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列表 > 015章 密林里的诡计
    云曦正要睡着时,耳中便听到一阵脚步声响,由远而近进了里屋,很轻,很快。龙'坛'书'网w W w.LONGtanshuw.COM

    不是两个丫头也不是段奕的。

    她翻了个身,才睁眼,床帐便被人扯开了。

    一身火红衣裙的谢甜将头伸进帐内,长长如蝴蝶般翅膀的眼睫毛下,是一双狡黠的秋水眼眸。

    三十出头的年纪却有着二十出头的容貌,还有着十来岁小女孩的调皮笑容。

    这样闹腾的姑姑为什么不会让古板的舅舅烦?

    云曦心中很是不解,又看到谢甜不怀好意的笑。

    她的脸迅即一沉,“姑姑,我在睡觉。”

    谢甜往她脸上左右看了看,眉毛一扬,然后挤到床上躺在她一旁。

    云曦见她笑得贼兮兮,脸色一黑下意思地往床里躲。

    谢甜却拽着她的胳膊,笑呵呵的说道,“过来,侄女儿,跟姑姑说说你昨晚上圆房的事,谈谈感觉。”

    云曦的耳根一红,不说话,她就猜到姑姑不会问好的话。

    “让我猜猜看,你俩晚上大战了几个时辰?”

    云曦:“……”

    “还是,一直到天亮?听丫头们说,你俩一个时辰前才起床?这么说从前晚的二更天一直到今天中午,你们都在酣战?啊,我侄女儿就是威武霸气!不给姑姑丢脸。”

    云曦一脸黑线,她根本不是,她一点也不想,很疼很疼,她是被段奕喂了那颗合欢散,差点累死她了。

    “怎么不说话?”谢甜拍拍她的脸,看着一脸怒气的她笑呵呵说道,“不过,好吃的东西不能多吃。我看啊,你还是回家住吧,让小奕儿干着急的等着,谁让他一直冷着你?得好好的罚罚他。”

    说着,也不容云曦说话,她伸手朝云曦一拍。

    云曦只觉得脖子一酸,身子便软得没了力气,只拿眼无可奈何的看着这位做事不着调的姑姑。

    谢甜开始在屋中的衣柜里翻腾,很快便找了一身衣衫套在云曦的身上,然后扛了她就走。

    在院子里,二人遇到了青裳与吟霜。

    吟霜看了一眼谢甜,只屈膝福了福,“谢小姐。”

    而青裳的神色却慌了,“师……师祖,您这是带着曦小姐去哪?”

    “回家。”

    回……回家?

    青裳一怔,还没来得及多问两问,谢甜已带着云曦跃上屋梁,片刻就不见了踪影子。

    她长长叹了一口气,抱怨说道,“师祖的怪脾气又犯了,主子跟曦小姐好上了,她还故意的分开他们。”

    “她是为了曦小姐好,你知道什么啊?”吟霜白了她一眼走开了。

    青裳眨了眨眼,快速的跟上吟霜的脚步,追着她问道,“什么叫为曦小姐好,说说看。”

    吟霜进了里屋铺床,口里说道,“小姐身上背负着许多事情,她不能被王爷养成一只金丝雀,将来会害了她。谢小姐将她带走也好。”

    青裳一手环胸,一手托着下巴,“我还是不明白。你就不能说个清楚?”

    吟霜铺好了床,一边勾着帐子,口里一边说道,“曦小姐的母亲身份复杂,既是南诏国逃掉的圣姑,又是尹国郡主。当年南诏国灭了尹国前,老国主将倾国的财富都留给了她。

    而雅夫人又将财富给了曦小姐,南诏国的旧臣遗民一直在找这笔财富,而且尹国的叛臣们也在找。

    你说,会有多少人盯着她?王爷能左右不离的护她一辈子?而且,那些人的势力不低于王爷,当年,咱们阁主就差点死在那些人的手里。

    雅夫人将曦小姐送给谢府的二夫人,宁可让她吃苦做个不宠的小姐,也没将她带在身边养着,便是这个道理。”

    青裳的神色变得肃然,没说话。

    吟霜看了她一眼,轻嗤一声,又道,“要说护着她,我们阁主就有这个能力,可阁主从不管她。她哪怕受伤了,受人欺负了,阁主也从不出面。

    他说,有困难就该让曦小姐自己处理,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懂不?万一真到了她遇到强敌的那一天,咱们都不在她身边,怎么办?她等着被人杀?”

