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列表 > 026章 恶招(修错字)
    丽儿跟着赵玉娥到了一处茶楼的二楼。更快更多阅读www.longtanshuw.com

    茶楼的位置比较偏僻,但茶室的屋子造得十分典雅。

    她心中想着,原来看着粗俗的枫公子居然也是个外粗里细的人,也爱好风雅。

    看这茶室的墙壁上,挂着画,或是题着诗就知道是个风雅的地方。

    枫公子背着她们在看画,赵玉娥朝他走过去。

    丽儿想起云曦说的话——枫公子与玉娥小姐在一起的时候,她这碍眼的丫头最好躲开。

    她便悄声地退出茶室,走时看了枫公子的背影一眼。

    她心中忍着笑,他看的那幅画,画的全是云朵,连个人也没有,他看得懂吗?

    丽儿走到茶室一楼的廊檐下,坐在阴凉的地方乘凉。

    忽然,一块帕子飘到了她的头上。

    她摊开来一看,发现是自家小姐赵玉娥的帕子。

    她心中好一阵疑惑,小姐对自己的帕子一向都爱惜,从来都不会乱丢,这回怎么从楼上扔下来了?

    这可太奇怪了,女子的贴身东西随意乱丢可不好,小姐又不是不知道这个道理。

    她将帕子叠好,正要放在自己的衣内藏好,忽然发现帕子上有一滴血。

    因为那滴血正滴在一朵红牡丹的一旁,她刚才便没有发现。

    现在细看下,越看越心慌。

    小姐的帕子掉了,那上面还有血……

    丽儿飞快的将帕子塞入到怀里,转身拔腿便往茶室里跑。

    茶室的地址比较偏僻,一楼有三五个侍立的伙计,客人也只是三三两两,零星的坐在一楼。

    她一口气的跑到了二楼。

    二楼,一个人也没有。

    刚才枫公子站的地方,也是空无一人。

    她围着那张桌子看了一圈,不经意地踩到了地上一个茶杯。

    而且,茶杯的周围还洒了一地的茶叶与水渍。

    她心中不安起来,这是打翻了茶杯?

    小姐又在哪儿?

    “小姐?小姐——”丽儿扯着嗓子喊了起来。

    她在茶室里一间屋子一间屋子的寻着,越找越慌。

    “你叫什么?出去出去!”茶室的一个伙计跑过来将她往外推。

    “我找我们家小姐。”

    “没有,哪有什么小姐?再不走,当心你的腿!”

    两个伙计不理会丽儿的哭闹,将她拖出了茶室。

    ……

    夏宅。

    云曦正坐在园子里看着今年可能参加武状元人选的人名录。

    院墙上的一个人忽然说道,“一个多月不见你,你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那眉眼还是那眉眼,但,却说不出道不明的觉得她哪儿变了。

    眼神少了些犀利,多了些温婉,但看他时,却多了分疏离。

    云曦抬头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顾非墨的两道俊眉微微扬起,亮如星子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看着她。

    “谢云曦,我几时得罪你了?你见了我怎么一声不吭?”他伸手将衣衫一撩,在院墙上躺下来,双手枕在脑后,翘着二郎腿,扭着头看着她。

    云曦扭头看了他一眼,见他居然躺在窄窄的墙头,她的唇角抽了抽。

    他居然能躺得稳,居然不会掉下来?

    “没见我正忙着吗?怎么理你?”云曦斜了他一眼说道,然后又认真的看起手里的名单。

    “要不要参加武状元的全部的人名录?”顾非墨眉梢一扬,长腿一撩,翻了个身改成侧卧。一手支头,一手闲闲地搭在膝盖上,唇角微勾看着云曦。

    云曦赫然看他,“你手头上有?”

