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090章 王爷,前方有情敌出没

正文 090章 王爷,前方有情敌出没

作品:毒女戾妃 作者:江舞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青衣神色一敛,忙问道,“主子,现在要怎么做?要不要通知三青他们,将那景姑抓起来?”    “不!先暗中派人跟着她,本王倒要看看,这个神通广大的婆子究竟是谁的人!她想干什么!”    “是,属下明白。~龙~坛~书~网~w w w .longtanshuw.c o m”青衣很快离开了。    段奕回头朝曦园看了一眼,又叫出隐在暗处的朱雀,“守着你们的小主人!不能有半丝意外!”    “是,王爷,您放心,曦园里,连只蚊子也飞不进去。”朱雀回道,一脸的信心满满。    段奕点了点头,抬步朝前院走去。    朱雀伸手挠头,马上跟上他,陪着笑脸说道,“王爷,明天抬曦小姐的轿子,能不能……让属下四人走到前头?”    十六抬大轿子,四个方位各四人,要是让他们哥俩四人走到前头,回头对青隐卫们吹嘘吹嘘,多有面子。    段奕回过头来,微微扬了扬眉梢,轻笑一声。    “看表现,那四个方位的人选,需竞争上岗。青隐卫们,可在几月前就已开始竞争了。”    竞争?    朱雀眨眨眼,胸脯一挺,“是!属下们,绝对不会输给青隐卫!”    段奕将他上下打量着,微微一笑,“你能行吗?抬轿子的人,必须有以下要求,一,相貌要好,二,武功要好,三,走路的步子要稳。”    他奕亲王娶媳妇,怎么能挑几个丑八怪迎亲?    朱雀摸了把脸,嘿嘿一笑,“王爷,走路稳与武功好,属下不在话下,这相貌……太漂亮了,不是会抢您王爷的风头吗?”    段奕走近一步仔细的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半眯着眸子,“你这副样子,还认为长得赛过本王?本王还是头次听说有人敢跟本王比相貌!”    朱雀:“……”    他哭笑不得,王爷夸自己,干嘛还损别人?    。    段奕离开曦园后,朱雀马上找到其他的三人,白虎玄武与青龙。    当下将段奕的话说了一遍,几人的精神都为之一震,眼睛放亮。    要是赢了青隐卫们,他们就扬眉吐气了。    他们是曦小姐的娘家人,娘家人怎么可能输给婆家人?    绝对不可以!    至于相貌么……    四人互相看了一眼,那是三分靠天生,七分靠打扮。    梳梳头发,理理胡子,剪剪指甲,那便是美男一枚。    …    帝寰宫里。    元武帝半躺在床榻上,早些年也算英俊的脸上,却因常年卧床而皮肤松弛,呈现一种老态。    他目光阴沉地,盯着床榻前站立的一个大宫女。    大宫女着一身普通的宫女装,但那眼眉间却带着与生俱来的威严,目光锐利,让人不敢直视。    这时,一个小太监端着一碗粥走到元武帝的面前,“皇上,请用膳。”    墨漆托盘里,白玉碗里的燕窝粥清香扑鼻。    已经不知道多久没进食的元武帝,贪婪的盯着粥碗,喉间咽了咽口水。    “端过来吧。”大宫女道。    “是,素姑姑。”小太监将粥碗恭敬的递上。    大宫女的唇角微微一扬,手伸向小太监的托盘时,掌中忽然发力,那小太监的胳膊一抖,托盘没端稳,粥碗翻倒在地,咣当一声,全洒了。    “皇上饶命啊,皇上饶命——”小太监吓得扑通着跪下了,拼命的磕头。    “皇上仁慈,不罚你,还不快将这里清扫干净?”大宫女清冷喝道。    “是……素姑姑。”小太监慌忙收拾起来。    元武帝两眼盯着大宫女,两眼凸起,却是说不出话来,也没法直起身子。    小太监收走了碎碗片,打扫干清地面,才小心的退下了。    很快,殿中又恢复了死一样的沉寂。    大宫女巧笑着看向床榻上的元武帝。    “皇上,小凤儿想问你,这饿的滋味好不好受?”大宫女正是林素衣所扮。    她将脸色涂抹得黑黄,穿一身宫女的衣着,又熟悉宫中的一切,没人敢怀疑她。    