    ……

    奕王府的正厅里,着一身靛兰大太监服的福公公坐在里面喝茶候着。

    管家朱贵立在一旁,两眼望着屋顶对他爱理不理。

    福公公的脸色不好看,他不管到哪家宣旨,个个都是对他客客气气的,可一到了奕王府,遇到的却是人人冷着脸。

    这让他心中不愉,却不敢发作。

    他刚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远远瞧见段奕走来了,赶紧放下茶碗起身恭敬的立于一旁。

    一张脸笑得褶子都平了,满脸讨好。

    朱贵轻嗤一声,肚子里骂了一声“奴才样”。

    “奴才见过王爷,王爷千岁千千岁。”福公公认认真真地朝段奕磕了个头。

    段奕的眼神只略略地瞥去一眼,抬手一撩袍子坐在上首,“起来吧,福公公。”

    “谢王爷。”

    福公公抬头看了一眼段奕,心里头莫名的颤了一颤,总感觉奕亲王哪儿不一样,可又说不出来。

    只见段奕今天着一身绯红暗纹长衫,一身喜气,眉眼里浅浅含笑。

    对他笑?

    不可能,王爷以前看他都是爱理不理的。

    他静了静心,走上前一步。

    “王爷,皇上有圣旨到。”福公公双手奉上圣旨。

    段奕往他手里的明黄色绢布上看了一眼,收了笑容微微挑眉。

    他站起身来,并没有下跪,而是伸出手去接。

    福公公微怔,但还是将圣旨奉上了,他这才想起段奕有不跪君王的权利。

    “王爷,北疆公主的车撵已在北城外三十里处了,皇上请王爷此刻就起程出城相迎。”

    “知道了,有劳公公传旨。”段奕将圣旨随手递给一旁的管家朱贵。

    这要是在别的臣子家,福公公早到皇上跟着告状了,但对段奕,他不敢。

    “奴才告退。”

    “公公好走。”段奕淡淡说道,只是眸色中,那原来藏着的一抹温和神色顷刻消失不见。

    福公公一离开,段奕也起身往后堂走,声音冷沉说道,“朱贵,青一,吩咐备车马。半个时辰后,本王出城。“

    “是,王爷。”两人同时应道。

    见段奕走远,青一马上抱怨起来,“一个公主而已,怎么要主子去接?”

    “青一,你就不懂了,这位公主的来头不小。”朱管家道。

    青一忙睁大眼惊讶问道,“朱管家,你认识那位公主?”

    朱管家抚着胡子,“三年前,我随王爷到过一次北疆,听说了一点那儿的消息,北疆王与王妃只生了一个公主,据说相当宠爱。更有传闻,她生得十分貌美,是北疆最美的女子。”

    “有曦小姐好看?”青一唇角一撇,不以为然的说道,“据说那儿的人个个生得彪悍,男人女人以力大如牛能生养为美人的标准,能好看到哪里去?”

    朱贵摇头,“那个就不知道了,没见过,人家说好看,自然也不会太差了。”

    “哼,人云亦云,我看,一定是个丑到暴的女人,据说,她是到大梁和亲的,也不知哪个王孙公子倒霉被她看上。”青一抱着胳膊呵呵笑着,又后知后觉的发现,王爷也是青年公子啊。

    朱贵也反应过来,他一拍大腿,“坏了,老皇帝不是要王爷同那个什么公主和亲吧?”