    “我不是被咱们的皇上选为监考武师吗?这名单么,自然可以弄得到。”他看了一眼云曦,从院墙上翩然落下。

    顾非墨拂了拂衣袖走到云曦面前的石桌边坐下。

    然后,他从袖中取出一张纸放在她的面前。

    云曦飞快地接在手里,目光也快速地在人名目录上扫视着。

    顾非墨坐在她的对面,微微眯起眸子盯着她的脸看。

    石桌不宽,他几乎可以数清她低垂的眼睫,一根根的微微向上卷曲,轻轻的颤着,如两扇蝴蝶的翅膀。

    因为低着头,越发显得她的下巴尖细,鼻尖上,因为天气的炎热而微微溢出一些细小的汗珠。

    顾非墨想了想,还是抬着袖子在她一侧扇起风来。

    风将她的头发丝吹起轻轻地拂到脸上,她微微挑眉,瞪向他,“你干什么?”

    顾非墨马上将袖子往自己怀里拿,眉梢一扬,“我热,扇着风,凉快些。”

    云曦看了一眼他的大袖子,抿了抿唇没说话。

    她的目光又停在手中的人名目录上,的确比她了解的齐全,有近百人参选。

    那天,林素衣说参选的人中有近大半的人是太子的人,那么就有六层以上是太子的人,这些人如果都入仕为官,段奕,顾府,谢府,都会有麻烦。

    她微微眯起眸子不说话。

    “我怎么瞧着你……比一个多月前变了很多?”顾非墨将脸凑到她的面前说道。

    距离近得只有一寸了,云曦吓得将头往后一躲,眉尖微蹙。

    顾非墨呵呵一声冷笑,“我又不吃你,你怎么吓成这样?”

    云曦微微撇唇,说道,“多谢你送的人名录。”

    顾非墨的胳膊撑在石桌上,看了她一眼,嗤笑一声,“我帮的是谢枫,不是帮你,你又不考武状元。”

    “顾非墨!你居然敢偷了我的人名录送人?你给我出来!”一人女子的声音忽然在院墙外响起。

    顾非墨的脸色变了变,“谢云曦,我先走了,若那个女人问起我,别说我来过!”

    他身影一闪,眨眼间人已不见了踪影。

    很快,从墙头上又翩然落下一个人来。

    一身白衣如雪的林素衣进了院子后,也不同云曦说话,而是跑进了园中的屋子里寻找起来。

    但没一会儿又跑了出来,“谢云曦,看见顾非墨没有?”

    云曦摇头,“没有。”

    “刚才我还听见他的声音,你没将他藏起来?”林素衣的目光在园子的四周环顾了一圈说道。

    云曦看向林素衣,想着顾非墨居然落荒而逃了,她不免心中好笑,“林小姐,我有未婚夫,我怎么会藏一个外男?他真的不在。”

    林素衣点了点头,“说的也是。”她走到云曦面前的石桌边坐下,柳眉一竖,愤恨的说道,“顾非墨从我手里偷走了一份所有参选武状元的人名名单,本来是想给你的,结果被他偷了,可恨!待我追到他,我饶不了他!”

    云曦的袖中正藏着那份名单,她马上仔细的藏好。

    万一被她发现了,顾非墨还不得被她追杀?

    她微微一笑,“也没有关系,我的手头上也有一份名单,有二十多人的名字。都是比较出名的世家子弟。”

    林素衣的目光往那份残缺的人名名单上瞥了一眼。

    忽然,她的眼神微微眯起,指着其中一个人名说道,“我打听到一个消息,这个人在密谋着要去绑架一个人,还说会对他的仕途有帮助。”

    云曦往她手指的一个名字看去,眸光微微眯起。

    白仕林?

    江南白家的少爷,赵玉娥以前的未婚夫,绑架谁?

    林素衣刚走,在前院当差跑腿的小丫头五月飞快地跑来传话。

    “小姐,有您的信。”

    “我的信?谁送的?”

    五月摇摇头,“不知道,一个十*的大丫头送来的。穿得很齐整,应该是个大户人家的侍女。”

    云曦接在手里,信封的上面没有写署名,只画了一朵紫玉兰。

    紫玉?太子府的消息?

    她飞快地去掉封蜡,打开信封。

    信纸上也只有简单的一句话:董菁在骂着小姐,昨天出府去见过了江南白家的人。

    董菁骂她?这是不甘心败了?