再加上她一直站在元武帝的身边,太监宫女们更不敢质疑她的身份。    而后宫中又有刘皇后干预,撤了淑妃的人,元武帝的身边,心腹之人,便一个也没有了。    元武帝的眼神带着阴毒与恨意。    “你恨我?你有什么资格恨我?放心,你迟早有一日会同你的青梅见面的!淑妃说一直在等你!醇郎!”林素衣轻轻一笑。    “……”    “不过,我说过,我会让你们偿偿我吃的苦再让你死!我是饿死的,你也得饿死!”    床榻上,发出一阵磨牙齿的声音。    林素衣却只是淡淡扫视他一眼,“还有一件事告诉你!你本来有个孙子,不过,被你的好淑妃给亲手掐死了!”    元武帝赫然看向她,身子开始发抖。    “你生气?凭什么她有了儿子还有了孙子?我什么都没有?我为你付出的难道少吗?你为什么那样对我?”    元武帝将头扭过。    忽然,从屋中的房梁上跃下一个人来。    黑色的大披风遮着脸,二话不说的伸掌打向元武帝。    元武帝惊愕的将身子往后倒。    林素衣马上伸手去拦着那人,“你是什么人?”    黑衣人只冷笑一声,“不想死的让开!某今日非杀他不可!”    “他是我的人,先杀他,得我同意!”林素衣挥掌迎上他的掌力,两人在元武帝的床榻前打了起来。    那人冷笑一声,“小丫头,不想死的就让开!”    “小子,口气倒是不小!先赢了本姑娘再说!”林素衣眯着眼,忽然从腰间抽出一只软剑刺向来人。    她的出手很快,剑尖朝那人的面上一挑,包在脸上的黑布掉落,露出他的一张带着银色面具的脸。    林素衣的身子忽然一僵,目光发直。    但那人却是趁机挥掌向她打去。    “素姑姑小心!”来殿中查看的三青惊呼一声,飞扑上前将她一把拉开。    面具人手一晃,打偏了,再想出手,见那三青的功夫也不弱,便身影一晃,朝殿外掠去。    林素衣则马上跟着追了出去。    “素姑姑……”三青跺了跺脚,只好也跟着追出去。    但那面具人的动作很快,林素衣追出去的时候,早已不见了他的身影。    “素姑姑,那人是谁?”三青问道,近日宫中出现了一个神秘莫测的人,原来是那个面具人。    “不知道,我也在怀疑。”林素衣茫然看着四周,心中一阵空落落。    他,是不是当年那个少年?    他为什么要杀元武帝?    …    夏宅的曦园。    夏玉言与桂婶正在对云曦说着明天大婚时要注意的事项。    “曦儿,不能多喝水,轿子要在京中转两个时辰,水喝多了可怎么行?”    云曦捧着茶碗的手一顿,“……”    夏玉言又道,“今天晚上早些睡,不要熬夜了,有黑眼圈可不美了。”    桂婶在一旁插话,“小姐,上下轿子时,要目不斜视,端庄大方……”    云曦瞟来瞟去的目光马上一直:“……”    “走路要轻挪莲步……”    “……”    听着听着,她就开始支持不住了。    云曦低着头,半眯着眼,一直强撑着听着,其实,她很困,很想睡觉。    为什么近来瞌睡这么多?    青衣与青裳两人站在一旁一直忍着笑。    她们家小姐的这副模样,分明是已经不耐烦了,却被人强行灌输着要她听。    “娘,还有吗?”云曦揉了揉额头,夏玉言说了一个多时辰了,她就不累?    “有……”夏玉言抖了抖手里的一份单子,清了清嗓子又开始说起来。“进了王府之后……”    云曦一脸苦相:“……”    青衣忍不住笑出声来。    青裳拍了她一巴掌,笑声却更大。    夏玉言半眯着眼,忍着怒意:“青衣,听说关大夫也向你求亲了?不如,也一起来学学?还有青裳,这女子的礼仪,学了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反正你们两个年纪也不小了,出嫁上花轿这一关,都不会少!”    青衣青裳傻眼:“……”    云曦微微扯唇一笑,这两丫头,看你们还笑不笑话他人。    院子里忽然响起脚步声。    云曦松了口气,“娘,吟雪来了,是不是前院有事找你?”    “你别打岔偷懒!在家里不学好,到了王府出差错可是会被人笑话的!”夏玉言不满的说道。    云曦一阵头疼,出嫁……怎么这么麻烦?    