    青一的脸色一沉,咬牙切齿说道,“哼,我看老皇帝八成有这心事,将一个丑女人推给王爷,他就看不得王爷好。”

    “那,那可怎么办?曦小姐怎么办?”朱贵急得直搓手。

    “来了就打一顿,还能怎么办?看她还敢不敢来!”青一眯着眼冷哼一声说道。

    ……

    段奕进了后宅。

    夏日的曦园草堂一片寂寂,想着云曦昨晚的温柔,他不禁莞尔一笑,眉目间都温和起来,脚步也变得轻柔。

    他伸手轻轻地推开里屋的门,却发现里间屋里空荡荡的,床上的被子已铺得整齐。

    他坐在床边伸手摸向枕头处,被褥已经凉了。

    而手指不经意地碰到了一本册子,拿出来看时,正是她昨晚临时的教本《春宫七十二式》。

    段奕忍不住笑了笑。他将册子放回原处,走出屋外。

    青裳站在栅栏处道,“主子,谢师祖将曦小姐带走了,说是——带她回家。”

    段奕微微挑眉,“知道了,你收拾一下曦小姐的衣物送到夏宅吧。”

    啊,啊?

    “主子,您也同意曦小姐回家?”青裳很失望。

    “你能从师祖的手里抢回曦小姐?”

    “抢不到。”青裳沮丧说道。、

    谢师祖的轻功,有几人能比?

    而且,违背了师祖的命令,她不杀不打,会死劲的折腾人,让人忍无可忍并恨不得想自杀。

    段奕道,“那就去收拾衣物去。”

    ……

    福公公从段奕的王府里出来,忍着一肚的子火。

    他的轿子进了宫后,没作过多的停留马上进了御书房。

    元武帝身子不好,已将大半的政事交与了太子琸打理。

    龙案一侧的长型桌案旁,段琸正在批折子。

    “太子殿下。”

    福公公进来就跪拜下来。

    段琸抬了抬手,“福公公起来吧,段奕接了旨吗?”

    “回太子殿下,奕亲王接了旨,奴才跟他说北疆公主的轿撵会从北城门进,已在三十里处了。他没说什么。”

    “很好!”段琸握紧了手中的笔,眼神微眯,因为力道大,笔尖的几滴墨水滴落到了桌案上的折子上,片刻就晕染成几朵墨梅,“你下去吧。”

    “是,殿下。”福公公退下。

    “暗雨。”段琸朝身后喊道。

    一个黑衣护卫走了出来,朝他俯身拱手,“殿下!”

    段琸盯着桌案上写着段奕名字的折子,双眸中戾色翻腾,“暗雨,速带五十个暗龙卫到北城门外的十里处密林里埋伏起来,若看到北疆公主的马车,便射杀。”

    暗雨惊愕的问道,“太子殿下,为什么要射杀北疆公主?这可会挑起事端啊。”

    段琸狭长的双眸中闪过杀意,“因为迎北疆公主回城的是段奕,若公主出事,他可逃不掉干系,北疆人也会杀他。”

    暗雨看了他一眼,应道,“是!属下马上准备着。”

    ……

    一辆黑色的大马车从奕王府出发,往北城门而行。

    赶车的是青一,随行的只有四个护卫。

    当那辆黑色的大车走远了后,从奕王府前的一那排房子的小巷里闪出一人一马来,远远的跟着马车而行。

    这人跟了一路后,又有一人跟到了马车的后面,随后,戴斗笠的人便隐了起来。

    如此换人,一直跟着段奕的马车到北城门。

    也因此,并没有惊动奕王府随行的几个护卫。

    北城门那里,已等着礼部的几个官员,与一队羽林卫。

    几名官员见了段奕,照例的是一番客套寒暄。

    礼部的一个侍郎走出来说道,“王爷,北疆公主的车撵大约两个时辰后到送君亭。”

    “嗯,那就速速出城吧。”段奕没有下马车,只挑起了车帘子往外看了看。

    “出城!”

