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 > 毒女戾妃最新章节列表 > 013章 先大婚还是先圆房
    屋子里,谢甜的眸色忽然一沉,接着伸手一挥,打断了端木斐即将要说的话。龙。坛。书。网m.longTanshuW.com

    端木斐的目光也望向了楼道那里,略有所思。

    谢甜的眼珠转了转,说道,“端木嫂嫂当初怀的是双胞胎,生孩子时辛苦了,所以啊,我那本家哥哥是心疼她,才说的那样的话吧,说不圆房就不会怀孕,不怀孕就不会生孩子不会痛苦了,可是,女子都会生孩子啊,唉,哥哥也是太爱端木嫂嫂了。”

    她的眼神往楼梯口扫了扫,又对端木斐眨了眨眼。

    端木斐回望她一眼,“小雅……她遇到宏大哥是幸福的。”

    谢甜一直看向门外。

    门外的楼道上,云曦静静的站着,眼神空洞的望向屋顶。

    他们为什么说她不能成亲?

    过了好一会儿,她再未听见屋里传来说话声,又在原地想了一会儿,这才转身往酒楼外走去。

    谢甜听到那脚步声远去后,马上来到门边上。

    她轻手轻脚地走过去打开了屋子门,只见一片紫色的衣角消失在楼道的尽头,渐渐地融入到一群酒客中,走出了酒楼。

    谢甜怒得拿美人枕敲了一下端木斐。

    想狠狠敲打一顿,又担心下手重,将他打死了,结果是重拿轻放,无痛无痒的敲了一下。

    端木斐拂了拂被她弄乱的头发,微微一叹。

    她柳眉一竖,语气带着责备,“整天杞人忧天!刚才那个是曦曦来过了,咱们说的话她一定是听到了,能有多大的事?你总是吓她?”

    端木斐静静地坐着不说话,眸光安静温柔,白衣似雪,静若处子。

    谢甜看了他一眼,将肚中恼恨的话又咽下去了,她甩了甩袖子朝门边走去。

    等她追出去的时候,早已看不见云曦的马车。

    ……

    因为已经入夏,奕王府的曦园草堂里,已是一片蓊绿,枫树的叶子被风吹得呼啦呼啦响着。

    树上系着的秋千架随着风儿的吹动轻轻地在摇晃。

    院角的葡萄架下洒一片阴凉。

    云曦没有进屋里,缓步走到秋千架上坐下,脚尖一蹬地,自己荡了起来。

    吟霜见她回来,走来问道,“小姐,这午后的太阳晒过来炎热得很,还是进屋里吧,已沏好了凉茶。”

    “我坐一会儿再进屋,你先下去吧。”

    吟霜看了她一眼,道了声“是”,退下了。

    屋子廊檐下正坐着晒槐花干的青裳,她拉着吟霜进了屋里,小声的说道,“小姐今天的神色怏怏的,她怎么啦?”

    吟霜耸了耸肩头,白了她一个眼神,“我哪儿知道,自己去问。”

    青裳哼了一声,“胆小鬼!不敢问。”

    “你胆大,你自己问!”

    青裳:“……”

    云曦的秋千缓缓的荡着。

    忽然,她的秋千飞快的向上荡起落下。

    她眉尖一挑说道,“青裳,吟霜,别闹了,让我安静一会儿。”

    身后没人说话。

    她扭过头去。

    只见一片朱红的衣角在风里飘着。

    上头一个女子的声音轻轻的笑了起来,“小丫头在想什么?”

    “原来是姑姑啊。”云曦将头扭回来,她这位姑姑总是喜欢这样悄然来悄然去。

    “小丫头在想什么?”谢甜靠在枫树的枝丫上,一手抓着绳子摇晃着。

    “什么也没想。”

    “没想吗?一整张脸上都写着‘我有心事,我很烦,都离我远一点’。”谢甜翻了身,轻轻一跃从树下跳下来,站在她的面前。

    云曦抬头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谢甜抱着胳膊看着她咯咯咯地笑起来,说道,“是不是段奕不理你,你心情不好?”

    “哪有啊,我们还住一个屋子里呢,每天都有说话。”

    “住一个屋子,有没有在一张床上?”谢甜伸手按住了晃动的秋千,扬了扬眉别有深意的看着她。

    是不是,有时她也不知道,因为她总是睡得比段奕早,起得比他迟,他在哪儿睡的,她还真的不知道。

    云曦眨眨眼,一脸黑线的说道,“姑姑,你问这个干什么?哪有打听侄女儿私事的?”

    她这姑姑的闲事管得太宽了吧?

    谢甜又是咯咯咯一笑,在她的面前蹲下来,伸出一只手来捏着她的下巴,“你们还没有圆房?”