    云曦轻笑一声,自己酿的苦酒,自己饮下。

    但她为什么要见江南白家的人?

    江南白家?

    云曦的手指在桌案上轻轻的敲着,双眸微微眯起,想着心事。

    谢枫回到夏宅来到曦园,正看见云曦正坐在园子的树荫下发呆。

    他看了一眼园子四周问道,“你有没有看见玉娥?”

    云曦回过神来,收了桌案上的书信与人名名单,对谢枫摇摇头,“没有看见,她没来夏宅。”

    “没来?”谢枫挑了挑眉,“那就奇怪了,今天一早我路过谢府,谢府的人说她出门了。现在都中午了,谢府的人说还没有回府,还反问我是跟我一起出门的,怎么还问他们?我没有多问话,便想着是不是来了咱们家,可家里也没有,她能去哪?她居然还会贪玩了。”

    赵玉娥贪玩?

    云曦的记忆中,赵玉娥一直都是文文静静的女子,怎么可能?

    她正想笑着谢枫操心得连赵玉娥的性格都会记错时,忽然,她心中一跳。

    董菁在怨恨她,又与江南白家接触。

    赵玉娥出门了半天又一直没有回谢府。

    赵玉娥在听到江南白家的少爷白士林的名字时,吓得脸色发白。

    难道……

    云曦的神色一敛。

    她站起身来对谢枫说道,“哥,我怀疑玉娥被人劫持了。”

    谢枫大惊失色,“你说什么?你怎么知道的?”

    云曦马上将太子府紫玉送来的密信递给谢枫看。

    “这是太子府里,我的一个眼线递来的信,这董菁是东平侯的侄女,一心想嫁段奕,被我使计与太子做了夫妻之实,嫁不了段奕,她便恨起了我,而现在又与江南白家相勾结,只怕她会唆使白士林对玉娥姐下手。”

    “白士林他敢!”谢枫的冷眸里顿时闪出一股杀气,“曦儿,我这便带人上白家的别院,要是那白士林敢欺负玉娥,我一定亲手宰了他!”

    “哥。”云曦拉着双眼怒得痛红的谢枫,说道,“这个节骨眼上,大哥千万不要冲动行事,去白家也要装成不知道这件事的样子,否则,他们反咬一口说哥哥乱用职权,哥哥在这次的武状元的选拔赛上就会留下一个污点,对比赛不利啊。”

    谢枫顿了顿,“我知道了。曦儿不用操心。”

    谢枫转身又朝府外走去。

    只是眉眼里是满满的担忧,没有让云曦看见。

    谢枫一走,云曦马上叫出青裳。

    青裳忙问道,“小姐,听到枫公子同你在说赵小姐不见了,小姐,咱们怎么找她?”

    云曦也大步朝府外走去,“谢枫以职务的便利会上白家在京中的别院里找人。但,白士林既然想抓人,就不会将玉娥藏在别院里,一定会是另外的地方。”

    “另外的地方?那么,咱们不是更不好找了吗?”青裳说道,然后,她顿了顿,又道,“小姐,不如咱们通知王爷派了青山的人去找?”

    “糊涂!”云曦摆了摆手,“太子的人一直盯着王爷的暗卫势力,青山的人大批在京城中出现,只会让太子更怀疑王爷,告一个王爷私养势力的罪,给王爷添乱。”

    “那赵小姐该怎么找?”青裳问,“或者,咱们去通知谢府?”

    云曦摇头说道,“不!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让谢府的人知道,否则,对玉娥小姐的闺誉不利,谁又知道谢府长房的那几个仆人会不会嘴长说给其他谢氏的族人听?

    其他的几房的人可是个个盯着老夫人手里的权势在看,想从赵玉娥身上走捷径的人也不少。所以,玉娥姐的事,不能透出一个字去。找人,我自然有办法。”

    ……

    出了夏宅,云曦马上坐了马车到了赵胜新开的一家赵记酒楼。

    赵胜见她来了,马上将她迎到二楼的密室里。

    他欣喜的说道,“东家,是不是有什么任务要属下去做?”

