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列表 > 019章 剪了段奕的桃花枝 (错字已修)

019章 剪了段奕的桃花枝 (错字已修)

作品:毒女戾妃 作者:江舞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script>    女子的绿色裙袂被夏日的晨风吹得微微轻扬。{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她冷眉微拧看着前方剑拔弩张的二人默然不语。

    太子居然与段奕有着这么大的仇恨?

    看来,京城并不是她想象的那么平静,皇权之争,在看似平静的宫墙里,永远都存在。

    昨天在林中发生的事,她以为只是二人的小摩擦,太子才给了段奕一个栽赃陷害的警示。

    必竟那是太子,会对任何一个威胁着他储君位的同宗段氏子弟有着仇视排斥的心理。

    但谁想到,这二人今日竟只是为了一个人。

    而且,这二人的眼底都闪着杀意,都是那种不弄死对方不罢休的决然的杀意。

    让人有些费解。

    宁雨薇不禁微微眯起了眸子,对他们口中说的那个人起了几分好奇心。

    “郡主,咱们要过去吗?”侍女石英在她身后小声的问道。

    宁雨薇依旧没说话,而是转过身去,脚步匆匆地离开了这里。

    石英跟在她的身后也转过身来,她惊诧地问道,“郡主,你怎么不去救奕亲王?太子一脸的怒意,只怕奕亲王今日会有麻烦。”

    宁雨薇的脚步未停,偏头看了一眼石英,春柳眉微挑轻笑一声说道,“段奕有着皇叔的身份,却连这个听都未曾听说的太子也制服不了,他便不是我宁雨薇欣赏的男子,舍了也罢。

    而且,你没听见他们二人在争吵么?在说一个什么叫曦曦的人,听这名字,应该是个女子了,我也想看看那个女子是个怎么样的人,居然能让段奕痴迷得对外宣称自己是断袖,还拒绝所有女子靠近他三尺。

    所以,要救,也是那个女人来救!如果她不能给段奕处理麻烦,我宁雨薇再来出面,将段奕抢来不迟,因为,她配不上那霁月如辉的男子!”

    石英看了一眼宁雨薇未说话。

    她们家这位郡主,只爱世间奇男子,懦夫庸才,郡主都是不屑一看的。

    她心中微微一叹,心高的郡主好不容易看上一个奕亲王,对方却不搭理。

    奕亲王居然为一个女子痴等五六年,真为郡主的痴心空付不值。

    二人才走,宫巷的主道上,段琸忽然朝身边的护卫冷喝道,“拿下奕亲王!奕亲王居然敢闯入太子府谋刺本太子,而继而窥视皇位!他是想谋反!”

    随行的一二十个护卫马上抽出配刀来,朝段奕的马车扑过去。

    段奕坐在车内却不动,青一心下大急,太子能动刀,但他们不能,只有拿了马鞭子迎上。

    而这时,从另一条宫巷里走来一队轿撵,上面的人呵呵笑道,“太子殿下,你怎么一大早对自己的叔叔动手?还是下这样的狠招?可是有些大不敬哦!

    这要是在我们北疆,太子哪怕是储君,也是要挨罚的,难道世人口中的礼仪之邦的大梁,还不如咱们一个发明文字不足百年的马背民族?”

    北疆公主依素一身白衣,脸上蒙着面纱坐在四人抬的轿撵上,美眸轻眨,巧笑看着段琸。

    跟在依素轿撵一起走来的几个大臣也说道,“太子殿下,快住手!有话到朝堂上说,争论最好是请皇上定夺,奕亲王可是您的叔叔啊!咱们大梁一直是以孝至上,怎么能输给了只是大梁附属国的北疆?”

    这几人正是朝中的几个士大夫,还有一个史官,与太子的帝师太子太傅。

    段琸的眼神一冷,该死的,一大早的哪来这么大的谏官?

    “太子!住手!王爷不过是到太子的府上找他的一个婪宠,太子为什么要与王爷动这么大的干戈?太子,住手吧!”太子太傅忽然朝段琸跑过去。

    坐在马车里的段奕,神色微冷,悄悄地弹出一粒小石子直击太子太傅的小腿,老太傅的腿受不住疼,身子往前栽倒。

    而恰好段琸的护卫们正与青一在厮杀,没防到老太傅倒在众人中间。

    几个大脚就要踩上老太傅的身上时,段奕忽然从马车里跃出将老太傅救出,躲过了众人踩踏。

    “太子!”老太傅气得胡子一抖一抖,“太子这是想连老臣也一起杀吗?”