    云曦不说话,耳根微微泛红了,顿了顿才道,“我们还没有大婚。”

    “那不过是个形式,先圆房再大婚,先大婚再圆房有什么关系?真是迂腐的制度。”谢甜的唇角撇了撇,嗤笑一声,“再说了,就宫中那些规矩,只怕你们今年大婚都困难,老皇帝与太子在有意的为难你们呢。”

    段琸一直在从中作梗,她早已经知道。

    她微微眯眼看着谢甜,“姑姑为什么好好的跟云曦说这些?”还是因为她在悦客酒楼里听到了那些话,而特意的追来问的?

    “你是我侄女啊,你这笨丫头,另外,偏偏我那徒弟小奕儿又是个胆小鬼,为师心急。”

    这是皇帝不急太监急了。

    云曦心中无语,想着王府里的几个管事嬷嬷总是盯着她的肚子看,让她更是无语,若再盯着她看,她还是回夏宅住好了。

    这事儿,总不能让她一个人来完成吧?

    现在好了,多了一个更爱凑热闹的姑姑。

    谢甜从衣内摸出一个瓶子塞到云曦的手里。

    “拿着,如果今天晚上段奕还是同往常一样做个清心寡欲的人,你将这个给他吃。只一粒就会让他就范。对付他那种胆小要面子的人,就得用强!”

    云曦拔开瓶塞,只见里面装着三颗红色的龙眼大的药丸,闻着有一阵甜香。

    她晃了晃瓶子,“这是什么药?”

    “软骨酥,由你折腾。”

    云曦睁大眼:“……”

    谢甜道,“吃一粒是六个时辰不能动,两粒是十二个时辰,看你喜欢和他多久啦,全吃也行。”

    云曦眨了眨眼:“……”

    “哦,还有一样。”她又从衣兜里掏了掏,又摸出一个更小的瓶子出来,“这是合欢散。你吃或是他吃,随便。”

    云曦,“……”

    “合欢散吃一粒就行啊,你这是头一次,吃多了受不了,以后可以加量,但也不要超过三个。不然你会下不了床。”

    云曦:“……”

    她欲哭无泪,她可不可以将这个姑姑赶走?因为屋中的两个丫头正趴在窗户上偷听。

    如果丫头们将今天的事告诉给了段奕,她的脸可丢完了,她会被他取笑一辈子。

    “还有还有。很重要的一件东西差点儿忘记了。”谢甜伸手拍了拍头,从袖中摸出一个两个手心那么大的小册子塞到她的手里。“宝物,记得拿好,不要弄丢了,这可是姑姑寻遍了京中所有的青楼,找的一本最清晰最全面的册子,姿势相当的丰富。”

    云曦接着手里,整个人如掉入了火里,全身发烫,无地自容。

    只见小册上面赫然写着《春宫七十二式》几个字,而封面还是彩色的,上面的一男一女画得栩栩如生。

    “侄女儿,来来来,姑姑先给你解释一下,免得你到了现场看不懂,手忙脚乱。”

    云曦:“……”

    她的窘迫模样,谢甜根本不理会,与她并排坐在秋千架上说起了春宫图。

    谢甜伸手拿过那本小册子翻起来,并指着其中一页说道,“这个方式不错,咱们来研究研究……”

    云曦:“……”

    “师傅在跟曦曦研究什么?”段奕的声音忽然在草堂门口响起。

    他推开半掩的木门,缓步走进院内。

    云曦吓得浑身一惊,慌忙抬起宽大的袖子遮住,整张脸更是红如胭脂,眼神乱闪。

    谢甜却是镇定得很,将小册子悄悄的塞入了云曦的袖子里。

    她若无其事地扬了扬眉梢,轻咳一声说道,“女儿家说的悄悄的话,小奕儿,你也要打听?”

    “是吗?”段奕已经走到云曦的面前,微微俯身看着她,眉眼含着笑意,却透着几分狐疑。

    谢甜从秋千架上走下来,抖了抖臂弯上长长的披帛,看了看二人说道,“时辰也不早了,为师还有事,就不打搅你们二人了,明天中午我再来。哦,记得烧一桌好吃的等着我,好酒也要多备一点儿。”

    她说完又冲云曦眨了眨眼,转身离开了曦园草堂。

    段奕望着谢甜的背影又回头看云曦,“你们刚才在说什么了?”

