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列表 > 017章 对后位不感兴趣
    段琸的身子晃了晃,脸色也变得惨白,看向她的脸时两眼微眯。龙|坛|书|网w w w. longtan shuw .com

    她的衣领微微敞开了一些,锁骨那儿,分明有个暗褐色的牙印。

    牙印?

    段奕的下巴处也有个牙印!

    “不,曦曦,你在骗我!”他的嘴唇在颤抖着,“你在骗我!”

    他歇斯底里地大声吼道,如疯子一般冲向床上,拼命撕扯着她的衣衫。

    果然,从脖子到胸口,再到腰际,再到大腿内侧,全是斑斑点点的青紫。

    而那些青紫,如一根根的毒刺直扎他的双眼。

    他的身子在颤抖。

    被人这般折腾,云曦的脸迅即怒得通红。

    她整个人裸露在床上,如一条待宰的鱼。

    她咬牙冷笑,“太子殿下,这些痕迹便是你小皇叔的爱抚,身上的青紫是他昨晚上掐的,我与段奕已有了夫妻之实,我便是你的婶婶了。你却对我这般无礼,就不怕世人耻笑?”

    “我不信!”他的嘴唇抖了抖,眼底闪着戾色,“你在故意地刺激我,你住到奕王府也不是第一天,为什么到现在才……,不可能!曦曦,将来我登九五,我的后位会为你留,你只能嫁我!”

    云曦的唇角扬起,浮着冷笑,“太子殿下!我为什么要骗你?爱便是爱了,为什么要装?要藏?我的身上已没了守宫砂!

    我已经是他的女人了!你这般纠缠无礼,只会招来鄙视!对你没有好处!”

    “不可能!”他扯开她破烂的袖子,果然,右臂那儿光洁一片。

    他的神色一暗,颓废的坐在地上。

    但旋即,他的眸色一亮,盯着她的脸说道,“曦曦,我不在乎你是不是处子,我只要你这个人。你说你喜欢段奕,你就那么信任他?你认识他多久?你了解他的过去吗?

    你可知他从十三岁时起就不住在京城,四处游走,而去的最多的地方是北地,而北地那儿住着京中第一姝——镇远侯的长女长宁郡主宁雨薇?

    宁雨薇喜欢段奕的事,虽然在京中没人知道,但在北地那一带,在整个镇远侯掌管的兵将中,谁人不知?长宁郡主十八岁未嫁人等的便是段奕。

    而且,段奕还认识北疆的依素公主,依素公主今日已来京中,前去迎接她的便是段奕!他的这些事,你都清楚?他的断袖分明是装的,他只是装给你看!”

    云曦没看他的脸,而是微微眯着眼看向屋角,不说话,表情一片清冷。

    段琸走向床榻,伸手去抚她的腰身。

    “假如你死遁了……,世上便没有了谢云曦,你可以做回谢婉,……我的未婚妻。”

    不待他的手靠近,云曦忽然一个翻身,将残破的衣衫往身上一裹。

    又趁着段琸惊诧分神的当头,朝他的心窝狠踢去一脚。

    这一脚,她用了十成的力道。

    “段奕好与坏,和你没有关系!”

    她冷笑一声,跳到床下飞快地朝屋外跑去。

    段琸没防到被点了**位的她竟然忽然能动了,所以没想到她会踢他一脚。

    这一脚踢得段琸的心口一阵钻心的疼,口里更是溢出一丝腥甜。

    他飞快地咽了下去,也马上跟着她朝外跑去。

    云曦刚到院中,段琸纵身一跃跳到她的面前拦住了她的去路。

    他讶然地看着她,“你居然能自动解开我点的**位?”

    就在他一直说着段奕的旧事的时候,她便偷偷解开了。

    她发现她的身体里藏着无尽的潜能,只是她一时没有发现而已。

    被段琸捉住,她不能等死,她必须自救,没想到,通过意念她竟然真的能动了。

    “太子殿下!”云曦退离他两步,微眯起眸子,唇角微扬,“你也要学那登徒子污辱良家女子吗?这天下多少女子可以供你享用?你问什么追着我不放?还是别的男人的女人?还是你的长辈?”

    “曦曦,我只是想跟你说说段奕的真实面目!”

    “不需要!”她冷笑道。“你是你,我是我,我的死活好坏都跟你没有关系了!”