    官员们纷纷上了车撵。

    浩浩荡荡的一行人,往送君亭而行。

    出了城,道路两旁的树木越来越多,蓊蓊郁郁。

    因为在荒郊,密林里透着阴森。

    青一警觉的看着道路两旁,行了一半路后,他伸手敲了敲车壁,小声说道,“主子,属下总感觉有问题。这条路太诡异了,到送君亭其实可以不用走这条路。”

    “另一条路,因为昨晚上下过暴雨,有不少大石头滚落下来,挡住了路,马车过不了,”马车里,段奕正在假寐,他缓缓说道。

    “原来是这样……”青一还是一肚子狐疑。

    礼部的一个侍郎则笑道,“王爷,走这条道近五里路呢。”

    “有劳周大人带路了。”段奕的声音从马车里传来。

    “王爷,这是下臣的份内工作。”周侍郎朝马车拱了拱手。

    车内,段奕未说话,而是看向车窗处,微微眯起眸子,若有人在他跟前,一定发现他周身的温度也降了几分。

    送君亭离城门只有十五里远。

    段奕的车马队行了大半个时辰便到了。

    周侍郎当先下了马,来到段奕的面前拱手说道,“王爷,据前方探路的兵差来报,公主的车撵还有一个时辰才到。”

    “嗯,本王知道了。”段奕的声音淡淡,然后,他挑起帘子下了马车。

    送君亭只是一座普通的八角小亭子,亭旁种着不少遮阴的垂柳与大叶扬。

    “王爷,时辰还早,下臣还带来了一些酒果,您不如坐着慢慢喝酒慢慢地等?”周侍郎一脸的讨好。

    段奕看了他一眼,无可无不可的道,“也好。”

    青一拂干净了石桌石椅上的灰尘,段奕施施然地坐下了。

    周侍郎手一招,一个护卫从一辆马车里取出了一壶酒与四碟果子摆在亭中的石桌上。

    段奕往周侍郎手中的酒壶上看了一眼,眸色沉了沉。

    “周侍郎。”段奕的声音缓缓,似笑非笑看着周侍郎,“大人的这只酒壶当真漂亮,若本王没有猜错的话,这是出自江南牛山镇吧,这种多彩花纹的瓷器,牛山镇最有名的牛家,十年只烧制一只酒壶。如此珍贵的酒壶,大人怎么舍得拿到这郊外来?”

    周侍郎的神色动了动,脸色的表情不自然起来。

    他讪笑道,“王爷,因为下臣是同王爷出行,别说是这样的十年才造的一只酒壶,就是那种前朝的古董拿来给王爷盛酒,下臣也是心甘情愿的。”

    “哦?”段奕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

    周侍郎恭敬地笑道,“王爷乃是人中龙凤,是下臣敬仰的对象,下臣愿意为王爷奉上最好的东西。”

    酒倒上后,段奕飞快地弹出了一只石子到周侍郎的腿上。

    周侍郎痛得下意识的弯了弯腿,而段奕则趁机将酒倒入了袖子里,然后将酒杯放在唇边做了个一饮而尽的动作。

    周侍郎抬头看时,见段奕喝了酒,马上又恭敬的倒上第二杯,“王爷,这可是十五年的杏花酿,您多喝一杯。”

    “好。十五年的杏花酿可不多见,当然要饮。”他端起酒杯的同时,又弹出一粒石子到了附近的一匹马上,马儿一惊,嘶叫起来。

    而那正是周侍郎坐的马车。

    一个护卫正奋力的拉着马,但马还是跑了出去。

    周侍郎的脸色一沉,指着两个护卫便怒道,“还不快去追!”

    “是,大人!”

    周侍郎又回头,见段奕正将酒杯从唇边拿开,而杯中的酒已饮尽。

    “大人的酒果然好。再来一杯。”段奕将杯子递过去。

    周侍郎一怔,“是,王爷,您尽兴的喝,时辰还早。”他索性将酒壶都递给段奕。

    “多谢周大人。”段奕浅浅笑着看向周侍郎。

    周侍郎脸上的笑僵硬起来,“不敢当不敢当,孝敬王爷是应当的。”

    马蹄奔腾的声音由远而近,“王爷,大人!公主的车队离这里还有两里路!”

