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列表 > 022章 恭喜太子,又得一美人
    </script>    云曦刚离开吉香阁,正要走过回廊,迎面却遇上了一行人。龙。坛。书。网 www.longTanshuW.COM

    退,是往吉香阁的方向,迎面走去,——是她不想看到的人,而左右两边是荷花池。

    这座回廊是建在水池上。

    她索性站着不动,神色淡淡地看向来人。

    但,令人费解的是,前面走来的人并没有继续往前。

    段琸隔着长长的回廊遥遥看着另一头的云曦。

    他从未见过那样的她,明艳,温婉,端庄,如墨的发丝上几只发钗灼灼闪耀。

    一条浅金色的腰带束得她的腰身纤细,轻风吹扬她的裙袂,如盛开的紫玉兰。

    只是,那眉眼还是一如既往的冷,原本燥热的夏日烈阳,也迅即冷了几分。

    从十丈外的另一头,一直冷到了他的这一头。

    他朝身后跟随的太监挥了挥手,“都退下吧。”

    “是,太子殿下。”两个太监看了他一眼,行了一礼后,恭敬离开了。

    云曦站在原地眯起眼眸。

    如果他朝她走来,她要不要一脚将他踢到一旁的荷花池里去?

    但段琸没有上前,而是一直站在原地,静静地看着她。

    她眸色沉了沉,他到底想干什么?

    云曦的身子开始往后退,大不了从吉香阁的窗子跳出去,她也不想与他迎面遇上。

    而段琸也发现了她在往后退,神色更是一冷,唇角动了动,深遂的目光怔怔看着她。

    忽然,他眼角微微弯起,唇角浮着一丝没有温度的笑,蓦然转身大步往回走去。

    ……

    段琸走得很快,那两个被他挥退的太监见他走来又马上跟上去。

    “殿下,您不是要到吉香阁取一幅画吗?”

    “不用了,北疆公主若问起,就说画已损坏了。”

    两个太监互相看了一眼,太子的神色不好,怎么回事?

    ……

    鸿宇殿里。

    两方宾客早已落席。

    段奕依旧坐在元武帝的左下首。

    一个宫女端着湿的布巾盘子递到他的一侧,“王爷,请擦手。”

    段奕的眉梢一扬,偏头看去,发现这个宫女竟是吟霜扮的。

    “嗯。”他伸手接过布巾。

    “王爷。”吟霜用秘语说道,“曦小姐让奴婢提醒您,当心今日有人对王爷下毒,特别是太子与淑妃。”

    段奕的眸色旋即一冷,擦手的动作也停了,他们?

    他想起了在宫中遇到那个宫女,那也是云曦的人,难道她发现了什么?

    “曦小姐在哪儿?”

    “她很好,王爷不用担心。”

    吟霜悄声退下了。

    端敏这时从席位上跑下来,蹲下身拉着他的袖子小声说:“小叔叔,曦小姐是不是被你打了?我看见她的脖子上都是淤青,下巴上还有一个牙印。她说不是别人打的,那么就是你了?你怎么能欺负她?”

    段奕的脸色一沉,“端敏,竟胡说,你见过她了?”

    “端敏!坐自己的位置上去,你身为公主,怎么能蹲着说话?”段琸的声音在二人的面前响起。

    端敏吓了一大跳,马上站起身来。

    因为段琸正黑沉着脸看向她。

    “太子哥哥。”她俯身福了福,然后逃也似的跑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下。

    她又没惹着他,为什么太子看着她像要杀人一样?

    端敏不服气的撇着唇角,坐回椅子上后,还将身子缩了缩。

    段奕没有抬头,轻笑一声说道,“太子为什么吓端敏?难道就因为她不是你的亲妹妹吗?”

    段琸没说话,森冷的目光看了一会儿段奕后又走开了。

    不多时,元武帝坐着轮椅由福公公推着走进来了,身后还跟着刘皇后与淑妃。

    殿中所有的人都起身,“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声音响彻殿中,久久不散。

    段琸立于元武帝的一侧,座下的臣子,看向元武帝无一不是敬畏的。

    这便是皇权!