    云曦对双龙寨的收入从不过问,所以,根本不要他们做账本送过去。

    但每次来找到赵胜,都是有任务。

    又因为,他们平空得到的几百个铺子都是云曦支助的,而且收入全部归双龙寨,云曦与谢枫半文钱没有拿。因此双龙寨的人对这兄妹二人是无比的感激,有求必应。

    云曦看向赵胜,声音冷沉的说道,“没错,我要你们帮我找一个人,是赵家小姐,枫公子的未婚妻。”

    “枫公子的未婚妻?”赵胜惊讶得站起身来,然后又是一脸的怒意,他瞪眼着两只小豆子眼,“这是谁吃了雄心豹子胆了?不想活的敢动咱们的大嫂?”

    “我怀疑是江南白家的少爷。”云曦说道,“所以这才来找你,目前双龙寨的人有多少在京城里?”

    赵胜说道,“加上属下,一共有二百八十五人。”

    云曦心中惊讶了一瞬,赵胜居然带来了大半个双龙寨的人,不过,人多也好办事。

    “赵胜,你马上通知下去,吩咐着在京的所有的双龙寨的人一起去寻赵小姐!我会给你们她的画像。找到后,马上通知在夏宅的吟霜姑娘或是管事白虎与玄武。发现是谁绑架了赵小姐,给我狠狠地收拾了!”

    赵胜的神色马上一敛,“是,大当家!”

    ……

    一间胡同的小别院里,院子里站了一位湖兰色长衫的年轻公子。

    年轻公子虽然不是绝色的美男,但也算得是一个俊美公子。

    但那眼神却是冷得渗人,正对一个小仆呵斥道,“怎么,那谢枫不在家?他今日不是沐休吗?”

    小仆回道,“公子,据说,谢枫骑马出了府,不知干什么去了。”

    扑通!小仆被踢倒在地。

    “不知道?不知道就不要回来了!一定要找到谢枫!他想做谢氏长房的女婿?做梦!”

    ……

    赵玉娥晃了晃发沉的头睁开眼来,发现她被扔在一个榻上。

    而屋中的光线也不太明亮,因为窗帘子都垂下来,挡住了外面的阳光。

    她往自己的身上看去,衣衫整齐,她这才松了口气。

    门在这个时候吱丫一声的被人推开了。

    一个身姿欣长着一身湖兰锦缎的年轻公子缓步走了进来。

    那人迎上她的目光,唇角微微浮着一抹没有温度的浅笑。

    赵玉娥抬头看见面前的人,她吓了一大跳,身子连连往后退。

    “你醒了?”男子脚步不停,一直走到床榻前俯身看着她。

    男子也就二十岁左右,眉目温和,但细看之下,那眼底里,藏着隐隐怒意。

    “白……白士林?你为什么要写假信骗我来这里?你想干什么?我已经不是你的未婚妻了!”赵玉娥的身子发抖,目光恐慌的盯着面前这个男子。

    白士林温和一笑,眼底却藏着冷色,“我想干什么?玉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喜欢你,但是,你却为什么同意你父亲退婚?几千两银子外加我们白家的生意,便将这门婚事毁坏了,你现在又喜欢上了谢枫,是吧?一个七品的小吏。”

    赵玉娥强按着内心的恐慌说道,“白士林,我早就说过,我从来就不喜欢你,也请您早日退婚,是你一直赖着。”

    “我现在也想赖着,你以为我不知道?谢枫娶你是想娶一个高门的小姐,想老夫人助他平步青云。”

    “白士林,说一千道一万,你究竟想干什么?”赵玉娥低吼一声。

    这个男人的笑更加诡异了,让她不寒而栗。

    “做什么?如果谢枫看见你我二人在一间屋子里做着夫妻的事……”白士林看向赵玉娥,声音也变得轻佻起来。

    赵玉娥咬牙冷笑道,“那么,你看到的便是一具尸体了!”

    ------题外话------

    谢谢,

    migai09111月票

    gelineliu182月票

    么么达。</dd>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