    “什么也没有说,就是闲聊而已。”云曦不看他,将头扭过去,但耳根却是红得更厉害。

    段奕在她的一侧坐下来,微微眯起眸子看着她泛红的耳根,然后伸手去抚摸。

    云曦的身子一僵,顿时不敢动了。

    虽然常常与他耳鬓厮磨,如这种小打闹,她早已脸皮厚得当成了家常便饭,但想起谢甜与她说的话,还有那春宫图,她心中还是扑通扑通的跳起来。

    “你怎么啦?”段奕将她的头扳正过来。

    她一侧头,正好鼻尖对上他的鼻尖,男子身上的青杏气息直扑鼻内。

    她整个人的头嗡的一声像似炸了。

    “我,我我,我口渴了,去喝水。”她一把推开段奕飞快地朝屋里跑去。

    外间屋里的桌上放着一杯早已凉好的茶水,她抓起一杯就猛灌了进去。

    又见两个侍女在屋里,虽然现在没有在看她,但,她知道她们一定听了谢甜在院中说的话了。

    “青裳,吟霜。”云曦微微眯起眸子看着二人,“我姑姑跟我在院中说的话,你们要是谁透出一个字去,我便要动用王府的家法了。”

    两人马上站得笔直,认真的说道,“小姐,谢师祖说的什么,奴婢们都没有听见。”

    “奴婢刚才正抹桌子呢没留意谢师祖说的话。”青裳说道。

    “奴婢刚才洗茶杯去了,也没听见,小姐,她说什么了?”吟霜眨了眼问道。

    云曦的眼珠往两人的脸上扫了一番,“什么也没有说,好了,吃晚饭的时间也快到了,你们下去忙吧。”

    “是,小姐。”二人互相看了一眼,退出去了。

    段奕还坐在秋千架上,看着她慌慌张张的样子,微微蹙起眉,也跟着往屋里走去。

    青裳与吟霜一齐走了出来,看到段奕只是眨了眨眼,飞快地走开了。

    段奕的眸光闪了闪满腹狐疑地进了屋中。

    两个侍女走到离曦园草堂远一点的地方时,青裳拍了拍胸口对吟霜说道,“要不要咱俩赌一下?看看曦小姐今晚上会不会去听谢师祖的?”

    “无聊!”吟霜朝她翻了个白眼走开了。

    “吟霜,你等等我,本来我就无聊啊,所以才拉着你赌,青衣如今也不回王府了,没人跟我赌日子无聊啊。”

    吟霜白了她一眼,“知道小姐晚上有安排,你还不准备着,怎么就无聊了?赶紧去准备热水服侍她好好的沐浴!”

    青裳眼睛一亮,“对,是该准备着了,不如,再去添把柴?”

    两人相视一笑。

    段奕走进屋里时,云曦正坐在桌边绣着花。

    他搬了张椅子坐在她一旁,见她面前藤筐里的绣花线乱了,便随手拿了一团细细的挽起来。

    云曦的手一顿,手里的针也捏不稳了,轻轻颤抖着。

    段奕放下手中的线团,伸手将她手中的绣品拿开,眉尖微蹙的看着她,温和说道,“你有心事?”

    “哪有?”云曦没看他,很自然的将手从他的手中抽出来。

    “还说没有,连我的眼睛也不敢看。”

    “谁说的?”云曦抬头迎上他的目光,又想到衣内被姑姑塞的那本春宫图册子,她的耳根又是一红。

    其实与他住在一间屋子里这么久了,早已对他熟悉,真正的走到这一步,还是让她有点措手不及,要不要等到大婚?干嘛要自己主动?

    真是受罪的煎熬。

    段奕看着她泛红的脸颊,眼眸微眯,又伸手去抚她的耳垂,被云曦又伸手拂开了。

    “我肚子饿了,我去看看晚饭好了没有。”云曦落荒而逃。

    段奕扭身望向门外,唇角微微浮起一丝笑意,也站起身来走了出去。

    晚饭是到德慈太后的园子里吃的。

    假贵妃已除,但皇上仍没有迎太后回宫的意思。

    段奕与德慈也没有将回宫当回事,德慈便照常的住在奕王府里。

    云曦常常偷偷的割了掌心血倒入德慈的药汁里,因此,半年过去了,她的气色竟也好得同常人一样的了。

    桌上的菜肴很丰盛。

    德慈今日似乎心情不错,不停地给云曦与段奕布菜。

    让她原本拘谨的心更是拘谨,胡乱吃了两口,便停了筷子。

    整顿饭吃下来,都没有同段奕说一句话,更没看他。

    段奕却是不时的扭头看云曦,时不时找她说话。

    她却一直躲避,渐而又红了脸颊。

    德慈看了二人一眼,一直微笑不语。

    等二人吃好,并没有向往常一样留他们说话,而是下了逐客令,“都吃好了?吃好了就早些回园子里歇息着。小奕上朝辛苦了,曦曦身子弱也要多休息,都回吧。”

    云曦巴不得快点逃掉,德慈今天看她的眼神很古怪,“是,太后娘娘。”

    段奕看了她一眼,也朝德慈一礼,“儿臣告退。”

    二人出了院子,瑞嬷嬷马上对德慈说道,“太后,您说,曦小姐会不会听谢师傅的?”