    他袖中的手紧紧握成拳。

    酒宴开始,因为是国宴,丝乐声便不会少。

    淑妃坐在席位上看着段奕一直都是两眼如剑。

    她的身子向后偏了偏,一个嬷嬷走上前来。

    “娘娘。”

    “余姑,董尚宫呢,这个时候她怎么还不来?她究竟在干什么?”再不行动,段奕就走了。

    “娘娘,老奴也不知道她在哪里,或者,容老奴派人去找找她?”余姑小声的说道。

    “算了。找她要到什么时候?”淑妃摆了摆手。

    她盯着桌面前的两个金酒壶,看向段奕时微微弯唇冷笑。

    挡她儿子前程的,统统都得死。

    段奕抬头,眼角的余光正看到淑妃时不时看向她桌上的酒壶,然后又看向他这里。

    他的眉尖微微一拧,难道是那两壶酒?

    端敏心中后悔进殿中赴宴。

    因为今天的宴席是出奇的单调,众人都似乎带着心事。

    主角北疆公主坐在那儿只同元武帝偶尔寒暄几句,便没了下文。

    段琸因为一早被段奕算计坑了银子,心情正不好。

    刘皇后则看到端敏如软骨儿一般没形象的坐着,正低声训斥着。

    段奕也是眼观鼻,鼻观心,默坐不语。

    气氛不热闹,端敏无聊便想跑掉。

    因为她的一侧坐着刘皇后,端敏只得从另一侧跑,而这一侧坐的是淑妃。

    她猫着腰,趁着没人看她,悄悄的逃掉。

    段奕却忽然抬头,眼底的眸光微微一闪。

    他抓起桌上果盘里的龙眼,用力朝端敏弹去的腿上弹去。

    端敏疼得“哎哟”了一声,扶着腿弯下身来。

    可就这般弯腰,衣带勾子不小心勾翻了淑妃桌上的一个盘子。

    哗啦一声响,盘子被勾到了淑妃的身上,淋了她一身的汤汁。

    端敏傻眼。

    所有的人都看向她。

    淑妃气得一张脸都绿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端敏居然让她丢脸?

    刘皇后心中虽然责怪端敏的莽撞,但必竟是自己的女儿。

    她皱了皱眉说道,“淑妃,端敏只是个孩子,又不是故意的,再说她胆儿小,你不会怪她吧?”

    淑妃暗地里磨了磨牙,想发作却又发作不了。

    元武帝看向端敏也是一脸的怒意,但当着外邦使臣训斥自己的女儿,那是将笑话给他人看。

    他沉声说道,“来人,快扶淑妃下去更衣。”

    “是,皇上,”余姑扶着一脸戾色的淑妃往殿后走去。

    不知所措的端敏在元武帝与刘皇后二人凌厉眼神下,只得又乖乖的坐回自己的位置。

    段奕微眯起眸子看向空着的淑妃的桌子。

    鸿宇殿的大太监三青正指挥着宫女们收拾淑妃桌子。

    段奕看向三青,手指比划了几下,又拿眼盯着淑妃桌上的两个酒壶,然后在自己的桌上将两个酒杯做了个调换的动作。

    三青心中马上明白了。

    那两个酒壶一模一样,他装作擦桌子时,随手调换过来。

    很快,桌子收拾干净了,三青朝段奕点了点头,带着宫女退下。

    又过了一会儿,淑妃也换好了衣衫由宫女扶着走了出来。

    她往桌上的两个酒壶看去,压着眼底的怒火,浮着一丝浅笑。

    元武帝忽然说道,“端敏,你刚才不小心弄脏了淑妃娘娘的衣衫,还不过去赔礼道歉?”

    刘皇后的神色一冷,勉强笑道,“皇上,都说了端敏不是故意的。您还让她道歉什么?”

    “淑妃是长辈,端敏是晚辈,她就该自罚。”元武帝的声音不容反驳。

    北疆公主这时微微一笑,美目轻眨,“公主不如向淑妃娘娘敬酒,这事儿就过了。”

    端敏抿了抿唇,只得起身走向淑妃,她端着酒杯敬上,“娘娘,请——”

    淑妃唇角一弯,也端起了酒杯,“谢公主。”

    端敏忍着不情愿,酒也敬了,就没有她什么事了。

    但,淑妃却不放过她,想着刚才的这小丫头冒冒失失地撞上自己,让自己难堪了,不罚罚她不解心中恨意。

    “公主。”淑妃道,“既然敬了本宫的酒,冷落了其他的长辈,是不是大不敬?比如,皇叔还有没吃你敬的酒呢。”