    “太子将来可是要登九五,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啊!”段奕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段琸说道。

    “那……那老臣不如现在就死!”太子太傅气得发着抖,“老臣教不了太子。请太子另请帝师。”

    段琸咬了咬牙,冷喝一声说道,“都住手!”

    他的脸上已不能用阴沉来形容,一群朝中老臣与北疆依素公主都看着他,若再对段奕强行捉拿,他的太子之位就别想安稳地坐着。

    这些捏着笔杆子的大臣,一人一篇文章,能将他活活气死,那口水更是可将他淹死!

    护卫们都纷纷收了刀又站到段琸的身后,青一则是哼了一声坐回了马车上。

    “早朝的时间到了,各位爱卿还是尽早的到鸿宇殿去吧。”段琸强忍着怒火,又恢复了脸上平静的笑容对几个臣子额首说道。

    “太子殿下请。”太子太傅抿着唇,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段琸。

    “太傅请。”段奕对太子太傅微微额首。

    清晨皇宫的一角,原来还是剑拔弩张的场面,因着北疆公主与一众臣子的到来,段琸为了护好面子,只好对段奕放行。

    一行人,一齐往鸿宇殿而去。

    宫巷里又恢复了平静。

    ……

    两个大宫女将头从一个月形的门洞里探出来,左右看了看发现没人后,才一齐走出来,都拍了拍胸口长出了一口气。

    其中一人说道,“红玉,吓死我了,我还担心着奕亲王呢,要是王爷有事,曦小姐可得伤心了。”

    另一个宫女点了点头,道,“是啊,绿玉,你说太子为什么跟奕亲王吵了起来?他们口里说的曦曦是谁?”

    “曦曦?”红玉停了脚步,惊得睁大双眼说道,“会不会是……曦小姐?”

    绿玉眨了眨眼,“这京中的女子还有谁的名字带着一个曦字?除了曦小姐,再没人啊。”

    两人一边走一边聊着天,冷不防在拐弯时撞到一个人的身上。

    红玉手里刚剪的花枝更是落了一地。

    “蠢材,眼瞎了是不是?往哪里走呢!”一个宫中女官模样的女子厉喝一声,扬起手巴掌朝二人的脸上扇去。

    啪!

    红玉与绿玉的脸上各着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两人吓得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董……董尚宫……,奴婢们不是有意的……”

    董尚宫董菁扬了扬眉,冷笑道,“你们在这里干什么?一大早不去干活,躲在这里鬼鬼祟祟地非议主子!身上的皮痒痒了是吗?还是想到慎刑司去洗马桶去?”

    她弹了弹身上崭新的宫装,一脸戾色。

    这两个冒冒失失的蠢婢居然将花粉弄到她的杏色裙子上来了,该死的!

    她还准备穿了这身新衣去见奕亲王,这下可好,又得回去换了,又要耽误了她的时间。

    “不……不是的……,奴婢们只是路过这里。”

    董尚宫冷笑一声,“哼,本尚宫看你们就是故意的,现在,你们两人给我互相扇耳光,打满一百个才准走!对方的脸上不见红印子不见肿起来,则要多罚一百个巴掌!”

    红玉与绿玉吃了一惊,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只得对打起来。

    而且,还不能将对方打轻,否则自己得加倍罚。

    这个董菁,真是好狠毒,红玉与绿玉暗自咬牙却不敢发作。

    董菁有品阶,而她们二人只是卑微的宫女。

    一百个耳光打完,刘皇后身边的两个大宫女白皙的脸上已是红肿一片。

    红玉的嘴角更是被打出了血。

    绿玉的鼻子则是打破了皮,鼻血吧哒吧嗒往下滴。

    董菁看着二人一脸狼狈,心情大好地点了点头,“行了,你们继续干活去吧。”然后,她一手扶着发髻,一手扶着小宫女的手扬长而去。

    红玉看着董菁走远后,与绿玉互相搀扶着站起身来。

    她望向董菁的背影咬牙低骂道,“她神气什么啊,假贵妃倒台后,她马上拍起了淑妃娘娘的马屁,靠着拍马屁上位的人,有什么了不起的?

    一个长到二十岁也没被皇上临幸过的女人,得瑟什么?不过是一个半老宫女罢了!哼,比咱们还老还丑!”