    德慈站起身来往园外走去,开始饭后的散步。

    她扭头看向瑞嬷嬷,“谢师傅是曦小姐本家姑姑,她总会听进去一二句,算了,操心也没有用,那两人,真是的……,瑞姑,你吩咐朱婶先将汤药熬起来再说。”

    “是,老奴这就吩咐下去。”

    云曦低头往曦园草堂走,脚步高一脚浅一脚,显得心不在焉。

    段奕默默的跟在她的身后,眸间闪着异色。

    “曦曦。”他低低地喊她一声。

    云曦没反应,低头继续走。

    他眉尖微拧,伸手一拉她的手腕,将力一拽将她拉向自己。

    突然来的举动,打了她个措手不及,脸颊撞上了一个结实的胸膛,她的心扑通的跳了一下。

    他低下头温声的问道,“从我回府你就心神不宁,在想什么?抬头看着我的眼睛,不要躲闪,更不要藏着心事,我是你未来的夫君,夫君有权知道娘子的心事。”

    云曦抬起头来,微微扬唇一笑,“哪有,想着,——我将你的大婚礼服已缝制好了,想着你穿着艳红礼服的模样,是怎样的一番俊美风姿。”

    “那——回房穿给你看看?”段奕搂着她的腰身笑道。

    她伸手戳了戳他的胸口,嗔道,“不要,还是大婚那天穿给我看,给我一个惊喜吧。”

    段奕低着头,将鼻尖抵着她的鼻尖上,轻轻笑道,“嗯,也好,为夫听娘子的。”

    瑞嬷嬷偷偷藏在花枝后面,瞧见二人搂在一处隐在一处水榭后面说话,咧嘴一笑,又轻手轻脚地往德慈的院中跑去。

    “太后,太后娘娘。”她老远就喊道,“老奴敢打包票,今晚他二人准会成事,看看曦小姐今天表现的多好啊,王爷对她动心了。”

    “王爷哪天没动心?就没动静。”德慈淡淡看了她一眼,沉声说道,手里继续地翻着佛经。

    夏天的夜看着黑得迟,但,当云曦捏着两个瓶子纠结着时,天还是很快就黑了。

    两个婢女指挥两个嬷嬷抬了沐浴的水进来。

    段奕同往常一样,也不看,等着云曦安排好,他再进净房。

    他则坐在外间屋子里翻着书。

    云曦的手里捏着那本春宫册子正在里间屋里发愁。

    放哪儿好呢?放哪儿好呢?晚上要不要吃了段奕?

    要说青裳与吟霜没有偷听她与谢甜的话,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

    因为,里间的床上已换上了艳红床单被褥连枕头与起夜穿的鞋子也给换了朱红色,一男一女各一双,并排放在床前。

    当听到有脚步声传来,她飞快的将春宫图本子塞入了枕头下面,以便随时好拿。

    “曦曦,还没有好吗?”段奕丢了书本走进里屋来。

    见到里屋里一室艳红他微微扬了扬眉,站在门口没说话,然后又将目光移到坐在床沿上的她的身上。

    云曦看到他的眸中有一丝异样的情绪闪过。

    “早准备好,水都快凉了。”她微微弯唇起身推了他往净房走。

    段奕扭头看向一侧的她,抱着她塞到他怀里的衣物眸色闪了闪,进了净房。

    净房里水气氲霭,他才退了衣衫坐下浴盆,便听身后净房的门吱呀一声开了,又吱呀一声地关了。

    有人正朝他缓步的走来。

    段奕微微弯了弯唇,平时让她进来,她就是不肯,今天竟主动进来了。

    很快,一双玉色的胳膊缠上他的脖子。

    同时,他又感到两团柔软贴在他的后背上,他的身子陡然一颤。

    他无奈的一叹,“曦曦,别闹了,我要沐浴呢。”

    “知道。”她从背后捧着他脸,然后俯身下来,反吻上他的唇。

    姿势诡异,段奕竟坐着不动了,

    她口内的丁香小舌如一只不安分的鹿在他口内横冲直撞。

    “段奕。”她低低地喊道。

    “嗯?”他微微抬起眼帘看她,正要伸手抚着她的脸,她已转了个身,踏入了他的浴盆里。(xt. 就爱网)</div></dd>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