    淑妃将一个酒壶递向端敏,“去吧,不要冷落了皇叔。”

    “嗯,端敏,敬皇叔一杯。”元武帝也道。

    因为他看到刘皇后的脸黑了,那让就段奕被刘皇后记恨吧。元武帝暗自冷笑。

    敬就敬,小叔叔的酒,当然要敬了。

    端敏也不恼恨,捧了淑妃给她的酒壶朝段奕走去。

    “小叔叔。”她甜甜一笑。

    满满的酒倒上,段奕看向她温和的笑了笑,“端敏可要一视同仁,可不要忘记了你的太子哥哥。”

    端敏的小脸儿马上一垮,想起段琸刚才的黑脸,她有些不情愿。

    “端敏,曦小姐不是还等着你吗?敬完酒可以去找她了。”段奕说道。

    听段奕提起云曦,端敏的眸色一亮,这宫里,也只有云曦能同她说上几句话了。

    “好。”她欢快的答应着。

    “不过,这壶酒归小叔叔了,端敏要敬酒,再去取一壶来。”段奕将酒壶拿在手里开始自斟自饮。

    这殿中又怎么会缺酒?

    端敏转身朝淑妃走去,“借娘娘的酒敬太子哥哥。”

    “公主尽管拿去。”淑妃心情大好的说道。

    段奕只要饮了那酒……

    端敏捧着酒壶到了段琸的面前,“太子哥哥,妹妹敬哥哥一杯。”

    段琸没什么表情的正盯着段奕在看。

    看到段奕的那副洒然,他心中就莫名的生起一股火来。

    “妹妹客气。”酒是从淑妃的桌上取的,又是端敏敬的,他毫不犹豫的喝下了。

    段奕微微抬眸看了他一眼,神色淡然的继续饮酒。

    淑妃与端敏的小插曲很快就过了。

    殿中的丝乐声阵阵,众人的目光又移到了殿中的舞娘身上。

    段奕微阖着眼盯着几个舞娘看,淑妃的唇角微微一扬,招手叫余姑,低声说道,“时间到了,找人扶奕亲王去吉香阁。”

    “是,娘娘。”余姑应道。

    她的手一招,一个小宫女与一个太监马上跟了上去。

    “王爷,您醉了吧?”小太监俯身对段奕说道。

    “醉?”段奕的眼神已散漫,“也许吧。”

    “王爷,你醉了的话,不如到殿外先醒醒酒?”小太监长得眉目清秀,一脸的讨好笑容。

    “也好。”段奕将手伸向他,又朝元武帝与北疆公主说道,“皇兄,依素公主,奕醉酒了,想到殿外醒醒酒。请容奕暂先退席。”

    “王爷请随意。”北疆公主浅浅一笑。

    元武帝表情淡淡,对段奕,他一向是忍着厌恶,“你随意吧。”

    淑妃往段奕这儿看了一眼,唇角弯了弯,对那小太监说道,“王爷醉酒,你可得服侍好了。”

    “服侍”二字被她咬得紧紧的。

    “是,娘娘。”小太监看了一眼淑妃,扶着段奕往殿外走。

    出了鸿宇殿,另一个宫女也要伸手来扶段奕,被他一把挥开了。

    宫女吓得不敢上前,只默默的跟在后面。

    又走了一段路。

    太监频频朝宫女打着眼色,宫女点了点头,转身就朝另一方向走。

    段奕忽然出手,袖风扫过,那个宫女扑通一声摔出老远,晕死过去。

    太监吃了一惊,“王爷……她……她她……”

    “你也跟她一起去!”手掌劈下,太监顷刻倒地,段奕将太监踢到一处角落里,冷嗤一声,“算计本王?找死!”

    ……

    段奕走后,才饮了两杯酒的段琸也开始觉得酒醉上头。

    他揉了揉发晕的头起身对元武帝道,“父皇,儿臣今日酒力差,有些醉酒了……”

    此时的段琸两眼迷蒙,脸颊微红,站起来时,手掌还需扶着一旁的夏公公才没让自己倒下。

    淑妃一脸诧异,“琸儿,你怎么就醉了?”