    绿玉正在捂着流血的鼻子,她安慰红玉说道,“算了,红玉,走吧,这茉莉花枝被她撞坏了,咱们只得再回御花园重新剪了,皇后娘娘可是等着用呢。”

    两个婢女互相帮对方整理好了发髻后又转身往回走,到了御花园。

    清晨的茉莉花开得芬芳扑鼻。

    二人正拿着小剪子剪花枝,这时,她们忽然听到身旁的花墙外有人在说话。

    红玉与绿玉悄悄地走过去,矮着身子偷听起来。

    “董菁,你说的可是真的?刚才,奕亲王对太子无礼了?”这是淑妃的声音。

    只听董菁说道,“娘娘,千真万确呢,好多人都看见了!太子殿下的脸当时就沉下来了,但是,因为有十几个大臣正与北疆公主走来,太子为了顾及身份才对奕亲王放了行。”

    红玉与绿玉互相看了一眼又继续往下听。

    淑妃恶狠狠的声音传来,“奕亲王?他居然胆大的同太子公然作对?本宫绝不轻饶!他昨晚还带人砸了太子府,如此猖狂之人,不让他吃吃苦头,本宫难以咽下这口气!”

    董菁又说道,“娘娘,可是奕王爷她是臣女的……,娘娘你得手下留情啊。”

    “放心,不会让他死,只是让他吃点苦头而已。”

    淑妃笑了一声,“这事儿成了以后,本宫会向皇上求情,将你许给段奕做侧妃,到时候你再想办法爬到正妃之位,以你的家世,做个正妃也是可以的。只要你掌握了奕王府的一切大权,便是帮着本宫除了一根心头刺。”

    董菁马上回道,“多谢淑妃娘娘相助。请娘娘吩咐,董菁该怎么做?”

    “你只需这么……”

    两人说话的声音越说越低,红玉与绿玉将耳朵贴在墙上听也没有听出来。

    又过了一会儿,只听墙里面的淑妃说道,“好了,你速速去办好这份差,因为北疆公主进宫递国书,段奕作为皇室宗亲,一定会作陪,会有大半天的时辰都在宫里头,所以,得好好利用这个时机。”

    “是,娘娘,臣女这就准备去。”董菁答道,声音里透着欣喜。

    红玉与绿玉继续听了一会儿,发现里面再没有声音传出来,猜想必定是董菁与淑妃已经离开了。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匆匆收拾好剪好的花枝悄悄地离开了这个地方。

    她们走到一处空旷的地方。

    看看前后都无人,绿玉说道,“红玉,这董菁居然想着害奕亲王,还想着做奕亲王的侧妃,她有什么资格?

    她不过是个墙头草的女人,将假贵妃藏在宫中的财物全部翻出来给了淑妃,淑妃才用上了她,不然,她早就同凤鸾殿的其他宫女们一样,被打入冷宫干着粗活去了。”

    红玉点了点头,冷笑说道,“谁说不是呢?绿玉,她居然罚了咱们一百个耳光,这口气怎么能咽下?咱们得让她吃吃苦头。”

    绿玉压低了声音问道,“红玉,你有什么好法子?她可是有着品阶的女宫,咱们两人不过是皇后身边的大宫女,虽然也受皇后娘娘的信任,但,皇后娘娘可不会为了咱们去罚董菁。”

    红玉的眉梢扬了扬,“绿玉你忘记了,皇后娘娘不会管咱们,但咱们的身后不是还有曦小姐吗?那董菁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想做奕亲王的侧妃,她有没有问过曦小姐?”

    绿玉的眼睛一亮,笑道,“对,红玉,你说的没错,董菁还想着害奕亲王,这件事情一定要说与曦小姐听,另外,还要说与奕亲王听,让董菁的侧妃梦落空。”

    当下,两个宫女商议好了,先将剪好的花枝送回了锦华宫,红玉则找了个借口请求出宫。

    这二人都是刘皇后身边的大宫女,平时也常常出宫采买,手里有着出宫门的腰牌。

    刘皇后身边的大嬷嬷想起端敏郡主一直念叨着豆香坊的糕点比宫里头御厨们做得味道要好,便让红玉带些最新的糕点回来。

    因此,红玉出宫时倒是没费什么力气。

    她事先就已打听好了谢府的地址,雇了一辆小马车匆匆而来。

    谢府的原二夫人与谢老爷和离后,仍住在谢府隔壁的事,京中的人认识他们的人都知道。

    虽然夏宅没名气,但谢氏长房的老宅子,一问便打听到了。

    红玉的马车刚刚到夏宅前,夏宅的门便开了。

    云曦从里走了出来。

    一身斗篷遮面的红玉飞快地跳下马车,大步朝云曦跑来,老远就喊着,“曦小姐,奴婢有重要的事同你说。”

    云曦一脸惊讶,红玉与绿玉是刘皇后身边的人,她第一次进宫时,对两个宫女软硬皆施,收到了自己的名下。

    而这时,红玉竟然跑出宫来了,还是这副怕让人看见的模样,必是有大事。

    云曦朝她点了点头,“进宅子里说。”

    红玉跟着云曦进了夏宅,青裳马上关了院子门。

    云曦转身看向红玉,只见这宫女神色焦急,她微微眯起眸子问道,“红玉,你怎么出宫来了?是不是宫中有什么事?”