    “哦,这就到了?”

    段奕放了酒壶,站起身来,“青一,将桌子收拾了。准备迎接公主。”

    “是,主子!”

    周侍郎却走来拦着青一,笑着说道,,“怎么能劳烦青一小哥,来人!收拾桌子!”

    两个护卫抢过了青一正要拿的酒壶与几个果盘,全部装在一个食盒里端走了。

    青一的唇角一抽,干活还有抢着干的?

    不多时,一队人马走入人们的视线,段奕当先一步迎在路中间。

    来的一队车队中,有一辆五彩的马车,马车的四壁上都挂着五彩的串铃,随着车身的走动,响着悦耳的声音。

    马车一旁护行的是一位褐色衣袍的男子,两眼似勾,正盯着段奕看。

    段奕缓缓朝马车前走上一步,俯身一礼道,“恭迎素公主。公主一路辛苦了。”

    “恭迎素公主!”周侍郎与众人立道两旁纷纷拱手行礼。

    褐衣男子手一招,从车队后走来两个侍女,上前挑起马车的帘子,帘子后还有一道珠帘,隐约可见里面坐着一个蒙面的白衣女子。

    “有劳各位相迎,奕亲王,辛苦了。本公主身子乏顿,就不下马车了。”

    段奕看了马车一眼,眸中神色动了动,他额首道,“公主身子娇贵,远途而来,理当多加休息。”

    “谢奕亲王关爱,那就继续前行吧。”马车里的女子说道。

    青一抬头朝北疆公主的马车看去,忍着笑意,这位公主也不怕吵?因为,整辆马车上挂了不下一二百个铃铛。

    两队车马合成一队缓缓往城中而行,很快,便走到了那处密林。

    青一又开始警觉起来,他伸手敲了敲马车壁,“主子?”

    主子昨晚辛苦,可别睡着了,他总觉得这林中透着古怪。

    还未等段奕回答,忽然从林中射出几支羽箭来。

    “有刺客!”

    “保护公主!”

    “保护王爷!”

    随行的护卫纷纷抽出配剑来。

    “来人,护住公主!”那个褐色衣袍的男子也大声喊道。

    周侍郎往段奕的那辆马车看了一眼,嘿嘿冷笑一声,他口里也喊了起来,“来人!保护公主,保护王爷!”却不见行动,而是悄悄的往后退。

    这时,又从林中跳出数十个黑衣蒙面人来,纷纷扬起大刀砍向北疆公主的马车。

    两柄刀“噗嗤”一声同时刺进了马车。

    只听里面一声女子的惨叫后,黑衣人们才收了刀纷纷地离去。

    “公主!”褐色衣衫的男子大呼一声,他飞快地冲到段奕的马车前,“奕亲王,为什么不护着公主?”

    段奕的马车里没有动静。

    “宇将军!王爷刚才喝了点儿洒,想必是睡着了。这……这,有刺客出现,他也不知情啊。”周侍郎走到段奕的车旁伸手敲了敲,“王爷,王爷您睡着了吗?”

    青一怒得一把揪住周侍郎,“那酒不是你给的?你却说是王爷喝酒误事!你这个小人!”

    褐色衣衫的男子朝周侍郎怒吼一声,“本将不管你们有什么理由,总之,你们没有护住公主,我北疆不会放过你们大梁!”

    而这时,又有一队人马来了。

    “素公主!本宫来迎素公主进城。”段琸带着一队人马也朝这边而来。

    “琸太子!”北僵使臣宇吉朝段琸施一礼,“太子殿下,贵国奕亲王殿下居然在迎接公主的路上喝酒睡着,以至于路上遇到刺客而护救不及时,让公主遇刺,你们得给我们一个说法!”

    段琸的眼神一沉,手朝身后一挥,“来人,拿下奕亲王!”

    T(xt. 就爱网)</div></dd>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