    “让母妃担心了,只是多饮了几杯。”

    “醉了就下去歇息着。”元武帝温和的说道。

    段琸又朝北疆公主与使臣们歉意额首,“本宫失礼了,下回,一定专程补上宴席。”

    “太子客气,既然醉酒了,也不要免强,离席休息着也无事。”北疆公主大度地说道,在段琸由着夏公公扶着走出去后,她又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淑妃,“也不知是淑妃娘娘的酒好呢,还是奕亲王与太子的酒量小,怎么只喝了沾淑妃娘娘的一壶酒后,就都醉了?”

    淑妃的神色一变,表情讪讪,“二人……这是操劳政务,体力欠佳,才会醉酒。”

    “哦……原来如此啊。”北疆公主的眸光闪了闪,面纱后,唇角微微弯起一笑。

    而淑妃的心中却已开始疑惑起来,怎么琸儿也醉了?

    她不放心,又叫了两个太监跟上去看看。

    ……

    “太子殿下,您想到哪儿歇着?”夏公公扶着段琸问道。

    哪儿?段琸的头很沉,心口也很沉,不知从哪儿飘来一股玉兰香,他不假思索的说道,“吉香阁。”

    “吉香阁?殿下,那儿只是个小藏书阁,怎么好休息?”夏公公惊讶的说道。

    “有椅子坐着就行。”段琸的手虚虚朝前一指,“吉香阁,快点!”

    鸿宇殿的正殿离吉香阁并不远,绕过两座宫墙,走过一条长长的水上回廊就到了。

    他的脚有些浮,心中似乎有个牵引,让他不由自主的往那儿走。

    ……

    云曦在吉香阁附近等了好半天也不见一个配合她演戏的人,她想了想决定往前殿去看看。

    不知死活的董菁敢算计段奕,她定要狠狠的收拾她!

    才绕过一座宫墙,她便被人拉住了胳膊。

    “你还在这儿?”头项上的一个声音说道。

    她不是没有听到声音,宫中时不时有宫女太监路过,她以为又是一个太监,哪知——

    “我在这儿等王爷,怎么?太子殿下也要管吗?”云曦的唇角微微一扬,冷笑说道。

    段琸两眼微眯:“……”

    女子身上的玉兰香似乎带着一种魔力,段琸只觉得口干舌头燥,头中更是狂跳个不停。

    而他抓着云曦胳膊的手,也不由得加重了力度。

    云曦顿时恼怒,挥起另一只手朝他脑门上击去。

    段琸虽然醉了,但手中力气仍是不小。

    云曦的两只胳膊都被他捉住了。

    “放手!”她咬牙怒目。

    “……”段琸双眼迷蒙的看着她,未说话。

    醉酒?借着耍酒疯对她动手?那么更不可原谅。

    云曦抬起脚朝段琸踢去。

    “你打不过我。”段琸道。

    “曦小姐,快住手,这可是太子殿下!”跟随在段琸身旁的夏公公忙说道,“太子殿下醉了,曦小姐您不要生气。”

    “闭嘴!”段琸怒吼一声,忽然出手将夏公公拍晕过去,而两眼更是一片血红。

    他的手在微微颤着,都是这些人干涉他,为什么要干涉他的事?让他与她最后成了仇人?

    又见两个小太监也朝这儿跑来,他更是怒得抬脚朝两人一人踢去一块石头,大声吼道,“都给本宫滚远点!”

    那两个奉了淑妃之命跟着段琸的太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踢来的石头砸到脑门,双双晕死过去。

    “怎么,太子殿下要对未来的婶婶动粗吗?”云曦讽笑说道。

    段琸看着她,目光阴沉深遂。

    他将她的胳膊反钳着往前拽去,“你跟我来!”

    “我为什么要跟你去?你放手!”

    “不放!”

    前面便是吉香阁。

    段琸一脚踢开了门将云曦推了进去,然后,又“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云曦眉梢一扬,讽笑道,“太子殿下,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口事心非的话,我不想听。”

    “如果我说,我是被人逼迫的……你会不会原谅我,曦儿?”他靠在门上,云曦站在离他一丈远的地方,正偏着头,冷默的看着他。

    “你走的路是你选的,对与错,已经成了定局,我原谅你什么?事情做了便是做了,死的人能活吗?落的泪能收起来吗?心碎了裂了,缝起来还是有裂痕。”

    “……”段琸怔怔看着她。

    “所以太子殿下,重复的话,我不想再说了。我跟你也没什么好说的,你做你的太子,将来登临至高之位,我做我的王妃。咱们大可以老死不相往来。”

    “老死不相往来?”段琸怔然看着她。

    她忽然弯腰从腿上拔下匕首,眼神骤然一冷,“你让开,否则,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段琸的脚尖一点向她跃去,云曦身子轻巧地一转,躲开了他的偷袭。

    她飞快地朝门边跑去。

    手正要拉门,她忽然心中一亮,正愁找不到人,眼下不是有一个吗?