    “曦小姐。”红玉看了一下青裳与守院子的两个小厮,一脸的谨慎。

    云曦道,“这是我家里,不会有人供出你的,你放心好了,尽管说,到底出了什么事?”

    红玉这才松了口气,说道,“曦小姐,你快进宫去吧,淑妃与那董尚宫不知道设了个什么计谋想害奕亲王,淑妃答应董菁事成后,让皇上下旨将董菁送与奕亲王做侧妃。”

    云曦眼神一眯,董菁?“这董菁是什么人?”

    “回曦小姐,董菁是东平侯夫人的娘家侄女。以前是假贵妃身边的女官,帮着协理宫中事宜的,假贵妃倒台后,她供出了假贵妃藏在宫中的所有财物与假贵妃安在宫中的眼线,因此,淑妃对她另眼相看,没有罚她,依旧让她做着尚官,现在是协助淑妃管着后官的杂事。”

    东平侯安夫人的娘家侄女么?

    云曦弯着唇角轻轻一笑,对红玉说道,“好,你今天表现不错,以后都这样,我自然不会亏待你,以王爷的能力,他一定会让你早日出宫与家人团聚。青裳,看赏!”

    青裳递上一个沉沉的荷包给了红玉。

    红玉伸手接过,心中更是大喜,曦小姐果真大方,她没有跟错人。

    她扑通一声跪下了,“多谢曦小姐,只要红玉能早些出宫,曦小姐让奴婢做什么都行。”

    云曦将她扶起来,“你且先回宫去,那董菁么,不要惊动她。我一会儿进宫去。”

    红玉走后,云曦没有出府门而是转身往曦园里走。

    青裳紧跟在她的身后,“小姐,你不进宫吗?都有人在算计王爷了,咱们应该狠狠的收拾她一顿。”

    云曦扭头看了一眼青裳道,“你们王爷也真是的,上回进宫时,她将我脸上涂抹得一团黑,别人都以为我是个丑八怪,这是为王爷叫委屈呢,所以,但凡是个女人都打起了王爷的主意。我今日,要将她们比下去。”

    青裳一听眼睛顿时一亮,笑道,“对,小姐的容貌本来生得就美,都是王爷想法怪,也不知王爷怎么想的,总将小姐的模样藏起来。”

    二人回了曦园,云曦打开衣柜门开始挑选衣衫,选了一件样式最复杂最时新的羽纱裙出来。

    青裳帮她穿戴好后,又重新挽发。

    云曦在首饰盒里翻了翻,选了一件镶有九十九颗紫玉宝石的飞凤钗戴在头上,又挑了一副东珠耳环,与一对扭金丝的赤金镯。

    她还取出脂粉在脸上上了一层薄薄的妆。

    一番梳妆完毕,青裳惊得睁大了双眼。

    云曦站在镜子前,前后左右地看着自己,“有什么不对吗?”她挑眉问道。

    “没有!”青裳说道,然后咧嘴一笑,“小姐一向不爱配戴过多的饰物,也不爱抹胭脂,殊不知,这样认真的打扮一下,京中就无人能比了。看那些敢窥视王爷的女人还好意思同小姐抢王爷?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的丑模样。”

    云曦将银链缓缓的挽上手腕,斜睨着眼看着青裳道,“不是有个京中第一姝长宁郡主么,青裳,她也比我丑么?据说,王爷认识她多年了。”

    青裳一怔,“小姐……你……你知道她?”

    云曦淡淡一笑,未说话。

    青裳有些急,“小姐,那个女人哪里比得了小姐?”

    云曦笑了笑,“你这丫头急什么?我同王爷什么关系?哪是旁的女人能轻易插入一脚的?我只是好奇罢了。”

    她拂了拂袖子转身往屋外走,浅笑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冷芒。

    段奕这棵烂桃花树,到底招了多少蝴蝶?

    她很忙好吧,居然还要抽空给他剪桃花枝?</dd>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