    “曦曦,你不可能这么短的时间内喜欢上段奕,我们认识的时间长,我们认识了十一年!这里,还有你当初写给我的信,你看,我拿来给你看。”

    他从袖中取出一封信来,张开在她的面前。

    但她的眼神却是半丝儿也不看去一眼。

    云曦摇头,讽笑道,“段琸,你可知道,元康十五年秋,我便与段奕相识了。而那时,我还没有认识你吧!

    他在救我护我疼我的时候,我们躲避仇人追杀一路逃亡一路相互扶持的时候,他说这辈子娶不到我也会等到下辈子的时候,你又在哪里?

    你在同谢大小姐私会!借我的婚书好娶她!与谢尚书合起伙来将我骗到京城,所以,你我之间还说什么?”

    她口里说着话,而脚步正悄悄地往院墙边移。

    段琸的嘴唇动了动,脸色更加惨白。

    云曦见他又开始分神,脚尖飞快地一点朝院墙上跃去。

    “曦曦,段奕真的在骗你!你为什么不相信我?”段琸马上追了上去。

    两人一前一后落在墙外。

    宅子一旁的小巷穿过去便到了主街。

    段琸的动作比他快,眼看已到了她的身后,忽然,从街角飞快地奔来一匹马。

    明亮的月色下,只见来的那人一身天青色长衫,阔袖飞扬。

    他见到一前一后追赶的二人,口里还“咦”了一声。

    “太子殿下,这么晚了你这是……”他勒住了马缰绳,挡在二人的面前,又看到了云曦,更加惊讶地说道,“曦小姐,你怎么在这儿?你怎么这副样子?”

    来的人正是段轻尘。

    他的目光落在云曦的身上,神色微不可察的一暗。

    清丽脱俗的女子,居然跟个花子一样了。

    头发凌乱不堪,那一身衣衫已被人扯得一条一条,勉强能遮住身上的肌肤,脚上已没了鞋子,穿着袜子站在石板路上。

    万幸的是此时已快三更天,街市上除了他们三人再没有旁的人经过。

    而段琸的脸顿时怒得一片铁青,该死的段轻尘怎么会在这儿?

    云曦看到段轻尘也是一阵惊讶。

    她冷笑道,“睿世子没看出来吗?太子殿下要对本小姐图谋不轨,他堂堂一国太子,居然敢对未来的婶婶起了非份之想!这可是有悖**!”

    “太子殿下!”段轻尘坐在马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段琸,一改往日平和的神色,冷冷说道,“太子殿下,曦小姐过不了多久便是你我二人的婶母,你难道不知?”

    段琸咬牙忍着怒火,“本宫并没有对曦小姐做什么非礼之事,只是想同她说说奕亲王的事。”

    段轻尘的眸光清冷,“奕亲王的事,也应是她与奕亲王之间的事吧,和太子有什么关系?”

    段琸看向段轻尘怒目而视。

    云曦微微眯眼看向段轻尘,这个时候他怎么会在这儿?他不是在别院里抚琴的吗?

    “曦小姐要回家吗?轻尘愿送你一程。”段轻尘朝云曦俯下身来,伸出右手。

    云曦微微一怔,没有扶他的手,而是身子一跃,跳到他的马背上,坐在他的身后。

    “那有多谢睿世子相送了。”她道。

    “曦曦——”段琸的脸色一变,“你怎么认识段轻尘?”

    “这不关你的事!”云曦扭过头去。

    段轻尘这时轻笑一声,道,“太子殿下,你愿意轻尘明早向皇上递上折子,说你今晚非礼了一晚良家子吗?哦不,还是不要递折子,直接在朝堂上说吧。”

    “段轻尘!你在毁她的名声!”

    “毁她名声的是你!”段轻尘的眉梢微微一扬,再不看段琸,策马扬鞭子离去。

    该死的段轻尘!

    段琸的眼中怒得冒火。

    一路疾驰,二人很快到了段轻尘的别院前。

    云曦当先跳下马背。

    她朝他微微额首,“多谢睿世子带云曦一程。”

    说完,她转身朝夏宅的府门走去。

    段轻尘忽然说道,“曦小姐这身模样回家,夏夫人和枫公子看到了作何想法?”

    云曦的脚步一顿,往身上看去,眸色顿时一沉。

    破破烂烂,一条一条,再加上她头发凌乱,指不定别人会怎么想。

    她回头看了一眼段轻尘,道,“我悄悄地翻墙进去。”

    段轻尘也翻身下了马,说道,“轻尘刚才出门时,看到一个着一身红衣的二三十岁的妇人进了你家,她走路轻盈,像是个会武的人,她也发现不了你?”