    她脚步一转又朝屋子的里面跑去。

    “曦曦?”段琸的脚步不听使唤的跟着她追去。

    那抹紫色的身影与她身上的玉兰花清香,仿似有着魔性,就这么牵引着他,让他不由得跟着她,一路到了里间。

    他的头越来越沉,面前的景物已成了四重影子。

    “曦曦?”

    云曦已藏到一排书架后面。

    段琸头晕眼花得看不清路,只听到屏风后的榻上有女子的嘤嘤声,他抬步走了进去。

    “曦曦你在这儿——,你——”

    云曦的身子悄然往处退。

    还未等到她走到门口,她的耳朵里便听到一声女子压低了声音的尖叫,还有男子的**声。

    她扬了扬唇,自作孽不可活!

    云曦正要伸手拉门,但门却被人一脚踢开了,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门口。

    旋即,她的胳膊便被他拽住,接着,整个身子也被他搂着怀里。

    “找了你好半天,你怎么在这里?”段奕低哑急促的声音在她头顶说道。“你没事吧?”

    “我没事。”她仰起头,正对上他的一双极黑极亮而又带着焦灼的眸子。

    段奕往吉香阁里面看去,隐约听到里面有着男子女子不耻的声音,他微微蹙眉,“谁在里面?”

    “有人在不安好心。”她眸色一冷说道。“替死鬼。敢对你不怀好意的人,我便不会轻绕。”

    “先离开这里。”他道。

    两人出了吉香阁。

    段奕带着她到了一处僻静的宫苑里。

    他的脸色马上沉下来说道,“我之所以没有带你进宫,是想让你在家多多休息着,你怎么不听话进宫了?”

    云曦瞥了他一眼,“我哪有那样的娇贵?”

    “没有吗?”段奕眉眼含笑,俯下身来捏着她的脸颊,“昨天是谁睡到中午,起床后站也站不稳的?还要为夫抱着?是谁沐浴时说腰腿胳膊好酸痛,还要为夫帮着擦洗身子的?穿衣吃饭还要为夫来帮忙的?嗯?”

    “不知道!”云曦恼恨的咬牙,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她要不要将段奕这丫的揍一顿?她压低着声音说道,“王爷,这是在宫里,注意影响!”

    “嗯,曦曦说的对。”

    他看着她微红的脸颊微微一笑。

    “不过……”云曦的眼睫眨了眨,唇角一弯,冷笑道,“有些人的事还是要公开为好。比如吉香阁里。”

    “吉香阁里的人是谁?”段奕问道。

    “到时候就知道了,王爷只需将咱们的皇上,皇后还有一众臣子请到那儿就可以了,当然,淑妃娘娘一定不要忘记了。”她的眸中闪着狡黠。

    “好。这剩下的事,我来处理,你先在这儿休息着。”

    云曦环顾了四周,发现这里布置简单,却又不失高贵,空气里迷漫着一阵檀香味。

    “这是哪儿?”她好奇的问道。

    “太后在宫中的住所,瑞福宫。”段奕道,说着,他又拍了拍手掌,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嬷嬷从内殿走出来,“这是王嬷嬷,你有什么事可以叫她,你在这儿休息着,我一会儿再来接你回家。”

    王嬷嬷走到云曦的面前福了一福,“曦小姐万福。”

    “请起来吧。”她微笑着朝王嬷嬷抬了抬手。

    段奕扶着她坐下,这才转身出了宫苑。

    “曦小姐,您先坐着,老奴去端点心茶水来。”王嬷嬷温和说道。

    “你尽管去忙,我会自己休息。”

    王嬷嬷离开后,云曦想了想还是出了宫苑。

    有人今日闹了这么大的动静,她怎么能不去送一个祝福呢?

    ……

    段奕悄悄地回到了鸿宇殿后面的一处僻静的屋子。

    很快,三青便推门进来了。

    “主子。你找奴才?”