吟雪进了里屋,朝夏玉言与云曦福了一礼,说道,“夫人,小姐,谢府老夫人请您二人到谢府吃饭。”    “吃饭?”夏玉言有些诧异,“怎么忽然请吃饭?”    桂婶这时笑道,“夫人,小姐明天就要出阁了,想必是老夫人请小姐去吃辞嫁饭呢。”    夏玉言点了点头,“也许是呢。”    云曦心中松了口气,起身拉着夏玉言的袖子,“那么,事不宜迟,快去吧,别让老夫人等着,老人家都爱热闹,等急了可不礼貌。”    夏玉言半眯着眸子看向她,“你想偷懒?”    “不是啊,娘,女儿马上要嫁人了,过了明天,就是别人家的人了,女儿从小在谢府长大,虽不是谢家老爷生的,但也是谢氏的人不是吗?谢老夫人这是做为娘家人关心女儿啊。”    夏玉言抿了抿唇,“好吧,去看看老夫人也好。”    。    母女俩带着礼品,云曦的身后紧紧跟着青衣与青裳,一行人走出夏宅。    而这时,有一辆马车在夏宅左侧的睿王府别院停下,从车上走下一位二十岁左右的青年公子。    那人着一身天青色长衫,举止儒雅,虽然不是倾世绝美的容颜,但也生得眉目俊朗。    云曦不禁一怔,这个人……便是在梅州回京的路上遇到的那个问路的人!    见有人看他,他马上朝这边额首行了一礼。    “夫人,小姐,在下是老睿王的门生,新搬来住在这处院子里,还请日后多多关照。”    说着,他抱拳深深行了一礼。    夏宅只是几个孤儿寡母,夏玉言身为秀才之女,最是看中名节,见一个陌生男子同她们说话,她只淡淡点了点头,马上拉着云曦走开了。    云曦却是狐疑的回头朝那座别院看去,门前的仆人和公子都已进了院子。    她小声的问着青衣,“那人是谁?”    青衣神色一敛,“小姐,您就嫁人了,问其他男子,王爷会生气的!”    她挑了挑眉毛,“我只是好奇而已,睿王府的人个个都神秘着不是吗?”    而暗中跟着云曦的朱雀,这时想起段奕让他竞争抬花轿的话来。    他马上从身上摸出炭笔给段奕写密信,“王爷,发现您的情敌一人,方位,夏宅左侧睿王府别院,年纪,同您一样,相貌,只差您一点点,对曦小姐的好感……同您一样。破坏您的感情指数,二星级,属于必须加以监控的范围!”    然后,他将密信扔给青龙,“速速传出去!”    青龙的唇角一扯,“朱雀,你太夸大了,曦小姐只是看了那人一眼,哪是什么情敌?”    “你就不懂了,这叫夸大事情的重要性,以显示我们四人的用心与能力,要是什么也没有发现,王爷会认为咱们兄弟几人是吃白饭的无用之辈。”    青龙:“……”    。    云曦与夏玉言到了夏宅。    谢来福马上迎了上来,他笑呵呵的说道,“夫人,小姐,您二位来了?老夫人这又派老奴去催你们呢!”    “让老夫人久等了。”夏玉言微微一笑,扶着云曦朝里走。    只是,没走几步,云曦忽然又生起一阵恶心,她忙用帕子捂着嘴干呕起来。    “曦儿,又难受了?”夏玉言停下脚步轻轻的拍着她后背。    “有一点点。”她皱了皱眉头,捂着嘴说道。    青衣忙从手中捧着的小瓷盅里,取了一枚酸梅来给她吃了,云曦这才觉得好受一些。    一番收拾,众人继续往后园里走。    没走几步,有一人从另一条小径上朝她们走来。    他走到云曦的面前,关切的问道,“在小刚才见曦小姐吐了,曦小姐是不是生病了?看了大夫没有?”    云曦抬起头来,微微一笑,“是你啊……昌二公子,我没事,就是……吃坏了东西。”    朱雀眉尖一跳,马上又开始写密信。    “王爷,又发现您的情敌一人,姓安,名昌。身份:东平侯世子。年纪,比您年轻两岁,相貌,只差您一点,同曦小姐说了五句话,句句关心。而且,眉眼含笑,话语含情。破坏您的感情指数,三星级!属于必须隔离的范畴!”    ------题外话------    谢谢亲们的支持:o(n_n)o    zhr天使宝贝10月票    zhr天使宝贝1评价票    怡闲楼主1评价票    月票    橙子198751月票,1评价票    qquser97078451月票    白雾如霜1月票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