    红衣的妇人?姑姑?

    云曦的脚步一顿,从头上拔下一只发钗,望向街对面不远处的那一排民舍,她微微挑眉,“看来得找个地方借一身衣衫了。”

    段轻尘的目光望向她手上的那只发钗,微微一笑,“曦小姐为何要舍近求远到别人家冒险借衣?轻尘的妹妹也放了不少衣物在别院里,曦小姐不如去挑一件?穿戴齐整了再回家也免得你家人担心你。”

    云曦望向他微微拧眉。

    见她犹豫着,段轻尘微微一笑,温和说道,“难道曦小姐还怕轻尘像太子那般无礼?”

    “怎么会?云曦只是想不到轻暖郡主也会来这里住。”她微笑道,“那么,就叨饶睿世子了。”

    “咱们是邻居,你何必这样客气?”他笑了一笑。

    段轻尘牵着马往别院走。云曦跟在他的身后。

    二人进了别院,段轻尘将马系在院中照壁后的一棵树上,又随手取下树上挂着的一盏灯笼。

    他回头看向云曦,浅笑的脸上,笑容忽然一收。

    刚才在外面,因为月色朦胧他并没有看清她的模样。

    此时,明亮的灯笼光照射下,面前女子残破的衣衫遮不住她如雪肌肤上的片片青紫。

    这番模样分明是——

    他的神色陡然一暗,“曦小姐,你——难道被太子,他占了你的——”

    云曦正对段轻尘的别院打量着,听他问忙回过头来,脸上略有些不自然,摇摇头道,“没有,只是衣衫被扯破了。”

    段轻尘的神色这才一松,“是轻尘多虑了。走吧,我妹妹的院子在里面。”走了几步他又回头道,“曦小姐,院中虽然宽敞,但路上铺的都是小鹅卵石,仔细脚下,别摔跤了。”

    云曦拢着残破的衣衫离着他五六尺远,看了他一眼,点头道,“多谢。”

    段轻尘手里提着一盏荷花琉璃灯,照着他天青色的衣衫,微微染一层浅浅的光晕。

    这个人——

    云曦发现她怎么也看不懂他。

    宅子看起来比夏宅要大上许多,但房舍少。

    院中四处蓊绿,除了花木就是假山亭阁,走了小半个时辰后,才看到前方有一处院落,里面有幽幽的茉莉花清香飘来。

    段轻尘推开了院门走进去,一间屋子一间屋子将烛火逐个点亮。

    他又指着最里面的一间说道,“那里有一柜子的衣物,全是轻暖的,大半都是新的。你去取一件吧。你也不用担心有人来。这个宅子并没有配仆人。”

    云曦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多谢了。”

    她提裙朝里屋走去。

    不用段轻尘提醒,她的神识已感知到了,从宅子门前一路走来,除了她与段轻尘,的确再没有第三人。

    进了里间,她关上屋子门,发现屋子比曦园的卧房还要大上两三倍,桌上燃着的一只蜡烛照得一室明亮。

    她原以为衣柜最大不过是她的十二开门那般大,谁想到一整面墙都是衣柜做的。

    她随手拉开一扇柜门,里面的衣物让她不禁大吃了一惊。

    只见大衣柜里,全是白色的女子衣裙,有月牙白,银白,珍珠白,素白这几色,而且面料用的都是上层,衣衫上的刺绣更是精美,件件价值千金。

    她又拉开了另外的柜门,全一样,白色的衣裙。

    一排墙壁过去,二十四扇柜门全打开,放眼看去,一片惊心的白。

    她粗粗的数了数,四个季节的衣衫居然有四百多套。

    云曦微微眯眼,貌似段轻暖并没有穿过白色的衣裙,可这些又是谁的?而且还是这么多?四百多套,穿一辈子吗?

    而且全是崭新的?

    她随手取了一套夏季的雪锦丝纱裙穿上了,大小居然正合她的身。

    屋中的桌案上有一面铜镜与一只象牙梳,她走过去坐在镜前想重新挽发,竟发现那只发钗遗落了。

    她记得在府门前时还想着拿着去换衣物,这是掉在这所宅子里了?