    段奕的眸色一沉,“嗯,你就说……看见本王进了吉香阁了,然后,再喊捉拿刺客,将羽林卫,皇上,皇后,及众臣子们都引过去。”

    三青点了点头,“是,主子。”

    ……

    淑妃捏着手指算着时间,估计事情已成了,她唇角一扬,心情大好。

    一个大宫女来回话,“娘娘,奴婢看见奕亲王进了吉香阁。”

    “嗯,本宫知道了。”淑妃的眸色一亮。

    她正要叫身边的余姑姑再去看看情况,就听三青来说道,“皇上,皇后娘娘,吉香阁里像是进了刺客。羽林卫的纪副统领已带人围住了屋子,请皇上示下。”

    “刺客?宫里怎么会有刺客的?”元武帝的神色一沉,“传旨,命纪恒捉活的!”

    “是!奴才明白。”三青飞快地离开了。

    淑妃的眸子一转,刺客?八成是不敢乱闯的羽林卫听到了里面的声音,而故意这么说的。

    她得意的笑了笑,“皇上,不如,大家一起看看那刺客?”

    “爱妃,刺客大多凶险,有什么好看的?”元武帝温和说道。

    淑妃的眼角微微一扬,说道“臣妾是想看看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闯进宫来,这样的人就得捉了游街再吊起来毒打一顿!再拉去五马分尸!”

    “哦,本宫也想看看呢。”刘皇后也附和说道。

    淑妃瞥了一眼刘皇后,腹诽道,这刘皇后什么事都跟自己做对,她要去看看,就让她看好了,看她支持的奕亲王是个什么样的狼狈下场。

    “刺客?”北疆公主一脸的惊讶,“皇上,难道是针对本公主的?如果这是样,本公主倒想亲手抓了他将他活活鞭打而亡。”

    “公主说的没错。”淑妃巧笑嫣然说道。

    “皇上,臣等也要看看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躲进宫里行刺。”一众臣子也说道。

    元武帝默了一会儿,对福公公说道,“那就摆驾吉香阁。”

    一众人很快到了吉香阁。

    羽林卫的副统领纪恒果真守在门口。

    “皇上,里面的人……”他一脸的纠结。

    要不要开门?怎么来了这么多的人?他只是发现了异样守在这里而已,这是谁告诉皇上了?

    “刺客呢?还在里面吗?”淑妃问道,眉梢微微扬起,闪着一抹得意。

    “刺……刺客?”纪恒眨了眨眼,“娘娘……”

    他欲言又止。

    淑妃越发觉得有鬼,她手一挥,“纪统领,开门!”

    纪恒犹豫了一下还是开了门。

    门一开,里面的声音就更是清晰了。

    众人面面相觑,这是怎么回事?

    刘皇后已冷笑起来,招手叫过嬷嬷将非要跟来看热闹的端敏带走了。

    这屋里,正上演着男欢女爱呢,她不想让未嫁的女儿端敏看见。

    而元武帝的脸直接黑了,怒喝道,“将里面的人给朕拖出来!”

    “是!皇上。”纪恒应道。

    淑妃这时忽然说道,“呀,刚才太监说奕王爷进了吉香阁醒酒,里面的人是不是奕亲王?”

    “淑妃娘娘问本王,有何事?”众人身后,一个清冷的声音忽然说道。

    淑妃扭头看去,只见段奕一身绯色衣衫穿得整整齐齐,正两眼似剑的盯着她,半丝儿醉酒的样子也没有。

    她心头一凉,计划落败?那里面的人又是谁?

    很快,纪恒带着三个羽林卫将一男一女从里间拖出来。

    众人一看二人,顿时惊得掉了眼珠。

    董菁的身上免强裹着衣衫,头发凌乱,白皙的肌肤上一片青紫,身上更是散着一股男欢女爱后留下的气味。

    而段琸,面色潮红,腰间裹着一件衣衫遮着重要的部位。

    他那蜜色肌肤上正流淌着的汗水,正向人们诉说着他刚才经过了一场怎样的酣战。

    元武帝的脸色气得铁青,咬牙怒道,“太子!”

    段琸一言不发,他抬头看去,正看到一抹紫色的身影缓缓走来。

    云曦神色淡淡迎上他的目光,唇瓣一张一合的说着什么。

    他的脸色旋即惨白。

    因为她的口型在说,“恭喜太子,又得一美人。”</dd>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