己面前的是同一个人嘛?是他当时在伪装成容易亲近来扩展人脉,还是说,他性格的改变,是因着回国之后……在唐家经历了什么巨大的变故呢?

    十年军旅,十年风霜。

    照片里这个热情开朗的少年,还藏在他心底的某一处么?

    唐谨之看了她一眼,暗暗弯了弯唇,却没说什么,只伸手点了点照片中站在他身边左侧,伸手拍着他肩膀,看着十分亲近的男人:“这是我当时最好的朋友约瑟夫。他的姓氏,不知你是否听说过,是罗德斯特。”

    瞿凝一震:“罗德斯特?”她的瞳孔缩了缩,“是那个罗德斯特家族?”

    唐谨之点了点头:“嗯。”

    瞿凝眯了眯眼眸:“……好。”

    他一说美国,又说罗德斯特家族,她立时就想到了那个现在就已经很有名的财阀罗德斯特。

    唐少帅远渡重洋,所就读的美国陆军军事学院,在当时被称之为是陆军军官的摇篮。

    但凡是这所学校毕业的,基本都会获得中上校的军衔。

    唐少帅能就读这所学校,他的同学里,应该有不少……人脉很广,出身不错的吧。

    “约瑟夫虽然出身罗德斯特家族,不过他是不受重视的旁支。若非如此,他也不会想着上战场以作进身之阶。”唐少帅娓娓道来,“约瑟夫四年多以前退伍之后,凭着他当年攒下的人脉,以及退伍军人的便利,开始打理起长辈传下的生意。”

    唐少帅微微一顿:“而罗德斯特家族最发财的,就是军火贸易。当然,卖给远东的军火,并不是他们家族最好最时新的,也不是占利润的大头。不过比皇室从日本那边拿到的货,是绝对要高档的多了。”说到‘日本’两个字,他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戾气。

    瞿凝的眉心隐隐一跳:唐少帅十年前回国之后,不多久立刻参与起义,最开始的时候由于唐家在其中的地位不高,军队并非最为庞大,他也并不是起义军里最强大的一支。

    但不久之后,唐家军屡战屡胜,虽人数不多,但战斗力极强,更兼配备的火器十分先进,便渐渐成为了朝廷的眼中钉,肉中刺,唐少帅的威名,也越发显赫起来。

    朝廷那边固然嘴硬说他能常常得胜,不过是仗着火枪炮利,但他能买得到货,将自己的军队武装到牙齿,这也是能力的一种。

    只是谁也没想到的是,他所依赖的关系,却是他的旧时同学——这事实,若不是他自己说出来,怕是没多少人能查得到吧?

    一方面,约瑟夫靠着从他这里卖火器的收益提高自己在家族里的地位,另外一方面,唐少帅也靠着这些火器,得到更广大的地盘,只是不知道强强结合的关系,到底有多稳固?

    “我本还担心夫人没怎么和美国人打过交道,会有沟通上的不便,但夫人既然连进化论也看过了,那么英文必然不成问题,想必定能跟他们相谈甚欢的,为夫看来是白担心了。”唐谨之瞥了她一眼,玩味的勾了勾唇,下了定论。

    “……”瞿凝终于意识到哪里不对了:她先前半开玩笑的说起进化论,完全是挖了个坑把自己给埋了啊。

    她怎么就忘了呢,这时代可不比信息爆炸的二十一世纪,何况“人是猴子变的这样的书”,是绝对不可能在国内大范围流传乃至于在宫中有传译本的。她说自己读过进化论,那在他们眼里,那可就妥妥的是看的原文书而不是译本啊。这不就直接暴露了她会英文的事实么?

    现在改口说自己没看过还来得及吗?

    抬头看向唐少帅显得有些促狭的表情,瞿凝只觉得自己一口气憋在了胸口:该死,这只老狐狸。

    还好自打熙帝起,宫中就是常有传教士来往的,她从某些渠道也的确接触过英文,否则的话,很多事情就解释不了了。

    ***

    若说唐少帅说起交际的事情可能还是一时兴起的话,那么第二天发生的事,就表明了他的决心。

    也不知道唐少帅是怎么和唐大帅沟通的,第二天早晨,瞿凝刚刚睡醒,宝琴和素琴来伺候她梳洗的时候,就来报告她:“少夫人,管家和一些婆子们候在院子里,说是要将往来的账册交给您处理。”

    “另外,二房太太也派人来交家里库房的钥匙了。”

    瞿凝原本的瞌睡虫一下子就不见了。

    她本来十分疲惫,浑身也酸疼的厉害——昨儿晚上唐少帅又闹了她一夜,如此连续两天下来,简直是旧伤未好又添新伤,虽然她最后也的确有舒服到,但等到醒过来的时候才发觉,被过度使用的身体都快要散架了。

    交钥匙?交账册?

    她很肯定,以昨日见唐大帅时候他疏远考量的态度,要说唐大帅准备将管家权交给她,肯定是假的。

    嫁进唐家之前,考虑到自己尴尬的身份,她也想过,最少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她都会面临一种不上不下的境地。

    她也做好了面对重重考验的准备,但现在唐家却直接将管家权交到她手里——不问可知,这必然是在昨日的谈话之后,唐少帅断然做出的决定。

    他竟忽然之间对她交付了信任?

    一时之间心绪繁杂,瞿凝微微皱了皱眉头:“好,我知道了。”顿了一顿,“少帅呢?”

    “一大早,他的传令兵就来把少帅请走了。”宝琴回答,“据说,是军中有事。”

    “哦。”

    瞧着她情绪似乎不高,素琴凑趣的笑道:“少夫人是想着少帅了?少帅临走前啊,还特意提醒奴婢们,让我们千万别吵醒您呢,他说,钥匙和账册不会长脚自己跑掉的,让您休息够了再见那些人就行。”

    “……”可不是会不会跑掉的问题,是唐少帅压根没给她心理准备,就往她肩膀上丢了好沉的担子好嘛!她本来的计划,结婚之后是要趁着或许被冷落考量的空白时期,优先把自己的买卖摊子做起来的,现如今却被丢了一大堆的任务,她哪还有那么多的私人时间?

    计划完完全全的被打乱了啊!

    瞿凝揉了揉额头,叹了一口气,只好认命的抓紧时间洗漱起来。

    素琴和宝琴面面相觑:唐少帅在他们看来,这两天表现的可是足够的温柔体贴了,但为什么,公主殿下却像是完全不高兴?

    门口候着的那些人,手里捧着高高的册子,虽然数量是多了一些,清点起来怕要一些时间,但另一方面不也说明了,唐家光是后宅应该油水就不少。殿下在宫中日子过的清苦,嫁妆虽多,却也并不值钱,如今能手握唐家后宅的大权,难道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么?

    素琴却是有些想不明白殿下的心理了。

    反而是宝琴,知道自家公主有多喜欢躲懒,她倒是偷偷的抿唇笑了一笑。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