    云曦走出屋子,看见段轻尘正站在院中仰首看月亮。

    天青色阔袖低垂,若大的院中,孤寂一人。

    她的心中跳出一个词来:落寞。

    大约感觉到身后有人,段轻尘低下头转过身来,原来微笑着的脸在看到一身白衣的云曦时,竟怔住了。

    那女子,仿若坠落尘世间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及膝墨发散在身后,眉目如画,脸上是干净如水的淡然,目光中没有悲,没有喜,没有忧,没有怒。

    他心头一惊,朝她紧走了两步。

    云曦却开口说道,“睿世子,我记得轻暖郡主从未穿过白衣,怎么这儿会有一屋子的白色衣裙?”

    段轻尘一怔,脸上惊异的表情又淡了下来,“嗯,准备给她的,只是她的衣物太多,想必她忘记了。”

    她抬头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又低着头往来的路上一路寻去。

    “曦小姐丢了东西吗?”段轻尘跟在她的身后问道。

    “一只玉钗,戴了有些年头了,刚刚在你家院门前还在头发上,进了屋里后,发现不见了。”

    段轻尘望向她的背影,微微一笑道,“不过是一只发钗,若真的掉在轻尘的家里,明早天亮后,轻尘帮曦小姐仔细找找,但现在都三更天了,曦小姐还要找吗?你忽然不见了,想必你家中已闹翻了。”

    云曦赫然转身抬头看了他一眼,“对,我得回家了,今晚,多谢睿世子送衣,云曦先告辞了。”

    她朝他偏头一礼,快步朝前院走去。

    段轻尘看了她一眼,也跟在后面。

    两人一前一后,走得很快,都未说话。

    经过一处亭子时,云曦看见那亭中的石桌上放着一张琴。

    她微微眯起眼眸。

    这院中只有段轻尘一人,难道刚才的琴声真的是他抚的?

    “睿世子。”她偏着头看向段轻尘,问道,“二更天的时候,我听到你这宅子中有琴声传出,是世子抚的琴吗?”

    段轻尘迎上她疑惑的目光,微微一笑,点了点头,“是轻尘抚的琴,看到一张古琴,便信手试了试琴弦,没想到惊动了曦小姐。”

    云曦看了他一眼,没再问而是转身继续向前走。

    段轻尘,问他事情,他也不会实说,还不如不问。

    比如他的未婚妻,比如他几次与她的“偶遇”,他都是含含糊糊的敷衍着。

    不多时,她已经走到了宅子门前。

    云曦正要伸手拉院门,身后的段轻尘忽然说道,“曦小姐,这身白衣只借你穿一晚,不是轻尘不舍得送你,而是——白色不适合你,你可以穿藕色,浅紫,朱红各种色都可以,不要穿白色。”

    她扭头看向他,男子的神色凝重,正一瞬不瞬的看着他。

    “为什么?”她问,眼神微眯。

    “白色不祥!”他道,又发现云曦的神色忽然大变,他马上又展颜笑道,“你不是马上要大婚了吗?为什么还穿得这么素?应该穿喜庆的颜色。”

    她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多谢提醒。”

    云曦凝神听着外面的动静,发现街市上没有任何声音后,这才开了门,快步走了出去。

    段轻尘的手里拎着一只灯笼,灯笼光将他的影子拉得瘦长,在看到云曦的身影跳入隔壁夏宅后,他才关了门。

    夏宅,一家子都未睡。

    夏玉言与桂婶坐在正厅里,朱雀与谢甜则守在她的一旁。

    “找到小姐了没有?”但凡外间有人进来,夏玉言都要问上一句。

    小丫头四月摇摇头,“枫公子与两个管家还没有回来呢。”

    忽然,坐在一旁的谢甜眼神一眯,飞快地跑到院子里,她手中长长的红绸朝屋顶上的一个人卷去。

    一个白色的身影翩然落下来。

    “姑姑,是我。”云曦躲开了她的绸,身子一翻跳在地上。

    谢甜眨眨眼,怒道,“你这鬼丫头,有门不走却爬墙,还穿得一身白,姑姑以为是鬼呢!”

    院中二人的说话声,惊动了正厅里的夏玉言。

    “桂婶,我怎么听着是小姐的声音?”夏玉言快步走到院中,发现果真是云曦在与谢甜说话,她心中这才松了一口气。

    云曦也看到了夏玉言,她笑着朝夏玉言伸出手去,“娘。”

    夏玉言将她上下左右看了看,凝眉道,“刚才,白虎与玄武都说你在咱家门前被人掳走了,娘一直在担心你。”

    云曦微微一笑,“没有被人掳,是……一个熟人,带我同他一起赛马。这不,赛完就回来了。”

    夏玉言一脸的狐疑,“是谁?这大半夜的赛什么马?”

    云曦的眼睫眨了眨,说道,“女儿前几日认识的一个手帕交,娘你不认识的。”

    “是吗?”夏玉言还是一脸的不相信。

    云曦又道,“当然是的。前些日子,女儿不是与一众高门小姐到了富春山游玩吗?遇到了山贼,是女儿与青衣吟霜救了她们啊,就这样认识的。”

    夏玉言将信将疑。

    “好了,娘不要多想,桂婶,快扶娘回去休息着吧。”云曦将夏玉言推向桂婶。

    “是,小姐。”桂婶扶着夏玉言离开了。

    将夏玉言安抚好,她又吩咐着朱雀到府外寻谢枫青裳等人回家。

    谢甜一直没说话,而是抱着胳膊眨着眼看着云曦。

    等众人都散去后,谢甜这才拉着她到了曦园。

    “丫头,你在撒谎,朱雀跟我说,你明明是被一个黑衣的男子劫持走了。你还冲那人发着火气,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在你家门口劫持你?跟姑姑说,姑姑去收拾他!”

    “皇权,姑姑斗得过吗?”云曦看向谢甜,冷然一笑。

    “皇权?太子还是老皇帝?”谢甜眯起眸子。

    “姑姑。不管是谁,都不是我们能一朝一夕报得了仇的。”她又道,“姑姑来了就不要走了,云曦想学你的本事,下回再有人欺负云曦,便自己来收拾他!”

    谢甜点了点头,“好,姑姑教你。只是今天已晚了,从明天开始。”

    谢甜在夏宅住下。

    云曦自己回了曦园。屋中还亮着烛光。

    她抬手推门时,看到自己身上白色的袖子,心头陡然一抽,快步走进了屋内。

    她立于镜前,一身白衣的她显得是那样的陌生。

    其实,梁国的许多年轻女子都爱穿一身白。

    白如玉兰,白如莲花,白如水仙,清丽秀雅,为什么到了她的身上竟是——不祥?

    她退了白色外衣又换回自己的一身紫衣。

    ……

    吟霜跟在白虎与玄武的身后寻着云曦,青裳则是到了段奕的府邸是报信去了。

    夜晚人少,寻起人来倒也快。

    很快,朱雀就找到了他们。

    “都不要找了,小姐已平安回家了。”

    “小姐没事?”吟霜这才长出一口气。

    “哼,我一定要问问小姐,是谁欺负着小姐,这胆子肥了吗?”白虎与玄武愤恨说道。

    “你们回去后不要说小姐被掳之事。”朱雀提醒他们三人道。

    “哦,小姐是怕有人坏她名声?嗯,那么就不说好了。”白虎点了点头。

    “小姐是担心夫人乱猜想,但小姐却让咱们以后多多留意太子。”朱雀说道。

    “太子?”三人互看了一眼,“难道晚上劫持小姐的是太子?”

    ……

    段奕回了府里,独自坐在曦园的草堂里看了一会儿月亮后,又到了书房。

    他从抽屉里取出一份名单,名单上写满了批注。

    正是朝中所有官员的人名表。

    段奕盯着人名表微微出神。

    而这时,青一则飞快地跑了进来,“主子,曦小姐在夏宅门前被人劫走了。”

    段奕闻言赫然起身,眸中杀气一闪,“怎么回事?谁这么大胆?”

    青裳站在门口,递上那柄云曦掉在路上的匕首,“主子,看不清,是个黑衣男子,那人动作很快,眨眼便不见了。”

    黑衣男子?段奕的脸色阴沉,一言不发大步往外走。

    朱雀通知了吟霜白虎玄武云曦已回府后,又马上到了奕王府。

    他看见段奕黑沉着脸走出书房,飞快地迎上,“王爷,小姐已平安回府了,有谢小姐陪着,王爷不用担心。”

    她回府了?段奕心中松了一口气,但脸色依旧阴沉,“朱雀,她是被什么人掳走了?”

    朱雀摇头,“小姐不说。”

    段奕微微眯起眸子,默了默说道,“本王知道是谁。今天晚上,他居然惊扰了本王的好梦,本王便也不会让他有好梦。”

    青一忙问道,“主子是谁?”(xt. 就爱网)</div></dd>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